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五章 惊心动魄的一夜

三千英尺的高空上,清澈毫无杂质的蓝天白云,有种让人想摸一把的冲动。

杨光、厉剑、韩冬、张晏、徐骅、刘猛虎、陈航等人却无法去看外边的景色,严阵以待的紧崩着,因为他们这次是要去北纬35°53′东经76°31′的乔戈里峰。他们谁也不敢松懈。

乔戈里峰是仅次于珠穆朗玛峰的高峰,但实际它的攀登难度要高于珠穆朗玛峰,死亡率是全界攀登者之最。这次行动,如果有必要,他们要登上它!

当到达昆仑山不久后,朗睿提醒他们做好准备。

杨光等人检查装备,在机舱亮起警示灯时往下跳。

她是第一个,背着豆豆从二千五百英尺往下跳,那种感觉只有真正跳过伞的人才知道。

跳伞他们并不陌生,在训练时有跳过几次,这次与以往不同,他们要克服高原氧气稀薄的问题,还有复杂的原始森林。

经过精密计数和经验,杨光安全到达陆面,第一时间把豆豆放出来。

这是豆豆第一次参加实战,不知道怎么的,她以为这个提议会被长官否决,但她一提出来就通过了。

不管是什么原因,总之自己养的忠犬,总算可以和她一起作战了。

豆豆摇头摆尾,把身上的毛抖顺了,冲杨光嗷呜叫两句,甩着尾巴坐她身边。

看它仰脑袋一直看自己,杨光迅速收好降落伞带它去找战友。

这里似乎刚下过雨,地质松软,松针上挂着晶莹剔透的水珠。

杨光一边欣赏原始风景,一边想着这次任务的事。

“小阳光,快来帮帮我。”

听到声音,杨光抬头到处找,没看到人。“烽狼,是你吗?”这是张晏的声音。听他念叨的多了,声音想忘都忘不了。

“是我是我,快来救我。”

“你在哪里?”

张晏挺委屈的讲:“你的十点钟方向,四十五度抬头。”

杨光转身,抬头,看到苦着脸挂在树上的张晏忍不住大笑起来。“晏子,你怎么到树上去了?是不是那里的风景要好看些?”

“小阳光你别埋汰我了,快来把我弄下去。”

“不弄不弄,咱们来好好聊会天吧。”杨光抱手臂靠树上,笑得一脸阳光。

豆豆也规矩的坐杨光腿边,吐着舌头不时看看四周,不时看看张晏。

张晏的降落伞罩了小半边的树,那树三个人都抱不了,树枝相当粗,被吊着的张晏不管如何挣扎都挣脱不了,并且,他因为刚开始的焦急把降落伞弄得更乱了,现在就像一张蜘蛛网把他网在树上。

“晏子,怎么不说话了?平时你不是挺能说得?”

面对她的调侃,张晏欲哭无泪。现在还说个屁啊,他被吊了十来分钟,要是被长官他们知道自己连个伞都跳不好,肯定会让他继续参加明年的考核!

“我都不知道吊在上面的感觉,你跟我说说,我听着满意了就弄你下来。”

张晏看她一本正经,一点不像说笑的,只能苦逼哈哈的发表感想。“感觉没安全感。”

“景色是不是很漂亮?”

“天空有点青,云里雾里的,高一点的树尖都被埋在云层里,景色还是挺漂亮的,像仙境。”张晏抬头看远处,生硬的组织词语,用自己为数不多的脑细胞尽量说得富有诗意,好让她满意。

本来只是想逗逗他的杨光,听到这话扬了扬眉,没再废话的把他救下来。

“我们快点去找长官他们,要下雨了。”

张晏抱着降落伞好奇的问:“小阳光,你怎么知道?难道你真是阳光不成?”

杨光白了他眼。“这是常识,算了,你这猪脑子一时半会也说不明白。”

张晏嘿嘿的傻笑,也不生气。

之前杨光还因为夏玲骂他猪脑子跟她大吵了架,现在她自己说得顺遛,真是标准的自己可以随便欺负,别人连碰都不准碰。

“红狼红狼,收到请回答收到请回答。”

无线电里传来陈航的呼叫,杨光立即回应。

“红狼收到,完毕。”

“请在三分钟内赶到以下坐标,完毕。”

听到有时间限制,杨光想这话一定是长官下达的,便向他报告她这里的情况。“请转告狼头,烽狼和我一起,完毕。”

“收到,完毕。”

杨光看向望着自己的张晏,歪着头说:“看什么看?跑啊!”

坐标离他们有点远,但也不是太远,好在现在是白天,他们能跑得快些。

等他们两人一犬跑到时,刚刚好三分钟。

看到战友和挺拔站着的长官,杨光和张晏走过去报告。

韩冬、厉剑他们都到了,就差他们两。

看到他们跑来的靳成锐,低头看手里的指北针。

在这密广袤的大森林里,没有谁能不借助仪器而分辨出方位。

杨光和张晏把降落伞隐藏好,坐到厉剑和韩冬身边,看着越发严肃的长官。

“冬冬,你知道这次任务是什么吗?”他做为队长,肯定知道一些他们不知道的东西。

韩冬摇头,经过战狼的淬炼,俊美带些阳刚的脸上也满是疑虑。“长官说是来打击越界罪犯,这样的任务我们执行过三起。”但没有哪一起被长官这么重视。不是说前面不重视,而是这次他事事亲力亲为,就像现在的看方向,本来这些事情他都是放手让他们来做的。“阳光,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我知道就不用问你了。”杨光闷着脸,看旁边处事不惊、漠不关心的厉剑,想他怎么能忍住?好奇心这东西,每个人都有的吧?“厉剑,你不想知道长官为什么要亲自操刀吗?”

厉剑看她,想了想不紧不慢的讲:“好奇。”

“可是我看你一点也不好奇的样子。”

“为什么一定要有好奇的样子?”

杨光和韩冬、张晏、徐骅、刘猛虎、陈航等人都望着他。

厉剑可能是一下受到太多目光,微有些不自在。“表现出来能得到答案?既然不能,就别浪费时间去想。”

杨光等人:厉剑,你这样骄傲真的好么?

“集合。”没两分钟,靳成锐收起指北针对他们喊。

七人迅速的起身列队,连豆豆都坐杨光腿边,立着两只大耳朵看着他。

“目标西南方向,出发!”

韩冬向左转,带队跑在最前面。

杨光和厉剑他们呈一列跟着,注意着四周。这里是原始森林,虽然还没到危险区,但戒备还是不能少。

他们沿途看到许许多多罕见的植物,大多数连教科书上都没有。

跑了会儿的杨光感到空中的湿气加重,想向长官报告快要下雨了,他们应该尽快找个避雨的地方,后一想,长官他肯定早就知道了,恐怖连雨点多大都计算过,她瞎操什么心?

还别说,她真猜对了。

靳成锐在感到要雨下时便查过相关信息,并且根据以往的降水量得出这场雨会下多久,是小雨还是暴雨,最终的结果是,他并不打算让这场雨阻止他们前进的计划。

大约十来分钟,豆大的雨点稀稀疏疏咂下来。杨光抬头看从天而降的雨幕,做好被淋的准备。

可这夏天的雨水,就跟小孩的脸一样,一会笑一会哭,无法预测。

看起来非常凶猛的雨点,只下了几分钟,而这些雨点大多被层层的树叶挡住,被它们尽情贪婪的吸收掉,所以落到他们身上的还不够把衣服弄湿。

跑了四个小时后,靳成锐下令原地休整。

七人重重吐了口气,倒在地上看雨过天晴的蓝天。

“小阳光,这里的天空好漂亮,和我家乡的一样。”体能充足的张晏感叹的讲:“自从进部队后就没有好好的看过天空了。”

“晏子,你什么时候入的伍?怎么想到来当兵的?”杨光嚼着随手摘来的蘑菇,陪他聊天。

张晏回忆了会儿,情绪有些低落。

许久没听到他回答,杨光等人都惊奇的望向他。这个比唐僧还话唠的家伙,居然也有沉默的时候?

杨光坐起身看他,见他微皱着眉似在想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没有追问。谁都有自己的秘密,就像她。

张晏也坐起身,看到他们都一脸我理解,你不说也没事的样,把事情娓娓道来。“小时候贪玩,用爆竹把邻居家的小女孩给炸毁容了,我爸爸也是个军人,一生气就把我早早送来军营改造了。”

“晏子,你真是害人不浅!”杨光精辟的总结。“好好一姑娘让你这么给毁了。”

张晏哭丧着脸。“也不是很严重,就是我们两家都没有什么钱,不然一个小手术就能搞定。”

“你还狡辩,这是小事?”

“这是大事!”张晏突然转忧为喜,笑得一脸白痴。“前年回家跟她说了,等再过两年回去娶她,她答应了!”

杨光:……

还真是傻人有傻福!

靳成锐看他们有说有笑,毫无危机与紧张感,没有阻止,也没有刻意营造那种气氛。这就是一场普通的战役,对他们来说与众多任务一样,而他们已经是老兵了,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

一行人休息应该有半个小时,才再次出发。

这次他们一路向西。

风景不断的往后退,树林变得越来越粗,遮天蔽日的树叶让视线越来越暗,出来猎食的小动物看到他们被惊吓的四处逃窜。

经过几个小时的奔袭,杨光他们来到乔戈里峰山脚下,而此时天已经快要黑了,幸运的是他们跑出了森林,视野开阔的做起事来也更快速。

“红狼、虎猛、黄鼠狼,你们负责寻找庇护所,其于人去寻找食物。”

“是!”

有了经验的几人,再也不像训练时那么苦逼了。

杨光和刘猛虎、陈航三人,一个是老兵中的老兵,两个是山里长大的孩子,他们很快找到一处天然的庇护所。韩冬他们也跟着动物的脚印,掏了几个兔子窝,还有一些菌类。

按理来说,这个季节已经没有蘑菇采了,可在这没有春夏秋冬之分的原始森林里,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它没有的。

等人都到齐,杨光带他们去庇护所,很自豪的说:“怎么样,不比五星级酒店差吧?”

张晏坚大拇指。“嗯嗯,非常不错!”

这个岩洞很大,也非常干燥,显然白天的降雨没有波及到这里。

几人生的生火,洗食物的洗食物,一切都井然有序,熟练又迅速。

吃饱喝足的张晏他们躺在各自的睡袋里聊天,值班的杨光撑着下巴看忙碌的靳成锐,摸着兰博刀想那件事她能瞒多久。她不确定长官是不是有一点喜欢她,但她确定他一定不喜欢夏玲,前世他就是被夏玲用这么卑鄙的方法弄到手的吧?等他到法定年龄时,被突然告知自己已经结婚了?

杨光细细回想前世长官操办婚事的那会儿,好像他确实不是很开心,沉着张脸好像别人欠他几个亿似的,那时自己还被他这样冷酷的外表给迷住了,想想她似乎就是被虐的命。

靳成锐正在看地图,计算查希尔·沙夫他们的位置。

在出发前他们还没有到中国的土地,这不是什么好事,他想要的是在他们踏进中国领土的那一刻,将其击毙。

他想查希尔·沙夫准备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发动反击,肯定是迫不及待,但他猜不准他们得用多久的时间通过关卡。他们想要离开阿富汗,必须经过绿色贝雷帽特种部队的驻地,面对这些恐怖分子,美军不会手软,当然也不能把希望押在别人身上,他只想让他们多拖久一点,让他们有足够的时间来应战。

放下笔,靳成锐揉了揉睛明穴,看向眼都不眨下的望着自己的女孩。

这次任务和往常不一样,敌人是带着复仇来的,又是极端主义的恐怖分子,他不应该让她来,她才刚刚成年,人生才正式开始,她应该去做一些安全而充满刺激的事,不是像现在这样和他们去执行随时可能牺牲的任务。

在靳成锐张口想让她去睡觉时,无线电里突然响起朗睿急切的声音。

“他们越过边界线了!成锐,你们现在在哪里?”

“山脚下。”靳成锐蹙眉。“比预计的要快很多。”

“可能是他们有关系,通过美军的防守线。”朗睿看着实时卫星视频,操控着电脑。“不过好在乔戈里峰的险境几乎让他们寸步难行,现在我把视频传过去。”

靳成锐没看紧崩起来女孩,起身叫醒陈航。

陈航一听到有事立即爬起来,衣服也没来得及穿就打开掌上电脑,进入作战状态。

“狼头,现在他们刚过边境一百米,再往上走会越来越慢。”陈航作出分析。

听着似乎还有足够的时间。

靳成锐微蹙的眉头没有松开,冷锐低吼。“全体集合!连夜登山!”

乔戈里峰非常难攀登,再加上晚上就更困难。

几个被从被窝里挖出来,立即战斗力暴棚的出发,没有一点二心,只是……

“小阳光,我怎么感觉像被什么东西盯上了?”暗黑中,陈航凑近杨光小声的讲:“真的,我都发毛了。”

杨光也不知道怎么的,训练结束后,战友们对她的依赖似乎特别大,就像现在,要是感到害怕,不是应该找刘猛虎这种结实强壮的人寻求保护?或者像韩冬这种聪明又作战能力超强的队长,怎么也不可能是她这个“弱”女子吧?

杨光肩负重任,很负责的回答。“别担心,只是野兽罢了。”

只是……野兽……罢了?

这是原始森林啊,猴子老虎那是必不可少的。

陈航虽然平时有点神精质,雷达却非常的敏感,这可能跟他以前的环境有一定关系。杨光没有忽略这个问题,在豆豆都坚起毛后,也感到明显的攻击敌意。

“所有人都停下来,不要慌。”靳成锐略凉的声音在无线电响起,压住了他们几个不安的心。

陈航几乎是立即站定,跟站军姿一样。

杨光静静的注视四周,在月光下,看到一匹匹站在石头上的犬类动物。

豆豆四脚刨地,喉咙里发出低吼的咆哮。

杨光紧紧拉住牵引绳,呵斥它坐下。

豆豆看了看四周的狼,又抬头看杨光,最终老实的坐下,眼睛却充满敌意的死死盯着它们。

杨光对狼不陌生,况且这次他们手里还有武器,当然,如果可以,他们不会浪费任何一颗子弹,因为往往这颗子弹能救你的命。

“对视它们,你们的胆怯只会壮了狼胆,它们会马上进行攻击。”靳成锐看着缓慢移动的狼,冷静沉着的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

听到长官的话,原本还有点担心的几人,握住手里的钢枪,瞬间变得杀气腾腾。他们可是与死亡打交道的人,比气势谁能拼得过他们?

狼拥有极高的敏锐力和观察力,没有绝对的把握它们不会轻易发动攻击,现在它们感觉到威胁,纷纷转身消失夜色里。

看到退开的狼群,几人重重的吐了口气,感觉后背都是凉的。

靳成锐没给他们缓冲的时间,冷锐的沉声道:“注意警戒,全速前进!”

狼群是退了,可豆豆还是很不安,不时发出低吼的咆哮,像个急躁的孩子。

杨光安抚了半天也没成功。

小跑着前进的刘猛虎想豆豆是不是饿了。

“应该不是。”杨光摇头,眺望远处忧心忡忡的讲:“可能是还有危险。”

“别担心,我们几个还对付不了一群狼?”

面对战友的开导,杨光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们没有与狼打过交道,不知道它们的厉害。

靳成锐看她担忧的模样,沉默的没有说什么。

现在是晚上,卫星实时视频也看不到狼群活动的迹象,而敌人已经侵进他们的国土,现在他们必须分秒必争,守住这第一道防线。

没有长官的命令,即使大家再不安,再有疑惑都不能慢下脚步,他们穿过昆仑冰河,披星戴月的赶路。

夜越来越深,先前退去的狼并没真正放过他们,它们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以左右夹击的形式跟着,目的就是消耗他们体力。

现在,它们在过了昆仑河后,渐渐往中间靠拢。

夏天的月光总是明亮的,再加上山里的积雪,甚至还能看到水面上的波光粼粼。

杨光他们离水源不是很远,这样一个是避开晚上来喝水的动物,一方面水源是他们最佳的指路人。

然而,这树林不是很密集,视野开阔的路让他们看到了许多东西,比如说从面前匆匆跑过的松鼠,还有离他们大约十米迅速奔跑的狼!

戴着夜视仪的杨光,很清晰的看到它们从后面跑上来,那矫健优美的身姿,和飘逸的长毛,真是漂亮极了。

十来头狼迅速的跑到他们前面,将他们包围起来,一只只安静又带着攻击性的看着他们。

它们一动不动,像是站守的士兵。

没多久,一只高大毛色又极为华丽的狼,不紧不慢踱着优雅的步子走进视线。

看到它,杨光第一反应看向长官。真是一模一样啊,连气势都像。这两个狼头,不知道谁要厉害些。紧拉住豆豆的杨光,想这都什么时候了,她还有空想这些。

狼王站在上风处,长毛被风吹得飘扬,油光水滑的像被吹动的水面。

一路上听了杨光对狼的讲解,以极遇到狼要怎么应对的张晏,缓慢弯腰捡石头,想要把它们吓唬走。

看他动作的杨光嘴角抽搐了下,看到狼王极为不屑的眼光,似在嘲笑他们。

她忘记跟他们说,如果遇到狼王她的那些招都没用了,就像打战,几十个几百个士兵看到敌军可能不会主动出击,因为没有必胜把握,但哪个主帅带着士兵浩浩荡荡准备开战,还能被吓唬跑的?

靳成锐冷锐的望着准备行动的狼王,沉静的讲:“虎狼,脱衣服点火。”

“是!”可能是人对这种动物天生的恐惧,刘猛虎用比平时还要快的速度脱下外套,用打火石点燃。

衣服燃烧起来,看到火的狼群往后退了些,连狼王也一样。

徐骅找了根结实的棍子,让刘猛虎把衣服绑在棍子上。

“一边前进一边收集木材制作火把,我们一刻也不能耽搁。”靳成锐举着火把,路线不改直面朝狼王走去。

狼王与其它的狼一步步后退,但它们前面撤开,后面的包围圈却越收越紧。

顾不得害怕,杨光等人捡沿途的树枝树叶,每人都做了个火把。在温度越来越低的雪山里,烧衣服是迫不得已的事。

由于火越来越盛,狼的包围圈变大了些,但它们仍没退去。

靳成锐没有慢下脚步,他一路前进。杨光他们七人分两队,一队防狼,一队负责拾柴,不断更换新的火把,防止火把熄灭。

而豆豆在开始的时候还狂躁的低吠,现在看它们一味的退,也淡定的走在杨光前面,不时这里嗅嗅那里叫唬两声。

杨光心想这就是狗仗人势的意思吧?不过他们这样,真有点与狼共舞的感觉啊!

从昆仑冰河到克亚吉尔冰河,他们走了多久,狼群就跟了多久,可见这些狼是多有耐力,碰上这么聪明又难搞的对手,除了敬佩之外还很让人抓狂。

这一路他们没人轻松的呼吸过一口气,每块肌肉都紧崩着,除了这种时候崩不起来的那块。

生怕它们会忍耐不住扑来的“狼群”们,各种吐槽。

“他妈的,这比对付那些穷凶极恶的罪犯要困难多了!”陈航、刘猛虎愤愤的讲:“狼头,我们把它们全杀了吧,这样心惊胆战的也不是个事啊。”

靳成锐面无表情,连眉都没动下。“不能杀。”

对这么淡定的头儿,刘猛虎等人内心很崩溃。

杨光解释的告诉他们为什么不能杀的原因。“狼群很团结,我们杀了这十几只,可能会引来几百只的狼群攻击,到时即使我们还活着,拿什么来完成任务?”

这次的行动代号是入侵者,一但失败面对的不只是牺牲,还关乎国家的安全。

听到这话,刘猛虎他们闷声不吭了,小声的嘟囔。“卧操,这些都是什么鬼,我们又没得罪他们。”

杨光咧嘴笑。刘猛虎抱怨起来也是挺可爱的嘛?!

可很快她笑不出来了,因为这个什么鬼地方下起了雨!

狼王嗷呜的叫起来,声音透穿方圆几公里之外。

靳成锐的脸上终于有了些情绪,他微蹙着眉对杨光讲:“准备抛钩,我们过河。”

杨光没迟疑,反手拿到放在包外小口袋的抛钩跑去河边。

他们这一处的河面并不宽,大约七八米,河面结着层薄冰,有些被急湍的水流冲碎,被河中不宽的水面往下漂走。

杨光向对面抛出钩绳,用力拉扯确定安全后向他们打了个手势。

这时他们的火把的火已经越来越小,随时有被风吹灭的可能。

靳成锐把火把集中到一起,让韩冬第一个过河。

韩冬向杨光点了下头,把挂在脖子上的枪转移到背后,用保险带套住绑在树上的钩绳往河对岸滑。

高度警惕的刘猛虎他们看到队长已经到达河对岸,想着这下总算可以罢脱它们这些家伙时,听到声巨大的落水声与打斗的声音。

豆豆冲河对岸汪汪的吠叫。

杨光焦急的问:“饿狼你怎么样!”

刚站到地面还未来得及放下手的韩冬,被一头狼袭击得落到水里。

还好河边的水不深,落水的韩冬反应迅速,在狼张着锋利的牙再次扑向他时,一拳狠狠击中它腰。

狼痛苦的嗷叫,两个前爪不停的挣扎往岸上逃。

韩冬看看狼又看看的自己拳头,想小阳光教的真管用:铁头豆腐腰,打狼要打腰。

“红狼,带着豆豆过河。”没有得到回应,靳成锐依然坚持过河。

杨光没有犹豫,把豆豆装进包里,就套着钩绳往河对面滑。

正好这时韩冬从河里爬上岸,被突然出现的物体撞个正着。

两个人都摔在地上,杨光翻过身把压住的豆豆解救出来就连忙讲:“安全,你们快点过来!”

因为靳成锐的命令,张晏、刘猛虎和陈航紧跟杨光身后,相继到达河岸。

这时雨越来越大,拿衣服遮住的火堆火苗越来越小,周围的狼开始蠢蠢欲动。

现在他们这里只剩下厉剑、徐骅和靳成锐三人。

靳成锐锋利的视线望着被雨水打湿毛发而显得瘦了些的狼王,平静冷然的讲:“青狼、灰狼你们先走。”

厉剑和徐骅没有服从命令,紧盯缓慢向他们靠近的狼。

徐骅镇定的分析。“狼头,这火已经对它们勾不成威胁,我们一动它们就会发动攻击。”

厉剑抽出ASP警棍,准备跟它们动手。

靳成锐扫了他们一眼,沉声严厉的命令他们。“用你们最快的速度过河,立即执行!”

“是!”徐骅和厉剑两人嘶吼的用最快的速度冲向河边,同时套住钩绳滑向河中。

这个钩绳可承受的重力在一千到一千三百左右,所以他们两个一起过河完全没有问题。

而就在他们转身跑的同时,狼群发动攻击,它们迅猛如离弦之箭般向下冲,湿贴的毛发甩出水珠,四爪刨起地上湿润的泥土飞溅。

它们越来越近,像从四面八方射来的灰色利箭,靳成锐等了十五秒,在狼王第一个猛扑上来时抓住衣服打出去。

被打中的狼王落到地上嗷呜的叫。

眼看其它的狼就要围上来,靳成锐转身往河边跑,眼睛盯着横在河上的钩绳,没有任何的迟疑或是去看后面的狼。

十几头狼紧追不舍,现在就是拼谁速度快了。

河对岸听到狼嚎声的杨光他们,急得都快跳起来,可他们根本帮不上忙,干着急的同时还要警戒四周可能存在的危险。

离钩绳越来越近,狼群追在脚后跟的靳成锐抽出军刀,在狼群蓄力猛扑前握住绳索,同时割断绳子。

刚才的狼跳至少有三米高,狼王在他荡出去时紧紧咬住他鞋子。

他们穿的是作战靴,被咬的靳成锐不觉得疼,但被拖住了,很快凶涌而至的狼群会将他咬死。

狼王似乎也是这么想的,四爪紧紧抓地,用全力拖住他。

靳成锐犹豫了一秒,单手从手枪里缷下一颗子弹,中指与大拇指压住它,用力将它弹向狼王左前腿。

本来一只狼想要拖出一个悬空的人就很难,现在又受到子弹的袭击,它腿一抖,便被靳成锐挣脱了。

狼王看他飞了出去,不甘的瞪着他嗷叫,这时到达的狼群也跟着一起叫。

杨光听到激烈的狼叫声,紧张得心脏快要跳出来时,就见一个黑暗唰的出现视线,然后稳当停在他们面前。

“狼头!”众人惊喜交集大叫。

靳成锐把绳子扔给杨光。“准备前进,它们在召唤其它的狼群。”

“是!”

杨光麻遛的收起钩绳出发,扭头看了眼河对岸。看来这两个狼头,还是长官要厉害些!

罢脱了狼群,但地球对他们的考验还没有结束。

因为刚才的大雨,他们被浇了个透心凉,而此时他们已经身在五千多米的高度,温度零下二十度,微弱的高原反应也成为一个极大的问题。

想到入侵者就在山峰的背面,正一步一步向他们逼近,谁也没有提议停下来休息,他们只想快点往上走,然后击毙他们!

然而面对这样的恶寒环境,他们只有不断运动产生热量,才是唯一能够保命和让自己好过一点的方法。

他们裹着防寒被,没有抬头,也没回头,低头一直往上走,眉毛和衣服外表结了层白霜,踩在雪地里的双腿也失去知觉。

如果要问他们为什么还能坚持下去,那只能说:他们心里有个信念,是这个信念在一直支持着他们,让他们无所畏惧,不顾前程凶吉。

从天黑到天亮,他们度过了最漫长也是最难熬的时刻。

当天边第一缕曙光穿透云层,照射大地时,他们面对阳光露出了微笑。

杨光眯起眼睛看着刺眼又耀眼的阳光,笑着讲:“嗨,男孩们,这个时候你们应该转过头,看看这么美丽的景色,不要辜负自然对我们的友善。”

“友善?我觉得一点都不友善,它们太恶劣了!”张晏把脸上的冰渣子抹掉,一脸愤懑。

陈航有气无力的。“我只希望别这么冷,就是最大的友善了。”

杨光笑得阳光灿烂。“温度已经在回升,别着急,现在把你丢三十度的高温里,保准你会烂掉。”

也停下来的靳成锐看她活跃的安抚他们,看了下时间。“原地休整,谁也不许坐下来。”

不能坐下来,是怕再也起不来,许多登山者就是因为想休息一下,结果被冻成了冻雕,被发现时他们有些人甚至还维持点烟和吃饭的动作。

杨光等人一听到命令便解下背囊,狂抖防寒被上的冰渣,但不管他们怎么抖怎么揉,原本柔软的被子还是硬崩崩的。

虽然说是温度回升,也只是从零下五十度升到四十五度。

众人也不在意它是软是硬了,把它重新披回身上就搓冻僵的手,吃了半块更加冷硬的压缩饼干,然后看着太阳有一搭没一搭的闲扯,就是说话的速度有点慢,因为他们已经身在七千米的高山了,还能说话已经非常不错了。

不过高有高的坏,也有高的好,比如说他们仿佛站在云端,似乎伸手就能摸到像棉花糖的云,低头能很有诗意的一览众山小。

迎着阳光,杨光闭着眼睛感受微弱的温度,感叹的讲:“这一夜过的可真惊险,不知道后面还会遇到什么。”

“我想应该还有比这更糟糕的。”张晏苦着张脸。“还没看到入侵者的影子,我们体力就消耗得差不多了。”

韩冬、厉剑和徐骅也是面色沉重,似乎也在想这件事。

杨光看他们一个个愁云惨雾的,轻松毫不在意的给他们分析,真是一天是老师,处处是老师,而且还是不分科目的。“没看到是好事,你们想想啊,这可是我们中国的领土,连我们自己家的山都爬得这么困难,那些个入侵者难道比我们还懂K2峰?”

K2峰是外国人对乔戈里峰的称呼。

“也对呵,说不定他们遇到老虎猛兽什么的,死在半道上,那我们就不战而胜了。”张晏乐道,说得有些天真加幸运。

这个可能也不是不可能,但是机率渺茫。不过听到杨光的话,韩冬等几人松了口气。

就在他们几个都沉默,享受片刻宁静时,陈航神经质的又提到狼,好像还没有从狼的阴影里走出来。“这会不会有高原雪狼?”

杨光慵懒的半睁着眼睛看他,无力的笑了笑。“黄鼠狼,你的反射弧度真长,我们都结束话题了。”

陈航被她这么看着有些尴尬,在这么冷的气温下,居然微微脸红起来。

这里就他和杨光年龄相近,在有些青涩的喜欢之余更多的是菲薄。她比自己小,不仅是名优秀的军医,体力技能方面比他强,似乎还博览群书无所不知,还成为了他们的老师,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看他怯缩的模样,杨光心想你卑微个屁啊,她这是开外挂了,以前她也是个渣,如果不是有父亲罩着,她连渣都不如。

气氛一下沉下去。

靳成锐来回扫了眼他们两,看着雪崩溜槽痕迹凝重的说:“我们现在担心的不是狼,是地球对我们是不是足够友善。”

被称为最难攀登的乔戈里峰其险峻他们都体会到了,因为在摆脱狼群后不久,他们便轮流由人领头去固定绳子,做登山梯,可高八千多米的高峰,垂直度是四千七百米,这是个什么概念?

所以他们现在最担心的不是外来侵袭,而是担心雪崩。

杨光瞬间明白长官的担忧,低头看脚下的冻土,安慰的讲:“只要我们不吵着它,一定会没事的。”刚才他们一时大意没有注意到这点,不过还好高原反应没有让他们大声说话的机会。

可杨光刚说完,就看到有雪粒从山面滚下来。

迅速抬头的几人脸色大变,靳成锐低吼:“寻找掩体!”

------题外话------

推荐香瓜的旧文《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伪父女养成。

重生2023,一个热血时代的开始。

呆萌的成长、变态的训练、亡命的追逐、血腥博杀下的友谊、永不放弃与不抛弃的信念铸就了血刺军团的传奇!

——她说,只要与爸爸和战友一起,就是一个世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