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六章 我喜欢上你了之人工呼吸

穿着白色连体雪衣,戴着护目镜的两个雪人从山顶直泄而下,风驰电掣的如快速滑落的流星。

迅速往两边扑倒的几人护住头部,感到厉风从头顶刮过,压得人头眼发麻呼吸一窒。

被滑雪板察飞的雪溅了一身的杨光听到声音远去,低头看因为山面太徒而无法立即调转方向的两人,抬头恰好看到上面又有两个雪人准备下来。

“红狼,准备攀登绳。”靳成锐盯着比预期还要快很多的入侵者,沉着的下达命令。

刚才的千钧一发,杨光和陈航离靳成锐最近,所以现在这边是他们三人还有豆豆,那边是韩冬、厉剑、徐骅、张晏和刘猛虎五人。

杨光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但她没有多想,连一秒的犹豫都没有的拿出攀登绳。

上头第二波的入侵者凶涌而下,带起雪花飞扬。

杨光抬头紧盯住他们,背部紧崩起来。这次有了先前的试探,他们一定会有所准备,他们再想避开的机率会小很多。

靳成锐在他们俯冲下来,离他们五十米的距离时沉声喊:“把攀登绳抛过去,刘猛虎接住绳子。”

猛然明白长官要做什么的杨光和刘猛虎用力拉紧攀登绳,而这时看到障碍物的两个雪人,因为俯冲的速度太快连改变方向的机会都没有。

拌到绳子的两人一个高空翻,翻出离山面十来米的距离便垂直下摔,像西瓜似的顺着山体一路往下,相信最后他们停下来也会像西瓜一样摔得粉碎,溢殷红的汁。

两个雪人看到同伴掉下山谷,迂回滑到他们上方,弯腰整个重心往后压。

厉剑等人立即找到各自的背囊,拿出ASP伸缩警棍。

在这种地方,他们只能用冷冰器,靠格斗技巧。

俯冲下来的两个雪人即使减了速度但还是很快,他们分左右“倏”的滑过他们时握紧滑雪杖,像打高尔夫般用力挥向他们。

杨光在雪人的全金属滑雪杖挥下时敏捷挡住,躲过他的第一次攻击。但他们移动的速度很快,这对他们非常不利。

飞出去的雪人又转回来,再次进行攻击。

陈航看到那泛着金属反光的滑雪杖,焦急的埋头在背囊里翻找。

靳成锐对越来越近的雪人,仍旧面无表情。

只有杨光握住警棍如临大敌,紧紧盯着雪人分析他这次会从哪个方向进攻。要是被那东西敲一下,起码得二级残废不可。

这次雪人改变策略,不知道是他变聪明了还是变笨了。原本左右进攻的他们,改从他们上方直线下滑,似乎有同归于尽的意思。

如果其它敌人,杨光决不可能这么想,现在这些人可是极端主义的恐怖分子,不排除他们以命抵命。

对这样的可能,杨光站起来,迎接朝自己越来越近的雪人。

雪人举着滑雪杖,没有因为对方弱小或女孩而手软,从高往下不留一点余力往下咂。

用警棍挡住的杨光,双腿上下弓张还是被他强大的俯冲力往下推。

杨光咬牙死死盯住他,手臂颤抖发麻,仍没有松懈半分。

就在她快失重往后倒的瞬间,眼前突然一花,重力消失,她踉跄得摔倒滚了两圈。

等她停下来,抬头便见长官站起来,而雪人一动不动躺在山面上。

“啊!——”蓦然,徐骅剧烈撕心裂肺的惨叫惊醒杨光等人。

厉剑他们和雪人周旋时,徐骅被滑雪杖敲中小腿,甚至还清晰的听到骨头碎烈的声音。

看到徐骅受伤,面对狡猾敌人的刘猛虎愤怒的拔出枪,被韩冬严厉的呵止。

杨光看着如蝴蝶般轻盈在他们周围转着的雪人,手缓缓握住大腿上的军刀。

就在这时,陈航终于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惊喜的站起来才发现徐骅受伤了。

“红狼,这是我改进过的网枪,你瞄得准些,你来。”

杨光握着兰博刀,把枪推回去,盯着那个雪人冷冷的讲:“你来。”

陈航看她杀气腾腾的,顿了顿就双手握住网枪,瞄向快速移动的雪人。

雪人从没停下来过,他一寻找到机会就凶狠攻击,像只讨厌的蚊子。

瞄了许久的陈航微微冒汗,举着的手都有些酸了,然而没有谁摧他。

他调整好呼吸节奏,找出雪人移动的规律,在他挥着滑雪杖要再次冲向厉剑他们时,迅速扣下板机。

改良过的网枪声音非常小,但弹射出去的网枪射击距离是普通网枪的百倍,全用软钢丝编织的网一但捕捉到猎物,就绝无逃脱可能。

被网住的雪人掀翻在地,往下滚了会儿被人挡住,还没等他看清是谁就感到脖子一痛,意识慢慢抽离他的身体。

杨光扯住网,把尸体抖了出来,拖着沾了血的网往回走。

被网拖过的雪面上留下刺眼的红,几人看她如地狱魔鬼般的模样,均呆呆的忤在原地。

杨光扫了眼目瞪口呆的陈航,把网还给他,淡淡的讲:“收着,别浪费资源。”

陈航望着网,想他再也不会喜欢网枪了。

“还没完。”韩冬抬头望着上面,面色凝沉。

五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脚上和手上都有利刃,他们像蜘蛛侠一样迅速往下退,行动轻松自如。

“饿狼、青狼、烽狼、虎狼,左右包抄。”靳成锐有条不紊的下达命令。

“是!”韩冬、厉剑、张晏和刘猛虎四人,望了下被杨光固定腿的徐骅,拔出军刀准备往上爬。

陈航看到他们行动,眼睛突然一亮,又立即一头扎进自己的背囊里,找出个木匣子。“狼头,我有办法远程对付他们,不用他们去近身搏斗。”

靳成锐已经和红狼到了徐骅这边,陈航抱着匣子兴冲冲跑过去,坐地上把匣子打开激动的说。“这是把驽!”

靳成锐看了眼他的“宝贝”,对新奇看着匣子的韩冬他们冷冽讲:“马上行动。”

看到队长他们用军刀扎着山面前进,陈航有些失落的垂下头。

正给徐骅包扎的杨光没空安慰他。徐骅的小腿是粉碎性骨折,回去后得进行高科的医疗修复,不过好在他们是特种兵,这种成本昂贵的治疗他们可以申请到。

“黄鼠狼,还愣着做什么?立即组装!”靳成锐冷冷的低呵,惊醒垂头丧气的机械师。

陈航像突然打了鸡血似的,埋头苦干。

不过他虽然对这些兵器热爱,也爱折腾,可是他只擅长改造、改良,不擅长组装这些特技。所以他这次组装的时间用了两分钟,而两分钟的时间韩冬他们已经和那些“蜘蛛侠”干起来了。

这个时候陈航似乎明白了什么,原来长官不是瞧不上他的东西,而是要队长他们拖沿时间,给他足够的时间来进行组装。

“蜘蛛侠”们四肢都有利刃,韩冬他们对付起来非常困难,更多时候是防守。

在陡峭的雪山上进行激烈打斗,是件挺刺激又极为危险的事。

刘猛虎挡住一个“蜘蛛侠”的腿,用力抵住刺向自己的尖刀。

这些“蜘蛛侠”毕竟只是恐怖分子,不像刘猛虎他们受过专业的体能训练,何况他力气本来就比寻常人大,现在他见自己拼力拼不过他,抬起另条腿进攻他胸口,想把利刃刺进他心脏。

在这电光火石间,刘猛虎腾出一只手抓住他小腿将他往下扔。

“蜘蛛侠”被刘猛虎举起来,手臂上的利刃抽出山体,接着被他扔石头似的往下扔。

陈航事不关已的看了眼滚下去的入侵者,又抬头继续瞄准。

刘猛虎刚把人扔下去,便被另个接踵而来的“蜘蛛侠”一脚扫中手臂,瞬间鲜血染红白雪。

这个人攻击的速度非常快,完全像不要命似的。刘猛虎只能拼命躲,可身上的伤口还是越来越多。

被惹急的刘猛虎滚到一边,抽出扎在雪里的军刀迅猛扑过去,想从他后背压制,谁想“蜘蛛侠”同时抽出右手跟右脚侧转过身。

明亮足有二十厘米的利刃泛着森森寒光。

刘猛虎巨惊,可已无法停下,攥紧军刀想死也要跟他同归于尽。

刹那间,一支利箭“嗖”的射进“蜘蛛侠”喉咙,这时刘猛虎一个使劲从他刀尖口上跃过,落在“蜘蛛侠”的旁边。

他腹部的作战背心被划破,好在没有开膛破肚。

陈航接连射了两支箭,在第三支时,他无法瞄准,因为张晏和那个“蜘蛛侠”纠缠在了一起。

靳成锐夺过驽瞄准“蜘蛛侠”的时候,看到他们上方的镜片反光,手腕一抬利落扣下板机。

三角驽箭带着清晨的太阳光辉急速向上飞射,“嗖”的穿透高原稀薄的空气,“啪”的穿过瞄准镜射中狙击手的眼睛。

驽箭直接穿透狙击手半个脑袋,不知是狙击枪走火还是他临死前最后的一枪。

巨大的枪声传遍山谷惊动山面,雪山顶一些细小的雪粒纷纷往下滚,越滚越大,瞬间就形成一个大雪球,接着大雪球迅速滚动的重量震裂冻土层,引起大面积的雪崩。

凶猛瀑布般倾泄的雪块,如泰山压顶的袭来,杨光惊骇大吼。“快跑!”

上方厉剑、韩冬等人迅速往两边跑,下面靳成锐带着伤员和其他人撤离。

但不管他们跑再快,也无法逃过这场雪崩。

在他们所有人都纷纷逃离时,张晏还压制着要夺他命的“蜘蛛侠”,两人谁也没有松手,率先被大雪袭卷,接着是韩冬、厉剑、刘猛虎。

下方的杨光他们,急速朝离他们不过十米,突出山面的岩石奋力挺进。

现在他们就是在跟时间赛跑,跑过还有一线生机,跑不过只能听天由命。

然而此时像海浪翻滚起的雪花,以每秒三十米的迅速迅速向他们逼近,冰冷另人窒息的感觉,澈骨的寒意从头上压近。

知道逃不过的杨光大喊:“豆豆快跑!”

豆豆跑在最前头,但是它不时的反头看他们,现在它听到这话停了下来。

“跑啊!”

雪,如一个大巨人咂向他们,靳成锐在最后一刻把徐骅扔给陈航,把他们两个推了出去。与此同时,被杨光吼了的豆豆奋力奔跑,它身后不断崩塌的雪如不愿放过它的魔鬼,紧追不舍的想将它掩埋掉。

吼完的杨光只看到豆豆开跑,就被一股巨大的压力冲击,把自己冲进一个温暖的怀里,接着便是无止境的翻滚。

模糊中她抓住他们上来时打的登山绳,可是这些毫无作用,摧毁性的雪崩肆掠整片山体,没有停止下滑的她感到胸口撕心裂肺的疼痛,很快便失去意识。

像黄河奔腾的水,像冰河世纪里的坍塌,像灾难前的未日,等这场大雪崩停止时,空中弥漫着一层白雾,从上往下看,尤如一条白色的巨龙。

不知过了多久,K2峰终于恢复平静,高高挂着的太阳把雪山照射得氤氤氲氲,远处昆仑山深绿、浅绿、浅黄、深黄的树叶色彩斑斓,美如仙境。

可能是三十分钟?可能是一个小时?

微微突起的雪动了动,接着,一个黝黑水亮的黑鼻子探了出来,然后是两只黄毛爪子。

豆豆从雪里钻出来,狂抖身上的雪渣,抖到一半它想起什么四处张望。开阔视野的雪山上什么也没有,它着急的圈圈转,然后撒开腿到处跑,喉咙不时发出咽呜的低吼。

它低着头在雪地上到处嗅,除了一开始的不规律后,豆豆开始做标记,防止自己找了重复的地方。

很快它找了小半公里,在一块只露一点点黑色尖的岩石地方停下,嗷呜叫的用两只前爪奋力刨雪。

陈航和徐骅最后时刻被靳成锐推了把,两人滚到了岩石下面,他们虽然没被冲走,但也被埋了。

徐骅受了伤,但他没忘记自己是个老兵,而陈航还比他小,在大雪倾塌的那刻护住了他,因此陈航并没有受伤。

而被徐骅护着的陈航也紧紧扣住他的腰,怕他被冲走,他不知道自己坚持了多久,只听到耳边呼啸的凌厉声势,直到全身麻木失去知觉。

等他醒来,封闭的空间微微泛白,像隔着十几层玻璃的光。

呼呼越来越困难的他,看到趴在自己身上的徐骅,摸他脖子确定他只是昏过去,便困难抽出唯一的武器——军刀,用它一点一点凿头上的雪。

他憋着气,一连凿了十几分钟也只凿出二三十厘米,而此时他已精疲力尽,寒冷和大脑缺氧让他停了下来,可在看到徐骅后不知又哪来的力气,他又继续锲而不舍的凿。

不知道时间,也不知道凿了多久,寒冷已使他失去所以的知觉,凿雪只是一个机械式的动作,直到他听到豆豆的犬吠。

一开始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在豆豆叫第二声时激动的跪起来双手往上挖。“豆豆!豆豆!是你吗!”

“汪汪汪!”豆豆听到他叫自己的名字,刨得更猛了。

光滑的雪地上,被豆豆刨飞的雪在太阳光下显得晶莹剔透,真是漂亮极了。

能听到声音,就说明离地面不远了。陈航柳足力往上挖,仿佛身上有使不完的劲。

等雪被凿穿,陈航被太阳照得张不开眼时,被豆豆舔了一脸口水。

他把豆豆推开,把洞挖大一些,把徐骅先弄出雪洞。

到了地上,陈航拼命拍徐骅,用手搓他冰冷的脸和身体。

徐骅慢慢转醒,没有很快的恢复过来,他望着陈航搞不清状况。他只感到全身都冷,受伤的腿整个没了知觉。

陈航着急的抽了他一巴掌。

他这一巴掌不轻,徐骅眨眨眼正要骂他,就被他拉起。

“我们跟着豆豆去找其他人!”陈航把他背背上,跟在豆豆身后。

陈航在部队里绝对不算壮实,现在他被雪埋了一小时,自己都没缓过来,还要背着比他高比他重的徐骅,踉跄得像喝醉酒似的。

徐骅看处跑的豆豆,冷静的讲:“你别跑那么快,留着体力等豆豆找到了人去挖他们。”

焦急的陈航听到这话觉得似乎有道理,才没那么作死的跑。

黑暗里,杨光做了一个挺长的梦,也不知道是梦还是她想的事,总之是长官知道她瞞着他做那件事后,把自己赶出战狼部队,并且还让自己的父亲把她送出国,然后她莫名奇妙的跟一个王子结婚了?

这个梦吓出她一身冷汗,同时也把她吓醒了。

杨光费力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什么也看不见,顿时紧张的要坐起时被人紧紧抱住了。

“等着救缓。”靳成锐冷锐的声音似乎变得轻柔许多。

杨光感到背上不可撼动的重量,摸到周围冰冷的雪,眼前一片漆黑看不到一点光线,想他们至少被埋在五六米深的雪层下。

在这里空气有限,唯一能活得久一点的方法就是躺着装死,如果可以尽管屏住呼吸。

杨光放松身体趴回长官身上,听到他有力的心跳,觉得内心无比复杂。这种既幸福又随时会死掉的恐惧,真是太他妈刺激了!

杨光甚至乐观的想:生不能同眠,死亦同穴也是挺浪漫的啊?

对她这样糟糕得不能再糟糕的想法,靳成锐则在思考如何活得更久,如何完成任务,以及怀里的女孩能坚持多久。

不出意外,陈航和徐骅会最先出来,如果有豆豆的帮助,会很快找到他们,现在最担心的是他们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如果不能……

靳成锐惊出冷汗,抱着她的手臂不自觉收紧。他发现这种窒息的感觉痛心入骨,连想都不敢想。

他以为自己足够冷静的面对生死,即使那一刻来临,他也能做到坦然。可现在,他是如此的害怕。

靳成锐沉默着,沉思着。

他们静静的谁也没有说话,只有彼此的心跳声才是唯一活着的证明。

在无尽的等待中,越来越寒冷的杨光极缓的讲:“长官,有件事我必须跟你汇报。”

“嗯。”

“我喜欢上你了。”

我喜欢上你了?一切的疑问似乎得到答案,豁然开朗。

靳成锐意外震惊,他似乎自生下来便是为国家而存在着,去国外接受先进国家的教育,进入军队成为一名士兵,在法定年龄娶个门当户对的妻子,再周而复史的培育他的孩子。他从没想过会有天喜欢上一个女孩,那种让人害怕又奇妙甜蜜的感觉。

“嗯。”他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这种不可控的情感让他陌生,只能用冷漠来掩饰他的仓惶。

“真的。”

“上面有动静。”

杨光:……

混蛋,人家在表白,救缓能不能晚一点啊!

豆豆一路往下跑,途中找到了韩冬和厉剑。

重见天日的几人顾不得喘气,即使是爬也要爬到被埋的战友那里,然后徒手把他们挖出来,连指甲什么时候没了都不知道。

“汪汪!”豆豆在他们救人时又跑到另一处吠,血迹斑驳的爪子拼命的刨。

看到豆豆又找到其他战友,陈航擦着雪地往下滑,连滚带爬跪到豆豆身边,用军刀挖。

他们的背囊和武器全部被雪冲走,韩冬他们几人的军刀都在和那些恐怖分子打斗时丢失,所以全队只有他这一把匕首。

陈航在每次动刀之前,他都会用手挖到一定深度再下刀,怕伤到下面的人。

底下的杨光感到背上的压力越来越重,空气稀薄的让她有些头晏目眩,想着他们还要多久才能出去。

靳成锐把她头扣在肩膀上,让她别去想太多。

蹭了蹭他的杨光很想睡过去,真的很想睡,可是上面的战友正在努力救他们,她要是睡过去再也醒不过来怎么办?她不希望长官被别人占有,也不希望战友最后挖到的只是具尸体。

她强撑着意识,模糊间似乎感到长官亲了她下,又似乎是自己的错觉。

抱着她的靳成锐心里很复杂,一时间想了许多。

他承认当他听到她的那句喜欢时,他欣喜若狂,但之后又在想这是不是只是她年少轻狂的一句妄言,如比斯克那次,只是因为快要牺牲了,所要寻找的一种慰藉,毕竟她比自己小那么多,又有一位关系要好的青梅竹马,更重要的是……她的喜欢是否和她喜欢她的哥哥们一样?

靳成锐不敢确定,她这么优秀而美好,应该活得更恣意些,不应该被他突如其来的感情所困扰。

“长官是你吗!长官!”陈航挖了两三米,实在不敢断定这下面有人,更多的是害怕他挖出来的是一具尸体,可旁边豆豆不停的叫,趴在洞边上似乎他不挖它就要来挖似的。

豆豆的四条腿都受了伤,再刨下去非得废了不可。

听到陈航的叫声,睁开眼睛的靳成锐看到上方微弱的光,凝聚力气大喊的回应他。

有了他的回应,陈航瞬间回血满格,挖了会儿就双手刨。

在他雪花飞扬的把洞挖穿,让空气流通进去就讲:“长官你等等,我们马上救你们出来。”陈航攀着自己刚凿的小洞往上爬,到了陆面把挖出来的雪往旁边移,在斜陂方位继续挖。

他们埋的太深,从正面往下挖肯定会塌方。

等他挖到一半,韩冬、厉剑已经救出刘猛虎,背着徐骅向他跑来,几人联手分秒必争的把靳成锐和杨光挖出来。

杨光陷入昏迷,靳成锐因为陈航之前打通了雪洞,缺氧的情况已经恢复过来。

他把杨光交给钻进来的陈航,在她被拖出去时紧跟其后,迅速给她进行心肺复苏。

杨光只是轻度昏迷,并且她昏迷没多久洞穴里就通了空气,现在她被按压心肺便渐渐恢复意识,感到身边的人是谁后也不急着睁开眼睛。

靳成锐捏住她鼻子,掐住她脸颊给她做人工呼吸,在第二下时他便发现她醒了。

他抬起头,面不改色的捏住她鼻子,掐着她脸颊的手往下合。

无法呼吸的杨光憋了一分钟憋不住了,挣扎的挥手打他。“长官,你谋杀军医!”

靳成锐松开手,放开咳嗽不止的女孩,看向韩冬他们渐而皱起眉来。“烽狼呢?”

“烽狼!”韩冬、厉害、刘猛虎、陈航、徐骅似乎才想起少了个人。

他们连忙张望迅速找人。

看到杨光醒了的豆豆,汪汪吠两声,一瘸一拐往下跑。

它前左腿受了伤,九十度垂着,然而依靠的三条腿也是一步一个红色的梅花印。

杨光看得鼻酸,心急的爬起来想去抱它却扑通摔进雪里。

“红狼!”韩冬等人一惊,连忙围上去。

杨光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脑袋与身体脱节般不听使唤。见他们一个个担心的样子摇头,看向到处嗅的豆豆。“去跟着豆豆找烽狼,我没事!”

韩冬着急的看靳成锐,他点头后带着厉剑跑去追豆豆。

现在还里除了杨光、靳成锐,还剩下刘猛虎、陈航和徐骅。

徐骅因为腿伤原因,抵抗力越来越下降,现在嘴唇都冻得发紫,脸上毫无血色,但他仍坚持着没有放弃。

陈航看了看跟在豆豆后面的队长和厉剑,又看情况都非常不好的徐骅和杨光,对靳成锐讲:“狼头,我去把背囊找回来。”

让女孩靠在自己身上的靳成锐点头,叮嘱他。“注意安全。”

“是!”

杨光把徐骅也拉了过来,让他和他们两个靠一起,有气无力的跟他聊天。“灰狼你怎么样?还好吧?”

眼皮直打架的灰狼听到声音一震,立即抬头看他。“没事,已经感觉不到疼了。”

“那就努力回忆疼的感觉,别让自己过的轻松。”

“嗯,我想想。”徐骅还真的很认真的开始想。“要说记忆最深的,要属进入战狼前最后的忠诚度考核那关了,以前还没人敢那么打我。”

你是少爷,谁敢那么打你?“那你还记得是哪位大哥打的不?”

“我死都不会忘记他。”

“那你回去把他打一顿。”

“必须的!”

两个呵呵的笑,有些前途未知的潇洒和惆怅。

杨光笑着笑着沉默下来,动了动脖子问从背后抱着自己的长官。“狼头,还能联系到苍狼吗?”苍狼就是朗睿。

靳成锐摇头。“一直没动静,可能是雪崩冲坏了信号,现在只能等找到所有人员,再去找收发讯号器。”

“你们看,饿狼他们是不是发现什么了。”徐骅半磕着眼睛,看到下边向他们挥的厉剑,叫旁边的两人。

杨光激动的又想跳起来,被靳成锐铁臂般的手拦腰钳住。

靳成锐没看女孩焦急的眼神,叫离他们不远的陈航。

由于是用肉眼找,陈航找的面积不是很大。他听到靳成锐的话,立即折回来和刘猛虎一起扶着徐骅,靳成锐则抱着杨光。

被公主抱的杨光没发现这个问题,满心满眼的都是还被埋着的张晏。

下边韩冬和厉剑已经开始挖了,豆豆趴在一边吐着舌头急速喘气。

一到他们那里,杨光挣扎得从靳成锐手里挣脱出来,坐倒雪地上便帮着他们一起挖。

被埋在雪里即使不受伤,不冻僵,也会很容易窒息而死,他们必须快点,再快一点!

连徐骅都加入挖人行列,几人很快挖出一个大坑,可越往下挖他们心里越凉。

雪深则代表密度越大,氧气就会越少,而现在已经距离雪崩近两个小时了。

徒手挖的刘猛虎动作不仅快还很大力,他一下是其他人的两三下,突然他“嘶——”的一声触电般的收回手。

杨光他们看到一颗颗像断线珍珠般滴进雪里的鲜红液体。

“下面有利器,大家小心点,可能快要挖到了。”韩冬提醒大家。

杨光拉住还想去挖的刘猛虎,拿出身上的绑带要给他包扎。在高原和雪山里,伤何一个伤口都是可以致命的。

“不用不用。”刘猛虎把她挥开,又加入进去。

杨光看他们一个个都伤痕累累的双手和脸上不同程度的伤,衣服底下还不知道有多少伤口,便没再坚持,把绑带仔细的收好正接着挖时,听到长官沉冷的声音。

“你们都别挖了。”靳成锐望着沾了刘猛虎血的雪,抬头看他们一个个紧崩的脸和带着迷惑恐慌的眼睛。“你们去找背囊,没有它们,我们不仅完不成任务,甚至连活下的可能都没有。”

韩冬他们都不愿意走。“狼头,我们把烽狼救出来就去。”

“狼头,让我们继续挖吧,这样快一点。”刘猛虎怕张晏呆在下面不舒服,想让他尽快出来。

“狼头,我们人多力量大,不用几分钟就能把人挖出来。”黄鼠狼眼睛精亮,一点疲惫都没有,果然是年青人底子好。

徐骅没有说话,瞪大眼睛望着雪地,乌紫的唇颤抖的紧闭着。

厉剑经历过一次,可这次和上次不一样,他窒息的无法接受,但在看到长官沉着冷静的面容和战友天真自我欺骗的表情,第一个点头同意。“狼头,我去找背囊。”

看到他起身走开,刘猛虎和陈航都错愕的望他。

徐骅张了几次嘴才喊出来。“青狼,带上我。”

走出几步的厉剑又折回去,把徐骅架起来。

杨光对茫然的刘猛虎和陈航两人说:“虎狼,你抱着豆豆和黄鼠狼去,尽快找到背囊和武器,我们的任务还没有结束。”

“红狼……”

“晚上的温度有多低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磨蹭什么,快去,你们都想被冻死吗?!”

被杨光突然发威的一吼,本就混乱的两人,半推半就的抱起豆豆一步三回头。

在他们都走了后,韩冬深呼吸,对靳成锐讲:“狼头,我是队长,我留下来。”他能承受,也必须面对。

“你是队长,不是哪一个人的队长,现在你应该做的事是带着他们,去寻找武器和装备。”靳成锐的语气不是命令也没有不悦,像在陈述一些事,你可以自己选择。

韩冬沉默,最后他起身追上陈航他们。

这里就他们两个当兵的时间最短,刚才靳成锐和军医的话,他们还天真的信了大半,虽然心里明明有了答应,却更希望不是那个结果。

杨光在靳成锐看向自己时,估做轻松,无所谓的笑着耸肩。“我是军医。”她的承受能力可比他们强多了。

靳成锐没说什么,挥手把地面的雪一层一层扫掉。

他们现在至少挖了七米深,被埋在这么深的雪层下,活着的可能性非常小。然而谁也希望有奇迹,没谁愿意看到战友牺牲,靳成锐也一样。实在是……

如果这下边有利器,被埋者有伤口,结果实在不可预料。

靳成锐和杨光两人摸索着把周围的雪扫掉,动作谨慎小心,像在清理一个古墓般。

先是锋利的尖刀露出雪面。这是入侵者手腕上的,然后紧紧纠缠在一起的手臂,最后两个人都完整的挖了出来。

入侵者手腕的另把尖刀扎在张晏左腹,而腿上的也刺进他小腿。

都不是致命的伤,可是在零下几十度的雪层里,又没有氧气,哪一样都能要人命。

杨光深吸口气,强忍着寒意与颤抖检查张晏。

张晏尸体已有些僵硬,入侵者的还带着一点温度,想是他们一个死亡温度,一个死于窒息。

靳成锐让她按住入侵者的尸体,把紧紧缠住对方的张晏双手双腿打开,以最小程度的破坏将他们两个分开。

等分开后,杨光没有对入侵者进行一个尸体上的泄愤,在她要把尸体丢回坑时看到露出一个角的熟悉色彩。

这是他们背囊的颜色!

杨光迅速的把它扒出来,挖到一半就拉着双肩带用力拉。

靳成锐看她使了吃奶的力,小脸憋得通红,包还是纹丝不动,便过去帮她把背拉出来。

拉力一松,杨光坐地上,看到包上的十字图标激动的想要感谢上帝。哦不对,感谢佛祖。

“狼头,这是我的装备!”

“嗯。”

杨光听到这声嗯,脸上刚有一点的喜悦暗淡下去。

“我们没时间耽搁了红狼。”

杨光不甘的低头打开包,把敛尸袋拿出来,扭头看到他在脱张晏的衣服,脸色大变。“狼头!你在干什么!”

靳成锐没有解释,他把张晏的作战服脱下来,才把他装进黑色的袋子里,背在肩上。

震惊的杨光瞪大眼,不肯跟他走。

靳成锐微微蹙眉。“大兵,服从命令!”

“狼头,那是烽狼!”那是他们的战友。

她目光铿锵,似把明亮的刀,能清晰照出人黑暗的一面。

“虎狼没有作战服,承受不了夜间的寒冷。”靳成锐弯腰去牵女孩的手,刚说完“起来”一颗子弹就把他身后的雪打开了花。

听到枪声,所有人趴了下来。

而开始软化接受他解释的杨光一惊,把那点小情绪抛到脑后,迅速进入作战中。

卧倒的靳成锐看向山上,没有发现目标的具体位置。

现在战狼小组的人分三个位置,刘猛虎、陈航和韩冬在靳成锐的上方,厉剑和徐骅在靳成锐的下面。

靳成锐盯着刚才传来枪声的方位,向杨光伸手。“把地图拿出来。”

杨光立即把自己的那份地图给他。

靳成锐从恐怖分子的尸体上拆出利刃扎在雪地里,看它投影的方向,把地图铺开。

“狼头,我的指北针还在。”

“雪崩可能会对磁场造成一定影响,太阳和月亮是最恒古不变的指路人。”

靳成锐没有找到他们所在地,但确定了大概的方位。他向韩冬打手势,让他们下来。

韩冬带着刘猛虎和陈航还有豆豆贴着雪往下滑。

陈航跟靳成锐、杨光汇合就兴奋问:“烽狼呢?我们找到他的包了。”

“他累了需要休息,我们先走。”靳成锐说完让他继续背着张晏的装备,几人向厉剑、徐骅汇合后一路向左边撤退,跑了大约三分里才看到了山林。

有了树木就有了绝佳的藏身之地,不用再担心成为靶子。

靳成锐找了个避风的地方,让大家暂做休息,清点装备。

杨光的都在,除了药品等必须品,另外还有四个步枪弹夹,六个手枪弹夹,但没枪。

陈航找到的张晏背囊也一样,只有弹药,没有枪。

而徐骅找到了自己的背囊,看到众人都盯着他,犹豫了一下,把压包底的手枪交出来。“这是我自己的私人收藏。”

众人的视线一下从他脸上转移到他手里的枪。

“沙漠之鹰!”

徐骅点头。“但只有一夹子弹。”

刘猛虎皱眉。“一夹子弹也总比没有的好。”

陈航看他。

被他神精质看着的刘猛虎唬声道:“有什么不对吗?我们用的手枪子弹跟他的这个不配。”

“我们的手枪子弹口径是多少?”

刘猛虎没多想,肯定的讲:“5。8。”

“这是QSZ92式半自动手枪,现在我们用的QSZ013全自动手枪的口径是0。357!”陈航克制不住拔高声音。“所以我们这些手枪子弹,沙漠之鹰原全可以使用!”

在他们露出喜色时,厉剑把大腿上的枪掏出来,放在地上。“我这里还有一把手枪。”

现在他们有两把可以使用的枪,和两把军刀。

------题外话------

祝大家的父亲,父亲节快乐^~

离家的,再忙也记得给父亲打个电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