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一百四十八 兄弟打算,一杯倒

上官博就知道二弟不信,要不是他自己经历过,他也不会相信的。二弟说的对,丫头的年龄太小,至少在他们看来是小了一些,她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学习医术。在说这些年她又是在外面,能学到什么好的医术,他们医谷的医术都是经过祖上积累而成的,囊括了很多方面。历代医谷里上官一脉的人去世,都会在去世之前留下自己的成果或者是手札。所以医谷里上官一脉的医术才会是最好的,这也是上官一脉可以一直担任医谷谷主的原因。丫头在医谷里也只是学的比较浅显的那些,那些难懂的医术她还没来得及学,就是自己也是在成年之后才接触到的。可是她的医术现在竟然好的这个地步,难道外面有他们医谷不知道的神医存在?可是这可能吗,没听有什么传言,那丫头的医术是和谁学的?

“是呀,要不是我自己经历,我也不会信的,这不是好事吗?她的医术出色也算是我们上官一脉的幸事,这样也不用怕几天后的比赛了。”上官博没忘记自己的身份,他知道什么事才是重要的,看三弟的样子,这医谷里恐怕有其他人混进来了。就是不知道他们想做什么?

“大哥说的也对,这样看,有侄女在,我们也可以安心了,那些人也太猖獗了。对了,大哥你能不能问侄女给你解毒的药是什么?我想研究研究,你也知道我就这点爱好。”上官腾不好意思的说,自己这个做叔叔要去问侄女如何制解毒药,如何开的了口。

“她不是用什么药,我听枫儿说她是使用银针导出了我体内的毒。”上官博说起这事,还是有点震惊,要不是儿子说的肯定,他还接受不了呢。

“大哥,您说什么,银针?银针导毒?大哥你是说……?”上官腾突然从床边站起来说。银针导毒?他们上官一脉多久没人会了,太久了。久到他们都快忘记了,他们先祖是以什么出名,然后才建立的医谷。

先祖的成名绝技就是用银针医病,几根银针配合平常的药材,可以治百病。可是他们上官一脉会此绝技的就只有先祖一人,先祖逝去后,绝技失传。即使当时先祖传给了其后人,那后人也只是学的一知半解的,远远达不到先祖的地步。后来一代不如一代,最后差不多失传了,现在医谷只是保留着先祖遗留的遗物,每一代都希望可以找到它的主人。可是都没能如愿,难到他们可以见证那时刻。

“对呀,我想让丫头去试一试,看她能不能得到那两件宝物,你看怎么样?”上官博理解二弟的激动,他又何尝不是呢。所以才会和他商议自己这两天在想的事。

“大哥可以让她去试一试,希望可以吧,这样我们也可以完成爹的遗命了。”上官腾也赞同自家大哥的意思,侄女既然可以用银针治好大哥,看来那是精通银针使用之法,也许可以去试一试。

“等过了选举大会吧,到时候才可以名正言顺的让她去试一试。”上官博点着头说,这事虽然自己可以做主,但还是要和金长老,他的叔叔说一下才行。到时候选举大会,要是丫头夺得族长之位,就不会有人说什么了。

“大哥,顾虑的对,那事我们先不着急。我们还是先解决三弟的事好了,三弟也不知道是被谁害的?”上官腾看着躺着的三弟,心中钝钝的疼感袭来,三弟怎么会成这样子了。

“我们现在怀疑,就是三弟府中的那个冒牌货做的。对了,这是我们原本的三弟,三弟府中的那个是假的。其实三弟都丢失好几年了,我们都不知道。”上官博忍着心中的怒气说,他平时的性子还是不错的,这次的事,就是连他都忍不了了。他这时才想起来自己忘记和二弟说孩子们的推测了,于是他赶紧补充说。

“什么真的,假的?大哥的意思我们被人骗了很多年,一个居心叵测之人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冒充着我们的亲人?”听完大哥的话上官腾不淡定了,就连一向性子比较冷的他,都跳了起来了。要真是那样,他们这些人的眼睛都该医治了,全都是瞎的。这不但是眼瞎,心也瞎了吧。不然,怎么会,拿仇人当亲人看待。

“现在好像是这样的,不过要等三弟醒来听他怎么说。这些又都是丫头他们的猜测,不过现在和肯定了也没什么区别了,既然三弟在眼前,那个就只能是假的了。”上官博现在也不得不认为孩子们说的是对的。

“怪不得三弟现在不经常出来,时常炼药。那人是怕和我们接触多了,被认出来吧,所以他就在尽量避开我们。”上官腾现在也想明白了原来那些自己想不明白的事。三弟其实不善于炼药制药,他善于打理庶务。名义上大哥是谷主,其实很多事都是三弟在打理。可是几年前开始,三弟不知道为什么对庶务不敢兴趣,却对制药来了兴趣,还要一心专研。自己只当他是喜欢炼药了,再说这里是医谷,向来是医术高低为评价,要是三弟有成就,最后受益的还是他们上官一脉的人,自己也乐见其成。

“那好像也是几年前的是吧,是在洛儿丢失的一个月之后吧,三弟也开始炼药。听你说的时候,我当时因为自己府中的事,也就没多想。”上官博有点懊悔的说。

“好像是从那年开始。”上官腾回忆的话说。

上官博也陷入自己的回忆,这些年他们兄弟过得都不是怎么好,尤其自己和老三。现在自己是熬过来了,那老三也希望他可以熬过来。

“放下东西,你们可以离开了。”突然进来的上官雪枫打断了他们兄弟的交谈和回忆。

“枫儿,你们怎么都来了?”上官博看着进来的三人问。

“爹,大姐做好饭了,她知道您和二叔一定想守着三叔,不会去厅堂吃饭,于是让我和姐夫还有雪添过来陪您们吃饭。大姐和墨儿他们在那边陪着娘吃饭,您不用担心。大姐说她知道您担心三叔,可是您的身子没好利索,这饭一定要吃的,这些饭菜大姐都是和药材一起煮。这野鸡汤,可是墨儿和少泉亲自给您猎的,您要是不吃,让他们知道了,会伤心的。”上官雪枫他们打开刚才下人放下的食盒,一边把菜摆放在桌子上,一边回答上官博的问话。

“丫头倒是有心了,这话也是她说的吧。放心吧,就是看在外孙的面子上我也吃。走吧,二弟尝尝丫头的手艺,那可是好的很。”上官博听着儿子那一长句话,总结起来就一个意思,这饭自己必需吃。

“爹,后面那一句是墨儿自己说的。”轩辕玄霄插了一句说。

“哈哈哈,这小子,大家都坐吧。”上官博一扫刚刚的阴霾心情,笑着招呼他们坐下吃饭。

“大哥这就是侄女婿吧,侄女的眼光不错,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上官腾在他们进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轩辕玄霄,谁让三人就数他气场不一样,让人很难不注意到他。

“谢二叔的谬赞,玄霄不敢当,玄霄就是一个生意人。”轩辕玄霄选择瞒着自己的身份,他不是不想和他们说,他是怕他们知道后又要见礼,大家也会拘谨起来。再说他也不全是说的假话,他名下是有很多产业,也算是个生意人了。

“生意人,那一定见过大世面的,不知道你和我那侄女是怎么认识的?”上官腾看着眼前这人,虽然他一向炼药制药,研习医术,可是也能看出此人要不是没说实话。那就是,他不是一个简单的生意人。这人一定深藏不漏,如此的一个人不知道对侄女来说是好还是坏,看来自己要私下和大哥说说才行。

“我十年前遇到仇人追杀,是妍儿救了我一命。”轩辕玄霄简单的一句话就概括了他们的相遇,至于其它的他选着瞒着他们,那些事是他和妍儿两个人的,没必要让其他人知道。

“二弟,吃饭吧,你尝尝这汤,味道很好,里面好像有不少药材可是却吃出不一点药味。”上官博打断二弟的继续盘问,他知道二弟那是担心丫头遇到坏人。可是经过这两天的相处,自己知道玄霄那是真的对丫头好,丫头也是喜欢他的。

“好,我也尝尝侄女的手艺,大哥这不会是女儿回来了,做什么都是好的吧?”上官腾笑自己的哥哥,心里想没想到大哥却是护犊子,这女婿看来大哥很满意。

“爹,这酒是妍儿酿的,她说喝这个对身体好。就连墨儿每天都会喝一点,妍儿让我拿来,给您们尝尝,但是不能喝多了,这酒的后劲大。”轩辕玄霄从自己脚边的食盒里,拿出一个小酒壶喝小酒杯,给他们一人倒上一杯。轩辕玄霄可是知道这酒的好处,他每次喝完都感觉身体舒畅,喝完之后打坐,还能提升修为。可是就是他也不能多喝,一天也就一两杯,但是这酒妍儿喝起来却和喝水一样,好像怎么都不醉。

轩辕玄霄哪里知道这酒都是空间里的产物酿造的带有灵气,一般人承受不了。就这他们喝的还是灵气少的,要是换成那个上官雪妍和宸平时喝的那个,他们非爆体而亡不可。

这酒可以说那是上官雪妍曾经为轩辕云墨特意酿造的,她不能教儿子修炼,但是她要保证儿子的身体的最佳状态,所以平时才会给他吃含灵气的东西。

“玄,你真小气,怎么就拿这么一点,你说是不是你把剩下的藏起来了?”上官雪枫看着轩辕玄霄拿出的酒壶,不满的问。就那一点,也就只够一人一小杯的,自己平时就喝一杯,想着今天有父亲和二叔在可以多喝一点,怎么还少了呢?

“爹他们是第一次喝,不能多喝。你忘记自己第一次喝这酒的时候了,也就只是一杯,你就睡了两天。”当然轩辕玄霄说的是那种比这大一点的酒杯,上官雪枫的内力不如自己深厚,自己当时也是睡了一天才醒。自己现在给岳父他们喝的酒,妍儿说是换成小杯的,这又是她新酿的,度数要小一点,应该没事。

“什么酒,让你们说的这么好,不过闻着挺香的,我尝尝看?”上官雪枫对于让轩辕玄霄和上官雪枫争执不下的酒,很好奇。于是端起杯子,一饮而尽,快的上官雪枫他们都没来的及阻止他。

“一、二、三,倒。”上官雪枫伸出的手,本来是阻止他的,不过看他喝下那酒就改成数说了。

上官雪枫的倒字出口,那上官雪添就向桌子下面倒去,被事先就知道的上官雪枫给拉了一把,才没倒地。

“添儿……?”上官腾看见儿子一杯酒就喝到了,这可不是儿子平时的酒量,于是着急的喊了一声。

“二叔,他没事的,睡一觉就好,我们第一次喝这酒也是这样。二弟他是喝猛了,要是细品加上吃这些菜就不会了。”轩辕玄霄看了那上官雪添一眼,淡定点的和上官腾解释。他只要睡一觉醒来,就会发现没有平时宿醉的头疼之感,还会觉得神清气爽的,整个人好的不得了。

“这酒这么好,那我可要问丫头多要点,以后你们离开了,我也可以慢慢喝。”上官博在他们说的时候,就抿了一点,入口绵柔,醇厚,不刺喉咙,口齿留香。就是平时不喜酒水的自己,也想多喝点。可是自己也知道丫头回来了,但是她却不能在家太长时间,他们现在的身份有太多的不方便。

但是他们这次要再离开,自己至少知道她在哪里了,也不会如上次一样牵肠挂肚了,心里也能接受了。更何况剩下的两个孩子在身边,自己和夫人也有点寄托。

“爹,我和妍儿以后回来看你们的。”轩辕玄霄其实很了解岳父的心情,更何况是丢失了十来年的才回来的女儿,不舍是一定的。

“好好,我们先不说那些了,先吃饭吧。”上官博听到女婿的话,笑笑说,等他们回到上京一定会有很多事忙,哪能抽出时间来看他们,隔几年见一次就可以了,平常人家闺女嫁远了,不也就这样。

一顿饭他们很快就吃完了,等收拾完了桌子,上官雪枫泡上了茶。他也没有离开,就在药庐这里陪着父亲等三叔醒来。

晚饭过后没多久,上官雪妍也带着两个孩子过了,二叔是长辈,他们怎么能不来见礼。

“云墨(少泉)见过二外公。”他们两人进门之后在上官雪妍的介绍下给上官腾行礼。

“起来吧,二外公今天也来急,也没备什么见面礼,哪天你们去家里,二外公书房里的东西你们随便挑。”上官腾让他们起来,有点不好意的说,这两个孩子他昨天已经听儿子说了,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了。只是第一次见面自己这个做外公的却没什么礼物,也不知道孩子会不会觉得自己小气。

“二外公我和大哥可是记住您说的话了,到时候您可不许心疼。大哥,我们到时候不要实用的就要贵的,反正外公和舅舅他们都在,都可以作证。”轩辕云墨看出了上官腾的不自在,于是故意绷着脸说,一副您赖不掉,我可是有证人的样子。

“好,就听二弟,我一定什么贵就拿什么。”轩辕少泉一本正经的说。

“你这小子,二外公记得了。”上官腾看着轩辕云墨的样子,笑了,这孩子精明的很。

“好了,你们去陪外婆一会儿,然后就回去睡觉。”上官雪妍笑着撵他们走,这墨儿,自己怎么就教出他如此圆滑的性子。

“好吧,大哥我们走。诸位长辈,也早点休息。”轩辕云墨弯腰行礼走出去,他知道娘亲他们有事要说,他和大哥在这也不能帮上什么忙,不如离开。

“侄女,你这两个孩子不错。”上官腾看着走出去的他们赞许的说。

“二叔,过奖,他们也顽皮着呢,尤其是墨儿,那小子更加顽皮。”上官雪妍说着儿子顽皮,不过脸上却是有着开心的笑,对于儿子她是很满意的。

“小孩子都一样,你二弟家的那个也那样。”上官腾表示他理解,他自己的孙子也是淘着呢。

“都一样,我先看看三叔怎么样了。”上官雪妍走到床边,弯腰给床上之人把把脉,又暗中输送了一点灵气。

“比我预想的要好,不用到半夜就该醒了。”上官雪妍拿开自己的手,对着那些紧张看着自己的说,这些都是三叔的亲人,怎么会不担心呢。

“好,那我们就在等等。”上官博本来想让他们先去休息,不过想到万一三弟的病情有变化怎么办,还是大家一起等等吧。

看看床上的人,他们除了等还能做什么?

------题外话------

此书《穿越之冲喜继母妃》改名为《穿越之冲喜继妃》

只是变了书名,内容不变

封面我也会重新做一个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