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一章 关系很复杂

“光光,你用得着这么拼命吗?早上五点起,晚上两点睡。”席柳青睡一觉醒来,看到还在看书的舍友,忍不住吐槽。“连我这个学渣都没有你这么努力。”

杨光头没抬,很不客气的讲:“所以你是学渣,我要当学霸。”

席柳青没生气,只是翻了个白眼。“你看看人家吴登那学霸,都没看他上多少课,轻轻松松照样是学霸,没有像你这样不要命的学习啊!”

“别人努力你看不到而已,没有人天生就会。”

“但是你能不能稍稍把作息时间调整过来?”

杨光终于抬头看她,小台灯昏暗的光线让她看不清她表情。“是我吵着你睡觉了吗?我去外面楼梯看。”

席柳青反应迅速的抓住她。“我的大小姐,你没吵到我,但是你这样起早贪黑的,会让自己变丑知道不?美容觉很重要!”

可是再重要,也比不上战友的命。自加入战狼,她的作息就很少正常过,不是在出任务,就是在出任务的途中。

“你看你这黑眼圈,这没精打采的脸,还想不想追到你家男人了?”席柳青晓以大义的给她做思想工作。“你要是化妆还好一点,现在你这样走出去保证能把你家男人吓跑。”

其实杨光也没她说的那么惨,毕竟一晚上能舒舒服服睡上几个小时的觉,对杨光来说已经很奢侈了。

“你是天生丽质,可这人就像你看书一样,三分天分,七分努力,你自己都不注重自己,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单杨光的家庭背景来说,嫁不出去是不可能的,更别说她现在已经嫁人了?

不过杨光听到她的话,还是注重起来。夏玲那么漂亮又会打扮,不止是她,有太多的漂亮女生窥视长官已久,她得把她们都通通秒杀!

“好,我答应你,以后提前一个小时睡觉。”

“不行!”席柳青非常严肃的说:“美容觉是十点到两点!”

“那么早我会睡不着。”一听就是受虐的人。“最早十二点。”

“最迟十一点!不然我不跟你玩了!”

杨光:……

于是两人经过一番拉锯,最终杨光答应她,会在十一点半之前睡觉。

杨光答应的事就会做到,况且这个事也不是很难做到。

她在柳青十一点把所有的灯都关了后,躺床上老实的闭上眼睛,脑袋却精神的想事情。

席柳青平时也不是个乖学生,不然怎么会是学渣?她平常都是抱着手机玩到十二点多的,现在她约束了杨光,自己当然要以身作则。早早关了手机的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

“光光,赵传奇有跟你联系吗?”睡不着的席柳青侧过身,枕着手臂跟她聊天。“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跑去那么恐怖的学校。拜托,你们两个才是最不用担心前途的人好不好?现在你们都一个个这么努力,我好忧伤啊!”

“他没跟我联系过。”杨光也侧过身,同她聊天。“那个学校很严格,可能他没法跟我联系。”

“不行,这差距太大了。”“光光,以后我跟你一起学习,我也要当学霸!”

“好。”

席柳青还有许多事想问她的,但问了她可能也不方便说,便没有提起她为什么离开这么久才回来。想了想,席柳青八卦的跟她讲:“还记得吴登不?”

“嗯。”吴登?听到这个名字,杨光微微皱眉。听选拔的战友说,他刚去新疆的时候带着帝都口音?难道他是帝都人?

一说到班里的传奇人物,席柳青特别兴奋,那话滔滔不绝,如黄河之水奔腾不息。

大多女孩对强者都有一股莫名的崇拜,这种感觉杨光明白,耐心的听她诉说吴登的光辉事迹。

“光光,你不知道吴士官简直太帅了!不对,现在应该叫他中队长!”席柳青一幅少女心荡漾的样子,声音居然带着丝娇媚的妖绕,要知道她平时大大咧咧像个男生。

杨光心里忍不住笑。情人眼里出西施。不过那个吴登确实不错,以他的外貌和优秀成绩,再加上现在中队长的身份,恐怕比学校的校草还要受欢迎。“他什么时候成为中队长的?不是说要等毕业吗?”

说到这里席柳青蹭得坐起来,精神抖擞的讲:“一个月前的新闻看了没有?”

“没看。”那个时候她还在执行任务。

“一个月前国务常委之一的余平芳,她的儿子遭到绑架,是吴登恰巧路过救了他,为此吴队长还受了伤。”席柳青想到新闻上鲜血直流的吴登,不尽深深佩服。“他中了三枪,差点就没命了。”

“当时特警没到位?”杨光没她头脑发热,想的都是些理性的东西。

席柳青回忆的讲:“都到位了,是在闹市里,所以他们到的特别快。”

也就是说,吴登在有特警的情况下,还逞英雄的救了国务常委的儿子?不是杨光心里不够阳光,总把事情往坏处想,而是这事实在有些蹊跷。“他之前是不是也救过一位部长?”

“嗯!也就是那次他被特招进特警队的。”现在的吴登在席柳青心中那就是英雄与传奇的存在。

杨光看她两眼放光的,没有把自己的疑虑说出来。

两次都偏偏这么巧,而且还都成功了?这次虽然受了点伤,但还活着,有国务常委的帮助,他那些伤很快便能好。

他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同样也收获不少,让本来还在考核待观察中的他,一下直接担任中队长,以后有国务常委的提携,还怕不能平步青云?

“嗯。柳青,我们快睡吧,明天早起陪我去跑步。”杨光不想让她和那个吴登走太近,不知道是自己太敏感还是太多疑,她总觉得那个吴登不简单,而席柳青是她的朋友,不想她越陷越深。

“好啊,不过你可得叫我。”席柳青没感到杨光的变化,翻过身仰面躺着闭上眼睛。“晚安光光。”

“晚安柳青。”

**

对吴登,杨光没有过多关注,对她来说,不是自己在乎的人,她才不会浪费时间跟精力。

不过她在席柳青身上下了功夫,早上六点起来跑步,七点集合做早操,梳洗完毕去上早自习,就连中午的时间都拉着她去图书馆,总之把她看得紧紧的,不让她闲着去想那个吴登。

只是现在的新闻似乎盯上这位新起之秀了,食堂里的电视隔三差五就放着有关他的新闻。

杨光看盯着电视都不眨眼的席柳青,在她眼前晃了晃手。

回神的席柳青脸一红,低头迅速吃饭,完了后忍不住说:“光光,吴登真厉害,还以为他这个空降的中队长会搞不定那些部下,没想到还没一个月的时间就征服了他们,带着他们履立战功!”

“他有这实力。”杨光没有否定这点。但是他还太年青,又是个外来人,表现太突出会招人恨。他这么聪明不会不知道,反而行事愈加高调,他是急于求成,还是另有预谋?

就在杨光想这事时,新闻又暴出一条另人咂舌的消息。

国务常委的儿子——方牧表示,他要来国科大读书,而余平芳也表示支持。

看得两眼发直的席柳青,紧紧抓住杨光的手臂。“光光,你听到了吗?方牧要来国科大,而吴登也会陪他一起来!”

杨光平静的看新闻,又看像小女孩兴奋的席柳青,点了点头。方牧来国科大学习没什么好意外的,他做为国务常委的儿子,将来可能会子承母业,但吴登为什么要回来?他回来就是方牧的跟班,听着很好听,实际却是个贴身保镖,还要重读大一。

这和他之前拼命往前扎的行事风格不像,比起一个下届还不知是不是会继续担任国务常委的儿子的跟班,很显然他中队长的位置会更有保障一些。

晚上回到宿舍,杨光给父亲打了个电话,问他怎么看这事。

“杨光,这是国务院的事,你别管。”杨烈非常严肃的叮嘱她。“你只要好好的学习、读书就行了,方牧是不是来国科大,和你没有关系,你也不需要在意。”

杨父的态度是:这是ZF的事,他们什么别管,也不需要去拉拢和讨好。

杨光听出父亲的意思,没多想,老实的应着。

这些政治斗争父亲从不参与,也不站队,本来他这样的做法引起一些人的想法,但在有靳藤和整个军部的关系,他一直都置身事外,因此他也不想女孩参合进去。

这当中的关系繁杂,杨光有父亲那句话,自然是自己过自己的,不去关注方牧和吴登,她照样过她的日子。

只是身边有个席柳青,她想不知道都难。

每天听她在耳边叽里呱啦,三句话不离吴登,杨光很想一巴掌拍死她。

“柳青,他现在就是个保镖,有什么好的?”杨光被她说得快有点神经错乱了,忍不住开始数落她,说得有点现实和冷酷。“你还不好好学习,以后毕业了怎么办?下部队当个小军官?你觉得这样的你能引起吴登的注意?反过来说,你当了学霸,将来前途无量,说不定你都看不上吴登了。”

“还有,吴登现在跟着的那个人,以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样,这国务常委通常是五年一换,要是方牧他妈换下来,吴登就只是个保镖,连特警中队长的位置都保不住。”

“她说的没错。”吴登语气平和,五官深邃俊朗的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像是在认同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

席柳青被吓了跳,抬头看到楼梯口的吴登,和懒散靠在墙上的方牧。

方牧皮肤白晳,柔和俊美的五官和好像一直在笑的嘴唇,非常符合时下最流行的那款男生,有钱有脸蛋,还有点坏坏的。

现在他靠在墙上,嘴边含笑的看着两个女孩,似乎没有听到她们在说自己坏话。

杨光微微一震后,下颔微扬,对吴登从容的讲:“我这些只是猜测罢了,吴登队长别放在心上。”

“你分析的很清楚,没有说错什么,谁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不是吗?”吴登说得轻松,眼里的笑意却深远。“杨光,你还是叫我吴登吧,毕竟我现在只是方少的跟班。”

现在的吴登与刚来国科大时不同,他成熟了许多,同时也沾染上太重的官场气息,他总是游刃有余的应对每个问题,看似滴水不漏,实际你只是不知道它漏到哪里去了。

杨光看他越发高挑的身高和俊朗的脸,皮笑肉不笑的讲:“方少的私人保镖,我可不敢直呼其名,以后还是注意一下身份的好,以免给方少丢人。”

方牧事不关已的扬眉。“杨小姐今天似乎心情不好,要不要和我们出去放松一下?”

“方少,我要当学霸,下次我请你,当是迎接方少成为我学弟的欢迎礼。”杨光非常直接的拒绝,拉着席柳青就走。

被拉走的席柳青不时反头看吴登和方牧,在进了教室后才紧张的问。“光光,那个方少会不会对你进行报复啊?”刚才她咒他妈妈会落马。

杨光不在意,拿出这节课要用的书。“方牧没那么无聊,你别担心。”方牧看着是个标准的纨绔子弟,实则这是高压下的伪装而已。从小他就接受他母亲余平芳按排的繁沉课业,从而让他生出叛逆的想法,她记得在这次的换届中,他还从中做梗,但余平芳最终凭借老辣的手法,保住了自己国务常委的位置。

不过自那次后,方牧彻底和他老妈反目成仇了。

所以杨光在被他听到自己说他妈妈坏话时,甚至还有点高兴。这算是她预先埋下的种子好了,等有天方牧会来发现它的。

“我看着悬,他那种仗着有后台,无所不为的大少爷,才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我们。”席柳青不信,越想越害怕。她家不同杨家,她可是个小透明,方牧在拿杨光没办法后,肯定会把气撒在她身上。

“光光,我什么都没说,我却要被你害死了。”席柳青说着就哭起来。

看她哭半天没一滴眼泪的,杨光忍住给她一个栗子的冲动,好言安慰她。“他要是真找你麻烦,你就告诉我,我帮你打他。”这完全是个玩笑话,没想到成真了。

瞧着双手揣兜里,看起来对什么事都无所谓却又很拽的方牧,杨光挑眉,看把自己拉来的席柳青。

席柳青往后缩了缩。“光光啊,是方少说要跟你比划比划一下,然后你也答应我的……”后面越说越小声。

杨光:……

谁要跟人打架啊!在国科大打架情节很严重!

“杨小姐,听说你去部队实练了两年,有没有兴趣和我过两招?”方牧挺随时的,不像那些大少爷把动手的事交给保镖。

杨光各种无奈。“方少,我那两年学的都是花拳绣腿,哪有方少这么厉害。”

“没比过怎么知道谁厉害?还是杨小姐看不起我,不想跟我比?”

“方少,是我怕疼。不然这样吧,今晚上我请方少吃饭,过去的事都让他过去,好不好?”打架这样的事,她一个“女孩子”还是不要做这么粗鲁的事了。

方牧勉为其难的点头。“那好吧,放学后我在门口等你。”

“谢方少赏脸,我一定准时到。”

席柳青看看方牧和吴登,迅速跟着杨光走掉,一路不断道歉。“光光,是方少突然堵着我,我真的不想这么做的!”

杨光继续走。

“光光,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也能跟方少打,可是我敢我爸爸也不敢啊。”

听她快要哭的声音,杨光叹了口气。席柳青是个性格率真的姑娘,天真又充满阳光,如果不是这样,杨光一开始也不会跟她做朋友,这次如果对象不是方牧,她相信她真会和他打一架。

“我没事,只是在想今晚吃饭的事。”

“光光,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杨光断然拒绝。“今晚我一个人去。”

这是场鸿门宴,杨光不想把她牵扯进来。

杨光心想,父亲说的话,她可能做不到了。如果跟方少走得太近,就一定会受到牵连,所以她现在只有两个选择,第一个是和方少画清界线,结果是她别想好过,另一个是同他一起搞夸他母亲,助他上位。

这事怎么看都是前面一个要容易做到?如果真能这么轻易选择,她就不用这么烦了。

而另一边,看她们两个走掉的方牧,笑容加大。“我开始期待今晚了。”

“方少,还是别抱太大希望。”吴登提醒他。“杨将军也不会同意她那么做。”

“你没听到她那天的话吗?她似乎对我们两个都不待见呐。”

“所以更不会参与进来。”

方牧呵呵笑了声,玩世不恭的讲:“吴登,你不了解我们要的是什么,在权力和金钱都不缺的时候,最缺的就是刺激。”

“她不同,她是个聪明人。”他这种存在身份分歧的话,吴登没有表现出不悦,劝说他放弃他的念头。

方牧一点不担心,看都没看吴登往回走。“正因为她是个聪明人,所以她一定会答应。”

跟着走了会儿的吴登停下来,沉默的看着前面的方牧。

他们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方少想要掰倒他母亲,他想要进入国务院,在这场危险的角逐里面,他不想卷进无关的人,尤其是她。

她非常冷静独道,有她的参与一定如虎添翼,但如果失败,她承受不起,甚至是整个杨家,杨烈这么多年来所做的置身事外,怕是要因为她而不得不选择站队,成为那些人的支持者和帮凶。

在这里他不相信任何人,除了杨家和靳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