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八十四章 所谓借口!

不好了?离夜抬头看着蓝墨白惊慌的模样,把手里丹药放到一旁桌上,不急不躁。

“出什么事了?”灵师四家的比试才刚开始没两天,应该不会有什么事。

蓝墨白猛地点点头,深深吸了两口气,呼吸平稳了才又开口道:“日月殿的人来了,可是那个叫颜姿的姑娘不在。”

“这种事情三家家主应该能处理。”离夜无奈看了一眼蓝墨白,告诉她也没用,日月殿和灵师四家,她只是灵师四家的一个过客,帮不上忙。

日月殿不会为一个颜姿大老远跑过来,所以,颜姿在不在有什么关系,傲邢虽然也去参加比试去了,灵师四家还有三位家主在,他们当了几十年家主,应付日月殿,应该没什么问题。

“不是这样的,听说来的人是日月殿内,长老宫长老之一的火长老,才刚到说我们到断魂山脉比试争夺,是去找什么东西,父亲和其他两位家主说不是,可日月殿的人就是不肯相信。”蓝墨白急的满头大汗,对于日月殿的说辞,他是一头雾水。

灵师四家简单的比试,日月殿的人一来,却说是进山脉寻找什么东西,非得让灵师四家的人带他们进山,刚开始见到他们,他还以为是颜姿到日月殿告状,日月殿的人才找来的。

“来了多少人?”离夜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日月殿的人来了,颜姿不见了,看来,她在日月殿也不怎么样,难怪好好的日月殿不待,大老远到灵师四家,再过几天她要去的地方应该就是帝都。

蓝墨白想了想才回答,“三四十个。”

三四十个人,那个长老先肯定是宗师级别,他带来那些都是先天天阶,三四十个先天天阶往蓝家一站,基本上没人敢靠近他们。

强者的威压,稍稍靠近,就会立刻感到不适。

“去看看。”离夜起身往门外走去,嘴角含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日月殿的人亲自来,还看上了某样东西,日月殿这么劳师动众要找的东西,又怎么会差,整天待在蓝家的确是有点无聊了。

嘎!?

蓝墨白呆呆站在原地,目瞪口呆,为什么离夜听到之后,好像还很想看看日月殿在找什么,她前几天才伤了日月殿的颜姿,就不担心日月殿的人知道吗?

离夜刚走到门口,突然停了下来,目光注视着不远处。

“怎么了?”蓝墨白疑惑跟上去,神情顿时僵住。

几道身影慢步走进枫林园,为首的,两鬓斑白,暗红劲装,宽松外袍一月一日,分左右两侧,双眉紧锁。

蓝湘,叶展鹏跟在他的左右两侧,面带笑容,慕秋站在蓝湘身后,看着叶展鹏对待那人的态度,眼中闪过一丝不满。

几人的身后跟着身穿月牙色外袍,衣袍上同样的是一月一日,分左右两侧,每个人手中持着长剑,昂首挺胸,高傲至极。

“火长老,这里已经有人住下了,你看要不要换个院子?”蓝湘不卑不吭,如实相告,对于眼前老人的突然举动很是不解,却没多问。

日月殿的人突然到了蓝家,说他们这次去断魂山脉,是去寻找断魂山脉中的羽化之穴,什么羽化之穴,他们压根连听都没听说过,又怎么去寻找,可偏偏这他就是不信,还说在这里住下,让灵师四家安排好人,带他们进断魂山脉,寻找羽化之穴。

可是,你找地方就找地方,他都说这个地方已经有人住了,你干嘛还要走进来,表情看上去还一脸很满意的样子。

“不必,这个地方极好,给住在这里的人换个院子。”火长老环视四周,满意点点头,紧锁的眉头舒开。

有人住在这里,那有什么,日月殿的人要住在哪里,谁还能和他们抢住的地方。

“可是……”蓝湘眉头紧皱,住在这里的人是离夜公子。

别的人可能会给日月殿面子,然后把院子让给火长老住,离夜公子肯定不会让,在那么多人面前,颜姿就算摆出日月殿,离夜公子不也照样没放在眼里。

“蓝家主,客人再尊贵,有日月殿中长老宫的火长老尊贵吗?这个世界是强者为尊,你别忘了,火长老是宗师,我们还要尊称一声火宗。”叶展鹏后背挺直,一字一顿理直气壮道,没有一字不是奉承火长老的。

风启大陆中,宗师等级本就少之又少,上天龙国,下玄凤国,左地麟国,右精卫国,四国加起来的宗师,都比不上一个日月殿,所以为了给强者一个特殊的尊称,到了宗师级别,就会在称呼后加上一个宗字,不仅是显示对方的身份,同时也在告诉所有人,对方是宗师,不可冒犯。

火长老满意睨视了一眼叶展鹏,舒适的表情,显然是很满意叶展鹏奉承的话语。

“蓝家主和住在这里的客人讲讲,老夫相信,他会给老夫这个薄面。”火宗半眯着双眼,双负在身后,宗师的威压丝毫不曾遮掩,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宗师。

“可是……”蓝湘迟疑道,面色犯难,暗暗咒骂道,你他妈还不知道这里住的人是谁,你就说对方会给你薄面。

“怎么,不行吗?”火宗横眉一瞪,扭头看向蓝湘,菊花脸上深深不满。

“这……”蓝湘的话刚说到嘴边,清冷的声音在空中炸开。

“晚辈当然会给日月殿这个面子,谁不知道,日月殿想要的东西,一定能得到,哪怕是为了晚辈的性命,晚辈也该把地方让出来。”修长挺直的身影站在二楼走廊,俯瞰着下面的一行人,殷红唇瓣勾起讥讽的弧度。

他火宗的薄面,很大?

火宗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在看到离夜的第一眼,眼中闪过几分惊艳,清冷悦耳的话语,又让他得意洋洋。

“你小子是个明白人。”他还以为住在这里的人是谁,不过就是个黄毛小子,亏得蓝湘还要这么为难,把他赶出去不就得了,连他的名字都不用摆出来了,用不着。

他就说这个世上,没有几个人敢不给日月殿面子,现在虽然是在天龙国界内,可别说是天龙国小小的子民,即便是夙皇,也得给日月殿几分面子。

“晚辈可太明白日月殿的作风了。”离夜眼中的讥讽笑意越来越深,语气特意把“作风”两个字加重语气。

拿不到就抢,这不就是日月殿的作风吗?

蓝墨白站在离夜身后,看了看得意洋洋的火宗,为什么他会觉得离夜这话有点怪怪的,一点都不像是在客套,更像是在讥讽!?

蓝湘怔怔看着离夜,额角划下一滴冷汗,刚才的话,离夜公子都听到了?

叶展鹏双手紧握在放在腹部,不屑轻哼,北宫家说什么还是比不上日月殿,北宫少主怎么了,现在日月殿的人来了,也要乖乖离开这里,反正今天纳兰清羽又不在。

火宗得意笑着,身后的人突然走到他身边,附在耳边,不知道在说什么,火宗的脸色越来越差,得意的表情慢慢转变,瞬间,就连耳根子都变成了猪肝色。

“小子你敢骂老夫!”火宗迈出一步,一声怒吼!

骂?

蓝湘,叶展鹏,慕秋三人相视一看,怎么就骂火宗了,而且知道是骂他,他干嘛还说出来,这不是自讨没趣吗?

站在离夜身边的蓝墨白,顿时一个激灵,心中的疑惑一下子全部解开,双眸诧异地注视着离夜,有些忍俊不禁。

离夜说,日月殿想要的东西,一定能得到,为了性命,也会让出来,就是说日月殿强取豪夺惯了,要是不让出来,杀人灭口的事情,他们也会做。

还有日月殿的作风,日月殿有什么作风,日月殿的人心里当然清楚,这不就是在绕弯子骂他们吗?

这个火宗居然还以为离夜是在说话话,不敢得罪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骂了多少遍了。

他越来越佩服离夜了,骂人都不带脏字,还让人以为是在夸他,乍听之下,的确像是在夸人,可是明白话间的意思,那就是*裸的说日月殿是一群强盗!

日月殿的作风,强盗啊!哈哈!

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微笑道:“骂日月殿的长老,我可不敢,谁敢不给您火宗面子,火宗大人还是别把这个罪名扣在我头上,否则日月殿的人,可要对我喊打喊杀了。”

“你放肆,日月殿岂是你可以随意污蔑的!”火长老脸红耳赤斥责道,对尊贵高上的日月殿出言不逊,他小子算什么东西!

离夜双手抱臂,嘴角含着笑意,眼中闪过狡黠的光芒,“火宗大人,这里是天龙国,不是日月殿。”

今天还真是大开眼界,日月殿的人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所有人就该被他们踩在脚下,别忘了,这里是天龙国,不是他们日月殿。

“天龙国如何!别说这里只是区区灵师四家的人,便是夙皇看到我日月殿殿主,都要低眉顺目!”火宗趾高气昂道,提起天龙国,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话落,灵师四家的三位家主,脸上纷纷闪过一丝恼怒,看着火宗的目光也没有刚才那般恭敬。

灵师四家是区区的,他们都承认,但天龙国,夙皇,他们都是天龙国的子民,夙皇是他们的皇帝,被日月殿一个宗师如此出口侮辱,谁听了脸色都不会好到哪里去,那不就是扬起手打天龙国所有人的脸!

“噢?那我可要好好记住,下次见夙皇的时候,晚辈会如实相告的。”离夜嘴角弧度越来越深,目光看向距离火宗最近的人,隐藏的气息在火宗把话说完以后,随即炸开,脸色铁青瞪着火宗。

日月殿要寻找的东西看来真的很重要,日月殿的长老宫里,各个长老都是高手,最起码都是宗师级别,这次日月殿殿主不但派出日月殿的火宗,在火宗身后的人,实力在他之上,看他瞪火宗的眼神,职位明显比火宗要高。

一件东西,派出一个火宗,三十几个先天天阶,还有实力在火宗之上的人,却将自己隐藏在先天天阶人群中,这么大的阵仗,她突然有点想看看,日月殿找的东西是什么了。

日月殿的这个阵仗,不是一般人能用得起的,没有哪个国家,能用三十几个先天天阶做为护卫,这三十多个先天天阶不说,还有两个宗师,另一个还刻意隐藏身份,不想让外人知道。

这样东西,看来不是一般的重要。

“你小子……”火宗一下子语塞,身后无形的压力,让他额上冷汗直冒,等说完他才幡然醒悟自己说错话了。

不知不觉就着了这小子的道,三言两语就被他绕进去了,下次见夙皇,他还真是大言不惭,夙皇是他想见就能见到的!

“这位公子,火宗心直口快惯了,公子别放在心上。”站在火宗身后的男人终于站了出来,双手抱拳,铿锵有力,锐利双眸直射而去,注视着二楼傲立的少年。

告诉夙皇,他也要有这个机会见到夙皇,才能把今天的事情告诉夙皇,灵师四家不足畏惧,倒是这个少年,看上去没什么,身边就连灵力波动都没有,隐约间却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气势。

不管他是什么人,告诉夙皇,他没有这个机会,火宗说话没脑子,日月殿也不能让天龙国抓住把柄。

“原来这样。”离夜嘴角弧度越来越深,却给人一种慵懒不羁的感觉。

心直口快,很好,挺好的借口。

心直口快!这是什么借口!

蓝湘不屑轻哼,灵师四家虽不是什么大的势力,日月殿明目张胆不把夙皇放在眼里,他们尽管也不看好皇家,但天龙国岂能任由日月殿侮辱!

“公子说话怕是不妥,心直口快,这是敷衍!”蓝湘浩然正气道,身边的男人尽管给他压迫,他还是开口直言。

随便一个人出口侮辱天龙国,就用心直口快四个字敷衍,天龙国的脸面何存!

火宗闻言,狠狠瞪向蓝湘,好一个蓝湘,不过小小先天天阶,就敢忤逆日月殿的话!

离夜眸光微转,落在蓝湘身上,眼中闪过一丝光亮,这个蓝湘倒也不错,有一家之主的气魄。

不像叶展鹏和慕秋,一个想着怎么巴结好日月殿,另外一个担心着自己在灵师四家的地位不保,又无路可走。

“蓝家主。”叶展鹏扯了扯蓝湘的衣袖,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对方毕竟是日月殿,说什么他们都招惹不起,火宗说的是夙皇,不是灵师四家,他蓝湘急什么。

蓝湘一脸不能苟同的表情,正要说话,离夜已经先开口了。

“那火宗大人还要不要住这里?”离夜含笑问道,蓝湘再说下去,说不定日月殿的人随时会把蓝家踢出灵师四家,要知道,日月殿的实力,做到这样很容易。

“这个地方还是公子住好了,我等可以让蓝家主另外安排住处。”男人说话得体,进退有力,丝毫让人找不到破绽。

离夜若有所思看着他,眼中露出一抹探究,随即扬起眉头。

“那就,谢谢了。”她也没想过要让出这里。

“在下还有一个请求,希望公子能够同意。”男人继续道,眼眸深处闪过一丝阴霾,不曾让任何人发现。

年轻人如此年少轻狂,可是要吃亏的,四国占据风启大陆四个方向,日月殿位在中央,地位早已人尽皆知,岂容一个少年出言不逊!

“说来听听。”离夜漫不经心道,看来找那个东西,不用她开口,就有人叫她去了。

“公子年纪轻轻,已有如此魄力,被灵师四家奉为上宾,必有过人之处,我们最近正在寻找羽化之穴,不知道公子有没有时间,日月殿诚心邀请公子一同前往。”他若去,断魂山脉就是他的葬身之地!

“好啊。”离夜直接答应,外人看来,她根本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蓝湘,叶展鹏,慕秋三人当场愣在原地,日月殿的人居然邀请北宫离夜去寻找羽化之穴!

刚才他们不还是势如水火的吗?北宫离夜的话也很明白,日月殿的人也听出来了,怎么还会邀请北宫离夜一起去?

蓝湘担忧看了一眼离夜,日月殿这么做,日月殿怕是不会善罢甘休啊,离夜公子竟然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叶展鹏冷冷一哼,眸中露出不屑,北宫离夜是北宫家少主又如何,整个灵师四家,难道还比不上他一个人,灵师四家的人,日月殿都没有邀请,干嘛邀请一个年轻的后生!

慕秋暗暗一叹,这次怕是又没有他们慕家的份了!

邀请离夜一起去!日月殿会这么好心!

蓝墨白急忙扭头,看到离夜嘴角的笑意,他张了张嘴,正要说什么,下面的人已经转身离开了。

“叶家主,还请你给老夫安排住的地方。”男人不说话,火宗立刻又站上来,昂头挺胸对着叶展鹏道。

叶展鹏暗淡双眸顿时闪烁出光芒,他急忙恭敬道:“在下一定办好!”

日月殿的人叫的是他,不是蓝湘,这里是蓬城,蓝家也是蓝湘做主,日月殿的人让他安排,这是不是就说明,对他们叶家很倚重!

看来颜姿那个女人没有忘记他们之间的约定,日月殿的人这么快就来了,想必一定是她到日月殿说了什么,日月殿说是来找什么羽化之穴,其实是来帮他们叶家的。

一行人浩浩荡荡离开,人群中的男人在转身之际,还不忘看一眼离夜,杀意从眸中一闪而逝。

离夜面不改色,冷静依旧,将男人最后离开的杀意,尽收眼底。

“离夜,你怎么能答应日月殿的人,你明明知道他们是一群什么人。”蓝湘着急道,离夜这次去肯定会有危险的,他怎么可以答应。

离夜缓缓转身,靠在一旁的木柱上,脸上露出吊儿郎当的笑容,刚才那个沉着冷静的少年,瞬间让人感觉像是纨绔子弟。

“小爷答应他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个男人眼中的杀意,再清楚不过。

日月殿里的是什么人,她也知道,可她北宫离夜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她答应了,就没怕他们在路上做什么,况且,她也想看看那个什么羽化之穴。

羽化之穴,她还是第一次听说,等会纳兰清羽回来问问他,看他知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

“不行,我一定要跟你一起去。”蓝墨白紧张道,让离夜一个人跟他们去,他真的不放心,跟着一起去比较安心。

离夜若有所思看着蓝墨白,那坚定的双眸,已经很好的再说,他一定会去的。

“你要去,也要身体允许,中了沉没以后,你的实力应该一天接着一天减弱吧?”他现在的实力,连九阶入门都没有过,要怎么去断魂山脉。

“我可以照顾好自己。”蓝墨白坚定注视着离夜,总之就是不能让他一个人去!

离夜额角划下一条黑线,她担心的不是他能不能照顾自己,是她到时候还要去照顾他,不过,要是去了羽化之穴,他的治疗就得停止,这样还怎么两个月之内回北宫家。

“离夜,不如你就让他跟着去吧,我跟小白保护他还是可以的,不是还有千寂吗?”红莲小声说道,它和小白加起来,肯定可以照顾这么一个人类!

千寂那头龙,说不定都不用它和小白出手,就能保护好这个人类,所以离夜不用担心。

“好吧。”离夜答应道,然后从袖子里面拿出一个黑色的瓷瓶,“今天开始,每天放血的数量加多,二十滴,这个是给你配的药,你今天把剩下的所有药吃完,明天就可以开始吃这个。”

“还有这个,它是灵元丹,经过这几天的放血和调理,把剩下的丹药吃完,你的身体应该可以承受住灵元丹的药效,只是,你今天要把剩下的药吃完,承受的痛苦,那就是几倍,要是你承受不住,最好别这么做。”离夜把两瓶丹药递到蓝墨白面前。

白天看他脸色变好,身体也慢慢恢复,但是他吃了药以后承受的痛苦,怕是没几个人知道,虽然比不上洗筋伐髓那种痛,却也是锥心刺骨的剔除。

沉没这种毒,一旦进入,便会深入血骨,必须承受剔除的痛苦,每日放血才能让将毒彻底清除。

蓝墨白脸色顿时一白,看了看离夜,却还是点点头,接过离夜手上的丹药。

“我会做到的!”他能感觉到身体的好转,不再惧怕死神的随时降临,这都是离夜给他的,说什么他都要去!

“你要想清楚,要是承受不住,你不但解不了毒,还会丧命。”离夜提醒道,蓝墨白是想跟她一起去断魂山脉,多提醒这么一句也是应该。

蓝墨白嘴角咧开笑容,灿烂耀眼的笑意,和蓝非曰平常大笑的模样,有几分神似。

“我知道。”可是他已经决定了。

“去吧,我要准备一下,日月殿的人随时就会动身进断魂山脉。”离夜拍了拍蓝墨白的肩膀,转身走进房间。

灵师四家的人都在断魂山脉里面,到时候遇到蓝非曰他们,就能把蓝墨白交给蓝非曰。

蓝墨白点点头,转身走下楼去,眸中露出坚定。

蓝墨白刚走,红莲立刻飞出离夜身体,急忙问道:“离夜,我们现在要准备什么,应该没有什么可以准备的了吧?”

离夜所有的东西都放在储物手镯里面,这个房间里放的都是蓝家的东西,她还要准备什么?

“炼药。”离夜缓缓吐出两个字。

红莲顿时僵住,欲哭无泪,它就知道是这样,该死的日月殿,好好的来这里做什么!

“好吧。”已经去过断魂山脉一次,它完全知道里面的可怕,要是没有足够的丹药,怕到时候真的会出什么问题。

绿褐色灵力在离夜手上翻滚,一道罡风席卷而过,门窗在同一时间迅速合上,紧接着她把灵药和鼎炉从储物手镯里拿出来。

红莲自觉飞到鼎炉下方,控制好火候,现在几乎不用离夜开口,它就知道要怎么控制火候,不会把灵药烧焦,又能让离夜不那么辛苦。

离夜把拿出来的灵药,一样一样放进鼎炉中,专心炼制。

时间一点一滴都不能浪费,日月殿随时会出发,在断魂山脉是决不能让日月殿的人知道她是炼药师,就连好一点的丹药都不能拿出来,她相信灵师四家的人也不会多说一个字,特别是叶展鹏。

叶展鹏恨不得把日月殿巴结的死死的,他是不会告诉日月殿的人,灵师四家的客人是炼药师,炼药师何其稀有,要是日月殿的人看中离夜的炼药天赋,他不就得不偿失。

枫林园内,一切都是那么安静,没有被刚才的插曲所干扰。

日月殿的人让叶展鹏帮他们安排住的地方,他最后直接把的叶家在蓬城住的地方让出来给日月殿的人住。

蓝湘和慕秋只是一阵鄙夷,也没多说什么,叶家要怎么做,他们两家管不上。

灵师四家说起来是一个整体,可实际上和分散开来的势力没什么不同,每个人坐各自的主,各家管各家的事情,叶家的事情,他们两家又怎么能做主,这个时候只怕是随便和叶展鹏说一声,叶展鹏都以为蓝家和慕家是在眼红他们叶家巴结到了日月殿。

叶家的院子,叶展鹏热情的招待着日月殿的人,蓝湘和慕秋相视看了一眼,转身离去。

“蓝家主,日月殿的事情,你怎么看?难道我们灵师四家真的要派人带日月殿的人进去断魂山脉寻找那个什么羽化之穴。”慕秋担忧问道,羽化之穴,那明明只在书上出现过。

书中记载,羽化之穴,那是神化的人,拥有神人之力以后,还能突破,离开风启大陆,到达另外一个高位所要经过的地方,但是这里面玄机重重,死在里面的高手不计其数,他们要是去找,又怎么会在断魂山脉里面,日月殿找羽化之穴,说是要找东西,里面有什么东西,日月殿没有的?

“你愿意让慕家的人冒险吗?”蓝湘反问道,他是不想要蓝家的人冒险,不管什么羽化之穴,他是不会让蓝家的人去。

叶展鹏怎么想,那是叶家的事情,蓝家是不会掺和这些事情。

慕秋摇摇头,他当然不愿意慕家的人冒险!

“我想叶展鹏也不想我们两家的人是掺和进去,他要是想跟着去,就让叶家的人跟着吧,只是离夜公子……”

蓝湘皱了皱眉头,离夜公子也要去,这可怎么办,总不能让离夜公子独自一个人面对日月殿那么多人,从今天的事情来看,日月殿怕是不会善罢甘休!

“对!离夜公子!”慕秋猛地惊醒,北宫离夜要去啊!

“明天我去找找他。”蓝湘叹了口气,纳兰清羽这个时候又不在,要是有纳兰清羽在,也能放心让离夜公子去。

“好。”慕秋擦了擦额上冷汗,现在也只能这样了,离夜公子的安全要保证,不然北宫弑非得灭了灵师四家不可,日月殿的震慑在这里,但是北宫弑的怒火他们更怕。

相传北宫弑疼孙如命,北宫离夜受一点点伤,他都会怒火滔滔,这要是出什么事情,还真不敢想象,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两人心事重重走远,一缕萧瑟寒风从他们身后吹拂而过。

蓝府的某一角院子中,蓝墨白握着手中的瓷瓶,目光坚定走进房间,他的桌上一系列排过去,三四个不同颜色的瓷瓶,不同颜色,代表药效不同,离夜担心他记不住药效,特地把丹药装在不同颜色瓷瓶里面。

“一定可以做到!”蓝墨白放下手里离夜刚给他的两瓶丹药,立刻抓过桌上的几瓶丹药,打开其中三瓶,一股脑的全部吞下去。

这还是离夜上次给他的十天的丹药,还有两三天的剂量,他现在是将两三天的全部吃下去,承受的痛楚,也是之前痛苦的两三倍。

“啪!”蓝墨白刚吞下丹药,一阵锥心刺骨的疼痛从胸口往四肢蔓延而去,三个瓷瓶从指间滑落掉到地上。

虚弱苍白的脸色,顿时惨白如纸,唇瓣都没有了一点血丝,他捂着胸口,痛的他整个人都要晕过去了,他紧咬着牙关,嘴唇咬破缓慢溢出血丝,他也浑然不觉。

“怎么会这么快!”蓝墨白踉跄往床榻上走去,没走进步,整个人狠狠摔到在地毯之上,如潮水般的痛楚将他整个人都要淹没了,他还是不愿昏死过去。

他没想过痛楚会来的这么猛烈急速,以前他没吃一次,都是一阵接着一阵的疼痛,尽管锥心刺骨,如同刀削,也不像这次一样,让他一点准备都没有。

“啊!”蓝墨白仰头一声嘶吼,声音变得低沉粗犷,如同身受重伤的野兽,默默承受着痛楚,又求助无门。

这样的痛,是他必须要承受的,从他中毒那一刻,开始为自己解毒那一刻,他不放心离夜一个人去断魂山脉,要跟去,他一定要坚持住。

“原来,离夜说的承受不住,是这样。”蓝墨白咬牙才能说出一句完好的话,而这已经费了他全部的力气。

地毯被他抓在手上,痛苦蔓延,就像是刀刃快速,急速在他身体里削割。

三天药量一天吃下去,这痛苦是必然的,离夜在炼药的时候,知道这要的凶猛,特地加了几样温顺的药,一天一天服用,痛苦只是一阵一阵,会有一个让蓝墨白适应痛苦的郭晨,但是几天一起,那几样药性温顺的灵药,就没了任何作用。

坚持,一定要坚持!

月牙长袍,被汗水寖湿了一层又一层,蓝墨白咬着牙,不敢叫出声吵到蓝湘,让蓝湘担心,又不能让自己昏过去,昏了过去,想要再醒,那就难了。

紧闭的房间内,蓝墨白不停翻滚,凳子踹到了,桌子一角被他抓断,时不时传出东西摔碎的声音。

“少爷,少爷!你发生什么事情了?”下人听到吵杂,急忙跑过来查看。

“滚!滚!滚!”

那奋力的嘶吼,可怕至极,门外下人何时见过蓝墨白如此,吓地他立刻转身就跑,根本不敢多留。

天色暗了又亮了,短短的一天,对于蓝墨白来说,那比一年还要长。

刀削的无尽痛楚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刀削着骨髓,无法自拔,全身如同针扎,又像是被蚂蚁啃噬!

月牙长袍的男人躺在地上,房间里面杂乱不堪,月牙衣服脏乱不已,他躺在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昏睡过去的,微弱的呼吸,几乎让人怀疑,他随时就会死去。

白色身影跳进房间,看到地上躺着的人,水灵灵的大眼睛转了转,抬起锋利的爪子,从他的手腕上划过,光洁的手腕裂开一道伤痕。

一滴滴黑色鲜血从手腕处缓缓流出,微弱呼吸,变得慢慢平稳,黑色大眼珠子这才露出笑容。

“呜呜!”小白沉沉叫了两声,转身跳出房间。

白色闪电从蓝府穿梭而过,没入枫树林中,掉进紧闭的房间内,阵阵药香扑鼻而来。

“起!”殷红唇瓣轻启,炉盖打开,绿褐色的灵力托起药炉中的丹药,上百颗丹药悉数落入离夜双手之中。

“呜呜!”小白立刻跳到离夜面前,呜声叫道。

“喏,这个是奖励。”离夜从一大把丹药里面,到出十几颗递到小白面前。

小白眯眯一笑,离夜只感觉到手上一阵湿润,手里面的丹药已经全数落入小白的肚子里面了。

红莲从药炉下飞出来,轻轻呼出一口气,淡淡火焰从莲花瓣四周冒出来。

“离夜,我们干嘛这么着急炼药,他们又没说什么时候走。”红莲疑惑问道,一晚上离夜就炼了一千多颗,还都是圣品。

离夜看了看门外,缓缓起身,“有客人来了。”

“叩叩!”

“离夜公子。”

红莲立刻飞进离夜身体,小白慵懒伸了伸懒腰,趴在床上沉沉睡了过去。

离夜打开房门,蓝湘早站在门口,看着离夜的目光,满满的都是感激。

一阵药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所有疲惫一扫而光,蓝湘双眼睁大,诧异看着离夜。

“离夜公子!”

“蓝家主,是来让我别去的吗?”离夜知道蓝湘想要问什么,她在炼药,闻药香就知道,不用多说。

蓝湘立刻会意,微笑看着离夜,担忧点点头,“是这样。”

“我是一定要去的,我想墨白他也想去,你放心让他跟着我吗?”离夜双手负在身后,锋芒展露的双眸,耀眼璀璨,与身俱来的气势,让人惊诧。

蓝湘怔了怔,没料到离夜会这么直白,在离夜问他之时,他几乎没有犹豫,立刻就点头了。

这个少年,身上有着让人信服的魔力!

“我会还你一个完好的儿子。”离夜微笑道,蓝墨白要跟着她去,她自然是不会让他有事情,他的身体,每天都有变化,去断魂山脉还不知道多长时间,一段时间停止治疗,一切又要从头开始。

别说她没那么多时间,蓝墨白应该也不想再承受一次削骨虫咬之痛。

“好!”蓝湘点点头,随即皱了皱眉头,“公子知道日月殿的人什么时候去?”

不是还没决定时间吗?

“这不是派人来了吗?”离夜指了指远处走来的人。

蓝湘扭头看去,就看到叶展鹏笑呵呵走来,仰头挺胸,好不得意。

“离夜公子,火宗大人让我来通知公子,半个时辰后出发去断魂山脉。”叶展鹏不屑看了一眼北宫离夜,冷声一哼。

你们北宫家算什么,日月殿才是王道,现在有日月殿这个硬台,他还怕什么北宫家。

蓝湘惊奇注视着离夜,离夜公子怎么知道!

红莲差点从离夜身体里面掉出来,离夜简直就是神了,她是怎么知道日月殿会今天走,难怪她昨天立刻就开始炼药了!

“知道了。”离夜眼中闪过一丝冷意,这个叶展鹏,所谓叶家……

叶展鹏大袖一挥,转身离开,那得意的模样,不过一晚上的时间,嘴脸完全变了样,高傲态度,仿佛自己已经是日月殿里面的一员那般。

“他……”蓝湘指着离开的叶展鹏,他这算什么!

离夜冷声轻笑,没有回答蓝湘,反倒是待在离夜身体里的红莲一阵叹息。

某人这是不是狐假虎威太早了一点,还在离夜面前如此。

------题外话------

心直口快啊,离夜也会的,就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承受住离夜的心直口快呢!

蓝墨白这次和离夜去,会有一番收获哒,大家就期待吧期待吧,还有就是叶家,他们的好日子要到头了,当然不能忘记李家那两只,唔,颜姿嘛,现在还不是虐她的时候,当然,一定会让她生不如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