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077 葫芦形,锁水口

江州的年味气氛挺重,四处张灯结彩,超市里挤满了买年货的人,来往街头的人,身上都少不了喜庆的红色,孩子们提着红色的彩灯,室外LED大屏幕上,则播放着明星拜年的广告。

元晞家的小区,也挂了一路的红灯笼,每一家的门口都贴着对联和福字,有的家还在院子里面的树上挂着喜庆的红绸,图个热闹。

方家也将该做的,做了个齐全。

大年三十,团年饭。

从方爸方妈结婚以来,团圆饭上,一家人就从来没坐齐过,老爷子跟元晞永远都是缺席的那一方。

尤其是老爷子,从未跟女儿女婿坐在一起吃过团圆饭,方爸方妈想要去见他,得坐好几个小时的车,到深山里面,结果住上两天,又要急着离开。

破天荒,史无前例的第一次的团圆饭,所以,现在方爸方妈坐在元老爷子面前,都显出了几分局促。

方妈看起来对老爷子的到来挺不高兴的,总是揭不过以前的那点事儿,包括强硬地带着女儿住在深山中,从小到大自己这个当妈的,竟然未曾见证女儿的成长过程。前段时间,女儿元晞的风水师身份,又让这份关系雪上加霜。

可方妈到底只是刀子嘴豆腐心,从这一堆差点儿连桌子都摆不下的丰盛的菜,就可以看出来,她对老爷子的到来,还是欢迎的。

对此,老爷子也很是欣慰,毕竟对待自己的女儿,心里总是有几分愧疚。

“可惜小易不在。”方妈惋惜地说了一句,看了看女儿和父亲,又挺满足了。

元老爷子沉声道:“小易的事情我也听小晞说了,我认为到国外去锻炼锻炼也是好的,男孩子嘛,不能长在温室里,得经历风浪。”

方爸肯定地点点头,也赞同老爷子的话。

开着电视,宽敞的饭厅却只有四人而显出的冷清,顿时冲淡了许多。

饭后,一家人坐在一起看春节联欢晚会。

元晞的手机震动起来——是赵升的电话。

从喧闹的客厅走到清冷安静的花园。

“喂?”

“喂!元师傅!春节快乐,给你拜个年啊!”赵升热情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元晞也带上淡淡笑意:“嗯,谢谢你赵叔,春节快乐,给你拜年。”

赵叔是赵升自己强烈要求的称呼,其实按年龄,他都已经是元晞的爷爷辈儿了。

“对了元师傅,上次在慈岩寺法会之后,可是有好多人跟我打听您了,就是不知道您的意见是?”赵升小心地询问元晞的意见。

赵升也不知道如果给她介绍了人过来的话,元晞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他这边反正是扛不住了。

而元晞刚刚还在苦恼,现在有人送枕头过来,自然是愿意看到这一幕的:“我是风水师,能有出名的机会,当然是好的。”

她又不是成名已久的大风水师不需要证明。就算她的实力摆在那里,可她还年轻,没有坚实的经历基础,又怎么可能让其他人信服,又如何打响元家的名声呢?所以,送上门的风水案子,一般来说,她不会拒绝。

赵升听元晞这么说,也觉得高兴。

元晞的名声与身价上去了,他与元晞交好,自然是受益颇多,水涨船高。

所以,他乐见其成,便提议道:“元师傅既然有这个意思,那不如开个公司如何?”

“公司?风水公司?”元晞一愣。

“嗯,以风水为主题的公司,这样元师傅的身份和名片就摆在那里,也算是给了别人一个求上门来的门道。”

这年头,难以找到好的风水师,就是因为风水师有求无门,如果不是有人脉关系,很难寻到优秀真正的风水师,这才让那些江湖骗子大行其道。

其实这个念头,元晞也不是没有过,却很快打消了。

她听外公说过,早些年的时候,国家对这方面很严格,但凡是有一点苗头,立马就得被抓去坐牢,基本上是属于雷池禁地,所以,在那段特殊时间,外公老人家是连自己的风水师身份都不敢透露的。

元晞向赵升表示了自己的顾虑,赵升却是哈哈大笑。

“元师傅,现在这方面,已经是官不管,民不究了,你大可以不必大张旗鼓地以风水的名义开公司,你可以开一个会所,而来者知道这个会所的真正性质,那就行了。”

赵升的提议,让元晞眼前一亮。

“的确是个好办法。”元晞很是赞同。

赵升到底是老江湖,比元晞自己苦想好多了。

这个想法,元晞也跟外公提了,老爷子也表示很同意。

元晞在家里面陪着外公过了一个星期,在外公回去山中之后,才开始忙活这件事情,在赵升的帮助下。

赵升的公司已经逐步交给完全康复的儿子,他退居二线,掌控大局,却比以前的亲自坐镇处理事务,要清闲很多,也让他完全有时间,在元大师面前表表能力,比如选址这种事情,都是他亲自过目的,倒是没有介意自己的大集团董事长身份。

赵升的集团公司摊子铺得大,自然不会放过盈利扎实的房地产一块,旭升集团在江州就有好些个楼盘,最近正在开发的地皮就有三个。

不过元晞希望会所可以尽快开起来,赵升便排除了正在开发,尚未建好的地方。

其他的,考虑到位置、面积、环境等等因素,真正符合赵升心中条件的好地方,寥寥无几。

元晞提议,不如就直接落在江水一色中。

那里是她亲自布下的太极阴阳风水大阵,其次环境也好,够幽静。前两天正好林远富打电话来告诉元晞,提起江水一色她的那块地皮,已经修好别墅了,问元晞什么时候过去看看,好进行下一步的室内装潢。

赵升听了,却认为有些不妥。

“会所这种地方,毕竟还是打开门做生意的,落在江水一色这般地方恐怕……”江水一色位置再好,可那里是别墅居住区,交通也不是很方便,并不是一个好的建议。

元晞点点头,决定接受赵升的意见。

毕竟这种事情,还是专业人士更加了解,她对这方面一知半懂的,贸然插手,还不如直接交予赵升选择。

过了几天,赵升拿了两份资料过来,上面便是有关于两个地方的相关资料。

“这块地方,原本是一家茶楼的,老板要移民,所以打算出手,要价不高,只是面积比较窄。而且这里来往交通很方便,相应的,也比较嘈杂。”赵升的秘书一板一眼地介绍到,知道元晞的身份,自然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元晞拿起文件夹,翻开看了看。

地图信息上标注的,这家茶楼就在江州最热闹繁华的商业中心,报价相对于它的位置来说,的确很便宜。而且这茶楼应该很抢手,大概还是赵升靠着自己的人脉关系,率先拿到手上的。

不过正是因为位置,对于别人来说很好的地方,对于元晞来说,却有些遗憾。

她更喜欢幽静的地方,虽然会所位置不能太偏僻,但也要考虑到她的个人喜好。

紧接着翻开第二份资料。

秘书继续道:“这个地方原本是一个私房菜馆,老板是江州很有名的大厨,祖上是宫廷御厨,之前一直在京城打拼,十几年前回到江州开了一家私房菜馆,生意一直很好,环境很幽静,简单改造一番,就可以直接投入会所的使用。”

元晞看了看外景图和内景图,一眼便很满意。

不过看了看周围的地形图,她意味深长道:“这里的生意,很不好吧。”

秘书为之一振,连忙点点头:“是,这里生意不好,仅仅靠着老板的一些回头客支撑。这家店的老板家中也出了不少问题,而他打算出售这里,也是因为他的儿子在澳门赌博,欠下数百万的赌债,而决定卖掉房子,给儿子还赌债。”

赵升也听得认真,再联想到元晞的表情和语气,当即猜测:“这里是风水不好?”

元晞点点头:“嗯,很明显。这里有一条大马路,来往的车辆应该很多,可因为位置原因,人流量未必有多少。路就是水,风水上忌急水,来势汹汹,去势荡荡,留不住财气。而且这位置,道路直直冲向它,没有任何遮挡缓冲,便是所谓的路冲枪煞,易破财,难怪做不好生意,恐怕这位老板的妻子,也是体弱多病吧!”

“原来如此!”赵升恍然大悟,又问了问秘书,“元师傅的猜测对吗?”

秘书以崇拜的目光看着元晞,连连点头:“是是是,这老板的妻子常年体弱多病,为此也花去了他在京城积攒的大半身家,才会走投无路,选择卖房的。”

赵升道:“嗯,既然如此,看来是不能选择这个地方了。”

“不。”元晞翘起唇,“就选这里了,麻烦赵叔帮我谈下来。”

“元师傅不是说……哦!我知道了!”赵升自嘲地笑笑,也是自己着相了,元师傅连自家祖坟包括江水一色那般棘手的风水问题都可以解决,这点小小的路冲,在元师傅眼中,又怎么会成为问题?

元晞也的确是这样想的,虽然此处明箭穿心,路冲枪煞,但这里的地形也很特殊,她的脑海里面,已经有一个关于此地改造的构想了。

赵升的动作很快,他有专业的团队,完成了包括估价、商议、谈判等一系列的动作,递到元晞面前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完成,只需要元晞签字,然后付钱就行了。

尽管赵升强烈意愿可以由自己买下来送给元师傅,却被元晞给拒绝了,不容反驳地用自己的钱付了一千万,房产也随之过户到了元晞的名下。

在元晞看来,赵升屡次帮助自己,是朋友之交,理所应当,可再让赵升花这么一大笔钱,却不应该了,毕竟当初赵升祖坟的事情,已经了解,该给的报酬,赵升已经付清了,不存在差欠元晞什么。

元晞的这种态度,也让赵升心生好感。

见过太多挟恩图报的人,元师傅这种,已经是非常稀罕了。

不过有了赵升的人脉帮助,短短几天时间内,所有的手续就已经办理完全,元晞的卡上划走一千万之后,这块地,便彻底成了元晞的所属。

买下来之后,元晞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去未来的元楼看看。

没错,以“元”为名,元楼。

——这就是元晞为会所取的名字。

元楼所在,位置不算是特别偏僻,只是此地居民住宅区居多,少了商业的繁华热闹。

元楼面前便是一条大马路而过,且路口直冲元楼所在,也就是元晞之前所说的路冲枪煞。到了此地之后,元晞才发现,原来这枪煞比她想象中的更加厉害。

那路口直直对着的位置,就是原本私房菜馆的大门,大门打开就是前院,然后就是大堂,煞气直冲后院,一箭穿心。

元晞不用望气,便能够看出这个地方的气运几乎被路煞给冲了个干净,根本不存在聚财的可能。

不过,这样的穿心煞,对于元晞的计划来说,却是意外之喜。

走了一圈,元晞对此地的装潢也很满意。

大概因为原主祖上是御厨出身,所以建筑基本上以红木木料为主,高不过三层的小建筑,占地面积不小,也是气势辉煌,雕廊画栋,铺着琉璃瓦,四角塑以吉祥瑞兽,栩栩如生。庭院明亮开阔,花草点缀,还有秀石跌砌的玲珑假山,整体华丽又不失优美,大气中带着精致恬静。

果然是跟皇家沾边的,原老板的品味也非同一般,据说所有的设计都是由他的父亲亲自决定的,呕心沥血之作,倒是便宜了元晞这个接手者。

不过,这样不够,还需要一些改造。

元晞要来了原来的图纸,经过一晚上的修改涂画之后,将它交给了施工团队,要求按照她的图上来修改。

赵升也看了元晞的图纸,一眼便觉得有些奇怪:“这是……葫芦?”

元晞点点头:“嗯,葫芦,在风水上,是绝佳的化煞利器。”

赵升迟疑道:“风水葫芦我倒是知道,之前也请过一件,放在家中,只是不理解元师傅为何会将这个地方的外墙改造成葫芦的形状,这又是何意?”

原本的建筑外墙只是很寻常的四四方方的,风水上的住宅外墙,也以方正为主,代表安稳,部分也会选择圆形,代表圆满安宁,在某些地方也适合使用。

可是在这个地方,路冲直对的地方,方正的外形,却不适合了。

“葫芦的曲线形状和太极阴阳分界线相近,内里则有隔绝气场的功能,而它的外形嘴小肚大,能将好的气场收纳为己有,也可以将坏的气场吸收殆尽。”元晞娓娓道来。

“所以,就正好化解路冲?”赵升顿时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

元晞点点头——她的想法,正是直接将整块地改造成葫芦形状,将煞气吸入,再通过内里的风水阵法,化煞生旺。不是简单的化解煞气,而且要化煞气为生气,转祸为福。

赵升赞叹:“元师傅的想法果然是妙极!”

元晞淡然笑笑,又问赵升:“对了,赵叔你帮我问一下,可以在门口画一条斑马线吗?通向马路对面的斑马线。”

赵升点点头,这是很容易的,不过,他脑中灵光一闪:“难道,这也与元师傅你的风水改造有关?”

“嗯,可以说是一部分。虽然只是斑马线,但你也可以将它看做是锁水口。既然水流太过于湍急,那便借斑马线锁住水口,使水流变慢,以此化解煞气。”

这是很简单,却很有用的一个办法。

与此类似的,就是国家的三峡大坝工程,同样是在湍急的水龙龙脉之上建水电站,在提议当初,受到了很多人的反对,认为这是断龙脉的做法。可是,此举并不是直接断掉长江江流,而仅仅只是一个锁水口,留财气的做法,无害反益。

赵升答应下来之后,第二天就有人来画了斑马线。

有了斑马线,就算没有红绿灯和行人,来往的车辆在经过斑马线的时候,也会下意识地放慢速度。

元晞过了几天再来,改建工程仍在继续,可是一片建筑上方,已经开始缓慢聚集起生气了,与之前空空荡荡的情形大相庭径。

而外墙改造工程在进行的时候,内部也在进行装修工程,毕竟会所与餐厅的差距还是有些大,元晞不打算做餐厅的生意,大厨房之类的地方全部都要进行改造。

哦,还要请人,这么大的地方,不可能由完全由元晞来打理。

赵升跟元晞说起这些的时候,元晞简直一个头比两个大,什么都听不懂,更不要说让她去选人之类的。于是,所有事情全权委托给赵升,她自己倒是悠闲当了个甩手掌柜。

嗯,愧疚什么的,她是不会有感觉的。

这几天还抽空去了一趟江水一色那边,装修工程已经开始进行了,新中式古典风格,实用性与传统相结合,是设计公司直接递交给元晞的方案,元晞拍案决定之后,就立马开工了。

因此,她的账上又少了几百万。这下子,元晞的身家一下子就去了一半。

对钱这方面,元晞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多了少了,她都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倒也不觉得心痛。

不过对于请人这方面,赵升虽然在最短的时间内安排妥当了,可还是建议元晞最好找一个自己信任的人放在里面。

元晞还在苦恼的时候,一个意料之外的人来到了江州,打电话找到了她。

“嘿嘿,元姑娘,好久不见。”一米八的高大汉子却带着憨憨的傻笑,看起来朴素又老实的庄稼汉子。

“秦四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元晞很是奇怪。

此人名为秦山,在秦家村的这一代族谱中排行老四,所以大家都叫他秦四。

元老爷子虽然住在你秦家村,可是与村民的关系也不算是很好,人称老骗子,之前的秦家媳妇儿的事情便是一个例子。而秦四,则是唯一一个对老爷子很尊敬的晚辈,与元晞的关系也还不错。

“你外公,老爷子让我过来的。”秦四摸了摸头,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了,这是老爷子让我带过来的东西。”

他说着,伸手递给元晞一个包袱。

元晞拉开拉链看了看,里面放着一堆画轴,元晞一猜便知道是什么东西了。

打了个电话给外公,老爷子大大咧咧地说道:“哦?小四儿已经过去了啊?果然是个老实得家伙!”

元晞也笑了笑。

秦四大概不知道,他随意提着的一个包袱,就价值千金,里面随便一幅画拿出来,上拍至少也有几百万。

不过老爷子也是相信他的秉性,不然也不会让秦四来做这个事情。

很简单,这些东西是拿来给元晞的会所装点门面的,没有点名人字画之类的装点门面,那怎么行?

而秦四则是顺带,老爷子随口就让元晞帮忙给这家伙在江州找一个工作,匆匆挂了电话。

“工作?”元晞一愣,难道是外公知道自己最近的难题,“秦四哥,你愿意给我工作吗?”

“啊?”

会所的改造工程,一个星期左右也就结束了。

因为不是完全推翻重来,在金钱的作用下,效率达到了最快,元晞想要的元楼,也在最快的速度下呈现在了她的眼前。

葫芦形地,流水绵绵绕案前——一个煞地,短短时间内就改造成了风水福祉。

赵升也来看了看,只见元楼大门前面,又摆了两尊跟石狮子似的东西。

“这是……貔貅?”

貔貅也是只吃不吐的瑞兽,貔貅镇宅,吞气纳财,与这葫芦形地可谓是相得益彰,再合适不过了。

门前还多了一副对联,右书“自然山水好风光”,左写“天地乾坤良云天”,横批“风生水起”。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元楼悄悄开业。

没有花篮,没有舞狮队,没有别人的祝福,周围的居民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恍然觉得,好似仅仅不过一晚上的时间,之前这里的一家饭店菜馆,就变成了一家名为“元楼”的地方,要说是用来做什么的,他们也不知道,只是好奇地张望,却无人往里面去过。

渐渐的,这元楼,倒是增添了几分神秘色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