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05 极地之狼

见此,第一时间她就是取出匕首反握在手,身体也随着紧绷起来警惕的注意着周围。魔兽可非灵兽可比的,魔兽的速度远比灵兽的速度要快,而且也比灵兽凶残,这若是对付前面那头虎不好,这连着周围的几十头灰狼可就有点棘手了。

“嗷!”

“吼!”

似乎是嫌气氛不够紧张,左右的那些灰狼高低不一的嚎叫了一声后,那头花斑虎也跟着低吼了一声,咧着虎牙释放着威压想要逼退那些灰狼。

然而,纵是那花斑虎的品阶比那些灰狼的要高阶,但已开灵识的这些灰狼却是不愿后退,因为,花斑虎只有一只,而它们却是一群,面对这个浑身涌动着至纯的灵力气息的人类,它们不愿放过这样一个可口的食物。

“不走吗?那就来看看谁能活下来吧!”她勾了勾唇,唤了一声:“赤虎,出来!”

“吼!”

她的声音一落下,威风凛凛的赤虎便从空间跃出落在她的身边,一声虎啸吼出,空气中的气息也越发的变得骇人。

那是来自三方的威压,谁也不肯让谁,尤其当顾七身边多了头赤虎时,那只花斑虎和那群灰狼都明显有了顾忌,嘴里低低的嘶叫着,滴着口水,却仍旧不愿离去。

“我们今天可以好好吃一顿了。”顾七的声音一落下,白色的身影已经如同鬼魅般往前掠出:“那头花斑虎交给你。”

抛下这么一句话后,她的匕首便是对向那群灰狼,而且,还是对着那只较为健壮的狼王,这群狼皆以狼王为主,只要先杀了这头狼王,剩下的都不成气候。

“嗷!”

那头狼王嚎叫一声,两旁的灰狼皆扑上前,锋利的爪子与狼牙皆朝顾七爪去,咬下,而顾七手中的匕首也没有丝毫停顿,手起刀落,蕴含灵力气息的匕首夹带着凌厉的气息以着快而狠的速度刺入灰狼的身体。

“嗷呜!”

一声惨叫,一头灰狼被匕首刺中腹部,匕首拔出之时鲜血也随着涌出,那头灰狼挣扎着想要站起,却在摇晃几下后扑倒地,兴许是狼血的刺激让那些灰狼的嗜血因子越发的涌起,便见那剩下的灰狼红了眼,凶光毕露的朝她扑来,狼嘴大张,发狠的朝她脖子咬来,因几十只一同扑上来,数量之多让她有些应接不暇,一个闪避不及,手臂就被狼爪抓伤。

“嘶!”她倒抽了一口冷气,只觉手臂火辣辣的疼痛让整条手臂都有些颤抖起来。

侧头一看,见连肉带皮的被撕扯下了两道伤口,深可见骨的两道伤口血肉模糊鲜血直涌而出,她抬眸,眸光泛着杀意与寒光:“畜生!找死!”

冰冷的声音一落,手中握着匕首发狠的刺向那些灰狼,却不料,忽觉握着匕首的手中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软绵绵的感觉袭来,让她心头大惊。

该死!难道这些狼爪带毒?

不容她多作他想,感觉到此时自己身体的异样,她的目光先是朝赤虎的扫去,见赤虎跟那头花斑虎在十米开外的地方战斗着,那边的树木被那两头兽摧毁了大半,一时半会也看不出谁受胜谁负,见此,她收回目光,视线在那些灰狼身上越过,直直的落在那头站在不远处时不时嚎叫一声的狼王身上,身体的灵力气息调动而起,脚尖一点,踏着前面灰狼的背直扑向那头狼王。

“去死吧!”

冰冷的声音透着骇人的杀意,随着她手掌的翻动,她手中的匕首缠上了火焰,刀刃之上的火焰跃动着狠狠的往那狼王身上一刺,谁知,这一刺却刺偏了。

“嗷!”

狼王嚎叫一声,亮出的锋利爪子便朝顾七爪去,张开的狼嘴滴着口水的咬向顾七的脖子,却在下一刻,那匕首刺入了它的口中,横顶在里面,尖锐的刀锋瞬间刺破了它的上颚,鲜血直涌而出,它只能发出低嚎叫,想要合起嘴,却因挣扎而弄得伤口越来越大,一扯动,鲜血流得更猛。

“嚎!”

那几十头灰狼看到这一幕有些迟疑,竟是不敢上前,只在一旁嚎叫着,直到,它们看到狼王被火焰吞噬,身体由焦黑变成灰烬,这才惊恐的迅速逃离。

“呼!”

看到那些狼群退离,顾七整个人也如失了力气般的跌坐在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手臂上已经渐渐失去知觉,只有那鲜血还在往外渗着。

她深吸了口气,从空间中取出一枚丹药服下,而后拿出止血散洒上,当药散洒落伤口处时,那阵刺痛让她的脸色越发的显得苍白,额头上的汗水也随着渗出,若非紧咬着牙,只怕还真会疼晕过去。

“砰!砰砰!吼!”

那不远处,两虎战斗的声音还在传来,她已无力去注意,只能先将自己的伤口处理好,当感觉到服下丹药后手臂上的那麻木的感觉还没散去时,心下不禁有些诧异。

她的身体一般的毒根本无法起到作用,那狼爪上到底沾的是什么?竟能让她整条手臂失去知觉?此时服下解毒丹,虽感觉体内气血正常,但手臂上的麻木却丝毫没有缓解。

“嗷……”

“主人!”不多时,赤虎身上布满鲜血的走了回来,它身上沾染了泥土,也多了几道伤痕,皮毛上有被撕咬下来的痕迹,模样看起来有些狼狈,但这些却挡不住它此时的兴奋与激动,因为,它的口中叼着一枚花斑虎的魔晶。

那是一枚圣兽级别的魔晶,自是非同寻常,也难怪它一身的伤还能这样的兴奋。

“主人你受伤了!”在看到顾七的白衣染上鲜血,脸色苍白的靠坐在树下后,它一惊,迅速的跑了过来。

“这片魔兽森林确实非同寻常,就是那些狼看着品阶不高战斗力却比风狼还要厉害,是我太小看它们了。”顾七缓声说着,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

“主人,这些魔兽的品阶可以战比它们高一阶的灵兽的,魔兽本性凶残,战斗力自然不可小窥。”赤虎说着,见她脸色发白,又见这里鲜血气息浓郁,怕引来别的魔兽,当下便道:“主人,我伏你离开吧!”

“嗯。”她应了一声,借着赤虎的身体站起来,又翻身坐到它的背上去,因手臂上的麻木,也因失去的过多,此时也没什么精力开口,只告诉了它往哪边走,便伏在它的背上,借助它的身体歇息一会,却不料,自己的这一趴,竟是昏睡了过去。

当顾七再次恢复意识时,眼睛还没睁开,就听见有水滴的声音传入耳边,她缓缓睁开眼睛,见自己身处的是在一个洞穴之中,这洞穴不深,石壁上也不知从何处有水源的渗出,一滴滴的水滴顺着滴落,让这洞穴多了一丝清爽冰凉的感觉。

往洞穴外看去,就见赤虎趴在洞口处,似乎是听见她起身的动静便迅速回过头来。

“主人,你醒啦?”

“我昏过去了?”她似乎有一瞬间失去了知觉,只知道整个人不受控制的睡过去,似乎是受手臂上那伤口的影响。

“我见主人唤不醒,又见这里有一处洞穴就先带主人来这里了。”

“嗯。”她应了一声,靠着石壁而坐,先查看了下自己手臂上的伤口,见上了药后的伤口也没好转,反而有些红肿,不由的眸光微沉,动了动那受了伤手臂的手指,却发现依旧没有知觉。

“主人,刚才我抓了一只钻地鼠兽,它说我们先前遇到的那灰狼是这片魔兽森林独有的极地魔狼,它的爪子没毒,但是被爪伤的话却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失去知觉,而且若不找到草药压制,那受伤的地方就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僵硬,最后就算是找到解药也治不好,所以主人,我们得赶紧找到专门治疗这伤口的解药才行。”

听到赤虎的话,她皱起眉头:“这解药叫什么?”竟有这样诡异的事情?但,手臂上的症状却是如赤虎所说一样,饶是她服用解毒丹也依旧无效。

“那钻地鼠兽说叫极地之花,生长在晏河边,离此处少说也有半天的路程。”

“那钻地鼠呢?你放了?”她看向赤虎问着。

“没有,我把它绑在外面。”说着,它往外面走去,不多时将一团缩在一起的东西丢了进来。

顾七一看,见那钻地鼠不同一般鼠类,它的背上长刺,身体滚圆,爪子锋利,除了那嘴上两个大门牙像鼠之外,全身上下还真没一点像鼠的。

“吱吱!吱吱吱!”

那钻地鼠冲着顾七叫着,而顾七却不知它在说些什么,当下,将目光投向赤虎。

“它说带我们去,求我们能放了它。”赤虎开口说着,同为兽类,它自然是听得懂那只钻地鼠叫着什么。

“可以,只要找到那极地之花,我便放了你。”顾七点了点头,朝外面看去,当下便道:“现在就走。”拖得越久越是危险,尤其是在这里面,她的一只手失去知觉代表的是什么没人比她更清楚了。

“主人,你身上有伤,我伏着你走吧!”赤虎趴在地上说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