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八十五章 死亡深林!

离夜微微侧身,蓝湘站在她身边不远处。

“蓝家主,纳兰清羽昨天出去有点事情,今天还没回来,等他回来的时候,麻烦你如实告诉他。”离夜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这一次,她可是告诉了他自己的行踪。

“好,在下记住了,我先去准备一下。”说完,蓝湘匆匆离开,他得帮墨白好好准备一下,去断魂山脉寻找羽化之穴,得处处小心。

望着蓝湘匆忙离去的背影,离夜脸上闪过一丝笑意,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疼儿子的爹。

蓝湘离开后,红莲立刻飞出离夜身体,嘿嘿一笑,凑到离夜面前。

“离夜,那个男人一定后悔昨天出去了。”这又是要追这离夜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才能不用追。

“等他追来再说。”纳兰清羽会不会后悔她不知道,总之,他一定会追来就是了。

红莲哈哈一笑,“哼哼,让你老是震晕我!”

离夜顿时一阵无语,红莲现在这么高兴,它确定等再见到纳兰清羽的时候,它不会被震晕?

蓝府大门后偌大庭院,花草茂盛,枫林随风摇曳,掌状绿色丛中,点缀出点点火红。

三四十个先天天阶分两排而站,站在中央的火宗双手负在身后,昂首挺胸,叶展鹏更是得意站在他身边,仿佛已然高人一等。

两道身影飞奔而来,看到站在不远处的火宗,立刻走上去,露出甜甜的微笑。

“火宗大人。”李玉欢和李玉洁异口同声叫道。

“你们就是李家那两个丫头?”火宗看到李家两姐妹,满意点点头,李珏这两个女儿倒是水灵,但是比起他们殿主的女儿,还是差点。

“是。”李玉欢乖巧点头,完全没了平常的任性蛮横,眼中还是露出淡淡不情愿。

去断魂山脉李玉欢是不肯的,她和李玉洁到蓬城,参加灵师四家的盛会,就是为了盯着灵师四家,看看今年灵师四家的谁会争夺第一,结果,日月殿的人前脚刚到,李珏的书信后脚就送来了,让她们两个也跟着去断魂山脉。

“放心,李珏把你们交给我,我会保证你们安全的。”火宗微笑道,暗暗叹息,殿主怎么会让李家两姐妹跟着。

从没听说过李珏和日月殿有交情,可他能让殿主答应,交情必定不浅,可怎么一直没听说过?

这次要不是为了接她们两个,他们也不会到蓝家来,现在又多了一个人,还是个狂妄无礼的小子!

“谢谢火宗大人。”李玉欢微微稍稍颔首,礼节有度。

爹说要对日月殿的人客气一点,礼数必须要周到,她也知道要这么做,否则这一路的安全要怎么办。

叶展鹏目光来回在李玉欢李玉洁两姐妹间扫视,眼中露出一抹疑惑,李家到蓬城也要那么几天的时间,李家的书信怎会来的那么及时,难道李珏早就知道日月殿会到蓝家?

看来,李家和日月殿的交情不浅!

“墨白哥哥,你也去吗?”李玉洁跳到蓝墨白面前,嘻嘻笑道,目光在看到蓝墨白脸上稍稍红润的脸色,担忧一闪而逝。

蓝墨白稍稍点头,身体稍稍侧步,和李玉洁保持着一定距离。

他的气血和脸色的确是比昨天好了很多,经过削骨虫咬,慢慢渗透血骨中的毒在一点点清除,毒变少了,人自然也慢慢好起来。

“墨白哥哥,我一定会保护你的!”李玉洁对于蓝墨白的疏远,她又跟上去,完全没把那当回事。

庭院四周站着的蓝家人,听到李玉洁的话,狐疑看了过来。

保护他们二少爷,她在开玩笑的吧,李玉洁上次和他们出去,一直就是在捣乱,炼药师大人也是因为她,最近才到蓝家的,让李玉洁保护,他们才担心!

所有蓝家人看到李家两姐妹,本来不担心的心情,突然变得忧心起来。

“火宗大人,还有谁没有来吗?”李玉欢看了了看周围,日月殿的人已经站在这里很久了,怎么还不走?

火宗还带着笑容的表情,在李玉欢问了以后,立马变得阴沉了起来。

这么多人等他一个!那小子!

“火宗大人,不如我们先走吧?”叶展鹏脸上闪过一丝心虚,却故作镇定走到火宗身边,恭敬道。

“不行。”火宗想都没想,直接回答。

他们以为他不想走,但是大人邀请的同去的人,他哪里能做主,又不敢去问大人,为什么要邀请一个黄毛小子,还让日月殿这么多人等他一个。

火宗的果断回答,让叶展鹏的神情又白了一分,他小心翼翼扭头看去,离夜的身影却迟迟不见。

蓝湘不解看着火宗,现在离叶展鹏告诉离夜公子的时间,还差一刻钟,火宗他们怎么会这么快就站在这里,还一脸不耐烦等。

叶展鹏!

蓝湘目光落在叶展鹏身上,他故意把时间说错了!

蓝家一处高地,偌大的凉亭中,黑衣劲装的少年嘴角含着笑容,莲花形状的红色火焰漂浮在他肩头,怀中白色物体享受着他手指的轻抚。

修长身影站在高处,将整个蓝府尽收眼底,蓝府中绝美的景致更是没有错过半点,眸光清冷,俯瞰着世间万物。

“离夜,那些人怎么去的那么早,不是还有一刻钟才出发吗?”红莲疑惑问道,早出发派个人过来告诉离夜就行了,干嘛还要在那里等,何必呢!

“那就要问叶展鹏了,不过,现在终于知道,他有多见不得我去。”离夜缓缓开口,故意把时间说多了一刻钟,他倒是费心了。

可要不是叶展鹏这一刻钟的时间,她也不会知道,日月殿的人为什么要她也跟着去,斩草除根需要理由,他们就是在等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

火宗昨天的话说过头了,在场的人谁都能听出来,火宗的话要是传到夙皇耳朵里,事情可大可小,甚至可以说,日月殿就有把柄在别人手上,堂堂日月殿当然不愿意有什么把柄落入谁的手上,更何况事情还关系到皇权。

昨天几个人里面,唯一说过,会告诉夙皇的人只有她一个,日月殿的人不查她的身份,因为一个要杀的人,知不知道身份有什么关系,杀了她,昨天那些话,就不会传出去,至于蓝湘,叶展鹏,慕秋,日月殿有的是办法让他们闭嘴。

难怪这么多年,日月殿一直没有什么流言蜚语,看来他们都是这么扫清流言蜚语的,死人,还能说什么。

“叶家去参加比试阵仗都没这么大。”红莲不满看着不远处,这个叶展鹏太过分了!

离夜笑而不语,阵仗大有什么用,日月殿带来的人,都是先天天阶级别,甚至还有宗师,叶家那些人去了,说不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高处凉亭上的人不知道何时离开,站在蓝家庭院在中的人早已经不耐烦到了极点。

日月殿来的都是先天天阶,在日月殿他们的地位,比一般的人高了不说,在外面走到哪里不是人人恭敬,现在竟然为了一个小子等这么长时间。

可即便日月殿的人再怒,也不敢言,大人都没说话,他们又能说什么。

叶展鹏不听擦拭着额上的冷汗,早知道日月殿的人这么看重北宫离夜,他就不该把时间多说一刻,现在完了!

“火宗大人,我们还要等吗?”李玉欢不耐烦问道,她已经在这大太阳下站了很久了,要等的究竟是什么人,日月殿的人也必须等他!

火宗睨视了一眼李玉欢,心里怒道:老子也想走,可是不能走!

叶展鹏张了张嘴,就在他要说话之际,清冷的声音缓缓响起,语气中带着几分笑意,他顿时打了冷颤。

“咦?怎么大家来的这么早?”离夜不急不缓优雅迈步而来,精致五官带着盈盈笑容,星辰眸光扫视了叶展鹏一眼,慢步走到火宗面前。

“是你!”李玉欢错愕看着离夜。

“你来晚了!”火宗一声呵斥,看到离夜悠然慢步走来,火气蹭蹭蹭往上冒。

这么多人等他一个,他居然还能不急不躁!

离夜耸耸肩,无辜看向叶展鹏,不解道:“晚了?我是按照准确的时间来的,当时叶家主告诉我的时候,蓝家主就在旁边,他可以作证,何来的晚?”

叶展鹏!

日月殿所有人的目光落在叶展鹏身上,每个人眼睛里都露出无法掩盖的怒意,唯独站在火宗左手边,昨天请离夜一起去羽化之穴的人,脸上没有任何变化。

“是的,我可以作证。”蓝湘点点头,冷冷看了一眼叶展鹏。

火宗咬牙切齿瞪想叶展鹏,眼角余光看了一眼左手边的方向,最终将所有怒火全部吞下去,大袖一挥,重重哼了一声,迈步走出蓝府。

“火宗大人,我可以解释!”叶展鹏急忙跟上去,他可以解释的。

日月殿的人整齐有序跟着火宗离开蓝府,庭院内,一下子只剩下离夜他们几个,还有就是李玉欢和李玉洁。

“北宫离夜!”李玉欢咬牙叫道,他怎么也会跟着去!

离夜眼中含笑,看着恼怒的李玉欢,红唇轻启:“你要是想这一路能够平安无事,最好别提北宫两个字。”

李家两姐妹也去,李珏的消息还挺灵通的,不过,她们两最好不要说不该说的话。

“怎么,怕了,那我偏偏还要说,等会我就去告诉火宗大人,你就是北宫离夜,让你……”

褐色豆大的弧度落入嘴中,立即散开,李玉欢的话才说到一半,丹药的随着口水落入肚中,她立刻捂住嘴巴。

“你去说吧,我不拦着。”离夜不在意耸耸肩,她们要是想死,大可以去告诉日月殿的人。

“你给我吃了什么!”

“毒药!”离夜冷冷扫视了一眼李玉欢,至少这一路能安静了。

蓝墨白诧异看着离夜,有些忍俊不禁,离夜不愧是离夜,下毒都不遮掩,人家下毒都怕被人知道,她反倒是还告诉人家,你中毒了!

蓝家人看的那叫一个目瞪口呆,这样也行,太霸气了吧!

有谁下毒是这样,北宫离夜就是个小祖宗,这绝对是毋庸置疑的!

你他妈给谁下毒,会直接对方,你下毒了吗?

不对,应该说离夜公子太好心了,下毒还告诉李家两姐妹,让她们知道自己中毒,嗯,没错,是好心!

“你!”李玉欢松开捂住嘴的手,一脸惊慌。

下毒,北宫离夜给她下毒!

“小爷不怕任何人知道小爷的身份,只不过,你们两个要是插进来,事情就不好玩了,只要你们不提起北宫两个字,是不会有事的。”离夜睨视了一眼李家两姐妹,她们两个要是提起,等着她们的,她也不知道是什么。

日月殿的人想找到一个光明正大斩草除根的理由,她总得好好配合一下,羽化之穴日月殿的人这么紧张,她总得凑凑热闹,不管羽化之穴有什么,她现在就能确定的事是,死的那个,一定不会是她!

“我?”还在幸灾乐祸的李玉洁脸色刷的一下,变得苍白起来。

“毒不一定是吃才有用,你应该比小爷更清楚。”离夜冷冷一笑,看向蓝墨白,“我们走吧。”

蓝墨白愣愣点头,迈步跟上去,看着离夜脸上自信的笑容,耀眼的锋芒,心里最后一点担心荡然无存。

李玉洁站在最后,双手稍稍握紧,脸上闪过一丝苍白。

蓬城城楼之上,蓝湘慕秋并肩而站,注视着走远的一行人,脸上划过担忧。

“回去吧。”蓝湘不舍收回目光,墨白一定会没事的。

慕秋点点头,两人往蓝府的方向走去,灵师四家的四位家主,最后也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留在蓬城。

灵师四家比试的时候,四家安危必须要有镇守,傲家家主傲刑已经去了比试,叶展鹏也跟着日月殿出去了,他们两个就不能再离开蓬城半步,留守在蓬城,以免四家出什么事。

蓝湘刚踏进蓝府,白色身影随风落下,白衣似雪,长发如瀑,如神人从天而降,冰寒的眸光仿若冰窖,只是一眼,便让人不寒而栗。

“她去了哪?”日月殿的人来过!

双眸冷冽似冰,白衣整洁干净,一尘不染,他从天乘风而来,清冷的声音淡漠如初,却明显让人感觉到更为冷淡,冰凉。

“纳,纳兰公子!”蓝湘吓得后退几步,脸上闪过一丝惊悚,他什么时候来的?

“说!”纳兰清羽修眉轻扬,语气中带着不可违背的命令。

蓝湘身体微微一颤,看着和仙姿依旧,却比在离夜面前冷漠的人,心里涌出畏惧和敬意。

“离夜公子让我告诉您,她和日月殿的人一起去找羽化之穴,他们刚走不过两刻钟!”蓝湘急忙一句话说完,中间几乎没有停顿和喘息,就担心说慢一点,小命不保。

慕秋额上不停冒着冷汗,紧张站在一旁,只求纳兰清羽能够无视他,他什么都不知道,比蓝湘知道的还少。

纳兰清羽脸色微变,随即恢复平静,速度快到让人看不清楚。

强大的气势在四周翻滚,白色身影瞬间走出了三丈之外,再眨眼,他已经不知所踪。

蓝湘嘴巴微张,看得是目瞪口呆,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甚至还不敢相信的用手揉了揉眼睛。

“那是真的!”眨眼走出几丈,太快了吧!

慕秋吞了吞口水,走到蓝湘身边,小心翼翼道:“你有没有闻到纳兰公子出现的那一刻,一丝的血腥味?”

“血腥味?”蓝湘想了想,双眼猛地睁大,“是有!”

虽然很快就消失了,但的确在那么瞬间,有那么一点点的血腥味,看来纳兰清羽是用最快的速度回来的,连沾染在身上的味道,都没消散。

“那是他受伤了,还是受伤的是别人?”慕秋继续问道,身上那么整洁,甚至一尘不染,却染上了淡淡血腥味,纳兰清羽的实力何等恐怖!

“你说他可能会受伤吗?”蓝湘白了慕秋一眼,反问道,那速度,是受伤的人会有的吗?

所以说,纳兰清羽昨天出去,是出去杀人?

慕秋摇摇头,日月殿都追杀不到的人,他不会相信会有人能伤到。

蓝湘眸光慢慢变得深邃,看着纳兰清羽离开的方向,连身上的血腥味都没来得及处理,可见他是匆忙赶了回来,纳兰清羽,北宫离夜,这,这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只见过一个男人为了女人会这么着急,两个人男人……这绝不可能!

断魂山脉,树木茂盛,鸟语花香,野草茂盛,如梦如幻,白雾袅绕,为林间披上一层神秘的白纱,眼前美景,宛若仙境。

三四十个人往不同的方向寻找,火宗静静站在原地,脸上带着急切。

日月殿的人不停寻找,也没说在找什么,怎么找,离夜和蓝墨白干脆坐在一旁,看着他们动手。

“她们为什么会来?”蓝墨白疑惑问道。

离夜靠在一旁树干上,没有回答,看了一眼李玉欢和李玉洁,慵懒打了个哈欠。

李玉欢和李玉洁只是被离夜看了一眼,两个人立刻抱在一起,眼中闪过恐慌。

北宫离夜竟然给她们吃毒药,实在是太可恶了!

“你们几个还坐在这,不知道帮忙一起找吗?”火宗不满看向离夜,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大。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每次看到那少年的双眸,就会后背发凉,隐约的不安涌上心头,好像有什么事情随时会发生一样。

不就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能弄出什么大事,一定是他想多了。

“火宗大人,你都没说要找什么,我们如何找?”蓝墨白露出清爽的笑容,精神比起前几天,好了不知道多少。

火宗脸色一僵,轻哼一声不再说话,要是能告诉他们找什么,早就告诉他们了。

蓝墨白无语看着火宗,又让他们帮忙找,又不告诉他们在找什么,这让他们怎么找,莫名其妙。

“离夜,你知不知道他们在找什么?”红莲在离夜身体小声问道,这些人类有两个是宗师级别,它还是小心一点好,不能让发现它在离夜身体里。

离夜没有回答,扫视周围,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在这个地方,有一股很微弱气息,这股气息她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只是一下子想不起来。

“离夜!离夜!”红莲又叫了两声,却一直没等到离夜的回应,最后也只能放弃。

日月殿的人忙碌寻找,离夜他们悠闲坐在一旁,叶家不少人更是直接靠在一边睡着了,两边的人形成鲜明对比。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方向突然传来惊呼的声音。

“在这边!”

还在寻找的所有人立马停下手中动作,着急等待的火宗急忙走过去,脸上还闪过幸喜,站在他身后的男人步伐不紧不慢。

叶展鹏立马站起来,大袖一挥,“起来!去看看!”

羽化之穴,是找到羽化之穴了吗?

“玉洁,我们走。”李玉欢不满看了一眼离夜,拉着李玉洁跟着走去。

蓝墨白坐在原地,静静等待着离夜,他们现在在的位置,早就离开了蓬城的范围,这里也不属于灵师四家的范围,走了大半天,速度很快,他们走的很深了,这个身体能坚持到现在还没倒下,这都要谢谢离夜。

“我们也去看看。”离夜脸上闪过一丝郁闷,起身走去,那股气息的确是从那个方向传来的。

奇怪,这个地方她历练也没有到过,怎么会觉得这里的气息很熟悉,还有刚才……脑中一闪而过的银线是怎么回事。

闪烁着银光的长线,一路笔直而去,她没看清楚是什么,画面只是一闪而过。

“离夜,你刚刚怎么了,怎么叫你,你都没回答?”红莲疑惑问道,离夜可从来不会这样,不管它怎叫,离夜总会答应它。

离夜蹙了蹙眉头,淡淡道:“没事。”

只是从踏进这个地方,日月殿的人开始紧张,她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又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

日月殿的人几乎一路没有任何犹豫,直奔这个地方而来,看来这个地方,他们不是第一次来了,可为什么前面的路还要找?

“你要不要把小白放进契约空间里面?”红莲提议道,离夜抱着小白,要是遇到什么危险怎么办?

离夜低头看了看怀中熟睡的小白,嘴角微微上扬,“暂时不用。”

这个时候把它扔进契约空间,小白一定会炸起来,现在还没什么事情,用不着把它扔进去,等会就不知道了。

红莲点点头,它决定还是少说话,在两个宗师面前,其中一个看上去还挺厉害的,说太过的话要是被发现了可不好了。

日月殿一行人聚集成一团,把李家两姐妹挤在外面,叶家的人更是连边都看不到。

“真的是这里,找对了找对了!”火宗兴奋笑道,他终于找对了,日月殿派过这么多人来寻找,只有他把方向找到和找对了。

羽化之穴,终于找到了!

离夜慢步走来,环视四周,一路走来,他们一直是在树林里面走,环境没什么地方有变化,不过走到这里,她倒是能够抓住那若有若无的气息了。

这里是去羽化之穴的路,她都是刚刚在蓝家藏书楼上,找到了关于一篇短短的羽化之穴的记载,没有见过羽化之穴,为什么会感到熟悉。

“走!”火宗身边的男人沉声道,已经先行往前面走去。

所有人纷纷跟上去,就怕慢了一步,就会被人抢走什么一样。

李玉欢李玉洁更是一头雾水,她们到羽化之穴,只是听从父亲的命令,可在这里要找什么,要拿什么,什么都不知道,她们两个觉得自己就是来的更是莫名其妙。

“咳咳!”蓝墨白刚踏出一步,立刻收回步伐,好不容易有了淡淡红润的唇色,又变得苍白,他俯身不停咳嗽。

“没事吧?”离夜走到蓝墨白身边,皱眉问道。

“咳咳……”蓝墨白吃力抬头,深吸了一口气才又开口,“没事,只是刚才有股很怪的味道被我吸进去了。”

那股味道差点都让他窒息了,好不容易缓过来,现在又感觉不到任何怪问道了。

离夜眸光一沉,从袖子里拿出一枚赤红的丹药,“把它吃了。”

蓝墨白拿过丹药,看都没看直接吞下去,不适几乎一扫而光,红润也在一点一点恢复。

“没事了。”蓝墨白脸上露出一抹欣喜。

“走吧。”离夜迈步往前面走去,日月殿,叶家,李家两姐妹,早已看不到身影。

蓝墨白微微一愣,急忙走到离夜身边,“离夜,他们不见了。”

刚才还在这里,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一眨眼的事情而已,去哪了?

“他们会等我们的。”离夜注视着前方,大步走去,眼中的情绪也逐渐变得认真起来,笑意渐渐消失。

危险,越走近,危险气息越近!

离夜警惕环视周围,她不知道危险是什么地方,但她身体的每个气孔都能感觉到危险的逼近。

近了吗?

弯曲的小径窄小阴暗,不过才走几步,眼前事物大为不同,身后依旧是刚才的景色,而眼前已经不再是如梦如幻的森林,只是一条僻静的小径,处处弥漫着阴沉。

“咳咳!”蓝墨白又开始咳嗽,他的身体比常人要敏感,周围有一点点的不对劲,他身体就会有所反应,现在的咳嗽就是反应的一种。

离夜往前面走去,蓝墨白跟在身后,他咳嗽的声音,声声响起在她耳边。

“咳咳咳~”

“不,不要!”

“我要回去,不要在这里!”

……

更剧烈的咳嗽从前面响起,那声音咳的撕心裂肺,就像是要把五脏六腑全部咳出来,才肯罢休。

离夜皱了皱眉头,稍稍侧步绕弯,转角,一条笔直的通常道路映入眼帘,四周依然是森林,密布的森林,阴沉沉闷,四周弥漫着黑色气体,从他们走进小径,就已经步入危险中。

笔直通道两侧,跟着走进来的叶家人一个接着一个倒下,他们脸色发黑,不停咳嗽,靠在路旁的树干上,生命气息开始枯竭。

骸骨,满地的人骨,道路两边布满了骸骨,大大小小,断裂残破,还有些是刚刚死去不久。

“怎么会这样!”蓝墨白面带惊悚,脸色阵阵苍白,几乎所有的骸骨都在通道两侧,所有人倒下以后,寻找的依靠都是在道路两旁树干上。

唯一的通道,就是这条小径,通道两旁的树整齐排列,若不是这里没人,肯定会让人以为这里的一切是人为,而不是浑然天成。

离夜脸色慢慢变得凝重,注视着空中弥漫的黑色气息,她稍稍用力吸了口气,顿时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脚步猛地停下。

这是什么?

气体漆黑,宛若死气,吸入体者,慢慢腐蚀,此为死亡森林之兆!

离夜猛地惊醒,立刻转动造化诀,然而丹田处的乳白色暖流比她的速度更快,只见它迅速留边全身,乳白色气息在她身体里旋转,驱逐靠近她的黑色气体。

离夜低头看着被逼出身体的黑气,脸上露出一抹惊讶,没想到丹田处乳白色力量,还有这种作用,将死气驱离,即便是在这样的地方,她也能平安无事!

可是……这里是死亡森林吗?

离夜环视了一眼四周,额上黑线抽动,她是来找羽化之穴的,在日月殿的人带领下,他们怎么会跑到了死亡深林!

死亡深林又怎么会在断魂山脉里,这有点不对啊。

“离夜。”蓝墨白痛苦抓住离夜肩膀,脸色阵阵苍白,他手掌在接触到离夜手臂的那一刻,一丝陌生的暖意流进他身体,不适感顿时减轻了不少。

离夜也看到这一幕,她立刻扶起蓝墨白,让乳白色的气息帮蓝墨白清除着他身体里的死气。

“离夜,我们这是到了羽化之穴吗?”蓝墨白喘息了一会,看了看四周,他们还站在小径上,但是死气已经靠近不了他们了。

离夜摇摇头,看了看四周,缓缓道:“这里应该是死亡深林。”

该死的!竟然掉到死亡深林里面来了,现在要怎么出去!

“什么是死亡深林?”蓝墨白不解道,离夜连羽化之穴都不知道,怎么会知道死亡深林,听这个名字就感觉到了这里,只有死路一条的感觉。

“死亡深林只是一个地名的称呼,可以说它是森林,也可以是一片海域,甚至大漠,流动的空间,但是唯一不变的就是死亡深林中的死亡之气,这是连神化级别,拥有神人之力的人都畏惧的地方,而且它随机出现在每个地方,根据这个地方的样子,进行变动,我们现在在断魂山脉,所以死亡深林的形状,就是森林的形状。”离夜继续往前面走去,可是他们是什么时候掉进来的,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

蓝墨白听的一愣一愣的,天下间竟然还有这么神奇的地方,可离夜是怎么知道的?

“我是从一本书上看到的,那本书天下间只有一本,你不知道也正常。”看到蓝墨白疑惑的表情,离夜继续道。

可不只有一本,天下间只有一本“扭转乾坤”,扭转乾坤里有造化诀,丹神诀,同样还记载了一些不知道的事情,以前她还以为没用,没想到派上用场的。

可刚才她为什么会觉得这个鬼地方很熟悉,那气息还感觉到是从什么地方见过,死亡深林她可以确定自己是第一次来,那见鬼的熟悉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蓝墨白恍然大悟点点头,原来是这样,难怪他说他看过的书也不少,怎么都没哪本记载里死亡深林的事情。

“我们现在这样,是不是已经没事了?”蓝墨白指了指离夜,再指指自己,他现在没感觉到什么不适,是说他们可以进去了吗?

“应该是,我们前面去看看,日月殿的人应该也知道死亡深林的事。”离夜目光慢慢阴沉下来,又或许,他们要找的根本就是死亡深林,羽化之穴只是一个借口!

羽化之穴有没有什么奇珍异宝她是不知道,但是死亡深林肯定是有,“扭转乾坤”里有记载,死亡深林死过不计其数的神化神人,风启大陆并不是一开始,修炼如此艰辛,以前还是有神化级别存在,拥有神人之力。

是有一天,死亡深林的到来,让不少神化级别的人看红了眼,想夺得里面的什么东西,一时间所有神人走进了这里,再也没了踪迹,也是这样,风启大陆再没有谁能修炼到神化级别。

她能知道这件事,日月殿肯定也有知道的途径,说不定他们就是听说了这件事,才让人寻找什么羽化之穴,其实他们就是在找死亡深林。

离夜眼中闪烁出璀璨光芒,看着四周的一切,她不但不害怕,不恐慌,甚至还格外兴奋。

“红莲,你不是想知道有什么地方比断魂山脉更恐怖,现在你看到了吗?”离夜调侃问道,死亡深林比上一世的原始森林刺激多了。

到这里走一遭,即便找不到神化级别众人要找的东西,也能够得到一番很好的历练!

红莲含泪无语,它是好奇那是什么地方,可一点也不想来啊!

死亡深林,天下间怎么还有这种地方!

“离夜,你看。”蓝墨白指了指不远处,眉头紧皱。

离夜顺着蓝墨白指着的方向看去,只见叶展鹏整个人瘫软在地,身上慢慢出现黑点,他不停往两旁树干走去,脸上露出向往的表情,仿佛在这无尽痛苦中,这两边的树干,才是他们就唯一解脱的地方。

这些树……

离夜拉了拉蓝墨白,往旁边树干走去,没走一步,一道无形的力量迎面扑来,阻止着他们过去。

“怎么回事?”蓝墨白惊奇问道,这两边不是躺了很多人吗?他们都偎在树旁边一点事情都没有,而且这些人,还都是叶家的人。

叶展鹏这次来,几乎把带来蓬城叶家,除了那些比试的人以外,其余的全部带过来了,大大小小加起来,有差不多五六十个,现在都搭在这里了,就连他自己也搭在了这里。

“说不定只有中了死气的人才可以靠近,我们去前面看看,顺便看看日月殿还剩下多少人。”这里都没有传日月殿日月长袍的人,想必日月殿这次是有备而来。

“好。”蓝墨白点点头,两人并肩往前面走去。

叶展鹏躺在路上,迷茫间,他听到了声音,努力睁开眼睛,就看到走来的两道身影。

“救我,救我!”

他不想死,不想死在这里,什么日月殿,他们只为了自己的利益,他叶家几十个人,他们看都不看一眼,直接扔下。

细弱的声音传入耳膜,离夜顿了顿步伐,低头看着不远处呻吟的人。

“小爷虽然不信天,但是,叶展鹏,今天这老天还是做了顺眼的事,你让我救你,理由呢?好处呢?”离夜双手抱臂,注视着躺在地上的叶展鹏。

没想到他意志力还挺强的,在这个时候还能保持一丝清醒,只可惜,没有一个能说服她的理由和好处,她不会救人,而且救的还是他叶展鹏,得好好考虑一下。

叶展鹏听到离夜的话,颤动的身体顿时僵住,越来越沉重的眼皮,神智也越来越不清楚,身体更是不停使唤。

“日月殿,我会帮你对付日月殿!”日月殿敢这么对待他们叶家,他一定不会放过日月殿,要将他们碎尸万段,给叶家的所有灵师报仇!

离夜笑着摇摇头,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清楚而又透彻,“日月殿,我若想对付,不用任何人帮,叶展鹏,咱们都是明白人,你说对付日月殿,你真的是在帮我?不是为了帮叶家报仇?”

帮她,笑话!叶家和日月殿这次仇结大了,叶展鹏说是帮她,不过是在帮他叶家的人报仇而已。

叶展鹏浑身一抽,神情有些呆滞,注视着眼前的黑衣少年,胸口的跳动越来越猛烈。

------题外话------

昂昂,来来来,投票投票,支持叶展鹏去死的举手!

还有噢,这次国师大银可不会再等四个月了,同样的事情,在国师大银身上是不会发生两次哒,更何况是追妻这么重要的时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