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六十章 官家老爷(三)

萧大同原本还担心着崔乐蓉会不会说出啥不得体的话来,可现在听到这话之后萧大同也觉得有些萧易家的媳妇果真是个得体的,而且这话说的也是让人觉得舒服的很,这事儿要是能成,那肯定对于他们杨树村来说那也是个好事儿啊,他这个里正那就更加有面子了。

徐瑾之听到崔乐蓉这话的时候也很满意的,果真还是大户人家出来的,懂的分寸也十分的懂规矩,而且进退得宜,光是听着也是让人觉得不会觉得有任何的反感,倒是觉得这妇人也是十分有见地的。

徐瑾之对于这样的人还是有几分的欣赏的,倒也的确觉得今日自己来了这么一着还是十分有用的。

“快到午饭的时间了,大人要不就留下吃个午饭?”萧大同看了看天色也觉得不早了,也该是到时候吃午饭的时间了,他也是希望着县令大人能够在村子里面多呆上一会。

“这就不用了吧,我今日来也就是来看看,我倒是对那稻田还是有几分的兴趣,不如让萧易兄弟领着我去看看吧。”徐瑾之道,“我对于养鱼的事情还是有几分的兴趣的,其中肯定也是有几分的诀窍在,萧易兄弟应该不会介意吧?这些事情能同我说么?”

“可以啊,这也没啥不能说的。”萧易道,他们家干这事儿的时候就从来没有想着要瞒着人的,做出成果来肯定也是一群人要来问的,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有藏着掖着,现在面对着县令他也没啥觉得可隐瞒的,再说了现在当着里正的面就算他说不乐意里正也会逼着自己同意的,毕竟眼前这人可不是平常人而是县令呢。而且萧易对于这个县令那也是有几分的好感的,从他刚刚的样子来看也是个为百姓着想的,这样的官老爷也是让人觉得十分的高兴。

“我看这样吧,等到萧易领着大人去看了之后回来肯定也是迟了,今日家里头准备了一些个野菜,要是大人不嫌弃的话就在我们家里头吃了吧,就是一些个不值钱的东西而已。”崔乐蓉道了一句,“大人今日来也是想体验一下民生,那请大人吃一顿我们这些个乡人的饭也是应当的。”

崔乐蓉也看的出来这徐县令也算是个清官,从那言语之上也可以看的出来这人是真想为百姓做点实事的,这样的人也算是难得一见了,再加上萧大同那一双眼睛里头盛满的都是期待,让崔乐蓉也忍不住开了口。

“是吗?”徐瑾之听到崔乐蓉这话倒是觉得这人话里面还是有几分的意思,这是打算让他看看寻常百姓家里头是如何过日子吃的是什么这才能够更能体会百姓的日子么?他想了想,现在时辰也的确是不早了,回到县城也还得有一段时间,他想了想道,“那就麻烦萧家嫂子了。”

听到徐瑾之这么说了之后,萧大同也是高兴的很,心中也有几分的小激动。

等到萧易领着人走了之后,萧大同还高兴的很呢,他看着崔乐蓉,觉得这人那可真是个带旺的,想想娶了这个女人之后的萧易日子是越过越好了,现在又来了一个县令,这日子过的,他这个里正的脸上也都是光了啊。

“萧易媳妇啊,你家现在有个啥菜啊,要是菜不够,到时候上我家拿点去,可得让县令大人吃好喝好才成!”萧大同急忙道。

能让县令留下来吃饭那可是个大事儿,可不能家里头啥菜也没有的不是,这传出去到时候得多丢人呢,必须得做点好吃的。

“里正,咱们要是大鱼大肉地给县令把菜给做了,你信不信到时候县令往后都不会来第三次了?”崔乐蓉看着里正道,她见里正露出不解的神情紧忙道,“你想啊,县令这一次来了咱们这里是为了个啥,还不是为了瞅瞅咱们乡下人家的日子过的是咋样的,你想咱们乡下人家能吃得上每顿都是大鱼大肉的吗?咱们这菜要是做了上去,那县令大人一看就知道咱们这是为了人特地给做的,你看县令大人来一次也不容易,主要还不是为了咱们这些个老百姓们,想着看看咱们这些个老百姓到底过的是个啥日子吃的是个啥菜的,所以啊,我们就依着往常的时候做的那些个饭菜来就成了,这要是做的多了,那就过了!”

萧大同一听崔乐蓉这话,仔细想了想也是觉得自己刚刚想差了,觉得县令大人来了那肯定是要好酒好菜给招呼着的,却不想县令来是为了个啥事儿的,要是真按照自己刚刚所想的那样办了,那到时候县令还真有可能不会再来第三次了。

“你说的对!我咋地就糊涂了呢!”萧大同猛地一拍大腿道,“我看县令大人那般地为了咱们老百姓着想基本上也不会在意那些个虚头巴脑的事情的,真要是按照我那想着的办了,那才叫真是好心办坏事了么。那萧易家的,你这是打算给做点啥?”

“今天有新鲜弄来的马齿苋和马兰头,这马齿苋就凉拌一下,马兰头就炒了冬天里头腌的腊肉,然后再做个韭菜炒鸡蛋,现在这韭菜也嫩的很,之前我和萧易上省城的时候还买了点海带,做个海带丝,然后弄个紫菜汤,我看也就差不多了。这样也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坏的,到时候县令大人应该也不会觉得咱们这是为了他特地做的,这饭就是寻常的大米加了糙米,再贴两个玉米饼子,叔你看咋样?”崔乐蓉想了想道,这样的菜色要是在那些个大户人家那肯定是上不了台面的,但在他们这些个乡下人眼中那也可算是十分不错的席面了,毕竟自家吃么,大多还都是没啥油水的。

萧大同想了想道:“中!萧易家的你是个有分寸的人,就依着你这说的。”

“唉,叔,一会你也留下来一次吃吧,要是没有你作陪,就萧易一个人的我怕他也掌控不了场面,你是咱们这儿的里正有你在我们也能够安心一些。”崔乐蓉道,“把太公也给请来,太公也是村上辈分最高的么,少了太公和叔你就有些不像话了。”

萧大同听到崔乐蓉这话,那心中可算是一个叫高兴的,他也不好意思提这件事情,虽然心里面也是想的很,果真萧易家的在这事上那叫一个懂的,这么会办事的一个人那也算是难得了,也该她能干。

“那咋好意思咧。”萧大同咧着嘴笑了。

“这有啥的啊,不说县令在不在的事情吧,就是平常遇上叔了你在我家吃个饭啥的,这也没啥不对的对吧?只是今天凑巧叔你在了,就一起吃个饭。”崔乐蓉道,“叔我也不和你说啥了,我再去淘点米准备做菜做饭去了,要不一会可得来不及了。”

“去去去,我去瞅瞅人去一会把太公给请了来,你可忙的过来?要是忙不过来的话我找了人来帮你忙去?”萧大同道。

“忙得过来,叔你只管去吧。”崔乐蓉招呼了一声就往着厨房里头走。

萧大同听到崔乐蓉这么说他也就不勉强了,干脆地就一溜小跑地出了门往着那田边去了。

出了门之后萧易也是带着县令往着田边走,既然县令说是对田有兴趣,他也是个老实巴交的就直接带着人往着田边带,别的地方也不转悠,那老实的样子就连徐瑾之看着也都觉得这汉子也的确是个过分憨厚的。

“我昨天来的时候也是看了看的,就是多少还是有些不明白,你这稻田里头既是要养鱼的话,那养了就成,怎么还挖深了呢?”徐瑾之指着那鱼沟鱼道问道。

“这不是给鱼留出游的道么,要是不给鱼留出道来,到时候谷子熟了到时候干田的时候那可咋整,鱼可不得要干死了么!”萧易一边说着一边指着那鱼沟,“大人你看这鱼沟,挖的比较深。到时候就算是把田里头的水放了用来割稻,到时候把鱼拦在鱼沟里头也不会缺了水,然后等到第二回插秧了之后再给放了出来就成。”

徐瑾之点了点头,原本他还不怎么明白,但现在听到萧易这么一说之后也算是懂了,看来这一家人对于如何稻田养鱼这事儿也算是想了很久了,这考虑的事情也算是考虑的比较全面的,能够做到这个份上也算是不错了。

“我们也想好了,到时候弄点竹子或是啥的做成排,往着田里头一插,也就能够把鱼给拦着了。虽是麻烦了点,但也还能成的。还有这田里面不是还会有田螺啥的么,到时候家里面要是有鸭子,也能摸了拿去给了鸭子吃,鸭子吃了这玩意长肉也快。”萧易道,“之前犁田的时候还有不少的泥鳅黄鳝啥的,我媳妇做的那鳝丝还有那清炖泥鳅汤可不错了,田里面还留了好一些泥鳅做种呢,县令要是再晚个把月的时候再来的话,到时候弄点泥鳅让你尝尝我媳妇的手艺,那泥鳅炖汤可鲜了。”

萧易说着自己也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当初吃的时候几乎是没把他那舌头都给吞下去,原本以为这玩意不咋地呢,可等到喝到汤的时候那叫一个鲜甜。

徐瑾之听着萧易所说的,他也忍不住笑了,能够感受到这个汉子浓浓的质朴的气息还有对自家媳妇的中意迎面而来。

“萧易兄弟你媳妇还挺能干的呢!”徐瑾之道。

“恩,我媳妇可能干了,厨艺又好,还懂医术,也有不少的想法,人家都说我这是上辈子积福了才会讨了这么一个媳妇,我也是这样想的。”萧易笑得格外的得意,“我们前一段时间还弄了一些荒地开了荒种了不少的果树,现在也已经有零星的桃花开了,等再过一段时间的时候那开的就更多了,往后这日子也会越来越好过的。”

徐瑾之看着那对生活充满着期待的萧易,倒也能够明白这人的想法,他这日子也没啥操心的,也没有那么多的烦心事唯一要操心的也就是田地里头的那些个收成,算得上这日子也过的逍遥了。

“萧易兄弟,你倒是个看得开的。”徐瑾之道,“你是打算一直都在村子里头过日子?就不想着到外头去看看?”

“我打小就是这么大的,在没讨了我媳妇之前,我是住在我家旁边那小木屋里头,那小木屋还是我自个亲手搭的呢,搭了那个木屋的时候我就想着得攒点钱弄点田地,于是就给自己开了一小片的菜园子和一亩薄地,也是找着活计想的是把日子过下去,总不能长了那么大把自己给饿死了不是?后来有了我媳妇,也有了新房子,新的田地,大人你说去外头看看,外头我也去了,像是省城我也和我媳妇两个人去过的,在哪里买点东西这花的钱特别的快,就我现在挣的钱也不能在省城里头买个宅子过日子的不是?用我媳妇的话说居省城大不易,更别说像是京城那样的地方了,我就想着吧,这饭要一口一口吃,这路也得一步一步走,现在我觉得住在杨树村里头也没啥不好的。虽然有时候也会有一些个烦心事的发生,但到底也还是高兴的事情比烦心事的时候要来的多,而且也是我现在能过的好好的地方,人也是要知足常乐的,如果去别的地方能过的更好,那肯定是会去的,要是不能的话,那也没有必要逼着自己一定要去。”

萧易想了想,就现在自己也没认几个字呢,就算是去了别的地方干的活计不也是和现在在杨树村上差不多么,就算要走也不是现在走啊,他这钱也没攒多少呢。

“而且不怕大人你笑话,我也不怎么认字,现在正跟着我媳妇学认字呢,或许等到那一日我这认了不少字了,也有往外走的本钱了,我就会和我媳妇走出杨树村去外头看看了,我这自己吃了苦倒是不要紧的,总不能叫我媳妇吃了苦啊,她这样的人原本嫁给我就挺委屈的了,哪能让她再跟着受苦呢!作为一个男人咋能干出这种事情来呢。”

徐瑾之看着萧易,这种话也还是他头一次听着一个男人用那么质朴的言语说着这种话,这让他忍不住就想起自家那大宅院,忍不住就叹了一口气,果真还是在乡下过日子的男人好一些,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萧易见徐瑾之不说话,他自然也是不说话的,他也觉得自己在这个县令的面前说的也已经算是不少了,他刚刚那些个话说完了之后还仔细地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是没有说错啥话的,这样一想之后就觉得自己心里面也安心了不少,反正她媳妇也说了真要是在县令大人的面前说错点啥问题也不大,毕竟他们只是个升斗小民而已,县令要忙的事情那么的多哪里还有什么时间来计较他们有没有说错话这种事情。萧易自是觉得自家媳妇所说的话那也是十分有道理的,的确,像他这种大字都不认得几个的人,县令基本上也不会在意自己这话说的得体还是不得体的。

徐瑾之到杨树村的动静虽不能算是太大,但村子上不少的人那也是都瞧见了那马车的,在村子里头能有个牛车就算是个不错了,要是谁家有了马车,那肯定是独一份的事情。

马车率先到了萧大同家,然后萧大同领着就到了萧易家里头去了,这还不明摆着是等了一早上都没来的县令大人来了么!这事儿一下子就在村子里头炸开了窝,原本还以为县令大人不来了,可现在看到县令大人来了,一个一个那眉眼都是高兴的厉害。

村子里头关注着这事的人不少,也都瞅着呢,只是胆子都不够大,不敢上了萧易家里头去看人,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县令就是个了不得大官了,吃罪不起,可这不敢明晃晃地找着,但一瞅见人在田埂边了之后,那叫一个高兴的,时不时地经过溜达上一圈,偷偷摸摸地瞅瞅那县令,看到那县令大人的时候还是不免地有几分的感慨,觉得这大人可真是够年轻的,而且长得还是十分的好看,那和他们这些人都是天差地别的厉害呢,完全就像是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少爷一般。

徐瑾之也看出来了经过自己身边那来来回回的村人,那一个一个眼神瞅着自己,带着几分的好奇却又不敢太靠近的样子,倒是让他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极了,感觉自己在他们的眼中就像是一处好戏似的,光是被看着也都觉得自己身上有点毛毛的。

“老哥,现在还在忙着地头上的事情呢?”徐瑾之也不是个坐以待毙的人,他朝着其中的一个人打了一声招呼道。

那人也是没有想到这堂堂的县令竟然会和自己打了招呼,而且这说话的语气也还是这般的和气,那人震惊了一下,倒是一下子楞在了原地,等缓过神来的时候就是想着给徐瑾之给跪下了,但他这下跪的动作也就微微一弯曲,徐瑾之就上前了两步忙道:“老哥,这是做啥呢?”

“大人,我……”那人也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原本就是个嘴笨的,现在面对着这样的人物整个人脑袋都是空的,更加说不上话来了。

“老哥别紧张,我这也不过就是来村子里头看看了解了解情况而已,不需要行这么大的礼数,只当我是个寻常上门来做客的人就成了。”徐瑾之道,他的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看在众人的眼中那也可算是十分的亲切了,正是因为这样的亲切反而是更加的让人是不知所措起来,毕竟眼前的人不管咋说都是个官啊。

“大人啊,咱们村子上的人也没瞧见过您这样的大人物,所以就有些好奇,你可别恼。”萧大同也匆匆忙忙地赶过来了,一瞧见那四周的人就已经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嘿,这些个怂犊子,有脸看咋地就没那点本事在人面前说道说道,一个一个瞧那怂样,真是丢死个人了,咋地就能够干出这种熊事来呢!

“这有什么可恼的,乡亲们也是挺和善的。”徐瑾之当然不会因为这么一点小事情而恼怒,甚至他还十分有兴致地跟着人去瞧了犁田,还有一家买到了猪血的人家捞起稻草扎的样子来,也算是在村子里头混了个脸熟了。

村子里头的人也都知道这人不是旁人是县令大人,也都由着人看着,一个一个的脸上也都还带着几分的笑脸,甚至在看到县令那样和善的情况下还大了几分胆子邀了人在自家吃饭啥的。

徐瑾之也是谢过了人,没有答应下来,倒是跟在一旁的萧大同说了县令是要在萧易家吃午饭,萧易媳妇也已经在准备了。

村子里头的人听到这事之后也没有反对,毕竟原本县令来也是冲着那两口子过来的,现在留在萧易家里头吃饭那也算是个正常的,倒是还有几个热情的人家还想着从自家里头抓只鸡过去添个菜啥的,那热情的让徐瑾之也是有些受不住,最后只好是谢了人这鸡是半点也不肯收下的。

萧大同也被崔乐蓉说了那一通之后有些明了了,要是搁在之前没被说的时候他可能还不懂说不定还真的可能会把这一只鸡给收下了添个菜啥的,别说是别人家的鸡了,就算自家里头抓个两只也是不心疼的,可在被崔乐蓉说了之后,他也明白对待这徐大人的时候恭敬那肯定少不了的,但也不能太过铺张。

“杀啥鸡呢,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就算是杀鸡也是来不及了啊,”萧大同冲着人道,“成了成了,大人这一次来也就是来瞅瞅咱们这儿的情况,咱们这么干那么做的,不是让大人也难做么,就咱这样干了,大人哪里还好意思往后再来的?”

萧大同这话一说出来那些个要拿菜拿鸡拿鸭的人也都一下子消停了下来,他们还想着县令大人往后再来的呢,要是把人给吓跑了,那可咋整?

徐瑾之听着萧大同这话也是露出了个笑容来道:“是啊乡亲们也不需要这样的麻烦,我也就是看看大家伙的生活,看看有什么需要帮手的地方。”

徐瑾之这话也是说到了大家伙的心坎里头去了,看着这县令也是觉得到底是父母官呢,这样地关怀着老百姓的日子。

------题外话------

十点钟的时候被基友拖住聊了一个小时的天,原本我剩下的稿子能写到一万字的TAT明天尽量多更新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