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71.坑深071米:又不是少男少女为什么要在这样的场合亲嘴?

压寨夫人四个字冒出来,前面开车的司机憋了一路终于还是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顾南城抬眸不咸不淡的看了过去。

司机立即闭嘴开车看向前方,眼角的余光看向后视镜。

顾南城就这么看着她死命的糟蹋自己的衬衫,鼻涕眼泪全都往上面抹,捏了捏眉心,任由她闹腾。

蹙着眉心,带着点无奈崾。

司机抓紧机会拍马屁,“太太很可爱。”

顾南城睨他一眼,“你觉得耍酒疯的女人叫可爱?躏”

司机默默的把嘴巴闭上。

“哭累没?”低眸看她使劲蹭眼泪的动作,顾南城凉凉的道,“你的端庄矜持高贵冷艳都是装出来的吧,嗯?”

哭起来像个小女孩。

哭了一阵大概是真的哭累了,她渐渐的停止了啜泣,劳累的靠在他的肩膀上,偶尔抽噎那么几声,难受的呢喃,“头疼……”

又是喝酒,又是跳劲舞,又是闹,又是哭。

不头疼才怪。

顾南城不理她,兀自的闭目养神,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膝盖骨。

没一分钟她就把自己的脑袋凑到他的跟前,不高兴的嘟囔,“头好疼……”

睁开眼,淡淡的道,“已经带你回家了,回去给你煮醒酒汤,睡一觉就好了。”

她还是很不高兴的瞧着他,脑袋在他领口蹭了下,眼巴巴的瞧着他像是某种小动物,“可是我现在也疼……”

顾南城很想狠狠捏她一把,又觉得自己不能欺负一只不省人事的醉猫,遂淡淡的道,“你觉得怎么才能不疼?”

她抱着他的手往自己的脑门上放,“帮我揉……”

他没动,眉目不动的看着她。

然后就看见她原本蹙眉难受的模样慢慢的变得委屈,还是特别委屈的那种,瞪着一双眼睛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他心弦微动,低头靠近她,额头抵着她的额头,低哑的嗓音变得蛊惑,“亲一下,我就给你揉,嗯?”

她眨眨眼睛,怀疑的看着他,“真的吗?”

“嗯,真的。”

晚安瞧了他半分钟,表情很明显的犹豫。

男人做出不耐烦的表情,“不亲就算了。”

说罢就要坐回去。

她着急,一把抱住他的胳膊,猛然的凑了过去在他脸上用力的啵了一下。

顾南城的脸色却当即沉了下来。

她有点小怕,还是委屈的瞪他,“你说话不算话,不给我揉。”

“知道我是谁?”他眯着眸,“给你揉你就肯亲?”

这样的德性,以后还能让她碰酒?

顾公子不知道,她最后喝的那杯酒比之前所有的加起来都要度数高,她平常不会喝这种。

她咬咬唇,把脸别到一边,整个人都贴到了车门上,一副要跟他划清界限的模样。

下一秒,腰肢受到一股力道,她整个人都被抱了过去,耳边贴着男人低沉的嗓音,“脾气还挺大。”

她哼了一声,就是不跟他说话。

顾南城捏了捏她的脸蛋,然后就开始给她按摩太阳穴。

一边按一边低低的道,“下次不准再喝酒了。”

“用力点。”见他给她揉,人都一下变得乖巧了,“好难受,再也不喝酒了。”

说完就直接调整了一下姿势趴在他的胸膛上,闭上了眼睛。

“顾总,是回公司还是回南沉别墅?”司机时不时的看着后视镜,恭敬的问道,“太太醉了,今晚还去顾老太太那儿吗?”

“改天吧,”推了两次,奶奶那边估计生气了,他瞥了一眼怀里的小女人,淡淡道,“回别墅。”

“好的,顾先生。”

过了一会儿,原本以为睡着的女人忽然迷迷糊糊的出声了,“手酸了吗?”

他漫不经心的回答,“嗯,有点。”

“那我不疼了。”说着,将脑袋埋进了他的胸膛,也避开了让他揉的余地。

车内一下就安静下来了,顾南城一只手落回了身侧,另一只手从她的太阳穴转移到了她的发上。

黑色的长发发质很好,顾南城有一下没一下的抚摸着,抬眸看向车窗外。

已经是下午四点左右了,虽然还没有日落,但是光线已经开始变得柔和,收回的视线最后落在她白皙如玉的脖颈上。

“陈叔,”低沉的嗓音突然在车内响起,“民政局什么时候下班?”

陈叔讶异,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是六点,顾总。”

顾南城嗯了一声,淡淡的道,“那就顺道开去民政局。”

陈叔从顾南城回国开始就给他当司机,时间不算很长,连忙道了一声好,然后在下一个路口打了转向——去民政局其实并不顺路。

他看了眼后视镜,果然看见优雅矜贵的男人单手拿着手机在输入信息。

这是要去……结婚吗?

路程有点远,开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到民政局,一路上晚安都靠在男人的怀里安静的睡着。

白皙的脸上染着晚霞般的嫣红,长而卷曲的睫毛,呼吸均匀,很恬静。

章秘书拿着东西到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幕,她踩着高跟鞋走过去,将文件袋放在男人的面前,“顾总,您要的东西我带来了。”

顾南城掀起眼皮淡淡的看了一眼,“齐全吗?”

“是的,注册结婚需要的身份证、户口本以及寸照都已经找全了,”她顿了一下,还是解释道,“慕小姐的身份证户口本和寸照都是慕家的老佣人那里拿的,慕老身体不大好,我不敢去打扰。”

“嗯。”他没什么很大的反应,只是低头去唤靠在自己肩膀的女人,“晚安?”

她头脑有些昏沉,听到声音也只是蹙眉想埋到更深的地方。

顾南城淡淡的看着她,微微俯身捏住她的鼻子,然后低头吻了下去。

章秘书31岁,已婚,看着眼前这理所当然的一幕也还是忍不住别过了脸。

她真是……替老板脸红。

又不是少男少女为什么要在这样的场合亲嘴?!

呼吸被掐断,晚安再昏沉也被迫醒了过来,秀气的眉头快要拧成细细的麻绳。

有些迷茫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只是鼻息之间所能闻道的全都是属于他的气息,带着淡淡的烟草味,容颜英俊而温淡,她下意识就念出了他的名字,“顾南城……”

“领完结婚证,我就带你回去睡觉。”

晚安困惑的看着他,“我们是今天领结婚证吗?”

“已经来了,”顾南城看着她黑白分明的眸,微微一笑,温和的嗓音带着一股诱导,“你是要嫁给我的,不是吗?”

她怔了怔,点头。

她是要嫁给他的,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她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

身在豪门长在豪门,她看到的现实比童话更多。

不是不相信爱情,但是若没有爱情的存在,现实就该权衡清楚,而她很清楚。

抛开感情,嫁给顾南城是她高攀。

“那我们现在去登记,”他依然微微的温润的笑着,笔挺的西装裤很矜贵,“你的东西都搬到我家来了,还是说,跟合法夫妻相比,你更喜欢未婚同居?”

她的容颜很安静,看上去有一半的神识在游离中。

章秘书站在一侧看着,甚至也分辨不出来,未来的总裁夫人究竟是不是清醒的。

“哦。”她睁眸看着他的眼睛,白皙如玉的手摊在他的面前,背脊自然而然的挺直着,朝他一笑,“你没有给我戒指。”

喝了那么些酒,醉的时候闹腾得像个小女孩,清醒的时候如此精明。

章秘书不懂她要戒指的意思,但顾南城明白。

无论是被胁迫还是不愿意,基于她的立场和考虑,她已经接受了这段婚姻。

接受了她不喜欢的部分,也不会放弃身为顾太太该得到的部分。

顾南城轻轻淡淡的笑,“你的戒指,在婚礼前会戴到你的手上,”低沉的嗓音带着成熟的磁性,“属于顾太太的戒指是独一无二的。”

章秘书适时的微笑***,“慕小姐,顾总准备送您的婚戒是他亲自设计选的钻石定制的,因为欧洲那边做出成品需要点时间,所以暂时还没到。”

——二更明早就有了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