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六十七章 小爷打的就是你!

“我们吃了朱火果,你也早点吃,也总能帮到忙。”北宫弑皱了皱眉头,他还是有些担心邵延。

邵延表面上没什么,他这个人做事小心,为人毒辣,杀了邵连昭,他一定不会就此罢手。

邵家的确也猖狂太久了,北宫家一直不吭声,当他这个老头子是死的!在那么多人面前,提剑就要杀离夜!

离夜点点头,她知道爷爷担心她,但是邵家父子那点心思,她也知道,不会让他们得逞,也不会给他们任何机会。

北宫奇若有所思看着离夜,双手交错放在前面,“小少爷,你的实力……”

离夜摸了摸鼻子,她就知道他们要是没弄清楚,他们是不会让她走的。

淡绿色的灵力浮在离夜手掌上,如同一道炫光在离夜手中盘旋,却始终也飞不出她的手掌心。

这是……中级天阶!

北宫弑倒吸了口凉气,看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他难以置信用手擦了擦双眼,然后再次睁开眼睛,淡绿色的灵力没有消失,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离夜已经天阶了!

十五岁的天阶!

不是先天地阶,是天阶,十五岁的中级天阶!

哈哈,十五岁的天阶,夙凌云算个屁啊,就连国师也不算什么,国师五年前还不到中级天阶。

“哈哈……哈哈……”北宫弑仰头大笑,中级天阶,如此天赋,“夜儿,老子看谁还敢说你是废物,你要是废物,天下还有谁是天才!”

尽管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即便是问了,她也不会说,但现在只要知道,夜儿已经真正开始成长,他就放心了!

北宫奇嘴巴微微张开,目瞪口呆看着离夜,那表情活像是看到鬼一样。

中级天阶!小少爷居然用这么快的速度,晋升到了天阶!还是中级!

“小少爷,萧水寒为何会送你冰绝?”北宫奇其实很不想破坏这种气氛的,但是这个问题已经纠结了他很久了,他很想知道。

萧水寒!

北宫弑脸上的笑容立刻收住,他凑到离夜面前,眯起眼睛。

“老实交代。”北宫奇不说他还忘了这件事,一送就送冰绝,萧水寒那个冷冰冰的家伙,到底想干嘛?

“我师父啊。”离夜轻描淡写耸耸肩,像是在说一件极小的事情。

师父!

北宫弑和北宫奇诧异地看着离夜,她什么时候拜师了,为什么一点消息都不知道,连什么时候拜师的都不知道!?

“半个月前认的,这个师父还不错。”不用他们说出口,离夜直接回答,他们那表情已经说明,他们想知道什么,这个师父的确不错,除了有点无耻,有点阴险外,其它也没什么大毛病。

此时兰御风要是在这里,一定会满头黑线无声道,离夜确定这不是在说他自己?

“好就好。”北宫弑点点头,只要对离夜没伤害,多一个师父,他也没意见,多一个师父,那就是多一个保护她的人。

况且,玄机城这座坚实的城墙,同样让人不可小窥!

“那纳兰清羽……”

“咳咳,朋友,刚认识。”离夜轻咳一声,脑中纳兰清羽那霸道的笑容浮现,她不禁蹙了蹙眉头,走到一旁木椅前坐下,慵懒靠在椅背上,五道身影紧接着出现在脑中。

“朋友?”北宫弑狐疑看着离夜。

“爷爷,为什么北宫家的藏书楼从来没有过日月殿的记载?”离夜看到北宫弑的目光,嘴角一抽。

她曾经去藏书楼找日月殿资料的时候,也问过北宫磊日月殿的资料,北宫磊身为藏书楼长老,他也只是摇头说没有。

北宫家的藏书楼,不说别的,天龙国大大小小的事情会有,还有一些强盛的家族势力,甚至连风启大陆的都有记载很多,偏偏如雷贯耳的日月殿,什么都没有记录。

日月殿……

北宫弑,北宫奇两人双双皱了皱眉头,脸上笑容逐渐收起。

“不是没有,是放在一个独立的地方。”北宫弑沉声说道,北宫家怎么会没有对日月殿的记载。

日月殿,她终于对日月殿好奇了。

“外面对日月殿的传闻太多,我见过的又不同,所以想知道。”离夜耸耸肩,想到传闻中的日月殿,嘴角勾起一抹冷意。

日月殿高手云集,更是风启大陆人人都想要加入的地方,进入日月殿,地位上升的绝不止一点半点,也无人敢冒犯日月殿,毕竟日月殿宗师级别比比皆是,谁想被宗师追杀?

纳兰清羽在日月殿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甚至所有人都把他当成是传奇!人人闻之退避三舍,天下皆知的日月殿,他们都对付不了的人,在风启大陆的地位可想而知!

北宫弑顿了顿,从桌案下的抽屉里面拿出一个钥匙,“想看就看吧,反正你也该知道风启大陆皇权依赖的家族,还有我们和日月殿形成的局势。”

离夜起身接过钥匙,淡淡笑道:“好。”

“夜儿,尽管随心去做,不管多大的事,北宫家永远是你的后盾!”北宫弑中气十足笑道。

她非池中物,谁也不能阻止她强大的脚步,北宫家只会是她的后盾,不会成为她成长路上的牵绊!

离夜微微一怔,看到北宫弑脸上的笑容,脸上不自觉也扬起了笑意,“我知道。”

“去休息吧。”北宫弑笑着说道,这一战,夜儿必会名震帝都,甚至是整个天龙国!

“嗯。”离夜点点头,走出北宫弑的房间。

看着离夜离去,北宫弑的笑容更深,眼眶也随着有些湿润。

“家主,你可以放心了,不是吗?”北宫奇笑看着北宫弑,谁能想象,这个风雨吹不动,天地震不倒,连当朝皇帝都不放在眼里老人,湿润眼眶,是为了孙女。

外人只知道家主疼孙如命,谁又想过,这么一位老人家,只剩下一个亲人,他不疼孙儿,疼谁?

“对啊对啊!”北宫弑看向北宫奇,“我们都可以松一口气了,不管她出去怎么闯,老子都不会阻止,北宫家再怎么没落,做她的后盾,还是绰绰有余。”

谁也不能伤害到离夜,否则就是与整个北宫家族为敌!

“家主,你忘了,她说过,会带领北宫家走上另一个盛世!最强大的盛世!”北宫奇笑盈盈提醒道,他现在知道了,小少爷说过的话,必定是有肯定的把握。

北宫家在她带领下,一定会成为最强大的家主,走向最强大的盛世!

“对对对。”北宫弑点点头,那小子的确说过,他相信她,也愿意把北宫家全部交到她手上,按照她的想法进行改变。

看着北宫弑兴奋的模样,北宫奇还是忍不住心里的疑惑,轻咳一声问道:“老爷,你是不是也下注了?”

帝都那么大的事情,家主不可能不知道,他知道那么多人下注在邵连昭身上,也不可能会无动于衷,这些都是可以肯定的,而且他下注在小少爷的数目肯定不会少,绝不低于大半个北宫家。

“当然了!”北宫弑理直气壮道,这种事情北宫家的下人都参与了,他这个做爷爷的怎么可能不支持孙女的决定,当然下注在离夜身上。

“那我能知道是多少吗?”北宫奇小心翼翼问道,他真的是好奇,只是好奇而已,没有其它什么意思。

“全部啊。”北宫弑想都没想直接回答。

全部!?

北宫奇心里咯吱一响,讪讪问道:“老爷,你说全部的意思是……”

“整个北宫家!哈哈!”北宫弑大笑道,这种情况还用得着考虑吗?当然是把整个北宫家都押下去。

整个北宫家!

北宫奇顿时石化原地,龟裂在身上道道裂开,他以为,最多只是半个北宫家,结果竟然是整个北宫家,幸好小少爷赢了,不然现在整个北宫家的人都去喝西北风了。

“你这么什么表情,夜儿会答应,怎么可能会输。”北宫弑满脸自豪,其它的事情,特别是在美人这件事情上,他是不相信夜儿可以把持住,但是她每次做事,除了美人的事外,没有把握是不会做的。

北宫奇张了张嘴,他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反驳,随即淡淡一笑,是啊,小少爷怎么可能会输,她肯定不会输。

“不过,有件事情,我倒是没有料到。”北宫弑脸上笑容逐渐消失,脑中闪过那道仙人般的身影,就是一阵咬牙,可没过一会,咬紧的牙关又逐渐松开,他反倒是满意点点头。

北宫奇狐疑看着北宫弑,一下子高兴,一下子愤怒,最后又变得非常满意的表情,满头问号,这个老人家又在操心什么了?

不过,也不难猜出来,能让他脸上有这么精彩表情的事,除了北宫离夜,不会再有第二件。

安静的北宫家,除了他们三个没有人知道,北宫弑的房间曾经发生过这一幕。

离夜刚走进院子,一道红光迎面飞来,白色身影扑身而来,双爪齐伸,黑亮的眼珠子紧盯着离夜的胸前。

“啪!”离夜一巴掌拍过去,刚飞到她面前的白色物体,被拍落在地上。

“这只色狗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记色这回事。”红莲阵阵汗颜,它到底要不要告诉离夜,最近家里的事情,还有色狗的事情。

“呜呜……”小白抬起头,委屈地看着离夜,那模样萌到令人发指。

“我靠!”红莲差点炸起来,这色狗,不只是喜欢摸胸,还喜欢卖萌!它决定不隐瞒了!

“离夜,这只色狗,原来不是只喜欢偷袭你,你不在的这几天,北宫府上上下下的婢女,都被它摸了!”太可耻了,最可耻的,那些人居然一个个像发了疯似的,对小白更是死命的抢,抢着把小白放在怀里,让它摸胸!

靠之!太可耻了!

离夜嘴角一抽,看着地上委屈注目的小白,俯身把它抱起来,露出淡淡笑容。

“婢女们被它摸了,是什么反应?”只怕她们都以为只是普通的宠物,一个个爱不释手,最重要的是某白卖萌的本事太强,那些婢女根本招架不住。

虾米!?

“她们要是知道自己被占便宜了,小白怎么可能还活蹦乱跳的。”红莲一声叹息,这才是最可耻的,它人类都不喜欢靠近,偏偏这只色狗,抱着人类就不肯放。

“她们既然喜欢,何必阻止。”离夜走进房间,把白狗放在桌上。

喜欢,没必要阻止!

红莲一下子语塞,白狗这样,真的好么?

“对了,今天怎么没有看到罗刹,他去哪里了?”从今天擂台上的事情结束以后,就没有看到罗刹,也没有人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

红莲歪歪斜斜像是在思考,可想了半天,它也没想到,罗刹今天去了什么地方。

“不知道。”罗刹好像也没有告诉过它,要去什么地方。

“那算了,他应该有自己的事。”离夜坐在榻前,脸上流露出几分疲惫,灵力形成漩涡,流入她身体。

红莲飞进离夜身体,喃喃轻声道:“离夜,你今天应该带我去的,要是有我在,一定烧死他们。”

那些人类简直就是太可恶了,跟着离夜这么长时间,它从来没有见过离夜这么疲惫过,吃过涤洗丹都没能恢复过来,太可恶了,应该全部烧死!

“不让你去,就是知道你会这样,红莲,人类世界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离夜轻声说道,眼中露出一抹深邃的光芒。

邵延要是那么容易死,邵家怎么可能还有今天,就像爷爷说的,邵延手段多着呢!

“好吧。”人类世界的确不是那么容易能理解的。

“前几天练出的七颗丹药不错,今天早点休息,明天还要炼丹。”离夜顺势躺在榻上,抓紧时间炼制出足够的丹药,北宫家需要这一批丹药。

“离夜,你刚和人比试完,应该很累了,明天不休息吗?”红莲担忧问道,她就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吗?可……离夜什么时候是个正常人了,她就没正常过。

“没必要。”离夜闭上双眼,任由灵力随着造化诀在她身体里面流转。

造化诀帮着离夜调整着气息,这场比试她杀了邵连昭,精神力和灵力消耗也不少,但有造化诀在,一个晚上的时间她就能够恢复如初。

“好吧。”红莲知道离夜现在已经很疲惫,也不再多说,让她安静调息,才能最好恢复。

清晨,空气清新,鸟语花香!

偌大的院子中,一道劲爆的喝声炸开,劲风横空扫过!

离夜赤手空拳在院中的几棵树间来回挥拳,身体腾空跃起,重重踢出一脚,旋风从树干飞过,发出阵阵摇晃。

踢,劈,砍,踹!随意一招,都能震起巨动,身影如同鬼魅,速度犹如狡兔!

忽地,几道轻缓的脚步在院外响起,明亮双眸闪过一丝光芒,身形招式立刻收起停下,离夜走出侧院。

“进来!”离夜呵斥道。

几道身影跌跌撞撞从门外走进来,瘦小身影在看到离夜之时,脸上露出恐慌和畏惧。

离夜在看清楚来人以后,皱了皱眉头,北宫家还有被饿成只剩下皮包骨的人?

眼前的人枯黄,瘦小,就算是那一身衣服,也是极其朴素,可以说,北宫家的下人婢女,都比他们三个穿的好,也不像他们这么瘦。

“你们是谁?”离夜皱眉问道,她确定自己没见过这么三个人。

三人迟疑看了看离夜,然后扭头相互看了一眼,立刻跪在离夜面前。

“离夜少爷,我们三个是北宫葵一脉,可我们不是来找你报仇的,我们是来谢谢你的!”为首的是一个和离夜年龄差不多大的男孩,身高和离夜差不多,但身形却比离夜瘦。

北宫葵一脉?

“谢谢?”她杀了北宫葵,居然还有人跟她说谢谢,这个北宫葵人缘也不怎么样。

“我们三个是北宫葵一脉最旁系的,所以北宫葵就让人不顾我们的天赋,直接赶到最低等族人一脉,是北宫葵死了,我们才被家主恢复身份。”男孩仰头看着离夜,目光中闪烁着不同年龄的成熟和稳重。

他们知道北宫葵死了,还是少主杀的,他们这才到这里来谢谢少主。

“没什么可谢。”离夜收回目光,转身往凉亭走去。

北宫葵的死只是她想杀而已,她没那么伟大,想过要帮助别人,所以他们这一声谢谢没有必要,只要过好现在的日子就足够了。

“少主!”男孩急忙站起来叫道。

“还有什么事?”离夜停下脚步转身,嘴角抿着笑意。

“以后若少主有机会带北宫家子弟去历练,我一定会要争取去的。”男孩眼中带着崇敬和灼热。

离夜注视着男孩的目光,那双眼睛里面有着斗志,热血,甚至还有想要成为强者的*,玫瑰红唇缓缓上扬。

“你叫什么?”北宫家居然还有这样值得培养的苗子,北宫葵竟然把他们赶走,真是讽刺。

拥有这样眼神的人,他们有的不只是斗志和热血,还有强烈的*,成为强者的*,而且三个人都有,的确是少见。

“啊?”男孩愣了一下。

“他叫北宫飞!”稚嫩清脆的声音带着几分怯意,站在北宫飞右手边的人儿,瘦小的脸上带着几分羞涩和胆怯。

“好啊,不过你们要靠自己的实力。”离夜点点头,历练是北宫主家经常有的事情,但是能参加历练的,必须要通过比试,获得资格,不然还是不可以去。

“好!”三人齐声应道,他们听到了,离夜少爷说的是你们,不是你,就是他们三个都可以!

“你们……”

“小少爷。”北宫奇站在院门口叫道,当他看到站在离夜面前三个人时,面带笑容的脸上闪过一丝疑惑。

“奇叔,发生什么事情了?”离夜双手抱臂,干脆转身面向院门口,一阵无奈。

奇叔可以直接走进她的院子,可他偏偏不同意,说什么于理不合,不得不说,北宫家这位管家,不只是尽职尽责,还呆板,只认死理,也不对,上次跟这夙南轩和兰御风调侃的她的人,也是他!

“李珏派人送来赌输的钱,要送一半到你院子里来吗?”北宫奇眼中的笑意加深,两千万两,再加上北宫家这一次压在小少爷身上赢回来的,这些年北宫家钱财的亏损,基本上都补齐了。

先是灵药,再是黄金,小少爷其实早就开始整顿北宫家,从最基本的开始补给。

“你先让爷爷管着,我暂时用不着。”离夜淡淡一笑,她把从温如玉那里拿来的钱全部押,算小赚了一笔,邵家那些她暂时还用不上。

“是。”北宫奇恭敬应道,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

“奇叔,你把他们三个送回去。”离夜指了指身边的三人,今天要不是她在家,被红莲和小白看到他们,他们还不吓死。

“知道了。”北宫奇走进院子,走到三人面前,“跟我走吧。”

三人不舍看了一眼离夜,然后才跟着北宫奇慢慢离开,走出离夜的院子。

红艳血莲从离夜身体里飞出来,看着四人走出院子,飞到离夜面前。

“离夜,我们已经炼了三天丹药了,今天不能休息一下吗?”红莲哀怨道,从比试后的第二天,离夜就几乎每天炼丹药。

什么灵元丹,破厄丹,赤灵丹,紫元丹,涤洗丹,百汇丹,甚至连她从来没炼过的玄灵丹都炼了几百颗,她说百汇丹只对九阶入门的人有用,玄灵丹才能对九阶入门以后的人有用,为他们提升实力。

三天下来,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离夜会炼,能够炼制出来的丹药,都不下几千颗,疗伤的,辅助的,提升实力的,各种都有。

“不行,还太少。”离夜果断回答,要是能休息早就让它休息了,不用等到现在。

还不能休息!还太少!

红莲差点从空中摔倒地上,都已经这样了,离夜竟然还说太少,北宫主家的人,一下子也吃不了这么的丹药。

“继续炼吧,把从药谷带回来的灵药炼完,基本上就差不多了。”离夜大步往炼药房走去,不容红莲有任何的偷懒的机会。

这次从药谷带出来很多灵草,这些灵草还保持着原本的灵力,尽快把它们炼成丹药,药效会更显著。

炼药房是北宫弑让北宫奇亲自收拾出来的,他知道离夜会经常炼药,在房间里炼药太不安全,干脆就让北宫奇收拾了一间炼药房出来,让离夜可以放心炼药。

所有的灵药!

红莲“啪”的一声,直接从空中掉到地上,灼热气息从地面散开。

离夜这次在药谷里面才的灵药,可是满满一储物袋啊,要炼完,那要炼到什么时候!?

炼药房门重重关上,阵阵药香很快从里面飘出来,沉寂的院子中,没有一个人敢轻易靠近。

红莲垂头丧气炼着丹药,重重叹了口气,灼热气息从喷出来,火力一下子加大,阵阵焦味从药炉里散发出来。

离夜嘴角一抽,放下正准备放进药炉灵药,双眸看着红莲。

“哇!离夜,我不是故意的!”闻到阵阵烧焦的味道,红莲猛地惊醒,它有犯错了,又把丹药炼糊了,离夜一定不会放过它的!

“算了,今天让你休息一天。”离夜叹了口气,看了看摆在她周围的各种灵药,嘴角微微上扬。

药材已经炼了四分之三,比想象中效果要快,虽然被红莲烧焦了很多,这四分之三药材练出来的丹药,也有几千颗了,其余的可以慢慢来。

休息!

正想着要不要装死的红莲,立刻来了精神,飞到离夜面前。

“离夜,你真是大好人,大大大好人!”它连续炼了七天的丹药,实在是闷坏了,离夜终于让它休息了,炼药炼了这么长时间,它都有点怀念某只色狗了。

“明天继续。”离夜嘴角勾起邪魅的弧度,起身走出炼药房。

明天……继续!

红莲差点又喷火,明天还来,那这要炼到什么时候,离夜这么急着炼丹药,她这是想干嘛!

“呜呜……”白色身影从门外小心翼翼探头进来,黑亮黑亮大眼睛扫视了一眼四周。

“色狗,别看了,离夜刚刚出去。”红莲浮在空中,飘除非昂见。

“呜呜……”

“别呜了,我也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总之,今天别来烦我。”说完,红莲飘然离开,把小白甩在身后,不管它如何叫唤,就是不理。

小白黑亮的大眼珠子看着红莲离开的身影,呜呜又叫了两声,这才走出了炼药房。

离夜防止小白偷吃,早就把丹药拿走,不然小白怎么会这么轻易离开,它偷吃丹药也不是一两次了,不得不防!

离夜一身蓝装,直接走出北宫家,重重呼出一口浊气,继续往前走去。

喧哗热闹的街道,所有人在看到离夜出现以后,一个个像被点穴似的,呆呆看着离夜,即便是她走过了,他们还是没有回神。

“北宫离夜终于走出北宫家了,我还以为他不出来了呢!”

“这次输给北宫离夜的人,何止是邵连昭,我们都不知道输了多少,全输给了北宫离夜。”

“这样的人都能被说成废物,我看他妈的所有人都是废物才对!”

……

看到离夜走过,众人是又想笑,又想哭,想怨又怨不起来。

是他们自己没有押北宫离夜的,能怨谁,能怪谁,要怪也只能怪自己,谁让他们只相信传闻,听信北宫离夜是废物的话。

现在帝都谁还敢叫北宫离夜是废物,谁还敢动不动找他麻烦?谁有那么大胆子!

看到所有人惊悚的目光,离夜依旧往前面走去,就像是没有看到他们眼中的惊恐和畏惧。

绕着帝都走了大半,离夜终于停下脚步,在一家卖兵器的店门口停下脚步。

“离夜少爷。”店里立刻走出一个人恭敬叫道,不同于其他人的畏惧,那人脸上反而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上下打量着离夜。

离夜满头黑线看着那人的打量,招牌上栩栩如生火红的一枝红梅,迈步走进店里面。

“离夜少爷。”店掌柜看到离夜走进店里,立刻从柜台后面走出来,笑盈盈叫道。

离夜从储物袋中拿出令牌,放到柜台上,漫不经心问道:“城主有没有留什么东西在这?”

上次走的时候,他让自己来找玄机城的在帝都的店铺,还以为多难,结果这么明显,红色栩栩如生的一枝梅,不是所有地方都有的。

不过这里还真是壮观,宏伟,一件件兵器摆在架上,店铺尽管不是很大,里面的布置精致,大气,兵器更是件件极品。

可是什么东西这么神秘,直接给她不就行了,还让她走大半个帝都,才找到玄机城在帝都唯一的一家分店,也就是玄机城在帝都的驻点。

“少主,这是城主留给您的。”看到离夜拿出的令牌,掌柜变得更为尊敬,从柜台下拿出一本古旧的书籍,递到离夜面前。

帝都发生的事情,还有谁不知道,他当然也知道北宫离夜不是废物,而且天赋奇佳,更是在他们知道城主收了徒弟后,就一直想是收了谁,现在北宫离夜来了,他们才知道,这个在帝都已经沸腾的人,就是他们的少主!

离夜接过书籍,随意翻开第一页,当书上图案映入眼帘后,她微微一怔。

“师父还有没有说其它的?”离夜收起书籍,放进储物袋中,眼中含着笑意,可能全天下所有的兵器,还有其作用,打造的方法,都在这本书里面了。

这便是他要教的东西?不过这些东西,的确会有很大的帮助。

“没有。”掌柜笑呵呵道,他们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城主让他们交给少主的东西,他们不敢动。

“我知道了。”离夜点点头,正要转身迈步走出店内,急匆的步伐声传来,一行十几个人走进店铺内,活像土匪进村一样。

“不相干的就赶紧滚,本大爷没那么多时间招待你们!”

为首的汉子高大粗犷,手拿着大刀,看都不看一眼店里面有什么人,直接大声吼道。

跟在他身后的人得意一笑,刚要附和男人的话,就看到站在店内的身影,神气无比的十几个人气势顿时弱了一半,眼中露出畏惧。

这小祖宗怎么会在这里!

离夜看着走进来耀武扬威的汉子,脸上划过一道冷漠,原本打算离开的脚步,在这一声后,却停了下来,明亮双眸紧盯着站在她面前的人。

“小爷不想离开这里,谁也赶不走。”带着几分邪魅话语,缓缓响起,离夜脸上露出一抹冷意。

“不走?来人,给大爷狠狠的打!”汉子不屑看向离夜,当他看清楚站在面前的人,最后一个字也已经落下了音。

打!

跟着汉子走进来的小啰啰缩缩头,脸色苍白的吞了吞口水,打北宫离夜,他们没有这个胆子。

现在帝都还有谁不知道北宫离夜的事情,他们不想变成第二个邵连昭,有可能他们会比邵连昭还要惨。

邵连昭那是不知道北宫离夜的实力才出手,他们现在知道北宫离夜的实力,要是再出手,下场一定会很惨,非常惨!

汉子耀武扬威的表情,在看到离夜的那一瞬间,顿时僵住,僵硬的轮廓明显抖动了一下。

“你说打?”充满危险气息的声音如同魔咒一般,敲进走进店内十几个人的心里,一滴冷汗从他们额上掉下来,双眸带着恐慌。

“北,北宫离夜!”男人脸色顿时僵住,神情诧异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离夜。

怎么会是北宫离夜,北宫离夜为什么在这?

“是我。”离夜轻轻点头。

男人收起惊讶的表情,脸上扯出一抹笑容,双手抱拳,皮笑肉不笑道:“离夜少爷,老子劝你最好别多管闲事,这是我和他们之间的事情,不然即便你是北宫少主,我也不放过你。”

不就是和邵连昭比试,他赢了一场,那又怎么样,不是废物,天赋再高,北宫离夜到现在也不过是先天地阶,有点实力就多管闲事,吃亏的可是他!

离夜挑挑眉头,睨视了一眼男人,若有所思道:“也对,外人的事情,小爷也管不着。”

“离夜少爷知道就好。”男人得意一笑,算他北宫离夜还有点眼力劲。

掌柜和店铺里的伙计,脸色纷纷一僵,他们诧异地看着离夜,完全不相信这话是他说出来的。

少主怎么可以这样,他是城主的弟子,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

离夜眯起眼睛回想着脑中的记忆,想了半天,她也没想到这个人是谁,除了一下好看的脸孔闪过,其它就没有什么了。

想到这里,离夜不禁汗颜,果然,北宫离夜记住的只有美人,而且还只是记住美人的模样,连名字都没记住。

“动手!”男人大手一挥,不屑看着只有两个人的店铺。

他就是挑今天只有他们两个才找上门的,什么玄机城的店铺,他砸的就是玄机城的地方!

“你们敢!”掌柜气势汹汹走到男人面前,痛心疾首看了一眼离夜。

少主竟然不管事情,看来最后还是得让他们自己动手,可少主怎么可以这样!

“砸!”男人轻哼一声。

十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听说离夜不会出手,这才又鼓起勇气往四周散开,准备砸店里的东西。

离夜嘴角勾起冰冷的笑意,看着十几个人的动作,脚步轻轻一点,蓝色身影如同鬼魅穿梭而过,他们的手指刚碰到店里的东西,重重的拳头就砸到他们脸上。

“砰砰砰……啪——”

“轰!”

“哎呦。”

“他不是说不出手的吗?”

……

十几个人就像叠罗汉似的,堆叠在一起,一声声咒骂响起。

北宫离夜明明说过不出手的,这玄机城的事情,又和他没关系!

“外人的事情小爷是管不着,但是,今天小爷在这里,这件事情恰好就在小爷管的事情之内。”一眨眼,离夜已经回到刚才站着的地方,仿佛她从来没有离开过,一字一顿的话语清楚传到每个人耳中。

她的师父刚好是萧水寒,玄机城城主,所以玄机城的事情,她不可能不管!

什么!

叠在一起的十几个人,捂着脸上的伤口痛苦呻吟,一阵无奈。

他怎么不早说,要是早点说,他们一定不会动手!

男人目瞪口呆状,看着自己带过来的人,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全部被揍,一股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

掌柜和伙计愣愣看着离夜,半天没反应过来,这……少主说,事情在他的管的范围之内!

他们误会少主了,少主没有打算不管!

待三人回过神,离夜早就打完了,若不是被揍的十几个人,躺在地上呻吟还没起,只怕所有人都以为刚才那是幻觉。

不过一眨眼的时间,把十几个人揍了,他们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北宫离夜,你敢和本大爷作对!知道本大爷是谁吗?”男人怒火冲冲指着离夜说道,他可不是邵家那群笨蛋,“告诉你,小爷的后台,你得罪不起!”

离夜眯起双眼,把玩着手指,无害地问道:“就不知道你的后台,是什么人?”

后台,她连前台都不怕,还怕什么后台?

“告诉你,本大爷在日月殿可是有人的!北宫离夜,识相的劝你最好赶紧滚!不然,就算北宫家,本大爷也照砸不误!”男人神气仰头,脸都快贴到屋顶上去了,说到日月殿更是神气。

“日月殿?”离夜嘴角笑容慢慢加深,周围气息也变得危险起来。

此时红莲若是在这里,看到离夜脸上的笑容,一定会走的远远的,不会想眼前的男人一样一脸神气。

“没错,怕了的话,赶紧滚!”男人轻哼一声,北宫家又能怎么样,和日月殿比起来,北宫家什么都不算,日月殿想灭一个北宫家,那只是点点手指头的事情。

滚?

离夜眼睛深处闪过一丝冷意,男人脸上得意仰头,几乎没有去看离夜,否则他一定拔腿就跑。

“砰!”

重似千斤的拳头狠狠砸在男人鼻梁上,两条猩红滑下,男人脑中顿时一阵空白,捂着鼻子弯下腰,这一拳来的非常突然,打得他措手不及,连防备都来不及,拳头已经落在他鼻梁上了,火辣辣的疼痛感充斥着整个脑袋。

“你……”男人痛的弯腰捂着鼻子,眼泪鼻涕一起流下。

“小爷打的就是你!不服!”霸嚣轻狂的声音肆意狂舞,离夜淡然看向捂鼻弯腰的人,骇人气势爆开。

日月殿怎么了?

就能随便找麻烦?就能开口闭口让她滚?

她还就是不把日月殿放在眼里,对她来说,日月殿也不过只是一群自视甚高的人,把自己太在一个高高在上的位置,恨不得让天下人对他们膜拜匍匐。

她这几天也查过,日月殿是整个风启大陆最强的一股势力,殿权甚至凌驾在皇权之上,风启大陆分为四国,天龙,地麟,玄凤,精卫,然而即便是四国皇帝,也要对日月殿殿主礼让三分,而且,不止是天龙国有依靠的家族,其它三国也有,就像天龙国皇权依靠北宫家一样,他们也有着自己依靠的家族,这些皇权依靠的家族,就是皇权用来抗衡日月殿的,这也是为什么,皇权依赖的家族,能有超然的地位,不上朝不为官,却人人敬畏!

北宫家在日月殿殿主眼里,是最大的刺,随时随地要拔掉的刺,风启大陆皇权依靠的四家,属北宫家最强,所以北宫家和日月殿,从来就不是什么友好的关系。

今天别说只是和日月殿有点关系的人,就算是日月殿殿内的人来了,她也照打不误!

打的就是你!

掌柜和伙计倒吸了一口凉气,后背阵阵寒意,他们好像有点明白,为什么城主会收北宫离夜做徒弟了,这么轻狂不羁的一个人,简直了!

知道对方是日月殿,其他人早就吓到了,只有他们少主不但一点都不担心,直接一拳打过去!那个人的鼻梁都断了!

“我可是和日月殿有关系的……”

“日月殿?”离夜脚尖轻轻一点,横腿扫过,重重踹在那人脸上。

“砰!”

男人被一脚踹出了店铺,整个人狠狠摔倒在地上,骨头断裂的声音清晰传来。

------题外话------

哈哈,和日月殿有关系又咋啦,咱们离夜不吃这套!哼哼!求票票!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