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章 不该存在的葬礼(第四卷完)

在等待救援的时间里,K2峰的气候越来越恶劣,大雪压境,再加上高原气候的原因,连火都点不着,而更糟糕的是直升机上不来,求缓小组和生化小组被堵在路上。

听到他们要徒步上来,靳成锐提醒他们小心山里的狼。

“狼头你就放心吧,我好歹也是部队出来的。”朗睿许久没有亲自动手了,这次有机会,当然要好好表现,亲自带队登山。

靳成锐也许是对他足够放心,没有多说什么。

原地跑的刘猛虎在他切断通迅,问他:“狼头,我们的食物都吃完了,我去打点野兔什么的回来。”

“不准去。”靳成锐冷厉的拒绝。

刘猛虎不解。现在他们呆在这里也不能做什么,而且这样的气候没人敢睡。

韩冬让他听话,说一两天饿不死。

实则他们都几天没吃过像样的东西了。

杨光见刘猛虎还是不能理解,一边原地蹦跳一边喘息的讲:“虎狼,这么大的雪雾,你走丢了我们还要浪费时间和体力去找你,现在救援小组正在路上,如果他们这么个时候到达,不是还要耽搁更多时间?这样不仅是我们有危险,还害了其他人。”

听到杨光的话,刘猛虎想明白了,也不嚷着要去找吃的。

只是又冷又饿,这种感觉真不好受。

这样也就算了,他们还要不停的运动消耗体力来让自己不被冻住,真是狠操蛋。

靳成锐看他们像群跳蚤似的原地蹦,组织他们绕雪屋跑步。

杨光他们看跑在前头的长官,心里卧操一句,苦逼的跟着跑。

雪屋里徐骅听着他们的脚步声,也想出去和他们一起跑,可他没办法。

“狼头,灰狼一个人在雪屋里也挺寂寞的,不如我们拉他出来一起运动运动?这不运动再多的被子盖着都冷。”

刘猛虎的声音让徐骅竖起了耳朵。没想到这个傻大个还能这么替人着想。

“去吧,饿狼,你也去帮忙。”靳成锐没有停下来。

刘猛虎和韩冬两人,跑到雪屋入口就掉队钻进去,看到坐起来的徐骅,直接一人一边把他架起来。

他们速度很快,似是想要赶上下一圈的队。

徐骅单腿蹦的被他们拖出去,被迎面而来的寒风给刮得差点喘不过气。“这什么鬼天气,怪不得这么冷!”

“别抱怨了,快跑吧,不然你很快就会冻成冰棒。”韩冬一点没因为他是病人就照顾他。

刘猛虎压根不知道什么叫温柔。

所以被他们两架着的徐骅,要跳得非常快才能跟上他们的进程,一圈下来就出了身汗。

杨光跑得起劲了,在速度慢下来后提议的讲,我们来唱歌吧。

“好,红狼,你起头。”靳成锐没说话,韩冬立即赞同。

指挥官没有意见,自然是听队长的。

杨光也不太怕,除了家族原因,主要是他现在是自己男人了。她酝酿了两下,想了半天才想起歌词。

“听吧新征程号角吹响!预备唱!”

听吧新征程号角吹响

强军目标召唤在前方

国要强我们就要担当

战旗上写满铁血荣光

……

朗睿远远的听到他们宏亮嘶吼的歌声,笑着对救援小组和生化小组的人讲:“这群小男孩们总是这么热血,你们知道我这个指导员当得有多辛苦么?”

两个小组的人呵呵笑。朗指导员,怎么听都觉得你是在炫耀啊!

看到朝他们走来的熟悉色彩,韩冬在靳成锐停下后大喊:“立定!”

朗睿快步走到他们面前,把他们每个人都宝贝似的打量番,最后才对靳成锐说:“狼头,我们来晚了。”

“不晚。”靳成锐语气真挚沉稳,没有一点责怪的意思。他把韩冬他们交给他,走向生化组的人。

生化小组都穿着防化服,为首的看到靳成锐,立即向他敬礼。

靳成锐回礼,带他们进雪屋。

“你们会怎么处理它?”靳成锐从雪屋的角落,挖出精致的玻璃瓶子给他们。

小心翼翼双手托着玻璃瓶的生化小组组长,把它放到部下打开的盖子里才讲:“靳中校你放心,我们在研究出血清后会把它们处理掉。”

他们带着的银色手提箱很厚,内侧四面透明材质的盒墙发着光,丝丝缕缕的白烟往外冒,可见这个盒子的温度绝对底于零下二十度。

组长见他盯着盒子看,以为他不放心,解释的讲:“这盒子是专用于危险系数极高的化武,温度设置在零下一百摄氏度,盖合上后如果没有钥匙就是个绝缘体,靳中校不必担心。”

“嗯。”靳成锐看了他眼,没有说什么。

他刚才只是在想这个血清的研究要多久,查希尔·沙夫带着它一路来到K2峰,途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感染这种病毒,现在他们有X病毒杆菌的原体,研究起来应该要快捷些。

不过这些事也是由国家出面进行交涉,问了也没用。

靳成锐离开雪屋,让他们都进去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杨光没什么好收拾的,把救援小组带来的巧克力殷情的捧给靳成锐。“狼头,先吃点东西吧,这里有干净的水。”

看她献宝似的,靳成锐没拒绝。他拆了块巧克力放进嘴里,在她好奇的注视下嚼了两下,顿时甜腻的味道弥漫整个口腔。

在外出任务,他吃过很多种巧克力,今天的似乎要比平常的那些好吃一点。

把包装壳给她,靳成锐让她去拿装备就往树林里走。

杨光看他背影,又见战友都把背囊背好,徐骅被救援小组的人扶上担架,才匆匆把巧克力装进袋里跑向雪屋。

“红狼,你的背囊。”刘猛虎把肩上的包扔给她。

杨光跳开,让它把雪地咂出个大坑。对这样的暴行,杨光什么没说,捡起来对他说了声谢谢。

刘猛虎也丝毫没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反头瞧着雪屋感叹的讲:“我们就要走了,还真有点舍不得这个亲手盖的小屋。”他在工地的时候也是盖房子,但是他做的都是苦力活,而且从没有看它完整的呈现眼前就被人赶走,现在这个雪屋不仅是他们几个亲手盖的,他们还在这里渡过最难忘而又漫长的几天。

“大男孩,朝前看,能留下值得回忆的事是好事,但是我们还会有其它任务,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雪屋。”杨光勾着他肩膀,像个小大人似的说得头头是道。

刘猛虎也照单全收,对她说的话十分相重,只是在靳成锐提着一个黑袋子回来后,脸色瞬间变得沉凝,像兴奋跳舞的孩子突然摔了跤。

靳成锐在救援小组的人来接时,没有给,沉然的道:“我们自己来。”

救援小组的人见他态度坚决强硬,理解的点头,抬着徐骅开始下山。

自看到靳成锐多背着一个另人直觉不喜欢的黑色大袋子后,战狼小分队的每个都沉默下来,一路上没有谁再说话。

朗睿有些担心,在到山直下等直升机降落时,向靳成锐打探情况。

靳成锐说了句回去再说,朗睿便不再问,让战狼的成员先上机。

当直升机的舱门关上,阻隔昆仑山的美景飞离时,刘猛虎、陈航、徐骅、韩冬、厉剑一致难忍悲恸情绪,目光如炬的眼里浮起湿意,连杨光都没有例外。

这不是难度最大的任务,却付出惨痛的代价。

杨光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明明上一世张晏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就牺牲了?是因为她的提前加入吗?

在以前,她不觉得自己的提前加入有什么影响,甚至还沉浸在能帮助他们的喜悦里,可是现在她不得不重新正视这个问题。

回到基地,等候的相关人员接走张晏,负责人跟靳成锐交谈接下来的事宜。

朗睿让他们几个解散,三十分钟梳洗完毕后换常服出来集合。

三十分钟对他们来说,仅仅是做这两件事就太长了,最主要的还是希望他们能够冷静一下。

一下从零下几十度回到二十多度的初夏,不适应的他们没有在意这些,甚至忘记自己回宿舍是要做什么。

同样消沉的杨光没有去开导他们,如行尸走肉般坐在地上。她突然想要逃离这里。

“啊——!”刘猛虎锤地大叫,像只愤怒的狮子,连地都跟着他颤抖。

陈航神精质的问。“你们怎么了?”

“没什么。晏子,你快去洗澡,然后帮猛虎找好衣服。”韩冬没有告诉他实情,至少现在他还算是正常的。

可是在葬礼上知道事情真像后,陈航的哭声吓倒了一片来参加葬礼的首长们,让他们不尽跟着动容。

张晏是以烈士的名义葬入烈士陵园,除此之外还获得一枚二等功的勋章。

当然,再多的头衔都无法挽回他年青的生命,靳成锐能做的仅是让该属于他的荣誉一分不少。

杨光听到鸣枪,瞪大眼死死的望着漆黑的棺。

这样的场面让她想到前世那场黑色葬礼,痛彻心扉,刻骨铭心。她看向站在最前头的长官,紧紧攥着拳头,直到葬礼结束才发现因为握得太久,指甲已经扣进了肉里。

刺痛的张开手指,看着手心刺目的红,杨光想她应该休息一阵。

这里可能真的不是她该来的地方,她的任性与天真不适合这里,她应该回到她原本的生活。

但是赵传奇去了猎人学校,自己与长官结婚了,一切都变得和以前不一样,她没有了先知这张王牌,开外卦的代价是她失去了一位战友。

“张晏!你说过你会回来娶我的!”一道尖锐的女声突兀的响起,撕心裂肺的哭喊像是得不到关心的孩子,可是这次不管她如何哭泣都不会得到她想要的。

旁边张晏的父母扶着女孩,同样泣不成声。

杨光看到女孩侧脸有个像翅膀的白痕,想这应该就是张晏说的那女孩吧,非常漂亮,滑出眼眶的泪水像是天使的眼泪。

“杨光,走了。”韩冬叫还呆站着的女孩。

杨光抬头,看到仪仗队和首长他们都走了,动了动腿,觉得小腿肚有点抽筋。在张晏父母扶着女孩离开后,僵笑着讲:“你们先走吧,我想陪晏子说说话。”

韩冬不放心。“我留下来陪你。”

“队长,我没事,你走吧。”

“韩冬,带队回基地。”靳成锐从前头折回来,让韩冬把人带回去。

韩冬看看他又看看杨光,立正敬礼。“是!”

陵园一下变得冷清,只有杨光和靳成锐两人站在张晏墓前。

大悲之后的杨光很平静,连长官站在身边都不觉得紧张。她站了会儿才讲:“长官,我想回家。”

很平静,没有任何涟漪,像是水面上微微荡开的波纹。

靳成锐缓缓道:“记得回来。”

战狼永远都是你的另一个家,什么时候想回来了就回来。

他的话一如既往的严谨,从不浪费多余的字来表达相同的意思。

杨光站了许久,要走时忍不住看他。刚才决定的很干脆,可一想到真要看不到他,她又有些不舍。

“长官,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回家吗?”

“杨光,我一直认为你足够优秀,这个想法到现在都没有变。”“如果你觉得自己应该休息了,那一定有你充分的理由。”

“你问我我就告诉你。”

靳成锐转身面对她,看她用玻璃筑起的坚强实则脆弱的伪装,摸了摸她毛茸茸的脑袋。“你是个重感情的人,趁这段时间多陪陪杨父杨母。”

被他摸的杨光有点儿受宠若惊,眯起眼睛想蹭两下。“长官,你能送我回去吗?”

“如果你能晚两天,我可以答应你。”

“谢长官。”

晚两天,如果不出任务,她能够呆的。

回到基地,刘猛虎和陈航虽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但是他们一个个被朗睿叫去谈话后好了许多,除了精神有些不振,都恢复了正常的训练与作息。

任务结束,每个成员都能获得三天的假期,韩冬向靳成锐申请带刘猛虎、陈航两人出去转转,这个申请一交就批准了。

杨光看他们勾肩搭背的出去,整个人都黯然下来。

“怎么了小阳光,需要指导员跟你好好聊聊吗?”朗睿走到她身边,依靠在阳台上,有几分放荡不羁。

杨光斜眼看他,又继续望着若大的操场。“不需要,你那套对我没用。”

“不试试怎么知道?”

不试她也知道,因为这事没有人能帮她。

看着周斌周队长带人种植的小白杨,杨光对未来无比忧虑。

离开以后她要何去何从?等两年后才重新回来?这不现实,可是她现在不想留在这里,她开始变得害怕出任务,她害怕因为自己的存在,而让他们原本应该健康恣意活着的战友牺牲,她承受不起。

“指导员,一个害怕牺牲的兵,不是一个好兵。”

朗睿看她低垂颤抖的眼帘,缓缓收起闲散。“小阳光,我们要的不是莽夫。”

“我怕牺牲,我想活着。”杨光看向他,决定的讲:“指导员,很感谢你之前对我的帮助,我想我们要暂时说再见了。”

“这次张晏的牺牲只是场意外,杨光,我们都很难过,但这与你无关,你不必对这事自责。”张晏遇难时她正在为徐骅包扎,距离太远,她再厉害都没用,而当时的情况刻不容缓,韩冬他们的本能反应是逃离,谁也没有想到那个恐怖分子会以命相搏。

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杨光自己也很混乱。

“杨光,我希望你回家能好好想清楚,你已经是这个小分队的一员,他们习惯你的存在,如果有天你抛弃他们,他们会很难过。”

“指导员,我说过别跟我说这些,没用。”杨光故做冷漠和不在意。“我不是他们,不需要心理医生。”

“你说的没错,你比他们都优秀,一颗年青强大的心脏,聪慧的头脑,敏捷的身手,你是个合格的特种兵,我应该相信你的选择。”

这话的言下之意是:你比他们都优秀,而现在他们都恢复过来了,就你还想躲回壳里去。

杨光听着不舒服,漂亮的秀眉轻皱,想这个朗睿果然有两把刷子,怪不得情绪失控的陈航都能被他安抚好。

如果他能早点来,或许傅程鹏他们就不会离开维和小姐,或许又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可谁又能保证,这个结果是好是坏?她能承受牺牲和死亡,但张晏明明是能好好活着的,这让她无法接受,像是上天给她开了个玩笑。

“我的选择是回家,朗指导员,如果你来帝都,可以来找我玩。”现在这里让她觉得窒息、压抑,她必须回家,那里有唠叨的母亲和男神父亲,还有她青葱的校园生活。

像母亲和校长说的,那里才是她现在的人生,不是在这里挥洒自己认为的青春热血。

“杨光。”楼下站在悍马旁边的靳成锐叫楼上的女孩。

杨光应了声转向朗睿。“我要回去了,朗睿,再见。”

------题外话------

第四卷完了,还有多少人在呢?

人生路上总是充满了不如意,杨光也会害怕和怯懦的进修,但她不会一蹶不振的,覆灭是崛起的开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