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百零二回 无计

顾蕴今日也是一大早便出了门,直奔玉桥胡同而去。

昨晚上她想来想去,都觉得不能再忍到八月十五中秋佳节过后再去见平老太太,一想到沈腾与当初平谦如出一辙的认真深情的目光,一想到他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她便觉得浑身都长了刺般,不能坐不能躺,总之就是一刻也难以安宁,这种事儿显然还是得快刀斩乱麻,不然拖得越久,她便越难受,将来对沈腾的伤害也越大。

说来也不知道沈腾到底喜欢上了她什么,她在平府因为大家都是她的亲人,没有任何人与她有利害关系,所以总是以一副爱娇乖巧的形象示人,能蒙蔽蒙蔽平谦也就罢了。

她在显阳侯府却自来是以厉害出名的,别说下人们个个儿提及她都敬畏有加了,只说她当初对彭太夫人和顾葭等人那般的不假辞色,沈腾纵不会因此觉得她好强跋扈,也不该喜欢上她才是啊,难道沈腾偏就好这一口?那他的口味还真是有够独特的,早知道她就收敛些了。

顾蕴就这样一路胡思乱想着,抵达了玉桥胡同平府。

门上的人好久不见她来了,都还在想着这表小姐以前隔三差五就要来小住几日的,剩下的日子也是但凡得了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便会即刻打发人送来,怎么这次却一个多月都不曾过来过一次,甚至也只打发人送了一次东西来,还是中秋节礼,若非正好逢上中秋佳节,她岂非还不会打发人来,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可怜他们看门的,一个月也就几百钱一吊钱,最大的指望便是客人们心情好时的打赏了,表小姐又自来出手大方,但凡她来,一般都要给他们赏赐,昨儿他们还在私下感叹,表小姐不来,他们连中秋节都别想过好了,谁知道今日表小姐就来了,真是太好了!

当下忙都殷勤的迎上前,给顾蕴见过礼后,便自发分作两拨,一拨拔腿层层往里面通传,一拨引着顾蕴的马车进了角门,往二门驶去。

平老太太在松鹤居听得顾蕴来了,当着来禀报的丫鬟的面儿还一副淡淡的样子,但待丫鬟离去后,嘴角便不自觉带出了一抹笑意,与贴身的嬷嬷道:“这小冤家,我还以为她三五个月的都不肯再过来瞧我老婆子了呢,幸好才一个多月就来了。”

贴身的嬷嬷忙笑道:“表小姐待您有多孝顺别人不知道,您自己还能不知道不成,她这不是暂时不方便来吗?不过如今三少爷已去了国子监,一个月也就休沐的那几日在家,倒也不怕两人撞上了彼此尴尬,您也可以像以前那样,留表小姐咱们家住半月,侯府那边住半月了。”

平老太太点头道:“过两日就是中秋节了,她有父有母的,我也不好留她在咱们家过中秋节,她终究姓顾不姓平,且待中秋节过罢,我再打发人去接了她来住下,也好趁此机会,将她那些乱七八糟的念头都打消了才好。”

老主仆两个正说着,平大太太与平二太太妯娌婆媳被簇拥着来了,听得顾蕴来了,大家都很高兴,只除了平二太太心里有些黯然。

平谦如今虽已去了国子监,听说念书也很用功,可却不肯与同窗多说话多打交道,回到家中也是一样的沉默寡言,平二太太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就怕他憋出什么毛病来,曾侧面提过要为他说亲的事。

不想却被他以一句“大丈夫事业未成,何以家为”为由给拒绝了,弄得平二太太暗自神伤不已,傻小子若只是一时想不开不肯娶妻也还罢了,若是一直都想不开,她要怎么办,难道还能硬逼他不成,牛不喝水不能强摁头,就算到头来他迫于孝道娶了亲,可却不肯与人家好好儿过日子,不一样让她这个当娘的操碎心吗?

大家才给平老太太见完礼,顾蕴便进来了,瞧得大家都在,也是满脸的喜色,忙上前依次给大家见了礼,等轮到平二太太时,平二太太有些不自在,顾蕴又何尝不是一样,只得在心里暗暗感叹,只希望时间能尽快冲淡一切,让她与二舅母三表哥早日回复到以前的亲热无间罢。

彼此寒暄了一阵,平沅与平滢便要拉了顾蕴去她们的院子说体己话儿,顾蕴今日来却是有正事,便笑道:“我好些日子没来给外祖母请安了,想多陪陪外祖母,午膳后再与两位姐姐说话儿去。”

众人一听这话,便知道顾蕴今日来怕是有正事与平老太太说了,说笑了一阵,也就各自找借口退下了。

平老太太贴身的嬷嬷还将屋里服侍的都打发了,平老太太这才笑向顾蕴道:“说罢,有什么话想与我说呢,弄得这般神神叨叨的,连你舅母表姐们都不能听。”

顾蕴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道:“外祖母,您与我大伯母将我和沈家表哥的亲事议到哪一步了?您怎么能不征得我的同意,就私自做主为我定下亲事呢?您当初不是说过,我的亲事我可以自己做主吗?趁如今两家还没正式下定做庚帖,请外祖母千万收回成命,省得将来事情闹到不可开交,再无回圜的余地。”

平老太太没想到顾蕴这么快便知道这事儿了,不由一愕,她以为怎么着祁夫人那边短短两三个月还是能瞒住的,谁知道竟只瞒了一个月。

不过顾蕴既已知道了,她也再没有藏着掖着的必要,遂点头道:“我是说过你的亲事要先征得你的同意,可你既有那样乱七八糟的想法,我少不得只能武断一回了。”

见顾蕴要说话,抢在她之前又开了口:“你既已知道了,我今儿索性明白的告诉你,我与你大伯母已交换过信物,这门亲事已经算是定下来,再无回圜的余地了,你别想着能说服我收回成命或是想法子搅黄了亲事,我宁愿你恨我一时,也不愿瞧着你将来孤苦伶仃老无所依,我自己死不瞑目不说,去到地下也没脸去见你娘!”

顾蕴不由头疼欲裂,她知道外祖母早年间堪称杀伐决断巾帼不让须眉,不然三个舅舅也不能都被她教养成才,平家也不能有今日,可当这杀伐决断用在她自己身上时,那滋味儿真是……不提也罢。

偏外祖母还自以为是在为她好,外祖母又是她在这世上最亲的人之一,她的决绝她的手段都不能对着她老人家使出来,真是有够闹心的!

顾蕴只得耐下性子与平老太太讲道理:“可外祖母,我是真的不想嫁人,我实在害怕重蹈我娘的覆辙,我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的……就算我想嫁人,我对沈表哥也只有兄妹之情,叫我怎么能嫁给自己的哥哥呢?”

只可惜好说歹说,平老太太却是一个字也听不进去,为怕她背地里使坏,还撂下狠话,若她胆敢从沈腾那边入手,将这门亲事给搅黄了,影响了沈腾秋闱,她一定立刻死给她看,她既说得出,就定然做得到,顾蕴若是不信,大可一试。

弄得顾蕴是气笑不得,却又无可奈何,纵然知道外祖母是在吓唬她,她也不敢真拿外祖母的性命来冒这个险啊,果然“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招数之所以能亘古流传,皆是因为那被逼迫的对象都是施压之人的亲人,做不到真个罔顾对方的性命吗,所以对方才能攻无不克吗?

只得负气辞了平老太太,离了平家。

离开平家后,顾蕴眼见时辰还早,若这会儿便回侯府,如嬷嬷等人必定生疑,以平老太太和平家众人对她的疼爱与看重,又怎么可能连午膳都不留她用就让她回去?想了想,索性去了便捷。

便捷这些日子生意是越发好了,除了慕衍以外,还招到了另外两家加盟商,大掌柜日日都笑得合不拢嘴,下面的人也个个儿都干劲十足,客栈生意越好,东家打赏起他们来才会越大方,他们的日子也才会越好过。

顾蕴四处察视了一圈,便上了四楼自己的房间,单手托腮想起到底要怎样才能让自己与沈腾的亲事不做数来。

如今看来,外祖母那边是铁定行不通了,她一开始倒也没对此抱太大的希望,她想得更多的,还是从沈腾处下手,让沈腾去向外祖母提出亲事作罢,如此外祖母自然也无计可施了,当然,她会尽可能从其他方面补偿沈腾的。

可如今问题的关键在于沈腾下个月就要秋闱了,纵然外祖母没有发话不许她影响沈腾秋闱,她也向他开不了这个口啊!

顾蕴纠结了半晌,都没纠结出个所以然来。

只得安慰自己,不管怎么说,两家也还没正式下定过庚帖,她年纪也还小,那事情就仍大有回圜的余地,她只是眼下想不出办法来而已,并不代表这事儿就没有解决的法子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即便真没有路,她也定能开辟出一条新的来!

次日,顾冲带着周望桂和福哥儿回了显阳侯府,准备在侯府小住几日,两房人共度中秋佳节。

这是顾准一早便发了话的,即便分了家,两家人也还是一家人,一年里四时八节就得一块儿过,祁夫人也乐得做这个顺水人情,反正如今二房已经分出去,再不是显阳侯府的正经主子了,来者是客,对待客人自然要热情周到些,毕竟哪个客人都不可能在别人家里长住着不走,还成日鸡声鹅斗的弄得自家家宅不宁不是?

所以祁夫人虽对前日顾芷与宋姨娘算计自己母女姨甥之事余怒未消,依然打叠起精神,让人将宁安堂好生洒扫了一番,又安排了十来个丫头婆子过去暂时服侍。

顾冲还要去衙门点卯,等顾蕴闻讯到得宁安堂时,顾冲已在将周望桂母子送到侯府后先打马去了,顾蕴因此没能见上顾冲的面。

她却一点也不觉得遗憾,顾冲这个父亲在她心里,说难听一些连刘大的地位都及不上,便是素日顾蕴去二房的新宅子那边请安走过场,也多是挑的顾冲不在的日子,父女两个除了一个父女的名分,说是陌生人也不为过。

顾蕴进了宁安堂,就见一身浅蓝色缠枝莲妆花褙子,头戴赤金凤钗周望桂正坐在厅堂里托了个茶盅在发怔,不知是她正想事情所以显得有些严肃,还是光线与角度的原因,顾蕴第一眼便觉得她气色有些不大好。

江嬷嬷则正领着二房带来的丫鬟们在整理箱笼布置屋子,纵只是小住几日,也得让主子们住得舒心才是。

一个正擦窗户的丫鬟眼尖,余光瞧见了顾蕴,忙脆声叫了一声:“四小姐来了!”

周望桂这才回过神来,忙起身冲顾蕴笑道:“蕴姐儿过来了,我正说要打发人过去请你过来咱们母女说话呢。”

顾蕴上前几步屈膝给她行了礼,才笑道:“母亲正说要打发人去请我,我就过来了,可见我们是何等的心有灵犀。对了,怎么不见二弟?”

周望桂笑道:“屋里这会儿正乱着,我让奶娘抱了他园子里逛去了,横竖他如今但凡醒着,便在屋里一刻也呆不住。”

“是不是所有小孩子都是这样的,三弟如今也是如此,这下他们哥儿俩可以玩到一起了。”顾蕴笑着应道。

周望桂笑道:“我们此番只是回来小住,也就几日的时间,等他们哥儿俩混熟了,我们也该回去了。说来这宁安堂屋子还是以前的屋子,屋里的陈设也都没什么变化,可如今我再回来,感觉却完全不同了,难道这便是主人变客人的感觉?”

顾蕴如今在显阳侯府主不主客不客的,还真不好接这话,便只是笑着吃茶不语。

好在周望桂也就随口那么一叹而已,已主动岔开了话题:“对了,我先前瞧着你大伯母气色有些不大好,是不是生病了,还是这些日子琐事太多累着了,再不然有什么别的原因?蕴姐儿你若是知道,不知可否告知母亲,也省得回头我不小心说错了什么话,白惹你大伯母不高兴。”

难道前日的事到底还是传了些风声到二房去,所以周望桂才有此一说?

顾蕴暗忖着,嘴上已笑道:“大伯母这些日子既要准备过节,又要忙着准备大姐姐下个月的及笄礼,还要照顾三弟,的确有够累的,也难怪气色不好。不过昨儿晚膳时,我还听大伯母屋里的丫鬟说,大伯父已与太医院一位太医说好,以后每隔十日便过府给大伯母请一次平安脉了,想来大伯母就算身体偶有不适,也定能得到最及时的救治。”

“你大伯父竟这般关心你大伯母?”周望桂的神色一下子变得复杂起来,“难怪亲朋本家的嫂子婶子们都羡慕你大伯母,说她是个有福气的呢,大伯不但有本事,从不在外面花天酒地,还这般贴体人,放眼全盛京城,这样的人又能找出几个来?”说到最后,语气更是酸得能倒掉人的牙。

顾蕴就约莫明白方才自己乍见周望桂时,何以会觉得她气色不大好了,只怕顾冲安分了没几日,又开始故态重萌,让周望桂恼上了,不由暗忖,看来待会儿还得让卷碧去与二房跟来的人打听打听才是。

母女两个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话了半个多时辰,睡着了的福哥儿被奶娘抱着回来了,周望桂忙上前亲自接过,给抱到内室放床上睡去了。

顾蕴遂趁机告辞了。

晚间少不得有家宴,因彭太夫人如今行动不便,于是就摆在了嘉荫堂的正厅里。

顾蕴也因此见到了自三月彼此彻底撕破脸以来,便再没打过照面的彭太夫人,自然还有顾葭。

彭太夫人看起来老了许多,也瘦了许多,一张只剩下皮包骨头的脸上一双浑浊的眼睛深深往里凹陷着,配着身上空荡荡的衣裳,要是半夜忽剌剌出现在人前,没准儿真会让人以为是见了鬼。

顾葭则长高了一些,一双眼睛再不像以前那样自以为没人注意到般转来转去的,给人以一种轻浮小家子气之感,进屋给长辈们行过礼给平辈也见过礼后,便低眉顺眼的侍立在了彭太夫人身后,瞧着倒比以往顺眼了几分,看来被周望桂打发去的两位嬷嬷“调教”得相当成功。

顾蕴既早与彭太夫人撕破了脸的,如今在座的又都是自家人,唯一一个外人沈腾在祁夫人等人看来,也是她的自家人无疑了,她自然懒得再粉饰太平,且也没有粉饰太平的必要,若是能因此让沈腾恶了她,反倒是好事一桩了。

是以进屋后只与顾准祁夫人并顾冲周望桂行了礼,又与顾菁姐弟几个打了招呼,从头至尾,连正眼都未往彭太夫人那边扫过。

彭太夫人立时气得直喘粗气,话虽仍说不利索,骂起人来气势却是比早先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她也学乖了,不敢骂顾蕴且知道骂也白骂,她纵骂哑了声音,顾蕴也只当没听见,便拿顾冲和周望桂开刀:“别人都是‘养儿防老’,我养的儿子却只会气我,让我素日孤零零的一个人寄人篱下也就罢了,好容易回来一次,却连面都不肯与我这个当娘的照,更不必说去给我请安了,晨昏定省,本是为人子孙最基本的本分,你们却连这都做不到,我还敢奢望你们什么?早知如此,当初我还不如直接将你摁死在血盆子里,如今一个人反倒能落得清净!”

当着兄嫂与满屋子小辈的面儿,顾冲被骂得十分难堪,只得皱眉小声辩道:“娘,我如今不是要按时去衙门应卯吗,方才我不就一回来,连衣裳都来不及先换,便过来给您请安了?”

彭太夫人的矛头便立时又转向了周望桂,除了顾蕴,她如今就看周望桂最不顺眼了:“冲儿要去衙门当值也就罢了,你一个闲人,素日不来给自己的婆婆请安,服侍在侧不说,我一说你又要彼此离得远了,今日彼此总离得近了罢,你却连个安都不先来给我请,你娘就是这样教你的?你周家可真是好家教啊!”

周望桂对她这番老生常谈的说辞早厌烦透顶了,不由掏了掏耳朵,老不死的就不能有点新意吗,她说的不腻她听的都腻了,当下只做没听见,与祁夫人说起笑来:“方才见曜哥儿被大嫂养的好生强壮,倒比我们福哥儿瞧着更像是哥哥些,果然足月的孩子就是不一样。”

祁夫人笑道:“福哥儿也被弟妹养得好,也就如今才半岁不到,等再过几个月你瞧,管保任谁也再瞧不出他是不足月的孩子。”

老虔婆要骂儿子儿媳她不管,只别犯到她头上,她就权当是看一场开胃小戏了。

周望桂便又问道:“这些日子我们福哥儿睡觉老是不安稳,大嫂,曜哥儿有这样的情况吗,要怎么才能让他睡安稳呢?”

祁夫人道:“怕是在长骨头,有些转筋了,所以睡不安稳,你让奶娘多喝些骨头汤,早晚再多抱他晒晒太阳,应当也好些……”

妯娌两个就这样旁若无人般的叙起育儿经来,只当彭太夫人的骂声是蚊子嗡嗡一般。

看得彭太夫人是越发的怒不可遏,只得又骂顾冲:“看看你娶的什么媳妇,不孝不贤,毫无教养,你也不知道管管,就算她娘家硬气,可出嫁从夫,你也该真拿出夫主应有的气势来才是,不就是一个末流小官儿吗,大不了不做这个官了,咱们这样人家,做官不过就是闲着无事的消遣而已……”

末流小官儿?闲着无事的消遣?

周望桂嘴角噙起一抹讽笑,也不说话,只拿眼看顾冲,眼里的鄙夷与不屑毫不遮掩,末流小官儿,以前怎么没见你当上这样末流的小官儿,若非我父兄替你奔走,你连这样末流的小官儿且做不上呢,还闲着无事的消遣,你娘既说只是消遣,要不你就别要这个消遣了?

顾冲岂能不懂周望桂眼神的意思,立时便恼上了彭太夫人:“娘,什么末流小官儿,堂堂正五品的郎中在您口中,竟只是一个末流小官儿,您真是好大的口气,也不怕传了出去,为儿子和显阳侯府招来祸事吗?齐嬷嬷,太夫人既身体不适,你就先送太夫人回房歇着罢,横竖这几日都有家宴,太夫人总有好起来那一日!”

言下之意,彭太夫人若再这样,后面的家宴她也不必出席了。

顾冲这些日子在兵部是越发的如鱼得水了,彭太夫人说得轻松‘大不了不做这个官’,他却是真喜欢做这个官,走到哪里都众星捧月的,隔三差五就有一场应酬,他也早结交了一批知交好友,大家在一起不知道多痛快,他怎么可能不做这个官了?

偏他近日与周望桂又才吵了嘴,周望桂那性子,什么话都敢说的,自然免不得说他这个官是靠着她父兄才得来的,她能让他得到,就能让他失去,他陪了好些小心,至今都还未将她完全哄转回来,谁知道自己的娘还哪壶不开提哪壶,一开口就是大不了不做这个官了,回头周望桂真因此让父兄把他的官给弄没了,他连哭都没地儿哭去!

彭太夫人身边如今就只剩下齐嬷嬷一个旧人,她信任自然是信任齐嬷嬷,有什么气却也是全往齐嬷嬷身上撒,齐嬷嬷早已是身心俱疲,惟恐她再出什么幺蛾子,祁夫人可一早与她说了,太夫人但再犯牛心左性,都是她这个贴身妈妈没有规劝好,祁夫人只惟她是问。

如今虽不是祁夫人发话,但顾冲发话反倒更好,齐嬷嬷便不再犹豫,屈膝应了一声“是”,便半劝说半强迫的将彭太夫人给弄走了。

花厅里这才总算有了一点家宴该有的热闹气氛。

顾苒今日也被祁夫人开恩放了出来,好容易得了机会与顾蕴说话儿,岂能轻易放过,待顾准一发话开席,她便凑到顾蕴耳边,问起她宇文策的情况来,“……我上次托你帮我打听的事情,如今怎么样了?你别不是忘了罢?”

顾蕴暗自腹诽,平常夫子让你背文章时,怎不见你记性这么好?也将声音压低得仅够二人能听见,道:“没忘呢,就是那位十一爷早有心上了,就是他们府上一位侧妃的娘家侄女儿,只因荣亲王妃担心将来庶长媳进了门,与那位侧妃抱成团对付她,一直从中作梗,所以二人暂时未能心想事成罢了,你还是趁早死了心的好!”

顾苒立时垮下一张脸来,好半晌才泄愤般大吃大嚼起碗里的菜来,顾蕴忙问道:“你这是干嘛呢?”

“你看不出来吗,我这是化悲痛为食欲呢!”顾苒的声音含混不清,等大吃了一通后,才又与顾蕴道:“这会儿我觉得心里好受多了,罢了,反正我也连那人长什么样都想不起来了,他有心上人就有罢,只能说明我们有缘无份,我总能遇上我真正的有缘人的!”

顾蕴就忍不住笑了起来,这般的豁达,才是她心目中那个真正的顾二小姐呢,以后她总算不必再为此事发愁了。

------题外话------

孩子还是不舒服,今天万更不了,估计明天也万更不了哈,请亲们千万见谅,么么哒,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