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70.坑深070米:她的新微博名是:顾太太慕一一(3000字)

想起刚才自己用手做了什么,顾南城眉骨跳了跳,两只手从她的腰侧伸到了水龙头下面,拧开开关洗手。

这样的姿势,形成了拥抱。

“别哭了,”低低的声音很温柔,带着若有似无的叹息,“是我不对,你再哭眼睛会肿嗓子也会哑的。”

洗了手,眼角的余光瞥到她身侧放着的包,手伸进去果然摸出了一包纸崾。

白色的柔软纸张温柔的擦着她的脸上的眼泪,可是她就这么看着他,怎么擦都擦不完,一张张纸都湿透了。

事实上,这是跟左晔分手,慕家出事以来,她头一次哭得这么厉害。

忍不住,或者也不想再忍。

顾南城把纸扔到一边,手捧着她的脸,低声道,“你惹我生气我才发这么大的火,我是男人,”他亲了她的脸颊一下,“你穿这样,还是为了那么一个不入流的前男友跳那么大尺度的舞,我会吃醋的,嗯?躏”

他会吃醋。

慕晚安看着眼前耐着性子哄她的英俊而温柔的男人,刚才的挣扎中她扯坏了他衬衫上的扣子,还在他的胸膛上抓出了几道血痕。

让他此时看上去,温柔之外多了令人心动的性感。

她竟然会这样觉得,他刚才甚至在女洗手间差点就这么强要了她。

看她渐渐停止了哭泣,顾南城才又抽了一张纸出来,帮她擦去脸上的眼泪,长而卷曲的睫毛上还挂着水珠,让她看上去楚楚可怜。

她没有挣扎或者抗拒,只是睁眸看着他,“你又不喜欢我,怎么会吃醋?”

“我不管你如何定位这段关系,”他的动作不停,擦完眼泪后开始替她收拾穿衣服,温淡的嗓音节奏很慢,“在我这里,我娶你自然会宠你疼你,同样,你也不能越过顾太太的底线。”

轻轻抬起她的下巴,眼睛沉沉的盯着她的眸不允许她有丝毫的闪躲,“为别的男人争风吃醋,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下不为例。”

“恋人和夫妻之间应该是平等的,你吃醋可以这么欺负我,以后我吃醋……”

“你可以闹回来。”

他没等她的话说完,就已经平淡的吐出了五个字。

看上去那样笃定。

这话里的意思是,他以后不会跟别的女人有越过底线的牵扯,正如她今天不能跟别的男人牵扯一样。

可是,怎么会一样呢?

他日他心上的女神来到他的身边呢?

顾南城把她从上面抱了下来,长裤可以穿好,但是真丝的衬衫被扯坏了一点,他拧着眉头有些不悦,干脆抬手将她打横抱起,“靠着我。”

衣服成了这个样子,她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听话的靠着他。

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左晔还在外面。

眼神对上的时候,她下意识就别开了眼睛,想起刚才他在外面的愤怒咆哮,一时间竟然觉得无地自容。

顾南城打横抱着她,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左晔没想到,“欺负”她的人会是顾南城,他们的婚讯,他自然也是知道的。

她靠在男人的怀里,安静乖巧,脖颈处隐隐可见刺目的吻痕,这一幕看上去,说不出的和谐。

他扯了扯唇角,有些掩饰不住的牵强,“顾总的情趣真是跟一般人不一样,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看来是打扰了。”

顾南城颔首微笑,优雅矜贵,“左少忙吗?晚安欠你一杯酒。”

左晔和晚安都没有反应过来,他温淡的笑着,“刚才那支舞拍出的50万的一杯酒,是我为左少拍的,不耽误时间的话,喝完了再走?”

那杯酒是他拍的,晚安不意外。

为左晔拍,是什么意思?

左晔微笑,“顾总客气了,我拍那杯酒没有别的意思……”

“我拍这杯酒,”顾南城打断他,语调不变的再度重复道,“是替晚安为左少拍的。”

左晔看向他怀里的女人。

顾南城低头亲吻她的眉心,低声道,“你需要敬左少一杯酒,不是吗?”

她靠在他的肩膀上看着他英俊温和风度翩翩的侧脸,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换了衣服,顾南城抱着她到了薄锦墨和岳钟坐的那一桌,宋泉面无表情但是始终都跟在左晔的身边。

她本来醉得厉害,但是在洗手间全都被顾南城吓醒了。

姿态沉静但是存在感太强的男人搂着她的腰,动作随意,占有的意味已经足够。

她看着对面并肩而立的两人,左晔沉默的看着她,宋泉满身都带着防备。

想起他刚才在洗手间外面的急切疯狂的担心。

她忽然释然了。

【你需要敬左少一杯酒,不是吗?】

晚安低头,亲手倒了满满两杯的酒,将其中的一杯放在左晔的面前,唇挽出笑容的弧度,没有冷艳没有凉薄,一如

她寻常时的温婉浅笑,“左晔,我过两天就要结婚了,祝你和宋小姐白头偕老。”

说罢,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末了倒了倒杯子,朝他笑了笑。

左晔没有出声,只是同样将酒杯里的酒全都喝完,“新婚快乐。”

他其实并不懂这杯酒的含义,顾南城出价50万拍下的这杯酒。

直到第二天早晨他顺手刷微博看到她换了陌生的头像,许久没有更新的微博上有一条被转过无数次烂俗到大街的话——

敬往事一杯酒,从此岁月再无可回头。

他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很久。

那五十万是当初他拒绝借给她的,他也隐隐知道,若不出如此,她不会跟顾南城那样的男人有任何的交集。

他起手缔造了这交集,然后那男人以这种方式要将他的名字彻彻底底的从她的生活和心理,挖得干干净净。

从此岁月再无可回头。

她的新微博名是:顾太太慕一一。

看着顾太太三个字,胸口处忽然空了好大的一块,仿佛再也无法填满。

………………

喝了那一杯酒,原本就头疼的慕晚安整个人都眩晕了。

她不舒服,顾南城自然只能抱着她回去。

全程围观看戏的岳钟看着他们的背影,八卦心思顿起,“那位慕小姐是哪里窜出来的大神,闹到这个份上顾总竟然还怜香惜玉的亲自抱她回去?”

除了好像在她的脖子上啃出了一堆青青紫紫,什么都没发生。

顾南城曾经有一段时间,换女人勤快得令人发指,期间宠得不得了,但是一旦那女人做了任何冒犯或者让他不爽的事情,分分钟踹你没商量,郎心似铁出了名。

像慕晚安今晚这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为了前男友跟另一个女人斗舞,就等于精神出轨简直是男人的奇耻大辱。

薄锦墨淡淡的,“他对他认定的女人向来很死心眼。”

岳钟挑挑眉,“慕小姐长了一张挺聪明的脸,今天这件事做得实在是有失水准。”

“什么事?”

“当着顾总为别的男人争风吃醋,这还不够蠢啊?偷鸡不成蚀把米。”

薄锦墨凉凉看他一眼,“慕晚安在她的圈子里有个别号,叫慕一一。”

“什……什么意思?”什么鬼?

“因为她从小到大凡事都要拿第一,包括业余舞者里的第一。”

岳钟,“……”

所以,他们都想多了是吗?

………………

最后那杯酒,成功的把她彻底的灌醉了。

顾南城恼怒的看着趴在他怀里一直在啜泣的女人,咬牙切齿。

她揪着他的领子,脸在他的胸口蹭来蹭去,不断的呢喃重复,“我好难过……好难过……”

他失了耐心,威严恐吓,“你再哭,我待会儿在车上让你哭个够。”

难过什么,还在为左晔难过?

脑子进了水,为一个劈腿男哭成这德行。

胸腔出有股蠢蠢欲动无法形容的暴躁,冷睨了一眼她,嗤笑道,“为谁难过?”

她的脸蛋染了一层薄薄的嫣红,黑白分明的杏眸直直的看着夜莊那块巨大的牌子,喝醉了酒像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

“五十万……”她的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忧愁得很心碎,“早知道这里来钱这么快……我也应该来这里跳舞喝酒……”

“那我就不会被顾南城抢走做压寨夫人了……”

“我一定能赚很多钱……毕竟我是这么的漂亮……”

喃喃的自言自语着,她的眼泪又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好难过……”

————两万字更新毕

顾总画外音:我好想捏死她。

唐美人画外音:人家明天早上就是顾太太了,祝你今晚捏得愉快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