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八十六章 第一个享受者!

为了谁!

叶展鹏目光慢慢阴沉下来,他当然不是为了北宫离夜,他要活着,活着为叶家的人报仇,北宫离夜算是什么!

蓝墨白注视着叶展鹏,那阴沉的脸色他几乎都知道叶展鹏的决定,更何况是离夜。

离夜不是没有给叶展鹏选择和机会,然而生和死,他选择的却是死。

睨视了一眼沉默不语的叶展鹏,离夜漠然收回目光,继续往前走去,既然生和死叶展鹏已经做了决定,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离去的两人身影逐渐走远,叶展鹏躺在地上,身体逐渐缩成一团,然后慢慢往两旁树干爬去,如飞蛾扑火。

笔直通道一直往前而去,身穿白色长袍的人又倒下一个,为首的人皱了皱眉头,步伐停下。

火宗仿佛是得到了某种命令,立刻走到那个倒下人的面前,青色灵力如利刃,从指尖飞出,没入那人胸口,鲜血喷洒而出,地上的人身体抽搐了一下,再没了动静。

剩下的人分两边而站,冷眼看了地上的人一眼,没有一个人求情。

只见火宗把那人身上外袍扒掉,大袖一挥,地上已经死去的人,没入小径两旁的树干之间,。

蓝墨白站在转弯处,看到这一幕,倒吸了口凉气,瞳孔缩紧,惊悚看着日月殿的人。

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做,那个人只是刚刚倒下,他们既然能走到这里,那就一定有办法救他,可他们居然是直接把他杀了!

“谁!”为首的男人豁然转身,如猎鹰的双眸,往身后看去。

离夜白了一眼蓝墨白,难得有一次看好戏的机会,没必要大惊小怪,日月殿殿主能把日月殿弄的那么好,这种手段是必然的。

“我。”劲装少年迈步走出,长长的马尾辫高高绑束,整个人看起来格外精神。

“是你!”火宗诧异看着平安无事走来的两人,一脸的不敢置信,这是怎么回事,到了这里,他们两个应该跟这些人一样!

离夜走到众人面前,双手摊开,无害耸耸肩,淡笑道:“不就是我。”

三四十个人,现在还剩下二十多个,这才刚刚开始就少了将近一半的人,先天天阶在这种地方也无能为力,被死亡之气侵蚀,也只有死。

“你……”火宗正要说话,一旁的男人将他推开,锐利眸子紧盯着离夜,磅礴气势压迫而至!

离夜深吸一口气,强者威压扑面而来,牙龈紧咬,直视着走来的走来的男人。

“你……究竟是什么人?”男人沉声问道。

如此少年,进入死亡深林,连先天天阶都承受不住,他如何能走到这里!

“想知道小爷是谁之前,你不觉得先告诉小爷,你是谁?”离夜垂在两侧的双手负在背后,傲立在男人面前,汹涌的威压笼罩着她。

蓝墨白站在离夜身边,只觉得眼前阵阵发黑,气血翻滚,仿佛下一刻就会昏厥过去。

日月殿的人纷纷倒吸一气,目光纷纷落在离夜身上,眼中带着诧异。

好嚣张的少年!

剑宗大人是殿主坐下的四大宗师之一,他们从来没见过有人敢和剑宗直视,更别说直视的同时,和剑宗说话!

火宗额上落下滚滚汗珠,高傲的身体微微一颤,他不敢想象剑宗下一刻会怎么样!

“年轻人,轻狂年少是年轻人的资本没错,可本宗要杀你,也是轻而易举!”狂妄,十几岁的少年如此,无非是找死!

离夜淡淡一笑,对于剑宗的话,丝毫没有半点畏惧,“以前那些对小爷喊打喊杀的,小爷都让他们躺了。”

冰凉的话传入耳膜,蓝墨白一个激灵,顿时清醒,目光落在离夜身上。

让他们躺了!

离夜这样子像是假的,他究竟让多少个人躺了,才能说他们。

“放肆!”一声呵斥,剑宗怒了。

剑宗到了宗师级别后,所有人都对他恭恭敬敬,日月殿除了几个人,其余的人在他面前说话,都不敢抬头,就是当年他刚刚进入日月殿,也没人敢对他出口妄言,一向高高在上的剑宗,怎么能受得了离夜这样。

二十几个日月殿的人,急忙跪下,脸上布满惊恐,畏惧。

“剑宗大人息怒。”

众人看着离夜,暗暗叫苦,小祖宗你就别说了,等会剑宗大人要是生气,他们不死在死亡深林,也会死在剑宗大人手上。

离夜指间一枚漆黑丸子落入掌心,负在身后的手抓过蓝墨白的手腕,眼中闪过狡黠。

“原来是剑宗大人啊。”他就是日月殿剑宗。

日月殿殿主坐下的四位宗师,剑宗,药宗,琴宗,舞宗,是日月殿所有宗师之首,四位宗师,其中实力最强便是剑宗,他精湛的剑术,在风启大陆说第二,都没有人敢说自己是第一。

剑术精湛,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不见得吧。

剑宗横眉一挑,手中寒光闪烁,黑色长剑剑柄被他握在手上,杀气汹涌,杀意浓浓。

蓝墨白紧张抓住离夜,脸上闪过一丝担忧,剑宗居然拿出了兵器,这么快就要对他们两个下杀手!

日月殿的人跪在地上,身体猛地往后挪动,不敢多停留半刻。

二十几个人瞬间躲到了五六米外,人群后的李玉欢和李玉洁怔怔站在原地,迷茫看着后退的人,还不知道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日月殿众人暗暗叫惨,要知道剑宗大人的长剑挥出,方圆十几米不会有活物,在死亡深林中他可能会稍稍减轻一点威力,可那也恐怖啊,说不定他们就死在让剑宗大人剑下了。

离夜垂眸看了一眼剑宗手上的墨剑,剑身乌黑如墨,复杂的暗纹勾画,透着诡异的气息,红色条线从剑尖往剑身两边一直延伸到剑柄。

墨剑,风启大陆剑器排名第二,上好的黑精钨铁和天外玄石铸造而成,嗜血,凶残,尽管是一等一的好剑了,也还是排在吾邪剑之后。

两把剑,吾邪略胜一筹,不管墨剑如何凶残嗜血,握住它剑柄肆意挥剑的人很多,而吾邪,即便是炼制出它的铸剑师,都不曾做到握住它的剑柄肆意挥剑!

但众人对墨剑的热衷,却远远超过吾邪,他们宁可去争夺墨剑,也不敢打吾邪剑,就算送到他们面前,他们也不敢去拿,说不定就会被吾邪反噬,成为它刀刃下的亡灵!

“怎么,剑宗这么快就想杀人灭口了?”离夜眸中温度慢慢下降,脚步微挪。

“能死在墨剑之下,是你的荣幸。”剑宗嘴角露出嗜血弧度,手中墨剑折射出冰冷寒光,在弥漫死亡之气的森林中,看起来特别诡异。

“离夜。”蓝墨白紧紧握住离夜的手臂,担忧叫道。

“那能在你动手之前,告诉将死之人,死亡深林和羽化之穴,哪个才是真的吗?不然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就是死也会死不瞑目的。”离夜依然轻风淡雨,嘴里说是死,可神情哪里是将死之人该有的样子。

将死之人!他是吗?

这是将死之人该有的样子?有他这么将死的人?

谁在将死的时候,能这么淡定,甚至谈笑风生,嚣张依旧,轻狂不羁,他们还跪着呢,别忽悠他们!

日月殿的人听的那叫一脸血泪,碍于剑宗在,又不敢出声,都快憋出一身的内伤了,他们没见过将死之人是这样!

蓝墨白憋笑轻咳,他现在是越来越不觉得离夜会有事,不过,剑宗面前这样,他真不担心吗?

“找死!”剑宗脸色顿变,握着墨剑的手迅速抬起。

死亡深林,他是怎么知道死亡深林的!

“哎哎哎,剑宗大人不说,也用不着恼羞成怒啊。”离夜盈盈笑道,双眸冰寒,拉着身后的蓝墨白往后面退去。

“轰——”

墨剑挥出,黑色弧度从空中划过,剑宗面前地面裂开一道狰狞痕迹,一直蔓延而去,站在他面前的离夜拉着蓝墨白走到一旁,强大的冲击扑打在脸上,阵阵生疼。

离夜暗暗运转造化诀,灵力挡在身前,黑色弧度几乎是在她脸颊处擦过,只差一点,就能割到她的脸颊。

眸光快速扫视周围,两排树木茂密紧凑,连一个人都难以越过树木,看看树木之后是什么,更不别说是现在这种情况。

该死的剑宗,不就是问他一句死亡深林和羽化之穴的关系,不说就不说,用得着突然出手么,死亡深林谁规定只有日月殿人才能知道!

离夜低头看了看手上的黑色丸子,眸光微沉,现在只有这个办法了!

“轰隆隆——”

狂风骤起,呼啸狂舞,突然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现的罡风席卷而过,罡风随着刀刃往前飞奔前进,席卷着小径的一切,骸骨,尘沙,瞬间时间一扫而光,远处传来阵阵波动,大地发出“轰轰”的声音。

狂风呼啸,大地震震,晃动剧烈,天昏地暗,仅有的最后一点光亮,消失在着狂风大作中。

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在耳畔,四周阵阵晃动,伫立在两侧整齐的树木,都严重抖动,离夜站在一旁,几乎不敢动,只要稍稍挪动,就会碰触到刀刃,身体便要面临一分为二危机!

小径,密林,骨骸,尸体,被狂舞的飓风击散!

离夜猛地扭头看去,看着突如其来的飓风,眸光微转,拉着蓝墨白远离肆意狂舞的飓风,无声间,将小白放进契约空间,灵力在手中一闪一闪,却没一个人看到她手中的灵力,在这个时候,他们也无法去注意这些细节,否则一定会惊讶不已。

先天天阶,离夜如今不过才十五岁!

“大家小心!”火宗紧张叫道,呼啸的狂风鞭打而至,他立刻稳住身体,用灵力驱逐强风,才避免被飓风刮走。

跪在地上的日月殿人,无法第一时间站起来,绿褐色的灵力瞬间展开,双手紧握,神情紧绷!

剑宗手持墨剑,一道接着一道青光飞旋而出,形成一把把剑刃,划破狂打而来的飓风,目光凌厉,神情凝重。

“轰——”

一声惊天巨响,周围的一切,如同烟花炸开,瞬间粉碎!随即坠落!消失!

这……这是怎么回事!

日月殿的人原本还是跪着,看到剑宗的动作,更是直接趴在了地上,双手捧着头,突如其来的变化,他们猛地站起来,惊恐注视着一幕又一幕的如同烟花那般的爆炸,所有的东西变得粉碎,包括他们脚下的地面。

一切都在粉碎,黑暗弥漫,犹如一个巨大的黑色袋子中,而在这里的人却可以清楚看到对方,不受黑暗的影响,也许又是被黑暗排除在外。

“这是哪里?”

“怎么会这样,剑宗大人!”

“剑宗大人,救我!”

“不!不!”

……

几声惊悚叫喊,日月殿二十几个人猛地低头看向手里握着黑色晶石,看到手里黑晶石完好无损的人,立马松口气,而手中黑晶石收到破损,甚至是碎裂的,立刻惊恐不已,紧接着,整个身体就如同四周的一切,如同烟花炸开,整个身体变成千百片碎纸屑,缓缓坠落,消失在黑暗中。

一切都来的那般突然,便是先天天阶,不过眨眼时间,全都化为乌有!

离夜远远看着日月殿众人的动作,脸上划过了然,果然,日月殿的人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找的是死亡深林,他们手上的黑晶石,必定是能帮他们驱逐死亡之气的。

叶展鹏竟然天真以为日月殿真的想带他们来寻找羽化之穴,没有黑晶石,他们刚刚踏入死亡深林,等着他们的只有死!

转眼间,日月殿的人少了一大半,二十几个先天天阶的队伍,一下子只剩下寥寥七人,加上火宗和剑宗,也不过只有九个人。

“姐姐!”

一声惊呼,日月殿所有人猛地看过去,映入眼帘的一幕,却让他们冷漠的收回目光。

李玉欢双手空空如也,她脸色苍白,瞳孔缩进,怨恨地看着李玉洁,却无法吐露出一个字,身体渐渐变得虚无,最后破碎成一片一片,坠落而下,消失于黑暗间。

李玉洁蹲在原地,脸上满是哀伤,不停抽搐,而看着李玉欢消失的双眸深处,不留痕迹闪过毒光。

姐姐,别怪做妹妹的,爹爹吩咐的事情,她们中间总有一个人要完成,黑晶石她就收下了,有两块黑晶石,她一定能走出这个鬼地方!

离夜含笑注视着李玉洁,没有忽视掉她眼中闪过的毒光,然后漠然收回目光。

强者为尊,肉弱强食,连亲人的命都不用理会,只要自己强大,李玉欢输就输在,她没有李玉洁狠。

看到李玉欢和李玉洁,离夜不禁庆幸,北宫家和他们不一样,北宫家众人想的都是家族的强大,而不是自己一人独大。

身处在家族中,一人独大又如何,那不过是一个人的名声,唯独家族随着强大而强大,那才是一切!

“离夜。”蓝墨白眉头紧皱叫道,双眼落在李玉洁身上,他突然觉得自己不认识经常到蓝家做客的李玉洁,她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

“你看见了?”离夜问道,目光忙碌的在黑暗中寻找着出口。

死亡深林变化万千,危险重重,现在他们陷入黑暗,死亡之气弥漫,应该是刚才剑宗的那一剑碰触到了什么,才会引起变化。

“该死!”离夜狠狠一啐,她怎么忘了,死亡深林会随时移动,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移动,也不知道下一刻出现的地方会在哪里,希望出去还来得及。

若是外力在死亡深林里暴动,就会引起更大的暴动,将闯入死亡深林的人,全部绞杀!

现在想的不是日月殿寻找的是死亡深林,还是羽化之穴,该想想怎么出去,要是死亡深林去到一个其它的空间,他们就再也回不到风启大陆了。

“看见了。”蓝墨白目光凝重点点头,看到李玉洁夺走李玉欢手里的黑晶石,看到她把李玉欢推开。

“现在你还是想想,我们怎么活着离开这里。”离夜冷声道,眸光落在一个地方,闪过讥讽。

这个时候,日月殿的人,想的还是斩草除根,就这么想要她死吗?可惜,他的希望怕是要落空了,她一定会好好活着,活着走出这个死亡深林。

黑暗中,剑宗站在离夜对面,手中墨剑随时都会挥动,丝毫没为自己一剑引发出这么大的动乱,死去那么多日月殿的人而感到愧疚,又或者说,他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愧疚。

“是该想想。”剑宗握了握手上的长剑,不能让他们活着离开这里。

早知道该让人查查这个少年,他知道死亡深林,对于死亡深林的变化,丝毫没有惊慌,好像早就知道,随便的一点动静,就会引起死亡深林如此。

这点连他都不知道,若是知道,便不会用墨剑动手,现在不仅没杀了人,还损失了日月殿大半的人!

进来不过才一会,将近四十个先天天阶,如今只剩下这么几个!

蓝墨白警惕看着剑宗,脸上闪过一丝怒意,都到这个时候了,日月殿想的还是要杀他们!

“不好意思,小爷突然不想死了。”离夜不在意耸耸肩,看向周围,眸中闪过深沉。

没有出口!不会,一定有出口!

日月殿的人包括火宗在内,顿时石化,差点吐血三升。

突然不想死了!

死还能商量吗?这不是要把剑宗气死吗?不对,这就是要气死剑宗,藐视啊!*裸的藐视!

这小子胆也忒大了,剑宗说要你死,你居然说,不好意思,不想死了,这种事情能不好意思,这种事情,能商量!

蓝墨白直接就笑喷了,站在离夜身后,肩膀不停抖动,直接笑抽,暗暗道。

剑宗怎么了,剑宗离夜也不放在眼里,想要杀他,没可能,想杀的人,最后都躺了,你能怎么样!

太嚣张,太嚣张!

剑宗脸色铁青看着离夜,没有拿剑的手紧紧握住,又不敢再随意出手。

刚才的一剑引发了那么大的动静,死了大半的人,剩下已经没几个人了,要找到的东西还没找到,接下来未知的事情太多,总得留几个人放到后面。

“既然剑宗不动手,那小爷就先走了。”离夜冷冷斜视了一眼剑宗,迈步离开,死亡之气在她面前,毫无用处。

离夜惊奇看着自己的丹田处,那股乳白色的暖流,如同一股不尽的源泉,清新之气,生命之源,几乎不用她多用力,暖流感觉到死亡之气的靠拢,它自己便会流动运转,蔓延全身。

步伐挪动,离夜还没走出一步,脑中立刻又闪过银线,这次银线比刚才要繁杂,不再是笔直一条,弯弯曲曲,四通八达,如一条条宽阔大道,无边无际蔓延开。

离夜想要再看清楚一点,银线顿时又恢复了那一条笔直,刚才那复杂的线路,消失的荡然无存,仿佛从来不曾出现。

怎么回事?

离夜蹙了蹙眉头,那一条条银线到底是什么,怎么老是出现?

“离夜,你看那!”蓝墨白惊喜的声音响起,手指着不远处的方向,一点光亮,宛若耀眼的星光,挂在天边。

离夜顺着蓝墨白指着的方向看去,眼中闪过一丝光亮,殷红唇瓣溢出笑容。

“墨白,抓紧了!”不知道那个光点是什么,范家先过去看看再说。

蓝墨白点点头,双手紧紧抓住离夜的手臂,看到离夜脸上闪过的笑意,他隐约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离夜拉过蓝墨白,运转造化诀,箭步往光点闪烁的方向走去,眼中闪过一抹狡黠。

蓝墨白指着的方向,看到的当然不只是离夜,日月殿的人也看的清清楚楚,在看到那个光点以后,脸上露出兴奋和希望。

找到了,那个是出口,他们不用死在这里了,不用死在这里!

剑宗收起墨剑,双手负在身后,注视着离开的两人,脸色铁青,目光锐利,浑身散发着怒火。

“剑宗大人。”火宗擦了擦额上冷汗,小心翼翼走到剑宗身边,俯身叫道。

那两个人都走了,他们是不是也该走了,再待下去,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们剩下的人可不多了,日月殿的人加起来不过九个,加上李家小姐,也只有十个人。

这小姑娘也的确够狠的,自己姐姐都能下手,她那点花招还想躲过他们的眼睛,这种事情他们见的多了,也没什么可奇怪。

再说,少一个人,多一块黑晶石也没什么不好,关键的时候说不定还能派上用场。

“走!”站在原地的剑宗终于开口,众人纷纷松了口气。

剑宗说走就好,他们还不想死在这里,没想到这个地方会这么恐怖,剑宗大人当时也没跟他们说,要知道这么恐怖,他们宁可去做其它事情,也不会跑到这么一个恐怖地方送死,还遇上了一个不知死活的年轻人。

问题是,那个年轻人如此嚣张,剑宗大人都拔出剑了,他还能面不改色,甚至能躲过墨剑的攻击,这么多年,能躲过墨剑的,他是第一个!

离夜拉着蓝墨白,两个人距离白光越来越近,蓝墨白时不时看一眼身后,当他看到追上来的一行人,神情有些紧张。

“离夜,他们追上来了!”日月殿的人追上来,一旦走出这片黑暗,又会发生刚才那种事情。

离夜嘴角双双上扬,扭头看了一眼身后,脚下步伐加快速度。

“我还怕他们不跟上来呢!”带着几分邪魅的声音响起,嗓音仿佛带着某种蛊惑,听了却让人不寒而栗。

什么意思?

蓝墨白诧异看着离夜,他做了什么吗?

可是,从刚刚开始,自己就在离夜身边,他要是做了什么,自己不可能半点都没察觉。

“再抓紧点。”离夜扭头看了一眼墨白,见他双手紧紧圈住自己的手臂,却没有任何力气,她真有点担心,速度太快,直接把他甩出去。

不过这次,倒是他发现了出口,蓝墨白在蓝家三兄弟里面,实力尽管是最弱的,但关键时候,能看到常人发觉不到的东西。

“好。”蓝墨白稍稍缩紧双臂,紧紧抱住离夜的手臂,速度极快,一道道飓风从脸颊擦过,刮的生疼。

离夜收回目光,光亮之出延伸入淡淡气息,她眼前一亮,眸光露出笑意,就是这种感觉,这个地方是出口,不过,应该不是死亡深林的出口,越往前面,气息越浓郁,死亡之气也比刚才冰寒。

“离夜,他们到我们后面了。”蓝墨白的声音着急响起,他不管对方是什么人,在这一刻,他不想这些人跟上来!

离夜侧身看向身后,十个人速度极快,眼看着已经到了他们身后,她伸出手,手掌心的都黑色丸子不停在手心滚动,在强光下,闪过一丝光亮。

“各位大人,晚辈为了感谢你们的带路,特地帮你们准备了一份礼物,你们绝对是第一个享受者。”说着,离夜把丸子夹在的食指和中指之间,绿褐色的灵力将丸子包裹。

只见她随手扔出,丸子笔直往前面飞去,在黑色丸子之后,一点火星紧随而至。

“我们走!”离夜拉过蓝墨白,速度比刚才快了一倍不止。

从后面跟上来的人,看到笔直飞来的东西,脸上闪过一丝疑惑。

“剑宗大人,那是什么?”火宗紧张问道,什么东西,他们是第一个享受者,要不要绕开走。

剑宗迟疑了一会,眼中露出一抹不屑,正想说话,然而眼前的一切,将他的声音全部淹没,威力十足的震撼轰然炸开。

“后退!后退!”剑宗吼声叫道,急忙往后退去,速度快如一道闪电。

日月殿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震耳欲聋的声音震天动地,刺眼炫光将一切照亮,整个黑暗都出现来猛烈的跳动。

“轰——”

“噼里啪啦!”

“砰砰砰——轰!”

“嘣嚓!”

……

火星在黑色丸子要掉落那一瞬间,撞击而上,一点光亮从黑色丸子中裂开,紧接着便是地动山摇,天昏地暗,山河崩塌,陨石碰撞,电光火石间,震的那叫一个惊天震地泣鬼神!

“快跑!”

“他娘的这是什么东西!”

“你妈倒是跑啊!”

日月殿的人顿时变得慌乱不已,看到炸开的炫光扑面而来,撒腿就跑,只怕这一辈子都没有今天这么快过。

脑中唯一能想到一个字,那就是——跑!

那小子就是个变态,不然从哪里弄出这么变态的动静!

还有几个人,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已经被突然爆发的炫光吞噬,连人带身体消失在光亮之中。

黑色的场地,发出阵阵晃动,摇摇欲坠,仿佛随时就要崩塌。

震动,炫光,滚烫还没过去,在这一片黑暗中,一股黑色的旋风再次掀起,如同海上凶悍的浪涛,愤怒的潮水,排山倒海,铺天盖地,疯狂而来!

光点中,两道身影狠狠摔落在地上,一道强力的冲击飞上空中,大地阵阵晃动,空中云层顿时消失全无,灼热滚烫,带着滚滚浓烟。

“咳咳。”离夜灰头土脸从地上爬起来,看到身后黑洞,冒着火光,浓烟滚滚,二话不说,拉起被震晕的蓝墨白撒腿就跑。

边跑还不忘看看身后,听到那震耳欲聋,让两耳直嗡嗡的声音,脑中顿时一片空白,脚下踉跄,她迅速稳住,这才没有拉着蓝墨白两个人一起晕过去。

“不行,下次得减轻分量。”离夜走到百米外,抬头看着升入空中的滚滚浓烟,呼出一口浊气。

剂量没有用对,好歹是成功了,这说明她还是有天分的!

“咳咳!”红莲从离夜身体里面掉出来,整朵红莲火软软趴在地上,也不顾地上燃烧起火焰,发不停粗重喘息。

“离夜,你还没告诉我,那是什么东西!”太他妈震撼了吧!

在刚才炸开把那一瞬间,它差点以为自己的小命都没了,现在趴在这里,就跟已经到阎王殿走了一回差不多。

离夜嘿嘿一笑,淡淡说道:“下次我会记得减轻分量的。”

其实这分量不错,对付宗师还真的要这种分量,不过要做出这样东西,也不容易,她用了那么多材料,才做出这么一颗。

“不要转移话题!”红莲忧伤道,要知道这么可怕的力量,它是不会帮离夜点火的!

“那是我从师父给我的书上看到的,上面写着它叫雷石,说是可以爆炸,刚好上次去黑市,看到了上面的材料,结果那么一堆东西,才做出那么一小颗。”离夜肉疼道,那么多好东西,现在全送给日月殿的人了,说起来,还真有点舍不得。

红莲差点没直接气晕过去,那么小颗,那么一小颗的力量有多恐怖!

整个人都炸没了,现在就不知道那几个人最后还能剩下几个,说不定一个人都没了,就连那个宗师都栽在里面!

死了活该!让他得意,让他拿着把破剑指着离夜,什么墨剑,那把剑它都能靠近,哪里有吾邪那么恐怖,稍稍靠近就一道杀气飞来招它。

“已经很厉害了!”离夜师父好好干嘛给她这么危险的东西,她已经够可怕了,现在还有这么可怕的东西,以后谁敢接近她!

对了,有个人肯定敢!

“离夜,那个叫纳兰清羽的人,应该回来了吧?”他们到这里也不知道多久,刚才在那个黑洞里面,一点都不知道时间的流逝,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离夜看了一眼红莲,笑而不语,纳兰清羽现在怕是已经在找羽化之穴,又或者,他已经到了死亡深林。

死亡深林很大,他要是来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

“咳咳!”蓝墨白猛地惊醒,虚弱的躺在地上不停咳嗽。

吓得红莲一溜烟立刻跑回离夜身体,原本想问的话,都忘记要说什么了。

“你醒了?”离夜淡淡问道,蹲下身体,检查着蓝墨白的身体,然后从袖子里面拿出瓷瓶,倒出两枚丹药放进他嘴里。

蓝墨白缓缓睁开眼睛,自责看着离夜,虚弱道:“我连累你了。”

“没有,把你带在身边,只是想把你的身体立刻治好,你的毒每天都会有变化,我把药留在你身边没用,你的治疗也不能停止,所以你只能跟着我。”离夜把药瓶放进袖子,站起身走到一旁。

没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至少这次第一个找到出口的人是他,带着他,也许不是那么糟糕的事。

蓝墨白翻身坐起,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呼吸,起身站起来。

“你刚才给我吃的是……”

“就是我给你的那瓶,你已经两天没吃过药,所以要吃两颗。”离夜抬头看看天,在黑暗中感觉不过才一会,结果已经过去两天了。

咦?

红莲奇怪动了动身体,离夜怎么知道过了两天时间,她刚刚只是看了那个人类的身体一下,难道是看这个人类的身体就知道?

那带这个人类来,还有个好处,每天都能准确知道时间,一天要吃一颗药,吃一颗,就过了一天,还是很好算的。

“嗯。”蓝墨白点点头,难怪他会觉得舒服不少,离夜给他的药,他每次吃过后,就算那些让死去活来的药吃了,再次醒来,他也会觉得很舒服,从未有过的舒服。

离夜看了看周围,继续道:“这里还是死亡深林,我们可能到了另外一个地方,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找出口,要在死亡深林离开断魂山脉之前,离开这个地方。”

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要怎么才能找到出口,对于死亡深林她知道的也就这么多,怎么找出口,根本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离开!”蓝墨白惊讶道,这个地方还会移动!

“这就是死亡深林的另一个惊人之处,走吧。”说着,离夜往前面走去,黑色的死亡之气一靠近她,就会自动散开,不会靠近。

“日月殿的人呢?”蓝墨白看了看周围,他们周围一片草地,偶尔几棵瘦小的树木,黑色的气体慢慢袅袅飞过。

草地野草干枯,树木瘦小,花朵不见,四周没有半点生命气息,除了死亡之气,能看到的还是死亡之气。

“也许死了,也许跟我们一样,掉到了另外一个角落,要是能遇到,也只有在出口的地方能遇到了。”离夜头也不回说道,没走几步,步伐立刻停住,脸色微变。

不是说死亡深林没有任何活物,这种没由来的危险感是怎么回事,是什么在快速靠近!?

死了!

蓝墨白脑中猛地回想起刚才发生的那一幕,脸色一阵苍白,那股恐怖的力量,很可怕!在那么一瞬间,他都以为自己要死了,即便中毒这么多年,他都没有过那样的恐惧。

那股力量,竟然会是离夜制造出来的,太可怕了!

“离夜,离夜!”蓝墨白走到离夜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

离夜眸光一寒,面无表情看向蓝墨白,眸光中闪烁出杀气,红唇轻启,她缓缓说道:“找个地方躲起来,这个你拿着。”

离夜把手中白色晶石放进蓝墨白手里,猛地推开他,手中湛蓝色的长剑瞬间出现,浓郁杀气以离夜为中心往四周散开。

蓝墨白抓着晶石,正要问是什么东西,惊奇发现,他握着晶石,在这个地方,不用跟在离夜身后也没事。

昏蒙蒙空中,黑色越来越浓郁,脚下枯黄瘦弱的小草急速枯死,染上一层浓浓黑色,树木干枯倒塌,一切就像是被硫酸腐蚀了一样。

“砰——”

大地一阵剧烈晃动,四周地动山摇,日月无光!

绿褐色的灵力将离夜身体包裹住,吾邪身上也染上了一层淡淡灵力,杀气却比刚才还要凝重。

离夜站在原地,目光环视四周,身体缓缓挪动,在原地转圈。

近了,很近了!

浓郁的死亡之气,比刚才还要浓郁几百倍,死亡深林除了刚才遇到的那些,到底还有什么东西?

离夜眉头紧皱站在原地,身体每个细胞依旧冷静,准备随时进攻,而一旁的蓝墨白早已经是目瞪口呆,石化当场,风中凌乱!

------题外话------

昂昂!来晚了,抱抱,今天停电了!某甜还丢了几百个字,因为没来得及存盘,它就停电了,呜呜…

哈哈哈…本来今晚打算要国师大银和离夜相聚的,可惜,最后还是没能写到,唔,等下章吧!么么哒!

那轰炸,那酸爽!某剑宗中招了!哇咔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