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45.9偶遇灵童(第一更)

司夜染望着那孩子。

果然是双宝的亲侄儿,相貌上倒是更像双宝些。这样冷不丁看上去,仿佛看见了当年刚进灵济宫的双宝一样。

相见有缘。

司夜染便笑了,走过去瞧那小孩儿画的什么画儿。

一瞧“车夫”朝儿子走过去,唐光德的娘子邱氏不由得有些紧张,悄悄扯了扯丈夫的衣袖謦。

只因为司夜染此来,双宝介绍的身份是车夫。虽然明说赶的是运尸车,可是双宝与兄长言谈中隐约提到了这次回京是将袁家枯骨运回,以备公子查验之用,于是邱氏便也自然想明白了这车夫是赶什么车的车夫。

毕竟自家孩子还小,这样的车夫近前去,叫她心有不安。况且不过是个车夫,孩子画什么,他哪里看得懂呢凡?

唐光德却将娘子拉住,拍了拍她手背,轻轻摇了摇头。

尽管兄弟带这个人来,只说是个多有照拂的车夫,可是唐光德却看得出兄弟对这车夫的态度不同。

这两年兄弟跟着兰走南闯北,也已是悄然长大了,再不是从前的那个少年。便是亲兄弟之间,自然也有了不方便直说的话。可是凭着手足连心,他却也能大体猜到这个车夫不是一般的车夫,甚或根本就不是车夫。

能叫自家兄弟恭恭敬敬的人,自然是大人物。大人物肯来看看自家孩儿的画,这说不定反倒是一场求都求不来的造化.

司夜染走到了孩子身边儿,垂首望他的画儿。一看之下叫司夜染也是高高挑眉。

“孩子,告诉大叔,你在画什么?”

那孩子仰首一笑,目光淡然,并没有一般孩子想要得到大人夸赞,或者是担心自己画得不好而在人前出丑了的那种神情。他的神色恬然平静,仿佛对自己的画十分自信,同时也是乐在其中,并不十分别人的看法。

这样的心境,饶是司夜染,都是微微震动。

“大叔,我画的是《美人图》。”

双宝在旁听着瞪大了眼睛,跟兄长交换了个眼神儿,不由得相视而笑。邱氏一听可不好意思了,忙上前盖住孩子的画,“哎哟,别胡说。什么《美人图》啊,小小的孩子懂什么是美人呢?”说着朝车夫不好意思地笑笑:“小孩子不懂事,乱画的罢了。”

“却不是。”

司夜染蹲下来,认真看那孩子的画儿:“他画的仕女,线条清细,体态优美。虽然还是小孩子,已经隐约露出风骨来。唐大哥,嫂夫人,这孩子你们夫妇一定要好好栽培,将来前途无量。”

“哎哟,那就谢谢大兄弟的吉言了。”

邱氏自然是喜不自胜。虽说说这话的人只是个车夫,但是这话听在心里也是舒服的啊。

唐光德更是赶紧上前抱拳躬身,双宝则在嫂子背后更是深深地施礼。

唐家三人都不知道,眼前的孩子是触动了司夜染的回忆。当年兰芽年纪很小的时候,也是最爱画美人,后来跟他一起去搜罗《秘戏图》,看了那些自然的人物情态之后,画的美人就更惟妙惟肖。

这般想来,与眼前这孩子就更是有缘。

司夜染便含笑问:“不知这孩子叫什么名字?”

唐光德有些不好意思:“说来也是汗颜,孩子三岁了,还只取了小名儿,没取大名儿。”

“怎么说?”司夜染明白这当中必有缘故。

唐光德回道:“那是这孩子百日的时候,我与娘子带他进庙上香。结果一位挂单的游方僧人见了这孩子,说这孩子的大名儿不能随便起,否则会耽误这孩子的前程。那和尚说必定得等到遇见一位天下至贵的贵人,叫那贵人给取了名儿才好。”

双宝登时眼睛一亮,走过去低低跟兄长嘀咕。唐光德微微一怔,随即便也会意,上前朝司夜染长长一礼:“说来也是有缘,不如就请客人你帮小儿取个名字吧!”

邱氏一听又急了,心说一个车夫怎么给孩子取大名儿啊,那不更耽误了孩子的前程?

双宝凑过来嘀咕:“嫂子可明白半夜做梦,梦见运尸车可是大吉之象?”

邱氏是个市井妇道人家,没太多的见识,却是相信这些说法的。遂问:“做什么解?”

双宝抓过笔,在纸上写下“棺材”二字:“所谓升‘棺’发‘材’。无论读书求功名,还是经商求金利,都是极好的兆头。”

邱氏一听便笑了:“哎哟,我说我们家怎么好端端地会来一位赶运尸车的大兄弟,原来老天有意叫大兄弟给我们儿子送来这么大的一个好意头啊!大兄弟,万万拜托你,给我儿子取个好名字!”

司夜染便也忍不住笑,悄然用目光敲打了敲打双宝。

这小孩跟着兰芽这几年走南闯北,果然越发激灵了。

这些年他也感念唐家兄弟给兰芽的帮衬,更难得眼前这个孩子无论是相貌举止,还是才情应对都这样合眼缘,于是他便欣然点头。

问过了这孩

子的生辰八字。也巧了,这孩子竟然是寅年寅月寅日出生。

“这样巧的生辰,分明是上天赐名。”

司夜染遂不假思索,抓过笔来,在纸上一挥而就。

唐光德夫妻凑过去看,只见纸上墨迹酣畅,分明是这两个字:“唐寅”。

双宝也挤过来看,反复将这名字念叨了几回,“唐寅,唐寅……好名字,多谢大人!”

这一高兴,竟然顺嘴将“大人”都喊出来了。

司夜染目光瞟了他一眼,倒也没计较,只是微微耸了耸肩。

双宝这才自知说漏了嘴,尴尬得急忙捂住了嘴。幸好唐光德两口子都还顾着这个名字,没留意“大人”二字。

得了大人给侄儿赐名,双宝这心下也是又酸又甜。那老和尚说得可真对,侄儿就是要遇见这天下至贵的贵人给取名——大人是正朔皇太孙,可不就是这大明天下身份最为尊贵的人么?

可是这一重身份却不能向兄嫂和侄儿揭开,否则他们又该是何等的开心啊。

唐光德两口子欢喜得说非要办些酒菜来,还要再杀一只鸡,请司夜染好好乐呵乐呵。

司夜染却连忙推辞了,说那只鸡就留给孩子吃吧。

“若说谢礼,不如这样:叫这孩子给我画一幅画儿,三日成,我带走。”

狼月和固伦身在辽东和李朝,身边并无同龄的小伙伴儿,他便想着借一点唐寅这小孩儿的画笔才气,带幅画儿给两个孩子瞧瞧,受受熏陶。尤其是固伦那小妮子,别整日只知道见钱眼开,也好歹看看水墨丹青。就算学不得她娘那丹青妙手,也总不能就喜欢金子银子啊。

想到这里他都不由得勾起唇角来。

身在京师,是回到了娘子身边,可是却又已经控制不住思念孩子们了。

娘子与孩子,天各一方,他这颗心便无论身在何处都不能圆满.

双宝将司夜染交给兄嫂,亲自去刑部,请了“黑白双煞”邢亮和叶黑一道回了灵济宫。

兰芽命灵济宫神殿的道士为袁家亡魂做了道场,焚香祭拜之后,请邢亮和叶黑验骨。

邢亮和叶黑打开随身带来的鹿皮包裹,展开之时,一股寒气直冲云霄。

原来那鹿皮包里包着的竟然是这天下几乎所有兵器的局部刀刃。光是刀,就有绣春刀、倭刀、马刀、柴刀、铡刀等多种刃口。两人一同协力,用各种刃口砍在新鲜的人骨上,以不同刃口造成的不同骨头断面与袁家枯骨上有刀痕的做比对。

看似相近的刀痕,却在叆叇的帮助下呈现除了不同的断面结构,兰芽亲自执笔勾画,将它们一一全都画了下来。

邢亮和叶黑又是一顿大砍结束,各自抹着头上的汗:“公子可有结果了?”

兰芽指着几乎完全相同的两幅断面图,收了笔,眯眼冷冷一笑:“有了。”

邢亮和叶黑接下来又给枯骨做了验毒,将枯骨有的泡酒,有的放进蒸锅高温蒸煮,有的则磨碎成粉、掺入饲料喂给牲口吃……各种手法看得人眼花缭乱,可是一片扰攘之中,兰芽却始终冷肃着一张脸,静静等待。

日落时分,蒸煮的热气散尽,泡骨的酒也变了颜色,那些吃了骨粉的牲口也呈现各种不同状态:有的安然无恙,有的上吐下泻,有的则——已然陈尸于地。

兰芽亲自一一记录,忙到天色全黑了下来,想要的答案已经都呈现在了眼前。

【稍后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