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67.坑深067米:晚安,我们结婚

就这么过去了,算不算佛祖在保佑她?

别墅里静悄悄的,她在二楼的客房和书房转了一圈都没找到男人的身影。

蹙眉想了想,难道这么早就出去上班了,还是把床让给她所以自己去别的地方睡了?

可是她没听到车子引擎的声音。

扶着楼梯的扶手下楼,她一眼就看见静静靠在沙发上的男人,前面的茶几上摆着几个空空的酒瓶。

她眨眨眼睛,撇撇嘴,他肯定跟陆笙儿又吵架了,每次吵架就买醉躏。

亏得他没变成酒鬼。

还是走了过去,俯身凑到他的跟前,细细的打量。

眼睛下覆着淡淡的青,应该是因为昨晚没有休息好,轮廓棱角分明,属于那种温和内敛的英俊。

忽然想起昨晚被他压在床上的那一记吻。

稍微回忆起来都是头皮发麻。

男人忽然睁开了眼,蘸了墨一般深邃的眸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那眸色说不出的深,她心脏一跳,条件反射的站直了身体。

“顾公子,麻烦你……”

“我们结婚吧。”

平平淡淡的五个字,因为宿醉而微哑的嗓音。

慕晚安看着男人似乎是因为头疼而捏着眉心的动作,喝醉酒做了一场美梦还没清醒过来认错人了吗?

她睁着眸,笑眯眯的道,“顾公子,我是……”

“我们结婚,晚安。”

直到他起了身,节奏缓慢动作优雅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回来,她才意识到这个男人很清醒,他说的是——

要跟她结婚。

“你昨晚喝了酒,顾公子,是不是忘记什么了?”

他之前要娶她是因为她是第一名媛他觉得她适合做顾太太。

现在,她已经不适合了!

顾南城牵起唇角,浅淡的笑,“那些照片么,无妨,谁都有过去。”

要说,笙儿也算是他的过去。

慕晚安倒吸了一口凉气,她想来想去也没想过会是这样的结局,赤果的脚往后面退了几步,脑袋毫不迟疑的摇着,“我不要嫁给你……”

“婚期不变,我们待会儿就去领证。”

“顾南城,”她再次连名带姓的叫他的名字,“你为什么非要娶我不可?想找个女人将就的过日子吗?你想将就我并不想,比我符合你要求的女人多的是……”

那淡淡的波澜不惊的表情很快的让她意识到她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

她咬着唇,一时间甚至无法消化这个荒唐的信息。

“你富可敌国,娶不到想要的女人,至少也能娶到一个爱你的女人,那我又不喜欢你,你娶了我……”她咬着唇,黑白分明的眸瞧着他,挺直着背脊,“顾南城,你娶了我我也会每天闹腾,你不会开心的。”

顾南城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只穿了一件属于他的衬衫的小女人。

长发略散乱的披着,锁骨精致,袖子挽得很高,一双细长腿很容易让人衍生出某些的香豔旎旖的画面。

大清早这么让人有胃口。

性感的喉结滚了滚,他端起那杯水又喝了一口,视线从她的身上错开,淡笑着启唇,“无妨,做我的太太任性点娇气点都无妨,女人本来就该这样。”

放下水杯,眼睛对上她的,低沉染着薄笑的嗓音条理分明,“晚安,虽然你爷爷的手术已经结束了,没有燃眉之急,但是你们慕家那两个亿的负债呢?你爷爷一生的名望如果站在被告席上——你不会心疼吗?”

顾南城审视着她神色的变化,继续不紧不慢的分析,“两个亿,即便你要还,导演系出来的高材生,你在娱乐圈生存要怎么避开我,嗯?”

她看着他的近乎温柔的脸,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他笑了笑,抬脚一步走到她的面前,俯首浅笑,“你的那朋友都没做什么正经的工作,不是隔三差五的打架,就是混在法律的灰色地带,要想出点事儿,很容易。”

四个字可以全部概括的内容,威逼利诱。

他用这么多事实让她觉得,她没有别的选择。

或者说,他的确可以让她没有别的选择。

谁让他是这个城市最有钱有权的顾南城。

谁让她落魄得只能任人宰割。

慕晚安抬起下巴,一双眸就这么睨着他,“顾公子,你就这么要死要活的喜欢我想要娶我?”

顾南城瞧着她已然变得倨傲凉薄的眼神,低低失笑,温热的唇瓣落在她的眉心,“嫁给我有什么不好呢,前半生是矜贵的慕小姐,后半生是娇宠的顾太太,往后你想做贵太太我养你,你想做导演我也可以捧你。”

微微粗粝的手指抚上她的脸庞,唇息温热贴着她的肌肤,“你所以为的爱情,未必有我能给你的多。”

慕晚安定定的看着他,微微的抬

起下巴,“我有点怕,顾公子,我以后遇上我爱得要死要活的男人,会忍不住给你戴绿帽子。”

他吻了吻她的脸颊,低笑,“我想,你爱我要死要活的几率更大。”

她仰起自己的脸,“你是不是真的非要娶我不可?”

顾南城含笑,点头,“嗯。”

“好,”她侧开自己的脸,不看他,“但是今天不行。”

他挑起眉梢,“嗯?”

“我还没有跟爷爷说,”晚安抿唇,“等他同意了我带你去看他,我是爷爷养大的,结婚这么重要的事情无论如何都要他点头了,我才会跟你领证。”

“行。”他又顺势亲了她的脸颊一口,“那今天我带你去见我奶奶,晚上你跟你爷爷说好,我后天去见他,然后赶在民政局下班前应该可以把证领好。”

她蹙眉,“你结婚是赶任务吗?”

明天见他奶奶,后台见她爷爷,然后就领证。

眼珠一转,她睁大眸巴巴的瞧着他,“不如我们先谈恋爱吧?”

“不好。”他摸着她的发,眼眸蓄着笑,“我爱你要死不活,不想等。”

晚安,“……”

顾南城瞟了一眼她踩在地板上白嫩嫩的脚,低声道,“去穿鞋子,早晨容易着凉。”

她不看他,走到沙发上盘腿坐下,眼睛看着外面,“我等你的秘书给我送衣服过来。”

那模样看上去,透着股傲娇。

失笑,再看她坐着的姿势,他眉骨又跳了跳,转身亲自去玄关拿了双拖鞋过来,然后俯身手撑在她身体的两侧。

“腿放下来。”他的唇贴着她的耳畔,“早晨的时候,男人很有胃口。”

她先是怔愣,随即立即反应过来,腿从沙发上放下来并好,耳根泛红。

顾着别的事情,竟然忘记她全身上下里里外外都只有一件衬衫。

就这么盘着……

懊恼瞬间席卷所有的情绪。

“头有点疼,能给我煮一碗醒酒茶,再煮一碗面吗?”

她鼓鼓腮帮,把脸别到另一边,“我没睡好,要补眠。”

“好。”明知她故意摆脾气,顾南城也不在意,亲亲她的眉心,“那我先去洗澡,然后再下来煮面,你先补眠。”

她真的躺了下来,男人顺手扯了一条毯子盖在她的身上。

上去冲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清爽的衣服,再下来的时候果然看见小女人趴在沙发上睡着,唇勾了勾。

二十分钟后,顾公子过来叫她吃早餐,晚安瞧他一眼,还是简单的洗漱了,跟着他去了餐厅。

卖相十分漂亮的面条,撒着匀称的葱花,铺着金灿灿的蛋。

香味引人食欲。

顾南城半年前正式回国,之前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待在国外一个人生活。

她拾起筷子尝了一口,难怪嫌弃她的手艺。

“不如以后,”对面的男人忽然开口,眼睛里很有颜色,“你在家里就这么穿着。”

香豔得赏心悦目。

她抬眸冲他笑,刻意的造作,“你表现好我愿意穿给你看。”

回应她的是男人愉悦的笑声。

她低头闷闷吃面懒得搭理他,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昨晚还为失恋喝了一整晚的酒呢。

“待会儿我去公司上班,你昨晚睡得太晚可以在这里补眠,下班后我过来接你去看奶奶,”吃完早餐,他又不知道从哪里冲了一杯牛奶递到她的手上,淡淡的自然而然的道,“我让人把你的东西搬过来。”

晚安看侧立着的男人袖子上精致的银色袖口,低着脑袋迷茫的喝牛奶。

“过来,送别吻。”

他角色进入会不会太快了?

也是,她才是被强抢的,他本来就是个强抢民女的强盗。

恶由心生。

她端起牛奶的杯子一口喝尽,然后站起来走到他的跟前,踮起脚尖,一口亲在他的脸上。

沾着的乳白色牛奶,有一半印了上去。

看着他脸上的成果,晚安笑眯眯,“再见。”

顾南城摸了摸自己的脸,顺势就扣住她的后脑勺低头一记深吻了下去。

末了,他舔了舔唇,嗓音微哑,染着若有似无的笑,“味道不错。”

女孩的俏脸被他轻—佻的动作惹得一片红。

杏眸恼怒,她脑子转的很快,“顾公子,大家说你身边有很多很多的女人哦?”

他挑眉,“吃醋?”薄唇含笑,手揉揉她的头发,“放心,不会有别人。”

“我是想说,”她刻意的朝他眨眼,“那么些女人你是白经历了吗?还是一直没人敢告诉你顾总的吻技差评很有需要提升的空间?”

顾南城眸色沉了一下,脸上倒是没有露出什么别的表情,只是

淡淡的道,“今天没空,下次会表现到你满意为止。”

晚安呼吸一窒,男人已经转身离开了。

她留在他的别墅,直到车子的引擎声响起,她绷着的神经才缓缓的松懈开来。

然后整个人一下就变得茫然起来。

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章秘书再次送了一套衣服过来,态度愈发微妙的恭敬起来,“慕小姐,有什么需要您可以打电话吩咐我。”

“嗯,好的,”她抱着衣服和鞋子,牵着唇角露出笑容,“谢谢。”

换好衣服,她在安静得空荡的别墅里坐了一会儿,打了个电话给白叔,说爷爷吃了早餐情况还不错,也替她解释她最近因为慕家的事情很忙。

“麻烦您了白叔,我今天晚点回医院,让爷爷不用担心我。”

“没事没事,小姐您尽管忙。”白叔有些迟疑的问道,“小姐……您跟顾公子……”

“可能要结婚了。”她低低的道,说不出什么不寻常,但是语气也不算寻常。

白叔不敢问多的,只嘱咐她多照顾自己的身体,不要太过劳累了。

挂了电话,她坐在沙发上出神。

不想去医院,担心自己的坏情绪被爷爷看出来。

可是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好像顾南城要跟她结婚,她也不用急急忙忙的想着怎么贷款怎么跟那些企业家周xuan借款的事情了。

拿着手机想了想,拨了个号码出去,“小唯,你和江树是不是准备走了?”

“是的……在收拾东西了,不过等过了这一阵我们会回来的。”

“有没有时间出来?我们聚聚吧。”

…………

夜莊。

舞台是炫目的的灯光和热闹喧哗的音乐。

江树和易唯到的时候就看到醉得没形象趴在桌面数酒杯的晚安。

她的面前已经摆了好几个空酒瓶。

江树一把把她手里还有半杯酒的酒杯夺了过来,重重的搁在桌子上,愤怒的低吼,“你疯了吗喝这么多酒。”

杯子被抢走,慕晚安不高兴的看着他,“你干什么这么凶?我是成年人了喝几杯酒有问题吗?”

江树把另外还没有开封的酒瓶全都拿走放得远远的,眼神复杂的看着她,“出什么事了?”顿了下,沉声问道,“是不是因为我的事情,你跟顾南城吵架了?”

警局只通知可以走了,怎么解决的他并不知道。

吵架?她点点头,“吵了?”

江树脸色大变,“他要跟你分手?”

晚安手撑着自己的太阳穴,因为酒精的作用白皙的脸蛋布着淡淡的红潮,眼神带着不自知的迷离,“没啊,”

她的笑容很飘忽,秀眉蹙着,“他要跟我结婚了。”

要结婚了。

为什么表现像是失恋了?

易唯在她的身边坐下,慢吞吞的问道,“晚安,你不想嫁给顾南城吗?”

“不是啊,”她顿了半响才兀自的笑了出来,“我只是有点儿难过,我结婚绾绾好像没有办法当我的伴娘,甚至不能参加我的婚礼了。”

她的身子往后靠,轻声呢喃,“当初说好的事情,全都无法兑现了。”

什么都无法兑现了。

江树看着她的脸,忽然走过去就要拉她起身,“走,我送你回去。”

慕晚安立即挣扎,“不回去不回去,说好的要聚的。”

“你醉了。”

“我没有,”她接着他的话就回答,仰起嫣然的绯色脸庞,“绾绾也走了,你们也要走了,多待一会儿吧。”

易唯揽着她的肩膀,正要出声安慰,眼角的余光忽然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脑袋还没转过来就已经脱口而出,“那不是左晔吗?”

听到这个名字,晚安下意识就朝人群中看了过去。

足够熟悉的身影,在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到,甚至无需寻找。

越过喧哗的人群,她静静的看着他有些模糊的侧脸,酒精仿佛褪去,所有的情绪突然清明得可以滴出水。

左晔坐在人群中,眼神专注的注视着台上跳舞的女人,脸色很难看,全身隐隐散发着一股戾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