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076 不欢而散

其实这个男人,跟厨房的背景实在是太不符合。

他一身矜贵,一动一作都是极尽优雅,将近一米九的身高,撑开的强大气场,瞬间便让这个宽敞的厨房变得局促起来,也显得他身边忙碌的元晞,越发的娇小纤瘦。

席景鹤瞥了她一眼,突然一句:“你太瘦了,多做几个菜。”

元晞一愣,抬脸看他,大抵是不理解,自己很瘦,与多做几个菜有什么关系。

接下来席景鹤就没说话了,手上很快地动作起来,倒是从容优雅,如同是手下打理的不是各种蔬菜,而是珍贵的瓷器——

眼看着席景鹤将一棵白菜摘得都快没叶子了,还挑挑拣拣,嫌弃这些叶子不够青翠漂亮,元晞实在是忍不住了。

元晞黑着脸看他:“你出去,不要在这里忙。”

席景鹤一副无辜的样子:“我觉得自己还做得不错,呵呵。”

哟,还理直气壮!

元晞丢下手中的菜就推着他从厨房出去——这人,呆在这里是为了给她添乱还是什么!

席景鹤最后还是被赶出了厨房,只能无奈地站在厨房门口,看她在里面忙忙碌碌,心中却涌出一股暖意。

没了席景鹤,元晞的速度竟然还快了些。毕竟在厨房忙活过这么多年,尽管一开始还有些不习惯席景鹤家,但很快她便适应起来,什么地儿放着什么东西都记得清清楚楚的,转个身就能把需要的东西准确地找出来。

席景鹤看得出神,一点儿也不觉得时间的流逝。

很快,一桌子热腾腾的菜出炉了。

席景鹤帮着元晞摆桌,看着一桌子的菜,心里满足得很。

都是他喜欢的菜。

糖醋小排,菠萝咕噜肉,西湖松鼠鱼,西红柿鸡蛋汤……都是一些简单的家常菜,可是在元晞的妙手之下,这些菜却成了绝佳的美味,色香味俱全,引得人食指大动。

而且,这些菜基本上都符合席景鹤口味。

他喜欢甜的。

先尝了一点,席景鹤都很是意外,大概是没有想到元晞的手艺竟然这么好。要知道他本来就是一个口味很挑剔的人,有的时候他也许能够吃得下,却并不代表他喜欢。

可是现在,元晞亲手做出来的菜,却奇特地熨帖了他的所有挑剔,没有夸张到绝世美味的地步,却是最适合他的,最深入他心的,甚至于勾起了他很久之前的回忆。

母亲。

她是一个柔弱却又坚强的女人,抱着一腔对那个男人纯洁无私的爱情,甘愿放下书香闺秀的千金生活,跟随席子易一起踏入席家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恐怖地狱,最后被那个地狱折磨得不成人形,却为了儿子一直坚强。

那时候她很苦,从小受尽宠爱长大,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却为了防止那些人下药害她的儿子,在没有那个男人维护的情况下,只能一点一点学会给儿子做饭,洗衣服,照顾他的所有,不假任何人手,还要防止别人的陷害,整天精神都处于一个紧绷的状态。

他有多爱他的母亲,就有多恨他的父亲。

可惜,那个女人在情况稍稍好转的时候,就撒手人寰了,没能享到一点儿子的福,最后只能存在他的记忆中。

今天元晞的一桌菜,却让他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心湖波动,泛起涟漪。

“味道很好。”他轻轻说道。

垂下眼眸,掩去所有的情绪,席景鹤周身的光芒仿佛都在瞬间收敛,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却有一种莫名的让人心动的感觉。

元晞的神色有一瞬间的停滞,目光忽的挪开。

“我去舀饭。”

这边,席景鹤看着她的背影,微微一笑。

饭后,却是由席景鹤亲手做的咖啡。

看来他也是一个挺闲逸的人,居然做得一手好花式咖啡,细腻雪白的奶泡和温热的牛奶倒进浓黑的咖啡之中,咖啡的颜色迅速变淡,拿铁的香味随之而出,而他轻巧地抖动手腕,拉出一朵精致的咖啡花,最后撒上细细的肉桂粉。

元晞坐在别墅的花园内,这里景致很好,视野开阔,一眼便可以看到远处层层叠叠的崇山峻岭,如一层一层的水墨渲染重叠,午后的阳光铺展,金光如纱,如雾如水。

她看得出神,却忽然想起席景鹤。

她看不到席景鹤的命相,任何一个人站在她面前,她都会无可避免地看到他们的命运,看到他们身上的气运。唯有席景鹤,她看不透,身上仿佛笼罩着一层迷雾,挡去了她的所有目光,无论她用什么办法,都看不透。

这只会有两个可能,一,席景鹤在未来会与她纠葛很深,两人命运纠缠,她自然看不透,二,他的命格极贵,贵到……

元晞若有所思地偏了偏头——现在这个世道,已经不可能会有……她猜测的那种可能。

只会是第一种?

元晞叹了口气,也说不清楚自己复杂的心情。

与其未来纠缠很深,不如现在早早斩断。

“喝点咖啡。”席景鹤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手上端着两个马克杯,杯里则装着他刚刚做好的咖啡。

元晞接过,道了声谢,便好奇地看着杯中精致的拉花。

这是她第一次喝咖啡,从小与外公住在一起,生活习惯也与暮年老人很是相似,喜欢喝茶,喜欢听戏,喜欢看国学,喜欢品鉴古董……咖啡这种舶来品,倒是她第一次尝试,吴清影苏萌倒是很喜欢,可是她仍然坚持自己的喜欢。

捧着咖啡杯,小小抿了一口,先喝到的是咖啡的苦涩,令她有些不习惯,舌尖上的古怪味道蔓延开来,却让她的眉头也随之皱了起来。

席景鹤看她:“不喜欢?”

苦涩之后便是浓郁的奶味,拿铁本来就是以奶为主,这种味道,勉强能让元晞接受。再喝了两口,习惯了一些,倒是没有第一口的时候那么抵触。

“还好。”元晞顿了顿,“可能不适合我的口味。”

“你喜欢喝茶?”

“嗯,茶香氤氲,别有妙味。”

“看来我们在这一点上有所矛盾,我不喜欢茶喜欢咖啡,你不喜欢咖啡喜欢茶。”

元晞放下杯子,侧头去看他,忽然说:“席景鹤,我是风水师。”

席景鹤不知道她为何突然提起这个:“我知道,所以呢?”

“风水师窥探天机,五弊三缺必犯其一,我外公便犯了这五弊三缺,外婆早早撒手人寰,外公也久居深山,除了同样修习风水之术的我,我的妈妈,也就是我外公的女儿,好几年才能见他一次,就是因为,外公心里有所顾虑。”元晞缓缓说道,意有所指。

席景鹤皱着眉,俊脸上怒气勃发。

她怎么可以以这种可笑的理由拒绝自己!

五弊三缺?天又如何!命又如何!

席景鹤在母亲去世,决定自己亲手掌控一切之后,就再也不相信命运这种东西。因为,他就是压下所谓的命运,挣脱束缚,站在了另一个高度的男人。

所以,让他屈服于命运,就此远离她,怎么可能!

席景鹤黑眸幽光,锐利如剑,周身戾气笼罩,气场强大恐怖。

这是他难得的第一次在元晞面前展露出真实的自己,不是掩盖过的虚伪君子,不是温柔如水,而是最本质的,人称暴君的席景鹤!

他开口,语气是难以抑制的霸道:“我喜欢你,与你无关。”

“不,与我有关,我拒绝。”元晞没有丝毫畏惧,直直地看向他,清冷的星眸,带着淡淡的寒意,坚定如斯。

“晞晞!”他怒道,手紧紧捏着咖啡杯,被子在他的指间裂开,滚烫的咖啡洒了出来,烫红了他的手,他却如同没有任何感觉。

“席景鹤,我是认真的。”元晞淡淡道。

席景鹤的气场犹如狂风怒号,波涛汹涌朝着元晞席卷而来,可元晞清清泠泠地坐在那里,犹如傲然翠竹,狂风暴雨中也没有动摇折断。

席景鹤气得眼睛都红了——自己都已经定位成朋友了,也没有打算逼她,也想好了,一切慢慢来,他有耐心,也有时间,等得起,耗得起,她为何……为何连一个机会都不给他!

席景鹤的骨子里面到底是霸道而骄傲的,容不得别人这般践踏。

偏偏,这个人是元晞!

也许别人会在席景鹤的权势,他的能力下折服,可元晞不会,她是傲然于世的青莲,不会为任何折服,更不会为席景鹤折服!

看着她的固执,席景鹤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她现在是不会有任何动摇,无论他做出什么事情,她都不会改变自己的想法。

她是如此的与众不同,独一无二。

可就是因为这样,他才喜欢她的不是吗?

如果元晞只是随波逐流的元晞,那他还会喜欢她吗?

答案显而易见。

“我输了,晞晞,你为何就不能当做看不见……”为何,要这样用刀子剜我的心。

他颓然道,气势一泄,高傲的雄狮也低下了自己的脑袋。

爱情中,谁先爱上,谁爱得更深,就输了。

他不知道从哪里看到的话,现在想来,却是这么贴切。

高贵傲然了一辈子的席景鹤,大概永远也想不到,自己原来也会有这一天,对着一个女人低下头,只希望她的一点回眸,一点机会。

可她连这点机会也不愿意给自己。

除了老东西的命,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渴望一件东西,恨不得将她攥在手中,永远不放开。

“席景鹤,不要离我太近,为了你自己。”元晞低声说道,起身离开。

席景鹤低着头,没有看见元晞颤抖的手。

是,她动摇了。

看到他痛苦的样子,她动摇了。

她清冷,她淡然,却如此清晰地感受到了,来自于他身上,浓烈炙热的情感,如火,将自己包裹。

这般强烈的感情,她怎么可能一点动容都没有,她又不是神仙,也不是石头。

“抱歉。”这是她唯一的答案,也许有些无情,却是最好的结束。

本来今天打算给他好好做顿饭的,结果,还是闹得不欢而散。

以后大概不会见面了,可惜。

元晞离开浅水别墅的时候,大概没有想到他们以后的纠葛——

这并不是结束,一切,才刚刚开始。

……

方爸方妈的旅程暂停了几天,两人从滇省飞回了江州。

因为,过年了。

两人的旅程才进行到三分之一,剩下的大半旅行行程,会在年后继续,下一站,是西藏。

这是元晞在江州过的第一个春节,以前在山上,年味不重,爷孙俩到底融不入村民们的热闹,便呆在自己的小院儿,春节也变得无足轻重了,这样习惯了之后,面对春节,元晞也没有任何兴奋的情绪,跟往常一样过。

不过,倒是有很多人给她发来了春节祝福短信,几乎是她电话簿的所有人,除了一个席景鹤。

自从上次两人不欢而散之后,席景鹤再也没有联系过她,元晞更不可能主动去找他。

两人的关系,就这样回归了最原始的状态。

很好,元晞很满意。

忽略掉心底那点小小的怅然的话。

原本一个人住在家里的元晞,因为方爸方妈的回来,脸上多了几分喜意。只可惜方易才去英国几个月,英语又没有放春节假的习惯,所以暂时不能回来,要等到明年开春他放假,才能见到他了。

元晞又给外公打电话,邀他下山。

原本元晞以为外公不会答应下来的,谁知道,他竟然同意了。

方爸很紧张,原本他就很敬畏这个老丈人,总觉得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场,看着就让人心里发颤。现在听了妻子女儿的侧面描述,他更是觉得自家老丈人深不可测,如高山般巍峨不可攀,令他敬服。

“要不要去接咱爸啊,从山里过来,应该还是要点时间吧。”方爸有些忐忑地开口。

方妈一副不甚在意的样子:“我爸身子硬朗着呢,哪儿需要接啊,他自己能来的!”这够冲的语气,还是因为她对元老爷子心有芥蒂。

可是话说完了,又口是心非地加了一句,明天就去。

到底还是做女儿的,埋怨能有多久,到底还是心软。

方爸乐呵呵地点头,一家三口打算明天就去山里接外公过来。

结果,第二天一大早,刚过七点的样子,方爸方妈刚刚起来,还在做饭,元晞则在楼上花园站桩,就听到门铃响了。

老爷子居然一大早就来了!

“爸……爸!”方爸很紧张,都不知道手往哪儿放的。

方妈也只是在电话里面跟老爷子说过几句话,真正见面却是已经事隔一年多了,就算见一面,也是匆匆一两天,嘴上倒是硬,现在看到老爷子,还是紧张。

老爷子点点头,背着手,一身普通农民装扮,刚刚还差点儿被保卫拦在外面,却偏生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气场。

他点点头,抬脚走进去,换上方妈准备好的拖鞋。

“小晞呢?”他开口就问。

“在楼上呢爸。”方爸连忙引领老爷子上了二楼。

皱着眉的老爷子,看到元晞在二楼花园中打拳,这才舒展了眉头,稍微满意地点点头。

元晞感觉到外公的气息,有些讶异,却没有停下,而是一口气打完了全套。

抹去额头上的汗珠,元晞走过来,弯腰见礼:“外公。”

“嗯,你现在,还是每天早上都在打拳吗?”老爷子问道。

元晞点点头:“勤耕不辍,这是外公您告诉我的,元晞从不敢忘。”

“勤快就好,练武这东西,丢开一天,就会落下一大截,如逆水行舟,你是个懂事的孩子,不需要外公多说,很好。”老爷子向来对元晞这方面很满意,孙女儿虽然年幼,做事却很有章法,也很认真,有一股元家人的倔强劲儿。

只是不知道,这倔强到底是好是坏了。

随后,老爷子让元晞施展一下最近的成果,几个月不见,打算考校考校她,而方爸,则悄悄下楼了。

“老爷子果然不是一般人啊。”方爸凑到方妈耳边说道,刻意压低了声音,隔着一层楼也害怕老爷子听见心里不悦似的,“咱爸可真有气场。”

“有气场什么,老年人嘛。”方妈说着,不安地哼哼,“晞晞还在长身体,每天这么早起来什么站桩啊打拳的,好好的女孩子家家,干嘛做这些事情!爸也真的是,就不能对晞晞好点,还让她做什么风水师……”

说着说着,方妈眼睛就红了,显然对这件事情很有怨念。

答应元晞继续做风水师,也是当时逼不得已,现在想来,她宁愿不要这豪华的房子,不要好车,不要旅游,只要女儿可以做一个平平凡凡的普通人。

身在元家,方妈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

风水师,窥探天机,那是谁都能做的?上天总会让人付出代价的,她的女儿,她怎么忍心看见她有任何的不幸?

方爸拍拍方妈的肩膀:“好啦好啦,儿孙自有儿孙命,晞晞自己的选择,我们也不能强行干涉,只能在后面支持她,这样她就最高兴了。”

方妈抹了抹泪,一言不发地继续熬粥。

方家的早餐很快摆好,简单的清粥小菜,还有方妈自己做的包子。最近她闲在家里,反正没事做,就喜欢研究这些吃的,前几天还摆弄了一下洋玩意儿意大利面,可惜里面按照方妈自己的习惯,加了老干妈之后,味道有点奇怪。

老爷子和元晞从楼上下来,老爷子坐了主位,元晞坐在他的左手边,方爸方妈坐在右手边。

大概是因为有老爷子在,整个早饭过程都没有任何人说话,安安静静的。

饭后,元晞才问了一句:“外公,您这次下山,打算呆几天?”

老爷子皱眉:“两三天吧,不能多呆。”

他不习惯江州的环境,还是呆在山里比较好。

元晞哦了一声,有些可惜。

“……为什么不能多呆?爸你既然下山,就多呆几天呗!”方妈难得开口,只是看她的神情,有些别扭。

老爷子也愣了一下,大概是习惯女儿对自己的一些语言,突然听她主动邀请自己留下来,有些意外。

老爷子干咳了两声:“倒也不是我不想,而是情况不允许……罢了,就一个星期吧,正好我有些事情,想要跟晞晞说说。”

毕竟是女儿多年之后对自己替的第一个要求,还是不要拒绝的为好。

老爷子看着跟个神仙似的人物,对于当年女儿跟着自己吃了这么多苦,还是愧疚的,只是他不知道该如何缓和,两人僵硬的关系也就拖了这么多年。

元晞看到这一幕,浅浅一笑。

饭后,老爷子和元晞坐在书房,元晞将自己最近做的江水一色的风水改造,一点一滴告诉给了老爷子,顺便将装在紫檀木盒子中的五雷斩鬼印也捧出来给老爷子看了。

“你的想法很灵活,还不错,可有些地方,你原本可以做得更好的。而且,若是没有这五雷斩鬼印,你又该如何?”老爷子一边把玩着五雷斩鬼印,一边说道。

元晞一愣,老实摇头:“我不知道。”

如果不是先行镇压住了煞气的根源,要让她从其他地方下手,她还真的不知道。

“化煞化煞,高僧诵经不也是一种方式吗?你都请来那位弘延大师了,就不懂得如何利用一下?”老爷子好笑地看着孙女儿,到底还是太年轻,阅历不深。

元晞顿觉醍醐灌顶,外公的一句话一下子给了她灵感。

元晞惭愧地低下了头:“让外公您失望了。”

在别人面前无所不能得元晞,大概也就只有在外公面前,像是一个普通的,会认错的女孩儿。

老爷子倒没有怪她:“你多走走,有了经验,就是好的,现在你已经做的很不错了。”

他不能以自己的水准来要求元晞,毕竟元晞还年轻。

但是,能够以一己之力,解决江水一色如此棘手的问题,在老爷子看来,元晞已经进步很多,成长很快了。

这个孙女儿的才能,就算有先祖传承,也让他惊艳。

元晞点点头,也决定不能再这样下去,被动地等待别人找上门,她需要打响名气,才能真正跨出作为一个风水大师的第一步。

如今的元晞其实已经有了大师的能力,却没有大师的名望,这是不正常的。

或许,要找一找其他的方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