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12章 动了心思!

今日出行,冷铮并未带有手下,所以,当他所驾驶的跑车被对方的车辆团团围住的时候,他几乎是孤立无援。

不过,他没有进行反抗。

对面车里走下了一个男人,他径直来到跑车驾驶座车门旁边,弯着腰,面容恭敬:“冷哥,雷爷要见您。”

冷铮沉着脸。

“我会去见他。”

他的声音很冷淡。

男人没有表情,答道:“雷爷的命令,要我们务必保护好冷哥。”

言下之意就是,冷铮现在就必须跟他们走。

冷铮的眼神儿有些不善。

他扭头看了眼车外的男人,目光犹如瞬间出鞘的利刀,锋刃无比。

男人低了头,不敢与他直视。

片刻,冷铮启了声:“好,我知道了。”

男人应了一声,转身回到车里。

这会儿,陆吉祥还处在震惊里面没有回过神,她没有忘记,刚才那一幕飞车追逐的场景,那简直就跟美国大片里面的一模一样。

虽然,冷铮还是被围剿了,不过,那个过程真的好刺激啊!

“害怕吗?”

这时,冷铮的声音忽然传来。

“啊?”陆吉祥抬起头,目光看向他:“你说什么?”

冷铮倒是难得的好脾气。

他重新说道:“我说,你害怕吗?”

陆吉祥下意识的摇头,但等她反应过来以后,她又立马改成了点头,很诚实:“害怕!”

冷铮像是笑了一下。

他睨着副驾上的女孩儿,嘴畔微弯:“放心,你不会有事的。”

陆吉祥‘噢’了一声。

她稍微顿了下,又道:“你要去见雷爷?”

“嗯。”冷铮点头,一边重新发动汽车引擎,慢慢的驱车上路。

这一次,他倒是开得很稳,后面跟着一长溜的车队,引人瞩目。

“雷爷是谁?”

陆吉祥好奇的追问道。

冷铮沉默着。

陆吉祥看见他的脸色不大好,便知趣的又道:“好吧,你不说也行,我不问了。”

怎料,她话音刚落,冷铮的声音传来:“他是我的父亲!”

陆吉祥倏地转过头,瞪着他,很惊讶:“你的父亲?亲生父亲?”

冷铮敛了眉。

“这个重要吗?”

陆吉祥摇头。

顿了顿,她又再次小心翼翼的出声问道:“冷铮,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叫我什么?”

“哥……”

冷铮满意。

他扭头睨她一眼,道:“你问。”

陆吉祥在心里稍微斟酌了一番,方才谨慎的出声问道:“你是从小就在港城里长大的?”

“嗯。”

冷铮应道,末了,又补充一句:“有几年在国外学习,后来帮里出了点事,我就回来了。”

陆吉祥有些纠结,她继续道:“这些事情是你自己就知道的,还是别人给你说的?”

“我没有失忆!”冷铮很明确的告诉她。

陆吉祥很失望。

看来,冷铮真的不是陆荣景。

可是,他为什么会和陆荣景长得这么像?

陆吉祥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坐在那里想了很久。

直到,跑车停了下来。

她抬头往外面望去的时候,映入眼中的,首先是青色的高立围墙,每个进出入口都站得有黑衣保镖,萧瑟的院落里面,只有一颗孤零零的枯萎桃树。

不过,在围墙的周围,倒是种满了不少的翠竹,葱葱郁郁,搭配院子里典型的中式建筑,颇有几分附庸风雅的味道儿。

“这里是哪儿啊?”

陆吉祥好奇的问了句。

“帮会。”

冷铮答道,熄了火,准备下车。

临了,他转头看向女孩儿,嘱咐道:“你就在车里等着,千万不要下来,知道吗?”

陆吉祥点头。

冷铮最后看她一眼,拉门下车。

不过,他还是不放心。

毕竟,他已经亲自见识过了这个女孩儿的固执和毅力。

他不禁再次嘱咐道:“千万不能下车,他们都不认识你,会拔枪的,记住了吗?”

他在故意的吓唬她。

“我记住了。”

陆吉祥惶恐的点头,明显是被唬住了。

冷铮不再说话,甩手关了车门。

“冷哥。”

外面,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已经等候多时。

冷铮没有理会,径直朝建筑物走去。

男人恭敬的看着他,继续道:“冷哥,雷爷要见那个女孩儿。”

冷铮停住脚,蓦地转头掠向他。

他的目光极冷。

“雷爷是怎么知道的?”

男人低着头,不敢看他,只是如实答道:“今天上午的时候,曾家的二小姐来过。”

原来是这么回事!

冷铮嗤笑了一声,重新返回到跑车跟前。

“怎么了?”

陆吉祥看到他返了回来,不禁开口问道。

冷铮拉开副驾车门,直接道:“下车!”

陆吉祥摇头。

她有种不好的预感,所以,她不下去!

“下来!”

冷铮没了耐心,径直弯了腰,扯着女孩儿的手臂就把她给硬拽了出来。

“你要干嘛!”

陆吉祥大叫,扭着手臂挣扎着。

冷铮的心里也有火,因此手上的力道也没控制着,他拽着人往外走,迈着大步流星的步子,几乎是像是拎着沙袋似的拖着她。

“疼疼疼……”

陆吉祥惨叫。

冷铮倏地停住脚。

他没有回头,只是静静的深吸了一口气,方才按耐住了心口的那团火气儿。

“待会儿见了雷爷以后,尽量要少说话,知道吗?”

“啊,你要带我去见雷爷?”

陆吉祥听了他话,惊得不行。

乖乖哟,她这才到港城多久啊,居然连两个地盘的老大都见着了!

可是,如果让她选择的话,她是哪个老大都不想见!

总有一种刀架脖子上的感觉,冷飕飕的。

“雷爷点名要见你!”

冷铮说道,拽着她继续往前走。

不过,他这次明显放缓了步子。

“我能不能不去呀?”

陆吉祥还在讨价还价。

冷铮懒得再与她废话,拉着人走进了帮会里面。

绕过山水屏风,宽阔的大堂中,一个穿着唐装的中年男人正静静的端坐在榻上,旁边有一方矮桌,放有香炉,正冒着寥寥青烟,整个屋子里都弥漫着淡淡的檀香味儿。

“父亲。”

冷铮变得肃穆起来。

冷雷霆闭着眼,没有反应。

冷铮像是习以为常,继续道:“按照您的吩咐,我已经见过青龙会的廖易风,关于码头的事情”

“铮儿。”

冷铮的话还没说完,冷雷霆的声音便响了起来,亦如鼓鸣深沉。

他缓缓的睁了眼,一双褐色的眸,像是寒光般犀利。

他看着躲在冷铮背后的陆吉祥。

“这个女孩是谁?”

冷雷霆问道。

冷铮皱眉,敛声道:“她叫陆吉祥。”

说完,他把躲在自己身后的女孩儿扯了出来,示意道:“向雷爷问好。”

陆吉祥看了冷铮一眼,接着又畏畏缩缩的看向前方的男人。

“冷……冷帮主好!”

她弯了腰,说得是有模有样。

气氛有瞬间的冷凝。

冷铮抿了下唇,声音略低:“要叫雷爷。”

“啊?”陆吉祥有些紧张,她先是错愕了一下,赶紧又改口道:“雷爷您、您好,我叫陆吉祥!”

冷雷霆看着她,连表情都没变一下。

“就是这么个丫头?”

他转了视线,清清淡淡的落在冷铮的身上:“是廖易风硬塞给你的?”

冷铮并不意外他会这么问。

“是的,父亲。”

他恭敬的答道。

冷雷霆不屑的冷哼一声:“他廖易风把我们冷家看成是什么了?”

说完这话,他又缓缓的闭了眼。

他始终一副老僧入定的姿态,不同于廖易风的邪魅狂傲,冷雷霆的性子很老成沉静,他就像是一尊佛,永远都是那么的寡淡。

以前,廖易风曾这样评价过他的这位敌人。

别人都是玩女人,他是玩自己,明明就是个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大恶大奸之人,却偏偏还信佛,真是奇葩一枚!

嗬,他这话说得的确不假。

冷雷霆信佛,此生只娶了一个老婆,在她过世以后,他便一直清心寡欲。

“父亲,您看,需要怎么处理?”

冷铮出了声。

可是,他这话落进了陆吉祥的耳朵里,却让她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她以前看黑帮片的时候,只要有人这么一问,黑老大的回答都是一句杀人灭口!

他们不会是要杀了她吧?

“且放着,静观其变。”

冷雷霆的声音传来。

陆吉祥不由得舒了口气。

可奇怪的是,她好像看到冷铮也舒了口气?

“是。”

冷铮出声应下。

冷雷霆抬了手。

“过来,让我瞧瞧。”

他在和谁说话?

陆吉祥奇怪的看向冷铮。

“过去!”

冷铮看着她。

“我?”陆吉祥指着自己。

冷铮点头,给与一个安心的眼神儿:“去吧。”

陆吉祥撇了下嘴,转过头,一边戒备的看着冷雷霆,一边小心翼翼的走到他跟前。

冷雷霆的身材有些微微的发福,但依然不妨碍他的气场,他只是这么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却足以令人心生胆怯之意。

陆吉祥在距离他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停住了脚。

冷雷霆微微敛眉,有些不满。

“站近些。”

他沉沉的出了声,犀利的目光一直盯着陆吉祥。

女孩儿咽了口口水,默默地朝他又走近了一步。

怎料,冷雷霆竟忽然出手。

“啊!”

陆吉祥惊叫,手腕受袭,整个人朝前倾斜,直接趴跪在榻前。

冷铮不自觉的上前一步,眼中有关切,但在对上父亲目光的那一瞬,他忽然就明白了!

冷雷霆在试探他!

“铮儿。”

果然,他缓缓的出了声:“你可以收下廖易风给你的女人,你也可以给她金银珠宝房子汽车,但是,有些东西是不能给的,记住了吗?”

冷铮低了头,收敛眼中冷色。

“是,记住了。”

冷雷霆是谁?

港城里的风云人物,虽然这些年已经在逐渐隐退,可他并没有老糊涂。

他了解冷铮,这个儿子是他的骄傲,是他精心培养出来的继承人。

他们都是同一类人,冷血,毒辣,不择手段。

这么多年了,冷雷霆还是头一次听说,他的儿子居然会带着一个女人去游乐园里玩耍,特别是今天早上,曾家千金跑来告状,说什么他带了一个女人回别院过夜!

他知道,这里面有蹊跷。

所以,今日特意把人招了过来,也见着了这个所谓廖易风塞给他的女人。

没什么特别之处,除了长得有些白,完全就是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片子。

这倒是有些意思。

廖易风到底想干什么?!

……

晚上,寒风瑟瑟。

陆吉祥抱紧双臂,哆哆嗦嗦的站在萧瑟的院落里面,从在白天说完了那些话以后,她便被冷雷霆下令丢到了这里。

她不知道那些人终究想干什么,但只有一点,她清楚地知道——她快要被冷死了!

因为白天下过一场雨的原因,到了夜晚的时候,温度骤降,整个天空里面只有寥寂的一轮孤月,漆黑的苍穹,像是一块黑布似得,黑布隆冬的。

陆吉祥想哭。

她到底是倒了什么霉!

咔擦!

安静的夜里,忽然响起了打火机的声音。

陆吉祥一边跺着双脚,一边扭头朝着声源处望去,原来是看守她的两个小弟在偷偷地抽烟,窃窃私语,好像是在讨论她能坚持多久。

陆吉祥抿起嘴,默默的看着自己身上的单薄长袖,心中无限悲哀。

早知道有今天,她就应该穿个外套。

‘滴滴滴——’

大门外,汽笛声传来。

陆吉祥哆哆嗦嗦的扭过头,看到一辆耀眼的红色小跑驶了进来。

汽车在她的身边停下。

然后,衣着华丽的曾蕊蕊走了下来。

她像是一只骄傲的孔雀,抬着下巴,目光得意又自豪的看着陆吉祥。

“你是斗不过我的!”

她趾高气扬的开了口,画着精致妆容的五官,那双眼,却格外的刻薄。

陆吉祥偏了头,不理会。

“我才是冷哥的正房夫人!”曾蕊蕊并不在意她的沉默,反正,她才是真正的胜利者,她不会计较太多。

可是,这话落进陆吉祥的耳朵里,却是有些不对劲儿了。

“你什么意思?”

陆吉祥转了头,皱着眉头:“我管你是谁的正房夫人,和我有关系?”

“哈!”

曾蕊蕊发笑。

她故作优雅的拢了拢身上的外套,嘴角笑意更深:“你不过就是廖易风送来了一个女人而已,等着冷哥对你腻味了,你就是一只破鞋!你以为,我会在意?”

陆吉祥狂翻白眼。

“无聊!”

“你骂谁呢!”曾蕊蕊瞬间变脸。

陆吉祥转头正视她,心中有火气:“我和冷铮没有任何关系,拜托,就算你要吃醋,请你找准对象好嘛?你从哪里看出来我就是廖易风送给冷铮的女人了?还有啊,你有这闲工夫来和我说这么多话,还不如去问问冷铮,问他在外面究竟有多少个女人,然后你再一个一个的去铲除!”

“你!”

曾蕊蕊正要动手,可忽然,她脸上的表情瞬间转换。

“冷哥。”

她笑了起来,嘴畔弯弯。

陆吉祥一抖,只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冒出来了。

“进来吧。”

冷铮的声音传了过来,冷冷淡淡的,听不出个什么情绪。

曾蕊蕊答了一句‘好’,暗暗的瞪了眼陆吉祥,趾高气扬的从她身边擦肩而过,踩着高跟鞋走向冷铮。

陆吉祥在心中哼哼,盯着曾蕊蕊脚下的十寸高跟鞋,心里在咒怨——摔死你!摔死你!

也许是她的诅咒起了效果,曾蕊蕊在上台阶的时候,脚踝忽然扭了一下。

“哎哟!”

她怪叫一声,身子朝前倾斜。

冷铮就站在曾蕊蕊的面前,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会伸手援救的时候,曾蕊蕊已经很没有形象的摔趴在地上。

“扑哧……”

有人笑了一声。

“冷哥!”

曾蕊蕊从地上坐了起来,捂着自己受伤的脚踝:“我好痛哦,你快点来抱我呀!”

“阿伟!”

冷铮出声,脸上没有表情:“扶蕊蕊进去。”

“是!”

阿伟得令,立刻走上前,将坐在地上的曾蕊蕊扶了起来。

“冷哥……”

曾蕊蕊不服气,眼巴巴的一直看着冷铮。

“雷爷还在等你。”冷铮转了头,平静的看着她说道。

如此,曾蕊蕊也不好再拿乔,乖乖的由阿伟扶着走进了屋里。

陆吉祥还抱着双肩,哆哆嗦嗦的站在寒冷的院落里。

冷铮站在台阶上,遥遥的看着她。

他表情复杂,冷毅的容颜,在这冷凉的夜色下,显得格外的凉薄。

但仅仅几秒,他转身回了屋里,徒留陆吉祥一个人在外面继续暗自骂着三字经。

……

大约两个多小时以后,冷雷霆在众人的拥簇下,声势浩荡的走了出来。

陆吉祥已经冷得动弹不了。

冷雷霆站住脚,一脸高深莫测的看着她。

“还不错。”

他说出了这三个字。

曾蕊蕊的表情很不服气。

倒是冷铮看着她瑟缩的模样,不禁皱了眉。

送走了冷雷霆以后,曾蕊蕊和冷铮返了回来。

“冷哥,今天去我家好不好?我的脚受伤了,我好痛哦……”

她们人还没走近呢,曾蕊蕊发嗲的声音已经传至。

陆吉祥艰难的转过头,看着并行而来的两人。

“我送你回去吧。”

她听到冷铮这样说道。

“好啊!”曾蕊蕊欣然同意,简直是求之不得。

冷铮抬头,对上陆吉祥的目光。

“还能走吗?”

他问道。

陆吉祥点头,张了张嘴,却没发出声音。

冷铮的脸色变得有些差。

“走吧。”

他出了声,将自己的跑车开了过来。

曾蕊蕊自己动手拉开副驾车门坐了进去,那动作敏捷的模样儿,半点看不出她有脚伤。

冷铮目不斜视,一直都看着陆吉祥。

他替她打开了后座车门。

陆吉祥弯了腰,艰难的坐了进去。

关了车门后,冷铮坐入驾驶座内,先是打开了空调,然后才驱车上路。

一路来,曾蕊蕊都在不停的说着话,她好像很得意,时不时的还会往后面看一眼,那眼神儿里面,充满了对陆吉祥的轻视和鄙夷。

很快,跑车停到了一栋白色别墅跟前。

“自己下去。”

冷铮面无表情的开口。

“冷哥……”曾蕊蕊可怜兮兮的看着她,故意撅着涂着粉色唇彩的嘴唇:“你就陪人家一起进去嘛!”

“下车!”

冷铮没有看她,声音愈发的冷冽:“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曾蕊蕊没办法了。

“好吧。”

她依依不舍的下了车,临了,还不忘狠狠的瞪一眼车后座上的某个人。

陆吉祥趴在后座上,早就累得睡着了。

她整个下午都没有进食。加上又吹了一个晚上的夜风,她早就支撑不住了。

回到冷铮的别院里,男人亲自将她抱了出来,

“冷哥。”

别院里有留守的属下,看到男人回来以后,纷纷走了出来。

冷铮抱着人大步往屋内走,一边丢下话:“找个医生过来。”

“是!”

属下应道,立刻开始拨打电话。

而此时,楼上卧室内。

冷铮小心的将陆吉祥放到床上,他发现她的脸颊上有着不自然的红,他低了头,以额头测试她的温度,结果发现她身上的体温很高,滚烫滚烫的。

“医生呢,为什么还不来!”

他冲门外怒吼。

“冷哥,医生正在路上,马上就到了。”

属下们纷纷站在门外,没有男人的命令,根本就不敢进来。

冷铮着急的在房中来回走着。

过了没两分钟,男人再次怒吼:“医生呢!”

“冷哥,医生还在路上……”

门外是小心翼翼的声音。

冷铮被气得拔步就要往外面走。

“吵死人了……”

忽然间,床上传来虚弱的声音。

冷铮先是一怔,反应过来以后,连忙坐到了床边。

他满眼担心的看着女孩儿,心中心急如焚:“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浑身都不舒服!”

陆吉祥忍着头痛欲炸的感觉,伸手抓着男人的手:“能给我一点吃的吗?我都快被饿死了!”

“……”

还知道吃,看来没事!

冷铮拂开她的手。

“等着。”

丢下这句话,起身离开房间。

陆吉祥缩在暖呼呼的被窝里,默默的等着他。

结果,这一等,她直接又再次睡了过去。

她睡了很久,半夜里睁开眼睛的时候,手上还吊着点滴。

“醒了?”

冷铮正坐在床边,看到她醒来以后,淡定的取走盖在她额头上的湿毛巾。

陆吉祥撑着重重的眼皮儿,看着他。

“吃的呢?”

鬼神神差的,她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

冷铮的动作一顿。

他回头看她,挺无奈的:“只能喝米粥,要不要?”

“要!”

陆吉祥重重的点头,甚至还挣扎着想从床上坐起来,奈何身上没什么力气,她试了两次都没成功,反而显得狼狈极了。

冷铮见状皱眉,出声制止她:“先别动,小心手上的针。”

“噢。”

陆吉祥应了一声,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输液针,没敢再动。

冷铮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正要去端放在旁边的米粥,忽然,别院外面传来一阵动静。

他走到窗边,撩开窗户往下面看了一眼。

然后,就在陆吉祥的目光中,冷铮脸上的表情一点一点的褪去。

他突然面无表情的转身往外走。

“喂,我还没吃东西呢,喂,你别走呀……”

陆吉祥连续喊了好几声。

冷铮惘若未闻。

他大步流星的往外走着,脸上像是笼罩着一层寒霜。

“喂!喂喂喂……”

可惜,他最终消失门外。

“神经病!”

陆吉祥嘀咕了一声,正打算自己从床上爬起来,门外传来一阵剧烈的响动声,隐约还有打斗的声音。

很快,卧室门被踹开。

然后,冷铮返了回来。

陆吉祥抬了头:“你怎么又”

话没说完,她霎时僵住。

“吉祥!”

‘冷铮’看着她,眼中尽是痛色。

陆吉祥张着嘴。

‘冷铮’已经走到床边,先是看了看她手上的输液针,接着又忽然弯了腰,大手一伸,猛地将她搂进怀里。

“喂!”

陆吉祥扭动身子。

“吉祥,我是哥哥!”

耳边传来的这句话,犹如平底一声惊雷。

陆吉祥倒抽一口气,从男人怀里抬起脑袋,愣愣的看着他。

“廋了。”

‘冷铮’低着头,目光怜惜的看着她,粗粝的指腹在轻轻的磨蹭着她的脸颊,满含眷念。

陆吉祥警惕的盯着他。

“冷铮,你是在逗我玩吗?”

她这样说道。

不过,‘冷铮’还没来得及开口回答她的话,外面走进来了一个男人。

是的,第二个冷铮!

这下,陆吉祥彻底懵了。

------题外话------

求评价票~(≧▽≦)/~啦啦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