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544.8白山,黑水,丹心3

“啊?”

兰芽也惊了,连忙追问:“这是怎么话儿说的?”

司夜染也只能摇头微笑:“……据藏花说,你刚走的时候,固伦因是个女孩儿家,于是夜晚便会想娘,很是哭闹了些日子。”

司夜染说到这里顿了顿,兰芽果然便双手捂住脸,哭得控制不住了自己。

可不是,自从狼月和固伦出世,她便不管自己有多累,每个晚上都坚持将两个孩儿带在身边一起睡。狼月是个男孩子,夜晚怕热,她便将狼月放到背后;而将固伦放在身前謦。

那时候每个晚上,小小的固伦仿佛没有安全感,还总会咕哝咕哝地自己爬进她怀里,让她搂着睡。

所以她这一走,狼月自然还好些;再加上总归还有爱兰珠这个娘,那小子兴许还未必知道娘不见了;固伦身边却只有一个藏花,小小的她心下便一定是知道少了娘凡。

司夜染终是忍不住伸手,将她拥进了怀里,紧紧抱住。

实则这一刻,她哪里像是有了个两个孩子的娘亲啊,她在他怀里还是这么软软的、小小的,一颦一笑都让他心疼,分明——她自己还是个孩子啊。

可是却要她小小的肩膀,来独力承担起这样重的担子。这原本,该是他自己一个人来扛的,可是现在……

他抱紧了她,将下颌抵在她发顶,含着泪却努力微笑着给她讲.

“藏花也傻了,这么多年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怎么哄都不成,反倒越哄哭声越大。藏花也是病急了乱投医,便抱着她整个东海号四处去走,摸着什么都尝试着递给她玩儿,看能不能叫她别哭了。”

“说也奇怪,当把她带进账房,将算盘晃晃给她看,她却忽然不哭了,还一把就抢过了藏花手里的算盘抱在怀里。”

兰芽听得出神,不由得停了哭泣,反倒生起了担心:“可是那大算盘很沉的,她抱得住么?”

司夜染也只能笑着叹气:“所以说离奇啊,你女儿非但抱得动,而且死不撒手了。”

兰芽又是难过,又是忍不住微笑:“如此看来,这小丫头还真是爱财了。”

“还不光抢算盘,另有更绝的。”司夜染也忍不住泄露了一脸的柔情,唇角高高扬起。

“什么更绝的?”

司夜染轻叹一声:“账房里恰好有结账用的两个金元宝锁在柜台里,藏花也是随手抓物件儿逗她玩儿,便将那两个金元宝给拿出来了——结果你女儿,一见那两块金子,登时就忘了哭了,一手一个抱住,乐得小脸儿上就开了花儿!”

兰芽更傻了:“那金元宝多沉啊,她哪儿抱得动!”

司夜染也只能含笑摇头:“自然抱不动,就苦了藏花。叫人打了络子,将两个金元宝挂脖子上,就为了固伦能一眼瞧见。固伦也给脸面,一看见藏花脖子上挂了金子,比见了奶娘还要开心,整天笑哈哈。”

兰芽都忍不住一捂脸……

丫头,你可给你娘丢了人了。

司夜染忍不住轻笑出声:“说到这儿便要捂住脸了?下面还有叫咱们两个更没脸见人的呢……”

“还有?!”

兰芽真被惊着了。

若说是狼月出什么幺蛾子,她可以接受。毕竟那是个男孩子;哪儿能想到反倒是固伦更能花样儿百出呀?

司夜染了然地笑,最初他刚收到藏花的密信的时候,也惊得半天都没回过神来,然后坐在书案前傻笑。等到终于笑够了,一瞄窗外竟然都是天亮了——他竟然为了自己的丫头傻笑了整个晚上。

“……这般一来二去的,藏花便也在最初的手忙脚乱之后,渐渐一点点摸出了固伦的性子来,发现这小丫头爱财了,便带她去银库。”

“汉城的东海总号里,可存着整个东海号从李朝收来的所有银两,银库里存着不少的金银。藏花也是宠着她,便叫人将那些金银箱子盖儿都敞开,让她瞧。结果你女儿自己爬进一箱金子里头,坐在金元宝上便不肯下来了。后来更是干脆在金子上睡着了……”

“藏花从此若是遇见固伦不肯睡觉的话,就带她去银库,将小被子铺在金元宝上……她一准儿就能安然入梦了。”

兰芽笑得喘不上气来,一个劲儿地摇头:“糟了,糟了,这个丫头咱们养不起。难道将来为了叫她能好好睡觉,咱们也得存几箱的金子么?”

司夜染倒是傲然扬眉:“咱们倒是好说,我现在只为将来能娶得起她的那个后生担心……”

兰芽这个叹气:“谁娶得起她啊。若是平民百姓,几个人家见过成箱的金子!”

两人说得认认真真,然后四目一对,便各自都笑了。

瞧,说得跟真事儿似的,仿佛明天女儿就到了该出阁的年纪似的。竟然都忘了女儿还没满周岁呢,什么娶不娶得起,都是遥远的事情。

可是这就是当爹娘的心吧,谁都不能免俗,总是忍不住想着想着便想到十数年以后去了。

兰芽便垂下首去,用力点头:“知道孩儿们都好,那我就放心了。“.

当爹娘的,关于孩子的话便总是说不够,说着说着,酒菜早就冷了,夜色也已深了。

兰芽抬头望着司夜染,眼圈儿又是红了。

她不能留下来陪伴他,甚至不能将他带回他从前的观鱼台去。即便这就是自己家一样的灵济宫里,却还是不能叫任何人知道他无旨私自回京了。

她只能忍住难过,起身按住他的肩头:“我回头叫双宝给你安排一间房。只能跟他们相同的等级,不能僭越了,你好歹睡个好觉。”

他却淡然一笑,摇了摇头:“无妨,我今晚就睡在这里即可。”

“别胡说!”她心里便又拧着那么一疼。

这里地上只有一张破席子,还伴着一车枯骨,她怎么能让他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这样睡了?!

他仰头凝住她微笑:“这里已经很好:离你这么近。”.

一股巨大的疼痛又这样猝不及防涌起来,扯疼了她的心。

她却不敢造次,小心地吸着气:“听我的,我这就叫宝儿去安排。窗子里外你也安排些鬼火,别让人有机会摸进去。”

他盯着她,只能又苦笑了:“又担心。我的院子,谁能叫我什么都听不见地就摸进去?”

兰芽蹲下,正视他的眼睛:“我知道谁也逃不过你的眼睛和耳朵,可是反倒你不能用自己的本事。因为你现在不是司夜染,你只是个辽东来专赶运尸车的车夫,你不可以有那么灵敏的眼睛和耳朵,明白么?”

司夜染长眉一挑,便正色下来,郑重点头:“你说得对。我一时高兴,竟然也松了防备。”

兰芽这才又深深地望了他一眼,转身朝外走去。

忍住,不能一步一回头;甚至直到走出了院门,重新锁上了,还是不能去看他.

初礼他们为双宝开的酒席也终于散了,双宝醉得舌头根子都硬了。

初礼也是难得地酒意熏然,拍着双宝的肩头问:“公子回来也不说,我便也没敢问——咱们的小公子可平安出世了?”

醉意深浓的双宝闻言一愣,随即竟然掉下眼泪来:“礼公公,你觉着咱们的小公子有机会安然降世么?那些混蛋的女真人,还有那王八羔子的陈钺和马文升……公子为了他们,为了他们好几次都险些滑了胎,是我拼了命地给护着。”

“可是后来还是出了事,建州在虎子将军的婚礼上就把咱们公子给掳走了。彻夜骑马,咱们公子还没到建州大营,就,就已经……”

初礼一个激灵,酒意都散了:“你说什么?你难道是说,小公子……?!”

双宝登时哭得瘫倒在地,“胎死腹中。礼公公啊,你知不知道什么叫胎死腹中?公子还是照样儿遭一回临盆的疼,可是生下来的却是个死胎啊。”

初礼也怔怔地,好半天喘不过气来。

半晌才也是泪下:“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说嘛,公子这次回来怎么跟换了个人似的?还有,若小公子顺利降生,公子怎么能不带回来?以公子的性子,如何舍得母子分离……”

两人一边说一边哭,又喝了不少的酒。就连初礼都醉沉了。

双宝将初礼扶到榻上去,醉意阑珊地呼唤:“礼公公?礼公公……你起来脱了鞋,脱鞋再睡啊。”

可是初礼也是真的醉沉了,竟然一动不动。

双宝这才无声地松了口气,宁静立起,面上虽然一片酡红,可是双眼却是清澈冷静。

不过那冷静也只有一瞬,他接下来继续醉态隆重地,连滚带爬地出了去。

他的酒量是在草原跟草原的孩子用马奶酒练出来的,后来去了辽东,又跟着虎子他们用辽东最烈的净酒(高度蒸馏酒,澄清;中原还多喝粮食酒,称为浊酒,度数低)练出来的。北方天冷,冬天都要靠那烈酒御寒,所以那酒量是悄然而实惠地涨了起来。

所以今晚这些酒对他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让小公子和小小姐平安降生的事情隐瞒成一个秘密,这也是大人和公子共同的吩咐,回京来之后,只允许将实情告诉给风将军和雪姑娘两个人。除了他们两个之外,任何人都不许告诉。

双宝明白,这是公子开始担心灵济宫身边的人了。

如果身边没有人,那皇上对于大人和公子曾经在灵济宫里的一举一动怎么会全都了若指掌?为了大人的安危,为了小公子和小小姐的平安,便不管那个人是谁,都必须要除掉.

翌日,兰芽早早睁开眼,便睡不着了。一颗心都飞到司夜染那里去,却不能去。

堂堂西厂厂公,不管找什么理由都没道理跟个车夫纠.缠不休。

门上轻响,却是双宝进来。

双宝越见成熟,低低与兰芽禀报:“公子放心,食盒都

空了,昨晚也睡得安稳。”

兰芽这才长舒一口气。

双宝这便大了声音说:“禀公子,随同奴婢一同从辽东回来的车夫也没见过什么世面,这回还是头一次来京师。奴婢琢磨着,这一路也多亏有车夫大哥照应;且过几日之后还要他受累,再将袁家的遗骨还得运回辽东去安葬。所以奴婢想,这几日就安排个人陪着车夫大哥在京师好好逛逛,让他歇歇,也别白来一趟。”

兰芽听得挑眉,便也淡然应道:“嗯,你便看着办吧。一个车夫的事,你也好意思报到本公子眼前来。那是个什么角色,配本公子一听么?”

双宝便笑嘻嘻说:“那奴婢就叫奴婢的哥哥招待车夫大哥吧。公子看可妥帖?”

兰芽便也点头:“好,就这么办吧。你将车夫送出去给你哥哥,顺道将叶黑请过来。本公子没工夫管什么车夫,本公子得办正经事了。”.

双宝办事爽利,将司夜染扮成的车夫已然送到了兄长唐光德家。

唐光德纵然是见过司夜染的,可是统共没见过几回,再者忌惮司夜染,所以唐光德也几乎没正眼看过司夜染的言行举止。

唐光德一见兄弟回来,自是高兴,又听得兄弟介绍这是一路上照应过兄弟的朋友,一家都是极为热情。

唐光德三岁大的幼子歪头瞧着司夜染笑。

他也继承了唐光德爱画的性子,才三岁大就有模有样地扳着凳子在画画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