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一百五十九章 官家老爷(二)

萧守业听到风氏这么说的时候心中那也是觉得心塞的厉害,要是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他又怎么可能会做出当初的那种事情来的!萧守业也没有想到这有一日那人会干出这样的大事儿来。

他早就已经听闻了他们这里的徐县令那是深受皇恩的,是三年前的探花郎,在京城之中也可算是一个世族家的嫡子,原本是要被留在京城之中的,但他自请到偏远地方体现人间疾苦,之前也是在另外一个小县城之中,说是做的十分的不错,现在这才到了他们这个地界。

这样的人物可不一般,萧守业知道徐县令那是早晚都会回到京城去的,要是能够在他的面前长了脸面,要是能够得了徐县令的眼指点一番,说不定到时候考举人的时候自己也完全不需要太过担心了,指不定到时候还能够成为下一个探花郎呢!

可偏生……

萧守业现在也是有些觉得后悔的厉害,若是当初自己没有选错的话,指不定现在就能够一帆风顺了。

汪碧莲看着那暗沉着脸色的萧守业,她哪能不知道现在自己丈夫心里面在想个啥的,只怕刚刚风氏的话在他的心中也是起了波澜了,她素来是知道他是十分心高气傲的,可现在……

“二嫂你何必是说这种话,相公学识渊博,他日也是会金榜题名的!”汪碧莲急忙道,“相公等到秋闱的时候就能够考上举人了,等到春闱的时候也定是能够得了人赏识的,到时候许有可能还会留在京城之中,这可比留在这种小县城之中当一个县令来得好的多。”

萧守业听到汪碧莲这话心中更加觉得有些不舒服了,想他们这里才出了几个的秀才才出了几个的举人?就算是考上了举人这要是没有人帮衬没有人打点着也没有什么用。

萧守业半点也没有开心的神色,转头就走,倒是留下汪碧莲一张脸看上去有些傻愣愣的,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一句夸奖竟会使得得了这种效果。

“你说了那么多有个屁用,老四那样的人,弟妹,当初老四会选了你也还不是因为你是秀才家的姑娘,可现在想想,娶了你这个女人之后咱们家也没得了多少好处啊,要是当初娶了崔乐蓉那个女人,现在咱家就能够住上新房子买了一大片的土地,现在还能够瞧见了县令老爷,唉……咱家咋地就没有这样的好命呢,这好不容易有了这样的好命吧,还是自己生生给弄没了。”风氏一边走着一边扯着嗓子在那边说道,那样子显得十分的愉悦,“话说老四和四弟妹啊,你们两个人可得悠着点,听说这青天大老爷可是个十分为民做主的人,要是听说老四你当初干的那点事情,我看着往后啊别说是当官了,就是考个举人那都不能了。”

事实上风氏也真的觉得挺高兴的,虽说自己也的确是占不到什么便宜,但是一想到能够膈应到人,她的心里头就高兴的很,叫老四那总是一副得意的模样,看吧,现在不就是报应来了么,当初要是好好地娶了崔家的姑娘现在这日子过的不要太好,果真这人要是作死起来的时候那真是什么花样都来的了。

别说是风氏这样想着,村上不少人也都是这样想着的,原本那是萧守业板上钉钉子的媳妇结果自己非不要,闹了那么一出现在却成了这样的光景,听起来的时候都觉得这风水轮流转,也合该是他萧守业倒霉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的,整个杨树村的人可都在翘首企盼着县令的到来,一个一个都是精神抖擞的厉害,甚至还换上了干净的衣衫,那态度都快赶上过年的时候了。

崔乐蓉和萧易倒是没有这么在意这事儿,事实上他们两人在村子里头穿的也一贯都是干干净净的,再加上那些个衣衫大多也都是新做的,所以上头也没啥补丁的,村子里头的那些个汉子也没少说萧易娶了个好婆娘,这样的婆娘怎么看都是十分有福气的。

萧大同深怕萧易和崔乐蓉两个人又上了山,早上一大清早的时候还特地又来叮嘱了一声,要不是不好意思在萧易两口子家里面吃早饭,他肯定是要呆在这儿看着两个人乖乖地等着才成的。

萧易和崔乐蓉也没有办法,对于村子上的人来说能够见到那样的大人物原本就是一件稀罕到不行的事情,自然是不愿意出什么岔子的,对于这一点,崔乐蓉也不打算和村子上的人反抗,她料想着就算是真的要来应该也是没有那么快的,所以吃了早饭把衣服洗了干净之后,崔乐蓉就叫了于氏一起去弄野菜。

最近天气一日比一日暖和,那些个在河边田野边的野菜也就更多了,而且还十分的鲜嫩,像是马兰头马齿苋还有蒲公英一类的,到处都有。

于氏也每天都会去挖野菜,这些个野菜弄好了卖到馆子里头也还能够挣几个钱,就像是马兰头马齿苋这些东西随处可见,而且都是一大片一大片的存在,用镰刀去隔的话,弄个一篮子基本上也是要不了多少时间的,崔乐蓉对于野菜这种东西也还是十分的喜欢,在以前的时候到了这种野菜遍地的季节她也会跟着村子上的人一起去挖野菜,听着那些个已经上了年纪的人讲古,说他们年轻的时候那些个野菜遍地都是,后来除草剂化肥什么的使得这些个野菜也是越来越少了,像是现在这样纯天然无污染的野菜那滋味可不错了。

崔乐蓉弄得也不多,就挑了马兰头和马齿苋两种,这两样也是她在野菜里头比较偏爱的,提着篮子回来的时候,萧易还在院子里头劈着柴火,至于那县令也还没有瞧见。

院子里头也还有别人,瞧见崔乐蓉的时候也十分客套地打了一声招呼。

“咋,还没过来呢?”崔乐蓉笑了笑,“我看啊,县令老爷怕也是忙的厉害,今天怕是来不了吧?”

萧大同听到崔乐蓉这话的时候也不由地叹了一口气:“这也是很有可能的,人家是大老爷呢,要管的事情也多,说不定也真的是没有啥时间过来了。”

萧大同想到这一点的要说没有半点的失望那还真是不可能的,他原本还想着再见一次县令老爷,到时候这说出去他这个里正可比别的村子上的那些个里正有面子的多了,啷个有能耐能连着见了两次的县令,而且还不是因为那些个坏事儿。

“叔,你也别灰心,县令老爷那么忙,没见到也正常。只要咱们村子上日子过的好了,而且和和睦睦的,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够再见到县令老爷了你说是不是?”崔乐蓉忙说道,她也能够理解萧大同的想法,毕竟这个地界,每个村子上都有个里正掌管着,在这些个里正之间那也一个一个都是有着竞争在的,要是能够得了县令的一句夸奖,那说起来也是一件十分有面子的事情,所以萧大同对这件事情这样的上心那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这理解也不能当饭吃不是,想他们最要紧的那还不是干那些个农活,被县令老爷夸上一句又不能变成那些个白花花的大米能够煮上吃几顿的,她也就是怕萧大同太在意这些个外部的事情,到时候可不得本末倒置了么,该干啥的时候还是应该要干啥才对。

“这话说的在理!”萧大同听了崔乐蓉这话也觉得心中舒坦了,县令嘛,能见一回就已经是不错了,总不能瞅着人见天地往着他们这个小村子里头跑不是,对比起别的村子上的那些个人,他这不是已经够长脸了么!

“话说,萧易啊,萧易家的,县令也是对你们那稻田养鱼的事情十分在意呢,咱们村子上就你家一家这样搞,你们可得上点心思才成啊!”

萧大同也想到了那些个正事儿,想想县令这一次来那也是因为村子里头出了点好事才来的,可这蚂蟥的事情哪里是能够和种田这事儿相提并论的?要是这稻田养鱼的事情能成了,到时候不怕那县令不来的。这样一想之后萧大同那也是浑身有了干劲了。

“叔,这可不止我家,大柱哥家也挖了一亩田呢。”萧易急忙道。

“你大柱哥家那是小打小闹,那里抵得过你们两口子这动静大的!”萧大同摆了摆手道,“你们两口子才是紧要的,我说萧易啊,你可得上点心,咱们村子里头的人那都睁大了眼睛瞅着呢,要是这法子能成的,等明年咱们村子上的人也都这么干去,到时候你可就成了师傅了!”

萧易一听萧大同这话就忍不住有点想笑,“叔,咋地我就成了师傅了呢,我也希望着这事儿能成的呢,你放心,这事我肯定是上心的。”

萧大同听到萧易这保证的话心理头也是觉得高兴的,萧易这人说话也是个算数的,一口唾沫一口钉,而且这事关着自家的收成,基本上也不可能不上心的,现在唯一的也就是瞅着看老天爷给不给脸了,要是给脸的话,那到时候不怕没有大人物不来,就算是大人物不来,事情传出去了之后他这个当里正的脸上也是十分有光彩的。

“你小子我是放心的,成了,你们自个忙去吧,我也回去了。”萧大同赞许了萧易一声,也不呆着了,再过一会这家家户户都要忙着做午饭去了,再留着那也不好看了。

萧大同一走,原本也还在院子里头呆着等着瞅热闹的人那也一个一个都走了,毕竟他们想要看的那是县令,又不是别的人,就里正和萧易两口子那基本上是天天见的,也没啥好看的了。

等人一走,萧易也挪了个马扎过来陪着崔乐蓉一起整理起来了,马齿苋这玩意倒是好整理的,现在正是青嫩的时候也没啥老叶,所以也就不用挑拣了,而马兰头这东西则是要稍微挑拣一下的,不过崔乐蓉在用镰刀搁的时候就比较注意,所以基本上也不用太麻烦,只要去掉了老叶又或者是把那搁的比较长有点老的根给去掉留下那青嫩的部分就成。

两个人整理起来的时候当然是要比一个人整理要快的多了,等到整理完了,萧易就提了装着马兰头和马齿苋的篮子去河边洗。还顺带拿了要淘的米,崔乐蓉也不拦着,转而是把是刚刚整理出来的那些个老叶子拿了扫帚扫了,拿了簸箕装了拿出门倒了。

现在的日子就是有这样的一点好处,不会有任何的污染,像是现在倒了的那些个叶子腐化之后也会成了肥料,所以崔乐蓉一般也会把这些个菜叶一类的堆在自家菜地哪儿,到时候等摘完了菜地里头的菜空下来了之后就翻一下地,把这些个都作为养料填充进去。

等到崔乐蓉倒完了垃圾回到家门口的时候,瞧见的就是一辆青色马车远远而来,那马车停在了里正家的门口,似乎是下来了一个人。

崔乐蓉也没仔细瞧,她回了厨房在锅子里头加了水,准备把水给烧开了用来焯了马兰头和马齿苋,马齿苋只要焯过了水就能凉拌着吃了,像是马兰头倒是带着几分的苦味,在焯过水之后还得揉它,将那苦味给揉掉了,清洗过后拧干水然后才可以做菜,她也想好了,切点腊肉炒了马兰头,再做个海带汤,这样一来就足够两个人吃了。

“萧易,萧易家的!”

院子门口传来扯着嗓门叫的萧大同的声音,崔乐蓉也不敢怠慢了这个里正,一下子往着灶膛里头塞了几根柴火这才出了门。

萧大同叫了几声之后这才把院子门给打开了,一边开着还一边说着话:“他们两口子都在呢,今天没上山。”

“里正叔咋地又来了?”崔乐蓉到了院子里头的时候瞧见的就是萧大同开了门,站在他身边的还有两个人,一个孔武有力,一个则是穿着青色布衣,年轻且透着一股子的威仪。

崔乐蓉一看萧大同这态度,再看那人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了,出现在她眼前的也不是别人,只怕就是那之前说着要来却迟迟不来的县令了,只是崔乐蓉倒是没有想到,这堂堂的一个县令看上去这年岁也不过就是二十出头左右,年轻的厉害。

“萧易家的,这是我们这儿的县令老爷!”萧大同急忙说了一声,声音里头还带着几分带着激动而有的颤抖。

崔乐蓉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可激动的,她朝着人行了一个礼叫了一声“县令大人”。

徐瑾之来杨树村那也算是临时兴起,也是听说了最近那些个镇子上的猪血十分的紧俏,一打听之后就知道用猪血能够来诱捕蚂蟥这件事,再加上药材铺子里头也是收蚂蟥的,所以这些个村子里头的农户们现在都在想着办法弄猪血,他原本也以为这事儿可能是不成的,可听说的有鼻子有眼睛的,等到他一查之后发现还真是有效果的,所以就来走了一趟,原本也没有带着多大的感情来的,但听到村子上的里正说起这稻田养鱼的事情的时候,他倒是有了几分的兴趣,也就想着来见一见会想出这样法子的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人了。

等到见到面的时候,徐瑾之还是有几分的意外的,毕竟也已经算是习惯了见到这些个老百姓总是一副见到青天大老爷的态度来看着他,现在眼前这小妇人虽说行为也是十分的得体,但那态度之中有恭敬却无任何的紧张感。

这人倒也有趣。

“萧易家的,萧易呢?”萧大同急忙问着,他心中也是高兴的很,但虽说是高兴着可他也是觉得要是萧易不在,就萧易家的招呼着人那也是十分的不妥,心中也有几分的着急,这好不容易把县令大人给盼来了,可不能就这样又把人给送走吧?

“他洗菜去了,一会就回来。”崔乐蓉忙道,“里正叔你领着县令大人先进堂屋里头坐坐吧,要不了一会就回来了,我给你们泡茶去。”

“唉!”萧大同那也是高兴的,他急忙去看着县令,“县令大人,你看如何?”

徐瑾之点了点头道:“今日叨扰了。”

“县令大人客套了,您是百姓的青天,只是农家粗茶淡饭的,希望县令大人不要嫌弃了才好。”崔乐蓉缓缓地道,她在说完这一句话之后也就转身去了厨房。

灶上原本就烧着水,崔乐蓉原本是用来焯菜的,现在也有了别的用途,她把水烧开了之后装在一旁放凉了一会,从柜子里头拿了三个碗出来,然后掏出了个之前装着野蜂蜜的陶罐子,给三个碗里面都加了一勺子的蜂蜜和几朵野菊花,只是原本还在想着要怎么把碗端过去呢,倒是听到萧大同那咋呼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萧易啊,县令大人来了,你赶紧过来。”萧大同急急忙忙地道。

萧易一进门就听到了萧大同那嚷嚷声,也见到了坐在堂屋里头陌生的两个人,他这手上还提着两个篮子的,想了想也不进堂屋了,站在门口道:“县令大人好。”

徐瑾之也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男子,那男子生得极出色,眉眼俊朗的很,穿着普通的衣衫却也显得十分的挺拔,徐瑾之觉得能够在乡下看到这样的人那也算是难得了,这人虽是俊朗整个人却显得十分的憨厚,他朝着自己看了一眼之后就撇开了头去道:“大人,里正叔,我这还提着菜呢,我先送到厨房里头,我媳妇怕是要给泡茶来着,她一个人也不好端着。”

说着也不管人说啥直接转身就走了,惹得萧大同在背后一个劲地瞪眼,心道这混小子咋地就这么不懂事呢,大人物就在眼前的还一门心思地想着他那媳妇!

徐瑾之笑了一笑,倒是不以为意,道:“这人和他那媳妇感情很不错啊。”

萧大同听到徐瑾之这么说的时候急忙应了一声道:“可不是,这小子在我们村子上算得上是出了名护媳妇的人,可别说,家里头的很多事儿那也还是他媳妇说了算的,不过也怪不得他,他一个孤儿的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媳妇……”

萧大同这话匣子打开了之后把话说了一大半之后这才发现自己所说的话似乎有点不搭妥当,眼前这人可不是旁人,那是县令大人啊,可不是寻常的那些个可以插科打诨随便说笑的乡下人,等到萧大同想到这一点之后,他急忙住了口。

“恩?萧里正怎么不往下说了?”徐瑾之听着也觉得有几分的意思,原本还想再听几分的呢,咋地这人就不说了?

“其实也没啥好说的,就村子里头那点家长里短的事情,”萧大同打了个哈哈,心中也是有几分的打鼓,心想着这事儿再往下说就说不定要说道那骗婚的事情了,虽说要是县令有心想要知道的话那早晚都是要知道的,可这事儿是县令自己知道的和从他的嘴巴里面知道那就完全是两个样子了,总不能让自己揭了这事儿吧,到时候说起来他这个当里正的也有几分的责任呢,要是在县令的面前坏了自己的名声那可咋整?想到这一点,萧大同的心中对于萧远山一家子原本已经有些淡了的厌恶又重新翻了起来。

“原本这事儿也不该说的,萧易他是个孤儿,养着他家的人和他媳妇原本算是有了婚约,人家看上了别人家的女儿,所以这亲事就落到了萧易的头上。但萧易家媳妇倒是个好的,也是个有想法的,以前也是在镇子上的大户人家里头当丫鬟,后来那一家子搬去了京城这才出来了,懂了不少的药理,在我们村子上也抵得上大夫了。”萧大同三言两语地捡着不那么重要的事情说了,倒是没怎么提那骗婚的事情。

徐瑾之那也能算是个人精了,听了萧大同这话也能够猜到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的简单,这原本婚约临时换了人的其中肯定也还是有不少能说道的事情,他微微一笑倒也是没有刨根问底,而且刚刚话里的两个人也是端着茶水来了。

“家里头没啥茶叶,倒是有去年摘了晒的菊花,还有一些个之前从山上掏的野蜂蜜,大人你甜甜嘴,别嫌弃。”萧易将那一碗蜂蜜菊花茶率先端到了徐瑾之的面前开口说道。

“哪里有啥嫌弃的,你们好上山自己掏了野蜂蜜的?”徐瑾之也是好奇的很,他只吃过蜂蜜倒是没有见过上山掏的。

“恩,乡下人家么,家里头也没啥,我媳妇说那野蜂蜜也是个好的,所以就上山掏了一窝,现在自家里头养着呢,也养的挺好的,往后弄蜂蜜倒是不用上山上掏了。”萧易也不隐瞒。

“哦,你家还养蜂子?”徐瑾之道。

“恩,刚养没多久,就一箱蜂子。”萧易老老实实道,“我媳妇说以后留着自家吃,有的多也可以往着药房里头卖点,这样也能挣几个钱。”

徐瑾之点了点头,觉得这妇人还真是个会过日子的,这养蜂子也是一条路子他也知道药房里头那蜂蜜卖的挺贵的,也有人养着,但这东西也不好弄。

“刚刚听里正说你媳妇还是在镇上的大户人家里头当过丫鬟的,学了不少的药理?”徐瑾之这话虽是冲着萧易说的,但那眼睛倒是冲着站在一旁的崔乐蓉身上看了一眼,那眼神也清正的很,就是一个询问而已。

“是的,以前是伺候李家的大小姐的,跟在大小姐的身边学了一些个药理,也看了一些个医书,对一些个小病小痛的也能治理。李家祖上是当御医的,而今也是以药材生意为主。”崔乐蓉话说的也谦虚,她自是不敢在这个县令的面前把话说得太满,要是太满了也不利于她。

徐瑾之听到崔乐蓉这么一说之后大约也是知道了,对于李家他也是知道的,李家的二少爷同他也算是同僚呢,现在位子也升上去了,李家姑娘学医的事情他也知道,祖上是御医的事情也清楚的很。

徐瑾之喝了一口茶水,茶水微微有些烫口,闻着有淡淡的清香,品起来也有微微的甘甜的确是不错。

“我听说你家先想出了诱捕蚂蟥的事情,我昨日来看的时候,你家那田里头和别人家的不大一样,听里正说你们家是打算稻田养鱼?”徐瑾之看着两人把今日来的目的给说出了口,“为何你家是同别人家不一样呢,你们就不怕这么干了之后往后会出了什么乱子么?这鱼要是吃了稻秧,你们这一季可就要白忙了。”

萧易听到徐瑾之这问话,他想了想道:“县令大人,可这事儿要是成了,这不但能够收获了谷子,到时候还能够多收了鱼,这也算是个好事儿不是?”

徐瑾之听到萧易这话,他也不着急,只是微微一笑道:“你这想法是不错,但你就不怕到时候鸡飞蛋打?这稻谷没收成,就连鱼也没养成么?”

萧易也跟着笑了,“咋会没成呢,这鱼只要有水就死不了,除非老天爷不开脸大旱了才会出事儿,今年我看那雨水还是挺足的,应该是不会出这样的事情的。而且鱼虽然吃草的,但一般吃的那也是嫩草,我们是打算在稻秧长得足够足了之后再给放养了鱼苗进去的,到时候稻秧不够嫩了,鱼也不会吃了。到时候田里面要是长出嫩草来,鱼还能够帮着我们把草给吃了,而且鱼粪也能够肥田,这么算起来也还是挺有好处的!”

徐瑾之听着萧易这话也是觉得有几分的道理,但这话说的好听也是没什么用的,到底也还是要做出实际来才成,这事情要是成了那肯定就是个好事儿了,这要是不成那也只能是倒霉了这一家人,不过他看这两口子也算是想的挺开的,也不像是没有考虑过那些个倒霉的事情发生的事情。

“你这么说的话,那我也得看看你们这是想的好呢还是想的能够做出来才成了。”徐瑾之道,“我自然是希望你们能够把这事儿办好的,要是你们这法子能成,指不定还能够给咱们这些个老百姓们多一条的路子可走,到时候我肯定是要上书朝廷的。”

萧大同一听说是要上书朝廷那一双眼睛就开始发亮了,这上书朝廷啊,那到时候说不定就会把这些话递到了皇帝陛下的桌子上,到时候要是皇帝陛下知道他们村上出了这样的好事儿,那自己这个里正就更加的有脸面了,想想哪个村上的里正能够做到这个程度啊,萧大同想不管咋地都得让萧易把这事儿上心再上心才行,到时候成了他们面上都有光彩了!

“其实这法子也不单单是只有我们家这么弄的,我阿爹家里头也是这样弄了的,我们都是一起的。我说的阿爹就是我岳父。”萧易想到了昨天自家媳妇所说的要提一下小弟的名儿,他也是不敢忘记的,“这件事情也是我们一家子商量出来的,其中还有不少小弟的功劳呢,否则也不能想的这样的细致。”

“哦?你岳父家也是这样弄了?你说的那小弟是?”

“恩,我阿爹家的田比我们家还多了两亩,我小弟是我媳妇的弟弟崔乐安,如今才十岁,前两年送去了私塾里头认字,可聪明了,往后肯定也是能够考上秀才当个有用的人的。”萧易道,“当初我们商量这事儿的时候,小弟也问过这样的问题呢,但最后我们还是决定这样干了,我们就是想试试看能不能做出点不一样的来,要是成了那是皆大欢喜,要是不能成的,也就坏了一季而已,只要人活着中还是会有着希望的,总不能把自己给饿死的。”

徐瑾之听着萧易这带着几分质朴的话,他也不能反驳说出什么来,是呀,总是要试过了之后才能知道这到底是能成还是不能成的,要是连试都没试就一个劲地否认了,那基本上也成不了啥事儿,有时候就是需要有点这样的魄力才成。

萧大同也没有反驳萧易的话,这话他还真是不好说出口,当初萧易挖了田的时候,他们还笑话过人呢可没有商量个啥来着,就算是现在要不是县令大人对这事儿充满着好奇,他们也不会想到这一茬上去,大概也是想着看看到底咋样再做出决定来的,也不是他们胆子小啥的,可他们这些个地里刨食胆子大了要是祸祸了庄稼可咋整?一大家子人等着吃喝呢,这事儿就是搁在他这个当里正的人身上也是不敢这么干的,就算是真的要干最多也就是像大柱家一样弄个一亩田试试,可真要是折了本,他也能够心疼上一年的。

“听起来那孩子也还是个有想法的,这也是希望以后孩子能够考上了功名?”徐瑾之也能够理解萧易提起那孩子的用意,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那孩子的名儿他也算是记住了。

“也不是,依着阿爹的意思就想着能够让娃子认点字,我们这乡下人的两眼一抹黑啥字也不认得的走出去就算是被人骗了都不晓得,能考得上秀才就考,能考得上举人也考,这要是考不上,认了字也好。认了字就能够干别的活计了,可以给人当当掌柜当当账房啥的,不像是我们不认字的大多只能干点出卖力气的活计,一天下来辛苦老多那也只能挣几个钱,等到年纪大了干不动了就连力气活都寻不到了。”萧易说道,他的态度也平和,只是说明了一个现实。所以他现在每天也在认字,崔乐蓉教的每一个字他都认认真真地记下就怕自己学的不好转头就忘记了。

“如果要当了官老爷,那就要当一个好的老爷,自家是从地里头出去的,可不能干着那些个昧着良心的事情,这也是阿爹一直对小弟说的,而且阿爹也不让小弟觉得读了书认了字就高人一等了,家里头该干的活计也是要干的。”

徐瑾之看着萧易,他也能够感受到萧易说出这话来的平和,他似乎并不觉得当着自己的面说出这种话来有没有啥合适不合适的事情,而且他听着这话也觉得舒坦的很,徐瑾之虽说是在官场上没有多少年,但形形色。色的人那也算是看了不少了,念书的时候也遇上过一些个家境清贫却目光极高的读书人,对于这些人他是半点也没有啥好感的,要想要抬头看的高,首先就要学会低头。

“你阿爹这话说的不错,也是个有睿智的人!”徐瑾之衷心地夸奖了一句,能够说出这样话来的人那肯定也是个有大智慧的,至少那本性上是半点也不坏的,徐瑾之想了想又问道,“你阿爹是在哪个村上的?下一次得空的时候我也去看看。”

“中央村的,到时候大人你只要问一声崔老大就知道是谁家了。”萧易憨憨地笑了一笑,眉眼里头也是高兴的很,这青天大老爷呢,阿爹肯定也是没见过的,到时候让阿爹见上一见也好。

徐瑾之点了点头暗自把事情给记下了,心道下次有机会去了中央村的话肯定是要去见上一见的。

“我今日来,其实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来看看你们家,有想法也是好的,我也等着你们家的稻田养鱼能出点成果,不知道你们还有别的什么想法没有,只要是利民的,我这能帮衬到的地方那也肯定是要帮衬一些的。”

萧大同楞了半晌,那也是不敢说点啥,哪里敢和县令老爷说点啥呢,这都不合适啊!而且这说了一些个不该提的要求,到时候县令老爷这心里头该是咋想的?

萧大同是不敢说啥,萧易是想了想之后也没有啥可说的,两个人都静默在一旁。

“如果说真的有想法的话,其实还是有一些的,我若是说了县令老爷你也别生气。”崔乐蓉开了口道。

徐瑾之看了过来,用眼神示意着崔乐蓉开口。

“县令大人你也应该知道现在不少村子上都在想着用稻草和猪血来诱捕蚂蟥的事情,这蚂蟥能除掉,插秧的时候大家伙也能少受点罪过,这也算是一件好事。”

徐瑾之点了点头对于崔乐蓉这话也表示认同,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的,这的确是一个好事儿。

“但是咱们这里村子太多,可杀猪户就那么几家,这猪血就成了凑巧的事情了,要是能够买得到那肯定是皆大欢喜,要是买不到的话那也只能是摸着鼻子认了,毕竟春耕的日子等不起。而且现在猪血也一天贵过一天,所以我是想请大人想想办法能不能解决这件事情,其实没有猪血的话,别的血也是可以的。”崔乐蓉说道。

萧大同也是有些认同,现在这猪血可不好买,而且还真的是涨价不了不少了呢,这么下去到时候说不定还得再涨一些。

“这事儿本官记下了,回头看看有没有什么法子帮衬到。”徐瑾之微微颔首。

“其实还有一点就是这蚂蟥也是个药材,就是可能现在收的人多了,到时候价钱就要贱了,我们这些个老百姓做这事儿也实在是不容易,也怕镇上的药房里头吃不下是太多的货量,希望到时候能够有药材商人来收购一下,大人看能不能帮衬帮衬寻个靠谱一些的药材商人多收一些。”崔乐蓉又说道。

徐瑾之听到崔乐蓉说完的时候,这才觉得刚刚里正说这家的媳妇是个有学识的人这话说的也算是不错了,一个妇人能够想到这些事情也算得上十分的难得了。

“且放心吧,本官会记在心上的。”徐瑾之也是想到了这两点也想着到时候肯定是要寻个药材商人来将这些个农户手上的蚂蟥收了才叫安心的,总不能叫百姓忙活了一场之后还挣不到几个银子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