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七十四章 万剑朝宗!

傲悦笑眯眯看着不远处昏迷的傲江,她现在是越来越崇拜离夜了,老爹都做不到的事情,离夜全做了,而且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谁能做到,进湖城第一天废了二叔的手下,当天晚上狠狠教训了二叔的客卿,顺带二叔一起,现在直接揍二叔的儿子,关于二叔的事情,老爹碍于二叔的实力,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离夜就不同了,他简直太厉害了!

围观的一帮子人见离夜走来,自觉让出一条路,让她们两个顺利走过。

黑亮双眸轻轻扫视了一眼四周,那个身穿华丽衣服的中年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傲江身上,都没有一个人发现他什么时候走的。

“离夜,现在我们去哪?”不管离夜去哪,她都跟着!

“回去了。”握了握手上的鼎炉,离夜眼中闪过疑惑的情绪,脚下步伐不自觉加快,手上的东西在所有人把注意力放在傲江身上的时候,就被她扔进了储物手镯里面。

“哦,好吧。”傲悦点点头,以大哥的速度,应该也差不多了,是时候回去了。

要是大哥知道傲江被离夜揍了,还不知道有什么表情,她都有点迫不及待想看到大哥的表情了。

离夜和傲悦走到黑市门口,傲刑还是没有出来,傲悦着急跺了跺脚。

“离夜,大哥不会这么晚的,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大哥到黑市卖东西不是第一次,早就熟门熟路了,按理说不会用这么长时间。

离夜蹙了蹙眉头,手指摩擦着下巴,若有所思问道:“傲一伦知不知道今天我们来黑市?”

“当然知道,我们跟爹说的时候,二叔就在一旁。”傲悦心里咯吱一响,隐约涌出不好的预感,脸色逐渐变得苍白。

“难道是我二叔……”傲悦愣愣抬头看着离夜,二叔这也太大胆了,大哥说什么也是未来接管傲家的人,二叔怎么敢对大哥出手!

以前二叔怎么做,都不会对他们一家人出手,这次怎么可能是他。

该死!

离夜狠狠一啐,傲一伦知道这件事情,那他肯定不会放过这次机会,傲一伦要对付的人是她不是傲刑。

“把东西给我,现在你回去傲家,不管出什么事情,都不要走出傲家。”离夜拿过傲悦手上的东西,也不管旁人是不是看见,直接放进储物手镯里面,大步黑市里面走去。

傲悦急忙跟在离夜身后,着急问道:“可是,我也想去帮你。”

那是她大哥,大哥要真是被二叔抓住了,看在一家人的份上,二叔总不会对大哥出手。

“小爷不想在杀人的时候,还要救人。”离夜扭头冷冷看了一眼傲悦,在杀人的时候,她不想有任何分心,一个傲刑已经够了,再加一个傲悦,她可不想杀人的时候都不痛快。

傲悦猛地停下脚步,怔怔看着一脸杀气的离夜,一股寒意涌上心头,她张了张嘴,眼睁睁看着离夜消失在人群中。

离夜说是要去杀人,杀人!他要杀谁!?

“不行,我要回去告诉爹。”傲悦转身跑出黑市,二叔的实力不容小视,离夜要是碰上二叔,一定会吃亏的,必须要回去告诉爹,让爹去救大哥和离夜。

人来人往的黑市,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变化,依旧是那么吵杂热闹,丝毫不曾察觉涛涛暗涌。

离夜抱着手上的小白,脚步慢慢停下来,她不知道傲刑在什么地方处理她那一袋东西,这要找到天都黑了,说不定人都死了。

“小白。”离夜冷声叫道。

小白一个激灵从离夜怀里伸出头,黑亮大眼珠子炯炯有神注视着前方,准备随时出动。

“找到傲刑,剩下的两颗破厄丹就是你的。”离夜摸了摸小白的头,看着小白不情愿的表情,玫瑰红唇稍稍上扬。

小白说不定真的是狗,鼻子比狗还灵,只要它闻过的味道,就不会忘记,它记得傲刑,也知道傲刑的味道,让它找起来,速度快很多。

小白仰头无辜瞪着双眼,仿佛在无声的说,它不要,它不要这么做,真的真的不要这么做。

“你去不去!”离夜脸上闪过一丝阴霾,她和傲家的人虽然不怎么熟,但是却也不想傲刑白白替她死,迟去一会,傲一伦说不定就真的动手了。

“离夜,不如我去找吧。”红莲着急说道,那个人类不讨厌,对离夜也不错,多一个朋友少一个敌人,对离夜来说可是好事。

这个时候小白闹什么别扭,再闹下去,人就死了。

“不可以。”离夜想都没想直接回绝,红莲不能在这个时候出去。

小白拉拢着耳朵,可怜楚楚地看着离夜,即便是万分的不情愿,还是软手软脚跳出离夜怀里,白色的身影如闪电一般飞速闪过。

离夜嘴角一抽,迅速跟上去,众人只看到一抹残影飞过,无法看清楚走过去的人是谁。

废弃的木屋之中,傲汀神气地坐在主坐上,一直脚放在椅子的另外一端,嘲讽看着地上满是伤痕的人。

“大少爷,你还是乖乖配合,不然小的也不知道,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傲汀得意笑道,傲刑也有今天,也有栽在他手上的时候,为了一个外人打断他一条腿,现在找到这个机会报仇,他怎么能错过!

还有那个什么北宫离夜,他才不管什么北宫不北宫,也不知道北宫离夜是什么人,北宫离夜伤了他,他一定要报仇,现在就等着北宫离夜到这里,他们两个都完了!

傲刑全身是伤,衣服好几处裂痕,裂痕里面是一道道狰狞的伤口。

二十几个黑衣人双手负在身后,动作整齐站在傲汀的左右两侧,双眼冰冷寒霜,没有一丝温度。

“傲汀,你想抓住离夜,没那么容易,他是我傲家的客卿!”傲刑狠狠呸了一嘴口水,血水顺着他嘴角溢出来,不过是说了一句话,傲刑就已经是气喘吁吁。

内伤外伤,傲刑不知道自己身上有多少伤口,这些黑衣人个个都在天阶,不知道二叔从什么地方找来了这么一群人死士,实力都还不弱。

“客卿?”傲汀得意洋洋站起来,走到傲邢面前蹲下,从怀里拿出一把匕首,刀刃闪过寒光,傲汀把刀刃贴在傲邢的脸上。

“去他妈的客卿!”傲汀手腕微转,匕首在傲邢脸上划开一道血痕。

疼痛从脸上传来,傲邢倒吸了一口凉气,咬牙简直不让自己叫出来,炯炯有神的双眸瞪着傲汀。

“大少爷,你要是叫出来,会舒服一点,你叫啊,叫啊!”傲汀手腕转动,匕首在傲邢脸上一刀一刀划过。

傲邢脸上每出现一刀,傲汀脸上的兴奋就会加重一分,不过一会,傲邢脸上已经是伤痕累累,血肉模糊,看不到一处完好的地方。

“叫啊!”

不管傲汀怎么划,傲邢始终没有叫出一声,疯狂的傲汀在傲邢脸上划了还不够,继续往他身上攻击。

刀刃割破衣物,血肉的声音一声声响起,傲邢疼眼睛都睁不开了,在被他们抓住以前,傲汀不知道给他吃了什么,此时身体软弱无力,只能任人宰割!

鲜血的味道充斥着整个小木屋,四周的黑衣人一动不动站在一旁,对眼前一幕幕,仿佛没有看到一般。

“傲刑少爷,你大概还不知道吧,很快我傲汀就不只是什么下人了,你以为你们父子两个人那么对待二爷,二爷还会像以前一样,不跟你们计较吗?”傲汀突然收住手,目光狰狞地看着傲邢。

傲刑现在想着傲家,傲家很快就不是傲一胤的了,二爷很快就会取代傲一胤的位置,成为傲家家主。

说到实力,傲一胤不如二爷,说到人心,傲一胤也不如二爷,凭什么二爷就不能做家主,现在就是他们翻身的时候,是二爷成为家主的时候!

“你什么意思!”极度虚弱的傲刑双眼睁大,即便他满身的伤痕,也没有半点惊恐,然而在听到这个消息,仿佛听到了最恐怖的事情,血肉模糊的脸上看不到表情,睁大的双眼满满的都是恐惧。

二叔,二叔怎么可以,傲家能保持灵师四家第一位,他这么一动,叶家很快就会知道,到时候傲家的地位绝对不保!

“意思很明白,就是,大爷我今天要杀了你!”傲汀脸上露出嗜血笑容,步步逼近。

没抓到北宫离夜,找到傲刑,也是一样,没有了傲刑的帮忙,杀了北宫离夜,也是早晚的事情。

傲刑动了动身体,他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身上的伤口,加上严重的内伤,他扯动身上的伤口立刻增大。

“永别了,大少爷。”傲汀扬起右手,匕首刀刃闪过一道寒光,他笔直往傲刑身上捅去。

傲刑挣扎着想要躲开,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身为天阶的他,在这个时候,竟然会任人鱼肉,而没有半点反抗的力量!

可恶,实在是可恶!

若是平时他再努力一点,晋升到先天天阶,这些人也不会是他的对手,又怎么会沦落到任人宰割。

傲汀,傲家对他从来不薄,他竟然会有这样的二心!

眼看着匕首就要捅进傲刑的身体,一道寒光笔直从外面飞进来,“锵!”

傲汀手上的匕首被一股重力狠狠敲落,紧接着他眼前寒光一闪,无尽的痛楚如同海水一般,将他淹没,吞噬,一声惊天巨吼冲破云霄,震动大地。

“啊——我的手!”

到了绝望边际的傲刑,看到握住手掌,痛苦大喊的傲汀,脑海中顿时闪过纤细的身影。

“是谁,是谁敢废了我的手!”昨天失去了一条腿,今天是一只手,他一定要把废他手的人揪出来,碎尸万段!

站在两侧的黑衣人几乎同时动了身体,目光警惕看着周围,阵阵寒意冰冷透骨,鸡皮疙瘩泛起一层又一层,属于杀手的本能在提升着他们,来人是何等的恐怖。

忍住拔腿逃走的冲动,黑衣人拔出手中长剑,目光警惕扫视周围,准备随时出击。

一声清冷从空中炸开,不详的预感越来越深刻,冰冷的气息笼罩着他们,在这一刻,所有黑人幡然醒悟,他们根本不是暗处那个人的对手,只不过,他们醒悟的太晚。

“剑技——万剑朝宗!”

万剑朝宗!万剑朝宗!万剑朝宗!

轰!

黑衣人脑中如同炸开了一般,紧握在手上的长剑,突然发出强烈的震动,那种感觉仿佛是,只要他们的手稍稍松开,剑就会脱离他们手上,他们的小命也彻底玩完!

“你们在干什么,杀了傲刑,杀了他!”傲汀捂着鲜血直流的手,不能让傲刑活着离开,不可以!

黑衣人满头大汗抓着手上长剑,他们感觉到,已经不是他们在控制剑,而是剑在控制着他们,他们无力反驳,更无力还手,再这么下去,最终只会有一个下场,那便是——死!

“给我杀,杀!杀!”冰冷的呵斥继续响起,黑衣人手上的长剑就像听懂了命令,猛地一阵力量掀起,黑衣人手上的剑,控制着他们。

二十几个杀手,只怕到死都没想到,自己最终不是死在敌人手上,而是死在自己的手上。

长剑控制着众人的手臂,现在他们想松开剑柄也来不及了,长剑架在黑人脖子上,同时挥动,同时划过,二十几个人双眼睁大,直直倒了下去。

二十几个天阶高手,倒在面前,傲汀脸上吓的一点血色都没有,更怪异的,他们都是自杀!

傲汀看到这怪异的一幕,脸上一阵恐慌,他不停看着四周,惊慌大叫。

“谁,是什么人在这里装神弄鬼,给我滚出来,滚出来!”控制这些人把自己杀了,这是人能够做到的吗?做这件事情的一定不是人,一定不是!染

傲刑躺在地上,脸色惨白,此时连嘴唇都变白了,也不知道是被吓白的,还是因为身上的伤。

万剑朝宗,是万剑都要听从命令的意思吗?控制着不属于自己的剑,斩杀着剑的主人!

好可怕的招式,如此谁还敢成为这种人的对手,控制着别人的武器,随时割断那人的脖子,比试都不用比了。

傲汀惊恐看着四周,不管他怎么叫,早已经走到木屋的离夜,就是没出来。

站在木屋外面,离夜一手负在身后,一手握着吾邪,口中一阵咸腥散开,红润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紊乱的气血在不停翻滚。

“离夜,你怎么了,你的气息怎么会这么乱?”红莲着急飞出离夜身体,看到脸色苍白的离夜,一颗火星坠落在地上。

离夜看着落“泪”的红莲,轻咳一声,一时的气岔,苍白的脸色才稍稍红润了一点。

“你要是哭,这座房子都会被你烧了,现在最好给我闭嘴。”离夜深吸一口气,调息着身体,把吾邪放进储物手镯里。

她这是第一次用万剑朝宗,万剑朝宗,北宫家最霸道的招式,爷爷死活都不肯让她学,他说,这一招连他老人家,甚至她父亲,北宫家祖祖辈辈的天才都不敢学,甚至北宫家就是创造出这一招的人,曾经也只用过一次,就再也不敢用了。

可偏偏,藏武楼那么多武学秘籍,奇异招式,她就只想学这一招,爷爷拗不过她才让她学的,没想到这一招这么厉害,这么霸道,要不是在最关键的瞬间,丹田流出一股力量,她只怕也会被这一招反噬,难怪连创造的人,都只敢用一次,又或许,他只能用一次。

听到离夜的呵斥,红莲这才收住了哭声,着急环着离夜上窜下跳。

“那你没事吧?要不要多吃几颗丹药?你不是带了很多灵元丹吗?还有买了那么多灵药,总有一样派的上用场。”红莲都急哭了,这么虚弱的离夜,就是炼了几天丹药的她,最多只是疲劳,像这样虚弱从来没有过。

离夜手撑着墙壁,嘴角扯出一抹笑容,“死不了就是了。”

她都不知道红莲会这么担心,这样子,哪里还像第一次见面那朵傲骄的小红莲。

“你还说!”它都快急死了,离夜竟然还有心情快玩笑!

“那你也别说,让我好好调理一下,你先阻止傲汀去杀傲刑。”二十几个天阶的人,在那种情况下,她只能用这招,出其不意,杀他们措手不及。

却没想到,这一招的威力,比爷爷说的还要大,要不是这三个月的历练,还有突然丹田涌出的力量,她肯定会被那股力量反噬而死。

“那你小心点。”红莲火里传出吸鼻子的声音,红莲立刻飞进木屋里面。

离夜深吸一口气,缓缓转身坐在地上,小白走到她身边,用柔软的身体蹭了蹭离夜的手背。

“帮我看着,谁来打扰,杀无赦!”离夜眼中此时没有一丝温度。

“呜呜!”小白点点头,顺势躺在离夜身边。

看到小白乖巧的样子,离夜嘴角微微上扬,她缓缓闭上眼睛,造化诀在她身体里面转动着,为她调整着紊乱的气息,乳白色的灵气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涌入离夜身体里面。

红莲飞进木屋里,就看到傲汀又想杀傲刑,它一口大火喷出去,打在傲汀身上。

“火!火!”傲汀惊恐大叫,今天怎么有这么多怪异的事情,他只是想要杀傲刑而已,怎么就这么难!

“放心,这点火,烧不死你!”红莲飘进屋里,语气中带着怒火,这个该死的人类,它要不是等着离夜好了亲自处理他,它早就一把火烧死他了!

傲刑惊讶看着飞进来的红莲,脸上露出一丝惊讶,张了张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喂,人类,你先别死,再坚持一下离夜就来了。”红莲飞到傲刑面前,喃喃说道,离夜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好点了没有。

傲刑张了张嘴,终于吐出了几个模糊的字音,“离,离夜!”

这朵火莲花是离夜的!世界上还有火莲花!

“等离夜来了,你就不用痛了,她的灵元丹可以一下子治好你所有的伤,所以,你要是敢死,我就烧死你!”红莲轻哼一声,早知道离夜来会受这么重的伤,它说什么都不会让离夜来的。

就这么一个人类,还让离夜受伤,最可耻的就是那个叫什么傲一伦的,真想找人把他轮了!

灵元丹!傲刑已经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按这朵火焰说的,那离夜不就是炼药师,还是会炼制灵元丹的炼药师!

红莲一句有一句没的,早就怕一旁的傲汀吓傻了,北宫离夜,竟然是炼药师,得罪的是一个炼药师!

炼药师!

那可是炼药师!

离夜坐在木屋外,听到红莲的声音,嘴角一阵抽搐,随即又平复下来,静心调理着身体。

一丝暖流从丹田处流出,离夜猛地睁开双眼,暖流一开始如同潺潺溪流,然后慢慢变大,像是湍流的小河,奔腾的江涛。

最后变成无际的海洋,从而流变全身,划入四肢百骸,紊乱的气息慢慢变得顺畅,身体的痛楚从而减轻,全身暖洋洋的,如同身处在一片暖阳之中。

四肢百骸都得到了最好的纾解,疼痛也在慢慢消失,暖意潮流延伸到身体各处。

全身变得暖洋洋的,离夜闭上双眼,不再掌控那股从丹田涌出的暖流,她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那股暖流让她很舒服,气息也在调理着,那股力量没了离夜的掌控,如奔腾的潮流,随着经脉流动,在离夜身体里面,绕过一周又一周。

淡绿色溢出身体,如同无数的萤火虫,在离夜身体周围闪动,慢慢的,淡淡的绿色颜色开始转变,绿色,深绿色,绿褐色!

变成绿褐色后,光芒又开始流回身体,滑落丹田。

绚丽光芒在丹田炸开,如同五光十色的烟火,耀眼夺目!

离夜呼出一口浊气,不适逐渐褪去,一丝绿褐色从眼前闪过,离夜微微一怔,抬起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绿褐色在手上跳动,晋升!

晋升了!

“初级先天天阶!”离夜眼中闪过一丝光亮,这算不算是因祸得福,突破了巅峰天阶,晋升到先天天阶。

趴在一旁的小白猛地睁开眼睛,一道白光从它眼中一闪而过,隐约间,它身上一丝透明光环闪耀,身体周围一抹巨大身影震开,高大威猛,凛凛威风,银色的眸光睥睨傲世,随即幻影立刻回缩,仿佛刚才的那一幕,只是幻觉。

离夜深吸一口气,身上的痛楚早已消失,一切恢复如初。

丹田处一缕奶白色暖意挥之不去,若有若无往身体各处蔓延而去,很轻,很弱,但是离夜还是清楚感觉到了。

“小白,你长大了一点。”离夜双手抱起趴在地上的小白,以前一只手可以抱住小白,现在要用两只手才可以保住。

小白黑亮的眼睛里面,仿佛比刚才还要明亮,它兴奋点点头,呜呜大叫了起来。

“看来你长大,还是要看我。”离夜抱起小白慢慢站起来,她晋升了,小白也长大了,那就是说小白的长大,是和她晋升是有关系的。

小白没有再理会离夜,在她怀里折腾了一下,找了一个最舒服的位置趴着,双眼眯起,舒适一声轻咛,眼皮越来越沉,最后小白在离夜怀里沉沉的睡了过去。

离夜无声一笑,摸了摸柔顺的毛发,眼中闪过一丝光亮,她低头看了看那柔顺的白毛,“不只是长大了,连毛发也变的更柔,不过,现在还有事情要做。”

脚步迈动,纤细身影缓缓移动,优雅至极。

傲汀惊恐站在原地,只要他稍稍一动,身上立刻就会出现遇到灼伤,动手的不是被人,正是红莲。

红莲都巴不得一把火烧了傲汀,他那些小动作,在红莲这里,无非就是找虐。

傲刑一开始的惊讶错愕,到最后干脆他躺在地上,安静看着行动的红莲,无声大笑,有个时候高兴的连身上的伤口都忘记,笑的太大声,牵动了身上的伤口。

这火焰,还挺可爱的,也不知道离夜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活宝。

“我说小莲花,你适可而止!”傲汀恼羞成怒道,他身上已经没有几根布了,再烧下去,他就要裸奔了!

几条碎布挂在傲汀身上,风一吹,身上某些部位半点遮拦都没有,凌乱在空中。

“你说谁是小莲花!小爷是红莲,红莲!”红莲学着离夜平时说话的语气,凑到傲汀面前,什么小莲花,它是堂堂的红莲火,珍贵的红莲火!

看来人类世界懂的人不多,它现在越来越庆幸,当初遇到的人是离夜,一眼就看出来它是红莲火,不是小莲花!

“红莲,够了。”清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凑到傲汀面前的红莲,立刻转身,飞到离夜面前。

“离夜,你没事了!”没事了,没事了就好!

“进去。”离夜白了一眼红莲,该说的不该说的,它都说完了,连她炼药师的身份,它都说出来了,她真想好好谢谢它!

红莲叹了口气,它就知道会这样,一道红光飞进离夜身体,再也没了音讯。

一切傲汀看在眼里,吓的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惊悚看着一步步靠近的离夜,不停往后面退去。

不是人,他一定不是人!

“怎么,你刚才不是还说让我滚出来吗?现在我出来了,你怎么是这种表情?”离夜嘴角勾起弧度,却没有一丝温度。

现在知道害怕了,刚才耀武扬威的人是谁?

“不,不是。”傲汀猛地摇摇头,手腕上的血早已经止住,他的脸色却依旧苍白。

离夜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傲刑,继续走近傲汀,周围的温度越来越低。

“噢?不是吗?难道是我听错了?”离夜皮笑肉不笑问道,对于傲汀的恐惧惊慌,她脸上的弧度越来越大。

傲刑躺在地上,无力看着离夜,那陌生的气息,让他感觉从来都没认识过眼前的人,在这一刻,他无法确定,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北宫离夜!

“听错了,一定听错了。”傲汀艰难露出一个笑容,他现在恨不得地上裂开一道缝隙,他能立刻钻进去,不用面对北宫离夜。

到了此时此刻,他才知道自己招惹了一个多可怕的人,他全身汗毛早已经被吓的竖起来了。

“把它吃了。”离夜拿出一颗圆润的丹药,丹药散发着诱人的香味,沁人心脾。

傲汀吞了吞口水,脸上露出一抹欣喜,北宫离夜是炼药师,难不成他相信了自己的话,给他灵元丹疗伤!

“要吃吗?”离夜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无害。

待在离夜身体里的红莲狠狠打了冷颤,它最怕这样的离夜了,可偏偏傲汀还不知道自己的死期不远了,离夜哪里会让他那么容易死。

睡梦中的小白,仿佛也感到了一丝不寻常,身体一抖,动了动爪子,才又睡过去。

傲汀立刻拿过离夜手心的丹药,想都不想就放进嘴里面,丹药入口即化,齿颊留香,滑落腹中。

见傲汀吃下丹药,离夜眼中闪过一丝冷意,转身走到傲刑面前蹲下。

“这是灵元丹。”光亮圆润丹药静静躺在离夜手心。

看着傲邢身上的血痕,离夜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冷,最后连一点温度都没有,然而却没有一个人发现她神情的变化,即便是离她最近的傲邢也没发现。

傲刑艰难抬起手臂,痛楚蔓延全身,他咬紧牙关,用全身的痛疼刺激着身体,软绵绵的身体,终于有了一点力气,他半卧起身,身上伤口动作下,再次裂开,他丝毫不在意,拿过离夜手上的丹药,放入嘴中。

丹药入口即化,暖流落入腹中,随着身体的灵力,往全身蔓延,傲刑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

这!傲刑明显感觉到身体的好转,他甚至能听到皮肉生长的声音。

太神奇了,都说灵元丹珍贵,他只知道傲家用了整个家族的势力,都没买到灵元丹,可没想到灵元丹竟然这么神奇,伤口在瞬间愈合。

“这个是涤洗丹。”离夜又拿出一颗丹药,涤洗疲劳,他和全身伤痛抗拒,应该已经很疲惫了,灵元丹对伤口有用,但是疲劳这方面,还是要用涤洗丹。

“谢谢。”傲刑毫不迟疑拿过离夜手上的丹药,直接吞下去,满身疲惫,在慢慢被洗礼着,身上的柔软无力在慢慢消失,他的力气在慢慢恢复。

离夜真的是炼药师,不会有错,一定不会有错!

傲汀看着手臂上的伤口,还在欣喜的他,突然脸色变得更苍白,他惊恐走到离夜身边。

“那你刚刚给我吃的是什么?”他给傲刑一种丹药,会说出药名,但是给自己的没有,那自己刚刚吃的是什么丹药,那是什么!

离夜脸上一阵恍然大悟,微笑注视着傲汀,“刚才给你的叫绝魂丹,算你幸运,这绝魂丹我炼的不多,吃的人更少,你是其中一个。”

动手杀他,她先太累,这样的一个人,她还真不想亲自动手。

绝魂丹!

傲汀脸色更为苍白,听到名字,大概就能知道绝魂丹是什么东西,绝魂,绝魂!

“那……”傲汀吞了吞口水,才又继续道:“绝魂丹有什么作用?”

“它没有其它的作用,最大的作用就是在让你得到最大的痛苦,然后眼睁睁看着死,却没有任何办法治。”这就是绝魂丹的作用,他很有幸,成为第二个吃下她炼制出毒丹药的人。

最大的痛苦,眼睁睁看着自己死去!

傲汀脸上的血色渐渐消失,他猛地转身跑回刚才的位置,抓过地上的匕首,就往自己身上捅去。

离夜箭步走到傲汀身前,在匕首捅进他身体的前一刻,把傲汀手里的匕首又拍回到了地上。

“想死,哪里又那么容易的事情,为是不会让你死的,最起码,你得看着自己死。”离夜俯身捡起地上的匕首,放在手上把玩着。

脚步在傲汀面前左右移动,邪魅的笑容慢慢浮现在脸上。

“你还有一条腿,一只手可以动,你说,小爷是先废了你的手,还是废了你的腿?”离夜若有所思打量着惊恐万分的傲汀。

傲汀全身打颤,双腿一下子没力,猛地跪了下去,整个人瘫软在地上。

“离夜少爷,小的知道错了,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小的可以帮你们去对付傲一伦,求求你放过小的。”傲汀无力跪在地上,一口一个小的,完全忘记,在不久之前,他还一口一个大爷。

这个人就是恶魔,他为什么会招惹上这么一个人,不,他不想死,不想死,真的不想死。

“放过,那小爷问你,刚才你是不是想杀小爷,最好实话实说,否则,小爷会让你死的更痛苦!”离夜眼中闪过一丝冰寒,直射跪在地上的傲汀。

傲汀全身一僵,想到会死的更痛苦,立马点头,“小的曾经想过,但那是曾经,以后再也不敢了,不敢了!”

真的不敢了,以后看到北宫离夜,听到北宫离夜四个字,他都会走的远远的,不会再去招惹他。

“小爷再告诉你一件事,听好了。”离夜蹲下身体,看着跪在面前的傲汀,缓缓说道:“想杀小爷的人,小爷从不会放过!还有,小爷什么时候说过,要放过你?”

傲汀一下子懵了,连求饶都忘记了,傻傻地看着离夜,脑中一片空白。

北宫离夜从来没打算放过他!

“看在你这么坦白的份上,我就不废你的手脚筋了,待这里,看着自己慢慢死去。”离夜豁然起身迈步离开,一个身中剧毒的人,还想着求饶,他是不会有那个勇气自杀的,也那么一次的勇气,但是也在刚才就已经用完了。

傲刑擦了擦满脸的血迹,伤口早已痊愈,他看了一眼傲汀,蹙了蹙眉头,大袖一挥,转身离开小木屋。

这样的人,死有余辜!

两人离开小木屋,傲刑急急忙忙走到离夜面前,“离夜,谢谢你救了我一命,以后傲刑这条命就是你的!”

离夜双手抱胸,打趣看着面前的人,翻了翻白眼,“你们傲家的人,是不是总喜欢这么送人家承诺?欠被人一个解释,给一个人情,救你一命,你就把命给小爷,若是下次别人救了你,你还有什么可以给的?”

人情!傲刑双眼睁大,诧异看着面前的少年,他此生只欠下一个人情!

离夜,离夜就是那个尊敬的炼药师大人!

“救你,是因为我知道这件事情是冲着小爷来的,傲一伦想杀的人是小爷,小爷不想欠别人什么,所以才来救你。”说完,离夜头也不回地往回走。

救他,只是她不喜欢欠别人什么,也不会欠别人什么,所以他们之间除了那个人情,暂时是两清了。

“离夜!”身后的傲刑突然激动起来,他急忙跟上离夜的步伐,一把抓过她的肩膀,整个人像打了鸡血一样。

“还有事?”离夜皱了皱眉头,她刚才没说清楚?

“是你,是不是,那个人是你!”傲刑激动说道,激动他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是他,那个炼药师一定是离夜!

“谁是我?”离夜皱眉问道,有什么不对劲吗?

“那个炼药师,帝都拍卖会温如玉大人尊称的炼药师,是你!”一行是他,这件事情,只有他和那个炼药师知道,所以,一定是离夜!

没想到离夜年纪轻轻,竟然这么厉害了,即便不说实力,就单单说炼药师,那便是众人仰视的了。

离夜顿时一阵凌乱,傲刑这么激动,就是知道她是炼药师,他不是早该知道了吗?

“是我。”离夜点点头,平静回答。

“哈哈,真的是你,我就说怎么觉得你似曾相识,原来是这样!”傲刑狂笑道,他一直想认识那个炼药师,结果那个炼药师其实就在身边。

“回去吧。”离夜摇头叹了口气,比起傲刑的激动,她显得淡然多了。

现在她比较关心的傲一伦,知道自己的手下被杀,二十几个杀手也死了,他会有什么样举动,听傲汀的话,他近期会有大动作,就不知道,他会怎么做,想怎么做。

不过,他若是敢来,必让他有来无回!

------题外话------

嘿嘿,万剑朝宗!那个画面,就好磅礴啊好磅礴!

傲汀不是找死,是作死,绝对的作死!傲刑到现在才知道,离夜就是那个炼药师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