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13章 真假哥哥!

“啊,两个哥哥?”

此时此刻,整个卧室里,都是陆吉祥惊讶的声音。

她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因为站在她面前的,是两个一模一样的陆荣景!

噢不,准确的说,一个是真陆荣景,一个是假陆荣景。

“他是冷铮。”

陆荣景抱着她,指着门口的男人,解释道:“我的孪生弟弟。”

陆吉祥的嘴巴张得大大的。

冷铮是陆荣景的弟弟?

艾玛,惊天动地的大新闻啊!

“被吓着了?”

陆荣景看着她,笑得宠溺:“别害怕,我们两个还是很好分辨的。”

陆吉祥闻言,不由得抬起脑袋,目光盯着眼前的男人。

她仔细的左右看了看,最后才说道:“是好分辨。”

陆荣景的笑容是温暖的,而那个冷铮根本就不会笑,完全就是一块千年寒冰!

“乖!”

陆荣景见她的表情呆萌,心中早已柔软一片,大手温柔的揉了揉女孩儿的小脑袋,满腔思念犹如潮水涌来,令他感受到了强烈的幸福感。

“哥……”

陆吉祥看着他,眼眶泛红,泫然欲泣:“你可真狠心,害得我为你担心了这么久,你知不知道大家为你流了多少眼泪?”

“对不起。”陆荣景叹气,大手紧紧的握着女孩儿没有输液的那只手,郑重道:“哥给你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让你担心了,好不好?”

陆吉祥点头。

“你要记住你的话。”

“嗯。”陆荣景笑了起来。

陆吉祥张了嘴,正要说话,门口那里忽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关门声。

冷铮摔门离去。

“真没礼貌!”

陆吉祥转头盯着门口方向,嘴里嘀咕道。

陆荣景顺着她的视线望去,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其实,从小到大,他一直就知道自己还有个弟弟,作为双生子,他们从小就能感受到彼此的存在。

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在很多时候,他都能感受到冷铮的内心情绪。

比如今天,他感受到了冷铮的愤怒。

可是,他在愤怒什么?

“哥,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另一边,陆吉祥的声音传了过来,语气里有埋怨。

陆荣景回过神。

“你说什么?”

他低了头,含笑望着她。

陆吉祥气得瞪起眼,说道:“我说,我还没有吃饭,你去帮我把桌上的米粥端过来。”

“好!”

陆荣景应道,从床边站了起来。

他将米粥端了过来,并细心的问道:“要我喂吗?”

陆吉祥脸红了一下,轻轻摇头:“算了,我还是自己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陆荣景只是笑,没有说话。

他坐在床边,手里端着碗,示意陆吉祥自己拿着勺子吃。

陆吉祥拿起勺子,尝了一口米粥,眼中有光:“哇,是糯米熬的粥,真好吃。”

说完,立马开始大快朵颐。

陆荣景由始至终都是纵容着她。

吃过了食物以后,陆吉祥也输完了液,拔完了针,她开始犯困,倒在床上闭了眼。

临睡之前,她还不忘再三嘱咐陆荣景:“哥,你别走啊,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和你说的,不过我现在太困了,我们明天再说吧,好不好?”

“好,你睡吧。”

陆荣景温柔的应道,替她掖好被子。

陆吉祥‘嗯’了一声,实在是抵不住浓浓困意,很快进入了睡梦中。

殊不知,在她睡着了以后,陆荣景一直坐在床边看了好久。

到了最后,男人实在是忍耐不住,这才轻轻的俯了身,目光盯着那花瓣般的红唇,动作迟疑了一下,撩开她的刘海,在她白皙的额头上落了吻。

“晚安,我的女孩。”

陆荣景轻声呢喃,悄无声息的从床边离开。

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

……

次日清晨。

陆吉祥起床以后,急急忙忙的就往卧室外走。

“哥!哥!”

她一边走,一边大喊。

“我在这里。”

楼下传来陆荣景的声音。

陆吉祥闻言,赶紧往楼下跑。

她才刚走完最后一步楼梯,正好撞进了陆荣景的怀里。

“怎么了?”

陆荣景扶着她的手臂,担忧的看着她。

陆吉祥的脸上是惊恐不安的表情。

“你是谁?”

她出声问道:“是我哥,还是冷铮?”

“我是哥哥。”陆荣景好脾气的答道。

陆吉祥有些不相信,目光狐疑的看着他。

“睡糊涂了?”

陆荣景笑了起来,抬手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瓜。

“呼……”陆吉祥舒了口气,终于放下心:“原来我真的没有做梦啊!”

不知为何,当听到女孩儿的这句话时,陆荣景的心里有些难受。

“吉祥,对不起,哥以后再也不会让你担心了,相信哥,好吗?”他看着她说道。

陆吉祥瞄他一眼,说道:“这句话你昨天就说过了。”

陆荣景有些无奈:“我是认真的。”

“好吧。”

陆吉祥点头。

陆荣景拉着她进了餐厅。

意外的是,冷铮也在,他在看报纸,面前依旧是咖啡。

陆吉祥看了一眼,不屑的哼了声儿。

“哥,我们的早餐是什么?”她故意问得很大声。

“豆浆油条。”陆荣景答道,将一碗盛好的豆浆放到她的面前,边道:“先喝口豆浆,然后再吃东西。”

“好。”

陆吉祥端起碗。

不过,她没有急着喝,而是问了句:“放糖了吗?”

“放了很多。”陆荣景答道,一边摇头:“迟早要长蛀牙!”

啊,真的是哥哥!

陆吉祥的心里美滋滋的,端着豆浆喝了一大口。

陆荣景拿起筷子,将油条夹到她面前的盘子里。

“港城的油条和首都的不大一样,不知道你吃不吃得惯。”

陆吉祥咬了一口,方才道:“还行吧。”

陆荣景这才放了心。

很快,整个餐厅里变得安静起来,三个人都在各自吃着自己的。

陆吉祥是真饿了,昨天就只喝了一碗米粥,她现在急需补充能量。

“对了,还有米粥吗?”

她忽然开口问道。

另一边,冷铮翻阅报纸的动作顿住。

陆荣景抬了头。

他微微皱眉:“米粥?”

“就是昨天晚上吃的那个。”陆吉祥笑了起来,半点也不害臊:“那个也好吃,我还想吃。”

陆荣景没说话。

“哥?”陆吉祥奇怪的看着他。

“我也不知道。”陆荣景开了口,看向对面的冷铮:“你得问他。”

顺着他的话,陆吉祥转了头,目光转向冷铮。

她张了嘴,不过,最后又闭上了。

“算了,不吃了。”

她低了头,继续喝豆浆。

冷铮放下手中的报纸,起身走出餐厅。

由始至终,他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吃过了早餐以后,陆吉祥上楼换衣服,而陆荣景则是最后一个走出餐厅的,看着女孩儿餐盘里剩下的半根油条,他无奈的摇头。

佣人走了过来,开始收拾餐具。

陆荣景本来要离开,但他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问了句:“昨晚的米粥是怎么做的?”

“什么?”

佣人急忙的转过身,恭敬的看着他,有些诚惶诚恐。

陆荣景示意她不用害怕,耐心的又重复了一遍问题。

“昨晚的米粥不是我做的。”佣人摇了头,用着粤语答道:“是冷哥亲手做的。”

陆荣景愣住。

片刻,他挥了手:“没事了,你忙吧。”

说完,他转身往外走。

以前读大学的时候,他曾看过有关孪生子方面的书籍,那时是因为好奇,他知道自己有个孪生弟弟,却从未见到过他,所以想从书本上了解一些。

他记得书上曾说过,因为孪生子之间存有心灵感应,所以在很多时候,孪生的兄弟或者姐妹都有可能同时喜欢上一个人!

冷铮他该不会是……

陆荣景不敢往下想。

而另一边。

陆吉祥换好了衣服以后,重新下了楼。

她在客厅里看到了陆荣景。

“哥!”

她出声唤道,兴高采烈的跑到他的身边落座。

她主动的挽住他的手臂,继续说道:“你带我出门吧,好不好?”

陆荣景转头看着她。

他脸上的表情平静,声音很沉:“出门做什么?”

“逛街呀!”陆吉祥答道,末了,又补充一句:“对了,我还要给家里打个电话,哥,你是不知道,我是被廖易风给绑过来的,那个男人太坏了,居然逼着我叫他爸爸,还把我送给了冷铮!不过,最可恶的还是冷铮,他不但不准我打电话,还威胁我!”

“吉祥?”

突然,身后传来男人的声音。

陆吉祥一怔。

她慢慢的转过头,目光看着不远处的冷铮。

不对!

她倏地转过头,重新看向自己身边的男人,戒备道:“你是我哥,还是冷铮?”

“你觉得呢?”

他面无表情:“我什么时候威胁过你?”

“啊!”

陆吉祥怪叫,赶紧松了手。

她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一副视他如瘟疫的模样。

冷铮沉了脸。

“妈呀,我认错人了!”

她赶紧跑到了陆荣景的身后,拽着他的大手。

陆荣景笑着反握住她的手,说道:“还是这么冒冒失失的!”

陆吉祥没说话,悄悄地看了眼客厅沙发上的冷铮。

奇怪的是,冷铮还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前方电视机里的新闻已经变成了广告,但也没见他换台,反而看得还挺入迷的。

广告有什么好看的?

“你不是要出门吗?”陆荣景看着她,开口道:“还要不要走了?”

“走!”

陆吉祥点头。

陆荣景没再说什么,拉着人往外走。

“不要让她打电话。”

两人才刚走门口,冷铮的声音飘了出来。

陆吉祥有些火大。

“凭什么不让我打电话?”她反唇相讥,大概是因为有了陆荣景这个靠山,她的胆子大了很多:“冷铮,你自己是变态,难道要别人也跟着你变态吗?”

“吉祥。”

陆荣景皱了眉。

“哼!”

陆吉祥甩开他的手,提步往外走。

“吉祥……”

陆荣景追了出去。

一边是自己心爱的女孩,一边是自己的亲弟弟,哪边都让他很为难。

陆吉祥生气是有原因的。

她来港城已有四天了,如果她再不想办法联系外界,依着她对宋锦丞的了解,首都那边怕是要翻了天!

当然了,陆吉祥并不知道的是,首都那边并没有翻天,而青龙会里却要翻天了。

这会儿,阿狼已经召集了所有人,正在紧急搬运着藏匿在郊区旧仓库里的货物,最近不知道为什么,警署那帮人盯得特别严厉,几乎到了廖易风走到哪里都有人跟着的地步,而据他在警署里的内线所说,好像是上边来了什么人,正在给港城最高行政长官施压,所有人都没办法,只好一直紧盯着廖易风!

阿狼还挺奇怪的。

港城那么大,为什么对方偏要死盯着三爷?

……

陆荣景的座驾是一辆低调的宝蓝色雷克萨斯,从两人坐进车里开始,谁也不曾主动说话。

陆吉祥扭头盯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会儿,陆荣景主动的开口认输:“吉祥,我们才刚见面,不吵架好不好?”

“我没有。”

陆吉祥答道,还是没有看他。

陆荣景了解她,如果不是因为生气,她早就冲着自己笑了。

“你想去哪?”

他继续问道。

“随便。”陆吉祥的反应很冷淡。

陆荣景叹了口气。

他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吉祥,我不会不让你打电话的,这是我的手机,你现在想打给谁都可以,不生气了,好不好?”

“真的?”

果不其然,女孩儿听到他的这句话以后,立刻转过了脑袋,两眼冒光的看着他。

陆荣景将手中的方向盘一转,直接将轿车停靠到了马路边。

“哥以前骗过你吗?”

他笔直的看着女孩儿的双眼,沉声问道。

“没有。”陆吉祥摇头。

陆荣景缓了表情。

他将手机掏了出来,递向陆吉祥:“打吧。”

陆吉祥笑着接了过来,一边道:“还是哥好,比那个冷铮好太多了,真是不明白,你们两个明明就是亲兄弟嘛,为什么就差得这么远呢?”

“从小的成长环境不一样,所以性格不同。”陆荣景淡道:“吉祥,以后不要再像刚才那样和冷铮说话,因为他也是你的哥哥,记住了吗?”

“切。”

陆吉祥哼了一声,不答应,低着脑袋输着手机号。

“吉祥?”陆荣景皱眉。

“我知道啦。”女孩儿头也没抬的答了句,她将手机放到耳边,示意陆荣景噤声。

陆荣景叹了口气。

陆吉祥拿着手机等了一会儿,当听到里面传来的机械女声以后,不禁嘀咕道:“咦,怎么打不通?”

“你给谁打?”

陆荣景问道。

“宋锦丞啊!”陆吉祥没在意的答道,一边低着脑袋,重新输着手机号。

然而,下一刻,她手中的手机忽然被人夺走。

“干嘛?”

陆吉祥抬起脑袋,不解的看着男人。

陆荣景皱着眉,看着女孩儿的目光很微妙。

“待会儿再打。”

他这样说道。

“为什么?”陆吉祥不乐意,伸手想去夺手机。

可惜,她根本就不是陆荣景的对手。

“哥!”

陆吉祥急得大叫一声:“你把手机给我!”

陆荣景冷了脸。

“我说了,待会儿再打!”他亦不让步。

陆吉祥气急败坏的看着他:“为什么要待会儿?哥,你说话不算数!”

陆荣景沉默的看着她。

每一次,只要她犯了错,陆荣景都舍不得骂她打她,但是会这么一定看着她,直到她低头认错。

陆吉祥抓狂得很,她郁闷无比:“我只是想打个电话而已,为什么你们都不让我如意?”

“我不能暴露自己。”

陆荣景忽然开了口。

“哎?”陆吉祥瞪大眼,好奇的看着他:“哥,你说什么?不能暴露自己?啊,对了,你还没给我说呢,你为什么会来港城啊?你不是去了南方吗?”

“此事说来话长。”

“哎呀,那就长话短说!”

“吉祥。”陆荣景看着她,眼神儿渐渐变得柔软:“我一直都以为,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见到你了,也许是老天爷想给我一次机会,所以才会让你来港城。”

“……”

说真的,陆吉祥没听懂他到底想表达什么。

“你觉得港城怎么样?”陆荣景问道。

陆吉祥点头:“还好吧。”

“这里很美。”陆荣景慢慢的说道:“港城靠海很近,如果是住在山上的别墅区里,不但空气好,而且每天都能看到太阳从大海的另一头缓缓升起,简直就像是一个世外桃源,你喜欢吗?”

“喜欢呀。”陆吉祥没有多想的就答道。

陆荣景倾过身,宽慰的摸了摸女孩儿的小脑袋。

陆吉祥则是郁闷得很。

“干嘛老摸人家。”

她说得很单纯,可是,这话落进陆荣景的耳朵里……不知为何,他忽然想到了昨天晚上,女孩儿安静的躺在床上的模样,很诱人。

“哥?”

这时,一只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陆荣景回过神,看向陆吉祥,忽道:“吉祥,想不想和哥哥在一起?”

“想啊。”

陆吉祥点头,诚实的说道:“如果爸爸妈妈都知道你还活着的话,她们肯定会很高兴的。”

“是么?”

陆荣景冷淡的勾唇:“她们会为我高兴?”

陆吉祥继续点头:“是啊,他们会很高兴的,哥,你是不知道,当初妈在知道你乘坐的飞机失事以后,在家里哭了好久,最后还大病一场呢。”

陆荣景没反应。

陆吉祥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她继续说道:“哥,你倒是继续把话说完呀,你是怎么来港城的?还有啊,那个什么白虎帮的雷爷,真的是你和冷铮的亲生父亲?呃,为什么我觉得你们长得一点都不像?”

“我和冷铮都长得像母亲多些。”陆荣景答道:“当初我本来是要登上那架飞机的,结果中途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在机场被人截了下来,然后就来了这里。”

“啊,这么简单?”

陆吉祥出乎意外。

她以为,这里面应该有曲折惊险的故事内容,哪曾想,如此平淡如水。

“其实我从小就知道,我是港城人。”陆荣景并不打算隐瞒自己的身世,只听他继续说道:“我是在读小学的时候被你家领养的,那时我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父亲是谁,而且,我也知道我有个孪生弟弟。”

陆吉祥挠了挠脑袋,有些不解:“那你为什么不回来找父母?”

陆荣景笑了一下。

不知为何,他的笑容有些瘆人:“他们是黑帮成员,而我,励志要当一名人民警察,你以为,我会愿意回来?”

“是吗?”

陆吉祥觉得,这个一点都不像陆荣景的风格。

在她的印象中,陆荣景一直都是个很有孝心的人,他怎么可能会嫌弃自己的家世背景?

而且,在这个天底下,有哪个孩子是不渴望被自己的父母疼爱?诚如陆荣景所说,他来到陆家的时候已经有了记忆,所以不管如何,他的心里终究是有膈应的,可是为什么,他没有选择离开呢?

“小的时候,冷雷霆曾经派人找过我,想接我回港城,但是被我拒绝了。”

陆荣景慢慢的说道,目光一直观察着女孩儿的表情反应。

“噢,我知道了!”陆吉祥睁大眼,说道:“这事我记得,好像是在我读六年级的时候吧,那天你带着我出门买雪糕,结果有几个很高的叔叔把我们拦住了,然后他们说要把你带走,结果我被吓哭了,是不是那次?”

“是。”

陆荣景点头。

其实在当年,他的心有过动摇

可不知为什么,就在他看到陆吉祥哭得那么凶,一直抱着他的腰,嚷着不要把哥哥抓走的时候,他就再也挪不动脚了。

有的时候,心动只需要一瞬间。

“那,关于你的事情,爸妈知道吗?”陆吉祥继续问道。

“或许知道吧。”陆荣景忽然冷笑起来:“我是由爷爷领养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院长应该有给他说过我的事情。”

所以,当初在陆妈妈知道他对陆吉祥动了心思以后,才会那么的哀求他,明知他和她之间并无血缘关系,却还要拿出他是哥哥的身份来压着他,告诉他这是违背道德伦理的!

真是荒谬!

“哥……”

陆吉祥忽然低了声音,脸上的表情很愧疚:“是我们家对不起你。”

陆荣景有些意外。

“为什么要这么说?”

他问道。

陆吉祥深吸了一口气,才继续说道:“如果不是爷爷把你收养了,你的父母肯定会把你找回去的,我知道,其实你是对我和爸妈都产生了感情,你把我们都当做了亲人,所以才不愿意回到港城的,对吗?”

准确的来说,他只对她产生了感情。

可是,陆荣景并不打算把这句话说出来。

他勾了唇,点头:“是,你说得对。”

陆吉祥想了又想。

她的脑子明显不够灵活,说真的,她还是想不明白,陆荣景为什么要假死?

“哥,你还是直接告诉我吧,你为什么要假死?”她问道。

陆荣景沉默了下,才道:“这是我的任务,如果可以的话,有朝一日,我或许会亲自把冷雷霆抓起来!”

卧底!

这是陆吉祥的脑子里首先蹦出来的两个字。

“天啦!”她不可思议:“哥你这么厉害!”

陆荣景摇头。

“可惜事与愿违,我来港城这么久了,冷雷霆一直就没有给过我实权,帮中大小事务基本上都是冷铮在处理,我一直都是闲着的。”

“为什么呀?”陆吉祥想不明白:“你不是冷雷霆的亲生儿子吗?那个冷铮都能做的事情,你也可以啊,而且,我觉得哥比冷铮还要厉害。”

陆荣景深吸了一口气。

他摇头道:“我能感应到冷铮的内心,同样的,他也能。”

言下之意就是,冷铮有可能知道他是别有居心。

陆吉祥张大了嘴:“那你要怎么办?如果,如果你被抓住了,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啊?”

这都是黑帮片看多了的下场!

陆荣景失笑。

“不要想太多,丫头,现在是法治社会,哪有那么夸张?”

“我”

陆吉祥刚要说话,骤然间,整个轿车忽然剧烈的晃荡了一下。

陆荣景转头往后面望去,只见一辆面包车正在往后倒退,然后,就在路人的尖叫声中,猛地发动油门,不要命的就朝他们的轿车尾部撞来。

“啊!”

‘嘭’的一声,两车重重的相撞在一起,巨大的冲力,使得陆吉祥的身子不受控制的朝前撞了过去,她系着安全带,五脏六腑都像是被挤了出来一般。

痛!

痛得她几乎晕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