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74.坑深074米:你……解扣子……干什么?

她的话说完,晚安仍然没有要让开的意思,叫班的保镖收到女人眼神的示意,毫不迟疑的走了过来,手大力的握住她的手臂,强行的将她拉扯到一边。

那保镖身材高大太彪悍,白叔想上来阻止都被拦住了崾。

晚安的手被他一只手扣着,那力道生生的将她的手腕掐出一道痕迹,她看那女人推开门,不顾一切的死命挣扎,可是怎么样都挣脱不开。

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里,里面忽然响起一阵巨大的咳嗽声,然后紧跟着响起慕老用微微沙哑的嗓音用力的吼道,“滚!给我滚出去!”

一句话断断续续的说完,咳嗽声愈加的厉害。

晚安听着眼泪都要溢出来,转头朝单手扣住她的男人尖叫,“放开我!”红着的眼圈瞪得很大,“我叫你放开我,如果我爷爷出了什么三长两短我死都不会放过她的!”

那保镖被她的气势震慑了一下,随即脚尖就被狠狠的踩住了,突兀尖锐的痛让他手上的力气一下松懈了。

晚安用力的一推将他推开,然后转身用力的推开门跑了进去。

慕老靠在枕头上剧烈的咳嗽,沟壑深深的脸更是涨得通红,仿佛随时都会因为情绪和咳嗽而背过气。

晚安立即跑过去,俯身轻手拍着慕老的胸口,“爷爷……爷爷您别激动,”她急的眼泪朦胧,伸过手摁了一下警铃,放柔声音不断的哄道,“我在这里,您别动怒……”足足过了三分钟,慕老的咳嗽声才慢慢的缓过来,也不再那么激动,赶过来的护士动作很快给他检查身体躏。

“晚安,”慕老摆摆手,阖上眼睛,声音显得很苍老,“让她出去……”

她温软的手抚摸了一下慕老的脸,“好,爷爷,您别生气……”

说罢就站起了起来,转身的瞬间一张俏美的脸蛋温度降到最低,一步跨过去直接拽住女人的手,将她往医院外面拖。

“啪!”扔出病房,一个巴掌朝着对方的脸毫不犹豫的甩了下去。

她几乎气得发抖,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现在,给我滚。”

一边的保镖正要过来,低冷厚重的声音在一边重重的砸下,“慕晚安,谁教你对长辈动手的?马上道歉!”

晚安落在身侧的手一下就攥紧了。

一旁的白叔担忧的看着她。

她侧过脸,凉薄的眼神落了上去,“带着你的女人,滚。”

铁灰色西装气度不凡的男人走了过来,眉头紧皱的看着她,沉冷的声音再度重复,“我让你道歉。”

他站在那里,但是气场过于慑人,轻而易举的散发出不怒自威的感觉。

晚安勾了勾唇,“待在这里,”她唇畔弧度嘲弄,“是不是很想火,人尽皆知?”

男人阴沉着一张脸,皱着的眉头彰显出他罕见的怒意,然而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反倒是清淡的吩咐,“班,带她上车。”

西方男人粗壮蛮横的手再度一把握住她的手腕,面无表情强制性的就要将她带出去——

“呵,”低低的同样属于男人的嗓音响起,“我太太的手可是很矜贵的,弄伤了再剁一双也未必赔得起。”

顾南城暗沉的墨眸里蓄着毫无温度的笑,还没开口他身后的两个男人就已经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将西方男人的手强力隔开。

她的眼睫毛上沾着泪水,他走过去搂着她的腰时她整个人的身体都是紧绷的。

男人吻了吻她的发,并没有去看一边的人,只是扶着她的脸庞低声问道,“被欺负了就只知道傻站着,嗯?”

原本只是在蓄在眼眶里的泪水一下全都掉了下来。

顾南城以手指替她拭去,未曾抬眼瞧他们一眼,语调很是寻常的开了口,“两位,我太太哪里得罪你们了?”

擦完眼泪,又拿起她的手,挽高了袖子检查,一道颜色很深的青色痕迹。

皱眉,已是十分不悦的神色,“受伤了?”

“让他们走。”她扯着他的袖子,忍着哭腔,“我不想看到他们,让他们滚。”

一直没有说话的女人淡淡的查了进来,“晚安,我们之间的事情外人不方便插手,你懂点事……”

顾南城眯了眸,抬去眼睛看过去视线冷冽得像是匕首的寒芒,一不小心就会把你的皮肤刮出血,“趁着我要哄我太太没空,立刻滚。”

他很年轻,深沉的眉宇之间都是一片内敛的沉静,唯有薄唇噙着锋芒过盛的弧度。

“你们结婚了?”

开腔问话的是之前动怒的男人,他眼神复杂的看着咬唇女孩,“什么时候的事情?”

“四个小时前。”顾南城脸上挂着温和的淡笑,然而笑意丝毫不达眼底,不紧不慢的开口,“两位,虽然我不想在我的医院发生保全扔人这样难看的事情,但是倘若我太太很不开心,那么再难看的事情也无法避免了。”

气势有半分钟的对峙,最终沉默望着

晚安的挪开视线,牵起身侧女人的手,淡淡的道,“回去。”

顾南城良久才收回目送那两人的视线,眸底的墨色愈发的深。

他俯首,温热瘙痒的呼吸都落尽她的脖子里,“带我去见你爷爷?”

“啊?”晚安抬眸望着近在咫尺英俊得令人几乎挪不开眼的男人,心脏失了一个节拍,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特意扔下工作过来,”顾南城睨着她,似笑非笑,“还不够资格见你的长辈,是不是白疼你了,嗯?”

“今天不行,”她咬着唇瓣,瞧着他的神色,嗓音很温软,“爷爷刚刚受了刺激……他现在心情不好,我明天再跟爷爷提,好不好?”

顾南城低头吻了她的面颊一下,嗯了一声道,“你进去看你爷爷,我待会儿带你一起回去。”

“好。”

晚安推门再进病房,护士已经给她检查完,见她进来立即朝她露出舒缓的笑,“慕小姐您别担心,慕爷爷没什么大碍,已经稳定下来了。”

她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了几分,“好,谢谢。”

“晚安啊,”苍老的声音,有些吃力的唤着她,“过来,”

她连忙走过去,握住爷爷的手,有些娇嗔又有些埋怨,“爷爷您吓死我了,”脸蛋靠上去,“以后再遇上您不要搭理,我马上过来替您驱赶。”

慕老慈爱的看着她,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脑袋,“傻孩子,一把老骨头了迟早要走的。”

晚安听到这句话,眼泪泊泊的就要掉下来。

“没事没事,爷爷没事,”慕老握着她的手,干燥温暖,“没有看到我的乖宝贝披上婚纱,交给让我觉得放心的男人,爷爷是怎么都不会走的。”

披上婚纱。

晚安抿唇,很快露出晏晏的笑,“才不要,爷爷要一直陪着我。”

“说的什么傻话。”慕老拍了拍她的脑门,笑道,“很晚了,回去睡吧。”

她眨眨眼睛撒娇,“今天我在医院陪您好不好?这边有床。”

“回去回去,听话,爷爷年纪大了整体躺在医院,你别跟着在这儿瞎闹,乖,回去洗个澡舒服的睡觉,别让爷爷担心。”

晚安垂眸,做出小不高兴的表情,“那好吧,我明天过来陪您。”

有时候,爱一个人的表现,不是给他你想给的,而是给他他所希望的。

爷爷希望在她的有生之年能看到她披上婚纱,嫁给能给她幸福的男人。

她明白的。

带上病房的门出去,转身一眼就看到男人姿势慵懒的倚在那里,一看便知是等待的姿势,手指间的香烟燃到了一半,烟雾模糊着他的俊脸,勾勒出别样的极致性感。

看她朝自己走来,顾南城踩灭了烟头,自然而然的道,“回家。”

从慕家别墅被法院查封开始,回家这个词就离开她了。

她缓了缓,半响才哦了一声。

………………

一回到南沉别墅,顾南城跟着她进了卧室,晚安这才彻底的清醒反应过来。

她跟这个男人……是夫妻了。

虽然领证的过程她有些昏沉,但是毕竟灌醉自己的是她并不是他。

顾南城一派优雅从容的解着衬衫的扣子,她看着他本来很寻常的动作,一下就变得紧张起来,“你……你解扣子……干什么?”

————

→→画外音,你这么不专业,显得并没有什么卵用。

唐美人:(╯3╰)看文的倒是冒泡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