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96.一笑一尘缘96

当年幻姬和帝尊的事她怎么知道,话说一张嘴,谁晓得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即便是真的,跟她有什么关系?幻姬殿下是幻姬殿下,她诀衣不是谁的影子,也不会是像谁的人,她就是她,想做什么,不想做什么,不受别人控制。

“眠了……是不是睡了的意思?”

诀衣稍有不确定的问帝和,她的不确定并非不同‘眠’之意,而是不相信幻姬殿下当年能对帝尊做出那般事。幻姬殿下可是女娲娘娘费心栽培的后人,教导十分严厉,她的出身极为高贵,这样的女子莫说别的,单单修养就极高,她是断不会做出欺负他人的事。何况,她睡的人是谁謦?

帝尊?凡!

那可不是简简单单的天界尊神,能睡到他的人,天地间还没有一个,即便到了今日,她也不会信那日是幻姬睡了帝尊,定然是帝尊想被睡,否则,谁能沾到他的一根发丝?

“喝了一晚上的酒,还能把人喝傻不成?”帝和调侃诀衣,她不会连这个都不懂吧。

诀衣挑眉,“你直接说是不是,哪里废话这么多。”

“……”

“看什么看,再看,我不负责。”

觉得自己说得太快说错了,诀衣连忙修正,“不对,你看不看我,我都不会负责的。”

“你再说一遍。”

诀衣想后退防避帝和出手,转念一想,她法术都被他禁了,防也是没用,无用功不必做了,在帝亓宫里,不,在佛陀天里,就没用她能藏身的地,到哪儿都准能被他逮到,不如按照她的性子来,他受得了就受,不满意她也无能为力。

“帝和神尊你就别为难我了。你看,我们一个是九霄天姬,我吧,不是隐居在深宫就是出宫征战,根本没可能嫁夫生子。你吧,从来就没想娶圣后娘娘,更不可能生出一男半女的小殿下,昨晚的事,我都说了抱歉,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这样过去吧。”

帝和颇玩味的看着诀衣,问她,“你怎么就晓得本尊生不出一男半女的小殿下?”虽然不想当面承认,可千离家的千心当真是可爱的紧,难怪千离看得紧,半步都不想离她,小娃娃长得粉嘟嘟的,模样特别俏嫩,说话的声音也好听,幻姬的好,小家伙全部得了真传,再加之千离宠得特别厉害,小家伙一颦一笑都逗人的很,比起小时候就老闯祸的小毛球,他可是真想把千心偷到宫里玩些日子。

“本尊生崽子,绝对是想生什么就生出什么。”

他才不是星华,惦记女儿惦记了这么久,最后还是得了三个小子,女儿的头发都没见到一根,太不行了。

诀衣将帝和上下打量了一番,就他这样能想生什么就生什么?

“你要生?”诀衣问。

“我……”

话说不出来,帝和收了收神色,“现在不是说本尊生不生崽子的事,而是,你要如何对本尊负责。”

他不娶妻,是他的事。但是她毁了他的清白,总得给个交代才好看。比如,满天界的人都晓得九霄天姬诀衣要嫁南古天帝和神尊,这个八卦听起来很得劲儿,他不介意与她放在一起被人八卦一回。

只不过,帝和的小心思诀衣却是一点儿不遂顺,她知道他对十丈红尘里的情爱是个什么想法,她可不愿在被他调xi一回。他要她负责,端端的就是想逗她玩,待她当真了,他就会告诉她,所有的不过是场玩笑。看透了他,也就知道要如何保持自己的清醒了。还生崽子,他一个人生去。

“我不嫁人!”诀衣表明自己的坚持,她可不想给他任何错觉。

“正好,本尊不娶人。”

诀衣对上了帝和的话,“这不就是了么。我不嫁,你不娶,昨晚的事,一笔勾销。”

“哎,我只说我不娶,可没说我不嫁。你只说你不嫁,可没说你不娶。”帝和饶有兴趣的看着诀衣,“虽然你……”看了看诀衣的胸口,“不大,不过本尊心宽,不计较。”

不说还好,一说到昨晚她仙术去除了两人的衣裳诀衣就羞恼,她着实没想到自己喝醉了之后竟然会作出这等事,若非帝和把梦境球给她看个真切,光凭他一张嘴,她是断断不会相信昨晚自己做的事,太丢脸了。这厢丢脸还没淡忘呢,他居然嫌弃她的胸小,他一个堂堂正正的男人看了她女子的身体,得了便宜还卖乖,叫她如何忍得。

“我又不打算生养,要……那么大做什

么。”

“你娶了本尊不生几个小殿下,别人会以为本尊‘不行’的。”

诀衣撇嘴,“我也没看出你行。”

他不行,那不就是说他的小兄弟不入她的眼咯?!

“啊!”

诀衣一个没注意,整个人被帝和扔到了床上,在她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的时候,身上赫然出现一个重量,仅仅穿着裤衩的帝和将她牢牢的压在了身下。

“干嘛!”诀衣挣扎了两下,逃不开帝和的压制,只得装模作样的瞪着他,被禁掉仙术的她,心里没底他会做出什么来,似乎他做什么都不足为奇。

帝和微微眯眼,“你说,我想干嘛。”

“不要脸。”

“昨晚脸都被你亲去了,怎么要?”

诀衣心里害羞,脸上却固执的装出无所谓的样子,“亲你几下怎么了,大男人一个,被亲了就亲呗,我都不介意,你小心眼个……唔。”

诀衣睁大眼睛看着脸上方的帝和,他的唇……

帝和的舌尖在诀衣的唇瓣上轻轻的扫了一圈,微微的睁开眼睛,看到她震惊的模样,心中一笑,又用舌尖挑dou了她柔软湿润的唇瓣一遍,缓缓的,放开了她。

“不介意,是么?”

她的唇,很软,很润,让他不禁暗想,舌尖探进她的唇内又会是怎样一番销hun的感觉呢?

“你好坏……”

嗯?!

帝和愣了,像是忽然不认识身下的诀衣一般,她怎么忽然变成了这样?柔情似水,撒娇的声音软得像是换了一个人,柔到了他的骨子里,肌肤上涌起了一层酥酥麻麻的感觉,有些受用,却又感觉哪儿不对劲。

“帝和……”诀衣的声音更软了。

帝和蹙眉,不会吧,一个亲嘴儿就把女战神给变成了柔软似绵的小兔子?

就是现在!

诀衣忽然眯了眼睛,趁着帝和诧异分心的机会,一条腿迅速抬起撞到了他的某地,听到他一声惊呼,双手抓住他的身体,果断的翻身狠摔。

房间里响起嘭的一声,光着身子的帝和被诀衣像扔猪崽似的扔在了床上,双手捂着被诀衣的膝盖撞疼的地方,有苦说不出。

诀衣跳下床,拍拍手,“哼。”扬起下巴走出了帝和的寝宫。她说过,她是母老虎,不是什么小奶猫。

帝和疼得额头上几乎要出冷汗了,他就知道这女人不是什么善茬儿,刚才的柔情似水都是装的,还‘你好坏’,她才坏!坏成了沫沫!

被禁掉法术的诀衣哪儿都去不了,好在帝亓宫里的神侍对她非常尊敬,美酒佳肴一一用心伺候,尽管奇怪她为何会从帝和的寝宫里出来,可看看日头,午时不是出八卦的时辰,若是晚上从寝宫里出来,她们可就要怀疑了。

帝和等到身体舒服了才出宫,心里恼着诀衣下脚太狠,故意不去找她,不给她解开禁术,一个人出宫找人玩乐去了,留着她在帝亓宫不闻不问。

一晃悠,便是五日。

诀衣在帝亓宫里住着,没仙术,她无法腾云驾雾去找幻姬,宫群众多的帝亓宫里不乏美景,神侍神卫对她亦很友好,只是回了天界却没回九霄天姬宫的失落感随着她在帝亓宫里住的日子越多越浓了。从转世受惩为珑婉她便离开了九霄天姬宫,如今也不晓得那儿是个什么模样了。还有西海,虽不是她的家,却在那儿生活了几十万年,情之回忆,终究是缺不了那儿的时光。

不能去西古天找幻姬了解异度世界为何会开了天洞让她与帝和回来,亦不能回宫,然待在帝亓宫里又会想起故意不理她的帝和,无聊之时,诀衣一人出了帝亓宫,漫无目的散走,竟到了涛涛茫茫的天河边,滚滚天河大水气势磅礴,水汽飘飞万丈,近河边走了一段路后,身上的衣裳变得半湿。

算上珑婉来佛陀天的次数也不过三次的诀衣不识路,不察之中,走入了一个白眉老人布下的虚妄结界里。看到一个老人在翻滚的天河边钓鱼,只有钓鱼竿,没有钓鱼的线儿,也看到了一个长得一模一样的老人在没有棋子的棋盘上下棋,最奇怪的是,另外一处,同样的一个老人竟然在绣花,可他手中却什么都没有,只看到手指在穿针引线。

诀衣走到下棋老人的面前,看了看,什么

都看不到,没有棋子他一个人怎么下得如此起劲呢?随后,走过钓鱼的老人,不曾停留的她却被老人的声音叫住了。

“好大胆的丫头!”

诀衣不理,自顾自走。

忽然,钓鱼的老人甩动钓鱼竿,无形无声里,诀衣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根细细的线缠绕住了,不能动弹。随后,老人一提钓鱼竿,竟把诀衣临空给钓了起来。

白眉老人看着被自己像鱼儿一样钓起来的诀衣,嘿嘿的笑了,“今日收成不错。”

诀衣心道,天河的水滚成这样还能钓到鱼么?除了没有仙法的她,这老道在此坐一天也肯定没收获。

“你是何人?为何闯入老夫的结界?”

“过路人。”

她没有仙法,也不熟这儿的路,误闯他的结界非她所愿。

“过路?”

白眉老人显然不信诀衣的话,佛陀天里可没什么过路人,能在这儿溜达的人,非尊即祖,这姑娘并非神侍装扮,亦不是神卫,佛陀天里的大神他人人都认得,独独不记得她这张脸,如何能信她。

“啊。”

诀衣身子在空中被甩飞起来,头晕目眩后停下来,看到自己被白眉老人钓到了天河水面上。

“在老夫的面前还有人敢撒谎,当真是不晓得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诀衣逃遁无望,索性静了心,不去想如何离开结界,却偏偏这一安然的静神,她竟然看到了钓住自己的鱼线和棋盘上的棋子,还有不远处老人手里绣出一对鸳鸯的绣布。

暗暗的,诀衣笑了,原来如此!

诀衣一条腿朝后勾起,旋转翻身,被困住的双手趁机抓住鱼线,借力使力,凭着凌空的好处,荡到了地面上,从头上拔出一根发簪,将鱼线钉入了土地,朝着拉不出鱼线的白眉老人轻轻一笑。随即,走到棋盘前面,抬手起了棋子,与老人对弈起来。

十八子后,诀衣杀了老人粒子不留。

最后,诀衣胸有成竹的走到绣花的老人面前,咬破自己的手指,滴了一滴献血到绣布之上。

顷刻间,白眉老人的虚妄结界被诀衣破开,三位老人消失不见,从天空里飞下来一位骑着白虎的老人。

“哪里来的丫头,谁给你的雄心豹胆,竟敢毁老夫的虚伪结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