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83.山中岁月,不知今夕是何夕(第三更,加更,甜蜜蜜)

但那个时候,他们已经在气候宜人的山林之间,犹如新婚的夫妻共度蜜月一样了。

“姑姑说,孕中期可以适度的夫妻同房,这也有利于你今后的生产呢。”

陆锦川望着妻子沐浴后慵懒的模样,忍不住的就在她耳畔低低说了一句凡。

甄艾只觉这一胎怀的实在辛苦,整日里不是想要坐着就是想要躺着,连每日晨起黄昏需要散步,都是他一次次催促着她才肯答应謦。

又哪里有心情想这样的事呢?

但又知道的,他是从不知餍足的人,更何况对于她,他更是一向都要不够。

怀孕这六个多月,他也着实忍的太辛苦,大半年的禁.欲,对寻常男人来说都实在煎熬,更何况是需索惊人的他呢?

“可是我很累,不想动……”

山里气候实在宜人,山风把所有的燥热都吹散了,唯留下大片清凉,甄艾只觉得镇日里只要坐在这竹楼的露台上吹着风吃着水果,简直就是神仙都难比的好日子了。

“不累着你,也不要你动,我伺候你……”

他从身后环抱着他的妻子,低头细碎的吻着她鬓边耳下的几处敏感,甄艾只觉得半边身子都酥软了,忍不住的抬手推他:“这是在外面呢,别让人看到了……”

“那我们回房间去……”

身后男人炙热的气息拂在她的耳畔,随即却觉得身子一轻,已经被人腾空抱起,宽大的棉质睡袍裙角随风摇摆,拂过她纤细的脚踝,甄艾忍不住的蜷起脚趾,却是抬起手臂,轻轻抱住了他的脖子。

纵然是隐忍至极,但到底顾念着她的身子和肚子里的孩子,陆锦川不敢太放肆,前戏更是要做足……

可也许是她也旷了太久,实在禁不起他的撩拨,不过是轻微的碰触,她整个人已经软绵成泥,仿佛再也动弹不得了。

陆锦川瞧着心爱妻子媚人的样子,因着有孕而越发丰盈的胸,尖翘挺立的样子,已经绽出最美的花朵,他瞧的心动,忍不住低头吻上去,却要她忍不住的低低轻吟出声。

别人怀孕仰或是皮肤上会长斑,有些女人甚至会因为激素的原因,长很多的痘痘,偏偏她,皮肤却是越发的水嫩,简直宛若十几岁的少女一样,莹润可人,吹弹即破一般。

更是越发的娇嫩,他的手劲儿但凡稍稍的重一点,就会留下一片的青紫红痕,更是要他不得不克制着再轻一点。

她的肚子已经高高隆了起来,陆锦川低头,滚烫的唇擦着她嫣红的唇瓣而过,贴着她的耳畔低喃了一句什么,身侧的小女人立刻瞠大了莹润的双瞳:“不行!”

她是绝对不要那样的,要她在上面,怎么可能……岂不是,岂不是和那些yin.wa.dang.fu也没什么区别了?

“不那样……会压到肚子里的宝宝的……”

他的掌心贴在她的腰侧轻拢慢捻,而他壁垒坚韧的胸肌贴在她光洁的后背,那滚烫的热度几乎快要将她整个人都给烧熔了。

“不行……”

她的声音软的一点力道都没有,身后的男人又哪里怕她这样嗔怒的话语呢?

轻吻着,言语之间蛊惑着,手指尖上撩拨着,甄艾还在浑浑噩噩的时候,整个人早已不知什么时候被他轻轻托起跨坐在了他结实的腰腹那里……

“陆锦川……”

她惊的瞠大了一双水润的潋滟瞳孔,可回应的,却只有他眼角眉梢坏坏的笑意,和几乎穿透她身体的滚烫挺入。

这样的感觉是第一次,实在是太疯狂,更是超出了她的接受范围,甄艾想,幸而她肚子里还有宝宝,若是没有宝宝在,他不知道还要狂狼成什么样子。

原就因着怀孕体力不支,到中途就全靠他托着她的腰肢动作,甄艾恍惚之间似乎已不知身在何处,卧室里的窗子大开着,只有那色彩斑斓的窗帘随风舞动。

因住在山林之中,四周都是青翠蔓延花团锦簇,鸟啼虫鸣不绝于耳,窗子边桌案上,花斛里清水中,养着不知名的山野小花,风吹来,那花瓣也随风招摇摆动。

这不是人间,这仿佛就是天堂。

yu死yu仙的最后,她失控的低低尖叫着身体几乎都要痉.挛了,他小心翼翼抱着她,亲吻着她的耳垂

,在她耳边一声声唤着她的名字,她没有答应的力气,只是睁开眼看看他,唇角微微的勾起。

他灼烧的呼吸撩动着她,剧烈的喘息许久方才平复下来,他们就这样安静的相拥着,直到许久之后,她似乎都要睡着了,他方才小心翼翼起身,给她擦拭了身子,拉起薄毯盖好。

甄艾也就随着他来伺候自己,干脆沉沉的睡过去。

他瞧着她疲累至极,却双颊嫣红的模样,不由得在她额上一吻,又坐在她床侧看了她许久,方才起身去浴室。

他们在山里住了整整半个月,方才启程返回宛城。

如今叔叔已经不问俗事,陆氏在宛城的事务也尽数交由他来打理,能忙中抽出这样十几天时间陪她,已经实属不易。

甄艾心里清楚,却还是觉得不舍得。

回程的车上,他就郑重给她承诺:“等到年末,我们带着孩子一起出去度假……”

回去宛城的时候,已是华灯初上,陆锦川接到陆成的电话,电话里陆成说,岑安被赵景予送回了江南老家的疗养院。

原因是,他身边那个叫宋月出的女人,有了他的孩子。

岑安的存在,惹得那个女人心生不悦,赵景予又不知为何偏偏不愿意离婚,因此,就干脆把岑安给远远的打发了。

甄艾闻听这个消息,几乎五内俱焚,偏生她怀着身孕,这一番长途波折已经有些体力不支,陆锦川是决不允许她在再长途跋涉到江南去,却安抚她,他会让陆成亲自去江南一趟。

金秋十月,甄艾在十月初九那一天的夜里,金桂飘香的时刻,忽然做了一个梦,梦中圆月入怀,而片刻之后,她只觉下身一阵滚烫湿热涌出,不由得从梦中惊醒过来。

她辅一动作,身侧的陆锦川已经极快的坐起身开了灯。

床上湿了大片,还伴着少量的嫣红出血,陆锦川心跳如鼓,明明已经是紧张担忧到了极点,却又偏偏要努力的镇定着不在她的面前露出分毫。

她紧张的全身都在颤抖,手脚冰凉的一片,他握紧她的手,一边轻声的安慰,一边叫了佣人和医生。

所有生产的东西都早早的准备妥当了,医生检查之后说,时间还早,她可以先洗一个澡,然后再去医院。

陆锦川让佣人将准备好的东西搬上车子,自己亲自抱了她去浴室洗澡。

甄艾又是激动又是害怕,她已经29岁,渴望这个孩子不知道渴望了多久,而他更甚,怀孕这些日子里,甄艾能清楚的感知到他对孩子的爱意。

而此刻,很快就要见到他们的第一个宝贝,她在激动之外,更多的却是恐惧。

姑姑在很早之前就说过,她体质偏弱,骨架又生的小,生产时免不了要受一些罪的。

原本陆锦川还想要她剖腹产,可是姑姑说了,若能顺产是最好,若不能顺产,再考虑剖腹产的好,毕竟,动一次手术,开膛破肚,免不了大伤元气,而她的身体,原本就比常人来的孱弱一些……

甄艾到现在还记得,姑姑说了那些话的时候,陆锦川脸上那深的化不开的心疼和担忧。

她那时候还在笑着安慰他呢,可如今真格到了快生的时候,自己却是害怕的已经要哭出声了。

整个人一直在抖,洗澡都是陆锦川给她洗的,待到洗完澡出来,给她换了干净舒适的睡衣,吹干了头发坐上车子的时候,甄艾的手心还是一片的冰凉。

陆锦川却仿佛很淡定的样子,还不时的提醒司机不要开太快,车子开的稳一点。

可在到了医院,甄艾被推进产房之后,他整个人双腿一软,竟是差一点跌坐在地上去。

ps:少爷篇还要写一部分的甜蜜婚后生活再结束,岑安的番外简介贴在评论区了,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哈~~~另外,收藏猪哥的新文!!!!收藏,收藏!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