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八十七章 不带他们这么拿的!

先天天阶!

离夜竟然是先天天阶!这……这也太不可思议和可怕了!

他记得北宫离夜今年才十五,眼前的人就是北宫离夜,那不就是说,离夜才十五岁,可他已经是先天天阶了!

老天,这么一个天赋变态的人,居然还被人说成是废物,离夜是废物!瞎了他们的狗眼了吧!

这是废物吗?

“啪!”重物坠落的声音响起。

两人立刻扭头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昏暗间,两道影子慢慢站起,离夜箭步走去,眨眼已到了他们面前。

“是你!”两声惊呼同时响起,一个暗红衣袍在残破不堪,灰头土脸,早已没了那高傲的姿态,一个全身只剩下一缕破损的亵衣亵裤裹身。

在看到离夜的同时,两人先是一愣,然后眼中便是熊熊怒火。

是他!竟然是他!

要不是这小子,他们怎么会这么狼狈,这要是传出去,他们还怎么见人,堂堂宗师,堂堂先天天阶,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震晕,从天上掉下来,还衣衫不整刚好掉在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面前!

他娘的能不能告诉他们是什么力量,变成这样,他们总不能不明不白吧!

尽管两个人好奇不已,却不曾问出声,只是瞪着离夜,那凶狠的目光,恨不得在离夜身上戳出两个洞来。

离夜看到爬起来的人,微微一愣,随即回神,正要说话,周围立刻传来诡异的声音。

“沙沙!”

“哗啦——”

细小的声音怪异非常,传入耳膜,只感觉一阵头皮发麻,汗毛竖起,鸡皮疙瘩不听使唤一层又一层!

怎么回事!

还不了解发生什么事情的两个人,身体猛地僵住,后背阵阵寒意,仿佛是死神在慢慢向他们靠近。

“滚开!”离夜提起吾邪,杀气滚滚剑刃冰寒刺骨,对准站在面前的两个人直接砍去!

“你疯了!”火宗脸色大变,冰寒的杀气,让他一下子忘记自己还是宗师,身体求生的本能让他迅速跳开离夜面前。

他身后日月殿的护卫也迅速跳开,脸色一阵苍白,那把剑,好恐怖的剑!

冰冷刺骨,杀气浓浓,仿佛只是靠近,都会被它斩于剑刃之下!

“剑技——万刃流星!”

万刃流星!

躲开的两个人甚至还来不及反应,湛蓝色宝剑横空展开,而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他们看的连眼珠子都差点掉了出来。

绿褐色灵力炸开,形成一道道绿褐色的剑刃,剑刃如流星一般飞速而去,聚集在一个地方,轰然坠落!

“轰隆——”

大地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地面抖动连连,流星剑刃轰然落下,巨大坑洼在众人眼前出现,狰狞可怕,深之几丈!

绿褐色的灵力在昏暗之地中,格外耀眼炫目,离夜两边分别站开的两个人,早已看傻了眼。

绿褐色!他们没有看错!

先天天阶!

他……他竟然是先天天阶!一个如此年轻的先天天阶站在他们面前,他们竟然没有察觉,甚至连半点灵力波动都没有看出来!

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人,天龙国什么时候出现天赋这么牛叉的少年,还如此的霸道轻狂,连剑宗都不放在眼里。

两人这个时候才发现,一直跟着他们的少年,他们从来都没有了解过,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离夜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呆滞,身体紧绷,脸上神情没有一点玩笑,此时手持吾邪的她,宛如地狱中走出来的修罗!

“啊——”

日月殿先天天阶的护卫尖叫一声,面目狰狞,双眼睁大,瞳孔缩紧,双手掐着自己的脖子,奋力挣扎,全身血液在飞速流失。

离夜步伐踏出,怪异的步伐在昏暗中显得更为迷离,她的身影越发诡异。

湛蓝色剑刃在黑夜中绚烂无比,只见离夜将它高高举起,在走到那人面前之时,笔直劈下,蓝绿交错光芒从那人头顶落下,一直到脚下才消散。

“你在做什么!”火宗看到离夜的动作脸色大变,猛地走到她身边,怒火滔滔。

他在做什么杀他日月殿的人!在自己的面前,就敢动手杀他们日月殿的人,要是没有看到,这个少年是不是要将他们日月殿的人全部斩杀!

离夜没有理会火宗,目光认真看着面前倒下的人,不过瞬间,他就瘦弱如柴,面目全非。

“墨白,你小心点,这里有怪东西。”离夜沉声道,两次都没有砍中,到底是什么东西这么恐怖,只是碰触到,血就会立刻被吸干。

“好。”墨白点点头,他本就觉得这里气氛怪怪的,离夜这么一提醒,他顿时毛骨悚然,寒意阵阵。

“这……怎么会这样!”火宗诧异看着地上的人,刚才他不还好好的,怎躺下去,就变成现在这副模样,发生了什么事?

“火宗大人,你不想死,最好给小爷安静点,不然小爷现在就一剑劈了你!”离夜脸上杀意尽显,骇人气势汹汹散发,冰冷刺骨。

火宗顿时愣住,随即立刻跳起来,气恼的指着离夜。

“你小子,老夫是堂堂日月殿宗师,长老宫的五系长老中的火长老,你不过区区先天天阶,敢这么和老夫说话!”火宗什么时候被先天天阶吼过,可即便他强调着自己的身份,提醒自己,完全不用对眼前的人客气,心里还是止不住的颤动。

这个少年身上的气势,竟然比殿主的还要可怕,他不过先天天阶,还如此年轻,怎么会有如此气势,这气势宛若与身俱来就拥有了一样。

蓝墨白早已是目瞪口呆,听到那霸气十足的话,他双腿阵阵发软,十分汗颜。

离夜啊,对方好歹是宗师,你想劈人,咱们能换个人吗?

离夜冷冷睨视一眼火宗,收起吾邪,轻轻跳起脚步,双眸缓缓合上,身体中的乳白色暖流如同无尽的生命之源,连绵不绝滚滚流动。

没有!

离夜不同声色,闭上双眸寻找着,找了半天,却丝毫没有半点动静。

火宗即便在气愤,这种情况下,他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么长老宫的火长老,那就是白做了。

倒在面前的人面目全非,全身惨白,活像是一点鲜血都没有了,正确的说,他的确是没有了一点血,不知道为什么,鲜血被瞬间吸干!

这是什么怪物,怎么还会吸血!

看着离夜警惕的表情,他也开始紧张起来,可离夜至少还知道怎么寻找,他一点头绪都没有,看了看周围,最后他沉默站在一旁,任由离夜寻找。

不行!

离夜猛地睁开双眼,放弃以灵力探寻,明亮的眸子,在昏暗之下,明亮非常,璀璨夺目。

“要是有危险,我们可以先走。”火宗站在一旁提议道,反正他们总能走出去,就不信还离不开这个地方了。

离夜稍稍低头,看到火宗振振有词的模样,白了一眼他,继续看向四周。

“你,你什么态度!”他好心提醒,他们不走就算了!

火宗指着离夜,他一个人也能找到剑宗,刚才的动静,也不知道把剑宗震到什么地方去了,他还要去找剑宗,完成这次的任务。

蓝墨白测了测额上冷汗,立马从一旁走到离夜身边,面带微笑看着火宗,“火宗大人别生气,你想想,对方要真的想要我的命,是绝对不会让我们离开的,而且现在它暗处,我们在明处,它要做点什么我们也不知道,要是不放我们走,我们是走不了的。”

要是能走,离夜和他早就走了,干嘛还留在这里等死!

火宗顿了顿,迟疑点点头,说的也是,这里有什么东西都还不知道,对方要是不让他们走,他们是走不了。

“它不见得是在暗处。”离夜冰冷的眸光慢慢露出一丝笑意,殷红唇瓣勾画出完美弧度。

不在暗处,不在暗处在什么地方,他们都没看到啊?

寒意从身后轻抚而过,渗透进身体,蓝墨白顿时感觉到身体发凉,冷汗直流,阵阵的阴气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寒风从他背后吹过,脸色瞬间苍白,立马转身看去!

空空荡荡昏暗,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蓝墨白看到身后没有什么,擦了擦额上冷汗,呼出一口浊气。

幸好什么都没有!吓死他了!

“你是什么意思?”火宗直接问道,看着蓝墨白的紧张,深处昏暗中的他,也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寒意笼罩,怎么甩都甩不掉。

离夜没有回答,迈步走开,离火宗和蓝墨白十步之外才停下来。

“武式——火浪淘沙!”

灼热温度阵阵袭来,离夜以精神力将红莲的火焰,压迫到地面上,滚滚灼热,以离夜为中心,往四周散开,如同大浪淘沙一般,将地底一切淘尽,焚烧!

不管是什么东西,在这样压迫下,都不可能再坚持下去,不惧怕滚滚火焰的东西还真没几样,更何况是被红莲火焰在地底下,一次又一次淘洗!

“好烫!”蓝墨白感觉到地面的滚烫,立刻跳起来,再次落到地面,只感觉温度比刚才还要高了不止一倍。

火宗面不改色站在原地,脚下淡淡灵力托起他的身体,嘲讽看着一蹦一跳的蓝墨白。

弱者就是弱者,这么点温度就受不了了,就这么一个病秧子,到现在都没死,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吧。

“哗啦!”

“轰!”

底下剧烈的晃动响起,地面灼热的温度,一股强悍之力从底下猛地震上来,滚滚灼热,顿时全部冲击而上,灼热温度直冲上天。

蓝墨白踉跄倒在地上,他惊奇发现,地面不烫了。

“好烫,好烫!”空中传来火长老大叫的声音,只见他在空中蹦来蹦去,滑稽至极,可滚烫温度有增无减,不过一会,他整个人从空中狠狠砸下,掉到地面,摔了个狗吃屎。

“哈哈……”蓝墨白看着趴在地上,姿势*的火长老,忍不住大笑。

报应,这肯定是报应!

“你小子……”火宗抬起头,那叫一个咬牙切齿,他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风启大陆那么多宗师,有哪个宗师会在同一天从天上掉下来两次,两次还都是一样的姿势!

离夜双手负在身后,看着地面的晃动,嘴角弧度逐渐加深。

看来是藏不住了,早知道这个办法这么有用,刚才就不用白费那么力气。

“轰隆隆——”

地面晃动连连,紧接着响起各种“噼里啪啦”的响声,偌大狰狞的龟裂如同蜘蛛网一样,在里面裂开,狰狞的鸿沟,如同刀削一般。

“自己小心点,从现在起,能保住你命的人,只有你自己。”离夜看向蓝墨白,认真严肃说道。

蓝墨白急忙点头,他知道等会该怎么做,总不能老是依赖着离夜,即便是他的身体还没完全解毒,他是可以自保的,一定可以!

火宗立刻从地上站起来,警惕看着裂开的地面,土壤在松弛,地面在凹陷。

“嘣嚓!”

黑色触角从狰狞的壕沟中伸出,用力横扫,土壤瞬间一扫而空,一张巨大的“黑布”从地下伸出,地面一下子凹下去了大半。

离夜立刻用灵力托起身体,火宗不慌不忙快速稳住,蓝墨白脸色苍白,一路后退,他现在的实力不过九阶入门,无法用灵力稳住身体,只能步步后退。

地面不停晃动,如沸腾开水翻滚膨胀!

“嚎——”

震天咆哮,土壤塌陷,地面猛地一阵颤动,一座小山丘豁然出现在几人眼前,沙石坠落的声音接二连三响起,山丘还在不断长高。

“这是什么?”火宗惊呼道,看到眼前的庞然大物,即便是见多识广的他,也不免一阵惊颤。

离夜冷静注视着升起的小山丘,山丘直到三四丈高才停下,全身黝黑,差点完全融入这片昏暗之中,要是不仔细看,一定会忽略它的存在。

蓝墨白离庞然大物最远,那高大身影的形状,却看的清清楚楚,他整个人都看傻了。

“这是蝙蝠,正确的说是已经死去很久的玄兽,看来已经到了巅峰圣玄兽级别,即将要晋升神兽,才能保持现在这样。”离夜淡淡说道,双眸平静如水,没有丝毫惊诧。

是蝙蝠,难怪那个人在一瞬间就被吸光鲜血,当时动作再慢点,那个人剩下的就是一堆白骨了。

不过这蝙蝠是不是太大了一点,三四丈之高,两翼展开,竟然有五六丈之宽!

火宗嘴巴微张,愣愣吐出两个字,“神兽!”

这个世上真的有神兽存在!?

“是个麻烦的家伙。”离夜双手环胸,死了却不化,依旧保留着最后的残识,活在地底下,说它是死的,还有最后的一口气,说它是活的,已经没有生命力了,到现在还能这样,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她也不是来追查原因的,不打败它,就走不出这里,所以……没必要太客气!

蓝魔白怔怔听着,看着离夜不惊不慌,吞了吞口水,这何止是个麻烦的家伙,应该说是个很大的麻烦!

这么个大麻烦,要怎么对付!?

“嘎吱——”

骨骼脆响的声音响起,也许是在地底下待的时间太长,庞大蝙蝠身体僵硬无比,稍稍一动,便发出清脆的声音。

浩瀚磅礴的气息迎面扑来,死亡之气浓郁扑鼻,压迫震撼连连,周围掀起一阵罡风,沙石滚滚!

“火宗大人,现在这个时候,我想最好我们还是先把之前的恩怨放一放,解决了这头玄兽再说。”吾邪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离夜握在手中,散发着淡淡杀气,湛蓝色光芒,让人不寒而栗。

火宗面无表情看向离夜,迎面而来的狂风吹打在脸上,脸上一阵生疼。

“哼,便依你一次,你我合力,不过你最好别拖老夫后腿!”火宗摆了摆衣袖,一脸的不为然,眸光闪露出不屑。

不过一个先天天阶,竟然放言和他联手,狂妄!

离夜淡淡一笑,不急不缓道:“谁拖谁后腿,还不一定。”

火宗咬咬牙,看到离夜镇定如初,冷静依旧的模样,雄厚的气息全部展开,双掌提起,青光之力在双掌之间,奋力一推,“憾地掌!”

骇人的力量冲击而出,青色光芒形成双掌,狠狠砸去!

“剑技——万影刃!”

几乎在火宗出手的同时,上千剑影如密集的巨网从空中落下,没给玄兽留半点喘息的机会。

“嚎——”

巨兽一声大吼,所有攻击稀疏落在它身上,只见它随意扭动身体,落在它身上的攻击,更像是在给它挠痒痒,它身上没有半点损伤。

“怎么会!”火宗瞳孔缩紧,诧异看着完好无损的玄兽,不敢相信自己的攻击,对眼前的玄兽来说,毫无攻击力可言。

“吼!”

巨兽又发出一声粗犷沉寂的吼叫,声音木讷呆滞,不带半点情绪。

双翼展开,清脆的声音随即响起,巨兽挥动着它巨大双翼,肆意狂风骤然刮起,飞沙走石,风尘滚滚,罡风阵阵!

四周所有东西,全部被飓风卷在其中,陷入土壤的巨石,都连根拔起,滚滚往巨兽面前而去。

“可恶!”火宗急忙稳住身体,避免自己被罡风卷进去。

离夜咬咬牙,看着不远处的黑色巨兽,灵巧身体一个翻滚,她竟顺着飓风,往巨兽方向飞身而去,冷喝道:“小爷就不信,撕不碎你风干的腊肉!”

风干的腊肉!

火宗脚下顿时一个踉跄,他猛地回神,及时稳住,这才没有被罡风卷进去。

这是风干的腊肉吗?有这么大的腊肉吗!?

蓝墨白紧紧抱住一旁树干,嘴角抽搐,一脸汗颜。

“武式——焚灭!”

“剑技——暴冰破!”

“武式——凝绝!”

接二连三的声音响起,一道道绿褐色的灵力飞速而去,轰然落下!

老天!

火宗站在原地,看的那叫一个目瞪口呆,这小子是不是不要命了,这么急促凝聚招式,他就不怕精神力枯竭么?

一道道攻击全部砸落在玄兽身上,玄兽身体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却没有半点损伤,离夜的那些攻击,对它来说,没有丝毫作用。

离夜站在空中,急忙稳住身体,看着毫发无损的玄兽,眸光微转,随手把吾邪放进储物手镯中,然后飞身而下,逆着飓风,急速离开。

不远处的火宗看到离夜远离,眼中闪过一丝毒光,要是趁这个机会,让他死在这里,未必不是一个好办法。

天赋如此恐怖的少年,还不是日月殿的子弟,甚至对日月殿不算友好,怎么还能让他留在这个世上。

离夜这个时候顾不上火宗,自然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她飞身回到刚才的位置。

“九天穹诀——震天!”

震天!震天!

清冷的声音响起在这片昏暗中,随之而来一股更恐怖的力量震开,天地颤动!

蓝墨白错愕站在原地,耳边传来的震动,两耳嗡嗡作响,气血翻滚。

好,好恐怖的力量!

火宗愕然回神,翻滚的力量惊天动地,他眸中露出不可思议的光芒。

“憾地掌!”火宗收起心思,迅速提起双掌。

“九天穹诀——震天!”

两股力量一前一后,落在巨大玄兽的身上,山崩地裂,排山倒海,星辰陨落,各种声音接二连三响起。

大地阵阵摇晃,天际连连颤动,万物都仿佛随时要塌陷而下,强劲的余力从四周震开,飞沙巨石,顷刻间,震成碎屑,从空中飘零散落。

“咔擦!”

黑色身体上清脆一声响起,双翼上裂开一道缝隙,但巨兽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离夜气喘看着巨兽,不禁狠啐,那么大的力量,居然只能震开一道裂缝,连纳兰清羽教的震天诀都用上了,还是没用!

造化诀在离夜身体迅速旋转为她调息,用最短的时间恢复!

“这,这怎么可能!”火宗不敢置信看着只裂开一道缝隙的巨兽,他都已经拼上了全力,怎么好像丝撼动不了眼前的玄兽,会不会太坚硬了一点!

“埋在下面那么久都没腐化,早就成化石了。”离夜深吸一口气,平复下喘息,化石都没这么硬!

现在要是纳兰清羽在,说不定他们两个合力,说不定还能的有办法,可现在他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离夜,要是那个男人在,说不定有办法。”红莲迟疑道,那个男人可是很强的,比离夜身边这个老头强的可不是一点半点。

“我知道,不过他现在不在,只能我们自己想办法。”全部希望落在纳兰清羽身上也不行,他都不知道在哪里,必须要想个办法,震碎它!

“你那个雷石呢?威力不是很大的吗?”红莲急忙道,有那种东西,离夜干嘛不拿出来。

离夜额角划下一条黑线,不急不缓道:“刚刚不是说过,我只做出一颗吗?”

要还剩下有,她一定全部扔出去,倒要看看这头巨兽有多坚硬!

“轰——”

沉寂的玄兽突然狂躁,双翼横扫,贯穿长空!飞沙走石,暴动连连!

玄兽大嘴张开,浊气伴随着罡风,翻滚狂舞,浊气让空气中的死亡之气加重,火宗看到迎面扑来的浊气,双眸睁大,瞳孔缩进,从腰间锦囊拿出黑色晶石,紧握在手里,转身迅速离开,不敢多加逗留。

“离夜,小心!”蓝墨白看到浊气直逼离夜,紧张大叫。

浊气迎面扑来,死亡之气比刚才重了不止重了二十几倍,离夜没有一皱,正要转步退开,丹田处的暖流比刚才更加迅猛,清新之气瞬间提升了三十四倍,扑来浊气迅速绕道,不敢靠近离夜。

这是……

离夜脸上终于展露出一丝笑容,光彩夺目,在昏暗中,犹如一缕明媚的霞光。

“九天穹诀——震天!”

全身灵力提起,骇人力量放以离夜为中心,往四周震开,在着骇人之力中,隐约带着一股清新的生命之源,昏暗环境,在清新之气流过以后,多了一份明亮。

清冷的声音让火宗猛地止住步伐,转身看去,天地的晃动,只见他嘴边微张,眼睛瞪大,瞳孔缩进。

“轰——”

十成之力砸在玄兽身上,力量之中透着一份清新之气,紧接着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坚不可摧,合宗师之力才只能砸开一道裂痕的玄兽,身上竟然被砸开了一道缺口!

有用!离夜眸中闪过欣喜,迅速飞到玄兽面前,冷喝响起。

“九天穹诀——震天!”

“轰!”

玄兽双翼折断,重重砸在地上,千丈沙尘激起,大地阵阵晃动,掉落的双翼,瞬间粉碎,最后变成两股黑气消失!

“震天诀!”清冷的声音越发响亮,离夜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深。

万物阵阵颤动,大地仿佛随时都会塌陷,而一旁的两个人早已傻眼呆木。

刚才还坚如磐石,硬钢铁的玄兽,在离夜的击打下,瞬间变成了豆腐渣,打哪哪里就会少一大块,不然就是缺一道口子。

霸道的力量在她双手间,挥出一道又一道弧度,绿褐色凌厉爆满,炸开!震耳欲聋!

灵力如同灵蛇狂舞,肆意挥出,周围阵阵地动山摇,强悍余力震天动地,飞沙走石,尘土飞扬,地皮被削开一层又一层,狰狞的鸿沟瞬间成了巨大坑洼!

即便如此,离夜手中力道依旧没有减弱,本就斗志高昂,如今更是气势震震!

火宗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眸光变得热切起来,随即闪过一丝阴霾,神情逐渐凝重。

这少年若是能成为日月殿的一份子,日月殿何愁不兴,如此的天赋,只是他桀骜不驯,狂放不羁,必定不会屈服于人下。

他不会是日月殿的一份子,如此人才,若日月殿不能为之所用,日后一旦和日月殿处于敌对,他无法想象日月殿能否在这个少年手下,依旧屹立不倒!

如此,他便不能存活在这个世上,天赋高出的天才多的是,天才陨落也多不胜数!

“老天!”蓝墨白吞了吞口水,喃喃低语。

刚才他还觉得这头玄兽恐怖,可现在,他发现离夜比这头玄兽更恐怖!

不久前还毫无办法,坚不可摧的玄兽,再离夜手上瞬间变成了大白菜,火宗都拿玄兽没办法,转身离开,离夜反而迎上去了!

承受着离夜力量的玄兽,突然动了身体,沉重脚步迈出,转身就走,不再多留。

离夜双眼眯起,嗜血的光芒耀眼无比,她飞身追上去,狠狠一拳砸下,落在玄兽的脸上,一块黑色立刻脱落。

“现在才想走!晚了!”

霸道嚣张的声音响起,离夜手中绿褐色的力量炸开,绚丽的光芒如同炸开的烟火,璀璨夺目!

玄兽似乎知道,如果没有对付眼前的人,无法抽身离开,迅速对立刻发起进攻。

灵力翻滚,如涛涛江河,澎湃浪花,排山倒海而至!

一道道抽打,站在一旁的两个人都觉得肉疼。

蓝墨白看着露出嗜血笑意的离夜,狠狠打了冷颤,心里不禁庆幸,他和离夜是朋友,而不是敌人,这要是成为离夜的敌人,那必定是生不如死!

火宗吞了吞口水,想到刚才自己心里闪过的念头,顿时把念头打消,这种变态,要动手,不应该他动手。

“结束了!”清冷的声音在空中炸开,紧接着又一声响起:“震天诀!”

瘦小身影从天笔直而下,手中力量推入下面巨兽之中,庞大的玄兽承受住那一道重力,身体重重一颤,地面阵阵摇晃。

“砰——”

方圆百丈都是坑洼的地面,出现一声巨响,百丈之地,竟然齐齐凹陷下去!

“咔擦!”

“噼里啪啦~”

“哗啦!”

“轰!”

骨骼碎裂的声音,伴随着崩塌之声,接二连三响起,几丈高的玄兽,层层瓦解,身体一层一层脱落,掉落在地上的黑块,立刻变成一缕黑气,没入四周的昏暗。

离夜呼出一口浊气,转身跳到地面,惊奇发现,灵力没有半点枯竭的迹象,就连精神力都异常丰满,除了身体有点疲惫,其它方面,根本不像才发生了一场大战,完好无损。

殷红唇瓣上扬,离夜感觉着丹田处的暖意,不管那东西是什么,可是的确是好东西,说不定在关键时候,还能保命。

火宗惊诧张了张嘴,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刚才他们两个都无法打败的玄兽,他竟然以一己之力,将它打成碎片,玄兽竟然毫无反抗之力!

这也太恐怖了一点吧!

蓝墨白立刻站直身体,走到离夜身边,看着一层层脱落的玄兽,眼中露出一抹惊讶。

“离夜,你看那是什么,难道是魂珠?”蓝墨白指着不远处闪烁光芒的光点,疑惑问道。

离夜顿了顿,正要说话,熟悉的声音响起在耳边,双眸闪过笑意,她扭头看去。

“这是蝙蝠的魂珠,也是坚持它到现在的东西,坚不可摧。”白色身影从天而下,一步接着一步,明明空无一物的空中,在他脚下,宛若一层又一层的阶梯,稳健的步伐慢步走来,不急不躁,然而一向清冷淡漠的双眸,此时却一场明亮,还染着一层狂喜。

火宗和蓝墨白闻声,纷纷扭头看去,在看到来人,两人脸上的表情却有着天与地的差别。

“纳兰清羽!”火宗才诧异看着步步走下来的男人,惊艳之后便是恐慌,紧接着是怒火滔滔,不同的表情在他脸上交替。

衣袂随风摇曳,长发如瀑,双手负在身后,高大身影散发着无形的压迫,在昏暗中,白衣似雪,仙气飘然的他,宛若是从天而降,解救万民的神明,美中不足的是,神明没有动手,苦难已经被人解除了。

“纳兰公子。”蓝墨白恭敬抱拳,兴奋看着走来的男人,没想到纳兰公子也到了这个地方。

“你来晚了。”离夜似笑非笑看着步步走来的人,眼角不停抽搐。

他每次来非得这么高调吗?不过,这么一个与生俱来低调不了的人,再怎么样也低调不起来。

“夜儿不觉得我这是来得正好。”像这样的东西,没有等到最后关头,他也许就会动手,那就微违背了他们之间的约定。

离夜想都没想,直接点点头,这个问题她已经想过很多次了,在最后那个时候,她差点都要放弃,想着纳兰清羽在这,他们一定会顺利离开,但是,现在她庆幸的是纳兰清羽没有在这里。

至于纳兰清羽对她的称呼,她也懒得去说,就算她说的再多,这个男人还是会这么叫,多说没用。

纳兰清羽……离夜稍稍一愣,什么时候她对纳兰清羽竟然也有一种依赖了!

依赖。

离夜眼中闪过一丝不满,依赖绝对不是个好现象,当依赖变成习惯,那才是最可怕的,别的先不说,单单是对战的时候,总想着依赖,都必死无疑!

想到这里,离夜神情闪过一丝淡笑,幸好发现的早。

“纳兰清羽,交出龙魂珠!”火宗怒瞪着纳兰清羽,他去日月殿是殿主所请,但他竟然拿走了日月殿的龙魂珠!

纳兰清羽眉头轻挑,扫视了一眼火宗,步伐直接走向离夜,握紧她双肩,上下查看,没有看到她没事,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龙魂珠?那是什么东西?

离夜抬头看着纳兰清羽,脑中突然闪过一颗圆润的珠子,明亮双眼直视入纳兰清羽含着笑意的眼睛。

纳兰清羽嘴角无声勾起笑意,看来她是知道了,不过那东西对她的确是有好处,也能隐藏她的身份,她拿着是最合适不过了,放在日月殿也是放着,放着就太可惜了,龙魂珠那么好的东西要是浪费了,可会遭天谴的。

“不好意思,那东西我已经送人了,日月殿想要,我也拿不出来。”白衣男人稍稍侧部,站在离夜身边,双手负在身后,轻描淡写回答道。

送人了!他送人了,他把日月殿的镇殿至宝,龙魂珠送人了!

火宗顿时一阵晕眩,头重脚轻,胸口沉闷,阵阵肉疼。

“你送谁了!?”火宗放声问道,心里已经在滴血了,更是欲哭无泪,只能在心里暗暗咒骂。

你纳兰清羽看不上龙魂珠,那干嘛还要拿走龙魂珠,为了龙魂珠,日月殿损失了那么多宗师,结果你来一句,送人了!

“与你何干?”纳兰清羽淡淡反问,脸不红气不喘。

离夜摸了摸鼻子,眼角余光看着腰间的透明珠子,不免轻啧,这东西竟然会是日月殿的龙魂珠,她还以为就是普通一颗什么玉石珠子,有点其它特殊的功效。

龙魂珠,玄兽的魂珠已经很难得,那是玄兽全部的力量结晶,和玄兽的玄核相辅相成,这还是龙族的魂珠,更是世间难得一见的珍宝,常待在身边,能帮助佩戴者吸收天地精华,若灵师佩戴,更是绝佳修炼的珍宝。

她算是知道日月殿为什么会死缠着纳兰清羽不放,感情是他拿了人家的龙魂珠,不过,现在这东西在她这里,那就是她的了,和日月殿没半毛钱关系。

火宗要是听到离夜的话,一定会吐血三升,大叫土匪。

“那是日月殿……”

“在我想杀你之前,最好立刻离开,否则将你挫骨扬灰!如若不信,想想前面那几个宗师的下场!”淡漠的声音响起,不似天籁,也是格外好听,只是冷了一点。

火宗还想说什么,纳兰清羽的话顿时提醒了他,浑身一个冷颤,脸色阵阵苍白,他转身撒腿就跑,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龙魂珠的事情。

蓝墨白看的是目瞪口呆,他还以为火宗会纠缠一番,在蓝家他可没少得意,耀武扬威,可没想到在纳兰清羽面前,他居然是这个样子的!夹着尾巴就逃了!

“纳兰清羽,他说的是怎么回事?”外面都说纳兰清羽行走日月殿如履平地,她信纳兰清羽有这个实力,但是,他不会这么做,肯定还有其它内幕。

纳兰清羽扬起笑容,无害笑道:“人家八抬大轿邀请你去日月殿,以龙魂珠为借口,你去吗?”

“当然去!”离夜双眼直放光,这么好的事情,傻子才不去。

“龙魂珠摆在你面前,你拿吗?”纳兰清羽继续问道,嘴角的笑意加深。

“干嘛不拿!?”离夜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

蓝墨白站在一旁,听着两人的对话,阵阵凌乱,直接石化,萧瑟寒风从身后拂过。

那叫拿吗?那是拿吗!?不带他们这么拿的!

------题外话------

啦啦啦啦,国师大银来鸟!嗯嗯,这就是日月殿追着国师大银不放的内幕…

咳咳,国师大银有话要问!

某国师:龙魂珠摆在面前,你们拿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