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290 战!

很多人都不愿意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一幕,然而这骨头碎裂的声音实在是太过清晰!以至于让人无法忽略!

况且,眼睁睁的看着于老大的手腕被凤长悦一把拧断还不算什么,因为接下来,凤长悦竟是直接将他的手都狠狠的扯了下来!

于老大看着就像是任人宰割一般,那个传闻中强悍如斯的强者,此时竟然像是一个被人任意把玩的东西一般!毫无招架之力!

这情形,看的不少人都是心中一寒。

他们当然知道这绝对不是因为于老大太弱!

他怎么会任由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被人宰割?无非是因为他想要反抗,但是却没有办法罢了!

再看向凤长悦,那纤细的手掌上,依稀沾染着一星半点的血迹,看起来却是格外渗人。

按理来说,于老大是灵宗,再怎样身体的强度都应当是不弱的,何况他原本在这方面就十分厉害,否则也不会一出手就选择了出拳。

但是万万没想到,他面前这个少女,竟是比他还要强悍!

他只觉得自己像是撞到了一堵铜墙铁壁之上!那一只手在和凤长悦撞击到一起的瞬间,他就清晰的听到了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

因为自负,他并未召唤灵力铠甲,他对自己的*强横力道还是十分信得过的。

然而却是没有想到,竟然遇到了这样一个怪物!

没有铠甲的保护,那力量再清晰不过的从拳头之上,迅速扩散到了手指之上,而后传到了全身!

那种蚀骨的疼痛,他已经太久没有体会过!

然而……感觉到凤长悦拳头之上尚未消退的力量,他甚至感觉,自己即使是召唤了灵力铠甲,只怕也是没有分毫作用!

在强大的力量面前,任何的投机取巧,都是无用的!

他深刻的感觉到,那般的雄浑力量,简直像是洪水爆发一般,全数到来!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身上!

于老大毕竟是灵宗,虽然吃惊凤长悦竟然能够这般轻巧的将自己的骨头震碎,但是也几乎是立刻反应过来,便要收手!

可是凤长悦怎么会这般轻易的给他逃跑?

她的手掌虽然纤细,但是却死死的扣住了他的拳头,手腕翻转,狠狠一扯!

于老大的手腕,便是猛然被扯下!

这个过程,实在是太过迅猛而出乎意料,就连于老大,也是一时没有反映过来,等意识到什么不对的时候,一股更加剧烈的疼痛已经袭上,他眼前一黑,差点昏过去。

心头火起,于老大倒也硬气,竟是直接舍弃了自己的那手腕,毫不恋战的后退!

凤长悦也不去拦他,只是仍然稳健的站在半空之中,看着那急速后退的于老大,以及周围纷纷变色的神色,没什么表情的将手中的那一只残余的手掌向下一丢。

砰。

*砸落在已经逐渐变厚的雪层之上,发出一声闷响。

死寂。

凤长悦这一连串动作,已经是让众人说不出话来。

她站出来不过是才一会儿时间,却是已经代表伽陵学院,一举斩杀蛇女,而后更是一招击退于老大,甚至将他的手腕都扯了下来!

无人心中不惊骇。

如果说方才她斩杀蛇女干净利落的动作,只是让众人心中生出了几分警惕之外,那么此时,看到她这般轻松的应对于老大,则已经是开始谨慎思考了。

蛇女和于老大,那可不是一个水平上的。

这些人之中,能够有实力和身为灵宗的凤长悦相抗的,本来就不多,何况她好像还不是一般的灵宗!

于老大死死的等着凤长悦,眼睛里面似乎要喷出火来。

他原本是抱着十拿九稳的心来的,等一切都确定了之后才现身,就是为了一举拿下。

他应当是直接灭杀凤长悦,而后大刀阔斧的踏碎伽陵学院的!

绝对不是现在这般,他只是出了一招,便是被对方直接打回,甚至还折损了一只手腕!

虽然对于灵宗而言,身体之内形成灵宗之心,*已经完成了一次淬炼,即使是肉身完全损毁,只要灵宗之心不死,那么就还有机会存活下来,这一点小伤着实算不得什么。

可是,这一下可是相当于在这么多人的面前,狠狠的打了他一巴掌!

这样的耻辱,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痛感!

凤长悦神色淡淡,好像并未将他放在眼里。

或许论起境界,她不如面前这男人,但是要是比起*,却是少有人能够强的过她。

因为这大陆之上,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够连续三次在神火的淬炼之下,浴火重生!

而今的这份实力,是她自己得来的!一点一滴,都是她用无尽心血和精力换来!

那些曾经承受的痛苦,终于还是得到了应有的回报!

普通修炼者在突破成为灵宗的时候,才能够有机会召唤天劫,进行第一次的淬炼,驱除身体之内的杂质,更甚至能脱胎换骨,大大提高修炼潜力。

然而凤长悦,却是除此之外,还经受了三次的神火磨练!

她的身体之内,几乎纯净无暇,灵力的精纯世间少有,经脉和筋骨也都蕴含着无限的力量。

这样的她,别人又怎么能在肉搏之上比得过她?

况且…。

加上此时,她心中一直充斥着的那一股炽热的杀意,让她毫不犹豫的狠辣出手,自然是超乎众人的预料。

于老大现在唯一安慰的事情,就是自己的两个兄弟,终究还是趁机进去了。

只要他们成功进去,内外相通,何愁不彻底灭杀伽陵学院!

到时候,凤长悦也不过是他的刀下亡魂!

想到此,他狠狠的擦去了唇边溢出的一丝鲜血,眼神如同厉鬼,瞪着凤长悦。

他断裂的手腕处,传来的剧烈疼痛,虽然已经开始自己恢复,但是那疼痛,却依然提醒着他,他方才到底经受了怎样的屈辱!

这仇,他是一定要报的!

“你在想你的两个弟弟吗?”

凤长悦忽然开口。

于老大一懵:“什么?”

凤长悦却是眉色淡淡,像是在说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

她狠狠按住手上蠢蠢欲动,越发炽热的射天弓和射天箭,即使是隔着纷纷扬扬的大雪,也依然让人看得清楚她眉宇之间的冷冽。

于老大忽然心中一个咯噔。

“你放心,现在,他们或许正接受,最好的招待呢。”

凤长悦说到此,忽然勾唇一笑。

那笑容,却是让不少人生生的打了个冷颤。

……

于老二和于老三靠着身上的特殊灵宝,虽然说不上是轻而易举,但是也并未受到极大的困扰,在短暂的挣扎之后,便是突破了那一层结界。

“这神火,终究还是不能小觑…。”

于老二皱着眉头,极力平复着身体之内几乎燃烧起来的灵力,尽管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但是依然感觉到那炽热的力量几乎钻进丹田之中。

若不是强忍着,只怕还是会丢人的喊出声来。

甚至身上还是有一些地方火烧般的疼。

于老三却是不以为然,龇牙咧嘴的忍了那疼,有些不屑:“二哥,你就是这一点不好。和大哥一样,太谨慎了!这神火又怎么了?不还是让咱们安全过来了?说到底,其实根本没有那么神!都是人吹嘘出来的罢了!”

他抬头看了一眼,宽阔的道路,高大的建筑,无一处不是显露着屹立千年的学院才有的深厚底蕴。

他有点看直了眼,咂咂嘴:“二哥,你看!这伽陵学院,不过如此!那么多人都进不来的地方,却是让咱们兄弟两人轻松进来了!嘿!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有多少宝贝呢!”

说到这里,于老二也是眼睛一亮,点头。

是啊!这伽陵学院怎么说也是四大学院之首,看现在的情况,除了凤长悦竟是连一个出来看守的人都没有了!

看来,伽陵学院的确是已经落魄了!

“走!去看看都有什么好东西!要是遇到了人…。哼,通通杀了!”

他们之前已经打探清楚,伽陵学院之内,除了苍离根本没有灵宗强者!

他们两个人,足以踏平伽陵学院!

只要趁着那些援助还没有抵达,他们可以尽情的杀戮了!

想到这里,两人的脸上都是露出了几分贪婪之色,抬脚便是要朝前走去。

“两位真是好兴致。”

忽然响起的声音,顿时让两个人一惊,下意识的挥出一道灵力,却是被轻松挡下。

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悄无声息的湮灭,两人心中都是一沉。

看过去,却是几个老者,正站在他们身旁不远的地方,静静的看着他们。

说话的正是中间的那老者,不怒自威,即使只是那般站着,也让人感觉一股无法言语的威压传来。

两人都是面色一变。

这人……

是个强者!

而且,实力绝对在他们之上!

而他周身的那几个人,也分明都是在灵宗之上!

伽陵学院,什么时候,竟是多了这么多的灵宗!?

“你们、你们是谁!?”

这几个人,自然是大长老几人。

在外面的情势紧张起来的时候,他们原本是打算倾巢出动的,毕竟到了这般的紧要关头,没有什么比学院的安危更加重要。

他们的存在,是伽陵学院千年的秘密。

伽陵学院千年时间,遭遇过几次生死危机,但是世人对于大长老这些人的存在,却是一直不太了解。

因为那种时候,多得是学院出来的强者站在世人的面前,学院有意隐瞒这些长老的存在,所以也就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人遗忘。

若不是这一次学院遭此劫难,只怕也没有机会让外人知道他们的存在。

而且,虽然只剩下了七位长老,但是却个个都是灵宗,若是站出来,也一定可以震慑到一部分人。

但是最终,却是听从了凤长悦的建议,在学院里面等着。

果然,有人投机取巧,趁乱而来。

而且,这两人的实力,还是这般强悍!

“胆敢擅闯我伽陵学院,就要有胆子承担后果!”

大长老眉色严厉。

“将他们困了,毁掉一身灵力,扔出去!”

“老夫要让这天下知道,伽陵学院,不是那么容易被欺负的!”

……

然而还不等两人被扔出来,外面的情况已经是起了变化。

短暂的安静之后,于老大阴狠一笑:“别以为你这样故弄玄虚,我就会信你了!伽陵学院已经死伤惨重,你这话,还是留给阎王听去吧!”

于老大一声怒吼,当即双眼通红,朝着凤长悦冲了过去!

凤长悦银牙紧咬,双眸之中,陡然燃烧起一簇火焰!

那目光,几乎有如实质!

纤细的身形周围,顿时燃起了赤红色的火焰!

没有人看到,她眼底深处,正有一簇紫金色的光,一闪而过!

“此时不动,更待何时!?”

杨雄几乎看不见的眼睛眨了眨,肥胖的双手一抖,手中便是出现了一串钢圈,而在边缘地带,竟是有不少的尖刺。

冯云山闻言,挑了挑眉。

“还是我先行一步吧!”

而后,几乎犹如大厦倾覆,所有人都像是商量好了的一般,突然都冲着伽陵学院而去!

凤长悦的身前,便像是涌来了一线洪流!紧迫而来!

强劲的力量立刻将伽陵学院门前的石板全部掀起!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了极大的深坑!

“杀了她!踏平伽陵学院!”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攻击的气势,顿时涨高!

整个伽陵学院,都面临着无尽的压力!

轰!

一道灵力,骤然斩在了伽陵学院的大门之上!

这一声,便正是让这场注定血流成河的战争——凌然而起!

“看来,来的正是时候。好戏,刚刚开场呢。”

一道白色的雍容身影,忽然缓缓出现。看着这一幕,忽然笑开。

无人看到,那有些苍白的唇色,带着几分病态,却丝毫不掩风华。

“那女子……呵,倒是有几分意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