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181.傅思静的结局(第一更)

那警察看了一眼傅思静,语调冰冷,不带丝毫的感情,傅思静手心后背都出了一层的细汗,勉力支撑着堪堪上了车,坐下来那一刻,却到底还是脚步趔趄了一下,不,她不会害怕,她傅思静,该会和上一次一样,毫发无损的脱身而出。

车子开往警局的路上,傅思静强逼着自己镇定下来,脑子里又细细的将所有细节都回想一遍,确认自己未曾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这才稍稍的安下心来。

她做事向来谨慎,从不自己亲自出面,包括五年前设计甄艾小产的事,陆家的人就算是想破头也想不到她的身上去,更何况云卿死了这么多年,骨头渣滓都没了,她还怕什么?

而这一次,她唯一留下来的证据,大约也就是交到甄艾手上的那一封模仿陆锦川笔迹的书信謦。

可那有什么?她书房里所有昔日练字留下来的东西,早已被她全都烧毁了……

谁又能说,那就是她写的?就算是当场要她写字做笔迹鉴定,她也不怕。

傅思静自问自己一向多才,自小苦练书法,不知仿了多少名家的笔迹,这一关,怕是也能轻易过去。

可她千算万算,却都未曾想到,那昨夜忽然出现的人会是向衡。

所以,她以为崔婉会像上次一样因为拿了她的钱就自吞苦果守口如瓶。

她更是不知道云卿还有一个亲生的妹妹,为了帮姐姐报仇对陆锦川动了刀子,更是早已将昔年云卿所说的话,所留下的一切,都交给了陆锦川的手中。

所以,她以为随着云卿身死再也不会被人翻出的陈年旧事,实则早已大白于天下。

风过无痕,可人在这世上走一遭,做了什么事,总会留下痕迹。

法庭审判之时,当云岚作为人证出现在现场,当昔年她与云卿来往的简讯大白于天下之时,当崔婉满头白发步履蹒跚的走上法庭指认了她的所有罪状的时候,傅思静恍然还觉得自己犹如身在梦中。

她不能相信,也无法相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和云卿长的很像的女孩儿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而崔婉,为什么像是失心疯了一样将她们来往的一切都供认不讳?

何文斌不用人询问,自己就竹筒倒豆子一样将所有的事都说了个清清楚楚,只是,他在招认的时候,把自己择的干干净净,而所有的罪责,全都推在了傅思静的头上。

可那个时候的她,已经连咒骂的力气都没有了。

之前能保持平静,是因为心里笃定自己会安然无恙,可在所有事情败露已经没有回头可能的时候,傅思静整个人瘫软如泥,竟是再也不能站住。

她全身哆嗦个不停,要靠两个女警一左一右的扶着方才能勉强站立。

而何文斌已经是抖如筛糠,身下一滩黄色尿液溢出,味道难闻至极。

云岚站在证人席上,定定看着那花容失色的女人。

事到如今,所有的过往水落石出,虽然姐姐做了替罪羊,但毕竟,昔日的恶事却是姐姐亲手做下,她不该傻到对无辜的人动了手,当日那一刀,该亲自捅入这个女人的身体,而不是此时,眼睁睁的听着法官宣判,她要被判十二年的监禁。

十二年,呵呵,若是入狱表现的好,再花钱活动一番,未必不会减刑到十年,八年,更或许,牢里的床还没睡热,她怕是就要出来了。

云岚也知道,陆家如今早已洗白上岸,是清清白白的生意人,有些事怕是他们不方便去做,只可恨她身单力薄,只能眼睁睁看着傅思静逃过一死。

法官手中的重锤落下,宣判结束,傅思静和何文斌被警察重新带回看守所,不日,就要押往郊区的监狱服刑改造。

何文斌判了八年,何家没有任何的动作,也未曾有人出面花钱活动,竟仿佛干脆舍弃了这个儿子一样。

听人说,何文斌在坐牢的时候,日日不停破口大骂傅思静,骂她毁了自己的下半辈子,骂她失心疯,也骂自己,为什么要异想天开呢,若是没有听她的话,纵然如今自己还是一个一无是处的纨绔,可到底,也比在这里吃牢饭好不是?

傅思静在西山监狱服刑的时候,只有一个人去看了她。

她所做的一切都昭然于世在众人面前之后,锦年实在受不了这样的一个打击,竟是病了一场。

待她病愈之后,就提出要

去监狱见傅思静。

陆臻生知道她向来心思纯善,傅思静的事,对她实在是一个太大的打击,她若是解不开这个心结,怕是以后这身体还要捱不住。

就亲自送了她过去监狱。

傅思静并不愿意和她见面,可监狱服刑的日子实在也太无聊了一些,整日的体力劳动改造,要她这个昔日身娇体弱的大小姐怎么受得了呢?

这个时候,傅思静才想起锦年的好来,心里那一点波动的情绪,是叫后悔吗?

她并不知道。

很多时候她躺在监狱窄小生硬的木板床上,总是恍惚的想到曾经。

是从哪一刻开始,她的人生轨迹彻底的发生了变化?又是从哪一刻开始,她整个人变的面目全非,失去了昔日的美好和纯净?

她只是爱着一个男人,绝望的,无措的爱着一个男人,可为什么到最后,她竟是会疯魔到那样的地步?

如果当初,她死了心,安安生生的找一个老实本分的男人嫁了,她手里嫁妆丰厚,不怕婆家不巴结着她,那日子,必定也会过的顺遂无比吧。

可这一切,全都晚了。

她和何文斌关在同一所监狱,所以偶尔会听人说起,何文斌日夜都在咒骂她。

她也并没有太生气,嫁给何文斌,本来就只是一场利用,随便他去骂吧,何家舍弃了他这一颗废子,还不是因为他自己太蠢。

但最终,却还是觉得心口里有些失落。

她不懂,为什么那几个男人都待她这般的好,前有宋清远数十年的不离不弃,后来又为了她的安稳人生,竟是不和甄珠离婚,就那样将她禁锢在自己身边一辈子,只是为了要她再无人去打扰。

又有陆锦川,一遇定情,此生不负,她嫉妒到日夜难安,可又如何呢?

如今整个宛城谁人不知,陆锦川宠妻如命?

还有顾仲勋,向衡……

顾仲勋为了她,一直到现在,都未曾婚娶,而向衡,更是毫不犹豫的为她丢了一条命。

傅思静总是想不明白,明明最初,拿了一手好牌的那个人是她,是她傅思静啊。

家世好,容貌好,才华好,又有锦年的偏爱,怎么就败得一塌涂地了呢?

隔着玻璃看到锦年的那一刻,傅思静忽然之间就平静了下来。

“陆太太。”

她淡淡的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为什么这么做。”

明明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锦年却还是忍不住一问,傅思静算是她自小看到大的孩子,从前,最初,她明明不是这样子……

若非如此,她也不会待她这样亲厚,若非如此,也不会有今日这样一场伤心。

“事到如今,陆太太又何必问我,为什么,您不清楚?”

傅思静已到这样的境地,也懒得再乔装,她有些讥诮的看了锦年一年,冷笑道:“我本来在陆太太的眼中就是个玩物吧,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陆太太待我好,名声也好听,谁不说你心善?”

“你若执意这样想,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锦年见她如此,忽然觉得自己来这一趟真是多余,这世上总有一种人,会把别人对她的好当作是别有用心。

她不想解释,也不愿解释,傅思静如今落得这样的境地,想来,却是她本性中就有这样阴暗一面的缘故吧。

只是可惜向衡一条命,她却还能苟活,锦年平生第一次,也感觉到法律的不公。

锦年站起身,“你好自为之吧。”

她转身向外走,傅思静却又叫住她:“陆太太,我们傅家这么多的资产,母亲托付您来保管,等我服刑出狱,还请陆太太能完璧归赵呢。”

锦年气极反笑,转过身来望住她:“你放心,但凡你能出来,一毛钱都少不了你的。”

锦年知道,法律不能做的,有个人,也一定会去做。

她从前还想着,多少给她留一条活路,可如今瞧来,这样的人,当真是死不足惜。

她活着,不定什么

时候又会出来咬人一口

************************************************************************************

后来,傅思静在狱中获得过一次减刑的机会,她服刑到第十年的时候,就该出狱了。

只是不巧,出狱的前一夜,女监中忽然有人斗殴,伤及到了她这个无辜。

原本一个死囚磨的锋利的一把牙刷预备用来捅伤敌对那人的,却在混乱中扎到了傅思静的咽喉之中。

她躺在冰凉的地板上,捂着脖子上的那一个血洞,像是濒临死亡的一条鱼,睁大了眼睛,整个身子不停的抽搐。

她痛的想要大喊,可根本发不出声音来,她感觉到自己身体里滚烫的血液不停的往外涌,仿佛把她全部的生命都夺走了。

她不甘心,不甘心啊,她拼命的挣扎,扭动,她想活下去,她要活下去……

明天,她就能出去了,她有大笔的钱,拿着钱,她下半辈子照旧过的逍遥自在,崔婉已经死了,没人会再继续纠缠着陈年往事不放……

她听到脚步声纷沓而来,有人把她抬起来匆忙的向外走,耳边是连绵的大呼小叫,傅思静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喉咙,那一把锋利的牙刷仍旧扎在她的皮肉之中,她终是明白,她活不了了,她这一次,是真的活不了了。

陆锦川,他可真是心狠。

他要她受够了狱中的苦日子,要她看到了希望,然后,又亲手折断了她的出路和自由。

傅思静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惶然又回到年少时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光。

如果那个时候,她没有看到他,如果那个时候,她没有一见钟情……

该有多好?

她睁着眼,手指无力的从脖子上滑下来,掌心中却多了一把磨的锋利的牙刷。

她在人生的最后一刻,亲手结束自己苟延残喘的性命。

鲜血流尽,但愿来生,能换一个清白的身子,但愿来生,她也能有美好爱情。

Ps:对于云卿,我还有一些同情,但对于傅思静,却是完全不想多说什么,每个人心里都有阴暗的一面,就看你能否压制住,生命短暂,且行且珍惜~~安利一下猪哥的新文,羡慕别人一句话简介占个坑就有一千多的收藏……我的简介足够良心呀!新文链接此文简介上有,今天继续三更一万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