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宠到底世子妃

【127】心怀鬼胎

赤冰在自己的屋里,立在窗下,眼睛警惕的扫着雨中朦胧的屋顶,暗卫敏锐的嗅觉让她准确的感觉到来者何人。

傲古不动,是因为它极为熟悉宁逸飞,如果沉欢也不想惊动其他人,也会压制傲古的行动。因为,她也不需要操心。

只是,那群杀人不眨眼的北衙宦官影卫他们跟着宁逸飞来干什么?

暗卫向来只管执行自己的任务,而她的任务是保护沉欢,只要沉欢没有危险,她自然不会露面。但北衙的影卫极少离开盛京,只要离开便是执行皇帝的暗杀密令。秦府或宁逸飞有什么事需要他们到访?

宁逸飞既然来了,却不露面,自有他的原因,赤冰只管警惕着动静就可以。

半响,感觉影卫的气息淡去,赤冰才脱了外衣,躺在床上,却竖起耳朵警惕的听着。

秦婉让新月回去休息,独自一人掩上门,心痛落泪。两个月了,他是什么原因,一点音讯都没有?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

忽然间,她猛然睁开眼睛。

床头上出现一个锦囊,而她放在枕边的水蓝墨竹香囊不见了!

她心头一跳,猛冲过去,打开锦囊和一张黄绢。

一枚刻着宁字的羊脂玉腰佩!

黄绢上写着:许我一年,还你缘定三生。

“许你一年,还我缘定三生!”秦婉激动的将黄绢和腰佩放在心口,猛然转身推开门。

一阵风过,掀起她青衣罗裳,雨点打在她素颜玉面上,飘散的乌发在风中飞舞,她的心猛然碎了。

“逸飞,我就知道你来了!”她仰头看着雾蒙蒙的天空,轻轻的低喃,“你来了,却不能见我,不方便见我,是吗?我懂。你让我等你一年?好。一年、两年、三年、十年我都等……你一定要回来,只要你回来……”

宁逸飞疾飞如箭,手中紧握水蓝墨竹香囊,耳边听见和风细雨中的娇人呢喃,心痛如绞,却不能答。

忽然,停步。

他一双冷冽的双眸横扫细雨,用内力将声音散发开来,“我没有违反皇上的承诺,无人知道我的行踪。你们谁敢伤她,我定让你们一个个死无葬身之地!”

北衙影卫首领一挥手,用内力传音,“停!”

“可是他留下了信物。”另一人暗道。

首领看了一眼秦府,“睿亲王的人也在府中,休要节外生枝。宁公子带着皇上的密令。撤!”

宁逸飞这才松了神经,看了一眼秦府,带着满心的惆怅和思念,转身瞬间消失在雨夜中。

**

余杭吴斌私宅。

吴夫人吃了药,总算是精神恢复了许多。见到在床边守着的吴飞盈,忙问,“飞扬呢?”

吴飞盈忙安慰道:“母亲不要动气了,飞扬知错了,这不在外面亲自给您熬药呢。”

吴夫人眼圈一红,“这个逆子,早点知道就不这样气我了。”

吴飞盈笑着说:“飞扬也是一时急了,年纪还小,母亲就不要生气了。我去叫他。”

吴飞扬进门端着一碗热汤,看着床上的母亲瞪着大眼睛看着他,忍不住就扑上去,吴飞盈赶紧将热汤接了过去,他就扑在吴夫人身上哭了起来:“母亲,孩儿知道错了,孩儿不是真想做和尚的,只是孩儿一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沉欢,又要和不认识的人结亲过一辈子,心里实在难受,忍不住就胡言乱语了。母亲一定要原谅孩儿啊。”

吴夫人抱着心爱的儿子,眼圈就红了,眼泪止不住流下,拉住他心疼的道:“不是母亲不心疼你,也不是心狠,你是母亲的心头肉,母亲实在觉得你和沉欢在一起,她会欺负你。她实在是配不上你啊。何况,她数次三番的狠心对你,你让母亲如何不难过啊?难道说我捧在手心的儿子,是为了让一个女娃子欺负的吗?”

吴飞扬闻言,神情顿时黯淡下来,怔怔的松开手。

吴飞盈见状,忙说:“飞扬,母亲都是为你好,姐姐是过来人,我们都希望你幸福啊。”

吴飞扬自顾自的摇头,眼泪潸然落下。

“你们都不懂我的心。她说的话虽然让我难过,可我看不到她更加难过。你们不知道自从上次我离开秦府,每天睁眼闭眼都是她的模样,耳朵都是她的声音。如果以后都看不到她,听不到她的声音,我会痛苦死的。如果能天天见到她,就算她天天骂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会很开心啊。”

吴飞盈和吴夫人闻言呆住了。

“你看看,他都着了什么疯魔了啊!当初吕氏劝说让你进秦府读书,说和秦枫一起上县学,她其实就是想将秦湘塞给你,我本就不同意,谁知道你就说秦钰也回来了,他考得好,你就可以好好和他学学,谁知道你就是冲着四丫头去的!你还说你孝顺,你不气死我你不舒服啊!”吴夫人痛哭起来,用力拍着床板,惊得吴飞盈哭着劝着,赶着吴飞扬说软话。

吴飞扬流着眼泪,半响说不出话来,可心里就是不想放下,呆怔了好半响,默默的走了出去。

吴飞盈叹了口气,抚着母亲的背,递过一杯热茶,轻声道:“其实,母亲,女儿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吴夫人抹了把眼泪,“你有话就说吧,如今还有什么我是没有听过的?”

吴飞盈握着吴夫人的手,压低声音道:“其实母亲不觉得沉欢那丫头极为机警?弟弟生性温弱,将来娶谁都难保他未来能撑得住,沉欢这个性子倒是能压住众人。”

吴夫人瞪大眼睛,“她可是丧妇之女!”

“母亲。”吴飞盈笑着道:“丧妇之女也不妨碍她如此能干。你看秦嫣,她看似高贵,可她这个名声要是比起沉欢来,还差一大截呢。父亲上次不是说我们如今首先要安稳,要将之前的事情抹清,否则,难保家宅永久安宁。母亲,您仔细想想,先不论秦府三老爷现在升职的速度比父亲当年快多了,再看长房那三个孩子的人缘就是了不得。睿亲王府,荣郡王府,还有燕家,哪个地位都和苏东辰齐平?何况秦钰的才气不必秦三爷差啊。”

吴夫人含着眼泪怔怔的看着她。

“夫君也常和我说,如果我们能和秦府结亲,将来定与机会。秦府四个女孩子中,秦婉弟弟是够不着的,也没有理由,只有沉欢,她毕竟自幼定亲,就算我们坚持,秦府也是没有理由推辞的。何况秦府长房的孩子才真正是正经嫡出,两个姑娘不禁容貌在豫州都无人能及,品行也是极为端正。”吴飞盈凑过脑袋,低声道:“重要的是,长房手中的财产如今恐怕连整个秦府都只能说齐平罢了。就算我们娶了其他人家的女孩,也是不知根底,还不如就沉欢更好了。”

吴夫人怔了好半响,片刻恢复了平静,低声说道:“那你觉得秦沉欢还真是不错的人选?”

吴飞盈笑着点头,“这两天我让夫君去打听了一下,长房就光绸缎铺在豫州就有6间。溪河县的农地基本都是他们的。听闻她还和卤家在盛京有生意来往。对了,听闻褚贵妃赐了一间京城的铺子给她,你想想,秦家长房如今比秦府家业差吗?”

吴夫人眼睛一亮。

“再说了,长房的家产可都在他们三个手里,秦府的人一个子都占不着。秦钰和秦婉疼沉欢就如眼珠子一般,如果沉欢嫁给弟弟,长房的家产起码要分三分之一吧?另外,秦府的财产,秦钰自己也是有分的。自然将来他不会亏待沉欢的。如果沉欢嫁了过来,其他的不是任我们拿捏吗?还轮到她厉害不成?”

吴夫人顿时激动了,握着女儿的手,双眼放光。

“果真如此,那我就修书给你父亲,只要他同意,我就让正式提亲。”

“母亲,慢着。”吴飞盈拉住她,“我听说当初他们三兄妹留下时,和秦府说好不准插手他们的婚姻的,沉欢不喜欢弟弟,吕氏想让秦湘嫁给弟弟,母亲要真想促成这桩婚事,还得好好动动脑筋。”

吴夫人心里种下了事情,赶紧就写信给任上的丈夫,十天后她收到吴斌的回信,急忙将吴飞盈叫了回来。

“你父亲来信说周志就要升任礼部员外郎,专管科举士子。周鼎已经是外放员外郎了,这说明他们四丫头的母家将来还是有前途的。”吴夫人一脸诧异。

“可不是,周家对秦钰可是视为己出的,他若是下场考试,还不帮他做好充分准备吗?”

吴夫人点头:“秦钰的才学的确还是不错的。”

“不但如此,夫君今天还说,长房的茶已经入了宫,等待户部和礼部审核后,他们便是皇商了。母亲你想想,若不是宫中有人帮他们,怎么可能替掉吴家的皇商呢?”

吴夫人听到这,表情也松快许多,“如此看来,事情还真是可以行事。”

吴飞盈笑着点头,“那是自然的。不过,母亲还真要动动脑筋,看如何让秦家说服沉欢。”

吴夫人哼了一声,“她就算再有钱,也不如我吴家出身官家。商户人家出身有什么好拿矫的?何况还是丧妇之女,我们吴家肯娶她做媳妇,她应该烧高香才是。大不了给她多两千两银子,她还有话说?”

吴飞盈笑笑没说话。

吴夫人歪在软靠上,沉思起来。第二天便给在海南任上的吴斌写信,如果他的也同意娶秦沉欢,那她就会找吕氏商量对策。不过,吕氏这个家伙一心想将秦湘塞给她,要是知道她意属四姑娘,还不知怎么恼怒呢。总之,得费点心。

不过,为了儿子的欢颜,她也是乐意的。

秦嫣常到玉春园来,和秦婉、沉欢一起讨论刺绣的事情。

秦婉坐在花园亭中正绣着一副手帕,用的是店里盛京来的银云纱,透明的纱带着细细的纵纹丝线,平铺时看不出什么,拎起来银纹彷如波光粼粼,甚是好看,鲁掌柜说是京商推荐的,据说是西域来的东西,极贵也极少,京商就弄了一匹给了他们,鲁掌柜见着举得稀罕,就没放在店里卖,直接拿回来给了姐妹两自己用。

秦嫣带着秋葵带着绣团扇的绣花绷和绣花线进来,一眼就瞧见了。

“呀,你居然有银云纱啊,上次入京我在贵妃娘娘那里看到一方帕子也是这个料子,贵妃娘娘都拿着当宝贝呢。”秦嫣柔美的声音引着秦婉抬头。

她笑着,“是店里在盛京进的货,鲁掌柜说太少了,没法卖,索性拿回来我们自己用了。你要喜欢让新月给你裁上一块去,做手帕或对襟外袍子的确好看。”

秦嫣笑着坐在她身边,“这纱幅宽那么窄,对襟外袍子至少得一丈了,你舍得给我?给我做一方手帕和一个团扇我倒是敢要的。”

“哈哈,你要了,我还真舍不得呢。新月,去裁三尺银云纱给二姑娘。”

新月应着去了,不一会儿剪了料子用纸包了递给秋葵。

在屋里翻着账本的沉欢听见,凑过脑袋隔着窗户看了一眼。秦嫣倒想没事人一眼,如今倒想沉着的大姑娘了,看不出落寞和伤心,能那么快将如此丢脸的事情抛掷脑后,倒是挺有秦松涛的本质的。不由勾唇冷笑,慢慢来。她前世受了三十年的罪,姐姐、哥哥、舅舅全部因为三房着了灭顶之灾。今世,她也会让他们尝尝慢慢受折磨的滋味。

秦嫣让秋葵收了纱,往里面看,“沉欢在干什么呢?”

“她啊,你还不知道,就是小财迷。看账本呢。”秦婉笑着用嘴努了努内屋,“别叫她了,她最怕叫她绣花了。新月,去小厨房拿些点心来。”

秦嫣用绣团扇的花绷掩住唇角的笑意:“我就没她这个本事,让我看账本,脑袋就大。”

秦婉也笑道:“可不是,人和人真不同,她看账本就像我们绣花一样简单。”

沉欢翻了翻白眼,绣花?她不是不喜欢,只是前世做得太多了,多得今世想起来就想吐。

既然她们愿意不打扰,她更是乐得清净,便退回茶几便,继续看账本。

这段时间吕氏安静得很,苏氏对沉欢她们更加客气了,甚至有时候刻意在吕氏和三房面前表现出来对沉欢的亲近。

外面两人一边吃着点心,一边绣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你瞧瞧,我就说她们都在一起呢。可不是吗?”苏氏的声音传来,秦婉和秦嫣讶异的抬头。

“真是的,一对玉女,真是养颜。你们秦府的姑娘真是一个赛一个的漂亮,让我看得眼红。”说话的居然是吴夫人。

秦婉和秦嫣都是一愣,不过两人都是礼仪最周全的,很快就恢复神情,一起站了起来,冲着两人行礼。

“二婶,吴夫人。”

“吴夫人,母亲。”

沉欢也听见了,皱眉看出去。

上次出事,吴夫人第二天就把吴飞扬给接走了,明显是不想蹚浑水,牵连到自己吴家。先不要说那件事会不会牵连吴家,就冲着两家几十年的交情,还有孩子说不清的婚约,能做出那样的事情,沉欢也是极为无语了。对这种趋利避害的人,沉欢连理都不想理。

可她居然那么快就有脸来了?真是服了她了,可她跑自己院子来干什么?

不管她来干什么,沉欢索性当不知道就好了,才懒得应酬呢。

她冲着烟翠使眼色,低声道,“把门关了,要是找我,就说我乏了,睡觉了。”

烟翠点头,出去将门掩上,便守在门口。

沉欢看了眼账本,总觉得有些不对,抬头看出窗外,吴夫人似乎只是来串门,坐在姐姐对面说起话来。

秦婉自然也觉得奇怪,往日里这个吴夫人见到他们长房眼睛都是长在头顶的,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居然亲自跑到玉春园来了。

过门即是客,秦婉自然要礼仪周全的。忙吩咐取了茶具,再让新月去大厨房要好的点心,亲自泡起茶来。

秦嫣和苏氏对视一眼,苏氏也是不知道吴夫人为何忽然到访,还提出和她到长房来看下。

秦嫣见母亲茫然,她也不好多问,只好陪着。

“吴夫人您没有去海南啊?”秦婉递了茶盏过来。

吴夫人满意的接过,“没有,飞扬不是很喜欢海边气候,这次回来就想多住几天,我也正好陪陪我母亲。加上我们大姑爷和大姑奶奶归宁也在这边,他也顾着玩,耽误了不少功课。这些天专心温习呢,不敢再分心了。你哥哥都回学院了,他也想去丽通书院呢,不过他的功课差些,得好好学学再去试试。”

秦婉笑着点头,“吴公子向来是优秀的。”

吴夫人看了一眼苏氏,接着说,“上次飞扬来秦府温习,说多亏你哥哥帮他,他也叨扰了那么久,你们长房的人对他特别好。他可感激了呢。”

秦婉谦虚道:“那里呢,吴公子温婉如玉,深得府中人喜欢。大家都喜欢和他相处的。二妹妹,你说是吧?”

吴夫人刻意的要将吴飞扬和长房拉近,秦婉心里觉得异样,索性将秦嫣也拉进来。

上次发生那件事,吴飞扬没有马上走,而是犹豫的等到第二天下人们去禀报了吴夫人,家里才派人来将他接走,其实,任人都能看得出来,吴飞扬这样做并不是因为秦婉,而是秦湘捅了篓子,吴飞扬犹豫着自己要不要一走了之。

这样的人,秦婉又怎么还会看重呢?幸好妹妹眼睛雪亮,一早就将他剔除在外了。

吴夫人抿了口茶,环顾一圈院子。

“方才我和三奶奶聊天,说起府中最好的院子当属玉春园,三奶奶说玉春园清雅幽静,很大气,可惜,我来了几次,都没进来过,所以我就来瞧瞧。如今一瞧,还真是的,就像你们三兄妹一样,想必是你和沉欢的手笔吧?秦钰那孩子眼中只有读书,想他没有那么细的心。”

秦婉颔首笑着:“恩,不过大部分是我妹妹打理的,她想法多,又爱折腾。”

吴夫人笑着看了一眼苏氏,“沉欢的确是个能干的女孩子。模样越大越漂亮。还极谙持家之道。幸好她是我们吴家的未来媳妇,否则,我就要叹气了。”

苏氏、秦嫣和秦婉都是一愣。

这是什么话?

退婚的事情虽然不是白纸黑字写着,可口头上双方似乎都说过了啊。何况这个婚本来就没有三媒六聘的,吴家也不热衷,这会儿忽然说这话,真让人摸不到头脑,也不知道这么答话。何况,长兄不在家,吴夫人巴巴的跑来和还没婚嫁的秦婉说这个,真是有些让人莫名其妙。

秦婉也学了几分圆滑,忙笑着道:“沉欢还小,我和哥哥都不打算那么早考虑婚事,何况父母三年孝期。”

吴夫人也不管秦婉想什么,继续笑着道:“大姑娘虽然也没许亲,但妹妹终身定了,你和大哥儿也就放心了。毕竟如今以你们的情况,遇到合适的人家也不是太容易。我已经写信给我家老爷,等他找个时间回来,就正式到府里下个聘。你们兄妹也安心了,也不用操心四姑娘了。以后紧着想你们自己的未来就行了。”

吴夫人那么直白的话真是将三人弄蒙了。

合着吴夫人是来重提沉欢的婚事的,而且还要将事情坐实了?

其实经过几件事情,秦婉和秦钰对吴飞扬已经彻底失望了,这样懦弱的人,还和秦湘扯不清的人,怎么可能做他们的妹婿?尤其是这次,他居然跟着秦湘去捉沉欢的奸,简直让他们长房的人恨不得踹他两脚。

秦婉微微一笑,端起茶壶给各空茶杯满了茶,端起茶做了个请的姿势,等三人喝完,笑着说,“我们两个妹妹的婚事还得长兄来拿主意。何况我是未嫁之身,不好和吴夫人说这些话。免得让人觉得我们不端庄了。”

吴夫人脸色微凝,没想到平时柔婉的秦婉居然这样回她的话。

她还是笑了笑,喝茶。

心里不由发出几声冷笑,她倒是十万分的不乐意了。她亲自上门说,秦婉居然敢不给面子。她儿子这么优秀,娶沉欢已经绰绰有余,一对丧妇之女,有什么好端架子的?莫非真以为凭着她长了副好容貌,就能挑个比吴飞扬还要出色的夫君么?简直不知好歹!

若不是为了儿子,她才不会跑到这群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面前受这等气。

苏氏听吴夫人的话,不由皱眉看她。原来她跑到秦府,找她东拉西扯的说了好半天,还时不时将话题扯到长房身上,没想到她居然是为了沉欢的婚事来的。苏氏也不由得无语了,不论如何,吴夫人也是官家夫人,拉着她,当着未嫁两个女孩谈人家妹妹的婚事,这是什么规矩啊?

吴夫人喝完杯中茶,放下茶杯,站起来,“我只是来闲逛的,时间不早了,三奶奶,我们告辞吧。我还想去你那里和你聊天,晚些再去夫人那里叨扰下呢。”

她也不急,只不过来探口风罢了。她就不信了,等吴家摔下大把银子来正式求亲,沉欢这个小丫头还能不动心?

苏氏也马上站起来,“那好吧。嫣儿也一起回去吧。”

秦嫣点头,“好的。母亲。”

秦婉回了房间,见沉欢脸色不好看,怕说了惹她烦,就不提婚事的事情,便笑着说:“没想到吴夫人那么有空来闲逛。”

“哼,她闲得跑来烦我们干嘛?以后不要理他们!”

秦婉笑笑,当她耍小孩子脾气,长长的说个:“好。”

沉欢瞪着姐姐,姐姐也学得圆滑搪塞她了啊。自己对吴飞扬说过那么重的话,吴夫人肯定都恨她入骨了,她才不相信吴夫人莫名其妙的到这里来显摆呢。

至于那莫名其妙的自幼定亲,不论吴家还是吕氏、秦中炬都不会乐意见到吴家娶沉欢的,而她们长房的婚事,进府时就有言在先,他们不可能明着插手,何况如今事情都闹开了,难不成秦府敢来绑着她们两姐妹嫁人不成?所以,就算吴夫人来搅什么,都和她沉欢无关。瞧着姐姐的脸色,像是不想说,她虽然存着疑虑,也知道姐姐会为自己好,也就懒得深究了。

苏氏和秦嫣回了房,母女两立刻就心照不宣的将丫鬟们都遣开,关门说开了。

苏氏坐下,蹙眉低声道:“你说,吴家打什么主意呢?沉欢对吴飞扬都那样了,他们居然还想娶她?老夫人可是一心想将湘姐儿嫁给吴家的,之前看吴家也不是不同意,否则,不会让吴飞扬到府里读书。”

秦嫣不急不忙的给母亲斟了茶,给自己也倒了一杯,方坐下,“沉欢平日里沉静不言语,可骨子里的可不是好拿捏的,尤其她那张嘴,如果她不喜欢吴飞扬,想娶她,哪有那么容易。其实母亲不用操心他们,若是他们愿意闹,由得他们去闹,反正与我们无干就是。”

苏氏点头,“那倒也是的。”

秦嫣深以为然,“我如今只有一个想法。别给父亲惹了麻烦就好。”

苏氏看着她,叹了口气,“也是,如今我们娘儿两就指望你父亲稳定下来,我们全家能团聚,就不用理会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吴夫人刚走近吕氏的院子,吕氏就马上迎了出来,堆上一脸的笑容,“哎呀,吴夫人来也不先和我说,倒是先去三媳妇那里了。”

吴夫人热情的拉着她的手,“恩,我是想来说件喜事的,就先去和三奶奶聊聊,心里有底了就来寻老夫人您了。”

两个老奸巨猾的女人各怀心思的对视一眼。

吕氏拉着她的手,引到软榻上,两人坐下,花溪端了茶上来,她便挥退了丫鬟们。

吴夫人这才说:“我姑娘回家来了,总说起秦府的姑娘们,她们幼时都喜欢玩在一块的,对她们甚是想念,想邀请她们到府里玩玩呢。”

吕氏大喜,她还以为上次事情后,秦湘和吴飞扬彻底没戏了,没想到吴夫人主动上门邀请,赶紧巴结地说,“那太好了,两家是要多走动的,这样才能亲上加亲啊。”

吴夫人笑眯眯的点头,“下个月正月初十,我夫君也要回来休假几天,正好都一起热闹热闹可好?”

“好好,就这样定了。”吕氏兴奋的点头,说不定大家一高兴,有些话就好说了。

吴夫人这才满意的抬起屁股,“我也不打扰了,姑娘女婿还在家里呢,那我就恭候老夫人和各位姑娘了。”

吕氏忙起来将她送出门,吴夫人走到门口,忽然回头,神秘的低声道,“正好我这次想和我家老爷确定下两家的好事。”

吕氏心头一跳,沉欢上次把吴飞扬伤成那样,吴家定是不喜欢她的,那就是秦湘了,看来她得想办法把秦湘捞出来,带去吴府才行。

忙点头,“放心,我会安排好的,一定将姑娘带去。”

吴夫人忙道声,“老夫人留步,外面的天气不好。”

“好好,那就下个月见了。花溪送吴夫人。”

云溪应着引路。

吕氏看着吴夫人走远,急忙叫花萱去把秦中矩给叫来。

吴夫人快走到二门,忽然见钱陇兴奋地冲了进来,差点撞到她,钱陇吓得忙站住行礼,“对不起,小的眼瞎,差点撞到夫人。还望恕罪。”还没等吴夫人说话,他焦急地接到:“因宫里来人给大姑娘宣旨,小的不能奉陪。”

吴夫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钱陇扬长而去。二门涌进来几个丫鬟婆子,都忙着往各房发布消息去。

她对自己的丫鬟使了个眼色,丫鬟忙快步出去,在二门口截住一个同样兴奋的丫鬟。

“这位姐姐,不知宫里来了什么人?给大姑娘下什么宣什么旨?”

丫鬟非常荣耀地说,“我们做奴婢哪里会知道,是个宫里皇上身边的太监,说是要大姑娘入宫呢。”

吴府丫鬟大惊,忙转身回来告诉吴夫人。

吴夫人也是脸色一变,给秦婉宣旨?

不管是什么旨,秦婉都会一步登天了,那长房身价顿时涨了啊!幸好吴飞盈有眼光,否则,这样好的婚事她都给掐了。她激动起来,忙故意放慢了脚步,要等着秦府来人领旨,好知道详细。

------题外话------

2012911521投了5张月票,江小姐投了3张月票、何惠瑛投了2张月票,yao6581887、lili370103、cief、吕米妮、wcr77投了月票。好激动啊。

这几天和女儿纠结报告大学的事情,来不及写到一万字。为了明天早上5点能准时更新,先发8000字,等我明天码够补上。在这之前订阅过的就等于送大家多看2千字了。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