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三章 比阿富汗还危险

在同一个地方,杨光看到了同样的人。

华盛顿·乔。

看到他杨光心里很惊讶,面上很淡定。上次偷看长官的电脑,那张毕业照里,他就站在长官旁边,再以长官有几张他的照片来看,他应该是长官的朋友?噢,长官说他是个渣。

“嗨喽小可爱,你又变漂亮了。”乔穿还是穿着极为考究的西装,看着人模狗样非常帅气和伸士风度,可他一说话就很想让人打他。

杨光礼貌的朝他伸手。“你好,乔。”

“我们进去吧。”靳成锐握住她伸出的手,对乔挑了挑下颔。

乔讶异,不动声色瞧了眼女孩,沮丧的垂下头。

看他像只落水狗似的,杨光大惑不解,瞧瞧他又看看长官。

“靳,如果是跟你合作,我就放心多了。”乔带他们到书房,坐下后松口气的讲:“我觉得你们这里比阿富汗还要危险。”

中方怎么能和阿富汗比?中方可是个自由民主且安全指数最高的国家。

靳成锐没理会他这些无聊的话。

看他们两个都不接话,乔有些着急的解释。“真的,你们中国人太聪明了,常常搞得我们都不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不像阿富汗,恐怖分子都有相同的特点。”

“我可以把你这话当成赞美。”靳成锐不缄不淡的开口问他。“确定了时间吗?”

“已经确定,三个月后的中旬,具体时间到时再通知你。”乔说到这里看向杨光。

在打量总统套房的杨光,感到被人注视,转过头看他。

靳成锐沉声讲:“有话直说。”

“这次会议很重大,安全上不能出一点披露。”

重大?两国会议当然重大,只是不仅让长官出马了,还让和长官合作过的乔来亲自对接,一定非同小可。

杨光默默的听着,什么不问。

“我们会做好迎接准备。”

听到他这话,乔犹豫的讲:“其实我是希望你能够全程都在。”

“这些不是我能决定的乔。”靳成锐十指交叉,信任的看着他。“内围不是有你们?”

乔无奈的笑。“靳,我刚才说了,你们中国人都太精明,擅于伪装,我看不透!”

杨光看他苦着张俊脸,忍不住笑起来。

看到她笑,乔更不开心了。“这位美丽的女孩,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乔,我只是没有你们美国人那么热情,把什么都表露出来,你用心去猜去看,一定会收获许多的。”

“猜来猜去的啊,好麻烦。”乔很痛苦的看着他们两,突然他眼里精光一闪,激动的问靳成锐。“靳,不如你把小可爱借我用用?她这么聪明,一定会帮我把危险提前找出来。”

靳成锐生冷吐出两字。“别想。”

“靳!你怎么可以这样!”乔很受伤的乱吼。“我会保护小可爱安全的,别这么小气,把她借我用用吧。”

“你再有这念头,我就让别人来负责这事。”

“别别别,我不打她主意,你别撒手不管。”

看到乔一脸小媳妇的样,杨光有些同情他。美方比中方牛叉,这派过来交接的人没张牙舞爪的让中方派飞机大炮保驾护航算好事了,还这样委曲求全、低声下气的,真是让她大开眼界。

她的眼神太过明显,乔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忍不住深深叹气。这里他就信任靳成锐,能有什么办法?跟其他人合作,他一个是不相信他能力,二个是还得防着他,这样多辛苦啊。

“靳,还有一个小时,你要带我到处看看吗?你们中国真是个美丽的国家,可惜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旅行。”

靳成锐扫了他眼,拿了本英国的原著书看起来。

再次碰壁的乔很受打击,夸张的可怜兮兮的看向杨光。“小可爱……”

“别叫我这么恶心的名字!”见他被长官治得死死的,杨光炸起毛来。

“亲爱的光……”

“你能好好叫我的名字吗?”

乔正了正身,恢复正常的讲:“你们这些人太可恶了!难道不知道远来是客么?你们就这样对待客人的?太没礼貌了!”

杨光有些心虚,毕竟自己跟他不熟,所以便看长官。

乔也是在等着他说话,难道他还指望被一个小女孩安慰?

而被他们两个望着的靳成锐翻了页书,又翻了一页书。

被完全无视的乔,非常郁闷的皱眉,想着等到没人的地方,一定要跟他打一架。

于是房里三个人,一个看书,一个琢磨着怎么报复,一个想着他们在等的是什么人,这个两国会议恐怕又会让帝都不宁静等等。

直到十一点五十分,响起的门铃声打破房间里的沉默。

这次来的是几个不大不小的政员,主要是跟乔商量相关事宜的。

靳成锐不时的说两句,而杨光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

正事谈完,开始吃饭的政员看到安静的女孩,不确定的问。“靳大少,这是杨小姐吧?”

听到他们在说自己,杨光立即抬头,笑。

靳成锐看了眼笑成花的女孩,点头。“杨光,这位是王忠王政员。”

“王政员好。”

“杨小姐客气了。”王忠很随和,笑起来一点架子都没有。“听说杨小姐是在国科大读书?”

“是的王政员。”杨光应得乖巧,跟十八岁少女一样,带着一点忐忑。她相信,长官带她来,又把王忠介绍给自己认识,绝对是有用意的。

王忠哦了声,又夸了她几句。

杨光乐呵呵谦虚的应着。

“不知道杨小姐在国科大有没有见过方牧方少,听说他也去国科大了。”

这话突然转到方牧身上,杨光不傻笑了,不动声色看桌上几人的表情后,又纯良无知的点头。“嗯,还跟方少吃过饭,他现在可是我的学弟。”听说,你听说的可真多呀。

“他好像是插班生,不知道他能不能适应……”后面这句话他说得很小声,像是在自言自语。

听到了的杨光微微皱眉,但她很快舒服张开,装做什么没听到。

等午饭结束,他们都走了后,杨光把疑问问了出来。“长官,你不觉得这个王政员,管得太宽了吗?”

靳成锐喝了口刚沏上来的茶,平静的提醒了句。“有没有觉得有人跟他像。”

像一个人?杨光仔细回想刚才的王忠,努力想了许久都没想起谁和他像。

这时看新闻的乔指着电视里的男孩。“是不是他?”

杨光看到他按暂停的画面,惊讶大叫。“方牧!”

看到和王忠有几分相似面孔,杨光感觉脑袋都要炸开了。这信息量太大,先让她慢慢消耗一下。

乔毫不掩饰的讲:“就说你们中国人好复杂,就像一本汉字历史书,看透你们就跟看透它们一样困难。”

杨光没理他,专心想自己的事。

方牧之所以不顾一切也要掰倒余平芳,现在总算是能猜到一些原因,但是吴登为什么帮他?想到那个刚来国科大,还带着一点憧憬徘徊的大男孩,杨光听到耳边呱叽的声音,猛然转头看乔。

看她像要打人的表情,乔立即坐正身防备的问:“怎么,难道我说得不对吗?”

“乔,我突然觉得也有个人和你挺像的。”

“不可能,这世上怎么可能还有和我一样帅的人!”

杨光听他这么自恋的话,想自己平常也不算太自恋?不过她真觉得吴登和他有点像,但又不是太像,想了想的杨光也没把这事说出来。

靳成锐也以为她是在反击乔,喝完茶便带着她离开。

送他们去电梯的乔拉住靳成锐,示意看杨光。

杨光会意的先去等电梯。

把他拉到一边的乔就直奔主题。“靳,你是不是爱上她?”

爱这个词太生僻,靳成锐疑虑的皱眉,想这个问题要怎么回答。

着急的乔抓了抓金色的头发,似乎恨不得马上把女孩抱回来,然后逼着他们两个告白。“我真搞不懂你们怎么想的,明明喜欢就是不说出来,瞥着不难受吗?”

“乔,有许多事需要顾及。”

“顾及个屁,先说了再顾及,你们中国不是有句话叫: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那样会多出许多麻烦。乔,这事你别管,好好准备三个月后的安全工作。”

靳成锐说了就走,乔目送他们进电梯,想哪有那么多顾虑,这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把人骗到手不就行了?

**

杨光自知道王忠后,本来还在犹豫的她决定帮方牧。

不管他们的家庭如何繁杂,她只是想要自己的亲人平安,而且长官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不然不会带她去见王忠。

而就在这时,带吴登参加晏会的王牧,又给吴登一次表现机会,让吴登轻松进入宪兵突击队,担任保护国务院重要政员安全的工作。

这一步跨越的太大,但在有方牧的帮助和余平芳的提携下,便显得这么合理又理所当然。

知道这件事的席柳青自然是激动的快疯了。“光光,吴登真是超极棒,我决定了,他就是我的偶像,我一生追逐的男神!”

杨光:……

从一个边防兵到宪兵突击队,这是一个不可能跨越的鸿沟,至今为止没有人能做到,现在这个吴登他做到了,并且还如此年青。

杨光面对着魔以深的朋友,不知道要怎么劝说她。她没道理左右她的感情,况且她也不知道最后的结局。

“嗯男神,不过柳青,我们是不是该去上课了?”杨光平静的提醒她。

席柳青看时间啊的一声大叫,拉起她往教室跑,嘴里不住嚷嚷:“死定了死定了。”

杨光看她率真的模样,忍不住笑。青春就应该像她一样,无所顾及,不顾后果。

找个时间,她得去问问长官什么想法,她都表白了,他怎么着也得给她个回答。

但是等她鼓足勇气去找人时,靳成锐又回基地了,连句招呼都没打。

“光光,谁得罪你了?”教室里,席柳青看快被她咬断的笔,有些害怕的问。

杨光看了她眼,“啪”把笔掰断了。“柳青,你是不是喜欢吴登?”

席柳青脸唰的一红,脸上的小雀斑也变得羞涩起来。“我才没有。”

“你摸着良心说,有还是没有。”

扭捏许久的席柳青轻轻点头。

一得到证实,杨光猖獗起来。“跟他表白没有?”

“还、还没有……”

“你当初是怎么教我的?直接去扑倒他!”你扑倒了,我也就敢这么做了。

席柳青看她激动的样子哭笑不得。“光光,我不敢扑啊,人家吴登那么优秀,我扑过去人家肯定把我一脚踹开。”

“那你当初还敢这么教我?”

“光光,你比我漂亮,家境又比我好,能力也比我强,肯定能够扑倒你家男人的。”

这是什么鬼话?杨光深呼吸,循循善诱的讲:“你看吴登一个从新疆旮旯角落来的土大兵,你还是官家小姐,你也有你的优势,别高看了别人低看自己,再说这感情又不是靠这些来衡量的,你不试试怎么知道结果?”

杨光发现,说别人的时候那是一套一套,跟个情圣似的,实际她就是想拉个人和她一样,这样有个伴也没那么孤独。

席柳青一个劲的摇头。“光光,你别拿我开涮了,我还是努力从学渣变成学霸要实际一点。”

崇拜是崇拜,不过席柳青看得清,不会盲目的追逐和幻想那些不可能的事情。

没成功的杨光却不觉得难过,甚至还有点小开心。柳青,远离吴登吧。

“杨光,有位学弟找你。”班长在门口大叫。

杨光反头的同时,其他同学都跟着反头,然后看到门口的方牧,立即窃窃私语起来。

杨光无言瞧着做了个抱歉表情的班长,顶着众多议论声出去。

“方少,我可不想被你母亲重点关注,你下次找我的时候能不能低调点。”走到一处比较偏僻的地方,杨光眺望校园外广阔的绿色草地,也没多在意,像是在商量。

方牧靠在扶栏上,漫不经心的说:“我够低调,是你们班长嗓门大。”

这事即使不是班长,他来找自己的事,也会很快流传学校。杨光懒得在这事上浪费时间,直接问他有什么事。

“你说的我都调查清楚了,人证物证都有。”方牧脸色平静,俊美柔和的五官没有一点难过情绪。

杨光点点头。“这样还不够。”

“当然。我已经从她周围的人入手了,现在还有一个没决定。”

“谁?”

“赵卫。”

“不可能!”杨光反射性否绝。

赵卫是赵传奇的爸爸,他不可能和余平芳有关系。

方牧看她惊诧的反应笑了起来。“赵卫当然不可能,是他的副手。”

但副手被整出来,赵卫也一样会受到牵连,所以他才来找她。“杨小姐,所有的网都找出来了,缺他这个可不行,到时即使我们不说,自然有人把他供出来。”

到时赵家更难脱干系。

杨光着急的走来走去。“一定要把赵叔摘出来。”

“杨小姐这么担心赵卫,是不是因为赵传奇的关系?”方牧玩味的问:“靳成锐和赵传奇,你到底喜欢哪个?”

杨光蓦然回头,狠厉的看着他。“方少,你管得太宽了。”

“我只是随便问问,没想到你这么大反应。”

杨光也想她太敏感了,收敛的讲:“抱歉方少,我只是担心赵叔。”

“赵卫跟我无冤无仇,我会让人提醒他,然后想办法把他摘出来。”方牧说完想起什么,眯了眯眼睛,意味深远的瞧着她。“吴登已经顺势进入国务院,你猜接下来还有什么精彩节目?”

吴登进入国务院这事,他们没有提前告诉她,而且杨光相信还有许多事情是她不知道的。不过没关系,他们三人也只是利用关系,谁都不蠢,把底交出来。

但杨光想到席柳青,多问了句。“他已经进入国务院,你还想做什么?”

“进去仅仅是个开始,我要让他掌权。”

“你小心把人捧太高手,踩着自己。”

方牧完全不担心这个,十分自信的道:“我妈一天没倒,他就别想跳出我的掌控。”

“方少,别太绝对,吴登不是个简单的人。”想到有关吴登的事,他不担心,杨光却有些担心。“方少,你有吴登的具体资料吗?”

“他就好像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出生什么都查不到,但是他当兵时的背景很干净。”

“这样的人你也敢用?”

看她忧虑的样,方牧稳操胜券。“有什么关系?只要他够强,能为自己所用就行。”

“我以为他至少是你钦点的跟班。”

“我不需要那种知道自己太多事的人,免得以后还要处理掉。”

“你真无情。”杨光奉劝的讲:“方少,身边总要有几个信得过的人,这样你才会没那么累。”不然一个人受着,太辛苦了。

“我不需要。”方牧不以为意,朝她挥了挥手离开。

看他那么的无所谓,杨光突然想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让他变成这样。

------题外话------

以后的更新改成下午五点,大家有意见么?香瓜解释一下,因为香瓜现在更新还能上更新榜,晚上更新看到的人会比较多。

PS:大家说是中午更香瓜就中午更,大家同意香瓜就下午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