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十八章 有小爷顶着!

北宫弑的暴喝声,没有谁理会,他们都已经习以为常,也都知道,北宫弑就算吼再大声,也不会真正处罚北宫离夜。

夜悄然逝去,朝阳再次洒落大地。

一行十几人步伐匆匆走过,为首人的脸上还带着淡淡怒意,匆忙的步伐直到离夜居住的庭院面前才停下来。

“北宫离夜,你出来!”魁梧少年指着紧闭的房门大声吼道。

“就是,北宫离夜,你还不赶紧出来。”魁梧少年跟来的人立刻应和道,还不忘讨好他。

铿锵有力的步伐从侧面走来,罗刹那双如火双眸,紧盯着来人,粗犷线条为他增添几分阳刚气息,这份阳刚为他俊美的容貌添加了属于他独有的狂野。

“主子不见客,请回。”罗刹面无表情说道,他不再狼狈,不再满是伤痕,俊美狂野的他仿若即将出鞘的宝剑。

“你是谁?”魁梧少年狐疑看着罗刹,北宫离夜的院子,什么时候又多了这么一个美人?

“罗刹。”主子赐名,罗刹!

“管你什么罗刹不罗刹的,赶紧把北宫离夜给……”

“轰!”

紧闭的房间里面传出剧烈的震荡,罗刹脸上划过一丝担忧,随即想起离夜说过,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准靠近房门,这才又忍住了冲入房间的冲动。

浓烟滚滚从房间里溢出来,带着浓郁的焦味,焦味之中还隐藏着一股淡淡清香。

“啪!”房门猛地被推开,离夜从房间里面走出来,一张俊俏的脸被熏的黝黑,身上也是一身狼狈。

罗刹赶紧走过去,担忧扶住离夜,“主子,你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离夜淡然拍了拍身上灰尘,冷淡说道,按照丹神诀上面的方法炼丹,居然也会炸炉,幸好把丹药抢救及时,没有全部毁了,不然她第一次炼药的心血,就全毁了。

“北宫离夜!”魁梧少年咬牙切齿叫道,大步走到离夜面前:“你这样像什么样子,你好歹也是北宫家的少主,就算你帮北宫家拿回那么多药材,你也不该大庭广众之下抢人,这样是给北宫家抹黑,你知不知道外面又在说你什么!”

离夜扭头看向来人,呆滞了几个呼吸,眨了眨眼睛,回想着记忆中这个人的资料。

“北宫石楠?”

北宫石楠是北宫家旁系的天才之一,也是北宫家唯一一个敢明着骂和欺负北宫离夜的人,其他人最多是暗地里骂两句,可他每次都是指着北宫离夜的鼻子骂。

“就是我!”北宫石楠伸长脖子,抬起下巴,轻哼一声。

离夜挑了挑眉头,理了理衣领,不在意地说道:“小爷已经抢了,人家要怎么说,那是他们的事情,再说,小爷就是喜欢美人?你不给小爷抢?”

对于北宫石楠,离夜没有多大的气恼,北宫石楠虽然每次都骂北宫离夜,但都是为了骂醒她,让她知道什么是北宫少主的责任。

“你……你……我不管你了!”北宫石楠长袖一甩,气冲冲转身离开。

跟着北宫石楠一起来的人,狐假虎威瞪了离夜一眼,匆匆转身跟上去,就怕慢点会跟不上北宫石楠的脚步。

离夜笑盈盈看着北宫石楠离开的背影,一点没有着急,每次北宫石楠到北宫离夜面前吼一顿,又会被她气的不行,就总会来一句,我不管你了,可是到了那个时候,他还是回来,还是会说同样的话。

罗刹着急看着离开的人,担忧说道:“主子,都是因为罗刹才会……”

“罗刹,小爷的人不需要自责,不管你做了什么,都有小爷顶着,别人如何对你,你加倍还回去就可以了,不用再忍气吞声受欺负!”轻狂霸道的声音打断修罗的话,离夜拿出一个小瓷瓶,放到罗刹手上。

“这个可以疗伤,你这些年身上的暗伤应该不少,好好调养一下。”离夜继续说道,在斗兽场那么多年,他的身体是该好好调养。

“谢主子。”罗刹沉声回答,炯炯有神的双眸注视着离夜,他清楚知道丹药的珍贵。

“我还想……”

“北宫离夜!”一声怒喝传入耳膜,离夜顿时嘴角抽搐,黑线不停从额上滑落。

北宫弑怒火冲冲走进庭院,看着滚滚黑烟从房间里面冒出来,还有离夜那狼狈的一身,黑了半边的老脸,一下子全黑了。

“爷爷,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今天她的院子要不要这么热闹。

“吓死人?你先说说,这些药材你就这么摆在院子里面,想干嘛?”北宫弑肉疼指着摆满院子的马车,一阵肉疼。

好好的丹药在这里风吹日晒,这混账小子怎么想的?

“爷爷,北宫家不是有很多事吗?”离夜满头黑线的反问,这些天他怎么老在家里,时不时的吼一句。

“当然。”北宫弑理所当然地点点头,北宫家的事情多了去了。

“那你怎么在这里?”离夜继续问道,有事情他还在这里?

“你小子还问,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你这些药材送进藏药楼好好放着,不是放在这里风吹雨淋。”这个败家子,她就不知道心疼吗?

“我相信那个人很快就来了。”离夜拍了拍袖子,嘴角勾起狡黠弧度,他要是不来,这些药材放在她院子里面,去不去藏药楼都无所谓了。

“谁?”她到底在等谁?

离夜笑而不语,一阵熟悉的味道传来,离夜嘴角勾起弧度。

“药长老,你都来了,干嘛还躲着不出来,难道让离夜请你出来吗?”那淡淡的药香早就泄露他了。

北宫弑扭头看向身后,映入眼帘的就是北宫药阴沉的一张老脸。

“北宫离夜,你小子好样的!”北宫药咬牙切齿地看着离夜,他居然想出这么损的招,让自己来这里找他。

要不是有北宫弑在,北宫药早就冲上去掐住离夜脖子使劲摇晃,这小子居然明着算计他,赌什么赌!这个赌注,注定就是他输!

“如何?你赢还是我赢?”不顾北宫弑惊奇的目光,离夜继续问道,这么多药材到了她的院子,一直守着藏药楼的长老,怎么能忍受,况且其中还有北宫家不曾有过的药材。

北宫药注视着北宫离夜,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深深叹了口气:“把东西送进藏药楼吧。”

在知道二皇子送药材过来,他就知道自己输了,只是愣是撑到现在才过来,到底是谁说北宫离夜废物,这个人要是敢站出来,自己保证不打死他!

“好啊。”离夜笑眯眯的看着北宫药。

北宫药目光阴沉注视着离夜,四目相望,谁也没有收回目光,更没人示弱。

房间里面浓烟逐渐散开,焦味随着浓烟化去,淡淡清香从房间里面传出来,北宫药阴沉的目光突然睁大,眼中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题外话------

哼哼,某药长老硬撑也没用,还是败下阵来了素不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