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四章 成为长官夫人!(不骗你们)

杨光趁着母亲还没起,偷遛进大哥的房间,颇有点偷情的意味。

睡得浅的杨擎,听到第一下敲门声就醒了,打开门看到是鬼鬼祟祟的妹妹,什么没问,放她进来。

对这个房间并不陌生的杨光,轻车熟路的坐到他床上,盘腿瞧抱手臂等自己从实交待的大哥。

“大哥,想跟你说个事儿。”杨光想到自己要说的事,挺不好意思的脸红了。

杨擎扬眉,坐到椅子上。

看他斜靠椅背,跷着大长腿,杨光狠狠嫉妒了把。“大哥,那个二哥不是让你答应我一件事么?任何事都可以。”

“这么快就想兑现礼物了?”杨擎长得随杨父,剑眉星目的透着股浑然天成的冷傲,现在他即使说得随和,也不敢让人轻易放肆。

杨光腆着脸,点了点头。“这件事只有大哥你能帮我。”求人帮忙,一定先要把对方捧得高高的。

“说来听听。”

“大哥,我喜欢上一个人了。”杨光鼓足勇气,决定把这个从未与人分享过的事告诉大哥。大哥最疼自己,二哥最别扭,关心的方法总是让人意想不到,就像这次虽然人没回来,可给的礼物却不含糊。

“赵传奇?”

杨光:囧。

“大哥,要是传奇我就不用这么纠结了。”杨光丧气的夸下脸。“大哥,你先说答不答应我,不答应我就不说。”

杨擎露出个极浅的微笑,慑震一方。“小杨光,你哥杀人的时候你还跟赵传奇掏鸟窝,现在跟我玩心计?”

被识破的杨光干脆高傲的仰头。

“行了,我答应,你说吧,看是什么事让我妹妹愁得觉都睡不着。”

“我喜欢的人快要跟别人结婚了,大哥,你民证局有没有朋友?”

听到这话杨擎坐起来。“杨光,别人都快结婚了,你去凑什么热闹?”

“因为我爱他爱的要死。”杨光嘣出句广为胜传的话。“我非他不嫁!”

“还非他不嫁,你认识他多久?”

杨光伸出个六,又马上变成二。

“是隔壁家的靳成锐吧?”杨擎说得笃定。“你换个人喜欢。”

这哪是她想换就能换的?

杨擎看她一脸执迷不悟,隐晦的讲:“你跟着他别想过平静的生活。”关于这个海归又年青有为的中校,杨擎在军部还是有听说过的,他是个人物,但往往厉害的也能惹来许多麻烦。

“大哥,我现在就是他手底下的军医,本来平静不了。”

“你们在一个部队,更不能有个人感情,这样会防碍你们战场上的生死决定。”杨擎说到这里已是决定不帮她的。

她大哥是个正直的优秀军人,这又是横刀夺爱,又是同部队长的,让他帮这种忙真的希望不大,杨光也不想让他做违心的事。她想了许久,退一步讲:“大哥,我不想放弃,你就帮我一次好不好?至少别让他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和别人结婚。”

看她可怜兮兮的样,杨擎没硬住心。“以前有个同学在民政局上班,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帮你留个心。”

“谢谢大哥!”

“跟大哥还用得着客气?再去睡会吧小寿星,今天你可是主角。”

“大哥,你现在就打,我着急。”杨光不走,盯着他床头柜上的手机。

杨擎犹豫了下,还是拿起手机当着她的面打。“现在这个时候正常人都在睡觉,跟他说了也不一定记得。”

“别人我不敢保证,大哥你打我敢肯定没人会忘记你吩咐的事。”杨光这话是有依据的,因为跟大哥关系不好的,他连电话都懒得保存。

杨擎瞧着她,在电话接通后直接说了句便挂了。“这下总行了吧?”

杨光嘿嘿傻笑。“哥,我先去睡觉了。”

看她飞扬的背影,杨擎无奈,看时间准备起床。

而接到杨擎电话的某同学再也睡不着了。

何强真如杨光所说,不敢怠慢杨擎的话,挂了电话就从被窝里爬起来,打开电脑查那个叫靳成锐的资料,在只查到少量的东西后转去内网。

要说何强为什么会去民政局工作?那是因为他喜欢安安稳稳的生活,并不是他能力不行,而是他奉行自由自在。民政局的工作不仅轻松,还能看到新人幸福的脸和收喜糖,是他觉得最开心的事。

看到电脑上出现的英俊照片,和无数荣耀与成绩,何强还发现中间有些时间是空白的,比如他在美方军校大三大四那两年,这两年他做什么去了?

何强用了一切手段,都没查出半分头绪。

他撑着下巴瞧着照片,想杨大少要盯的人果然不同凡响。

只是他没想到,杨大少要他办的事,这么快就送上门了?

看到户口本和身份证,何强抬头仔细看窗口外西装革履的男人。“这结婚是两个人的事,他们人呢?”说完又再三核对身份证上的人。就是那个靳成锐没错。

西装男笑得礼貌,并且出式了身份证明。“我是夏小姐父亲的助理,夏小姐与夏女士在参加杨小姐的成人礼,靳大少有正事走不开,特予我来办理手续。”

“我这里不管这些乱七八糟的,只认人,你回去转告你们家小姐和靳大少,想办理结婚证,叫他们亲自过来。”这么大的事都能假手他人?万一弄错可没得反悔。

西装男强硬的讲:“夏先生说了,今天是个好日子,这事必须得办下来。”

何强挑眉,瞧着连面都没见过的助理。他以为这是哪里?还必须得办下来,这是民政局,他说了算!

不过避免日后不必要的麻烦,他做了登记,拉开抽屉后让他等着。“证件本没有了,我去拿。”

西装男看他走进里面,转身坐到旁边的椅子上。

何强出了门给杨擎打电话,各种调侃。“杨大少,你这早上给我打的电话,中午就有人拿着他的证件跑来我这里办手续,你也太神了。”

正帮着父母招待亲戚的杨擎听到这话,走到稍微安静一点的地方。“怎么回事?”

“夏政委的助理,牛逼轰轰的拿着夏小姐和靳大少的证件来我这里,还威胁我不办理就不让我好过。”

“所以你答应了?”

“哪能,我还怕他们不成?这不是拖着给你电话,看你有啥指示。”

“靳大少正在我这里,看他样子不像有喜事隐瞒不报。”杨擎抬头,轻松看到和父亲还有靳伯聊天的靳成锐,又看到嚷嚷着喊他的杨光,让他等一下。

“大哥,爸爸叫你过去,可能是介绍长官给你认识。”杨光穿越层层人海,到达杨擎面前。

杨擎把刚才的事告诉她,看她要怎么办。

“那个夏玲真卑鄙!”杨光清亮的眸子比刚才还要光彩夺目,干劲十足。“大哥,你让你同学先拖着,我现在过去。”

“你过去做什么……哎……”杨擎看她左窜右窜一遛烟跑了,只能让何强先拖着。

何强看时间,轻松的答应了。

他回到座位上,对那个西装男讲:“先生不好意思,证件本还在仓库里,马上就到饭点的时间了,你下午再来吧。”

西装男看时间,确实马上到十二点了。他脸色缓了缓,说了句麻烦了就暂时离开民政局。

何强靠椅子上舒坦的摇着。想这杨大少到底是想搞什么?难道他跟靳大少不和?不对,他刚才说靳大少好像不知道自己要结婚一事?卧操,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

要说这靳成锐的户口本和身份证为什么会在别人手里?这可是夏玲下了番工夫才把它们拿到手的。

夏玲趁着靳藤和靳成锐去帮杨家张罗生日会时,去到靳家陪靳母聊了三个小时的成果。

她先是表明自己有多喜欢靳成锐,从他在美国读军校时就喜欢上了,其间加油加醋的把靳母感动到。做为一个女人,她知道能够有人这么爱着她的儿子,他儿子该有多幸福?所以在她提出想与他早点结婚时,想到昨天儿子也说跟她处得不错就答应了。

本来靳母是想让儿子和她一起去的,但被夏玲以靳成锐忙这个理由拒绝,由她这位温柔体贴入微的未来妻子去办理。

当然,夏玲不方便出面去民政局,才让父亲的二号助理去办,自己则在车里等着。

这个二号助理,正是急于表现的时候,所以才会威胁何强让他识趣的把事办了,因为他不知道何强的背景,也正因为他是个二号助理,才会没注意到何强是要故意拖沿时间,这也难怪他只是个二号。

杨光的生日会是订在一个不怎么铺张的酒店里,虽然她母亲那边有的是钱,但杨父还是决定别搞太大,这身在官场收敛些总是好的。

借口离开的杨光连车都没打,两公里的距离她直接几分钟跑到家里,把自己的证件找出来。

身份证是她自己收的,但户口本是由父母保管。

杨光焦急的在父母房里找,没听到开门的声响。

“杨光,杨光你在家吗?”杨母走过大厅正要上楼,听到卧室里的声音,推开门斥责她。“这都要开始了,你怎么跑回来了?”

杨光吓得差点心脏停跳,慌忙张过身把东西背身后紧张的笑。“妈,我刚才看到我头发乱了,回来梳理一下。”

她今天穿着漂亮的礼服,头发也是专门的造型师给弄的,经过她刚才这么一跑不乱就怪了。

杨母看她乱成鸟窝的头发,便开始说起来,大意是她好好的不学,偏偏要学男孩那套跑去当兵。

杨光心想:妈,你怎么还没从当兵的事情里走出来呢?

“妈,你给我绑个马尾吧,这样方便。”主要是时间有限,要不是现在她头发真有点惨不忍睹,她都不会让母亲给她梳。

“你呀,要怎么说你好。”杨母让她坐自己的梳妆台前,一边帮她梳一边念叨。“你看看我的弟弟妹妹,就连王宇都比你知书达理。”

杨光不反驳,看着镜子里眼角堆满皱纹的母亲,心情无法形容。

她妈妈为她梳了妆,等下她就要拿着证件去跟别人结婚,成为别人的妻子,这像不像几百年前最为传统的习俗呢?

梳好头发,杨光回到酒店后把证件交给李诚,让他别看别问,把东西交给一个叫何强的人。

李诚就像他的名字,人诚实,没那么多弯弯折折,首长要做什么就做什么,虽然她不是首长,但她是将军的女儿,光这一点他就要听她的话,所以他拿着密封袋一路开车到民政局,直到把袋子给那个何强,都没起过一点窥视之意。

何强接过袋子拿出里面的东西,又看一身刚正不阿的兵哥,让他等着就进去了。

“杨光,杨将军的宝贝千金。”看到电脑显示的资料,何强已经无话可说了。现在他们这些人物,到底想玩什么?结婚可是大事!大事!夏家好歹来了个助理,杨家就来个傻兵哥?他们正当这是儿戏,可以这么玩的吗?

不过就算何强有再多抱怨,这杨大少说的事他是不会不办的。

慢条斯理的登记信息,在证件本上写了双方的名字,便拿印章重重按下。

一个红色的印章盖在照片和纸上,何强确认电脑信息,这事便成了,从此以后这两人就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谁也不能抛弃谁,只有死亡才能将他们两人分开。

何强扫了眼写着杨光和靳成锐名字的本子,连同证件装回密封袋了,交给一直盯着他的兵哥。“你代我向杨小姐说句恭喜。”

恭喜?杨小姐长大成人了,是应该恭喜。李诚没怀疑,礼貌的讲:“我会转达的,辛苦你了”

现在还是休息时间,李诚表达完谢意后回到车上,往后倒车的时候和一辆宾利擦身而过。

看着一出一进的两辆车,何强想:有时不是来得早上帝就照顾你,这还得看关系。

“不好意思先生,结婚必须本人到场,请你转告你家小姐和靳大少,如果没空就别结婚。”说完拉窗不上班了。有了这么好玩的事,他当然要亲自去看看。

于是,夏玲想尽办法拿到的证件不仅没达成她想要的,还得给人家送回去。

“杨小姐,这是何强给你的东西。”回到晏会上,李诚把密袋给杨光。“他还让我向你说声恭喜。”

杨光摸着多了两样东西的袋,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小李,你辛苦了,快去吃点东西吧。”

李诚:……

杨小姐,我比你大!

杨光才不管这么多,现在她心里简直跟抹了蜜似的,就算让她吃芥末她都会说是甜的。

“什么事笑得这么开心?”杨擎不知何时走到她背后,看她手里的东西。

杨光继续“呵呵”傻笑。

“杨光,你听到我在跟你说话吗?”杨擎压下腰,凑在她耳边。“你的长官看过来了。”

听到长官这个词杨光一激灵清醒过来,连忙左看右望。“大哥,你骗我!”

“不就是一个男人么?你看这宴会里有多少男人在看你。”

杨擎这话一点没假。杨家大小姐又不是长得像恐龙,漂亮的像被泉水洗净铅华的美玉,再加上身世,想追她的人都排到护城河去了。

杨光看到几个名门世家子弟,猛然想起件事。“赵传奇呢?”

“你终于记起还有个叫赵传奇的人了。”杨擎用酒杯撞她额头。“听赵叔说,他出国了。”

“啊?”赵传奇不是大学毕业后才出的国吗?“是美方?”

“听说过猎人学校吗?”

“不是吧!”杨光觉得她今天就像在坐过山车,心脏没一刻安生过。“他不想活了!”

世界猎人学校,是一所名闻遐迩的特种兵训练中心,赵传奇连正式兵都没当过,一下去接受那高强度的训练,不是自虐是什么?

“所有去那里的,都是想活着的。”杨擎看到从大门走进来的人,拿了一杯香槟给杨光。“看来他又提早下班了。”

“谁?”

杨光正疑惑,看到朝他们走来的男人,觉得他有点眼熟,但怎么想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何强换了身衣服,头发也抹了蜡油,看起来像上流社会的贵公子,跟他之前上班的样差太远了。

他走到杨光面前,从服务员那里拿了杯香槟,向她举杯。“虽然已经让你那位老实的司机转达了恭喜,但我还是想亲口对你说声:恭喜你杨小姐。”

杨光一听到这话,又看杨擎表情,领悟过来。“原来你就是我大哥的同学,今天谢谢你的帮助,请问尊姓大名?”

“何强。”

“原来是何少!怪不得说你怎么有些眼熟。”杨光跟他碰了杯,抿了小口香槟。

何强笑得意味深长。“如果是一个小时前,我会把它当成是搭讪。”

“杨光,这就是你刚才一直傻笑的原因?”杨擎望着她手里的密封袋。如果说他刚才不知道是什么事,现在听何强的话,他还不知道就是脑袋有问题了。“大哥都说过了,你怎么就是不听?”

杨光紧紧抱住密封袋,倔强又高傲的讲:“我也不想这么快,是人家迫不及待了,我当然要提前下手!”

杨光的这个生日会是从中午一直进行到晚上,因为大家平时都很忙,所以特意提早进行,让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去联络感情。

陪何强聊会儿天的杨光,就去寻找很少露面的长官。

杨光找了一圈都没找到人,又折回到杨擎身边问他。

杨擎看了下贵宾室。“爸爸和靳伯伯把他叫进去了,似乎有事要商量,今天你最大,可以毫不客气进去打扰的。”

“两位长辈加一位长官,大哥,你太看得起我了。”杨光说是这么说,却向贵宾室走去,想第一时间看到长官。现在他可真是自己男人了!

而贵宾室里的气氛与外面的繁荣相差甚远,当事三人均沉着眉。

靳藤宽慰的说:“成锐,这是刚得到的消息,现在还未确定,不过你要做好迎战准备。”

靳成锐蹙着的眉,一点也没放轻松。“既然是那边传来的消息就错不了,这么多年了,也该来了。”

“这是你与他之间的事,我相信他不会对中方做什么。”

杨烈不放心。“他的行为足够让我们敲响警钟,不管他来中方想寻仇还是滋事,我们都要做好万全准备。”“离乔戈里峰最近的驻军是哪个部队?”

“昆仑山第5891部队。”靳藤提醒他。

“等晚晏结束,我会与该部队指挥官取得联系,让他们做好防御准备。”杨烈决定的讲:“成锐,这事军部将会密切注视及重视,你也别太担心,先陪杨光过完这个生日再回基地。”

杨烈是732719部队的总指挥,即五大军区司令之一,虽然还有四位同级别的司令相互牵制,但由于他隶属帝都,在五人中占有一定的说话权,当然,这么大的事他需要招开会议,只是时间由他定。

杨光刚走到贵宾室门外,就看到穿着奢华晚礼服,挽着繁琐发髻的发上别了只钳着闪闪发光的水晶发夹,和妆容精致的夏玲。

她一进来,瞬间吸引许多人的目光。

夏玲高扬起下颔,傲然中又不失礼貌。她扬着优雅的笑,像是这场宴会的主角。

自己被抢了风头,杨光反而不急,靠在门上瞧着洋洋得意的夏玲。这次晏会夏政委没来,这是不给杨家面子,让夏夫人与女儿来,那是意思一下,可来了还抢主人家的风头,这是不识抬举。

杨光想她好歹也是名牌大学出来的,争这一时风光做什么?这里表面奉承你给你面子的男人,实际都在等着看戏,他们心里各自有把秤,你和杨家谁轻谁重都泾渭分明。

夏玲巡视一圈,找到里边的杨光,便欣喜的提着长裙带着二号助理朝她走去。

看到二号助理手里的礼盒,杨光想别人来贺礼,她可不能失礼,正要站起背后的门却突然打开。

杨光往后倒的瞬间挥手想抓住门框,想要是在夏玲面前摔倒就太丢人了。

贵宾室里事情谈完要回到宴会的三人,当然是由靳成锐他这个后辈开门,没想到一拉开门有这样的惊喜。

后背一暖,被接住的杨光抬头看到是长官,脸唰的一红。

往她走来的夏玲本来是想看她摔个四脚朝天的,在看到抱住她的靳成锐后脸色突兀转变,大步走到他们面前假笑的讲:“小杨怕是累坏了吧?不然早点回去休息?”

靳成锐没看夏玲,把杨光扶正,让里边的两位长辈出来。

两位长辈也是人精,听到夏玲的话里有话也只当是他们后辈的事情,笑了笑走了。

杨光等父亲和靳伯走远后,盛气凌人的气势一点不输她。“夏老师多虑了,怎么说我也是个正规兵,这点累算不得什么。”“再说我是今天的主角,谁都可以先走,唯独我不行。”

她礼貌客气又带着无形的凌厉,不甘示弱的让她整个人都精神起来,像只战斗力十足的小豹子。不对,现在这只小豹子成年了。靳成锐看她毫不掩饰的争胜之心,没有离开。

夏玲见靳成锐没走,态度柔和许多。“我这不是怕杨小姐累着。没事就好,这是我送给小杨的生日礼物,你看看喜不喜欢。”夏玲从二号助理手里拿过礼盒给她。

杨光接过礼盒笑得天真与纯粹。“谢谢夏老师,我现在可以打开吗?”

“当然可以。”

杨光没客气,拉开丝带拆礼物。

夏玲送的是条钻石项链,看起来价值不菲。

“夏老师,这太贵重了。”杨光瞧着在灯光下闪闪发亮的礼物,皱起眉来。这生日礼物都拆了没法退回去,可收着她真没机会戴,即使有机会她也不会戴她买的。

“成人礼一生只有一次,当然要送点特别的。”夏玲把手里的包给二号助理。“小杨你戴上它一定更漂亮。”她虽然是穿着礼服,可头发实在普通,戴上这条奢华的项链,绝对会不伦不类。

杨光瞧了眼很有手感的项链。“既然夏老师这么说,我就戴上。长官,你能帮我个忙吗?”

准备去帮她的夏玲见她转向旁边的靳成锐,错愕、意外之余又多了抹暗讽。靳成锐在美国时是出了名的冷,不管女生如何想尽办法接近他,他都一概直白拒绝。

一直看着她的靳成锐,被她水汪汪带着期望与求助的眼睛望着,没多想,接过项链。

杨光转过身时露出个胜利得意的笑,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不想被高她许多的靳成锐看得一清二楚。

靳成锐从小付出的比别人多,所以才成为那个别人家的孩子,但是他讨厌被人拿去炫耀,看到那些女人处处比较,自然没了交往的想法,但现在他看到杨光得瑟的样,不仅没觉得反感,反而想还好自己足够好,可以让她大大方方的拿出手。

看她微垂头挽起长发露出的白晳美颈,靳成锐拆开项链替她带上。

杨光此时心里很微妙。背后就是她的长官,她清晰感到他手指不小心碰到自己皮肤的灼热感,当冰凉的金属材质完全贴在皮肤上,甚至想要时光就停留这一刻。

替她戴上的靳成锐微蹙眉,顺手将她的头发放下来,把橡皮筋放她手里低声讲:“你现在可不是大兵,不能丢杨叔的脸。”

“我一定不会!”杨光握紧橡皮筋,像进战狼时的宣誓一样回答他。

靳成锐颔首走了,自始至终都没有看一眼夏玲。

夏玲完全被他的温柔给震惊,等回过神他们两个早走了。她愤愤从二号助理手里拿过包,恶毒的看着被人围着的杨光。如果不是她,靳成锐是属于她的!

而人群里,笑着礼貌应对的杨光,反头看到望着她的夏玲,向她举了下杯。

她这完全是因为长官没有拒绝自己而感到高兴,没有一点挑衅的意味。刚才确实是她小胜一局,但这代表不了什么,撇去自己是长官的兵,她还是他的“青梅竹马”,又是这次的寿星,能够得到优待没什么不对。不过她完全低估了一个女人的嫉妒与仇恨,这让她以后吃了大苦头。

不过除去这些不谈,她这个成人礼还是相当的圆满,尤其是在结束后收到一份特殊礼物。

漆黑的檀木盒有些重,长十九英寸,宽八英寸。

杨光踮量盒子好奇的问:“长官,这里面是什么?”

“自己看。”靳成锐似乎有些不自在,说完就坐进军车里,杨长而去。

杨光摸摸脑袋,抱着盒子转去大哥身边,跟他和父母一起回家。

经历过长达十多小时的宴会,所有人都累瘫了。

杨光回到房间洗完澡还兴奋的不想睡,盘腿坐在床上盯着长官送的盒子。

最后的压轴礼物,会是什么惊喜呢?

杨光脑袋很亢奋,搓搓手趴下来,食指轻轻打开铜扣。

会是名贵的项链?水晶做的筷子?玉?名器?

嗯,这些东西不像长官会做的事,难度是情书?!想到这里杨光把脸埋进被子里。如果真是情书怎么办?她要立即跳出去然后爬窗进长官房间,大声的告诉他我们已经结婚的事吗?

想到从此以后就能过上幸福的生活,杨光荡漾的有点神经失常,好会儿才让自己恢复正常。

现在,就让她来见证奇迹的时刻吧!不管是什么,作为一个礼物,它不可能是坏结果。

杨光握着盒盖深呼吸,接着迅速的将它打开。

钳在内托里的不是项链也不是水晶做的筷子,更不是情书,是一把有着独特外形的兰博刀。

刀长十四英寸,中碳钢的刀刃材质让刀身泛着锋利的白光。

这把刀的实用性很高,是美军海陆军队专用的军刀,可以想像长官为了购买这个礼物,一定费了不少功夫。

杨光拿起非常有手感的刀,比划了两下笑着自言自语。“长官,你真会算计,以后我一用它就会想到你。”

虽然它不是情书,杨光还是很高兴,把刀收进跟它一套的刀鞘里,就抱着它愉快的睡觉了。

靳成锐,这辈子我不会再错过你了,即使你知道那件事情后会愤怒,会生气,我还是不后悔。

**

第二天一早,杨光起来的时候杨擎已经回部队了,连句招呼都没打。

杨光一边啃着面包不在状态的向母亲抱怨。“大哥也真是的,一声不响的就走了。”

“你累了一天,他想让你多睡会儿。”杨母喟然长叹,脸上的担忧无法掩饰。

喝着粥的杨光一顿,干涩的动了动唇什么没说。

正好这时李诚身着军装走来,看到他的杨光心里一沉。母亲刚刚送儿子去了危险的前线,现在又要送唯一的女儿,可想而知她有多难过。

“杨夫人,我是来找杨小姐的。”高峻的李诚规规矩矩的站那里,向不欢迎他的杨母讲。

杨母摔了碗,转过身。

杨光向李诚使了个眼色,让他先出去等着,就去安慰母亲,给她做思想工作。

杨光好说歹说了大半个小时,杨母重重的叹气。“你去吧,你也长大了,妈妈管不了你。”说完就回了房。

也很难过的杨光抹了抹眼角的水花,深吸口气走出去,对外面等着的李诚讲:“你去找豆豆,我马上就来。”

“是。”李诚对她毕恭毕敬,立正的应完跑去找豆豆。

杨光回到房间简单收拾了下,给父亲打了个电话便提着极少的行李离开。

在军区大院里,看到来送豆豆的英雄,看到来送长官的靳伯母,杨光反头看到窗户上隐约的人形,调头坐进车里。

靳成锐向母亲说了句回去吧,就让李诚开车,直到车出开军区大院,左后视镜都还能看到靳母的身影。

杨光看中后镜里,面无表情看不出一丝情绪的长官想,长官就是这样,做的永远比说得多,那她可不可以幻想长官其实是喜欢她的?想玄幻的幻想!

回到基地,靳成锐进入指挥室,让朗睿联系中央情报局,请求调出卫星监控。

与国家做对就是一桩不好,因为十几亿人的智慧岂是一个恐怖分子能战胜的?

费了点时间,靳成锐看到边界上空的实时卫星图。不是很清晰,但在一片雪原里找到几个人还是可以的。

没有发现人迹,朗睿看靳成锐死盯着卫星图,担心的问:“是他们吗?”

“嗯。”

“终于来了。”朗睿感叹却一点不轻松。“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不管他们这次想干什么,绝对不能让他们进入昆仑山!”

靳成锐在美方军校的第二年末,他和华盛顿·乔一起被军部选中,参加他们一年一度的训练。

这种在美方很常见,对优秀的才人他们总是迫不及待,可是他们一点也不会温柔对待。

两人经过几乎绝望般的训练,终于成为留下的九人中的一个,直到他们带着满身的伤痕站在美军国旗下,才知道他们进入的是一支多么强悍的部队。

绿色贝雷帽陆军特种部队!

这是一支专被派往国外进行反恐作业的特种部队,而成锐和乔别分配的便是前往阿汗富,实施几十年的军事打击。

在阿富汗牺牲的美军军人不少,当然没有阿富汗那么惨。

这么说吧,绿色贝雷帽陆军特种部队的牺牲率如果一年是十个人,那么阿富汗绝对占八个,这对特种部队来说是极高的的牺牲率。

靳成锐和乔一到阿富汗便开始出任务,不分昼夜,在那里的九十九天里,他们除了作战就是睡觉,连洗澡都变得奢侈。

本来他们应该在最后一天完成出勤,然后庆祝还活着后回美方的,谁让乔幸运的在酒巴里听到一起恐怖活动,而目标竟然是他们的驻地!

听到核武器这个词的两人来不及去通知长官,跟踪那人孤身潜进恐怖分子窝点,看到置放天台准备发射的导弹。

这是枚远程核武导弹,美军驻军靠近中方边境,放射的辐射粒子能波及周围几个国家,后果不堪设想。

两人为了自己的祖国,都忘记了这是势力不小的恐怖组织,先后进入大楼一路暗中打到天台,在不能引爆的导弹的前提下,他们拆下导弹将核弹头盗走,还顺便盗走了一架直升机。

要撤退的靳成锐,在导弹壳上按装了激光引导器,在直升机上联系到长官,让他们实施空中打击,在引导器的指引下,歼灭机把整个恐怖组织的窝点都炸平了。

在那次战役中,靳成锐与乔共同获得美国最高级别的军功勋章——美国荣誉勋章,由总统亲自颁发。

在之后的几年里靳成锐和乔接连立得军功,被迅速的分别提升为上士、少尉、中尉、少校!

靳成锐是第二个在美国担任如此高军官的中国人,获得无上光环。然后被光环环绕甚至有可能成为美国第一位中国将军时,他毅然回了自己的祖国。而原因……

就是他现在要对付的阿富汗恐怖分子。

他们那次获得荣誉,却毁了那个恐怖组织十年的心血,不仅是人力财力,还有恐怖组织的头目,查希尔·杰拉,现在他的弟弟查希尔·沙夫已经重新凝聚势力,要来向他讨伐了!

朗睿那个时候是中方派去支持美国向阿富汗发动军事战争的人员之一,当然这是绝密信息,他是无意间认识这位冷峻孤傲的年轻军官。

关于靳成锐的事他知道一些,做为恐怖组织猖獗的阿富汗,每个国家都在居安思危,倾力扼制,所以当朗睿看到绿色贝雷帽上的新成员名单,着实惊讶了不少。惊讶之后他又好奇是哪个不怕死的同袍,做出这么大胆而疯狂的事,因此利用身边所有资源与他有了交集,最后成了朋友。

现在他看着如临大敌的靳成锐,想原来也有让他担心的事。

“成锐,你准备什么时候去?”与查希尔·沙夫之间的仇恨,他是不会假手他人的,这也是他为何回国,成立战狼部队的主要原因之一。

靳成锐黑眸深邃,冷然决定的讲:“指导员,你又要当一次飞行员了。”

“乐意效劳。”

------题外话------

马上就快端午节了,香瓜写了个关于端午节的段子,关于杨光和长官的,妹子们有兴趣就要加群加群昴~(扭腰)群里很欢乐,欢迎入坑^~

审核群:217823181(香瓜在这儿等你进来,等着你进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