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七十二章 客卿

离夜稍稍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他眉宇间带着几分傲气,双眸高挑,仿佛所有人在他面前都必须得毕恭毕敬。

清冷的声音带着淡淡邪魅,话里的嘲讽那叫一个清清楚楚,走过行人纷纷停下脚步,目光诧异地看着离夜。

这少年第一次来湖城吧?他知不知道站在他面前的人是谁?那可是傲家二爷傲一伦!湖城的人都得叫他一声傲二爷,湖城的掌管人虽然是傲家大爷傲一胤,但是在实力方面,二爷才是湖城最强的。

在湖城傲二爷的地位,早就超过了傲大爷,这小子竟然绕着弯子说傲二爷不是东西!这骂人不带脏字的少年是谁啊?

“你小子说什么?”傲一伦身边粗壮的汉子走出来又一声怒吼,很明显刚才说小白畜生的人就是他。

“傲汀。”傲一伦眼角余光看了一眼身边的壮汉,壮汉微微一愣,脚步稍稍后退,又站回到刚才的位置,不敢再多说一句。

傲一伦面带慈爱的微笑,走到傲邢面前,双手搭在傲邢宽阔的肩上,用力拍了拍。

“傲邢,二叔可是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你了。”傲一伦那慈爱的模样,和一个关心侄子的叔叔没什么两样,如果他眼中少一点阴霾毒光,那就的确是一个关心侄子的叔叔。

傲邢轻轻点头,脚步稍稍后退一步,表情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身体的行动,已经很好说明,他不愿意和眼前的人站的太近。

离夜脸上染上一层笑意,看着傲邢和傲一伦之间的举动,心里闪过一丝了然。

“二叔,是你下人踢到这狗狗的,他居然还出口侮辱!”傲悦气呼呼看着傲汀,这个人每次仗着二叔在,就总是这么目中无人,早晚有一天他会踢到铁板的,到时候看他怎么哭!

“悦儿……”

离夜看了一眼小白,绕过傲一伦,直径走到傲汀面前,目光闪过一丝寒意,“你踢了它!”

该死的笨狗,都被人踢了竟然还想着占便宜,它就不能踢回去吗?

“我想掐死它!”傲汀怒瞪着小白,那表情仿佛在说他现在就想吃狗肉。

离夜脸色一沉,抓过傲汀的手,重重一个过肩摔,傲汀巨大的身体重重砸在地上,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谁也没反应过来,离夜的脚已经踩在了傲汀的胸口,她俯身看着躺在地上的傲汀,嘴角勾起不羁的笑容。

“这狗是我的,踢了我的狗,你准备好要付出的代价了吗?”离夜双手负在身后,霸道轻狂的话语的在空中炸开。

顿时,四周一片寂静,围观在一旁的人目瞪口呆状,愣愣看着轻易就被摔倒在地傲汀,还有少年在一瞬间好像换了个人,气势骇人,脸上尽管带着笑容,他们却感觉不到半点暖意,忍不住打颤。

老天,傲汀居然被这个少年轻易就摔倒在地了,傲汀好歹也是巅峰天阶,一招就被人撂倒!

这个少年到底是什么人?

刚才那招,他们都没看明白,傲汀已经躺地上了,还一脚被人踩着!

身为巅峰天阶的傲汀被人一招打倒在地,在众人眼里无非是岁惊颤的,天阶已经是一个难以达到的高度,可还是被人轻易放倒,怎能不惊!

巅峰天阶一招撂倒,他该是什么级别?还说已经是先天天阶了!这怎么可能,眼前的人看上去不过十几岁,怎么会有十几岁的先天天阶!

傲一伦身体僵硬转身,看到地上躺着的傲汀,脸上慈爱的笑容差点没保持住。

他咬牙切齿,眼中毒光扫视着离夜,心里暗暗惊讶,这个少年傲邢在什么地方找来的,竟然会这么厉害,傲汀的实力他最清楚,不过一招被人撂倒,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被这个少年踩在地上,连爬都爬不起来,可见这个少年实力非凡。

傲邢呆滞看着离夜,一系列的事情发生,他连阻止都来不及,离夜已经把人撂倒,甚至那轻狂嚣张的模样,仿佛在说,不管是谁今天踢了他的狗,都要付出代价!

傲汀躺在地上丝毫不敢反抗,其实这么一脚他完全可以轻松站起来,但是离夜的脚刚好踩在他的心口,别说他要反抗,就是轻轻一动,离夜都能随时要了他的命。

“他哪只脚踢了你。”离夜看着傲悦怀里的小白,语气中带着几分冷意。

它还要摸到什么时候!?

带着几分冷意的身影传进耳膜,小白的身体明显抖动几分,然后它放下放在傲悦胸前的小爪子,萌呆的大眼珠子一闪一闪,无辜看着离夜,怯怯伸出爪子指了指傲汀的右脚。

殊不知,它这一系列的动作,萌化了四周所有人。

“这只狗真他妈有灵性,能不能让老子抱一下!”

“傲汀怎么能对这么可爱的狗下手,我要是有这么一只狗,肯定会好好疼爱的。”

“果然傲汀就他妈不是什么东西,这么可爱的东西都能下得去脚。”

“被人打死也活该!”

……

众人愤怒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傲汀,那目光仿佛就是在看十恶不赦的人,不,也许不是在看人,而是在看一个什么都不算的东西!

这傲汀,真他妈太不是东西了!

突如其来的转变,连离夜都没想到,看到小白呆萌的样子,离夜眼中闪过一丝笑容,这只色狗平时没有什么,在这个时候居然骗过所有人,这么多人帮它说话,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离夜脚踩着傲汀,目光移到他的右脚处,脸上的笑意加深。

傲汀心中突然涌出不好的预感,本能的挪动身体,只是才刚刚一动,一股凌厉的灵力渗透他的心口,无尽的疼痛从心脏处蔓延开来。

“劝你最好别动,不然你的小命就没了。”离夜邪魅笑道,看着挣扎的傲汀,脸上的笑意再没意思温度。

她的狗,再怎么蠢,怎么色,她说了算,他现在动了,便是找死!

“这位小兄弟,不就是一只狗吗?何必动气。”傲一伦皮笑肉不笑看着离夜,他还想做什么,傲汀已经被他踩在脚下了!

湖城从来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动手打他傲二爷的人,好小子!

一只狗吗?别说小白不是真的狗,即便是,在她眼里那也是她的伙伴,本命的契约永远不会消除!

“对啊,傲二爷,不就是一只狗吗?何必动气?”离夜直视傲一伦的双眸,眼中的毒光寒意,她看的清清楚楚。

北宫家对湖城还是有一定记录的,知道傲家有什么人,至于局面是什么样,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湖城傲二爷傲一伦,她怎么看怎么不像善茬,在这里装好人,她可不吃那套!

傲一伦脸色一僵,没错,对他来说,傲汀就只是一只狗,可也轮不到别人指手画脚,毕竟打狗还要看主人,他的狗,生死在他手上!

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太狂了!

他竟然用傲一伦的话直接塞回去,傲一伦竟无言以对,而且傲汀——

众人低头往离夜脚下看去,那目光仿佛就是在看一只狗,而不是一个愤怒到极点的人。

“公子说笑,傲汀怎么会是狗。”傲一伦牵强笑道,一而再的触碰他的底线,他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小子!

想这湖城谁还敢对他傲一伦不敬,即便是他那个掌管湖城的大哥,不管做任何事情,都要看他的脸色,现在不过是一个黄毛小子,敢在他面前这么嚣张!

“没看出来。”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

傲汀恼羞成怒看着离夜,他敢说自己是狗!这个人敢说自己是狗!

顿时间,四周笑喷了一片,碍于傲一伦还在,众人深吸一口气,忍住笑容,极力坚持,脸部在不停抽搐,不敢再笑下去。

傲悦可不管那么多,直接笑倒在地,丝毫不给傲一伦面子。

傲邢脸部稍稍抖动,抿着嘴巴,极力忍耐的模样,不难看出,他也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只是碍于傲一伦的面子,这才没有像傲悦一样不顾形象大笑。

“你最好放开我,否则,老子会要了你的命!”傲汀怒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狗已经踢了,不就是一只畜生!

愤怒的傲汀殊不知,他在离夜眼里,和畜生没什么两样,被傲一伦呼来唤去,他不就是一只典型的狗?

“要我的命?我不会阻止你动手,只是那个时候你要付出的将会更多!”离夜一字一顿,脸上的笑容完美到了极点,却没有半点温度。

什么意思?

众人脸上的笑容僵住,诧异看着离夜,他们还没见过有人支持别人追杀自己,这个少年疯了吗?

还有,什么是付出的更多,要付出什么?

“记住,不是什么东西都能随便踢的。”离夜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把锋利的匕首,只见匕首在她指尖轻轻转动,然后急速飞向傲汀右腿,从他脚踝上轻轻划过。

“啊!”傲汀仰天大吼,惨痛的声音冲破云霄,穿透满城的莲花。

离夜收起匕首,踩在傲汀胸口的脚同时挪开,淡淡的血腥味很快被四周荷香掩盖,众人只能看到傲汀抱着右腿,脸色苍白,满头大汗躺在地上呻吟,却无能为力,而站在一旁的傲一伦只是一脸诧异。

傲一伦的手掌伸到刚伸出来,离夜手上的匕首早已划落,一丝怒意从眼中闪过。

可恶,实在是可恶,等他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情,伸手去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傲汀已经被人废了,右脚脚筋被挑断,不就等于废人!

傲一伦懊恼也没用,他在知道离夜要做什么的那一刻,匕首早已离开了离夜的手指,他伸手去挡下匕首,匕首却像长了眼睛似的,躲开他的手,往相反的方向割下去,等他反手挡下匕首之时,傲汀已经发出了一声惨叫。

“你要报仇,我随时恭候。”说完,离夜抱过小白,直径往前面走去。

他应该的是庆幸,今天这要换做任何一个地方,他的下场,绝不是断了一只脚,她绝不允许一个要她命的人活下来,不过,这个人不会死心,他的死期也不远了。

离夜若有所思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人,头也不回往前面走去。

傲汀是个什么样的人,离夜知道的很清楚,只要她在湖城的一天,傲汀就会找机会报复,甚至是想杀她,只是,离夜第一次会放过他,第二次,他绝对逃不掉,不管是谁来了,都一样!

随时恭候!

众人纷纷打了冷颤,这只是踢了狗一脚,那条腿就被废了,傲汀要是动手去找这个少年的麻烦,那该是什么样的下场!

难怪啊,他会说不会阻止傲汀动手,这件事情过了,傲汀还敢动手吗?除非他是不想活了。

“傲刑!难道你就不管管吗?”傲一伦手掌握紧,愤怒瞪着傲刑。

那个少年不是在打傲汀,是在打他的脸,当着他的面伤他的人,还敢这么大摇大摆的离开。

“二叔,这件事情你从头看到尾,是什么样子,你最清楚,还有,离夜是侄儿请来的客卿,还请你的手下在接下来的日子,收敛一点。”话落,傲邢头也不回地离开,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人,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围观众人恍然大悟,原来那个少年是傲家的客卿,傲汀一个下人对客卿不敬,这不是找打吗?

都说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这次傲汀是踢到铁板了,你一个傲家下人,对傲家尊贵的客卿不敬,今天就算人家杀了你,傲一伦就算再理直气壮,自己的手下伤了自家的客卿,也不能多说什么。

看到傲刑往家里的方向走去,傲悦立马从地上爬起来,匆匆跟着傲邢离开,看到傲汀身上的血迹,她不禁打了冷颤。

在断魂山脉的时候,她终于知道那只金毛烈虎为什么不敢靠近了,又为什么会怕离夜,这种手段,实在是太可怕了,傲汀的那只脚绝对是废了。

傲家的客卿,算什么东西!他还是傲家的二爷,谁把他放在眼里了!?

傲一伦站在原地,双拳握紧,眸光闪动着怒火,围观在周围的人一哄而散,不敢再继续围观下去。

“二,二爷!”傲汀虚弱叫道。

傲一伦冷冷看了一眼地上的傲汀,冷声说道:“我不会放过他!”

那小子只要在湖城一天,就一天不会有好日子过,从来没有人敢忤逆他的脸面,更不敢明着打他的狗,他绝不会让那小子活着离开湖城!

傲汀激动点点头,他就知道二爷会帮他报仇,一定会!

到此刻傲汀还天真的以为,傲一伦做的事情,是为了他,傻傻的幻想着。

走远了以后,红莲看了看离夜身后,疑惑问道:“离夜,你干嘛不直接杀了他,以后也省得麻烦。”

离夜要杀一个人,可不会管他主子有多厉害,可是刚才那个人她就是没杀,为什么?

“傲家还欠我一个人情。”离夜顿了顿,心里才缓缓说道。

啥!?

“这个人情是傲邢许下的,我今天杀了傲汀,傲一伦绝对会把怒火撒在傲一胤身上,到时候这个湖城换了主人,我这个人情问谁去要?”况且,她只是暂时不啥傲汀,傲汀是绝对会忍不住的,到时候他敢动手,她就会杀了他!

在实力方面,傲一胤还不是傲一伦的对手,傲一伦能让他坐在家主位置,也是知道他没有威胁,要是因为这件事情傲一伦恼羞成怒杀了傲一胤,湖城换了当家的,得不偿失的人是她。

阴险啊!

它还以为离夜今天心情这么好,居然不杀那个人,原来是这么回事,太阴险太阴险!

这是世上,就不知道还有谁玩阴的玩得过离夜,肯定都会被她黑死!

“离夜,我私自让你成为傲家的客卿,你不会生气吧?”傲邢走到离夜身边,这样轻狂不羁的少年,肯定任何事情他都不放在眼里,傲汀他更是可以眼睛都不眨一下就杀了。

离夜今天不管有任何身份在这里,二叔一定是不会放过他的,只有客卿的身份,才能让二叔收敛一点,暂时不敢去动离夜。

离夜嘴角勾起一缕轻笑,看了一眼傲邢,“谢谢。”

傲家的客卿,没想到傲刑会给她这么一个光明正大的身份,不过,今天要不是傲家欠她一个人情,他傲邢在这,人她也照杀不误,看来上次他把傲家的信物塞到她手上,倒是帮了他一次。

灵师四家的傲家,尽管傲家在只是在天龙国有地位可言,可毕竟也是灵师四家之一,傲家力量的作用可大可小,人情也可大可小,就是看拥有这个人情的人要怎么利用,而离夜是不会白白浪费的。

“我邀请你到湖城,怎能让你有事。”傲刑笑着说道,不知道为什么离夜总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不记得认识这么一个人,否则如此轻狂的少年,他怎么会没有印象?

傲悦凑到离夜面前点点头,笑嘿嘿说道:“没错没错,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们怎么能让二叔伤害你,虽然二叔霸道惯了,但是你身为傲家客卿,他也不敢动你。”

二叔再怎么蛮横,那也是傲家子孙,动傲家的客卿,爹不了,还有傲家的族长,傲家的宗亲,他想要对付离夜,也要顾及到离夜的身份。

“我知道。”可是不敢动不代表不会动。

明着不可以来,可以暗地里来,总之她在湖城的日子,不会太无聊就是了。

“前面就是我家了。”傲悦欢快道,在层层莲花的后面,就是他们家,湖城每家每户,都被莲花层层包围,围在莲花池中。

离夜看了看四周,这样的地方,更像是一个寂静的城镇,但那也只是表面的宁静。

“湖城有没有黑市?”她要处理的东西,到黑市应该才能完全处理掉,她也想去黑市看看,听说有很多拍卖会都没有的东西,但是黑市会有。

“有啊,你要去黑市吗?”傲悦不解问道,黑市那个地方有什么好玩的,离夜去黑市做什么?

离夜笑而不答,知道这里有黑市就好了,到时候找找,不用他们带路,她自己就能找到黑市在什么地方。

“离夜,你应该累了,先到傲家休息,在傲家你放心,二叔不会动手的。”傲刑眉头紧皱着看着离夜,现在他最担心的就是二叔对离夜出手。

离夜是傲悦的恩人,现在又是湖城的客卿,说什么也不能让他受到危险。

看了看傲刑,再看看傲悦,离夜缓缓停下脚步,“你们二叔虽然实力强了一点,你们有必要这么忌惮吗?”

尽管这个世界强者为尊,但是血脉也分的很清楚,傲一胤好歹也是家主,他们怎么会这么忌惮傲一伦,好像惹他不开心,就会发生什么天大的事情,这就是排在第一的傲家?

离夜无法想象,傲家都是这个样子,那排在傲家以后的三个家族,又会是什么样的景象,更何况蓝家还排在第三位,那情况不就变得更糟!

难怪灵师四家一直挤不上风启大陆,在没有看到他们可能还会奇怪,现在也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了。

“二叔已经步入了宗师。”傲刑语重心长道,以前二叔也没这么嚣张,只是近年来,他的实力步入宗师,越发的猖狂起来,有个时候连父亲,他都不放在眼里。

步入宗师?离夜挑眉继续往前走去,步入宗师不就是说和宗师的距离还很远,他们现在就害怕傲一伦,这要是傲一伦真的晋升宗师,傲家就真的要换主人了。

步入宗师,只是踏进宗师半步,提前觉悟宗师的实力,不算晋升宗师,但是比巅峰先天天阶的实力要高那么一点,可步入宗师的人,要是和真正的宗师打起来,那也只有输的份,和先天天阶的人遇到宗师没什么区别。

“我知道了,现在去休息吧。”离夜点点头,湖城的事情她也管不了,既然她是一个客卿,做好客卿该做的事情就够了。

“大哥,你就别老是跟离夜说这些事情了,我带离夜先走了。”傲悦说完,拉着离夜往傲家的方向快速跑去,脸上还带着兴奋的笑容。

离夜无奈走在身后,看着兴奋的傲悦,翻了翻白眼。

宏伟庄重的傲府屹立于层层莲花之后,走进傲府映入眼帘的还是莲花,其中景色却比外面优美。

“离夜,这就是你的房间,我们所有客卿都是住在这里的。”傲悦拉着离夜走到一个院落,反正大哥都说离夜是客卿了,他就是客卿。

院中两旁摆放七八个水缸,里面种着各色的莲花,走道两旁是半尺高的嫩草,放眼望去,各色花朵印入眼帘,除了莲花以外,院中终于有了其它的花朵。

“那我先走了。”离夜看了一眼傲悦,直径往房间走去。

“哎哎哎。”傲悦赶紧走到离夜面前,脸色闪过一丝绯红,她嘿嘿笑道:“离夜,你不会告诉大哥事情真相的厚?”

大哥要是知道,她在金毛烈虎睡觉的时候,去拔它的胡子,然后吵醒了金毛烈虎,才换得一路追杀,她未来的一年,就只能在湖城待着了!

“与我何干?”离夜嘴角微微上扬,原来傲悦也有怕的时候。

“那就好那就好!”傲悦顿时松了口气,这样大哥就不会知道了,也就不用受罚了。

“没事的话,你可以走了。”离夜绕开傲悦,走进早已经收拾好的房间,身后又传来傲悦的声音。

“离夜,我爹知道你来,今晚会在府中设宴,到时候你一定要来!”

“砰!”

房门重重关在一起,把一切吵杂关在外满,傲悦嘟了嘟嘴巴,脸上绽放出笑容,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乐呵呵地转身走出院子。

离夜走进房间里面,听到外面没有动静了,才呼出一口浊气。

红莲立刻飞出离夜的身体,飘荡在房间里面,仔细打量。

“客卿,离夜,没想到你待遇还挺高的。”红莲笑眯眯说道,这样未来的日子就能好好呆在这里,这里风景其实很不错的。

离夜像是知道红莲在想什么,睨视了一眼偷笑的红莲,冷淡说道:“我们在这里留三天就会走,所以你最好别想那么多,这里的景色你趁着这三天的时间,好好看。”

“为什么!”三天!三天怎么可能看完!

“要不是你和小白两个人都想来湖城,我们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也不会遇到刚才那个人。”离夜皮笑肉不笑看着红莲,直接出蓬城,哪里会有这么多事。

一想到傲一伦,红莲立刻变得紧张起来,“离夜,你打算怎么做?”那个人实在是太可恶了!

“既来之,则安之,能怎么做?”离夜淡淡反问,人已经到了这里,现在还能做什么?

“哈哈,反正你会有办法,离夜,那我就先出去了,今晚什么晚宴我也不去了,只有三天的时间,我得好好看看。”红莲笑嘿嘿飘出了房间,看着满城的莲花,那叫一个陶醉。

小白跳到桌上,大大的和眼珠子凝重的看着离夜,“呜呜!”

“不行!”它刚才已经惹出事情了,现在出去,直接就会被人炖成狗肉。

“呜~”小白委屈注视着离夜,仿佛在无声询问,为什么红莲可以出去,它不能出去?

“乖,今晚带你去吃好吃的。”离夜微笑着摸了摸小白的头,今晚的晚宴还是要去的,毕竟她是傲家的客卿,主人邀请,做客卿的要是不去,只怕到时候她就不是傲家的客卿,是傲家所有人追杀的对象。

小白歪着头注视着离夜,四目相视,过了好一会小白才收回目光,然后点点头,仿佛做出了某个最艰难的决定。

离夜从储物手镯中拿出一个小瓷瓶,递到小白面前,“喏,这个给你。”

“呜!”小白看到离夜手上的瓷瓶,眼中闪出光亮,嘴角溢出口水,迫不及待打开瓷瓶,囫囵吞枣把丹药全部吃下去。

好吃好吃好吃!

离夜心里一下子闪过三个“好吃”的,她嘴角勾起笑意,小白每天吃的丹药,也不是完全没用,慢慢他们之间有了某种联系。

夜幕降临,今晚的傲府是绝对的热闹,傲家家主更是亲自动手,为了款待离夜这个客卿。

圆桌上放眼看去,莲花芬香散遍各处,简单的设宴就有四五桌,每一桌上面都是绝品的珍馐。

“离夜公子能成为傲家的客卿,傲一胤欢迎离夜公子。”粗犷的中年男人哈哈大笑,古铜色肤色,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都非常健康。

“谢谢。”离夜微微一笑,看到傲一胤,她也知道傲刑遗传是谁的了,那样的体型,肤色,都是遗传眼前这个中年男人。

其它几桌的人看向离夜,其中有高兴的,也有不友善的,甚至还有愤怒的。

离夜不留痕迹扫过,对于他们的眸光,没有放在心上,反倒是一旁的傲悦对于那些人的注视,凑到离夜面前。

“离夜公子,那些的不友善的,还有愤怒的,不是二叔的人,就是一只留在傲家的客卿。”那些人也太小心眼了,离夜又不会和他们争什么,至于用那种眼神看离夜吗?

傲悦的话一出,其它桌的人,脸色微变,尴尬收回目光,却也不敢多说什么。

离夜看了一眼傲悦,轻轻摇头,傲悦这种性格要是在风启大陆行走,还不知道得得罪多少人。

“离夜公子别生气,这乃人之常情。”傲一胤大笑着说道,也完全不顾当事人就在这里,然后直爽的就说出来了。

离夜摸了摸鼻子,扯出一抹笑容,看来这的确是遗传问题。

“离夜公子,不知道你年纪轻轻,是以什么成为傲家客卿的?”试探的声音从旁边桌传来,瘦小两鬓斑白的老人不屑问道。

他们都是靠着赛选,才能成为傲家的客卿,这小子居然从半路就杀出来,他凭的是什么?

来了,离夜垂下眼皮,她就知道这顿饭不好吃。

“小爷需要告诉你吗?”离夜抬头反问,看到那人脸上的不屑,明亮双眸深处闪过一丝讥讽嘲弄。

只见那人脸上的笑容僵住,讪讪放下抱拳的双掌,低头专心吃着碗里的珍馐,不再说话。

傲一伦冷冷看了一眼那人,重重一哼,没用的东西!

“离夜公子……”

“各位都是傲家的客卿,你们这么试探,想做什么?”傲刑蹙眉不满问道,离夜又不会长久待在这里,他们几个人,一个接着一个试探离夜,是不是有点太过了。

另外一个人见自己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傲刑打断,脸上的挂不住,又不能甩袖离开,讪讪低头,顿时无声。

“今晚大家都想试探我的实力,不过真是不好意思,小爷没什么实力,但是各位要是不服,可以试试。”离夜站起身,冷清的声音响起。

今晚要是不做点什么,这顿饭一定吃不完,这些人心里想什么,她太清楚了。

“试试就试试!”所有客卿把筷子一放,同时站起身,异口同声开口,看着离夜的目光,是那样的不屑。

各种动静响起,每个客卿看着离夜,都是一脸的不服。

这么一个黄毛小子哪里比的上他们,这么些年他们相处的好好的,现在来了一个跟年轻的,他们不得不为后面的日子担忧。

他凭什么和他们并列而坐,甚至还坐在他们上面,和家主二爷坐在一起,他们以前进府的时候,都没有过这样的待遇。

其实这些客卿的担心,也不是完全过头,任何一个人看到比自己年轻的人后来居上,都会有一种不安,担心最终会被情势踢出局,他们过了很久的安稳日子,突然没了。

傲一胤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高大的身影站起来,周围空气顿时变得稀薄,呼吸也随着变得缓慢。

“大哥,离夜公子都这么说了,你也不能让他扫兴。”傲一伦微笑着拍了拍傲一胤的手背,双眼紧盯着离夜,眼睛深处闪过一丝冷笑,狂妄自大!

“二弟……”

“傲家主,不妨就让离夜试试?”离夜扭头看向傲一胤,傲刑是把在断魂山脉的事情都告诉他了,他想护自己,傲一伦未必会让他这么做。

这一群人,她还不担心自己会输。

“那……好吧!”傲一胤点点头,心里最后的一丝担忧消失全无。

当家主多年,阅人无数,今晚看到这少年的第一眼,就知道他非池中之物,现在他又答应了众客卿的挑衅,他的实力想必不会让人失望。

傲刑皱紧眉头,想阻止离夜,都来不及了,离夜离席走到空地处站着了。

“你们这么多客卿,我就一个人,难道你们想这么多人欺负我一个?”离夜双手抱臂,眉宇间露出几丝慵懒,凌厉透骨的目光扫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谁说我们一起动手!”

“我们选出一个代表,若是你赢了,我们全部离开,你若是输了,以后也别太嚣张!”

“湖城不是你能嚣张的地方。”

……

今天的事情他们都听说了,傲二爷说的没错,这么一个嚣张轻狂的少年成为了他们客卿之一,未来他们不会有好日子过,今天不杀杀他的威风,以后他们这一群人,还怎么在湖城混下去!

傲二爷的人啊,他第一次进城就直接废了一只脚!

他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们这些客卿都知道,傲二爷才是傲家主事的人,他做这些就是在犯糊涂。

“各位,你们说的是要离开?”傲一胤脸色慢慢变得阴沉,他们这是在威胁他吗?

傲一胤的话,才让刚才那个说话的人醒悟过来,自己把心里想说的话给说了出来,面对傲一胤的质问,他无力反驳。

“既然你要走,湖城绝不多留,请!”傲刑站起来,冷声说道,用离开来威胁傲家,这样的人傲家绝对不会要!

只见那人脸色一僵,叹了口气,懊恼自己把真话说出口,然后迈步离开。

离夜轻声一呵,靠在椅背上面带慵懒,这还没开始打,就已经有人离开了,等会真的打起来了,不知道傲家的客卿还能留下几个人,不过傲邢看上去,貌似不是那么在意他们的去留。

“还有谁要离开,请!”傲刑继续道,他们这次这么齐心,就是为了逼一个离夜,他们这么多前辈,为了自己的地位逼迫一个晚辈也就算了,现在还说出这种话来,傲家太好说话了吗?

剩下的七八个客卿立刻安静了下来,刚才嚣张的气焰也收敛了不少。

“好了,赶紧选出你们推荐的人,小爷想早点回去睡觉。”他们再继续说下去,天都快亮了,那也就不用打了。

“狂妄小儿,我来!”几个客卿中,一个三十几岁的中年男人气呼呼走到离夜面前,横眉一瞪,怒看着离夜。

其他几个客卿,看到中年男人出手,纷纷松了口气,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这小子再怎么狂,不会是孙浩的对手,孙浩已经是先天天阶,是他们几个里面最强的!

小白趴在桌上,奋力的吃着眼前美食,孙浩走到离夜面前,它抬头看了一眼,那双一向呆萌的眸子,闪过一丝不屑,又低头继续认真吃起来。

傲悦好奇坐在一旁,睁大双眼,就怕错过什么,比起傲悦的轻松,傲刑就显得紧张多了,孙浩的实力摆在那里,他怎么可能不担心。

“在下孙浩。”孙浩嘲弄看了一眼离夜。

这么年轻的人,怎么可能会成为傲家的客卿,看他今天怎么教训这小子!

“剑技——百幻千变!”

绿褐色灵力如翻滚江涛,顷刻间,汹涌而至,磅礴浩荡之力拔地而起,仿若擎天大柱拔地而起,发出铿锵尖锐之声。

狂风呼啸,飞沙走石,以排山倒海之势席卷而来,肆意狂啸。

围观在一旁的客卿,脸上纷纷露出满意的笑容,看这个少年还有什么招架之力,还是乖乖认输,免得到时候输的太难看。

“小子,现在认输还来得及!”孙浩仰天大笑,看到离夜到现在还没有行动,以为离夜是吓傻了,他就更狂妄了。

认输?

离夜轻挑眉头,一阵轻缓的笑声传出,煞是好听,然而桌上认真吃着珍馐的小白,听到微弱的笑声,连忙抱起一只烤全鸡,跳下饭桌,撒腿就跑。

------题外话------

傲一伦野心不小,不过遇上我们离夜就……嘿嘿。

打着打着小白——撒腿跑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