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二章 狼头,我们家没田(二更)

一夜暴雪,淹没了所有道路,放眼望去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

温度骤然下降,杨光是被冻醒来的。

手与脚冰冷,仿佛都不是自己的,只有呼出的气稍稍有点温度。

刘猛虎他们都睡不着,索性不睡了,钻出雪屋看到站岗的队长和厉剑他们。

“狼头呢?”刘猛虎找一圈没有看长官,问站岗的两位战友。

韩冬和厉剑两人冻得瑟瑟发抖,口齿不清说了两次他们都没听懂。

杨光把两床被子给他们裹上,搓着他有们的手臂说:“你们快进雪屋去。”

两人迅速的点头,拉紧被子像八十大爷哆嗦的回雪屋。

现在天还没亮,温度起码下降到零下七十多度,根据还有飘的雪,看样子还会下降。

零下七十多度,光靠特殊材质制作的防寒作战服根本抵挡不了这样的寒冷,更何况他们现在还不能生火取暖,依靠的仅是几床薄被。

刘猛虎和陈航两人原地跳,豆豆却似乎不受严寒影响,腿好了些的它在松软的雪上到处窜,留下一路梅花印。

远远的一个人影朝他们走来,豆豆扭头看了下人影又玩自己的。

背着绑柴的靳成锐走到他们面前,把柴交给刘猛虎。“生火把被子烤热给灰狼换着使用。”

“是!”听到命令刘猛虎反射性的应着,完了后又疑惑的问人。“红狼,能生火吗?”

杨光看还在下着的雪,点头。“长官说能就能,照他话做。”

“是。”有了杨光的话,刘猛虎放心的生起火,叫他们都出来烤火时,打劫了徐骅两床被子。

徐骅哀哀戚戚的讲:“你们都去烤火,不能把我一个人留下啊。”

他就腿受了重伤,不过没破皮没流血,属于内伤,经过几位战友的细心照顾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就是腿要回基地治疗才能走路。

几人看杨光。

杨光点头点。

刘猛虎和韩冬便一人一边架起来去火堆边。

一下接触到这么灼热的温度,大家伙都无比满足,手都快伸到火苗里了。

这火有点水,七人紧紧围坐着还有点顾及不到,刘猛虎想把火烧旺一点,被靳成锐给阻止。

“火大容易引起注目。”

刘猛虎一听二话没说,立即收回手。能有火烤,这对他们不亚于雪中送炭,哪还会嫌这炭是多是少?

靳成锐烤了会儿火,让韩冬和刘猛虎去打些食物回来,让厉剑、陈航照顾徐骅和豆豆,就带着杨光往外走。

“狼头,我们是要找查希尔·沙夫吗?”雪深快要到膝盖,杨光深一脚浅一脚的艰难跟着。

走在前头听她喘息断续的声音,反头看她东倒西歪随时可能一腿踩下去就拔不出的样子,朝她伸出手。

看到面前的手,杨光眨眨眼睛抬头望他,然后欣慰的把手轻轻放他的手掌里。

“这雪一时半不会停,再耗下去会非常利。”靳成锐牵着她往山上走,把自己所担心的告诉她。“这样的大雪能阻碍卫星的监控,很难保证查希尔·沙夫在等坚持不下去时离开K2峰。”

“可我们去哪里找他?这里这么大。”

“找。”

杨光愁眉苦脸。没有任何仪器,在高原雪山里找三个人,真的是非常困难。但是不管多困难,都必须把他们找出来,即使是把这座山翻过来。

想到那可怕的病毒杆菌,杨光柳足力气跟着长官的步伐,可好像她有点困难?

靳成锐腿长,套着他踩出来的脚印走的杨光,每一步都有点像跨一字马似的。

发现这个问题的靳成锐,看她低着头的一脸苦闷的样,不易察觉的渐渐放慢脚步。

走了会儿的杨光看到他们又回到雪崩的地方,不尽有些疑惑。“狼头,昨天我们在这里杀了查希尔·沙夫两个人,现在他们还会在这里吗?”

“不在这里,但也不会远。”靳成锐给她分析地形。“雪崩的时候很显然查希尔·沙夫他们也受到波及,现在雪崩加上大雪,北极磁场发生变化,分辨不了方向的他们不会轻易移动自己的位置。”

“我怎么突然希望他们移动。”杨光嘀咕。

“嗯?”

杨光抬头看他,天真又幸运的讲:“我希望他们走错,回到他们来的路去。”

“想的这么美,还要我们做什么?都回家种田算了。”

“狼头,我们家没田。”

靳成锐:……

去寻找猎物的韩冬和刘猛虎两人,由韩冬负责做标记,刘猛虎负责寻找猎物,没多久就找到了一窝雪兔。

刘猛虎跟着雪兔的腿印来到洞穴,把一窝兔子都给掏了。

韩冬看到有两只实在太小了,让刘猛虎给放回去。

“饿狼,战友们都快饿死了,这有一口是一口,你还管它是不是成年。”

韩冬瞪他。

刘猛虎被他那双凌厉的桃花眼给瞪得没了气。“放放放。”

“就这一口肉还能撑死你。”韩冬数落他,看到远处一只灰色的东西跑过去,立即指给他看。“看到没有?狍子。”

一看到大家伙,刘猛虎把雪兔塞韩冬手里就摩拳擦掌走过去。

韩冬想说这大家伙要靠智取,没想到他做了把简易弓,居然瞎猫碰上死耗子的给他射中了。

两人满栽而归,回到雪屋时徐骅已经回屋了,只有厉剑一个人守着堆灰烬。

刘猛虎把丰收的猎物放下,准备重新生火时好奇的问厉剑。“青狼,你怎么不烧火?这干坐着多冷啊。”

“也不是很冷,就我一个人,烧了浪费。”厉剑拿出军刀准备解剖雪兔子。“你们今天的成绩不错,够我们吃几天了。”

听到他的话,刘猛虎也不好生火了,就干脆和他一起弄食物。“嘿嘿,我想着这里的气候反正也坏不了,就多打了只备着。”

韩冬看他们两人熟练的剖着动物皮,走进雪屋去看徐骅。

陈航在照顾徐骅,把烤暖和的被子一层一层给他盖上,腿的部位还特意给他加了床。

舒服躺着的徐骅闭着眼睛讲:“黄鼠狼,你小子真上道,哥哥回去以后一定罩你。”

“等回去再吹吧。”韩冬走进去摸了下他额头,确定没事就让他好好休息。

陈航看他要走,犹豫的叫住他。

“黄鼠狼,你有什么事吗?”韩冬上下打量他,担心他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饿狼、灰狼,你们说烽狼去哪了?怎么这么久都没看到他。”陈航昨晚除了睡觉就一直在想着这事,现在他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韩冬看向徐骅,刚好徐骅也看他。

两人视线一对后,韩冬走到他身边,拍着他肩膀。“烽狼受伤提前退出了,你别想这么多,专心执行任务。”

陈航不信,一幅快哭的样子。

韩冬因为从小长得漂亮,所以他只会强大自己,而很少接受别人的安慰,现在他可不知道要怎么去哄这个大男孩。他求救的看向徐骅。

徐骅做了个我也没办法的表情。他是枚货真价实的*,从来没罩过人,答应罩陈航一个他是战友,另一个实在是他太会伺候人了,所以正不知道要怎么哄。不过他有绝招!

“哎哟,哎哟……饿狼快来给我瞅瞅,我这腿好像抽筋了。”

韩冬不屑的撇嘴,还是走过去看他腿。“可能是太冷又太久没活动的原因,我给你按按。”让他去伺候,韩冬没把他的腿缷下来算好事了。

所以徐骅叫得越来越大声,这是真叫,惨叫!

厉剑还以为里面发生什么事了,匆匆走进雪屋看他三。“发生什么事了?”

韩冬和徐骅两人同时看向陈航。

陈航看到厉剑和给徐骅按腿的韩冬,连忙接过韩冬的活。“饿狼,你快去忙别的事吧,灰狼的腿我来按。”陈航是想着,队长有很多事要忙,照顾人这种事就由他来做。

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韩冬和徐骅想要的目标达到了。

两人退出雪屋,韩冬就把这事说给厉剑听。

厉剑皱眉。“这事得找红狼。”他们一群糙汉子,哪会安慰人啊?有什么不爽的被人打一顿获是打别人一顿就好了,哄人真不在行。

“呵!正说着呢,他们回来了。”韩冬看到远远走来两人,紧崩的脸放松了许多。

杨光他们绕开雪崩的地方一路往上走,途中意外找到陈航的背囊,两人休息的时候把里面的饼干一人一半吃了块。有了干粮的援助,他们超出了原来预计范围,所以才会这么晚回来。

杨光看到忙碌的刘猛虎,松口气的韩冬,挑起眉儿。“怎么了?一脸忧心忡忡的。”

厉剑答非所问。“你们找到黄鼠狼的装备了?这样他应该得忙了。”

“嗯?”杨光听出哪里不对劲。

“饿狼,你说。”靳成锐直接点名,让队长汇报。

韩冬立正,看了眼忙得不易乐乎的刘猛虎,压着声的讲:“刚才黄鼠狼问烽狼的事了。”

靳成锐听到这话直接看向杨光。

杨光挑眉,背着装备进雪屋,看到心事重重的陈航。“黄鼠狼,你在做什么?”

陈航迅速抬头,看到她后木纳的说:“给灰狼按脚,他腿抽筋了。”

抽筋还能睡的这么死?杨光唾弃他,把陈航叫来。“这是你的包,我们给找到,你现在最主要做的事就是恢复信号,其它事别管。”

“好!”一看到自己的包,陈航像是突然吃饱饭般,抱着包就到边上捣鼓去了。

杨光坐他身边,把他们最新碰到的难题告诉他。“黄鼠狼,如果查希尔·沙夫带着病毒杆菌离开K2峰,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什么?”陈航找了收发器,抽空看了她下。

“意味着中国将要经受一场巨大的灾难,现在昆仑山的驻军正严阵以待,如果我们失守,他们就会代替我们来完成任务,也会是第一批被病毒侵蚀的人。”杨光没有恐吓他,并且说的还不是太严重,更严重的是,第一批感染的人通常都会因为没有正确的血清而死亡。

“驻军里的士兵大多和你刚来部队时差不多,可能还不会打枪,但现在他们却要对付无形的魔鬼。”

“那我们就不让查希尔·沙夫这个坏蛋离开K2峰!”陈航两眼放光,像看到杀父仇人般。

杨光拍着他肩膀,满意的点头。“所以大男孩,你得先让我们相互之间能够联络,因为接下来我们还有重要的事要做。”

“好!”陈航战斗十足的点头,但马上他懊恼的讲:“红狼,收发器摔坏了,我得发点时间修好它。”

“慢慢修。”

把陈航轻松搞定,杨光出去看到长官正和韩冬、厉剑、刘猛虎三人说什么。

靳成锐看到她,把她叫过来问陈航的事。“他怎么样了?”

“有我出马还有搞不定的事?”杨光洋洋得意,坐他们身边看雪地上的地图,心里明白了个大概。“狼头,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十分钟后,现在你们给我补充好体力。”

“是!”

**

由于时间紧迫,靳成锐他们等不及陈航把收发器修好,一行七人便带上所有的装备及食物,准备继续往上攀登。

七人分为三个小队,韩冬和刘猛虎、徐骅三人一队,厉剑和杨光一队,靳成锐和陈航一队。

三个小分队从三个方向登山,欲将查希尔·沙夫逼出来。

正如杨光之前所说了,他们不能冒一点险,如果然真要冒险,那就由他们来,而不是整个昆仑山陆军驻地。

杨光和厉剑的武器是两把刀一枪手枪。韩冬、刘猛虎、徐骅三人的武器是一把沙漠之鹰还不能用的重火力加炮弹。靳成锐和陈航则只有一把军刀。

这三个小分队的武器实在少得可怜,如果查希尔·沙失有把AK步枪都能分分钟秒杀他们。

然而,他们不仅有AK步枪还有榴弹发射器,不仅如此,他们还不要命!

查希尔·沙夫五官深邃,长着一遛胡子,精湛的小眼睛像只老鼠似的。

他和他的两个副手窝在简单挖出来的雪壁里,手里把玩着一把装了消音器的手枪,脸色看起来似乎很不好。

“这雪还在下,已经掩盖了所有痕迹,现在你们告诉我,要怎么找到那个靳成锐!”查希尔·沙夫咬牙切具的讲:“我一定要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

一个短小精悍的男人思考的讲:“他们是冲我们来的,即使我们不去找他们,他们也会找我们。”

“才能他们我们,说重点!”

短小精悍的男人动了动,抱紧了自己。“我的意思是我们就呆在这里,等着他们送上门。”

“这还用你说?现在沙夫是担心他们不来找我们,我们岂不是要饿死冻死这里?”另一个高瘦得只剩下骨头的男一脸狡诈阴险。

查希尔·沙夫想了想,看向高瘦的男人。“雷纳说的没错,我们不能死得这么窝囊。”

“沙夫,难道你不报仇了?”短小精悍的男人愤愤的讲:“沙夫,我忍受不了这个世界还活着那个叫靳成锐的人,我杀了他替老大报仇!”

“福克斯,你是我哥哥的人,我明白你的感受,我也一样不允许那个人活在这个世上,即使是死,我们也要拉他下地狱。”查希尔·沙夫决定下来,把一个精致的玻璃身金属头尾的瓶子给高瘦的雷纳。“雷纳,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离开K2峰,别让中方好过,我们要给予沉重的打击,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厉害。”

雷纳看着漂亮的瓶子有些犹豫。他看过这东西有多厉害,拿着它离开K2峰必死无疑。

查希尔·沙夫看出他的犹豫,冷冷的讲:“雷纳你忘记加入我们时的誓言了吗?你的父母背叛你,你的妻子孩子背叛你,你的朋友背叛你,只有我们才是真的对你,给你吃的喝的穿的,是主赐给了你一切,现在该是你付出的时候了。”

福克斯跟着讲:“雷纳,我们会在天堂里相见,在主的身边一起重生。”

“沙夫,福克斯,你们小心点,他们的人比我多。”最终雷纳被他们说动,接进瓶子放进衣服里叮嘱他们。

“我会的,别担心我们,你自己下去的小心点,这把枪你拿着,要是碰到他们你就绕过去,千万别跟他们正面冲突。”查希尔·沙夫把手里的手枪给他,就目送他下山。

雷纳没有犹豫,握着枪,带着一天的食物迅速下山。

看着他背影,福克斯不放心他。“沙夫,我们等雷纳离开K2峰再开枪,昨天的雪崩可折损了我们十几个兄弟,雷纳一定不能出事,他必须活着离开K2峰!”

“这个我知道。”查希尔·沙夫看向几颗炸弹,森森的讲:“我们再等一天,一天后我们跟那个靳成锐同归于尽!”

------题外话------

副教官一直在说香瓜,说豆豆都有人养,主角光光却没人养,香瓜说要给光光找个土豪包养她,你们觉得呢?

PS:香瓜在冲数据,数据少了偶家编辑会打香瓜,把香瓜滚过来滚过去,所以恳求各位妹子,一定要全订啊,没订的都给香瓜补上,拜托拜托>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