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神医废材妃

第117章 有雷偷袭,有牛装逼!

雷湖之上,天象陡然发生大变!

一时之间,天地有风雷大作而起!

就在云芷汐想要钻入仙境的前一刻,好像是掐准了时机的,一道天雷就这么朝她劈落下来!那雷闪烁出紫色的电光,散发着恐怖的雷系之力!

“啪!”

刚好抬眸看一眼的云芷汐,怎么都没想到,老天居然会忽然劈个这么强悍的雷,直接将她劈进了旋涡之中!

那酸爽!

直接把她这种,拥有牛叉叉肉身的人,都被劈了个七晕八素,直接分不了东南西北了……

喵了个咪的!

简直不要太幸运好么?!

难道是她太好运?好到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直接将天谴劈她了?!

……

这个时候,在湖岸上的九婴、伏和,以及那紫衣男子,立即是发现了云芷汐这边的不对劲,而九婴和紫衣男子,更是匆匆朝着这紫雷划落之处闪来。

可是在他们到来的时刻,只看到云芷汐被惊雷劈中,直接堕入湖中的一幕!他们根本连救援都还来不及,就看见湖面上的黑色旋涡,如同狂云蜂拥般迅速的缩了起来,直接就在刹那间闭合了?!

这一幕看在一人一兽眼里,直接是眼皮一跳,都感觉到了不妙!

九婴更是直接覆出冥水,化作一条黑龙般的潜入江底,试图将云芷汐给绞上来!

然而那滚滚的雷湖之水,却是浩浩汤汤的,直接以绝对的量上优势,稀释淡化着九婴的冥水,更让九婴无语的是,它的神识居然无法感应到云芷汐的存在,所以根本就没办法下去救人。

“这是什么鬼?”九婴沉吟着,在盘算是否要下去救人,以表忠心。

那紫衣男子一看湖面这阵仗,顿时双手朝下一撕,看起来竟是手撕湖面?!

九婴看他这动作,立即是不屑的翻白眼,心道这个傻逼,还以为这湖面是个包菜么?想撕就能撕?!

还是以为他一这双手无所不能啊?

就这么个大喇喇的湖面,还有滚滚的湖水,能是你说撕就能撕的么?你以为你是本凶兽当年……

可下一刻,九婴傻了眼!

但见紫衣男子那双大手一撕!那波浪涛涛不绝的雷湖之面,竟然真的是裂开了一道缝隙?!看这样子,竟然是真的能被撕开?!

卧槽!

九婴吓了一跳,这等撕山河的神通,不是天生神力,就该是帝,甚至圣者大能!可是眼前此人的修为,看死了也不过是个皇阶,他竟然真的能撕山河?

麻痹的!

这难道是个天生神力的种?!

可就在紫衣男子,欲撕湖面而出的瞬间!

天雷滚滚而下!

一层散发着森森紫光的雷霆,直接劈落在湖面之上!

这些紫色雷霆之中,蕴含着恐怖的毁灭之力,一劈而下间,纵然是九婴和紫衣男子,都不敢不管不顾,连连是躲闪而开。

“这是……”九婴毕竟是上古存活至今,见识非常的广,它一瞬间就认出这是不凡的紫雷劫霆。若是它全盛时期,自然毫不忌惮,可此时它虚着呢,再加上这具人傀,本来因为它此前的暴动,就感觉要坏掉了,可绝对经不起这等紫雷的折腾。

“算了,本凶兽的主魂没有问题,想来那小弱鸡并没有遇险,还是先回岸上去。”九婴思虑一定,已是掠身回湖岸。

那紫衣男子肉身虽强横,可也不可能毫无知觉的,被这些紫雷乱劈。此刻又见九婴离开,他紫瞳有光一闪之间,也是迅速的跟了上去。

九婴方是掠上湖岸,伏和便从调息打坐中张开眼,眼神凝重的问道:“云姑娘是不是出事了?”

九婴当然没开口,只是点了点头。

伏和闻言面色微沉,当下是拿出了龟甲和小铜钱,显然是要为云芷汐此行占个吉凶。

就在伏和拿出这副行头时,九婴幽蓝的双眸再度一沉,眼底掠起了暴戾之意,一股凶性盎然而起!

那时候不等伏和干点啥,九婴竟是一手抬起,同时于它的手心之上,钻出了一个九婴之首!

九婴之首森森的利齿,在瞬息之间逼近伏和,双目之中更是爆出一片凶光!此刻的九婴,赫然是打算吞了伏和!

而此时的伏和,不仅修为比九婴弱上百十倍,更是受伤在身!一旦被九婴咬中,那是必死无疑的!

伏和瞳孔一缩!呼吸更是一滞!他……

但就在这紧急的时刻!

一道紫影掠进!一只手掌搭落在九婴的手腕上!

九婴双目一戾!立即闪烁上“别多管闲事之光”!

从一开始,九婴就认出了伏和的出身,而且跟他有仇!它本来还想忍忍的,可是一看到这副龟甲,它就他娘的忍不住了!

伏和是天机门人,而当年水疆那只老弱鸡,并非是机缘碰巧的找到了它,而是在天机门那一代机子的卜算下,寻找到了隐藏于魂玉中的它!

九婴知道天机门每一代只有一个传人,此人继承天机门一切玄学,一旦此人灭绝,则天机门灭!

虽然当年的水疆,并没能成功将它的魂吞噬。但九婴自己心里清楚,一切多亏了它命大!那么害得它被关于镇天界数十万年的帐,水疆有一笔,天机门也有一笔!

“你当知道,你若杀我,你在云姑娘那里,完全无法交代。”伏和面对九婴的暴戾杀机,苍白的面色却没有半点异动。

九婴幽目一变,寻思着这倒是一个很好的出逃机会。但前提是,它要舍弃主魂,到时候主魂被灭,它依然只剩下一道残魂。

不过……

只是还不等九婴想定方案,紫衣男子握着它手腕的手一紧!刹那间直接粉碎了人傀的这条手臂!

“九婴,你是该灭绝的天地恶种,你受死吧!”紫衣男子早就想灭了九婴,只是碍于云芷汐在,他知道动手的话必然受阻。再加上他在云芷汐面前,总觉得有那么些气弱,不自觉的就不想违她的意。

可是现在云芷汐不在了,这不正是灭九婴这种脏东西的时候么?

念想至此,紫衣男子完全就等不及了,他要直接动手灭九婴!

此番他出玄天森林的目的,本来就是要灭掉这种,不该出现的上古凶兽。九婴不死,必会乱了兽族的根本!

“呱呱——”

面对紫衣男子,见识过他“手撕包菜”功力的九婴,倒是不敢怠慢的,爆发出了诡异的婴啼,它的魂体同时破人傀而出!

刹那间!一头狰狞的,赤血艳红,十八目暴戾的上古凶兽,在这一刻气息全放!

他娘的!

本凶兽憋很久了!

老呆在这个磨磨唧唧的人傀里面,简直不要太碍手碍脚!

想杀本凶兽?

桀桀!

来得正好!这可不是本凶兽想爆体而出的,这都是被逼的,被逼的!

那一刻,获得了放风的九婴,浑身残暴的气息劈天裂地而出!

浑然天成的暴戾气息,凶煞森寒的狰狞本质,在被九婴完全散开之后,带着恐怖的凶暴威压!狂躁的卷向那紫衣男子!

“吼——”

面对九婴的全面开火,紫衣男子也毫不示弱!他那一身尊贵的紫气豁然裂散,其身后更是翱翔出一头峥嵘的,影影绰绰的巨雕?!

那大雕通体被尊贵的紫气包裹,只能从形态上可判断出它是一头雕!但依稀可见,在这头大雕的紫色双目之中,散发着足可震慑人心的,狂霸的君临天下之气!

此时此刻!大雕如君王降世,直接朝着九婴“践踏”而下!

于是——

失去了云芷汐约束的九婴,没有阻碍力的紫衣男子,在这一刻狂战而起!

恐怖的暴戾凶气,尊贵狂霸的王者之气,在这一刻强强碰撞!

看得伏和眼皮直抖,直接收拾了行头,卷了两只小猫咪,速速的逃开去了。他这不是没办法么,他的实体是四人中最弱鸡的,撑死了半步王阶在那里,怎么能跟这些妖魔鬼怪相提并论,所以还是——

跑吧……

反正一回生二回熟……

而那时候在雷湖之上,因为那一道道紫雷裂入湖面,已卷起了恐怖的涛涛江浪。

湖中精怪,道行不深者,全部都被劈死了去;而道行还行的,也都凄惨的,处于重伤濒危之中,真真是被殃及完了……

一时之间,湖面浮尸千里,可怜的鱼怪,还有一些些跑不赢的船家、武者,都成为悲催的倒霉浮尸……

如此一来,倒是鲜有人关注到,在雷湖惊变的时刻,湖岸上还有九婴,紫衣男子之间的惊天大战在爆发。

而在此刻,被雷劈入旋涡之中的云芷汐,已经是昏昏然醒来,只觉得浑身有些泛疼。也幸好这雷是在她进阶后,才劈了下来的。否则按照此前她的身体状况,多半能将她劈个重伤。

只是清醒之后,她却发觉自己好像不是身在湖中?

这时候云芷汐也不急着进什么玲珑仙境了,反正人都下来了,先看看情况再说。

然而她神识四下一看,却发现她所在的地方,确确实实是在雷湖之底。只不过她却非是在湖水之中,而是在湖底的一方高塔之下。

这座高塔九层,通体散着淡淡的紫意,隐隐有雷霆在其上游移,显得十分神秘瑰丽。而身处塔内,湖底的水明显进不来,这些湖水仿佛被什么力量,直接隔绝在了塔外。

“有古怪。”看到这情况,云芷汐一面运功疗伤,神识一面深入的再度查探下去,想看看这塔中到底还有什么玄机。

而说到玄机,云芷汐想到了一则关于雷湖的传说。

之前在他们乘船的时候,有听那船家大致这么说过。

据说围绕着兽城三面的五大湖,是上古便存在至今的古老湖泽,早年间湖怪非常多,而且凶悍厉害得很!经常祸害四方。

后来引了大能者前来,他们纷纷以绝世宝贝,对五大湖中的湖怪进行了绞杀。其中另外四湖之怪,是被直接剿得神魂俱灭。唯独这雷湖之中,有一头雷怪却拥有超凡之能,最终没能被完全灭杀,只被镇压在了湖心。

传说雷湖因此,五百年会巨变一次。

传说巨变之际,紫雷绽空,雷怪出没,湖中生物,岸上百里之内活物,悉数成为雷怪腹中餐。

也不知是为了配合气氛,还是咋个回事。正在云芷汐回味传说的时刻,便有“窸窸窣窣”的声音,窃窃而起,幽幽而动,简直不要太吓人。

云芷汐仗着杀过不少人,胆子壮壮的站起了身,朝着那发出声音的方面走过去,她倒是要看看,是什么鬼在这里装逼。

不过不等她走过去,在她的视野里,就出现了一头怪物!

这怪物长得像一头牛,偏偏没有牛角。倒是生有一双很有威慑力的眼睛,两眼一如烈阳,一如皎月,显得十分的不凡!

嗯,如果这头牛,只是看上半身的话,那倒也还说得过去。

可是!

再看看它下半身,云芷汐就忍不住抽了抽眼角,只觉得这东西简直不要太丑逼!

本来她以为,九婴就算长得很不好看的了,但贵在气势好,还算凶猛可装逼。

但是这头怪物怎么回事?居然只有一条牛腿?!

啧啧——

难道说它其余的腿是被砍掉了?

非也,非也。

云芷汐记得,这怪物是上古凶兽中,以雷为神通的一怪,名字叫做夔牛。

说来也奇怪,这上古的凶兽,因为祸害能力大,早就在上古被各方势力剿灭了,按理来说都是灭种的了。

可是云芷汐的运气真的是“太好”,先是遇到了九婴,如今还遇到了一头,明显活蹦乱跳的夔牛。

好吧,看到夔牛兄弟,云芷汐在识海里呼叫了九婴,想让它跟它上古时期的小伙伴——夔牛打了招呼,毕竟都是恶兽一族,应该交情还可以。

不想云芷汐这声招呼打下去,九婴的主魂却没有反应,像是入定了一般?根本是叫都叫不醒?!

“哞——”此时夔牛发出一道牛嘶声,刹那间!一片紫雷“轰隆”而下!

云芷汐心魂一惊,连忙是躲闪开来!这才是知道,她根本不是遭天谴,而是被这丑八怪劈下来的!

不过这丑牛的紫雷也真够可怕的,居然带着毁灭之力,直接比红狼的大招——寂灭之雷还牛掰!

而在躲闪之间,借着这一片紫雷之光,云芷汐清晰的看到,在这头夔牛的身上,被刻画着一道道玄奥的符文。

除此之外,在夔牛的脚下,还闪烁着一个散发着苍古气息的阵图。这阵图上有光影演化,就像斗转星移,显得十分的瑰丽。

“看起来,这头夔牛是被这座宝塔镇压住的。这宝塔的气息很强,还隐隐散着一丝宁和之气,恐怕是专门镇压凶兽的。”云芷汐沉吟之间,就猜测她呼叫九婴没反应,多半是因为这个宝塔的缘故。

料想定了下来,云芷汐悄悄的朝后退了退。

靠!

这可是活蹦乱跳的上古凶兽,可不是什么魂体。她更没有什么,克制夔牛的法宝,这要是被吸了过去……

云芷汐抹了抹额头,一把冷汗唰唰掉地。

喵了个咪的!

最近她遇到这种古兽的运气,简直不要太好!

九婴之后是金凤,金凤之后又出夔牛?!

这人生,当真是过得刺激得不行!

“你想跑?”可就在云芷汐挪动脚步的瞬间,人家夔牛丑大人发话了,那牛轰声,简直震耳欲聋,纵是云芷汐防御强悍,也被震的头晕目眩。

果然是——牛哄哄!

“嘿嘿,牛神大哥,我这不是怕打扰您嘛,这是您的地盘,小的不小心路过,就是要去打个酱油,咱现在就走,现在就走……”云芷汐打着哈哈,立即是运起了太极步,还等什么啊!跑啊!

这时候就算钻仙境里,出来之后还是在这头牛眼前,这丑牛年纪老了耗得起,可她还风华正茂的,可不想天天跟着头丑牛大眼瞪小眼。

“牛你娘!谁是你大哥,你乖乖过来给本尊吃,否则死得太难看,别怪本尊没提醒你。”夔牛面色不屑,明显对于云芷汐的拉关系毫不买账。甚至对于她要偷溜的小动作,也完全不放在眼里。

闻言,云芷汐心里就嘀咕骂道:特喵的,就你长的这熊样,我叫你一声大哥,都感觉无言面对云家堡的兄长们,你居然还嫌弃?

不过想过想,云芷汐在运气太极步时,已经是拔出了三叉戟,坐以待毙什么的,可不是她的作风,说什么也要拼上一把。光逃肯定是逃不了的,先打了趁乱跑吧!

夔牛看到云芷汐的武器,眼中的不屑之色更浓,口气更是嘲讽道:“就你这等弱鸡实力,还想要在本尊面前耍大刀,简直不知所谓。要不是你身有雷属性,又带金凤族的血息,吞了可助本尊破开这座鬼塔,本尊都嫌吃了不够塞牙缝。”

听到这里云芷汐才知道,原来是因为金凤之魂,才引来的杀身之祸。这让她只觉得,这资质太天才,也成了香饽饽。

说什么她是绝佳煞体,九婴喜欢;说什么她拥凤息之身,金凤喜欢;说什么拥有金凤血息,夔牛喜欢……

靠!

都想吃她!

吃个屁!

想都别想!

那时候,云芷汐手中三叉戟化,镇天三式第一式——裂山河!出!

然而就在云芷汐蓄势而发,三叉戟银龙之魂绽之间!

那夔牛巨口一张,一股恐怖的吸力,就直接卷响了云芷汐!

“小弱鸡太活泼,本来还想养两天,调整一下再吃,现在看来还是先吞了,免得跳来跳去碍眼。”夔牛说话间,大牛嘴一合,直接将云芷汐吸了进去!

那时裂山河的威力都还没来得及爆发,云芷汐整个人就被夔牛吸进了嘴里!那速度,简直不要太快!

刹那间,云芷汐只觉得有铺天盖地的恶臭味,从夔牛的嘴巴里喷出来,简直要把她熏死。还不等她适应一下,她整个人就顺着夔牛散着恶臭的唾液,直接被吞到了牛肚子里。

一片跳蹦极般的急速下堕感随之而来,接着她就随着被恶臭的牛唾液,给咽到了一片宽阔的地界,这一道差点没把她荡得隔夜饭都吐出来。

紧接着,一片蕴含恐怖腐蚀之力的液体,又直接扑在她身上!惊得被熏得不行的云芷汐,连忙本能的屏起了一层火焰。

而当天灵火起,那片蕴含腐蚀之力的液体,就被烧得滋滋作响,然后化成烟雾的散开了。显然夔牛的这些消化液,还消化不了天灵火。

“呕——”云芷汐狂吐了一阵,隔夜饭这回真吐出来了。

“靠,这夔牛长得丑就算了,身体里还这么臭,差点没把我熏死。”云芷汐连忙用灵湖之水,给自己刷了个澡,再重新穿上一身红衣。

在调了息之后,大致恢复了被熏掉的半条命,云芷汐这才查看了一下四周。此刻她很显然是被夔牛吞到了肚子里,按照正常的牛器官来说,她应该在它的胃部。

“这些脑残的古兽,老想来吞我,也不想想本小姐是那么容易消化的么?”云芷汐走了一圈,唇角勾起了一抹残笑,身上的天灵火大胜,外放出一片炎炎烈火!

她能察觉到,这头夔牛的脏腑防御,并不是特别好。想来这么多年的镇压生涯,已将它巅峰的实力消磨了不少,尤其是最脆弱的脏腑。

夔牛又没调整好状态,就随随便便的将云芷汐吞了,这下可好了,脏腑状态不解的它,怎么可能消化得了云芷汐这“顽石”。

这时候云芷汐发飙放火!

这头夔牛立即就感到了胃痛!而且还越来越痛!

卧槽!

胃好痛!

怎么回事?!

消化不良?!

可是不对啊!不就是吞了一只小弱鸡么,怎么会消化不良?!

“呕——”夔牛觉得胃好难受,它想要反刍食物,看看到底怎么回事,可是它这一反刍……

“轰——”直接反刍出了一片火!

熊熊的天灵火,从夔牛的嘴巴里被喷出来,直接把它自己吓尿了!

卧槽!

怎么回事?它怎么多了喷火神通?!

可是不对啊,它只会打雷的啊!

“嗷——”这时候夔牛觉得胃更痛了,简直痛得要死了!痛得它都脚跪地打滚的哀嚎了,简直痛死了!痛得它不要不要的!

而那时候,云芷汐正在夔牛的肚子里纵火,纵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烧完了牛胃,接着烧脏腑心肺,再去捣鼓肾脏什么的,该烧的全烧了!

让你吃吃吃!看不烧烧烧死你!

等将夔牛肚子里,都变成天灵火的海洋,云芷汐才停止了纵火,接着她重新拿出三叉戟,想要戳开这牛肚子出去。

反正看着情况,这头丑牛肯定是活不成了,五脏六腑全被天灵火烧了,她就不信它还能活。

然而三叉戟出,却无法戳破夔牛的肚皮?!

“喵了个咪的!这牛皮也太牛逼了,居然帝兵都戳不破!这要怎么搞?没道理被困在牛肚子里吧?”云芷汐郁闷了。然后她郁闷的想起,这夔牛最牛掰的,除了它的雷力,就是一身牛皮非常坚韧,乃是制鼓器的绝佳之物!

“难道要从牛嘴巴重新出去?”云芷汐想了这个问题,觉得有点不可行。万一出去之后,这夔牛真的没有死,那她不是直接送上去被咬么?

“难道……”这牛吞下来一个进口,当然也有一个排泄口……

可是……

然而……

但是……

在天人交战了一会会后,云芷汐表示——小命更重要!

等到云芷汐从夔牛的某个部位放出一片火,然后爬出来的时候,她绝色的俏脸上,呈现出一脸便秘色。

“特喵的,阳关道独木桥走多了,这种门还真是第一次走!幸好这丑牛被镇压在这里,应该很多年没进食,倒是比它的嘴巴气味还好些。”云芷汐抖了抖身,只觉得一阵恶寒。

“不过还好,总算没葬身在牛肚子里,看起来应该也能出去了。”云芷汐呢喃着站起了身,看到身后这头丑牛已经摊在了地上。

“这身牛皮不要浪费,剥下来可是好东西。”云芷汐说话间,已经是挥舞着小匕首,准备大干一场了。

因为牛皮坚硬,要剥皮绝对是一件很难办的时候。最后思考之下,她决定将夔牛烧干了,这样只剩下牛皮后,要收走比较方便。

想定了方案,云芷汐走到夔牛的嘴边,准备给它再灌入一些天灵火,把它体内的血肉什么都烧干,顺带还能提炼点精血什么的。

可就在她屏息走近牛嘴的时间!

------题外话------

嗷呜!亲爱滴们月票不要停,月底啦!月底啦!都给本座吧!有评价票的,记得勾了五星再投,也就是经典必看选项嗷!不愿意投这个选项的,可以留着给别的更喜欢的文,去投这个五星嗷!

感谢榜在留言区,谢谢亲爱滴们的支持!简直不要太给力!如此本座虽然写到三更半夜,也是值得了!谢谢支持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