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六十六章 挫骨扬灰!

横扫千军!

这不也是邵连昭刚才用过的招式!

北宫离夜,真的是刚刚才学会的,他没有偷学!

所有人的目光诧异非常,他们无法形象,一个人的天赋,到了何种地步,才够把看过一次的招式,记住,甚至立刻使用出来,而且没有半天突兀!

纳兰清羽淡淡一笑,他就说嘛,邵连昭已经掉进坑里了,只是他自己没有发现而已,不过,这样他就被吓到了,那等会的,就不知道他会吓成什么样子,会不会直接就吓输了。

离夜招式身法奇特,再加上她用处邵家的招式,占居下风的她,一下子把局势扭转,紧握着冰绝的她,再次一招又一招往邵延那边攻击,展露的锋芒,说万之高都不为过!

所有人都忍俊不禁,无声大笑,碍于邵延在,又不敢笑出声,也不敢说出来,只能在心里嘀咕。

北宫离夜这不是明摆着打邵延的脸,你说他是偷学的,人家立马用出你邵家另外一招,一招可以偷学,那连续两招,还刚好是邵连昭用过的,你还能说人家是偷学吗?

得了吧!你们邵家就这样,就别推了,北宫离夜都学会了,你们还有什么狡辩了,就算邵连昭实力比北宫离夜强,这要是邵连昭用一招,北宫离夜学一招,甚至打出的力道比邵连昭更强,你们还有赢的胜算吗?这不就是和更强的自己对战,谁能赢过自己?

北宫离夜真是好样的!太天才了!

对离夜连连称赞的人,完全忘记,在比试一开始,自己曾说过,北宫离夜一定会输,这场比试都不用看了,直接拿钱就行。

不是偷学!

邵延脚步踉跄后退,跌坐在椅子上,脸都绿了,昭儿刚才攻击的招式,现在离夜全部还回来了!

“邵延,现在你还敢说我们家离夜,偷学你们家三招猫的绝技了吗?”北宫弑脸上露出得意笑容,捏着山羊胡子,笑的那叫一个开心。

这招式在她手上,威力更大,尽管只是先天地阶的灵力,但是攻击出来的力道,和天阶差不多,比邵连昭的力道更厉害!

现在你们邵家还敢说人家偷学吗?这样还能说是偷学吗?

邵延脸色一片铁青,他双拳紧握,心里又不禁庆幸,凌空诀招式复杂,看过一次,也未必能够学会,否则他们邵家还有什么底牌,招式都让北宫离夜学完了!

这场比试,他越来越觉得,就是为了让北宫离夜学招式而开始的!

李珏静静坐着,比起邵延的急躁,他显得淡定多了,就好像他不曾许诺过,两千万他也会承担,不过在第一首富眼里,两千万也不过是冰山一角,他不在意也是正常的。

“这场比试的胜负,现在还很难说。”李珏淡淡说道,北宫离夜有这样的实力,是谁教他的?

“可是……唉!”邵延重重叹了口气,心里不祥的预感越来越浓烈,尽管他早做安排,但没想到北宫离夜不但不是废物,还是先天地阶,那些安排也未必有用!

“二弟,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夙琉展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北宫离夜的实力,谁也不知道,但是据他所知,这次下注的人,也不少,压在北宫离夜这边的数量,更是让人咋舌。

这些人要是不知道北宫离夜的实力,他们怎么会下注在北宫离夜身上?

“皇兄,你多虑了,北宫家的事情,我怎么会知道。”夙凌云冷淡笑道,那较好的容貌,在纳兰清羽的旁边,也只有失色的份。

夙琉展眉头皱起,北宫离夜的事情,究竟有谁知道,为什么这件事情,这么不对劲!

人群中,一道猥琐的身影穿过,朱储匆匆忙忙挤过人群,头也不太,直接往夙琉展和夙凌云坐着的地方走去。

“大皇子,二皇子,皇上让老奴来问问,谁胜了?”朱储尖锐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传进所有人眼中,语气中的讥讽,更是清晰可见。

这场比试,还有比下去的必要吗?最后当然会是邵家少爷胜了。

“朱储,过来。”夙南轩不等夙琉展和夙凌云回答,向朱储招了招手。

朱储身体微微一怔,慢慢走到夙南轩面前,微微俯身,恭敬叫道:“见过小王爷。”

“见过就算了,不过,朱储大人,你眼睛是不是有问题?”夙南轩拉过朱储,直接往前面推去,一直低头朱储,感觉到迎面而来的强劲气息,脚步后退,猛地抬头,当一切映入眼帘,他那张本来涂满胭脂的脸,一下子变得更苍白。

北宫离夜……这!

这怎么可能,北宫离夜不是废物!他还能对抗邵家少爷!

“朱储,想知道比试结果的人,不只是皇上吧,皇后娘娘是不是御书房?”北宫弑轻哼一声,看了一眼邵延。

邵皇后当然关心,不关心才奇怪!

朱储尴尬轻笑,面部表情依旧是那么僵硬。

北宫离夜,这个人真的是北宫离夜,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的!

“等比试结束,我和二弟,自会回宫禀明父皇和母后。”夙琉展温文尔雅道,雅王之名,就是想他温文尔雅的气质,夙皇才封他为雅王。

朱储吞了吞口水,幽幽回神,看着北宫离夜的攻击,不禁打了个冷颤。

“好,老奴这就走,这就走!”朱储撒腿就跑,仿佛他再慢走一步,就会被离夜冰冷的长剑,割破喉咙似的。

邵连昭憋着一口气,脸色通红,攻击着同样在攻击他的离夜。

他从来没想过北宫离夜会这么难对付,会让他这么吃力的对付!这一场比试,明明应该是很轻松的,为什么变得这么沉重!

擂台上的地面,在两人的攻势下,被划出了道道痕迹,台下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就怕这一眨眼,就会错过什么。

“剑技——飞龙在天!”

“剑技——游龙出海!”

两声龙吟,贯彻天地,邵连昭想怒,又不能怒,北宫离夜学会他的招式,并不是偷学,他已经证明了,若是偷学,不用他说,北宫离夜也已经输了!

可北宫离夜到底是什么时候学会的!他怎么半点都不知情!

“武式——醍醐灌顶!”

离夜闪身躲过,剑气砸在擂台一角,“轰——”

偌大的擂台,那一角被炸得粉碎,整个擂台摇摇欲坠,仿佛随时就会倒塌。

离夜低头看了看脚下,一道裂痕从身后蔓延到了她脚下,她脚尖一点,走到另外一边,剑气从裂痕中笔直而出,直飞冲天!

“邵连昭,你的灵力,还足够吗?”离夜摸了摸手上的冰绝,丝丝寒冷透彻心骨。

灵力不够用吗?

所有人的目光齐聚在邵连昭身上,难道说,邵连昭要输了!

“杀你,足够了!”他身上凌厉再怎样,也足够杀北宫离夜了,北宫离夜不会永远这么得意!

“是吗?你的凌空诀挺厉害的,你想知道被它打中的滋味吗?”离夜无害看着邵连昭,轻描淡写的话,无非是一道晴天霹雳。

凌空诀!凌空诀,他也学会了!

“不可能!”邵连昭绝对果断的回答,北宫离夜怎么样也不会学会凌空诀!

凌空诀到现在的实力,他修炼了多少年,怎么回事北宫离夜说学就能学会的,不可能!

离夜把剑插回剑鞘中,连同剑鞘一起插进擂台地面,拍了拍双手,经过这么久的对战,灵力消耗应该比邵连昭快的她,此时的精神却比邵连昭好多了。

“别这么果断,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事。”离夜轻啧摇头,他用了那么多次下来,她要是还没学会,那纳兰清羽的九天穹诀她就更学不会了。

他真的学会了!

“我滴个老天,北宫离夜这小祖宗,怎么能这么厉害!”

“老子这次没有押他,是不是真的看走眼了?老子都觉得自己瞎了!”

“后悔还有用吗?”

是啊!后悔还有用吗?押邵连昭的不止一个人,当时他们那么疯狂,完全没想到离夜的逆袭这么可怕,邵连昭也只能得意这么久了。

邵延猛地摇头,脸色有些呆滞,嘴里不停重复着三个字,“不会的,不会的……”

北宫离夜怎么会,一定不会的!

“凌空诀!”

铿锵有力的三个字,震动人心,大地在那一刻,都像是抖动了一下。

灵力往众人熟悉的轨道转开,周围阵阵压迫,空气也变得稀薄,让人呼吸困难。

深黄色的灵力,接天连地,形成一道巨大的漩涡。

邵延噌的一下站起来,他发现自己的心脏都在打颤,始终不敢相信落入眼帘看到的事实,是真的,他宁可不相信这是真的,也不愿意相信,北宫离夜成功了。

那的确是凌空诀!

而且,北宫离夜运用凌空诀的熟练,总感觉比昭儿还要厉害!

“轰——”

擂台上震震抖动,本来就摇摇欲坠的擂台,在强大旋力之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随时就会倒塌一样。

“邵连昭,别忘了,小爷的两千万两!”离夜全身灵力炸开,深黄色的灵力,让人胆颤!

“轰——”

所有力量冲破而出,随着离夜的身体,往邵连昭面前逼近!

“凌空诀!”

“轰——”

“哗啦!砰!”

尘土飞扬,激起几十丈高,整个擂台陷入地下,变成一堆废墟,强悍的余力以擂台为中心,往四周蔓延,天阶以下的人,脸色都是一片苍白,惊恐看着塌陷的擂台。

“噗!”邵连昭躺在地上,口吐鲜血,不甘地瞪着离夜。

他输了,输给了北宫离夜!

他输给了一个废物,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离夜拿过稳稳插在地面的冰绝,单手负在身后,她锋芒如有万丈的光芒一般。

“邵连昭,小爷饶你不死,告诉你,也告诉你邵延,你们邵家若痴心妄想,在你们把北宫家取而代之之前,小爷会先让你们邵家死无葬身之地!”

铿锵有力的话语震慑天地,白色瘦小的身影傲立在天地间,瞬间变得高大起来,所有人仿佛要仰视,才能看到她。

“谁敢动北宫家一分,我北宫离夜必将其挫骨扬灰!”

众人纷纷捂住心脏,只觉得呼吸困难,压迫感阵阵起来,那不是灵力的压迫,而是北宫离夜身上的其实,压迫着他们。

老天!谁还敢和北宫家作对!这不找死吗?

以后谁要说北宫家没落,一定弄死他!北宫离夜这么厉害,什么叫已经没落了!

北宫弑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脸上笑眯的表情,就像是一朵盛开的菊花。

夙南轩双拳紧握,不知不觉中,离夜已经这么厉害了,所以说,他必须也得努力,才怪不能让离夜跑的太前面了。

“爹,这样的北宫家,你还敢动吗?”兰御风靠在椅背上,反正他是不想动的,和离夜保持现在这样挺好。

兰临轻哼一声,强硬回答:“为什么不敢动?强者为尊。”

兰御风撇了撇嘴,脸上露出一抹无奈,这样还能让老爹没醒悟,那他不是要和离夜对上了,他可不想这样,也不想和离夜为敌。

“北宫离夜赢了!”

“是他赢了!”

“为什么老子输了那么多钱,没有半点惋惜?”

何止是没有惋惜,就连气愤都没有,北宫离夜赢好像就是众望所归,明明不是这样的,他们的钱还押在赌坊,现在能不能拿回来?

那可是钱啊,很多很多的钱,帝都所有人都押了,就算是上千万人一人一两,那也不少啊!更何况绝不止一人一两那么一点。

夙琉展站起身,面向夙凌云,“二弟,恭喜你。”

“皇兄,没有什么值得恭喜的,先回去禀明父皇吧。”北宫离夜赢了,为什么他心里没有半点惊讶,反而总觉得理应如此。

“好啊,那我们……”

“北宫离夜,你去死吧!”

“离夜小心!”

邵连昭从地上爬起来,顾不得满身的血,凌厉一剑刺出,势如破竹!

离夜眸光转到眼角,拔出手中冰绝,往身后刺去的瞬间。

冰冷气息划破空气,剑刃刺穿血肉的声音同时响起,两股力量几乎是同时打在邵连昭身体里面。

“滚!”白色身影从天而落,一股强势之力,席卷而去。

“轰——”

已经被离夜打成重伤,眼看就要没气的邵连昭,再次被一股重力狠狠打在身上,整个人就这么飞出擂台,狠狠摔落在地上。

坠落地上的邵连昭再没说一个字,躺在地上抽搐,口吐鲜血,然后再没了动静。

难道……死了!邵连昭死了!

众人愣愣看向废墟中的邵连昭,躺下去的人再没有站起来,胸前也没了起伏,很明显,邵连昭已经死了。

踏出步伐北宫弑,恼怒瞪着挡在面前的邵延,宽大粗犷的手掌正要拍出去,四周已然一片寂静,他扭头眨了眨眼睛,看向离夜,眼中情绪,没有责备,没有愤怒,只有担忧慢慢消散。

邵连昭死了又怎么了?他先动手杀离夜,这么痛快杀了他便宜他了!

只是,那个男人……怎么站在夜儿身边,两个人站在一起,还那么和谐!那么般配……啊呸!见鬼的般配!

北宫弑眯起眼睛,看到强势把离夜护住的人,心里涌出不好的预感,仿佛某种比他生命还要重要的珍宝,被其他人盯上了,而且这个人还不好对付!

夙南轩也不管什么合不合理,跳过废墟,走到离夜面前,着急问道:“没事吧?”

邵连昭也太卑鄙了,打不过离夜竟然还用偷袭,邵延不但不阻止,还助长邵连昭,拦住救人的北宫家主!

“这才是北宫离夜。”兰御风坐正身体,正要起身,眼角余光看到蓄势待发的邵家人,他又坐了下来,撩起垂在胸前的一缕发丝把玩,准备在邵家众人攻击离夜的时候,立刻出手。

“昭儿!”

“大哥!”

邵延和邵娇娇红了双眼,怒瞪了来人,看到离夜被纳兰清羽护在身旁,满腔怒火,也变成惊讶。

一系列事情发生到邵连昭死去,也不过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快到让人来不及阻止,甚至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邵连昭已经变成了一句尸体,再也不会说话。

“他找死,我不可能不成全。”离夜看向邵延,剑指邵连昭,气势翻滚,骇人的气息,让人惊悚。

眼角余光看到身边站着的人,离夜怔了怔,这个男人,生气了?

她明显感觉到了纳兰清羽身上带着从未有过的怒气,上次在断魂山脉的他如同一尊杀神,却没有生气,也没有这么大怒的怒火。

“该死!”纳兰清羽拉过离夜,宽松的袖子下面,将她的手紧紧握住,谪仙气质,不曾有变,却甚是骇人。

在外人眼里,纳兰清羽和离夜只是靠的比较近,完全看不出他们的手是握在一起的。

离夜惊讶看着纳兰清羽,稍稍低头看了看被握住的手,一股清澈纯净的灵力,流入她的身体,身体里乱掉的气息,正在一点点平稳。

他看出来了?

“国师!”邵延痛心疾首地看着纳兰清羽,风华绝代的两个人站在一起,他这一刻好像才明白什么。

原来,国师从来就没有想过帮他们,他帮的人一直是北宫离夜,从他到丞相府的那一刻,就是在帮北宫离夜,他去丞相府,完全也是为了北宫离夜,所以在北宫离夜离开的时候,他头也不回就走了!

邵延面如死灰,为什么这么简单的道理,他到现在才想清楚!

“他找死!”纳兰清羽阴沉看着邵延,目光如冰,眼睛深处露出杀意。

此时的纳兰清羽,不再似仙人临世,更像是从天而降的杀神,四周的人,不论是谁碰触到他,就会成为他手下亡灵,不会有任何人,有任何活路!

锐利透骨的目光直看向邵延,邵延倒吸一口气,脚步踉跄后退,面带惊恐。

他早就知道纳兰清羽不好招惹,但那仙人之下,竟然这么可怕,他仿佛有某种预感,邵家若再动北宫离夜半分,便会被这个男人,尽屠!

“无碍吧?”纳兰清羽眉头微蹙,看向已经死去的邵连昭,闪过一丝杀意。

“没事。”离夜看了一眼纳兰清羽,无声看了看被握住的手,她没事了。

看到离夜脸色逐渐红润,纳兰清羽眼中的杀意才稍稍减退,身上骇人的气息慢慢消失无踪。

众人惊悚看着那一道仙姿白影,身体忍不住打冷颤,老天,他们从来没见过国师这样,不管谁冒犯了他,或者是在他面前做了什么错事,他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然后转身离开,可北宫离夜的事……国师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国师,尽管依旧如同仙人,却让人不寒而栗,不由的恐惧!

相传,国师是风启大陆第一的天才,就连日月殿都要讨好他,希望他加入,可国师却从来不屑一顾。

相传,国师一向独来独往,不为任何事留下步伐,他要走的地方,便是喋血地狱,他也能顺利通行,因为他比喋血地狱里的一切都可怕!

相传,国师看似温和,仙人仙气,若碰触到他的逆鳞,便会死无葬身之地。

相传,国师大闹日月殿,在日月殿如履平地,但是日月殿所有人都拿他没有半点办法,宗师级别在他面前,就是一堆豆腐渣。

相传,在风启大陆,国师的地位高不可攀,几乎人尽皆知,却没有一个人敢得罪,甚至连和他交谈都要小心自己的脖子,因为可能随时哪句话不对,脑袋就不见了!

相传……

有太多太多的传言,他们曾一度认为,那只是谣言,国师那么温和,怎么会是众人口中那样。

但现在事实证明,那不是传说,也不是谣言!

而且北宫离夜在国师心里有着极高的地位,连邵连昭国师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直接就给杀了,不过也是北宫离夜杀的,他们两个同时出手,之间的默契,仿佛早已经做了千百遍。

众人纷纷打了个冷颤,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啊,国师真的很可怕!

“邵连昭不按规定,死有余辜,谁敢动北宫离夜一分,我纳兰清羽便将他挫骨扬灰!”纳兰清羽霸道宣示着,不论是谁动离夜,那个人的下场会怎么样,可想而知!

两道身影并肩站在一起,一高一矮,同样的风华绝代,仿佛他们天生就该这样!

夙南轩震惊看着纳兰清羽,张了张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这个男人,竟然会这么霸道,以前竟然没看出来他如此强势!

所有人的步伐纷纷后退好几步,他们顾不得看站在一起绝世风华的两个人,心里只有惊悚,震撼,恐惧,目光落在纳兰清羽身上,他们不自觉地吞了吞口水,无形中一股力量,寒冰透骨。

太可怕了!

真的好可怕!

谁敢和这样的人作对?

离夜看着纳兰清羽的侧脸,嘴角微微上扬,眼中冰霜逐渐被笑意掩盖,一道暖流从心间划过,这个男人……

北宫弑目瞪口呆看着纳兰清羽,要不是他及时收住声音,差点把心里的话就在大庭广众下喷出来。

我靠!纳兰清羽你小子这儿宣示,问过老子了吗?老子同意了吗?北宫离夜是老子的孙女,连老子同意都没同意,就敢这么说话!

夙凌云看着站在一起的两个人,皱了皱眉头,一股无形的失落从心底划过,看着绝配的两人,袖子下面的拳头不自觉紧握。

这种情绪,也许连他自己都没发现,就算发现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夙琉展目光在离夜和纳兰清羽两人身上来回转动,眼睛深处闪过一丝复杂的神情,闪过的速度让人来不及抓住。

“两千万两,随后就会奉上。”李珏拉住满腔怒火的邵延,沉声说道。

这个时候,不管邵家说什么,都是他们理亏,在邵连昭输了以后,不但没有按照规定认输,还想用偷袭杀北宫离夜,国师已经那么说了,邵家就更不能做什么,否则就是和国师作对。

纳兰清羽的恐怖,世人皆知,即便要对付北宫离夜,也不是现在。

帝都这么多人都看着,邵家想赖都赖不掉,他们想找北宫家理论,也不知道理从何来,只能的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面咽。

邵娇娇苍白的脸色扯出一抹笑意,她柔声说道:“大哥是罪有应得,娇娇不怪国师。”

要怪也只能怪北宫离夜,都是北宫离夜的错!国师居然这么护他,那模样,就像是保护最心爱的女人那样!北宫离夜对国师真的就那么重要吗?

不!不是这样!她不允许有这样的事情!

葱白的十根芊芊玉指紧握在一起,指甲陷入肉中邵娇娇都浑然不觉。

这一切都是北宫离夜的错!

“表姐……”

“走!”

邵家人愤恨等着离夜,却没有一个人敢用同样凶狠的目光,去看一眼纳兰清羽。

众目睽睽下,邵家的人抬着已经死去的邵连昭,大步离开。

“貌似,这次的麻烦由我而起。”纳兰清羽喃喃说道,目光看着邵家人离开,邵娇娇看向离夜的目光,他目光沉了沉。

离夜不在意耸耸肩,不在意道:“我虽然不喜欢麻烦,但是这种麻烦避不了,就算不杀邵连昭,他们还是不会放过我,杀了,我至少心里舒服。”

邵家从没想过放过北宫家,反正已经是个麻烦了,那就让麻烦再大一点,这样自己心里也舒服了,至于邵娇娇,那是什么眼神?

虾米!心里舒服!

还围观着的人,突然觉得他们,竟无言以对,北宫离夜说的在理啊,反正是个麻烦,知道避不开了,那还不如自己心里舒坦一点!

“有我在。”纳兰清羽眼中含着笑意,不管她做什么,他都会在她的身边,神挡杀神,佛阻弑佛!

有我在……

简单的三个字落入心中,熟悉的暖意从离夜心里划过,陌生的感觉让她皱了皱眉头。

夙琉展和夙凌云急匆匆回到皇宫,把擂台上所有的事情,半点不改全都告诉了夙皇,夙皇听了以后,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北宫离夜不是废物,那他就有可能废了绍连文!”北宫离夜这是欺君!

“父皇,当初北宫家主什么都没说。”夙凌云淡淡说道,在父皇的授意下,朱储有把这件事情告诉他和大皇兄。

北宫弑当时的确什么都没说,只是说北宫离夜被绍连文打成重伤,没有说北宫离夜废了邵连文是假,而北宫离夜受伤也是事实,藏药楼的灵元丹都用在他身上。

夙皇立刻变成猪肝色,要是北宫弑当时说了什么,他就不会坐在这里拍桌了,国师帮北宫家,应该是为了主持大局,应该是……

不确定的肯定从心里划过,夙皇不敢肯定纳兰清羽这么做的目的。

夙琉展站在一旁,不为任何一方说话,也不帮任何人辩解,偌大的御书房谁也不说话,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邵延一行人回到邵家,看着逐渐冰冷的邵连昭,只感觉到阵阵晕眩。

“爹!”邵娇娇急忙扶住邵延。

“昭儿,昭儿。”昭儿是邵家唯一的希望,帝都除了二皇子,天赋最高的就是他,现在却被北宫离夜杀了,被北宫离夜杀了!

北宫离夜,狂妄小儿!老夫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

“邵家家主,现在可不是悲切的时候,再过半年,就是皇帝十年前许诺的约定之期!”李珏走到邵延身边,若有所思道,脸上露出阴冷的笑容。

财富,权利才是一切,死了一个邵连昭能如何,天地照样运转,不如先想想他们的处境。

十年之期!

邵延眼前闪过一丝光亮,就像是掉入绝望深渊的人,突然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我知道了。”邵延深吸一口气,苍白的脸色又恢复了那阴冷可怕,“姐夫,两千万两黄金的事情,还要你帮忙才行。”

十年之期,他还有十年之期!

“我已经准备好了。”李珏眉头都不皱一下,两千万两对他,那只是冰山一角,不值得一提。

邵延点点头,他还有翻身的机会,邵家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半年后的十年之期!

夜幕降临,比试的风波已然过去,离夜走进北宫弑的房间,看着简单庄重布置,嘴角勾起淡笑,在偌大的房间里面转了一圈,离夜在偏房的找到了北宫弑,他坐在桌案前,眉头紧蹙,手里的毛笔不停在宣纸上勾写,也不知道在写什么。

“爷爷。”离夜轻声叫道,双眉稍皱。

“这么晚了还不睡,你今天已经很累了。”北宫弑头也不抬地问道,继续着手里的事情。

她尽管用出邵家独有的招式,可也消耗了不少灵力,在邵连昭死的时候,她的呼吸明显很乱,只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瞬间,她的呼吸又平稳了。

离夜走到书案前俯下身体,趴在上面笑看着北宫弑,“我已经吃了涤洗丹。”

涤洗丹是比试前炼制出来的,这种丹药能涤洗疲惫,在对战精神力不足的情况下,吃上一颗,能涤洗掉所有的疲惫,恢复最佳的状态。

“你不想说说这些天去哪里了?”北宫弑放下手中的笔,靠在椅背上,慈爱地瞪了一眼离夜。

她只让罗刹回来说了一声,什么都不交代就跑出去了,不知道他老人家会担心吗?

“我去了断魂山脉。”离夜摸了摸鼻子,身影稍稍往后倾斜。

“什么!”北宫弑立马坐直身体,暴喝一声震耳欲聋。

离夜额角划下一滴冷汗,她就知道会这样,靠太近,耳朵都会被震隆的。

“我现在不是好好站在你面前吗?一点事情都没有。”离夜笑着起身,双手摊开,完好地站在北宫弑面前。

前世她一直都是一个人站在巅峰上,从来不会有人担心她,她做事也是随心所欲,但现在不同了,她有人担心,也有人着急,不能再像以前随心所欲,以后不会在这样了。

“夜儿,你可以让爷爷心里有数吗?你是实力究竟到了什么地步?”北宫弑叹息一声,他虽然相信离夜不会随便做决定,也不会冲动行事,但他就是担心,担心她会受伤,他就这么一个孙女。

邵连昭的事情,他到现在还后怕,在不知道她实力的情况下,他不敢贸然教她北宫家的武学。

“我叫了奇叔,先说你们的事情,等会再说我实力的事。”离夜从储物袋拿出玻璃瓶放到书案上,红色果汁在灯光下,如同一块红宝石,明亮璀璨。

“这个是……”

“小少爷。”北宫奇走进房间,直接往这边走来,仿佛早已知晓他们会在这里。

他听说了擂台上的事情,先天地阶,小少爷不是废物,还是天才,甚至一剑杀了邵连昭,这真是大快人心!如今看邵家还能怎么得意!

当北宫奇看到桌案上的红色液体,平淡无常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他大步走到离夜身边,拿过玻璃瓶,激动地看着离夜。

“小少爷,这是朱火果!”北宫奇欣喜拿在手上端详,还是已经处理好的朱火果,服用便可晋升!

朱火果!

北宫弑猛地站起来,走到北宫奇身边,小心翼翼拿过朱火果,激动不已。

“奇叔,还是你厉害,一眼就看出来了。”他们两个要是吃了朱火果,一定会晋升。

本来这东西是在比试前,就该给他们的,可惜她忙着炼丹,一下子把这件事情给忘了,不过现在拿出来也不晚,反正也不着急这一时半刻。

“小少爷,你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朱火果,也已经除去赤蛇毒性。”北宫奇紧握住离夜的肩膀,脸上激动的笑容,和平时那个保持着微笑的人,有着天壤之别。

是朱火果,朱火果,小少爷要是吃了朱火果,她的实力,就能更上一层楼!

“我去了一趟断魂山脉,偶然之下得到的。”离夜轻描淡写道,朱火果的赤蛇,已经被她练成丹药了,丹药数量不多,也就七颗。

温如玉此时要在这里,肯定会把离夜直接打包带走,一脸亢奋。

一条小赤蛇,平常的炼药师,能练出三颗丹药,就是非常不错的成绩,她已经了炼制出了七颗,什么叫才七颗,七颗已经很多了!

“那你赶紧吃了。”北宫弑拉过离夜着急说道,她要是吃了朱火果,实力必定会大涨,到时候何止是先天地阶,天阶都能达到,她也就有足够的实力保全自己。

离夜淡淡一笑,指着朱火果说道:“爷爷,这果子是帮你们准备的,我有其它的。”

“别跟老子扯淡,朱火果本就稀少,你难道还有比朱火果更珍贵的东西!”北宫弑直接把朱火果塞到离夜怀里,这东西就该她吃,提升实力才是最重要的。

“我不会骗你们。”离夜认真说道,把赤蛇炼制出一颗丹药,药效会比朱火果还好,但是药效太猛,到时候承受不了,还会适得其反,她就把它的药效分散成七颗,炼制出七颗丹药,药效和朱火果也差不了多少。

“真的?”北宫弑狐疑看了一眼离夜。

“真的!”不骗他!

“好好好。”北宫弑笑呵呵点头,有就好!

“爷爷,你试试。”离夜把朱火果给还北宫弑,吃了朱火果,爷爷一定很快就会晋升!

北宫弑打开瓶盖,仰头喝下一半的朱火果,一道清新之力流入全身,整个人瞬间感觉到神清气爽,精神抖擞。

“果然是好东西,北宫奇,你也喝了吧,你晋升到宗师,我也就放心了。”北宫弑眼中闪过一丝黯淡,黯淡稍纵即逝,连离夜都没发现。

北宫奇经历太多,如今只能留在他身边,做北宫家的管家。

“谢谢小少爷。”北宫奇接过玻璃瓶,仰头喝下剩下的朱火果,一丝甜味入喉,化作一股清新之力,流遍四肢百骸。

北宫奇眼中闪过一丝惊讶,朱火果的确名不虚传!

“你们都喝下了,我就放心了。”离夜笑着点点头,不用多久,爷爷和奇叔都会晋升,实力提升,他们的安全也多了一层保障。

天龙国除了邵家眼巴巴看着北宫家没落,还不知道有多少小家族这么想着,更何况是整个风启大陆!

北宫家族要盛世,就必须要有坚硬的强者在,谁也撼动不了的强者!

------题外话------

离夜当然学会了,骗你们做啥,邵连昭作死啊作死!

国师可不是啥善茬,可素爷爷很气愤啊很气愤有木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