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72.坑深072米:顾太太比我想象中的更能招男人

身为秘书,她不知道顾总究竟爱不爱这位名媛淑女。

但他花的心思绝不下于任何一个其他准备结婚的男人。

晚安这才站起来,虽然形式有点怪异,但这样的说辞她还是接受了,“那我们走吧。”

她揉了揉额头,喃喃的道,“我想回去睡觉。”

婚姻登记是件很简单的事情,证件齐全,填好文件。

顾南城笔速很快,他填完所有的表格后晚安才写了一半,他沉静淡然的坐在一边,不声不响的看着她躏。

她的姿势认真的像个小学生,手握着笔,一笔一划,字迹清晰工整,看着很舒服。

盖章,工作人员面带微笑的将两本结婚证递给他们,“顾先生,顾太太,新婚愉快。”

顾南城动作优雅的去接,收回来时才发现女人没有伸手,反倒是低头翻着自己包里的东西。

他挑起眉梢,淡淡然出声提醒,“晚安……”

“给你十一块。”她从钱包的最边上抽了两张纸币出来,十块和一块。

“慕小姐,我们收九块钱就够了。”

“我知道,”她固执的递上两张纸币,“我给你十一块,你们找我两块,要硬币。”

工作人员,“……”

正常的人的逻辑,不应该是给十块,找一块吗?

不过,你是顾太太,你大。

顾南城翘首在一旁看着没有出声,直到两个工作人员找了两枚硬币出来,微笑着递给她,“顾太太,找您的零钱。”

她满意的接过,这才拿起那本红色的结婚证,侧首对一边的男人道,“回去休息。”

起身还没走出一步,她脑袋一晕,差点被椅子绊倒,幸好她身侧的男人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她的腰。

顾南城将手里的红色结婚证塞进她的手里,俯身将她的身子打横抱起,“乖,头疼就睡觉。”

她握着那两本证书,上面刻着的结婚证三个像是烫金一般。

身后,两个工作人员看着他们的背影,其中一个相对年轻的女孩捧脸做花朵状,“顾公子不愧是京城第一少,好帅,你看见没有,他不仅帅还很温柔。”

感叹完又哀怨的道,“慕晚安真是好命,前20年投胎到慕家,后60年嫁给顾南城……慕家破产就是为了让她从公主变成顾太太吗……说好的公平呢?”

伐公平啊伐公平。

婚姻登记处其实是一个很拉仇恨的地方啊。

眼珠一转,她托着下巴转过脸看向一边敲打键盘的小伙伴,狐疑道,“不过,我记得顾公子的女神是陆笙儿,怎么跟别的女人闪婚了?”

小伙伴没鸟她一眼,“所谓刻骨铭心,在某些时候还没有门当户对来得靠谱,懂吗?”

………………

顾南城瞥了眼靠在他的肩膀上看着两本结婚证出神的女人一眼,温和的哄道,“不是头疼又困,睡觉,嗯?”

晚安看着男人的英俊完美的侧脸,“你娶我,不觉得很亏吗?”

他低低的笑,“你觉得我很亏?”

“并没有,”她的嗓音温静干净,“毕竟我是一个年轻美貌会跳舞能弹琴有学历性格好的姑娘,谁娶我都不会亏。”

她不像是醉了,也不想是清醒。

顾南城觉得,她像是在梦里。

她摊开掌心,里面躺着她攥着两枚硬币,“送你一枚硬币,当做我们的订婚信物。”

他腾不出手去接,她便将手伸进他的西装口袋中,放了进去。

“顾太太,我认为跟导演比起来,你更适合学金融。”

她摇头表示不赞同,“我喜欢拍戏。”末了又把脸蛋凑到他的眼前,“你说了会捧我的,不准食言。”

“一般投资商愿不愿意投一部电影,也是看导演的表现的。”

“我可以把我之前拍的所有的视频和微电影以及导演对我的评价剪给你看……”

陈叔走在前面把车门打开,顾南城抱她进去,途中凉凉的抛出一句,“你继续装。”

她见没什么劲,哼了哼,“我嫁给你也是每晚都要被你睡的,你还想潜我什么,影视行业就是有你这样的蛀虫,才会一蹶不振。”

顾南城,“……”

他不紧不慢的扣好安全带,“每天晚上要被影视业的蛀虫翻来覆去睡的新人都是未来的好导演。”

陈叔听到这一段对话,嘴角极力忍耐着抽搐。

晚安昨晚只睡了几个小时,今天累心累体的闹了一整天,上车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民政局和南沉别墅区是东西两个方位,开车要一个小时,途中他抽空打了个电话给顾奶奶。

电话一通,他还没开腔,那边就已经中气十足的开吼了,“顾南城,小混蛋,你又把你媳妇儿气走了。”

这一个又字,就毫不掩饰的彰显

了顾老太太对上一次爽约的原因一清二楚。

“奶奶,晚安不舒服,我们过两天过来。”

“混小子你是不是想气死我?”顾老太太怒其不争,“你要是再因为陆笙儿那个女人闹出什么风浪,我家法伺候。”

“奶奶舍不得的,”他的声音温润低沉,蓄着漫不经心的笑,“好了奶奶,您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我过两天就带她过来看你,婚礼的日期已经定了。”

听着顾奶奶发了一顿脾气,顾南城将电话收了回去。

怀里的女人,这一次睡得很沉,沉到刚才民政局的那十多分钟就像是她在梦游,连他抱着她下车然后抱上床,她也没有醒来。

将她放在床上,换了身舒服的睡裙,掖好被子,顾南城站在床边上,看着女人安静的睡颜。

相比平时的优雅温和,此时他整个人的气势显得愈发的阴郁而沉抑,透着一股隐隐的暗色气息。

一个月前,锦墨接管盛家的“盛世”,盛老心脏病发至今住在疗养院,盛绾绾彻底的从安城销声匿迹,笙儿重新回到锦墨的身边。

他退出这场从未有过他的位置的感情,那一对坎坷了十多年的青梅竹马终于甜蜜和好,每天看着他们,他过于狼狈。

迫切的需要一个存在,转移他的注意力,她恰好出现,不早不晚。

手指摸出那枚带着体温的普通至极的一元钱硬笔,低下没有温度的眸,漫不经心的把玩着。

他从未对笙儿以外的女人有过这么多的耐性和好脾气,所以至少,他是喜欢她的。

男女关系里有过于深刻的爱,未必是好事。

喜欢已然足够。

手机震动,他下意识的看了眼睡着的女人,见她没什么动静,很快的拿出手机划开接听,“什么事?”

“顾总,您吩咐我购置的原慕家别墅已经被人以高价拍下了。”

“去找他谈判,不管多高的价钱。”

“可是……”电话那边的声音有些迟疑,“那座别墅如今……已经在太太的名下了。”

顾南城的脸色一沉,抬脚走到窗外,“查到什么人拍的了吗?”

“对不起顾总……唯一能查到的是拍下别墅的是来自海外的神秘商人。”

来自海外的神秘商人。

薄唇噙上几分冷笑,“上次在夜莊跟她会面的那个海外商人?”

“这个……还无法确定。”

“那就查到确定为止。”男人的嗓音淡漠至极,矜贵的深处透着不近人情的疏离和寒意,“顺便查查她以往的朋友圈,顺着盛绾绾的圈子查。”

“好的,顾总,马上去办。”

挂了电话,顾南城折回卧室,再重新低头看着兀自沉睡的女人,唇上划出轻薄的笑意,低声道,“顾太太比我想象中更能招男人。”

一个左晔,一个江树,一个替她买别墅的海外商人。

手忍不住掐了一把她的白嫩的脸颊,直到她蹙眉胡乱的去打他的手才松开,转而滑到她的下颚,淡淡的笑,“神秘的海外商人,顾太太的秘密也不少。”

慕家那座被法院查封了的别墅,可远远不止五十万。

顾南城从卧室走出去,正要下楼的时候接到陆笙儿的电话,他看着上面闪动的名字,薄唇抿成一条直线,面无表情。

末了,还是淡漠的接下电话,“什么事?”

————

画外音:

顾公子优雅:说好的今晚让她变成顾太太呢?!

唐美人咬笔杆:现在只是傍晚,早得很,早得很。

顾公子斜睨。

唐美人心虚的笑:今天晚上你会有一天难过的……你这么期待我会很为难……

顾公子冷艳:你敢让我难过?

唐美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有阴影……

抱头遁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