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95.一笑一尘缘95

白天穿着衣裳的人,再美,亦不过存欣赏二字在心。可到了夜晚的床上,纵然还是同一个人,却叫人心底生了莫名的异样感觉。诀衣之于帝和,便是这样。

看着妙曼身姿被被褥遮盖住的她,他不知是自己看到了她衣裳飞尽模样还是她的脸庞此时离他太近了,心里当真像有只小奶猫在走来走去,偶尔还会用小爪子挠他的心几下,惹得他的心有些痒痒的凡,

醉梦中的人,法术随心,虽突然,却不足以将他困在床上,困在她的双臂之间,然,他却忘记捏诀离开她的身边。只晓得,他的清白算是被她毁了个干干净净。哪有大尊神被女子强抱强睡的理儿,说出去丢死人。他可不是帝尊,要脸,何况当年幻姬睡千离,他是晓得真相的,哪里是幻姬睡千离,明明就是那小子使计欺负了人家小姑娘,反而倒打一耙。可如今的情况,他却是真真儿的被诀衣给强了,他万神之宗的颜面要放到哪儿去呢?

大道理一个个飞旋在帝和的脑中,然而他偏偏没想到用仙法离开床,由着诀衣抱着自己,闻到她散发出来的淡淡女子幽香,不腻犹柔清的很,撩着他的嗅觉,越发有种微醺之感,好像在屋顶喝的酒让他也醉了。

渐渐的,诀衣睡得越来越沉,而帝和却愈发的清醒,灵台清明得更甚平时。

这世道,果然是害人之心不可有。原本想取一个梦境球明日逗逗她,没想到反而让自己尴尬,帝和心里暗恼一记,见诀衣睡的安然,打算悄然离开,他的清白没了就算了,他不说,谁都不晓得,就当被一只野猫给扒了衣裳。可她的名声,他还是要替她留着,像他这样的好人实在不多了啊。心里感叹了一把自己的善良和有道德,帝和轻轻从脖子上拉下诀衣的手,还没完全拉开,她又缠了上去謦。

没法子,帝和只好捏诀从被子里一下闪到床外。

“嗯?”

手里和腿下忽然没了东西,多年的领兵敏感直觉让诀衣下意识的醒来,有种在外行军野营被人偷袭的感觉,“谁!”说着,睁开了眼睛,看到床下站着只穿着大裤衩的帝和,也没看清他的脸,就晓得是个人杵在那。

“你,过来!”

帝和看到翻身仰躺在被子里的诀衣,不是睡着了么,怎么人走了她马上就能醒来,也忒机敏了些吧。

“过来!”

诀衣人虽然因为酒劲迷迷糊糊的,可心里知道要防备被人偷袭,言语里仙诀同时施放,帝和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感觉身体忽然飞起,紧接着一个旋转有东西压到了他的身上,看清时,他又睡到被子里,诀衣真当的压在他身上,一缕长发从她的背后落到了身前。

嘿,这姑娘的身手……

诀衣双手按在帝和两边的肩胛处,“为什么偷袭我?”

“我没有。”

“还嘴硬!”

“猫猫,你知道我是谁吗?”

诀衣凑近了一些,这张脸她怎么可能不认识,“你变成灰我都知道你是谁,帝和。”

不错,又醉又迷糊的连自己都要认不出的程度下,还能说出他的名字,有赏。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帝和的眼睛前所未有的清亮,他游戏天地,可不会游戏女子的真情,他知道她不喜欢他,对他的性格也不赞赏,一个不待见他的女子,他除了逗逗她,并无别的想法。她扒了他的衣裳,介于她酒醉,他不与她计较。她扒了自己的衣裳,他给她盖上被子,非礼勿视,不看她,可这会儿他要走了,她还把他压上床,问题就不一般了。

“你偷袭我,我要收服你。”

帝和轻轻的勾起了嘴角,“收服本尊?”

“嗯。”

“凭你?”

“凭我!”

帝和饶有兴趣的问,“你打算怎么收服我?”

醉得连自己的床都不认得的诀衣怎么可能晓得要如何收服帝和,清醒的时候她都拿这个情圣没法子,醉熏熏的时候要能说个子丑寅卯出来就当真见鬼了。帝和问她,她随口就来。

“割掉老二,收服成功。”

帝和:“……”

听到诀衣的话,帝和差点儿跳起来,谁告诉她割掉男人的老二就收服成功的?姑娘啊,你好歹也是个天界数得出名号的天姬啊,你说话得注意三分颜面,莫要把自己的脸当成浮云给扔了呀,就算是星宆

宫里那个没节操的女子都干不出这种恶毒的事,男人没了小兄弟还能是男人吗?

“你下来!”帝和严肃脸,决定离身上的这个女人远一点,太恶毒了。

聪明素时的帝和做了一件蠢事,妄图与一个醉酒的人说清醒的话。诀衣要能听得进去就不会扒掉他的衣裳了,还能用女上男下的姿势压着他么。

他让她下来,她偏不下来,反而更用力的压着他,本就不喜欢听他的话,这会儿越甚。

“女孩家家的,害不害臊,压着不穿衣裳的男人。”帝和表情甚为认真,“下来!”

诀衣索性两条长长的*缠绕上帝和的双腿,还颇有姿态的朝他哼了一声,“哼。”

“再不下来我不客气了。”

“你对我什么时候客气过?”诀衣反而牢***起对帝和的不满。

帝和:“……”

嘿,这小没良心的家伙。在异度,白幻熹曜灵尊伤害她的时候,他没提醒吗?怕她抵不过灵尊的灵术,蒙上她的眼睛,不是照顾她吗?天洞打开,不顾自己的危险护着她完全,这不是跟她客气是什么?若是换做别的女子,跟在他身边自己看着办,能跟上他的步伐他就管着,跟不上自求多福,亏得他还对她上心,这会儿倒一点不记他的好了。

“我就不该疼你。”

不想她回异度再过不安定的日子,甚少拜托星华千离的他,让他们注意照顾着她,这人情是白给她讨来了。

不说疼她也就罢了,说起来诀衣就不满。

“你疼过我?”

“没疼过?”

“你疼的女人帝亓宫都装不下,就是没我!”

哎,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罢了,她脑子不清醒,明日这些话她定忘得干干净净,他与醉鬼说些个什么呢。

“我没疼过你,现在,可以下来了吗?”

“不下。”

他都没疼过她,她为什么要听他的话,她想在哪儿就在哪儿,压着他感觉不错,为什么要下来。

“诀衣!”

“就不下,怎样?”

许是累了,诀衣越说话头就越低,最后一个字音说出来后,小巧的鼻尖已经快碰到帝和的鼻子了,撑在他身体两边的手臂忽然送了劲道,整个脸贴到了他的脸上,红唇好巧不好的印在了帝和的唇上。

帝和双手捧起诀衣的头,一晚上亲他三回,她可够热情的。细看这姑娘,当真是漂亮极了。她说他没疼过她,自己就疼她一回,毁了这梦境球,世间再无人晓得今夜她如此火辣。

帝和搂着诀衣打算翻身把她放到床上的时候,听到她小声的说了一句梦话。

“好好活着,麒麟……”

帝和的动作忽然停下来,定定的看着诀衣的脸,她怎么会说这句话的?!

万年前,珑婉化出真身进入幻姬的法杖,在她的龙头看着他时,她的眼里清清楚楚的也写了这样一句话,她看着他,尽管没有说出人话,可他看得懂珑婉的眼神,她让他好好的活着。他到了异度世界,他活着,珑婉却找不到了。

“诀衣。”

帝和试图叫醒诀衣,她无缘无故为何梦中说了这样一句话?

“诀衣。”

诀衣太困了,实在烦有人叫她,皱着眉头发牢***,“闭嘴啦,睡觉。”

“诀衣你醒醒。”

诀衣双手抱着帝和的脖子,把脸埋到了他的颈窝里,被子里的腿烦躁的蹬了几下,“不准说话不准出声不准叫我。”

“……”

这哪里是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养是不难养,是喝醉了酒难伺候呀。走人,她不高兴。不走,问她几句话,也不高兴。独独的只能被她抱着不出声,方能顺着她的心意。

诀衣抱着帝和扭晃的那几下过去后,她安静了,帝和也……安静了。只因,他不敢不安静。两个人身上虽然还有那么一两块布,可都是贴身的小东西,被子里她不管不顾的又蹭又蹬,绕他是个男神也有了正常的男人反应。要命的是,撩拨的人还不晓得自己做了惹

火的事,丝毫不察觉抱着他,胸口的柔软隔着一层薄薄的锦缎天衣贴着他精实的胸膛,撩人的感觉异常清晰。

搂着怀里睡着的女人,帝和轻轻的叹气,“哎……”女人真得不能轻易招惹。

*

日晒三竿,帝和与诀衣还在被子里相拥而眠,依旧的女上男下,她压着他睡的安稳。

午时至,睡饱的诀衣总算醒了,在被子里抻了两下腿,长长的睫毛动了两下,缓缓的睁开眼睛,人的下巴?她怎么可能看到自己的下巴呢?

眼睛完全打开后,看清帝和的脸,诀衣嗖的一下从被子里爬起来,看到帝和光洁的胸膛,自己的一条腿还压在他的某个地方,吓得立即把腿收了回来,再检查自己身上,衣裳呢?

不敢置信的诀衣双手用力的拍打自己的脸颊,醒醒,醒醒,不要做梦了,还是做这种跟男人睡在一起的春meng。

“别打了,脸要肿了。”

诀衣停下来,看着慢慢睁开眼睛的帝和,“卑鄙,无耻,下liu。”

“说谁呢?”

“你!”

帝和一只手抬起枕在脑后,好整以暇的看着脸颊被拍红的诀衣,“真是贼还做贼。”

诀衣翻身而起,下床后,看到地上的衣裳,连捡都懒得捡,捏诀用仙术瞬间穿上衣裳,转身看着还在床上躺着的帝和,敢对她做出这等不要脸的事,没那么容易放过他。

“我原以为你这个人花心也就算了,起码不会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没想到,当真是有辱神尊之名。帝和,此事非同小可,我绝不会放过你。”诀衣摊手化出佩剑,“是你自己来,还是我动手?”

慢慢的,帝和从床上坐了起来,眼睛半掀,像是还没睡醒,看着床上震怒的诀衣,“啧啧啧……”摇头,“真是薄情寡性之人呀。”

“这个词,你现在不配。”诀衣的怒气来了真,她虽不喜帝和的博爱,却一直觉得他品行尚可,真是没想到他竟然……

帝和捏诀,一个梦境球忽然出现在诀衣的面前,在淡淡的金光里打开,清晰的再现了昨晚的一切……

帝和支起一条腿靠在床栏上,看着诀衣的脸色从怒气变成了震惊,然后有了淡淡的红色,逐渐的加深,加深,加深……而她手里的剑,在在不知不觉间消失了。

梦境球里的画面结束之后,诀衣红着脸,不甚不在,“不早了,我不打扰你休息了。”转身,便想走。

“站住!”

帝和悠悠然的出声,刚才不是还一副要把他大卸八块的样子吗?这会儿怂了,想开溜了?

诀衣知道自己这次闹大了,站住身体,讪讪的笑了两声,“呵呵,呵呵,我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帝和神尊你不是很喜欢开玩笑吗?你看,大家都是刚醒,开开玩笑有益于一天的好心情。”

“开玩笑?”帝和似笑非笑的看着诀衣,她这会儿晓得说是开玩笑啦,晚了!

“嗯,玩笑。”诀衣一边说着一边还不敢看帝和的眼睛,“昨晚帝和神尊也喝了不少的酒,你接着睡,我出去了。”

帝和懒洋洋的半躺着,声音里有着初醒的慵懒味道,仿佛是漫不经心的在说一件很小的事,可听得诀衣的耳朵却不是那么回事儿。

“刚才本尊可是被吓醒的,睡不着了。”

“万神之宗的您活了这么多年,什么风浪没见过,怎么可能会被我一个小小的玩笑吓到呢,帝和神尊你再睡会,我走了。”

诀衣也是狡猾的头儿,说是走,其实暗暗掐诀准备直接闪出帝和的寝宫,离开他的视线她便打算腾云驾雾一刻不停的回直接的九霄天姬宫,到了自己地盘儿,谁还记得昨晚强抱他睡了一晚的事,走出帝亓宫,她就不承认了。

可帝和也不是个笨的主儿,诀衣想逃,他还能不晓得她想逃吗?在她捏诀的刹那,更快她一步的禁了她的法术,让她愣愣的待在了原地,忍着笑,看着她害臊。哟,现在晓得要害臊了,昨晚可热情着呢,又抱又亲的,还说要割掉他的老二。

法术被禁后,诀衣不高兴了,顾不得害臊,红着脸看着帝和。

“你又禁我法术!”

“你不逃,我禁什么。”

“我逃什么,

随便用下法术怎么了。”

“我随便禁一下,你生气什么?”

诀衣拉着脸,“解开。”

“解开你的禁术前,先说说昨晚的事怎么了结吧。”帝和倚了一个更为舒服的姿势看着诀衣,懒懒散散,看她要怎么狡辩,昨晚可期待她今早醒来呢,就是没算到夜猫儿还能拿剑指着他,胆儿忒肥了。

“昨晚的事?”诀衣开始不承认了,“昨晚什么事?”

“哎呀,刚才的梦境球怎么不见了?”

帝和故作惊讶,“莫非是我把它扔到了外面?”

“等等!”

诀衣妥协,“昨晚的事,我又想起来了。”

帝和松了一口气似的,“啊,知道了,梦境球还在我这呢。”

诀衣暗暗的道,卑鄙,无耻,下liu!

“说吧。”

诀衣偷偷撇嘴做了个小动作,谁能想到他的酒后劲那么足,她以前可是千杯不醉,喝他的酒居然就喝醉了,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给他抓到了小尾巴。不过,昨晚他们……

“我们昨晚除了梦境球里的事,没别的了吧?”

“你是想有呢?还是想没有?”帝和问。

诀衣想也不想的道,“当然是没有。”

“有!”

“啊?”

“昨晚除了梦境球里的事,我们还发生了很多事。”

“啊!”

“羞于给人看的事,难不成我还放到梦境球里让别人看到?”

诀衣一下子不知道要说什么,“我们……我们那……不可能!你诓我!”

“姑娘,你都把我直接拽到床上压着了,还亲了我好几回,以你的脾气和力气,你好好想想,你觉得你干不出对我霸王硬上弓的事吗?”

诀衣颇为严肃的想了想,这种事,她脾气若是来了,确实是干得出来的呀,何况身下压着的是帝和这小子,她以前可是爱慕过这混蛋的。

“我……”

“你说怎么办吧!”

诀衣想不出法子,她生平就没想过有朝一日把帝和给睡了,而且,他也从来不想娶妻生子,既然这样,两人就算是做了个梦,谁都不计较,当成没发生,从此桥归桥路归路,各过各的日子,安好。

“你想要什么?”诀衣问。

帝和反问,“你想给什么?”

“我什么都不想给。”

诀衣是个实诚的性子,这事太突然了,她想不到能怎么办,便把心里的话对帝和说了出来,“昨晚的事,我们都不想的。既然大家都喝了酒,就当是酒后的一场梦吧,我忘记,你也忘记。我不说,你不说,天下没人知道这回事。”

想了想,诀衣又道,“虽然我这么说显得自己不负责任,可是我们之间有一个特别的人,帝和神尊你呀。”

“噢?”

“神尊你不想娶妻生子,帝亓宫里珍宝无数,天下美人仙法你亦不缺,归而言之,昨晚的事,我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对神尊你真诚的说一句,不好意思,昨晚失礼了。”

帝和挑眉,“完了?”

诀衣问,“你还怎样?”

帝和眨眼间出现在诀衣的面前,“当年幻姬殿下不小心眠了帝尊,堂堂天外天十万年岁的小姑娘知道要对帝尊负责,你贵为九霄天姬,不晓得比当时的幻姬殿下大了多少,你强抱了本尊一晚上竟然想拍拍屁股走人?”他不想娶妻生子是一回事,但是她不能拿他的习惯当成不负责的理由,太不可爱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