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七章 相互取暖

现在他们有两把可以使用的枪,和两把军刀。

“各自把自己的武器收起来。”“青狼你和虎狼去寻找食物,别走太远,沿途做好标记。”靳成锐让他们各自保管自己的武器,同时沉静的下达指令,不放心的叮嘱他们一定要注意安全。

刘猛虎和厉剑应着,动身出发。

在刘猛虎走时,靳成锐叫住他,把作战服给他。

看到张晏的衣服,刘猛虎惊震大问:“狼头,烽狼把衣服给我了,他怎么办?”

“他现在不需要。”

“可……”

靳成锐沉声呵斥他。“虎狼,服从命令!”

“虎狼,这是烽狼的意思,你就什么别问把它穿上。”杨光帮衬的说话。如果张晏还在,他也会同意这么做的。

刘猛虎在杨光、韩冬、厉剑几人的劝说下,最后磨蹭怀疑的接过衣服,把它穿上。

张晏的衣服有点小,刘猛虎穿着紧了些,但比不穿要好太多了。

看刘猛虎和厉剑两人走远,杨光没那么担心。厉剑虽然性子闷,却是个心理素质过硬的兵,有他在一旁开导,出不了什么大事。

把兰博刀插回大腿上的刀鞘,杨光便去检查徐骅的伤口。

而陈航在捣鼓无线电,看能不能修好。

徐骅的腿伤因为雪崩的冲击比上一次更严重,碎骨似乎有些扎进肉里,虽然他一直说不疼,可哪会真不疼呢?但这里没有麻醉剂,她只能重新给他做固定,其它要等回去进行手术。

杨光把自己的被子给他盖好,让他休息一下,好让他没那么难受。

“黄鼠狼,能修好吗?”杨光看长官在想事情,就没去打扰他,蹲到陈航身边看他这个天才弄得怎么样了。“能修好不?”

陈航丧气的摇头。“信号收发器不在这里,我必须找到自己的装备才行。狼头……”

“晚上再去。”靳成锐不等他说完就打断他。

“是!”

站岗的韩冬听到陈航清朗的声音,反头看他们,视线停留在长官身边的黑色袋子上。

发现他视线的靳成锐没说话,静静的坐着似乎在等什么。

杨光也无精打采的,想着现在要怎么找到那些恐怖分子?他们知道有人专门来对付他们了,会不会做出更过激的事情?

现在他们只有两把枪和两把匕首,却不知道敌人有些什么装备,有多少人,雪崩是不是也波及到了他们?战斗才刚开始,他们要把注意放在任务上,而不是个人感情上。

厉剑和刘猛虎两人很快回来,他们在河里抓了两条鱼,还有一条蛇和菌类。

他们没有生火,在大叶植物上进行解剖之后,生食。

补充完体力,战狼小分队掩盖痕迹后继续走,他们需要寻找一处足够隐蔽又安全的庇护所。

但是这里可没有什么天然的庇护之地。

靳成锐看了下时间,在一处背风的地方停下来。“就在这里。”

陈航、刘猛虎、徐骅等人张头到处望,不明白这个地方怎么当庇护所。

靳成锐看着杨光。

杨光拔出兰博刀开始分配任务。“虎狼、青狼,你们两个和我负责挖坑,饿狼、黄鼠狼你们两人负责去弄一块雪块来,就像采石场开采石块一样,大小为50厘米~1米见方,明白了吗?”

“明白。”大家伙虽然不知道她要干嘛,但她吩咐的事还是会做的。

五人分开行动,杨光自己先画地为圈,带着刘猛虎和厉剑开始挖坑,把浮雪拍紧。

杨光这边很快做完,三人就去把韩冬他们开采的雪块搬回来。

冰封的高原雪堆积变硬的很慢,但是把浮雪吹走再拍紧,一般很难断裂,通常要用据子才能据开。

雪块被切割的很好,尽管他们只有两把军刀。

刘猛虎、厉剑、杨光三人把雪块搬到她们挖出的圆外边,便教他们技巧。

“我们堆第一层的时候雪块要砖成锥形,并略微往里面倾斜,这样我们就方便堆第二层。”

这个方法很简单,刘猛虎粗手粗脚的,主动承担搬运的工作。

杨光和厉剑两人则迅速的砖,一层一层往上垒,直到把它盖成一个圆形的屋子,像蒙古包一样。

“厉剑,你切出一个出入口出来,我把缝隙补补。”杨光捧着大捧浮雪,把雪块之间的空隙都堵上。“虎狼,让饿狼他们把最后一批搬回来就好了。”

“是!”

刘猛虎完全被这个跟真屋差不多的庇护所给震惊了,回答的时候也不自觉把她当成长官来服从命令。

杨光把多出来的雪块立在出入口,甚至还修建了一个防风墙,避免狂风的侵袭。

众人忙活了小半天,看到这个跟“五星级酒店”差不多的庇护所,就差没鼓掌了。

而自始至终都在一边看着的靳成锐,扫了眼有些得意的女孩,让他们都进去。

“红狼。”靳成锐叫住要钻进去的杨光。

杨光眨了下明亮的眼睛,期待的望着他。

瞧她一脸快来夸我吧的神情,靳成锐忍住摸她脑袋的想法,冷硬的讲:“今晚跟我出去一趟。”

“是。”

“进去吧,我来值第一班。”

杨光犹豫着。“狼头,你怎么知道我会这个?”

靳成锐斜了她眼。“我很意外你能做的这么好。”

杨光:……

**

晚上的气温是零下六十多度,雪屋能起到一个挡风的效果,但实际温度和外面高不了多少度。

“狼群”里的几个全部挨在一起,把仅有的三床被子角对角对好,像睡大通铺似的盖着五人,可单人被子有点短,因此他们五人得一挤再挤。

即使这样他们还是冷,冷到无法睡着。

陈航想到自己的装备,干脆不想睡了,坐起身对韩冬讲:“队长,我们去找背囊吧,没有收发器我们不仅相互间联系不上,和基地的联系也断了。”

“别瞎想这么多,狼头让干嘛就干嘛,老实睡觉。”韩冬想到张晏,不想他们再去冒险。现在那里可能还有恐怖份子,他们就两把枪两把军刀,是去送死么?

但是不把装备找回来,他们别说完成任务,恐怕还会活活冻死。

“饿狼、青狼,出来接班。”靳成锐探进雪屋,叫了两个人,然后看向女孩,朝她挑了挑下颌。

杨光会意,抱着豆豆矮身出去。

到各自岗哨的韩冬和厉剑看他们两个往外走,担心的问:“狼头,你们去哪里?”

“去雪崩地点。”靳成锐没有瞒他们,交待自己的去向。

厉剑掏出枪套里的手枪给他。“狼头你们带着这个。”

“自己拿着。注意周围动静,好好照顾他们。”

“是!”

厉剑和韩冬两人立定,在他们两个消失黑暗里才稍息,微微有些疑惑。“青狼,你觉不觉得,狼头和红狼之间非常默契,像几十年的老搭档。”

“红狼刚满十八岁。”厉剑内敛的提醒他,似乎对这些不在意。

“我知道刚满十八岁。不是你说,狼头谁也不选,就偏偏带她一起去找装备?”

“因为红狼有豆豆。”

韩冬见他怎么说也说不明白,便沉默的不再说。

厉剑其实明白他说的,像刚才,长官可以选择体力好的刘猛虎,可以选择有勇有谋的韩冬,还可以选择自己,但是他偏偏选了最不可能的那个,这确实让人难以理解,可从维和小组走过来的他,难道还不明白为什么?

“饿狼,红狼远远不止是你们表面看到的顽强而已,她是个单兵之王,在任何的时候都能冷静面对问题,做出正确的选择,我们这里没有一个人能做到像她一样优秀。”

韩冬想到雪屋里的黑袋子,似乎明白了什么。

豆豆的腿受了伤,杨光给它上药包扎了,现在带着它去办事,她是能抱着就不让它跑,虽然它一度抗议,却没有任何用处。

按着记忆里的方向,靳成锐和杨光来到雪崩地点。

此时的白色K2峰被夜色胧罩,安静得似乎从没有发生过白天那样毁灭性的灾难。

杨光和靳成锐检查过四周没有埋伏后,让豆豆开始找,他们在豆豆身后静寞的走着,谁也没有说话。

在过去将近一个多小时后,豆豆发现了什么的低呜叫,杨光才说了句。“豆豆趴下。”

听到口令,豆豆不再叫,老实的趴在雪地上。

杨光用兰博刀开始挖,靳成锐用手。

见他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来做这种事,杨光把刀给他。“狼头,你用这个挖得更快。”

靳成锐抬头,看到她在月光下如玉般的脸和真挚的眸子。“红狼,你这是在照顾我吗?”

“我只是想把好钢用在刀刃上。现在明显你力气比我大,能比我更节省时间。”杨光暗暗想,你这金贵的手只适合握枪或军刺,这种粗糙的活还是让她来干吧。

这是奴性,前世加这世,被靳成锐光辉形像给误导的。

“拿好你的武器大兵。”

靳成锐继续挖,没管她。

杨光想了想,也跟着挖。

挖着挖着,杨光台头看月亮,想他们两个现在像不像土拨鼠?

被自己想法雷到的杨光,不再沉默,闲扯的问他。“狼头,你怎么会想到送我兰博刀?”

“放着占地方。”

杨光:……

原来这样啊?!想到美军就是用这种刀,现在她手里这把,不会就是长官以前在美军用的吧?“这是你以前用的?”

“嗯。”

“我能把它给我儿子吗?”这个值得收藏啊!

听到这话,靳成锐的动作一顿,缓缓看她。

杨光紧张的等着他发话。我儿子也就是你儿子呀,用得着这么深沉吗?

“随便你。”靳成锐说完比刚才更沉默,冷着脸把背囊挖出来就扔给她。“背着。”

这个背囊不知道是谁的,死沉死沉,杨光拽了一下居然没拽动。

看她像只悍大像的蚂蚁,靳成锐最后还是自己背着。

杨光挺不好意思的,瞅着比自己高一截的靳成锐,又崇拜了一分。这个就是她男人啊,果然是万里挑一的棒。

他们一连找到三个,但不确定里面有没有陈航的。

杨光想说他们再继续往上找找,就被靳成锐从背后捂着嘴巴迅猛扑倒。

背着个包的杨光被他这一压,顿时胸前后背一片疼,奈何嘴被他有力干燥又冰凉的手捂着。

靳成锐扑倒杨光,朝豆豆做了个禁声动作。

豆豆看看他,又看看被压制的杨光,老实的趴在雪地上,尾巴还不时的甩动,脑袋东张西望,似什么没看到。

杨光暗骂豆豆是个伪忠犬。

手心贴着她柔软的唇和滚烫的呼吸,靳成锐在她僵硬不做反抗后才有些不舍的松手,指了指上方。

杨光顺着他手往上看,瞧见黑暗里有个小光点,一熄一亮的。

有人在抽烟!

在这个地方还能抽烟的,只有那些恐怖分子!

靳成锐见她明白了,缓慢将背上的背囊缷下来,让她在这里老实呆着。

守着三个包的杨光瞪大眼,看到长官往左上潜进,似乎是要绕到敌人后边。

他什么武器也没有,不放心他的杨光,让豆豆在原地等着,就贴着雪地往上爬。

石头上正抽烟的两人说的好像是波斯语,杨光听不懂,索性也不管他们说什么,趁着他们松懈的片刻,迅速爬到他们下方的石头底下。

她刚刚藏好,那两个恐怖分子就趴在石头上,拿起放在地上的枪。

杨光全身紧崩,现在她距离两个恐怖分子不过几十厘米的距离,他们拿枪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不紧张那是假的。

趴在石头上的两人还在小声的说话,杨光心里煎熬啊。长官,你怎么还没到?!

就在杨光想难道是自己会错意时,一个恐怖分子的声音便戛然而止,她立即上翻扣住要朝长官开枪的人的脑袋,再一用力将人拽翻下来,手臂一转轻松扭断他脖子。

靳成锐半蹲在石头上,看下面英姿飒爽的女孩,微微挑眉。“不是让你在那里等着?”

杨光笑得自信大方。“我是怕狼头一个人忙不过来。”

“本来不想忙的,看你等的久了,才让自己忙一下。”

“嗯?怎么说?”

靳成锐向她伸手,把她拉到石头上面。“他们刚才说查希尔·沙夫准备向我们进攻了。”

“我正等着他呢,来就来吧。”杨光无所谓,以小胜多的战他们打的最多了,即使现在他们武器少,也不一定就是挨打的那方。

“不是我们。”靳成锐眺望一望无际的雪山和树林。“他们本来的目标就不仅是我,他是想对付整个中方。”

“他们都是些什么人?狼头,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告诉我们?”

“那些你们不用知道,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快找到他们,解决掉。”靳成锐把两把枪扔给她。“今晚别打算休息。”

杨光无所谓的摊手。“狼头,我们已经习惯了。”

拿着找到的三个背囊和两把枪,杨光和靳成锐两人满载而归。

这时站岗的换成了刘猛虎和陈航,他们两个看到回来的长官和军医,惊喜的叫他们。

杨光把背囊给他们,让他们看是不是自己的。

刘猛虎接过长官手里的背囊,一拿就嘿嘿笑。“这个是我的,里面还有两枚炮弹,就我的最重。”

杨光:……

难怪她刚才拖都拖不动!

另外两个是厉剑和徐骅的,就是少了陈航。

杨光安慰他会找到后,就把被子都拿出来,轻手轻脚盖在战友身上。

看他们一张张疲惫的脸,杨光退出雪屋让陈航和刘猛虎他们去睡。之前的雪崩多少对他们有些影响,不管是磕着碰着的伤口,还是窒息的恐惧,这些不是他们不说就不存在的。

“红狼,我们不困,你和狼头去睡吧,刚刚回来一定累坏了。”陈航怎么说也不肯去休息。

杨光有些儿无奈,看向长官,看是不是现在就出发。

看着天空的靳成锐似在想什么,正想的入神。

杨光也抬头,看到缓缓落下的雪花。

靳成锐平静的讲:“去休息吧,暂时不用去了。”

“为什么?”

“温度还会持续降低,查希尔·沙夫的X化武病毒杆菌,必须要在零下二十度以上才会活跃。”

杨光不放心。“万一他离开K2峰怎么办?”

“那病毒会先把他吞噬掉。”靳成锐把刚才那两个恐怖分子的话翻译给她听。“这种X病毒杆菌非常态度,只有在零下二十度才算安全,而温度超过了就会激活。X病毒杆菌在侵蚀掉一个人体内的所有细胞后会转移目标,查希尔·沙夫在来的路上死了两个手下,现在他身边除了那两个被我们干掉的人,就只有两个可靠的左右手,没到山穷水尽时,他是不会走到极端的。”

没有把他杀掉前,他不会离开K2峰,以自己为X病毒杆菌原体传入中方。

陈航和刘猛虎两人听得云里雾里。“狼头,那个X病毒杆菌是什么东西?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杨光打了个比方。“你们家里种的水稻,是不是每到一个阶段就要打农药杀虫?”

两个农村的娃子猛点头。

“这个和你们不打农药的水稻一样,虫子会一点一点全部将你们的水稻破坏掉,然后没有收成。”

陈航愤愤的讲:“这太可怕了!”

杨光苦笑。X病毒杆菌要是离开K2峰,就不是没有收成,而是中国的一场灾难。

“先去睡觉养足精神,在之后的每一刻,我们必须想办法找到查希尔·沙夫及他手里的X病毒杆菌。”靳成锐命令式的话,让还想说什么的女孩老实去睡觉。“你不休息,豆豆也需要休息,它今天为了我们把腿都刨断了,让它好好休息一晚,明天我们还需要它。”

看到怀里无精打采的豆豆,杨光终于点头,带着它进雪屋。

她钻进战友睡得微微有些暖和的被窝不久,就看到弯腰进来的长官,把雪屋里边的黑色袋子提出去。

杨光心里忐忑,等他进来后着急的问。“你把他弄去哪里了?”

靳成锐把她往里挤了挤,躺在冰冷的帆布上沉静的讲:“还不知道要呆多少天,先把他埋了,到走时再把他接出来。”

“嗯。”杨光有些闷,嗯了声便闭上眼睛,很快睡了过去。

在这场战役里谁都累,不管是身体上的还是心里上的。

看她眼帘下十分明显的黑眼圈,靳成锐给她掖了掖脖子下的被子,也合上了眼睛。

大概就过了二十来分钟,该轮到杨光和靳成锐他们值班了,但刘猛虎和陈航不好去叫才睡下的两人。

这时算着时间醒来的韩冬和厉剑两人自动起来,替他们两个的班。

被窝因为他们的变换,让寒冷有了侵袭的空间。

感到冷的杨光往右边靠,一片冰冷的迅速回到原来位置,然后在感到左边的暖意,想也没想滚了过去。

回来的刘猛虎和陈航看到睡在长官怀里的军医,没觉得哪里奇怪。这么冷的气候,他们这里大老爷们都抱成一团睡,军医更应该找个宽实的怀抱。

刘猛虎臭美的想,刚才是他不在,他在的话哪还轮得上长官?

雪屋里的几人又浅浅的睡了过去,除了一个感觉非常舒服非常安全的女孩睡得天昏地暗,不过她在脱离温暖的怀抱时,马上就醒了。

靳成锐两个小时后醒来,看到紧缠自己的女孩,足足看了一分钟才把绕在身上的纤手移开。见她睫毛一颤,睁开了眼睛,低声让她继续睡。

杨光眨了眨眼睛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还吊在他身上,立即迅速的收回手,正声讲:“该我值班了,你是狼头,你继续睡,我一个人顶两。”

她说完就走了出去,靳成锐见阻止不了便随她去,到外面叫他们两个回去睡,就和她一起站岗。

杨光还没从刚才的投怀送抱里出来,都不敢看靳成锐。想到这里她不禁暗暗唾弃自己。要是柳青在这里,她一定会狠狠的鄙视自己,现在他可真是自己的男人,抱下有什么关系?

“咳,狼头,刚才谢谢你。”

靳成锐听到这话微微蹙眉,还是嗯了声。

对他生冷言简意赅的回答,杨光局促,不知道该不该往下接。长官好难搞定呀!不说话觉得高冷,多说话觉得有陷阱,这叫她怎么愉快的跟他聊天嘛?

她一直话挺多的,靳成锐耐心的等她继续说,同时回想着被雪埋时她说的那句话,在她迟迟不再开口后,想她是不是开始后悔说过那样的话了。现在小孩就是这样,把这些事都当成玩儿似的。

“狼头……”

“什么?”靳成锐下意识紧崩,对她的犹豫居然主动问起来。

杨光也觉得不可思议,想了想就说:“听说赵传奇去猎人学校了,你知道那个地方不?他都没有一点底子,我怕他去会被教官操练的很惨。”

“没去过,不知道。”

“奇怪,他不是在国科大读战略战术不是读得好好的,突然抽疯跑去猎人学校,还都不告诉我声。”

她一个人想着发小的事自说自话,完全没注意到旁边的人越来越冷。

杨光想到什么皱起眉头。“从小他就跟我争,这次肯定是看我在军营里混得好,才会做出这样不怕死的决定。”

“他应该是想回来的时候给你个惊喜。”

“只要不是惊吓就好。狼头,那个地方出来的人是不是都很厉害?”

这下靳成锐看都不看她,眺望黑暗的远处。“回来如果下部队,少说也是校级。”

“哇噻!这比开挂还快啊!半年直接校级。”杨光瞅了瞅自己的下等兵军衔,想这差距忒大了。

“你很在意这些?”

杨光摇头。“也不是。”撑住下巴回忆的讲:“其实一直都是他让着我,他就是我妈妈常说的那个别人家的孩子,比我出色是理所当然的,我是姐姐嘛,看到他变成比自己更好的人,我应该替他开心。”

可本来就是两个世家子弟,以前两人“无恶不作”,专门惹事生非,现在一个进了军队,一个进了猎人学校,感觉像从良了一样?!

其实杨光扯到赵传奇身上,完全没有其它意思,是因为实在找不到话题,军队里的嘛,这个时候不合适说,说家常嘛,除了父母就是发小,所以很自然说到他了。

她是顺便说说,靳成锐却不是随便听听。

看她满心满眼都是那个赵传奇,靳成锐冷声讲:“你发小是个不错的人,以后前途不可限量,跟着他不会错。”说着就往雪屋的后边走。“你守着前边。”

“……是!”

杨光纳闷,看他冷冽的背影想自己是不是又说错了什么?怎么好端端就生气了?

------题外话------

存稿君再次阵亡,香瓜正在努力回血中,如果你们够热情,可能会回得很快哦^~

PS:为了早睡的好孩子,香瓜以后的更新定在10。55—11。55这个时间,大家知道就不用再摧拉>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