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九章 峰回路转

此时的K2峰大雪肆虐,寒风怒吼,吹来的雪花像石子般刮着裸露的皮肤,叫人透不过气,交谈困难。

杨光和厉剑顶风登山的时候要顷力往前扎,以恐被风吹得后退,他们不知道走了多久,也看不到前面的目标,可视范围不超过十米。

隐约中,杨光感觉他们走偏了,大力的嘶吼问厉剑。“青狼,我怎么觉得我们走错了?”

“应该是这么走没错。”厉剑昴头看白茫茫一片的世界,也不能确定。

这样走下去,要是错了可不得了,但是现在指北针不对,山头又隐藏在暴雪和云层里面,他们现在看不见太阳和昆仑山,除了战友以外全是白的,正真的迷失方向。

他们停下来,望着四周无法决断。

最后冻得鼻子通红的两人蹲下来商量对策,已免错得离普。

“我们又联系不上狼头他们,要怎么办?”杨光捂着耳朵大声吼。“现在我们完全搞不清楚方向,是继续往原来的方向走,还是重新选择一个?”

厉剑静静打量周围,没法决定。“还是按原来的走。”

“好!”

其它方向更加不确定是否正确,两人一致同意继续按原来的感觉走。

然而,他们真的走错了!

原来是西南方向前进的两人,按着心里的位置完全走偏了,他们是以绕圈形式前进,速度大大减慢。

不止是他们两个,韩冬、刘猛虎、徐骅三人也一样,只有靳成锐带着陈航走的还算比较正确。

现在他们三队的路线是,A队杨光、厉剑和B队韩冬、刘猛虎、徐骅三人像太极走式的绕山前进,C队靳成锐、陈航是二十度顷斜前进。

但他们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A队碰到了下山的雷纳,发现他时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过五米。

看到对方的三人猛然停下来,遥遥对峙着。

杨光看到恐怖分子,面无表情的挑了挑眉。她想笑的,主要是太冷脸冻僵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冤家路窄吧?明明都迷失方向,搞不清东南西北,还让他们碰到个漏网之鱼。

厉剑盯着他手里的手枪,靠近杨光提醒她。“不是查希尔·沙夫,他的方向是下山。”

下山?!

这个词给了杨光警示。

如果不是查希尔·沙夫,这个人又是要下山,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他们分两路行动了!

想到他身上有可能带着X病毒杆菌,杨光更加慎重。“青狼,一起上。”他需要活着离开这里,断然不敢轻易开枪。

厉剑扭了扭僵硬的脖子。“你挑个地方,上方?”

“不,我们左右。”杨光轻松幽默的讲:“太冷了,飞不起来。”

雷纳看到他们两人气势汹汹走来,往后退了两步,接着拔腿就跑。

杨光一个飞扑过去扣住他双腿往后拉。

在她把人放倒的刹那,厉剑压制住他后颈,没有一招毙命。

双手反剪住他脖子,厉剑粗鲁的让他抬起头,接受审问。

转战前面的杨光像靳成锐那样揪住他头发,让他头抬得更高些。“把X病毒杆菌交出来,我可以勤快的把你埋了。”

雷纳疾言愤懑的嚷嚷。

对他叽里呱啦的话杨光听不懂,厉剑也听不懂。

“青狼,怎么办?这里似乎只有狼头才听得懂波斯语。”杨光挠心肝的问厉剑,听到还在怒说个不停的雷纳,抓起把雪就塞他嘴里。

厉剑看着雷纳,保守的讲:“先把人绑了,交给狼头去处置。”

雷纳刚才是向他们求饶,他想让他们别杀他,在看到他们拿出绳子要绑自己时详装反抗。不管是不是落到他们手里,只要能活着离开就好。

但是雷纳觉得这样不够保险,万一他们杀了自己,病毒还不是传入不了中方。

他看到女孩拉开的背囊,心里有了主意。如果把东西放进他们的装备里,那是最安全不过了!

想到这里,他主动交出枪,态度很好的配合。

一直看着他的厉剑,在他交出枪叽里呱啦说什么时,迅速夺过枪指着他脑袋,将他紧紧压在雪地里。“红狼,搜身!”

因为攀登绳用完,正在找绳子的杨光听到他的话迟钝了一秒,二话没说去搜雷纳的身。

雷纳没想到他们突然转变,激烈的扭打反抗。

厉剑咔咔两下,把他的一手一腿缷下来,连个预告都没有。

从头搜到脚的杨光没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青狼,没有找到。”

“你来看着他。”盯着雷纳的厉剑把枪给她,动手把他的衣服全脱了。

看到全靠一手一腿打踢反抗的雷纳,杨光想厉剑变态起来,还真的很变态!

厉剑把人全脱光,也没找到任务可疑的东西。他疑惑的看向杨光。“难道还有另一个?”

“保不准,查希尔还有两个人。”

“要是被另一个跑了,后果将不堪设想!”厉剑紧皱起眉,把衣服给他让他自己穿上。

只有一手一腿的雷纳动作很慢。

厉剑他们赶着上路,在他一穿好就把人拉起来。

已经扣出塞进雪里的瓶子的雷纳,迅速把它收进袖子里,在被他粗鲁拉得踉跄时猛扑他身上,把瓶子塞进他包里。

看到扑向厉剑的杨光笑着说:“青狼,你的个人魅力真大,都被你弄断一条手和一条腿了,还对你这么温柔。”

“红狼,现在我们最主要的是联系到狼头。”厉剑紧紧的制服雷纳,淡漠内敛的脸上布满焦虑。

“这个我也想,但是这个没修好。”杨光指了指耳麦。“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我们先去山顶。”

山顶其实还不是真正的山顶,它仅是K2峰的一个小山峰,要真到达八千多米的山顶,可能都需要带呼吸器。

陈航一边跟着靳成锐前进,一边在修收发器,其间几次差点跟丢。要知道以现在的可视度,落后十来米就别想再看到人。

在快要到达山顶时,他终于把收发器修好,让长官等他一下,他要停下来调试频道。

靳成锐停住脚步注意四周,让他集中精力把通迅恢复。

他们在寒风暴雪中挣扎求生,战狼基地的朗睿也是水深火热的煎熬。

在雪崩后他就失去他们的信号,本想立即派人去援助,但因为种种原因让他没有这么做。

他紧盯着实时卫星图,看到他们一个个脱离危险,也看到张晏的牺牲,他试图给他们提示,却终始没有联系上,后在他们盖雪屋时终于稍稍松口气,却被突如其来的暴风雪给打乱。

看到巨大屏幕里一片白茫茫的雪花,朗睿计算时间,要是二十四小时后还联系不上,就向上申请救援。

可在时间一点点过去,希望越来越小时,无线电里居然传来了沙沙响声。

“狼头狼头!是你吗?!”朗睿扑到电脑前,把频道进行最高权限的优化,极度渴求能听到他们的回答,不管谁的都好。

一阵电磁杂音后,靳成锐也第一时间联系了朗睿。

听到他的声音,朗睿紧接问他们的情况。

靳成锐望着上方移动的黑色脑袋,示意陈航趴下后言简意赅的讲:“准备来接人。”说完便对陈航讲:“联系上他们。”

陈航捂着耳麦,不断的调试频道呼叫韩冬、杨光他们。

“A队B队收到请回答,收到请回答。”

听到陈航的声音,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的两队人,真是初闻涕泪满衣裳啊!

“A队收到。”

“B队收到。”

陈航在他们都收到后,看向靳成锐。

靳成锐接进频道,问他们所在位置。

位置?

杨光和厉剑两人相识一眼,苦着脸讲:“狼头,天苍苍地茫茫,何处是家乡?”

靳成锐:……

B队韩冬那边倒没有A队惨,至少还知道自己的大概地方。

靳成锐没说什么,果决的讲:“B队,全速前进,到达山顶后等待进一步指示。”

“是!”

“A队,原地等候。”

“是!”杨光应完又立即向他汇报她这里的情况。“狼头,不然我和青狼下山去拦截那个人?”

“原地等候!”

“是!”

被吼的杨光悻悻的服从命令,坐地上就让厉剑也休息下。反正长官都发话了,他们便在半道等着他们,再者相互之间能联络了,也让他们安心了不少。

厉剑没拒绝,把雷纳绑住手脚扔一边,就和杨光背靠背坐着等。

没有等多久,在韩冬说他们到了后大概两分钟的时间,靳成锐略凉的嗓音在无线电响起。“青狼,举旗子。”

厉剑连忙到处找亮丽一点的布。

杨光着急的问:“青狼,你今年是本命年吗?”在白色里标识性最强的就是红色,他们的衣服和带的东西不是黑色就是迷彩,根本不合适,找也是浪费时间。

厉剑困惑的望着她,摇头。

“红狼,本命年和旗子有关?”

因为本命年要穿红色的内裤,她很不幸的穿了条。虽然她不是本命年,但十八也是重要的一年,所以她母亲早早就给她准备好了。

在小山峰上干脆利落解决掉查希尔·沙失的靳成锐,用望远镜往下找,企图能找到A队的身影。

大雪纷飞的白色里,一抹隐约的红色升了起来。

靳成锐看它摇动的方向和风刮的方向,确定了位置。“青狼和红狼在八点钟方向,距离无法确定。虎狼你继续背着灰狼。”

“是!”

虽然能用望无镜看到“红旗”,但实际走起来还是有一段距离。

杨光听着频道里陈航不断传来的讯息,频繁去瞅迎风飘扬的红内裤,想再也没有这么丢人的时候。

当听到他们快要到时,杨光迅速的把“红旗”收起,严肃的转身看着厉剑,警告他。“青狼,你刚才什么也没看到是不是?”

厉剑挺深沉的想了下。“嗯。我什么也没看见。”

“你们都没事吧?”靳成锐走在前头,打量立站的两人。

杨光呵呵僵硬的笑。“报告狼头,我们都没事,就是这个俘虏有事。”

靳成锐扫了眼俘虏就讲:“先回去,青狼,把俘虏带上。”

“是!”

X病毒杆菌还没找到,杨光和厉剑两人心都很不定,老惦记着这事,可是他们看到长官一点不在意的样子,就偷偷向刘猛虎打探情况。

刘猛虎听到她的担忧,高高的皱起眉。“红狼,狼头不是说只有三个人了吗?”

“对啊,可我们这里只有一个。”杨光指着厉剑手里只剩一口气的俘虏。

“山顶死了两个。”

哦,那就是刚好三个?“你们找到X病毒杆菌了吗?”

“没有。”刘猛虎摇头。“我搜了他们的身,除了武器什么也没有找到。我本来还打算把他们衣服脱干净搜的,但是被狼头阻止了。”“红狼,你说狼头是不是觉得我这么做对死者不敬啊?”

杨光想用眼神杀死他。“他们是恐怖分子,我们没让他们暴尸野外就算好事了,而且你这是在找东西,像法医为了求证还把人解剖了分析。”

听到这里,刘猛虎不仅没好些,反而惊悚的看她。“红狼,你不会这么做吧?!”

杨光嘿嘿的笑,模棱两可的讲:“你说呢?”

这时趴在刘猛虎背上的徐骅插进来。“虎狼你放心,解剖这个词不适合红狼,碎尸才适合她。”说完还冲杨光抛了个媚眼。

杨光恶寒,抖了下。

刘猛虎呵呵的干笑。“红狼还这么小,灰狼你别吓唬她。”

是吓唬你呢。徐骅翻白眼,想也只有他这个傻大个才会被杨光的外表所骗。

几人有说有笑,任务完成的他们似乎连寒冷的都感觉不到了,一个个满嘴调侃,没发现前头渐而皱起眉的长官。

靳成锐眺望平坦没有任何杂质的雪地,下令停下。“原地修整,饿狼,你随我来。”

杨光、厉剑、刘猛虎、陈航、徐骅都围着坐下来吃东西,看两个老大走远稍稍有些不安。

陈航摆弄着坏掉的指北针,不在意的讲:“没事,狼头他们去找路,等我们吃完东西他们差不多就能回来。”

“嗯,我们给他们留点。”杨光也不怎么担心,对他们是百分百信任。

在他们吃得津津有味时,雷纳矜不住饿,要他们给点食物。

大家伙都听不懂,不过看他样子也猜得到他是想吃东西。

杨光没吝啬,扔了小块狍子肉给他。

看到生肉雷纳脸色大变,居然还呕吐起来,接着狂骂。

杨光漂亮的秀眉一皱,抬腿,踹他。

也不想想他们为什么要吃生肉,还不都是他们害的!

靳成锐一回来就看到她在虐待俘虏,也没呵止,在她踹完了才说:“我们迷路了,但我们不能停下来,吃完东西马上启程。”

“是!”

刚才他们因为完成任务而热血沸腾,现在一冷静下来还是有点受不了,尤其是他们刚才又休息了这么久。

没有目标的他们,跟着靳成锐一直走,一直走,连补充体力都是边走连吃,不管脚步如何的慢,但就是不能停下来。

终于,在白天变成黑夜,黑夜又进行到一半时,他们看到了树林,终于找到了方向。

花了点时候回到雪屋的几人,看到被雪埋了一半的出入口,立即动手把它们清除了。

危机暂时解除,疲惫的他们没有马上进屋休息,而是去捡柴烧火。

等他们搭起小篝火时,靳成锐走到他们面前,阻止他们点火。

“青狼,把俘虏押来。”

正兴致勃勃准备烤火的杨光,听到他这话,仰头瞧面前这双又直又长的大长腿。

站着的靳成锐斜视了她眼,便看向人押过来的厉剑。

厉剑把雷纳摔地上,一点没客气。

雷纳也知道自己绝无活着的可能,但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等他们离开,X病毒就会在中方蔓延开来。那是上帝对他们的惩罚,是他们太可恶了,他们应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想到这里,雷纳看着靳成锐讥笑起来。你再厉害又如何?还是得死!

靳成锐拉了拉裤腿半蹲他面前,对他的嘲讽不以为意。“青狼,你搜过他的身了?”

“报告狼头,是的。我把他脱了衣服仔细搜过,没有任何发现。”厉剑不解的讲:“狼头,不在他身上,也不在查希尔·沙夫他们手里,X病毒杆菌去哪里了?”

查希尔·沙夫都是其次,重要的是X病毒杆菌。大家伙听到这话,刚才的轻松一消,都紧张起来。

这个东西不找出来,它就像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炸了。要知道K2峰白天的温度,到酷暑时也会在零下二十度以上!

“不在他们手上,总在谁手上,它不会无故消失。”靳成锐对雷纳露出个残酷的笑。“青狼、红狼,把你们的东西都拿出来,仔细检查。”

本来还在笑的雷纳,看到他们去拿背囊,脸色大变。

厉剑和杨光不管三七二十一,背囊里的东西都倒地上,连放手电筒的小间隔都没放过。

检查完包,他们一件一件往回清点东西。

突然,厉剑的声音比往常要拔高许多,激动和如释重负的喊:“找到了!”

一个精致漂亮的小玻璃瓶子。

靳成锐接过瓶子,看向雷纳。“替我告诉查希尔·沙夫及他的哥哥杰拉一声,欠下的,总是要还的。”

他这句话说的是波斯语,只有雷纳一个人听得懂。

没理会雷纳的变化,靳成锐冷冷的讲:“饿狼,处理掉。”

“是!”

雷纳被拖走,除了杨光、厉剑和徐骅外,刘猛虎、陈航两人都有点呆怔,像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杨光耐心的把湿润的柴点着,清了清嗓子朗声说:“嗨,你们都不冷吗?我们来烤火烤肉吃吧。”

等灼热的火焰窜起来,陈航、刘猛虎紧崩的脸色一缓,像看到阳光而舒展开来的植物。

**

任何时候都不要放弃,峰回路转,柳暗花明,要么死亡,要么活着,绝望与困境从来不适合他们——战狼部队。

------题外话------

小阳光和长官都被花花包养了,香瓜现在心花怒放呀,哈哈,花花是亲妈,绝逼的亲妈!快把大腿伸出来让香瓜也抱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