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七十七章 圣品,当饭吃!

“砰——”

“轰——”

“吼!”

一声接着一声巨响震耳欲聋,和离夜一起攻击泰坦巨龙的六人,不知道何时开始,被晾在一旁,眼巴巴看着面前的攻势,他们连插手的机会都没有。

“我让你吼!”霸道嚣张声音响起,重似千斤的拳头落下,几人又是一阵目瞪口呆,然后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

好恐怖!

他们一开始是来帮忙的,可帮着帮着,最后他们完全插不上手,他们几乎怀疑,当时没有冲上来,眼前的少年,也能轻易把泰坦巨龙打趴下。

而且他们觉得很奇怪,这泰坦巨龙,虽然是天玄级别,但是所用的力道,完全和天玄扯不上关系,就算是地玄级别的魔兽,攻击的力量都比它的要强,这是怎么回事?

离夜的身影眨眼从泰坦巨龙的右肩,走到它的面前,扬起瘦小的拳头,狡黠邪魅的声音缓缓响起,“该结束了。”

啥!

六人再次一阵呆滞,该结束了!?

“砰——”

“轰隆~”

离夜拳头上闪过一道绿褐色的灵力,闪过的速度快到,让旁边的几个人都看不清楚。

全身的灵力,聚集在拳头上,离夜重重砸出拳头,落在泰坦巨龙的脸上。

一系列动作来的太快,泰坦巨龙几乎还没反应过来,离夜出现在了它面前,然后扬起拳头,充满灵力的拳头,就招呼到了它的脸上,然后它整个身体就不听使唤的栽倒在地上,连爬起来的力量都没有了。

巨大身影趴在地上,地面愣是凹陷了下去,泰坦巨龙的身体,就陷在坑洼里面,不论它怎么用力,也爬不起来,整条街早已经没有一处完好,到处坑洼破损,惨不忍睹。

好疼!

看到被砸倒在地的玄兽,六人几乎反射性伸手捂住自己的脸,肉疼的后退一步。

他们几个离的最近,可以清楚听到,拳头砸在肉上的声音,还有泰坦巨龙吃痛的叫唤,他们几乎能感觉到那种疼痛。

这么恐怖的少年,谁还敢招惹他,实在是太可怕了!

匆忙布局好的其他灵师,急忙赶来,慌张的脸色,在看到趴在地上的玄兽,以及蹲在玄兽前面,面带微笑的少年,顿时傻眼了。

不是吧!

就这么解决了!?

他们这才刚刚赶来,准备好一切,结果刚到这里,就看到玄兽已经趴在那里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傲邢公子,这个……”走到傲邢身边的灵师之一怔怔问道。

“呃,是离夜打败的。”傲邢轻咳一声,他都不知道一个人能有那么恐怖的拳力,连拥有鳞甲的泰坦巨龙,都感觉到吃力。

这要是和离夜成了敌人,那拳头砸在身上,都不知道能承受几拳,在这一刻,傲邢庆幸着,他和离夜幸好不是敌人,怎么敢和这样的人称为敌人!?

离夜公子!客卿大人!

众人的目光刷的一下全部看向离夜,每个人脸上的表情,活像是看到鬼一样。

“我滴个天呐,客卿大人一个人怎么做到的?”

“老子才刚刚热血沸腾,想好好干一场,离夜公子就把玄兽给收拾了,哪里还用得着我们出手。”

“我以后一定不会和离夜公子这样的人成为敌人!”

这一声说出,所有人纷纷认同点头,他们也不会,和离夜公子这样的人成为敌人,那绝对很惨!

可是,这世上能有几个离夜公子,所以,他们别和离夜公子称为敌人就行了,他们可没有泰坦巨龙身上的鳞甲,经不起离夜公子那一拳接着一拳的殴打!

现在看来离夜公子,比泰坦巨龙恐怖多了!

“我们过去。”傲邢沉声说道,离夜在玄兽面前蹲了那么长时间,只是打量着玄兽,也没说话,不知道在做什么。

众人迟疑点点头,看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玄兽,这才鼓起勇气走过去。

“离夜,有什么不对吗?”傲邢走到离夜面前蹲下,泰坦巨龙呼出的热气扑打在他脸上,他只感觉到毛骨悚然,汗毛竖起。

额上冷汗密布的傲邢,看了一眼离夜,顿时觉得欲哭无泪,离夜居然脸色都不改一下,难道是他胆子太小了?

会毛骨悚然,这和胆子大小,一定是没关系的,傲邢要是看到站在他身后冷汗直流的人,就会知道,他比他们强多了。

这头玄兽只是受了重伤,没有被驯服,他们能走过来,已经是莫大勇气,谁也不知道它会什么时候攻击,属于天玄级别玄兽的压迫,无时无刻不笼罩着他们,在场大多都是天阶,不然就是天阶以下,哪里能承受住天玄级别玄兽的压迫。

“没有什么不对,和我想的差不多。”离夜伸手摸了摸半张脸陷入地下的泰坦巨龙人,狡黠的光芒从眼中一闪而过。

“啊?”他想的什么?

傲邢怔怔看着离夜,难道这头泰坦巨龙有什么不对?

“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有话跟它说,最好这条街暂时都不要有人靠近,不然我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离夜站起身耸耸肩,这头泰坦巨龙和她想的的确是一样的。

它被放出来的第一时间,不是去攻击人,而是到处找吃的,就说明它极饿,应该是很久都没吃饱了。

身为天玄级别的玄兽,被人关起来,每天都不给吃饱,这是莫大的屈辱,它一定会愤怒,被放出来以后,也一定会找人类报仇,毁掉湖城,它毁掉的也只会是湖城,湖城不远处就是断魂山脉,它毁了湖城,就会回到断魂山脉。

这就是傲一伦的目的,泰坦巨龙只会把湖城夷为平地,不会攻击其它地方,他也就如愿让湖城成为他的陪葬品。

不过,不是一般的可笑,把一头泰坦巨龙饿上一段时间,就把它当做饕餮,玄兽再饿,哪里能比得上饕餮,随着饥饿,力气也会减弱,这也是为什么,她能一个人把天玄级别玄兽打趴下。

傲邢迟疑了一会,看了看身后一个个脸色苍白的人才应道:“好,那你小心点。”

“不会有事的。”离夜轻轻一笑,目光落在泰坦巨龙身上。

傲邢点点头,起身站起来,带着众人离开。

“客卿大人,你小心,要是它敢起来,老子帮你揍它。”

“离夜公子,有事叫我们,我们就在附近。”

“小心啊……”

离开的灵师担忧的看着离夜,尽管对玄兽有所忌惮,但是放离夜一个人在这里,他们更不放心,要是玄兽突然爬起来,攻击他怎么办!?

听着他们的叮咛,离夜心中划过一道暖意,仿佛又回到了从前,所有人畏惧着她,即便这样,他们明知道她的实力,每次任务还是会担心她,甚至怕她吃亏,总说要是有什么损伤,会帮她报仇。

“离夜,你留着它做什么?”红莲飞出离夜身体,看着虚弱到至极的泰坦巨龙人。

这头巨龙再这么下去,肯定会死,在那么虚弱的情况下,还和离夜大战一场,你说说你不是找虐吗?

“你也想知道,小爷为什么不杀你吧?”离夜注视着不停挪动身体,却又不能挪动分毫的巨龙,脸上的笑容越发耀眼。

泰坦巨龙重重轻哼,鼻孔喷出一股热气,尘土飞扬,带着一丝灼热。

绿褐色的灵力从浮现在离夜指尖,趴在地上的泰坦巨龙在看到指尖闪动的灵力,蓝色的眼睛猛然睁大。

初级先天天阶!这个人类不大吧!

淡淡血腥窜入鼻间,震惊的泰坦巨龙猛然回神,等它反应过来,一滴鲜血落入它额头的中间,无形的两条平行线,正在无声靠拢,交际。

这个人类……这个人类在契约它!泰坦巨龙立刻开始挣扎,可无形中一股力量,压制着它,无论他怎么反抗,契约之力都在慢慢形成,它无法拒绝眼前人的契约!

怎么会这样!?

“离夜!”红莲看到离夜的举动,一声惊呼。

离夜留着泰坦巨龙,是为契约它!

“我只觉得这头巨龙挺好看,把它契约了也不错。”离夜嘴角勾起完美弧度,天玄级别的玄兽,不是那么容易见到的。

挺好看的,因为了好看,然后契约了!

红莲差点被呛到,看了一眼面目狰狞的泰坦巨龙,它很想问,这头龙哪里好看了?

还有还有,别的灵师契约一头玄兽,已经是极限了,离夜都已经契约了两头,她竟然还能契约,精神力得有多可怕,它都不敢想象了。

总之,它只知道,北宫离夜不会是所谓的正常人,她压根和正常两个字搭不上关系,有这么变态的正常人吗?

泰坦巨龙迟疑看着离夜,没有再拒绝这滴鲜血的落入,额上银光闪烁,失去的力量在慢慢回来,鲜血没入的地方,银色图腾慢慢浮现。

“吼……”泰坦巨龙慢慢从地上站起来,尽管力量没有完全恢复,它却不愿趴在地上。

丝丝暖意从身体流过,泰坦巨龙眼中闪过惊讶,它低头看着自己逐渐恢复的身体,再看看离夜,它不禁吞了吞口水。

晋升了!高级天玄!

“谢谢主人。”沙哑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骄傲,唯独对一人俯身低头。

泰坦巨龙在这一刻,被人强行契约的怨气,顿时消散,有这样的契约者,有什么可气的,不过十几岁就到了先天天阶,而且和她刚契约,它就晋升了,好变态!

离夜心里一道声音划过,她伸手摸了摸泰坦巨龙的头,微笑着说道:“你还是很饿?”

傲一伦究竟多久没给它吃东西,怎么她总觉得它还是很饿很饿,就是想吃东西,而且是很多很多东西。

泰坦巨龙尴尬点点头,它的确已经很久没吃东西了,刚逃出那个牢笼,就看到了这个人类,它想要用她来充饥,结果最后却是它被契约。

若是其它玄兽知道它想吃人类,却别人类契约,它们会有什么反应。

“张嘴。”离夜从储物手镯里面,拿出一堆瓶瓶罐罐放在地上,随手拿起一瓶打开,阵阵药香沁人心脾。

红莲看到离夜把丹药全拿出来,心里顿时涌出不好的预感,看到离夜打开药瓶,一阵欲哭无泪。

“离夜,咱们能换种东西喂吗?”这是丹药,丹药!她就不能换换!

这头玄兽吃了是会快点恢复,可是,它最近一段日子就要悲剧了,离夜肯定会每天都炼药,它又要做不知道多久的柴火!

离夜挑眉看向红莲,露出一个完美的弧度,轻缓吐出两个字,“不能。”

红莲重重坠落到地上,它就知道,它就知道是这样!

“这些都是治愈类的丹药,应该能让你坚持一段时间,等出了湖城,我再给你去找吃的。”离夜打开一瓶又一瓶丹药,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全都喂给了泰坦巨龙。

红莲在一旁看得是既心疼,又肉疼,全身头疼,心疼是那么多珍贵的丹药,全都给了泰坦巨龙,肉疼是未来的日子,它又要当柴火了。

该死的傲一伦,你好好的干嘛饿一头天玄级别的玄兽,是不是脑袋有病,有天玄级别的玄兽不契约,拿来饿,脑袋被驴踢了吧!

看着离夜一瓶接着一瓶,红莲已经把傲一伦骂了几百遍,如果傲一伦的尸体现在面前,它说不定还会鞭尸。

吃下几瓶丹药后,泰坦巨龙惊奇发现,它没那么饿了,甚至有一股力量,为它洗礼着身体的疲惫。

“有什么好奇怪的,离夜给你吃的,都是圣品丹药。”红莲在一旁嘀咕道,对于泰坦巨龙那是深深的怨念。

圣品!?

泰坦巨龙诧异看着离夜,她把圣品的丹药喂给它吃!

“这些丹药没有真正让你填饱肚子,只是让你觉得没那么饿而已,你暂时回到契约空间,让等离开湖城,去一趟断魂山脉。”离夜看着地上空了大半的药瓶,把余下的丹药和空瓶放进储物手镯里。

如果离夜不是让所有人不可以靠近这条街,这一幕肯定会被别人看到,然后就会又是一阵震撼。

谁会把丹药当饭喂给玄兽吃?那一瓶一瓶,得花多少钱才能买到,地上十几个瓶瓶罐罐,不说多的,至少也有一两百颗吧!

竟然就这么喂了玄兽,而且作用不是用来疗伤,而是充饥!

这要说出去,得气死多少人,炼药师说不定都会被气死,谁会这么用丹药!?

契约空间,是玄兽和契约者形成的一处空间,玄兽如果没有出来的必要,就会待在里面,这里面也只有玄兽才可以进去。

泰坦巨龙木讷点点头,慢慢回神,眼睛都笑眯了,跟着这个主人,真心不错。

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离夜优雅迈出步伐,身后一道银光闪过,契约空间出现一丝波动,离夜脑中立刻闪过一个画面,泰坦巨龙舒服躺在契约空间里面,笑眯眯的模样,哪里还有刚刚契约时候的不满。

看到泰坦巨龙舒适的模样,离夜眼角一阵抽搐,刚才是谁在契约的时候,死命反抗?

“离夜,我们什么时候离开湖城?”红莲飞进离夜身体,它现在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离开湖城了,不想再待在这里。

“等事情解决了以后。”离夜环视着周围,额角划下几条黑线。

整条街就这么变成了废墟,要整理好这条街,看来还要点时间,最起码要等湖城恢复以前,才能离开。

“那你什么时候炼药?”这才是最重要的!

“不急。”

“真的!?”

“真的。”

“哇,离夜,爱死你了。”红莲激动大喊,不急就好,离夜也要好好休息的嘛,反正还有那么多丹药,不用急着炼。

兴奋的红莲很快就知道,自己是高兴的太早了,离夜只是说不急,可她没说过不炼。

白色身影穿过条条街道,离夜发现,不只是她吩咐的那条街没人,几乎每条街上,还是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所有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

“离夜,太奇怪了。”红莲嘀咕道,怎么会一个人都没有,泰坦巨龙都变成离夜的契约兽了,湖城还有什么危险?

离夜没有回答,直接往傲家的方向走去,紧闭的傲家大门,四处的寂静,离夜蹙了蹙眉头,这四周都是气息,湖城所有人都在这里,可他们藏起来干嘛?

那么明显的气息,她可以清楚感觉到,就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做这么做。

“吱嘎。”离夜迈步走到傲家门口,推开沉重的傲家大门,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群人山人海,傲家里面黑麻麻一片全都是人。

“多谢离夜公子!”

“谢谢离夜公子!”

众人在看到离夜推开大门的那一刻,立刻俯身叫道,几乎每个人,对离夜都是感激,满满的感激。

隐藏在傲家暗处的众人,也走了出来,纷纷俯身道谢。

湖城几万人全部聚集在一起,远远看去,到处都是人,看不到尽头,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喜悦。

吓!

浩荡的场面,惊的红莲差点从离夜身体里掉出来,面前的一幕,不管是红莲,还是离夜,他们都始料未及。

白色物体从空中越过,划开一道完美的弧度,稳稳落在离夜怀里,如黑珍珠一样双眸,露出笑容。

“离夜。”傲邢慢慢走到离夜面前,笑道:“我们湖城所有人觉得你应该什么都不缺,所以,可是你的恩情,我们必须要感谢,所以大家都同意,若以后你北宫离夜,还有北宫家有任何事情,只要派人吩咐一声,湖城傲家,必定誓死完成!”

离夜可是北宫少主,湖城有的东西北宫家都有,他们能给也只有这个。

离夜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这个人情是她从来没想过的,她想的只是契约一头天玄级别的玄兽也不错,傲家的人情她已经有一个,可没想到,傲邢现在给了她一个更大的。

“好啊。”离夜点点头,经过这几天下来,湖城这些人的性格,她也了解的差不多,不管她答不答应,他们都会做到,她不答应,说不定还会跟她急,既然这样,那还有什么不答应的,湖城傲家的承诺,她相信他们不会违背。

“好耶!”

“离夜公子答应了!”

“答应了,答应了!”

……

离夜一点头,所有人都雀跃了起来,那仿佛比他们得到别人的承诺,还要开心数倍。

“你们可以去收拾那条街了,玄兽已经不在那了。”离夜微笑道,原来他们等在这里,就是为了这个。

玄兽不在了?

傲邢惊讶看着离夜,他们没有听到任何动静啊,那玄兽看样子也没力站起来,那它去了什么地方?

“好,好!”

“赶紧去吧。”

站在傲家的人一哄而散,众人纷纷走出傲家,湖城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们得赶紧收拾好,否则其它三家的人知道,湖城就危险了。

傲家众人走出去后,只留下傲一胤,傲邢,傲悦父子三人,三人的目光齐齐落在离夜身上,更多的是探究。

面对他们三个的注视,离夜翻了翻白眼,直径走进傲家,他们三个人立刻跟上去,就怕错过什么。

“有什么要问的,问吧。”他们这种表情,这种眼神,看着她活像是看到异类一样。

“离夜,玄兽去哪了?那么大!”傲悦迫不及待问道,泰坦巨龙那么大的玄兽,能去什么地方,还是离夜把它藏起来了,或者是杀了?

傲一胤和傲邢立刻点头,他们也想知道玄兽去了什么地方,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

“它在契约空间里。”离夜坦然承认,泰坦巨龙出现在湖城,大家都知道,突然消失了,每个人都会疑惑,可大家只要稍稍一想,就会知道巨龙是被她契约了,有什么好隐瞒的。

“契约!”三人异口同声诧异道,看着离夜的目光,直接从好奇变成了惊悚。

离夜停下脚步,看到他们三个的表情,脸上划过一道疑惑,不解问道:“不能契约?”

“它没有被驯服啊!”

“没有驯服,怎么可以契约?”

“我滴个天,你居然还能完好站在这。”

三个人激动看着离夜,他们从来不敢想象,没有驯服的玄兽,有一天也能被契约,灵师如果遇到机会,的确是会契约玄兽,可他们契约,都只是敢契约被驯服的玄兽。

玄兽没有被驯服,在契约的时候,稍有不慎,就会被玄兽的力量反噬,契约者不是死就是伤,他居然能没事!

“有什么不可以的,我已经契约了,这几天,我想休息一下,傲邢,等湖城恢复了,你再来叫我吧。”说完,头也不回往自己的房间走去,疲惫在脸上一闪而逝。

“好。”傲邢拼命让自己冷静,但回答离夜的语气,却还是有点僵硬。

玄兽啊!没有驯化,就契约了!

这哪里是人能做到的事情,以前他们想都不敢想,可离夜就是做到了,而且一点事情都没有,他的精神力,该有多恐怖?

“现在我都觉得,已经没有离夜办不到的事情了。”傲悦愣愣看着走远的离夜,认识离夜虽然没几天,但是这几天给她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大哥居然还告诉她,离夜用一招,杀了二十几天阶,老天,那可是天阶,二十几个!不是一两个!

三人僵在原地,崇敬看着离夜慢慢远去,最后消失在他们的视线,可崇敬却深深烙进他们心里,永远不会消失!

离夜回到房间里,深吸一口气,放下怀里的小白,拿出一颗地涤洗丹吃下,脸上的疲惫才逐渐消失。

“离夜。”红莲立刻飞出离夜身体。

“呜呜!”小白低声叫道。

“我刚刚晋升先天天阶,还有点不能掌控力道,没什么事情,这两天你们安静点,我调理一下就没事了。”使用震天诀的时候没有掌握好力道,有点用过头了,还连续用了两次。

那个时候,除了震天诀,她想不到还有别的方法杀傲一伦,万剑朝宗她也不能轻易用,可傲一伦必须死,否则他一旦卷土重来,后果无法想象,幸好他最后还是死了。

说到震天诀,离夜突然有点庆幸,纳兰清羽当时教了她这一招,她也学了,还学会了,不然当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要知道,步入宗师和初级先天天阶相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只是,纳兰清羽到底去哪了?他为什么不在帝都?

离夜盘腿坐在床上,造化诀在她身体转动着,灵气从四面八方涌入她身体,但心中的疑问却久久不能散去。

纳兰清羽,去哪了?

一朵红莲,一只白狗,一双眼睛,坐在房间里面大眼瞪没眼,没眼瞪大眼,又不敢出声,就怕打扰到在修炼的离夜。

小白偶尔还能出去一下,找傲悦玩玩,红莲身为火焰,还是红莲火,就只能呆在房间里面,等着小白回来,和它干瞪眼。

枯燥无味的日子,红莲真心想离夜快点醒来,就算是炼丹,那日子也不会这么枯燥,偶尔还能和离夜说说话,总比和一只狗瞪眼来的强,而且它根本听不到这只狗在说什么。

“唉!”房间传出一声叹息。

“唉……”没过多久,又是一声叹息。

小白趴在桌上,听到红莲的叹息,稍稍睁开一只眼睛,看到它头顶的火焰像枯萎的一样,干脆换了个姿势,继续闭上眼睛睡觉。

红莲哀怨看着离夜,一直在问,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要什么时候才可以醒,什么时候……

红莲也不知道自己叹了多少声,总是日子这么一天天下去,它就这么一直叹息,仿佛这样时间就会过得快一点似的。

小白无语摇摇头,拉下毛茸茸的耳朵,干脆不去听红莲的叹息,前面双爪伸直,捂住双眼,头稍稍低下,白毛绒绒的它,脸部的样子,本来就只能看到一双眼睛,现在这样,更是呆萌到了极点。

离夜闭目修炼,对外界的事情还是很清楚的,听到红莲的叹息,嘴角一阵抽搐,然后又收定心神,继续修炼。

丹田处那一丝乳白色的暖意越来越明显,从开始的若有若无,到现在可以清楚感觉到它的存在。

“怎么会这样?”离夜缓缓睁开双眼,深吸一口气,乳白色暖意每每从身体里转动一圈,灵力是平常调整的两倍,转动的越多,倍数就越多。

乳白色的暖意是什么东西?还挺厉害的,这要是在和人对战的时候,帮助灵力恢复,也能有不小的帮助。

“离夜,你醒啦!”红莲看到离夜睁开双眼,恨不得直接贴到离夜身上去,只可惜,它全身冒火,靠近离夜也是钻进离夜身体里面。

“难道让我每天听你叹气?”离夜白了一眼红莲,起身站起来动了动身体。

“呜呜!”小白听到离夜的声音,猛地从桌子上爬起来,白色弧度在空中划过,稳稳落在离夜手臂上,四只爪子死命抱住离夜手臂,还不忘用毛茸茸的脸噌离夜。

呆萌的表情可爱到了极点,简直是令人发指的地步!

红莲头顶火焰不停抖动,无语看着卖萌的小白,那叫一个鄙夷。

这么无耻卖萌,真的好吗?

离夜摇摇头,从储物手镯里面拿出几枚丹药,小白黑亮的大眼睛闪烁出光芒,红舌一伸,离夜手掌心的丹药,全部落入小白嘴中。

“呜呜!”小白又蹭了蹭离夜,脸上二腿的表情,无耻到让红莲喷火。

“离夜,傲刑还没有来叫你。”红莲立刻把这几天的事情告诉离夜,其实它知道的也不是很多。

“几天了?”离夜抱过死命抱着它手臂的小白,走到桌前坐下。

她偶尔听听外面的事情,但大多数时间,都是封闭五官,断绝外界一切干扰在修炼,时间过去多久,她现在也没概念。

红莲想了想,才缓缓说道:“今天是第十天,我们到湖城快半个月了,再十几天,就是去蓬城的日子。”

它已经在房间里面叹了十几天了,不过幸好,离夜醒了!

“嗯,既然他们没有来找我,就是湖城的事情还没有解决,趁着还有时间,先炼丹药吧。”离夜把小白放到桌上,意念转动,生锈小巧的鼎炉立刻出现在她手上。

炼丹!

红莲点点头,它现在已经认命了,炼丹就炼丹吧。

“这鼎炉生锈了,怎么炼丹?”红莲飘到鼎炉面前,上下浮动,仔细打量着炉身。

它怎么而看,怎么不觉得这是什么宝贝,到处都生锈了,哪里还能炼丹。

“有些东西不是都要滴血认主吗?”离夜不急不缓道,说不定这鼎炉要滴血认主才能用,虽然看上去可能率很小。

滴血认主?

“试试?”红莲狐疑说道,这么残破的鼎炉,真的是什么宝贝?

“还是算了,等下次遇到纳兰清羽的时候问问。”离夜把鼎炉放进储物手镯里面,转而拿出一个普通小巧的炼药鼎。

红莲呆呆浮在离夜面前,仿佛呆滞了一样,离夜拿出药炉了,它没反应过来。

“在想什么?”离夜翻了翻白眼。

“你刚刚提那个男人了,你不是不想他追上来吗?”红莲不解问道,离夜那么早出门,不就是不想被那个男人追上,现在怎么还提起他了?

离夜顿时一阵无语,谁规定,下次见到纳兰清羽,一定是他追上来,她回到帝都不就见?还有,她不想纳兰清羽追来,只是为了怕他影响到她历练,没说过不可以提啊,红莲这脑袋里面想的都是什么?

“炼丹!”对于红莲的提问,离夜决定无视,她起身走到榻上,盘腿坐下,把炼药鼎放在榻上中央小木桌上摆的炉子上面,从储物手镯中一一拿出灵药,放进炼药鼎中。

红莲轻咳一声,炼药鼎下面,徐徐转动着火焰,不过一会的时间,阵阵药香袅袅升起。

小白乖巧趴在桌子上面,双眼闪烁看着离夜的动作,闻着房间里面传来的药象,表情一脸沉醉。

丹药一炉接着一炉炼制而成,这次炼坏灵药几乎没有,红莲尽心尽力保持着火候,离夜都没有提醒,它自己就知道加大火焰,减弱火焰。

经过断魂山脉,黑市的事情以后,红莲深深知道得到一颗灵药不容易,想到以前被它练坏的,都忍不住一阵肉疼。

所以那个时候它就打算,好好炼药,不再浪费灵药!

对于红莲的转变,离夜眼中溢出笑意,现在完全不用她提醒,红莲就知道控制火焰了,这是个好现象。

离夜所在的房间里面,时不时传出一阵药香,每次傲悦走到院子,都忍不住多吸两口气。

“大哥,你说离夜会不会是炼药师啊,我每次经过他房间门口,都会闻到一阵很浓郁的药香,很好闻的!”傲悦吸了吸鼻子,她又闻到了,说不定离夜就是炼药师。

离夜会不会太厉害了,天赋那么好,还是炼药师,契约玄兽眉头都不眨一下!

傲刑皱了皱眉头,大步走进离夜所在的院子里面,迎面而来就是一阵浓郁的药香味,心里躁动顿时一扫而光,单单闻到香味,就能知道里面人炼制出的丹药有多好。

“离夜。”傲刑敲了敲离夜的房门,湖城大部分已经恢复如初,他按照约定来叫离夜。

房间里面没有任何回应,只有阵阵药香从房间里面飘出来,缠绵缭绕,挥之不去。

“大哥?”傲悦疑惑扭头叫道,离夜难道不在里面?

“等等吧。”傲刑古铜色肌肤的脸上,露出一抹难得温柔,他拉着傲悦往院子不远处的石桌上走去。

两人坐在院中着急等待,除了满院的药香外,离夜依旧没有出来,他们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离夜又在做什么。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房间里认真炼药的离夜缓缓打开炉盖,房间里面药香的味道越发的浓郁,她擦了擦额上汗珠,扫视了一眼面前摆放大大小小几十瓶丹药,手掌扫过,眨眼间,所有丹药都落入了储物手镯中。

“呜呜!”小白立刻从桌上跳下来,摇摆着尾巴,扬着头,黑亮的大眼睛闪烁着光亮,它就那么直直的看着离夜,什么也不说。

离夜仰天一声叹息,这到底是什么狗!?

无奈,她拿过桌上摆着最后一小瓷瓶,把里面二十几颗丹药倒在手心,蹲下身体,小白立刻屁颠屁颠走过去,把离夜手心的丹药一扫而光,这才又乐滋滋趴回到桌上,找了个舒适的地方,呼呼大睡起来。

“离夜,我想抽它!”红莲忿忿道,这么多天,整整三天,它都在炼药,可是这最后炼出来的丹药,它不但吃不到,还要看着别的狗吃!

“要抽趁现在,等它长大,你就打不过了。”离夜若有所思道,小白现在的形状,不过是幼年期,等它长大,就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了。

“一定!”它一定会抽的!

“大哥……”

微弱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离夜这才想起来,在炼药的时候,傲刑傲悦来找她。

“你先躲起来。”离夜侧目看了一眼红莲,走到门口打开房门,药香随着空气流动,味道疯狂往外面飘去。

红莲立刻飞回到离夜身体,空气中的阵阵药香,它都沉醉了,可惜,它就是吃不到。

离夜走出房间,就看到傲刑傲悦坐在不远处,也把傲刑注视傲悦的目光,尽收眼底,一丝疑惑从她心底划过,然后才走出房间。

“湖城恢复了吗?”离夜走到两人面前,只见傲刑猛地把目光从傲悦身上收回来,神情也有几丝尴尬。

傲刑姗姗站起身,扯出一抹笑容点点头,“湖城恢复的差不多了,没有恢复的,只有莲花池。”

莲花池等到明年,满池莲花盛开的时候,就会彻底恢复如初,现在急也急不来,湖城也就只有莲花池没有恢复了。

“既然这样,我也该走了。”湖城恢复,她还要去蓬城,四个月之期快到了。

“走!”傲悦急忙走到离夜身边,双手抓过离夜的手臂,着急说道:“不能多留两天吗?”

“呃,应该不用了。”离夜微笑着道,眼角余光看向旁边的傲刑,然后再看看傲悦,心底的疑惑,仿佛再慢慢揭晓谜团。

傲刑对傲悦……

------题外话------

某玄兽是真的饿了,离夜只能拿丹药给它垫肚子,红莲看着比离夜还肉疼…

傲家的承诺,离夜收下了!

傲刑对傲悦……嘿嘿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