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道至尊驱魔师

第十六章:点化鲛刹,东海的消息

一切事情虽说已经尘埃落地了,可是轩辕天音的心中却依然隐隐有着不好的预感,在走之前,还特特去了那石殿中走了一趟,她始终无法相信,那从上界下来的白袍人费了这般功夫却只是为了打破一个封印着魔龙的法阵。

仔仔细细地绕着已经残破的法阵看了又看,轩辕天音都没看出这法阵里有什么特别的东西,自魔龙被收服后,那股诡异的黑气也消失了踪迹,如今整个法阵中,除了残破的碎石,就什么都没有了。为了保险期间,轩辕天音还专门拿出了罗盘在附近探测了一番,探测出的结果也同样是没有任何异常。

轩辕天音蹙眉站在残破的法阵边上,目光紧紧盯着阵中那些生涩的古怪字符,面色沉静,一时之间倒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怎么了?可是这个法阵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见轩辕天音站在那里迟迟不动,其他人都疑惑地走了过来。

“没有任何的不妥。”轩辕天音摇摇头,收回目光,看着他们道:“只是我想不明白那个白袍人为何执着于打破这个封印。”

“既然没什么不妥就先离开这里吧。”一旁流光道,只是脸上的神色却是不怎么好看,湛蓝的眸子扫过凌乱的四周,特别是看见断石下已经破碎的水晶棺时,眸子中有怒气一闪而过,“回去之后本王还得派人来这里清理一番,鲛人族历代的族王都葬在了这里,如今石殿被毁,历代先王的水晶棺也毁于一旦,我鲛人一族还从未遭受过如此之辱。本王不管那白袍人是谁,这个仇,我鲛人一族一定会报。”

流光的愤怒可想而知,这里是鲛人族禁地,也是王陵,谁家祖坟被人毁成这般模样,都会愤怒的。

瞧着流光阴沉的神色,一旁自被轩辕天音救了后就没开过口的鲛刹脸上犹豫之色一闪而过,悄悄抬眼看了流光一眼,鲛刹咬了咬牙,用一种豁出去的神色,砰地一声跪在流光面前。

“王上,一人做事一人当,若不是我们听信了那王八蛋的话,也不会带人来了禁地,我知道二殿下败了,不过还请王上看在二殿下也是被人蒙蔽的份上,请饶过二殿下的死罪,若王上真要论罪,鲛刹愿意替二殿下一死。”

鲛刹一番话说得诚恳且有力,倒是让得其他几人微微侧目。

瞧着鲛刹一脸替主赴死的神色,轩辕天音挑了挑眉,这家伙长得凶神恶煞的,却难得是个汉子,不过就算愚忠了一点。一想到鲛人族的那位二王子,一脸阴鸷且性格扭曲的家伙,轩辕天音就为眼前这个鲛刹感到不值。

而且这家伙太憨直了一点,就算请罪求情也是要分场合才行,没瞧见此时的鲛人族王已经因为禁地被毁而恼怒不已了吗?太不会看眼色了,流光会答应他的请求才怪呢。

果不其然,轩辕天音心里的想法刚刚落下,就听见流光气极反笑,冷冷地道:“鲛刹,你原本是我族大将军却跟着二王子流放出南海,这个是你的意愿,本王没什么可说的,可是二王子这些年来所做的事情,哪一件不是死罪?如今他想带兵攻打王城,而族中禁地也是间接毁在他的手上,你认为你的一条命就够洗去历代先祖的王陵被毁的罪行吗?”

见鲛刹神色一变,似乎还想急急开口,流光却并不给他开口的机会,挥手打断他欲出口的话,怒声又道:“先王在时曾说你鲛刹是我族的一员猛将,有你在,鲛人一族可安心,可是你呢?先王刚刚驾崩,你就出走王都,本王倒是不明白了,鲛刹…你告诉本王,舜息他就真的值得你这样以命相护,你从前不是最恨反叛谋逆之人,为何你现在却是非黑白不分了?”

鲛刹闻言顿时身子晃了晃,低着头看不清他脸上神色,他沉默半晌,才低低道:“二殿下对我有救命之恩。”

“呵呵……”就在这时,在旁边看了一会戏的轩辕天音突然轻笑一声,看着快把脑袋给埋进裤裆里的憨直大汉,悠悠地问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涌泉之恩,就得汪洋相报了,而当无以为报之时,一般都是选择以身相许啊,这句话果然没说错,所以鲛刹大将军,当你觉得对二王子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时,所以你就选择了‘以身相许’是吗?”瞥了一眼鲛刹,在瞧见鲛刹因为那句以身相许而身子颤了颤时,轩辕天音又道:“鲛刹,那我问你,上代先王如此器重于你,他对你的王恩,你可是报了?你辜负了他的信任,你可是还了?”

“我……”鲛刹闻言脸色瞬间煞白,嘴唇动了动,却没能说出一个字来。

“王恩晃荡,可你选择了救命之恩,当然这也没什么可说的,毕竟生命只有一次,可是鲛刹,你对二王子的救命之恩刚刚已经还清了,那么你什么时候还我对你的救命之恩呢?”

还清了?

鲛刹茫然地看着轩辕天音,似乎不怎么明白她话中的意思。

轩辕天音朝他呲牙笑了笑,道:“二王子让你来禁地,明知是死路,他还是让你来了,你刚刚差点死在那王八蛋的手中,所以你已经还清了二王子的救命之恩。”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尖,笑道:“刚刚在你快死的时候,是我救了你,这难得不是救命之恩?”

鲛刹神色一震,一张脸上神色繁杂,眼中情绪翻滚。轩辕天音也不再说什么,只是这样笑眯眯的看着他。良久,只见鲛刹眼中情绪渐渐归于平静,他平静的看着轩辕天音,道:“是的,你救了我,你对我一样有救命之恩。”

轩辕天音满意的笑了笑,紧接着她大手一挥,道:“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做回你的大将军,好好的辅佐你们的王。”轩辕天音一手指向流光,随即挑眉看向流光道:“白送你一个骁勇善战的大将军,我也不要你什么报酬,也只有一个要求,二王子虽然作死了一点,可是上天也有好生之德,他跟你又是亲兄弟,杀了他,只怕你家先王死了也会伤心,否则当初他就不会只是流放了他,而放他一条生路了。我不要求你放他一条生路,毕竟他那样性格扭曲的家伙想来也是改不了的,放了反而是个祸害,不如你安一下你这位大将军的心,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将二王子永生幽禁吧。”

轩辕天音的话,让得流光和鲛刹二人同时神色震惊的看着她,只有一旁的东方祁了然般的笑了笑,看着轩辕天音的目光温柔缱绻。

这女人其实是拐着弯想救那个鲛刹啊。

看着轩辕天音清冷的目光,流光眼眸微闪,搭下眼皮敛下眸中情绪,淡淡问道:“鲛刹,你可愿意这般?”

鲛刹闻言脸上划过一抹喜意,这个结果,自然是所欣喜的,虽然二王子被永生幽禁,可是至少他不会死了。

“罪臣愿意!”

“好,你能回来,想来先王也是会高兴的,这里事了,你就先随本王回宫。”

……

自从禁地出来,轩辕天音就跟着流光一道回了王宫,不过流光一回宫把轩辕天音和东方祁再次安置好后,便急匆匆地走了。鲛人一族经过这次的事情,流光需要亲自出面给王都的子民们定心,紧接着还有新收编的两万大军的安置,还有禁地中历代鲛人族王的遗体重新装棺安放,这一系列的事情加在一起,把流光忙得简直是脚不沾地了。

而在流光忙得焦头烂额之时,轩辕天音却顶着王上贵客的身份,将整个水晶宫都游玩了一个遍,且将宫中一些珍奇的玩意儿,当着大总管的面,面不改色的收进了自己的轩辕心锁内。

在轩辕天音差不多将整个王宫给‘洗劫’一遍后,流光终于露面了。

“哟?来啦?”轩辕天音悠闲的躺在院中珊瑚躺椅里,朝着缓步走进院子的流光挥了挥手。

瞧着轩辕天音这幅悠闲的模样,流光嘴角抽了抽,站到轩辕天音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没好气地道:“再不来,本王宫中的宝贝都要被你搜刮干净了。”瞥了一眼一旁淡定喝茶的东方祁,“你怎么就看上这么个贪财的女人?真是没眼光,本王族中那些美人可比她好多了,若是东方你哪日后悔了,看着我们相识一场,我可以任你挑选一名,如何?”

东方祁放下手中茶盏,抬眸看着他,笑了笑,道:“没办法,我眼光一向特别,至于你宫中的美人,还是请族王自己享受吧。”

被东方祁这么淡淡一噎,流光顿时哼了哼,嘀咕了一句‘没品位’之后,便突然正色道:“之前听说你们是要去东海是吗?”

轩辕天音闻言挑眉看着他,他这般神色可不常见,莫非出了什么事儿?

流光朝一旁的珊瑚凳子拂了拂,坐下后,看着二人再次道:“本王知道你们这次要去东海,所以最近对东海也留意了几分,前两日有士兵来报,我们南海去往东海的通路被东海单方面的关闭了。”

“单方面的关闭?这是什么意思?”闻言,轩辕天音跟东方祁对视一眼,神色也立刻严肃起来。

“意思就是…南海去往东海的路不通了…哪怕你拿着我给你的令牌都没用,而且不仅是关闭南海跟东海的通道,连北海那边的通道也被他们单方面关闭。”流光沉声道。

“可是东海出了什么事?”东方祁皱眉问道。

“不知道。”流光皱眉摇摇头,一张俊美妖冶的脸难得一副严谨的模样,“前方探子打探不出来,你们知道的,东海是龙族的地盘,龙族在整个海域中的地位无人敢去招惹,他们单方面的关闭通道,谁还能去探出点什么。”

“不过…这种事情确实有点古怪,这么多年来,东海可从来没有出过这种事情。”

轩辕天音神色微凝,若是东海将所有通道都关闭了,那就相当于禁海了,里面的人出不来,外面的人也进不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得东海做出这种事情来?

“对了,当初二王子的两万军队不就从东海出来的吗?他们怎么出来的?”轩辕天音突然问道。

流光耸耸肩,“我就知道你问这个。”不过他却没有先回答轩辕天音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们为什么要去东海?”

轩辕天音挑了挑眉,笑道:“去东海嘛,自然是去找龙族咯。”

“龙族?”流光一愣,随即狐疑地看着她,“你不会是开玩笑的吧?”

轩辕天音无奈摊手:“我说的是真的,你却不相信我,我还能说什么。”

“龙族对人类可没有本王这么友好,若是你们真的去龙族,只怕还没到龙渊,就被那些龙给撕成碎片了。”流光皱眉道。瞥见轩辕天音不为所动的神色,流光沉默半晌,问道:“非去不可吗?”

轩辕天音点点头。

见轩辕天音神色坚定,流光无奈叹了一口气,道:“当初舜息在东海一处偏僻的区域扎了根,那里紧挨北海,你若要去东海,南海走不通,你可以绕道去北海,然后从北海找到舜息当初的地盘,那里有条小道,可以进入东海。”

流光说完,伸手一摊,手中突然凭空出现一块水晶令牌和一张地图,“这块令牌是鲛人族王令,若是去到北海遇见什么事情,这块令牌或许可以帮帮你们,至于这张地图,是北海的地图,舜息原先的地盘我已经给你们标注好了,只要你们寻找地图上的标记去找,就能找到那条隐秘的小道。”

“北海是玄武一族的地盘,他们一族的族王倒是个性子好的,不过还是注意一点,不要暴露了你们人类的身份。”

收下流光给的令牌和地图,轩辕天音笑了笑,“谢了,果然够朋友。”

流光俊脸一红,接着又是一黑,瞪了轩辕天音一眼,道:“谁跟你是朋友,不要乱拉关系。”说完,哼了一声,鲛人族王傲娇地起身,不看轩辕天音,转身就走,待走了几步后,似又想起了什么般,转头提醒轩辕天音道:“对了,在北海可别暴露了你是神龙女神的身份,玄武一族貌似跟龙都不怎么对付,若是人类身份曝光,玄武那家伙或许还可能看在本王那块令牌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旦让他知道了你是神龙女神,只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事了。”

一句提醒说完,流光就见轩辕天音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满脸神色都是还说不是朋友,不是朋友你这么关心我们干什么的神色,顿时再度傲娇的一哼,扭头便走,边走边嫌弃的道:“你们走时就不要跟本王告辞了,本王可不想再看见你们了。”

看着流光貌似急匆匆的背影,轩辕天音挑了挑眉,这鲛人族王的性子怎么这么傲娇啊,狭长的眸子眯了眯,冲着流光的背影,就大声道:“好,不来跟你告辞,免得你舍不得我们还哭出来,丢人。”

舍不得轩辕天音他们的鲛人族人脚下一个踉跄,扶着一旁的珊瑚树站好后,跟身后有鬼在追自己般,头也不回地走得更快了……

东方祁看着轩辕天音脸上恶作剧得逞后的笑意,笑着摇了摇头,道:“你倒是欺负人家上瘾了。”

轩辕天音不置可否的扬了扬眉,这种傲娇性子想不欺负他都难啊。躺在椅子里伸了个懒腰,轩辕天音撑着椅子扶手缓缓起身,侧头看向东方祁,笑吟吟地问道:“今日天气甚好,正好适合出游,右相大人可愿意随我去北海走一遭啊?”

东方祁淡笑起身,为她拂了拂衣裳上的褶皱,温声道:“本相自然是愿意的。”

------题外话------

六月又块到底了,妹纸们的票票可愿意朝我砸上一遭了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