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92 挚爱

此时,已经有一些人已经靠近了伽陵学院的上空,但是刚刚挥出灵力,那力量便像是石沉大海一般,悄无声息的湮灭了。

而随着那一道声音的出现,所有人都是吃了一惊,纷纷凝目看去。

这一看,却是登时让不少人面露惊异之色。

大长老袖袍一挥,那些力量便像是被吞噬了一般落入他的袖中,没有引起丝毫波澜。

看到这张严肃的苍老面容,众人都是吃惊不已。

原本在那一瞬间以为是苍离,但是当看清不是的时候,还没有来得及松口气,便是被这般威重的威压镇住。

那一身不怒自威的气势,等闲人都不能有。

“那谁?”

“不知道。看样子,实力似乎不弱……”有人蹙眉。

“我虽然算不上是认识这大陆之上的所有强者,但是这奥斯帝国的顶尖强者,也都是曾经有所耳闻的,却是不曾见过这人…。”

“难道是伽陵学院请回来的援手?”有人疑惑。

“开什么玩笑。”杨雄肥胖的脸颊上,浮现几分讽刺之色,“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般没脑子?此时此刻,整个帝都只怕是都已经封锁,任何消息都传不出去。何来援助?”

被他教训的男人脸上一阵青白,却是碍于忌惮,不敢反驳。

冯云山却是面色严肃了许多,闻声不屑轻哼:“杨雄,你也不要忘了,今天要对付的,可是伽陵学院!不是你以前对付的那些三教九流上不得台面的东西!伽陵学院强者不少,培养出的强者,更是遍布大陆,你以为封锁帝都的消息,伽陵学院的人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未免也太过天真!”

杨雄闻言,脸色也是一变。

下意识的想要反驳,但是却也忽然意识到,冯云山说的倒是不错。

伽陵学院存在千年不倒,又怎么会没有后手?

只怕他们之前做的那些准备,还真是没有什么作用。

其他人也是想到了这一点,脸色纷纷变换。

要是伽陵学院拖延时间,等到援手到来,那他们的胜算,就会降低很多了!

眼前这些人,分明实力不凡,倒是不知…。

“不知你们又是谁?竟是敢在这个时候,站在伽陵学院一边?你们难道不知道,伽陵学院犯了众怒,此时已经是自身难保了吗?”

有人再度开口,不过语气收敛了一些,显然也是不想莫名其妙得罪这些神秘的强者。

五长老在后面,闻声简直要笑出声来。

大长老带着几人站出来,二长老和剩下的人,则是在学院里面坚守,以防有人趁虚而入,也能保护剩下的学生。

“真是可笑。你们现在站在我伽陵学院的地盘上,居然还问我们是谁?我看你们不仅实力不行,连脑子都不是一般的差啊!”

五长老虽然这些天因为学院突遭变故,变得沉默寡言了许多,但是骨子里终究还是个乐天派,也依然十分毒舌。

此时见到不过是一群渣滓竟然也敢上门挑衅,气极反笑,一张口说话,就战斗力飙升。

重阳大长老稳重严肃,自然是不会说这种话,但是心中也是对这些人恨极,所以竟是在五长老说过这话之后,冷声道:“没什么脑子的人,不必跟他们废话!”

五长老身形一颤,心底暗道,看来大长老也是被逼急了,否则按照他那样刻板而严厉的性子,如何会接他的话?

不过听了,倒是畅快。

“你!”杨雄鲜少被人这般辱骂,自然是怒从心起,面色变了几变,却还是没有冲上去,只是强自忍了,恨声道,“你们不要嚣张!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伽陵学院遭受重创,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你们或许还不知道此时的情势吧!看看!这些人!金虎门,越云轩,青岚宗…。可都是派遣了最厉害的人来此!就是为了将伽陵学院彻底剿灭!你们现在已经是笼中之物,居然还敢这么嚣张!若是苍离还在,我们或许还会忌惮一些,现在…。哼!大厦将倾!苟延残喘!”

虽然这般说着,杨雄却是没有动,一点没有上前打的意思。

冯云山睨了他一眼,笑道:“说的不错,慷慨激昂。既然这样,杨雄,我看,你不如先上?”

杨雄心里咯噔一下,瞟了冯云山一眼,冷哼一声:“你别当我是傻的。要上,大家一起上!”

他又不瞎,不说站在最前面的那个老者,仅仅是方才那个开口十分嚣张的人,实力也定然不弱。他这会儿上去,岂不是自找死路?

冯云山冷嗤,眼神却是始终在大长老几人身上徘徊。

不知为何,他总是觉得,这几个人出现,好像有一些不安。

大长老却是不等他们做出反应,径自冷声道:“将人扔出去!”

九长老兴奋的应了一声。

众人尚且还没有听懂,便看到两道黑影,突然从里面飞了出来!而后,重重的砸在了外面的街道之上!

厚厚的积雪之上,顿时出现了两道深深的划痕!

中间自然是还有不少渗出来的嫣红血液,在白色的积雪之上,显得格外的凄然。

而当看清那两个人的面容的时候,所有人都是倒抽一口冷气——

那倒在地上,狼狈不堪,浑身是血的两个人,不是于老二和于老三,又是何人?

所有人心中顿时掀起了惊涛骇浪!

要知道,那两个人虽然实力不逼你于老大,但是也是灵宗啊!

而现在,这两个人竟然这般凄惨的倒在地上,显然是被狠狠的教训了一顿!

而能够将灵宗打到这般程度的……只能是比他们强悍的人!

何况,刚才这两个人进去的时候,不少热都是看见了的,从那时候到现在,这样短的时间之内,竟然就将两个灵宗生生折腾成了这样!可以想先,那之后人的实力,到底是何等恐怖!

大长老此时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眼里残酷——

“擅闯我伽陵学院之人,必杀之!”

最后一个音落下,一股磅礴的力量忽然从大长老身上散发开来!

原本有些呆愣的站在伽陵学院上方的人们,突然感觉一股威压降临,而后便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撞击了一下,身体陡然一颤!几乎难以站立!

不少人立刻稳住身形,但是却都感受到了难言的疼痛,低头看去,却是自己的胸口位置,通通的多了一道划痕!

杨雄脸上的肉颤了两颤,若不是他方才反应及时,召唤出了灵力铠甲,只怕此时,就不仅仅是被划开了一道血口这般简单了!

那位置,可是正在心脏之上!

若是灵宗,则会有灵宗之心,即使是肉身损毁,心脏破碎,也完全有希望活下来,但是他们却是不行啊!

杨雄顿时觉得后背之上一阵冷汗,而后转眼一看,竟是所有人的胸口之上都多了一道伤口!

有几个实力比较弱的,竟是直接被斩杀!

杨雄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心中一阵后怕。

这老者,竟是一招,就对这么多人造成了这样精准而狠辣的伤害!

在这里的人,起码也有百人,然而他不过是随手一个招呼,竟是就这般轻易的找到了所有人的心脏位置,而后狠狠划下!

其实他知道,在那力量袭来的时候,很多人都是有所觉察,并且想要躲开的,但是…。

灵宗的威压的确是太过强悍!

就连他,也感觉到身体像是被一座大山压制了一般,难以动弹。

不少人后知后觉,也是惊骇的看向大长老。

这到底是什么人!

伽陵学院声名显赫,却是从来没有这些人的传闻出现过!

偌大的伽陵学院,名声最大的,自然是院长苍离。

在苍离的映衬之下,似乎整个伽陵学院都是有些模糊了起来,以至于很多人都已经忽略了伽陵学院本身其实也是拥有着不少强者的。

那些在学院之中的老师们,也都是实力不弱,但是在苍离的光辉之下,竟也是都显得有些单薄。

久而久之,很多人想到伽陵学院,竟然只能想起来一个苍离!

原本近些年来,伽陵学院也一直十分低调,甚至让其他三大学院都起了一些别的小心思,妄图重新洗牌四大学院的势力格局。

不过后来凤长悦横空出世,算是为伽陵学院重新立了名声,让很多人都幡然醒悟,原来伽陵学院并不是后继无人。

而此时,看到大长老等人,他们才突然想到——伽陵学院怎么可能真的那般容易被踏平?

底蕴深厚的伽陵学院,比起他们这些势力,也都还是更胜一筹的!

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何况,现在这骆驼,还没有瘦死呢!

而一旁正和凤长悦激战的于老大,原本是侧对着这一幕的,何况还在和凤长悦打斗,一门心思都在战斗之上,原本应当是看不到什么的。

但是也不只是不是兄弟之间的感应,在那两人被狠狠丢出去的一瞬,于老大的脸色就陡然一变,而后迅速回头看去。

这一看,瞬间让于老大红了眼睛!目眦欲裂!

“啊!”

他怒吼一声,而后便是豁然转头,看向了大长老的方向。

就是那个人!那个人伤了他的两个兄弟!

虽然能够感觉到两个人还没有死,但是气息却是十分微弱,显然情况十分危急!

这些人、这些人居然、居然敢!

“去死吧!”

一声凄厉嘶哑的喊响彻伽陵学院上方,而后,于老大身形一转,竟是朝着大长老而去!

与此同时,比蒙神兽也跟着他一同转身,以更加快速的速度朝着伽陵学院而去!

谁知刚刚踏出几步,却是被凤长悦一道箭气阻拦住。

“你们的对手是我!”

话音刚落,便是重新站在了于老大的身前!

而与此同时,匆忙奔往伽陵学院那边的比蒙神兽,也忽然停下了步伐,棕色的眼睛满是阴厉的看着眼前的彩冰雀!

凤长悦看了一眼,不知小彩是什么时候出现的,但是这样的情形之下,小白失去联系,小彩出现,无疑还是一股助力。

只是现在的小彩,虽然比起一开始的时候长大了很多,实力也变强了不少,但是比蒙毕竟是神兽,它又如何应对?

小彩似乎是觉察到了她的顾虑,“唰”的一声,展开了翅膀!仰天一声嘹亮的鸣声。

那声音清亮而透彻,彰显着无穷的决心和信心!

凤长悦心头微安,小彩这是在说,无论如何,它会尽自己的全力。

她必须尽快解决眼前这人!

想到此,她身上的灵力再度奔腾起来!周身气势暴涨!

于老大心中恨极,当即咬牙,看向凤长悦。

“既然你找死,那老子就成全你!”

铿!

一声轰鸣,陡然响起!

“龙虎变!”

他身上的气氛突然转变,而后身上一阵棕色光芒闪耀!最让人吃惊的是,他隐藏在光芒之后的身体,竟是快速的产生着变化!

而在他的头顶之上,竟是忽然出现了一道虚幻的龙的影子!

虽然那龙的形态和凤长悦记忆中的黄金巨龙相差甚远,但是却也不可否认,那的确是龙!

周围的雪花,忽然朝着远方飘散而去!而有一些,则是来不及逃脱,被尽数卷进了于老大身上的能量漩涡之中,眨眼不见!

那龙的幻影似乎是在他的身上缠绕了一圈,片刻时间,便消散而去。

但是他的身体,却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膨胀起来!原本只是有些健壮的身体,竟是眨眼间变得精壮而高大!

而他身上的气势,也变得十分的惊人!

凤长悦眼眸微闪。

她虽然不能确切的知道这个人的实力,但是却能够清楚的觉察到这眨眼之间,他身上能量产生的翻天变化!

这个男人,显然是靠着特殊的秘法强行提高了自己的境界!

如果说之前,她尚且能够相抗的话,只怕这一下,会变得十分艰难!

要知道,灵宗的每一个星级之间,都隔着巨大的诧异。想要突破,便要吸收足够的力量,只有在积攒够了之后,才能寻到契机而后突破!

她自从突破成为灵宗之后,对于这其中的差距,了解更是深刻!

然而与此同时,她心中也是有些惊异的。

这种秘法,一般人是不可能拥有的。因为一卷普通的秘法,都足够引起诸多势力的抢夺。而像这样能够生生提高灵宗一个星级的秘法,价值甚至不比地阶灵宝低!

而且,因为秘法大多数是家族传承,很少有流落在外的,所以想要得到,就变得更加不容易。

而想要将效用发挥极致,更是需要天赋和悟性。

她记忆颇深的,还是当年上官瑶想要杀了她的时候,动用的“红原天变”。

那是红原八百里上官家历代相传的秘法,而且还是有着诸多弊端,却依然被奉为他们家族最高机密。

而于老大使用的这个,明显比他们那个更加厉害!

她眸色微变,而后身形一闪,竟是随着射天箭而出!朝着于老大面门而去!

此时,于老大周身正有极为凌厉的能量漩涡,其中风刃,几乎割裂空间!

凤长悦却是不退反进!径直而去!

因为极致的速度,她的头发在空中飘摇,几乎成为一道黑色的风幡!

于老大心中发狠,双手忽然聚拢!向天高高举起!

“青铜印!”

一重暗影,陡然扑下!

凤长悦凝目看去,却是一个方方正正的青铜印章,朝着她而来!

但是那青铜印章,却是足足有一座小山一般大小!

从半空之中轰然落下,一下子便是将凤长悦的身影笼罩在里面!

她陡然发觉,自己身体里面的灵力的流转速度,似乎变得缓慢了许多!像是被什么力量压制住了一般!

而她的动作,也忽然变得缓慢!

被那青铜印笼罩在暗影之中的那一刻起,便像是被束缚了一般,连动一下,都像是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需要耗费极大的力量!

她眸光顿沉,射天箭却是丝毫不受影响的飞出!朝着于老大而去!

那一箭破空而去,顿时将她体内的力量抽走了不少,而那股压迫感也变得更加的沉重!

她仰头看去,却见到那青铜印的地下,刻着神秘的咒文!那些游走的纹路之上,竟像是透着一股诡异的红色一般,看起来极为渗人!

她想要调动灵力,掌间凝聚力量,狠狠推出!

“开山掌!”

一道巨大的掌印,瞬间出现在她的头顶!

一青铜印,一开山掌,迅速靠近!

在中间的位置,开始不断的有黑色裂缝出现!那是被极为凶悍的力量割裂了空间所致!

无数人感觉到这边非同一般的能量波动,却是不敢转头看来!因为他们此时的敌人,分毫不能掉以轻心!

大长老一眼看去,已经是来不及去救援,只能祈祷凤长悦能够扛过去这一招,等将这些人全部解决…。

“万剑诀!”

大长老一声厉喝,突然再度凌空而起!

而在他的手中,不知何时,竟是出现了一把长剑!

那是一把极细的长剑,通体呈现银白色,雪花沾染其上,竟是不消不融。

他那长剑陡然抛出,在头顶之上陡然旋转起来!

下一刻,长剑之上,幻影重重,竟是瞬间出现了无数一模一样的长剑!

而后,这些长剑,纷纷朝着周围的人飞去!

一瞬间,万剑齐下!

整个伽陵学院上空,一片刀光剑影!

而此时的于老大,看着那逐渐压迫而去的青铜印,嘴角忍不住露出几分阴狠笑容。

这青铜印是他无意间从一个灵尊的坟墓之中获得的宝贝,实力自然不容小觑!

这凤长悦是厉害,但是也仅仅如此罢了!

今天,就是她的死期!

轰!

咔嚓!

凤长悦身下,突然出现了数道裂缝!整个地面,竟然都是塌陷了下去!

那青铜印尚且还没有压在她的身上,竟然就已经有了这般威力!

蒂亚一出来,就看到了在半空之上,凤长悦纤细的身影之上,正有一道巨大的阴影压下!

那仿佛小山的青铜印,以及那之上传来的强大威压,顿时让蒂亚变了脸色。

“长悦!”

她低喝一声,便要冲出去,被紧紧跟随在后面的卡西尔一下子拉住:“你做什么!?”

蒂亚回头,瞪大了眼睛:“你看不见吗?长悦现在很危险!”

卡西尔自然是看见了,可是这样的情况,蒂亚冲上去,说不定帮不上忙,反而会坏了事儿!

他紧紧握着她的手臂,波光潋滟的桃花眼微微上挑:“你上去,也不过是拖累小悦儿罢了。还是好好呆着吧。”

蒂亚气结,但是却怎么也挣不脱卡西尔的手。

她的确不是他的对手。

看着蒂亚焦急的模样,卡西尔忽然凑近,噙着几分别有深意的笑容:“你急什么?小悦儿自然…。”

一股少女的清新味道,忽然钻进鼻端,甚至,像是朝着心底而去。

他望着眼前细腻如同凝脂的肌肤,忽然就失了言语,耳朵忽然有些发热。

啪。

蒂亚面无表情的将卡西尔的脑袋推到一边。

“娘娘腔,你脸上的粉掉了。”

卡西尔愣了愣,气急——

“小爷没有涂脂抹粉!小爷是天生丽质懂吗!风流倜傥懂吗!懂吗!?喂!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长悦为什么不动?!”

蒂亚的声音忽然有些尖锐,打断了卡西尔的话。

卡西尔闻言一愣,下意识的看去,果然看到,半空之中的凤长悦,手上紧紧握着弓箭,那青铜印似乎就要压到她的身上!而她,却是没有任何动作!

看样子,竟像是忽然静止了一般!

这下,连原本不怎么担心的卡西尔都忽然提起了心,变得有些结巴——

“这、这是怎么回事?”

那样的青铜印,若是真的落在身上,只怕不死也残!

长悦怎么不躲开!?

而帝都之中,无数人此时也都是满心疑惑。

看着那一道纤细的身影,季明城不自觉的握紧了手,眸光一紧。

虽然已经无数次告诫自己,她已经和他没有什么交集,而且她之前做的那些事,也足够消耗掉他心中对她曾经的情谊。

但是当真正看到她面临危险的时候,却还是忍不住心中一紧。

他不自觉的朝前走了一步,眉头微蹙。

若是此时,他能够出面去帮她,她会不会…。

“明城。”

苍老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

季明城收回目光,看到院长眼中了然的神情,顿了顿:“老师。”

“你不要一时糊涂犯下大错。要知道,现在的伽陵学院,已经是自身难保。你若是此时搀和进去,不仅不会得到任何好处,反而是会将咱们学院也带进去。你可知道?”

季明城垂下眸子:“弟子知道。”

院长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你天赋出众,可不要被这些小事耽误了。”

“……是。”

“我知道你和她关系非同一般,若是你仍然…。再等等也不迟。要知道,锦上添花不难,难得是雪中送炭。若她就此跌落,狼别不堪,你再出手相助,可是会事半功倍。”

季明城心中微动,眼神之中闪过几分挣扎之色,然而最后却归于平静。

“弟子知道。”

说完,他再抬头看去,目光忽然变得有些辽远,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

若是…。真的可以,或许…。

……

“师姐。伽陵学院此时正当劫难,您觉得…。我们是不是要出手?”

静谧的山崖之上,这一声轻声问询,却是带着太多的感慨和沧桑。

“你回去吧。各人自有个人的命。”

那道轻柔的声音,说出来的话,却是带着几乎冷血的平静。

她叹了口气,转身打算离开:“是。师妹知道了。”

然而刚刚转身,却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回头犹豫道:“师姐……听闻,苍离失踪了……”

山间的风,突然停止。

良久。

轰!

一道极为暴躁雄浑的力量波动,忽然传来!

整个帝都,似乎都颤了颤!

那个声音带上了几分惊异,最终一叹。

“看样子,连那些人都出动了吗?”

“师姐,这…。”

“罢了。即刻下令,学院之中,七星灵皇之上的长老们,留下一半镇守学院,一半……前往支援伽陵学院。”

“从今日起,新月学院,和伽陵学院联盟。”

……

那一道惊天的颤动,几乎震动了整个帝都!

所有的声音都忽然消失。

无数人的注视之下,那青铜印,终于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将凤长悦死死的压在下面!

一片死寂。

“哈哈哈…。死了!终于死了!”

于老大一愣,而后仰天长啸。

然而笑了一会儿,却是忽然发觉有些不对,声音渐小,扭头看去——

无数人的目光,竟是依然在那青铜印之上!

“你们…。”

他的话卡在喉间,再也说不出来。

却是那原本重重砸在地上的青铜印,忽然缓缓升起!

而在那之下……什么都没有!

他心中一跳,却是忽然感觉到身体两边,陡然升腾起了一股炽热的温度!

唰!

却是两簇火焰,陡然出现在他的身体两边!

一道赤红,一道深紫!

那两道火焰像是鞭子一般,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陡然间朝着他的身体藤卷而来!

他心中惊骇,立刻闪身后退!同时布下一道道的结界!想要抵挡住这两簇火焰!

于老大此时浑身都几乎僵硬了,脑子里只盘旋着一个念头——两种神火!这竟然是两道神火!

在凤长悦的身体里面,竟是同时容纳着两种神火!

这怎么可能?

他虽然不是炼药师,但是对于神火有点了解的人都知道,如果是有一种神火,那么这个人一旦能够存活下来,必定会是十分强悍的。

但是却绝对不会有人同时拥有两道神火!天将神火,互不相容,若是在一起,势必会将那人的身体完全摧毁!

而眼前的凤长悦是怎么回事?

但是他已经没有时间去想太多,因为那两道火焰,灵活的像是有着自己的意识一般,紧紧的跟随着他!

啪!

赤红色的火鞭,一下子狠狠抽在那透明的结界之上!

于老大身体一颤,顿时觉得一股燥热的力量从心中涌起!

啪!

紫色的火鞭,竟突然生出了无数的藤蔓,将他死死的缠绕着!

他身上的肌肉纠结,因为强烈的挣扎而来回涌动,看起来极为可怖!

脸色通红,几乎要渗出血来!

“啊!”他双手狠狠砸在结界之上,虽然那一瞬被灼烧的双手几乎萎缩,却是生生逃了出去!

然而刚刚转身,却是忽然停在了原地。

他睁大眼睛,头上青筋暴起,却是无法动弹一分!

嗤!

射天箭狠狠的刺进他的眉心!

无人看到,一股金色的火焰,悄然溜进了他的身体之中!

砰!

灼烧的火焰,忽然在身体里面燃起!

剧烈的疼痛,顿时让他眼前一黑!几乎昏死过去!

而眼角余光,还是看到……

一道黑色的高大颀长身影,忽然缓缓浮现。

无数人都震惊的看着这一幕,看着那突然出现的年轻男人,心生惊惧,不敢言语。

他怀中,正揽着凤长悦。

他容颜清贵,气质雍容,眉眼之间如同浮冰碎雪,不可高攀。

却在看向他怀中女子的时候,宛然一笑。

极冷。

“今日,谁若伤她一分,我必灭他满门!”

------题外话------

没错,今儿二月君精品了,所以多更新了些。好了二月君要去背书了嘤嘤嘤嘤嘤嘤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