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三叔醒来,当年往事

也许是知道他们等的着急,等的煎熬,床上的人在大约两个时辰之后就醒来。

上官益睁开眼看着头顶的褐色布料,怎么看着像是床帏的样子。他的思维旋转思考,床帏,难道他现在已经出了那个千丈崖,是谁带自己出来的?难道是那两人,他们为什么会带自己出来?不论他们处于什么目的带自己出来,那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出来了,可以报仇了。

“哈哈哈……。”上官益突然大声的笑,笑声里有凄凉,有庆幸,还有发泄的意味。多种心情交织在一起的笑声,咋听上去竟然有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屏风之外的人听到笑声,都知道是里面的人醒了,但是他们听着那渗人的笑声,心中有的不是害怕更多的是担心。是以怎么样的心情才会笑的如此难以捉摸。

“三弟?”

“三弟?”

“三叔?”

他们各种喊着不同的称呼,跑到床边,着急的看着那人。

“三弟,你醒了,不要担心了,你现在在家,没事了。”上官博坐在床边看着发愣的三弟着急的抓着他的手说,他们明明听到他的笑声了,怎么是在发呆呀。

“三弟,说话呀,你怎么了,我是二哥呀,三弟?”上官腾看着三弟那发愣的样子,也很是担心。

上官博也一样,他看着自己的女儿,意思在询问这是怎么回事。

“爹,三叔这是没想到睁开眼可以看到你们,他没事的,只是一时没反应过来。”上官雪妍无奈的说,这是很明显的事,爹他们就是关心则乱。任谁被困在那出路无门的崖底,在认为自己会死在哪里的时候,一觉醒来却看到自己的至亲,是人都会发愣吧!

“三弟,你现在回家了,我是大哥,这是你二哥,他们是你侄儿和侄女。我们都在,你也没事了,以后也不会有事了。”上官博想想好像就是女儿说的这个原因,于是小声的和三弟说话。

“对呀,三弟,我们都在。”上官腾也接着自己大哥的说,不过他们都没提老三家的人。

“大……哥……大哥,你是大哥,你是二哥?我没想到还能见到你们,大哥,二哥,这是哪?”上官益突然站起来抱着上官博,几十岁的人了,却哭的像个孩子一样。

上官博也紧紧的抱着弟弟,是自己对不起他,连他出事自己都不知道。要不是丫头巧遇他,自己真不敢想象三弟会是什么样子的。

上官腾也走上前握着自己弟弟的手,这手现在枯瘦如柴,还有锦被下缺少的部分,三弟一定吃了常人不能吃的苦。让三弟变成这样的人,自己不会放过他的,真当他们兄弟好欺负不成。

上官雪妍他们只是站在一边看着,什么也没说,知道现在是属于他们兄弟的时间。看着相拥的三兄弟,尤其是自己那白发的老父亲。上官雪妍再次握紧了拳头,敢让她在乎的伤心,难过,那自己一定要让他痛彻心扉,死都忘不了那滋味。

站在他身边的轩辕玄霄伸手,轻柔的掰开她紧握的拳:“不要伤了自己,要不然我让他们血债血偿。”轩辕玄霄看着她那纤手,心疼的说,好在只是红了,没有流血。不然他不保证自己现在不会去杀了那个上官雪鸢和那个冒牌货。

“会有那天的,欠我们的早晚让他们血债血偿,我的、我爹娘的、三叔的。他们一个也别想跑。”上官雪妍任他握着自己的手,看起轻柔实则语气冰寒袭人。不过她控制住了范围,就在她周身,她现在不想惊扰了父亲他们。

轩辕玄霄握紧她的手没再说什么,她想做什么随意就好,自己只要在她需要的时候,站出来就行了。就像她在自己危险时刻站出来一样,他们就是对方最后最好的屏障,谁也离不开谁。

这边小夫妻两人默默无言心意通,那边的三兄弟也从痛哭中分开。

“大哥,我怎么在这里,还有这是哪里?”上官益看见两位兄长就知道自己是彻底的从哪里走了出来,他再也不用恐惧自己哪天会死在那里了都没人知道了,也不会担心自己的委屈没地方诉,仇无机会报了。可是自己现在是在哪里,还有带自己回来的人呢?

“不怕了,这是大哥的家里,你现在在药庐里,身边都是我们自己人。”上官博听见弟弟的问话,还以为他在害怕什么,于是劝他。

“大哥的家里,我是怎么到的?大哥,是不是一对年轻男女送我回来的?他们呢,我答应过他们,只要带我出来,我可以为所他们驱使,我们上官家不能失信于人。他们在哪里,还在不在府中?”上官益刚刚只顾着和两位兄长抱头痛哭,压根没看到兄长身后的侄子、侄女,所以就没看到带他回来的那两人就在屋里。

“三弟,我们上官家是不会失信于人。他们就在府中,他们带你回来也是应该的,你到不用为他们做什么。那是丫头和她夫君,你可是他们的三叔,哪有侄女要三叔为自己驱使的。丫头,你们过来。”上官博拉着激动的弟弟,他们上官家,世代为医,最终承诺,他可以了解三弟为什么这么着急找他的救命“恩人”。

“丫头,是谁,我认识吗?”上官益听到自己大哥的话,有点疑惑,听大哥的意思好像自己是认识她的。侄女,自己侄女就只有大哥的长女,可是那不是在自己之前就跌落在千丈崖死了吗,难道大哥这几年认了什么义女不成。

“三叔,看来那千丈崖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我们叔侄可都从那里走了出来。侄女我是大难不死,后福还不浅呢,侄女相信三叔也是一样的。您要想亲自报仇侄女就把他们送到你手里,您要怕脏了自己的手,侄女为您代劳。但是在那之前,您可要养好身子才行,要不然都是空谈。”上官雪妍听到父亲的吩咐,走上前去。看着那还在疑惑的三叔,开口就明确的表明自己的身份,同还告诉三叔,报仇有的是时间,不过要先养好身体才行。

“你是妍丫头,你真是丫头,你没死,回来了?看我说怎么话,那肯定是没死了,要不然也不可能救我回来。对了,他们不是都说你跌落千丈崖了吗?”上官益实在没想到眼前之人就是自己那唯一的侄女,大哥以前的那个心智不全的女儿。他虽然被长时间困在崖底,但是思维清晰,他从刚刚的那就话中就听出了,这侄女的病怕是好了吧。

“侄女是跌落了千丈崖,但是没死,三叔不也一样。三叔在崖底住的小木屋就是当年侄女和玄霄搭建的。我们在那里住了一年多,机缘巧合下就出来了。不过由于跌落千丈崖,侄女失去了记忆,什么都不记得了。也是在最近的一次意外中恢复记忆才于三天找回家来的,今天也是想去千丈崖底看看,没想到会遇到三叔。还望三叔见谅,侄女没能在第一时间认出三叔。”上官雪妍解释着自己为什么跌落千丈崖没死,顺便还把自己为什么才回来的原因也说给大家听。

“我一直奇怪自己在崖底没见什么人,怎么会有一个小木屋存在,起初还以为那里有什么避世高人居住,原来是你们建的。怪不得那里会有很多发霉的草药,想必也是你走之前弄的吧。”上官益点着头说,现在自己的那些疑惑都解开了。

“冥冥之中自有天注定。”

“大约是吧,”

“好了,三弟,不想那些天意了,回来就好,我们现在也算是团圆了。对了,三弟你是怎么跌落那千丈崖的,难道也是采药?”上官腾劝住那眼中又要流露出伤心的弟弟,于是转移话题。可是他不知道的是,他问的才是自己弟弟最在意的,最伤心的。

“不是,我是你被人追杀,慌不择路逃到千丈崖边,被他给打下去了。大哥,我对不起你。大哥,是我没能保护了小侄儿。对不起,我实在对不起大哥,我不知道她会做如此的事。大哥,大哥,洛儿是我弄丢的。”上官益先是平静的说自己是怎么跌落悬崖的,然后突然激动的抓住上官博一直道歉,口口声声说上官雪洛是他丢的。

他的说法让在场的人,都十分迷茫,他们知道那上官雪洛是在满月的时候丢失的,可是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只有上官雪妍抓住了,他话里那突然多出的“他”或者是“她”,而且这人三叔一定是认识的,有可能还是亲近之人。

“三弟,怎么回事,你慢慢说,这里怎么又牵扯到了洛儿?”上官博感觉自己的手被三弟抓的很疼,可是这不是他在意的。他在意的是三弟说的关于洛儿的那部分,这关三弟什么事,洛儿的丢失也不可能是三弟所为。

“当年洛儿的满月酒宴,我喝多了,回家就睡了,。睡到半夜的时候起夜,隐约听见假山哪里有什么人说话的声音。我以为是那个下人在幽会,也没在意,打算离开。没想到就在转身的那一瞬听见了姜画的声音,是她在和一男子说什么孩子在府中是杀还是怎么处理,说什么孩子才满月,容易哭闹,府中留不得。我当时虽然心中疑惑那男子是谁,但是也担心那个孩子。所以没着急去找姜画对峙,就悄悄的离开想先把那孩子保护起来。等我到了他们说的那间屋子里,果然看见有个孩子在哪里,可是没想到竟然是洛儿。想着他们也快回来了,于是我想先抱着孩子送回大哥家里,但是刚好被他们回来撞见了。那男子什么都不说就攻击我,夺孩子。你们也知道我就会一些三脚猫的功夫,哪能敌那人,于是就抱着孩子跑出了府。本来是想往大哥家来的,可是被他逼得就一时忘记了方向,就跑到了千丈崖哪里。那人追上来,要抢夺孩子,我不给,还问他是什么人,和姜画什么关系?他大笑着看着我,说了很多。原来,他是姜画的未婚夫,为了他们不可告人的秘密才会让姜画嫁给我。我听完之后愣神了,原来他要的就是我们祖上传下来的那两件宝物。他说完在我还没回神的时候,他就夺走孩子,一掌把我打下千丈崖。大哥,是我没保护好洛儿,也不知道他现在哪里,大哥你骂我吧。洛儿……洛儿他是姜画偷得,是我引狼入室。”上官益咬牙切齿说着当年的过往,是自己有眼无珠给他们上官一族带来如此大的祸事,就连自己都惨遭杀害。

谁也不知道当他听到那人说出的真相时的心情,伤心,悔恨,绝望。被姜画所骗的伤心,自己站在崖边的无助绝望,还有悔恨自己不能让洛儿回到大哥身边,那是大哥身边唯一在身边的孩子,可是自己却不能保护好他。

“三弟,那些都过去了。洛儿还活着,他回来了,三天前他们姐弟三人一起回来的。至于你说的那人,不知道是不是现在在你府中扮演你的人。那两件宝物也不是谁都可以要的,它们还好好的。”上官博安慰过分激动的弟弟。

“洛儿真没事吗,大哥你不是安慰我?还有是什么有人冒充我?是谁,不对,我明白了,一定是那人”上官益以为大哥只是想让他安心,于是问,他可是知道那人的手段狠毒的呢。突然间有想起大哥说有人在冒充他,除了那人他想到是谁。好呀,孩的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他们倒是过上了双宿双飞的生活。自己怎么会允许,他们都是自己的仇人。

“三叔你明天就可以见到洛儿了,您先睡一觉吧!”上官雪妍身后点了他的穴道,她发现了三叔的状态不对。也许就是听到爹说有人冒充他,给刺激了,激发了心中的仇恨,眼睛都红了。

“爹,让三叔休息,我们先出去吧。”上官雪妍拉着自己的父亲对其他人说,她想他们要好好商议一下三叔今天说的事。至于三叔说的宝物她不知道是什么,可是能让那人费劲心思的东西,一定就是了不得的东西。可是医谷能有什么珍贵的宝物,难道到是医书不成?

“好,我们先让他休息一下。”上官博在女儿的搀扶下看了三弟一眼走出去。

他们一起离开这里又回到屏风之外的桌子边,也不管是不是夜以深了,他们相对而坐各自想着自己的事。

“爹,府中该宴客了。”上官雪妍突然开口话说。

“嗯?宴客,宴什么客?”上官博不解的问,这是什么情况,他怎么有点弄不明白丫头的意思。

其他人对于上官雪妍突然的话也是同样的不解。

“宴客当然是因为有喜事才宴客的,爹您想呀,我们都回来了了,娘的病也好了,对您来说,这不就是最大的喜事。您宴客庆祝一下也没什么不可,也不算过分。还有,三叔府里的那人,他平时以炼药之名拒绝见大家,可是爹您要是在谷中大肆宴客,到时候,那些外人都来了,他做为您的”弟弟“,我们的亲”叔叔“如果不出现这会让人诟病的,他如果想在几天之后的比赛中夺得谷主之位,他就一定不能让人以为他薄情,一定会出现的。我们现在不去主动见他,让他自己走到我们面前来。再说我和雪枫昨天已经去过三叔家了,吃闭门羹的消息想必谷主很多人都知道了。我们何不乘热打铁,逼他出来。只要他露面,我们就能找到他的破绽。到时候我们在做些什么,让他认为我们在怀疑他,他要是自乱阵脚,也许就会狗急跳墙,那样就方便我们行事了。那人现在无论是为了三叔,还是宝物我们都不能留他了。”上官雪妍缓慢的说出自己的意思,前面他她的平淡,最后一句显然是下了什么决心。他想躲着他们,可是自己又想看看他是何方神圣,那就只能想办法了。这个办法想来他也不会怀疑什么,毕竟是合情合理的。

“丫头的办法是不错,你们回来了,爹是真开心,宴客也是无可厚非的。你说的对,到时候大家都在,他没理由不来。可是丫头是打算这次就除掉他吗?”上官博想一想说,丫头的话刚好说得到他的心里去了。他是该宴客了,告诉医谷里的人,自己的儿女都回来了,三个儿女一个都不少了的回来了,自己不会后继无人了。还有自己要为丫头证名,她才是医谷的大小姐,一个心智健全的人,可以担任下任谷主的人。至于那人,自己也不会放过他,他当然知道女儿说的“不能留”是什么意思。作为医者最在乎的就是一个人的性命,自己一直也是这么做的,不过自己现在要把那些原则放一边了。

“当然不是,这次只是吓一吓他,最精彩的要留在比赛那天,我想看看他输掉比赛的样子。”现在解决掉他简直太便宜他了,自己可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自己还想看看他有什么本事。想必那拿孩子试药的人也就是他了。

“大哥,我们不如就这样做,我也想看看我们那好”三弟“。”上官腾也觉得注意不错,他们可以探探虚实。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明天让人去各族老,长老,执事下帖子,府中也准备起来,就放在明天傍晚吧。”上官博一锤定音的说,既然觉得了,那就早点做。

“好的,爹,帖子明天让雪枫去送,府中的事,我来做,您和娘就等着傍晚的时候出现吧。”上官雪妍拦下了那些琐碎的事,她自信刚回来没几天也可以弄清楚府里的事。以前王府那多大,宴会她都可以搞得定,更何况是这里的小事。

“好,你们做吧,我明天还要就陪着你三叔了。”上官博不认为这些事交给女儿处理有什么不对,在他心里女儿早晚要接触府里的事,或者是医谷里的事。

“那就这样说定了,爹您和二叔先去休息,三叔这里有我看着就行了。”上官雪妍不想让父亲为三叔守夜,主要还是担心他的身体。

“我没事的,你们去休息吧!”孩子担心他,他又怎么会不知道,他现在感觉身子好多了,没什么问题。

“爹,您就和二叔去休息吧,再说三叔的病,我们谁也没大姐了解。要是大姐走了万一夜里三叔有个什么突发状况,我们还要去找大姐,那还不如就让大姐在这里守着呢。”上官雪枫在轩辕玄霄的眼神示意下开口。

“爹,雪枫说的对,我在这里陪着妍儿,放心吧。”轩辕玄霄适时的插了一句。

“那好吧,二弟天晚了,你也不要走了。你原来的屋子还在,不过应该也没怎么打扫,不如你先去我的书房住一晚。”上官博要留在家弟弟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府中这几年比较乱,也不知道他小时候的屋子还在不在,要是在也一定没怎么打扫,不能住人。而书房那是自己平时住的地方,还算干净。

“恩,我就听大哥的。”上官腾也知道自己大哥家这几年的情况,大嫂得病,大哥整日想着如何医治哪有时间管府中的下人,难免那些下人不会有怠工的时候。

上官雪妍和轩辕玄霄送他们离去,轩辕玄霄也不知道在从哪里找出两个蒲团,放在地上,那就是他们的今晚的“床”,不过此“床”,不是用来睡的,是用来打坐的。

上官雪妍笑笑,拿过一个放在地上,自己坐上去闭目打坐。她对于地上是不是干净,倒是一点也不在乎,她以前为了任务多差环境都去过。

轩辕玄霄看着闭眼的她,自己也席地而坐。

等上官雪妍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天都亮了,上官雪妍起身走上前去给三叔扎了几针。看了眼还打坐的人抬脚离开,她要去做早饭了。有玄霄在这里,他不用担心三叔的安危。

“二,你怎么在这里?”上官雪妍刚走出药庐就看见暗二站在外面,于是疑惑的问,自己没叫他过来,他不是应该和墨儿他们在一个院子吗?

“少爷知道夫人该做早饭去了,而爷也该去晨练了,所以让属下来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暗二恭敬的说,他们一起从上京出来的人,除了随墨、雯娥和小峰外,就剩他和天了,而天现在执行任务去了,就他一个闲人了。

“还真有事要你做,那你这几天就保护好三老爷,除了你认识的,其他人不许接近三老爷。”上官雪妍看见暗二,才想起来找人保护三叔,尤其明天过后三叔就会成为有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是。”暗二回答的一点也不迟疑,这些年他们习惯了听取上官雪妍的命令,在他们这些圣王府的侍卫心中,王妃和王爷一样,让人信服,所以她的吩咐他们从来不会打折扣。

上官雪妍知道暗二的能力,保护三叔绰绰有余,如果真有人闯进这里,府里还有她和玄霄呢,府中的安全没事的。

轩辕玄霄在上官雪妍走后才醒来,看着那孤单的蒲团,他知道上官雪妍已经离开了,那自己是不是也该去和墨儿他们一起晨练了。

“暗二,你怎么这这里?”轩辕玄霄看见暗二和上官雪妍问了同样的话。

“回爷,夫人让属下保护三老爷。”暗二再次恭敬的说。

------题外话------

封面还没做好,我等的好着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