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三章 十八岁能做什么

杨光一晚上受宠若惊,喜悦的同时又带着害怕。她害怕许多年后,她享受不到这种宠爱要怎么办?

重活一次,杨光发现她特别容易伤感,所以这个晚上她没睡好,第二天早上顶着两只熊猫眼去靳家找长官。

靳家杨光常来,因为靳伯都是三个儿子,因此特别疼她,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她是第一个,赵传奇是第二个,不过赵传奇早被这种不公平对待习惯了,可能正是这种种原因,才会让他在分分面面都让着自己,就算以前自己跟他出去玩,都绝对是第一个玩第一个吃,其他那些发小只有一边站的份。

“小杨光,几个月不见又水灵了。”靳伯母也是个大美女,带点江南女子的温婉。

杨光腼腆的笑着点头,想长官怎么一点不随伯母?不温柔也不体贴。

“成锐还在楼上,今天不知怎么回事还没下来,你去帮伯母摧摧他。”靳母也没把她当外人,把早餐放桌上便又转进厨房。

杨光听到靳伯母的话,眼睛唰的一亮,抬头望了眼楼上就登登三步并做两步冲刺上去。

靳成锐的房间杨光知道,在他还没回国之前,靳伯母就常跟他们说:这是你们成锐哥的房间,他啊就爱干净,小时候看到桌上有只蟑螂,硬是擦了几十遍才用,所以你们以后来伯母家玩,不准进他房间知道不?

杨光一口气冲到那扇仿佛充满神秘的房间,整理衣着,对着反亮的门看自己有没有哪里不妥,确定自己的军装从头到脚都整洁挑不出一丝错,才举手敲门。

“马上出来。”靳成锐看着衣柜里的两排衣服,想了想才伸手拿了套常服。

“长官,是我杨光,伯母叫你下去吃早餐。”杨光想,你就算还没好,也打开门让我看一眼嘛。

谁知靳成锐在知道是她后,言简意赅生冷的吐出两字。“等着。”

杨光真等着,靠在他门对面的墙壁上,想着只要他出来,她一定能看到。

没让她等多久,一分钟不到,靳成锐打开门走了出来。

杨光只来得及瞥一眼,便被他顺手带上的门给阻隔了视线。

一身笔挺常服的靳成锐居高临下看她。“你在看什么?”

他身还带着沐浴露的味道,想是早上去运动了。

由于走廊的宽度,站得离他很近的杨光,被他的气息包围着,仰头看他薄唇一张一合的嘴,大脑有点当机。“呵、呵呵……没什么。”

靳成锐扫了她眼,转身下楼。“去看看英雄去哪里了,一早上都没有看到它们。”

“是!”杨光条件反射的立正回答,等喊完摸了摸鼻子下楼。是个屁啊,现在是在家里!

“哎杨光别走啊,来一起吃早餐。”靳伯母看她要走,立即喊住她。

杨光偷瞧帮着靳伯母拿筷子的长官,呵呵傻笑。“不用了伯母,我吃过来的。”

“那也来再吃点。”

“真的不用了。”

靳母是真的很喜欢她,想着她一个小孩子多吃一点也没事,便把一个艾窝窝给她。“这是伯母早上做的,拿着边走边吃。”

“伯母,我真不饿。”杨光早上真吃过了,她还为了讨母亲开心多吃了一些。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站在桌边的靳成锐看她们两相互推送,说了句。

杨光听他开了尊口,哪还敢不接?“谢谢伯母。我还有事先走了。”

靳母看她跑得飞快,转回身呵斥儿子。“你少拿部队里那套对杨光啊,她可不是你的兵。”

靳成锐:……

她本来就是他的兵。

杨光拿着个艾窝窝到处找豆豆,想着等肚子里的存货消化一些再吃。

豆豆和英雄跟看守大爷晨练去了,由于大爷走得慢,所以这个时候才回来。

看到她的豆豆汪汪的跑向她,然后立起身想吃她手里的艾窝窝。

杨光把手举高,另只手压住它脑袋。“这个可不是给你吃的,你的早餐在那边。”

英雄有自己的窝,也有专门吃饭的地方,杨光一早就把豆豆的食物放那里了。

豆豆看看英雄吃的东西,又看看她手里的食物,嗷呜叫着不愿意走。

杨光瞧了不忍,想反正自己也吃不完,便分一半给它。“豆豆,这可是我长官的妈妈做的,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知道不?以后看着长官要热情一点。”

“这就是你训犬的方式?”

杨光听到这声音吓得跳起来,慌忙把手里吃得乱七八糟的食物背身后。

靳成锐看他们一人一犬吃的欢乐,便想过来看看,听到她的话也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她反应这么大。

瞧她一脸受惊的样,靳成锐瞥了眼转到她身后去吃她手里食物的豆豆。“给你一分钟,超时自己去。”

看他迈着修长的步子走向来接他们的悍马,杨光勇猛的把食物塞进嘴里,吃到最后一点想起:他大爷的,刚才她吃的是豆豆吃过的!

去到732719部队,徐世至和他的部下及小犬都在等她了。

她被兵哥带着去三连,而靳成锐去了指挥室。

杨光想不知道爸爸会不会跟他说军衔的事,要是说了,长官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个靠关系的兵,然后讨厌自己呢?

“好!好!”正在杨光想出神的时候,人群里暴出叫好声及震耳欲聋的掌声。

杨光回神,正好看到豆豆在扑咬一个穿着训犬服的兵。豆豆咬完手咬脚,她也瞧不出哪里好,不过军犬连的兵都说好,那就是好吧。

扑完之后还要障碍物比赛。

杨光坐在草地上,瞧着豆豆英姿神勇不受任何干扰的通过两百米障碍跑在最前头,想到自己和战友过六百米障碍的情景,想着豆豆这速度要是个人的话,一分钟绝对能跑两个来回。

“杨军医,豆豆被你训的很好,你看,它都甩掉其它犬一半的距离了。”徐世至带着辛迪坐到她身边,望着豆豆回忆的讲:“以前辛迪和它一样,也是这么出类拔萃,惹人注目。”

杨光谦虚的讲:“徐连长,那几条也不错,它们还没有豆豆大,再训练一下肯定和豆豆不相伯仲。”

“这犬三个月就能看出个*不离十。算了,不谈这些。你现在还在靳中校那里当军医?”

杨光点头。“就他愿意罩我,不去他那里去哪里?”

徐世至听她调侃的话,明白她不愿多说,也没多问。靳成锐刚来时他就觉得他不一般,他眼睛有样东西,他只在一个人的身上见过相似的眼神,那个人就是黑豹特种队的指挥官。

豆豆跑完后甩着尾巴朝杨光走来,用头去蹭辛迪。

杨光让他们母子两相处了会儿,看了下时间。“徐连长,这结果什么时候能出来?”

徐世至站起身让记录员把记分册拿来,看着上面的成绩说:“现在就能出来,豆豆的每一顶测试都比其它犬要好出许多,两百米障碍它又唰新了记录。”

“那豆豆现在是正规军犬了?”

“嗯,差不多是了,但还要走下程序,入军籍这些还要几天手续。”

杨光不管什么手续,只要豆豆是正牌军犬就行了。她笑着讲:“谢谢你了啊徐连长,你们辛苦了。”

她的笑在阳光下异常耀眼,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走来的靳成锐看她和那个徐世至有说有笑,不自觉皱了下眉。“杨光,好了吗?”

杨光转头看到是长官,立即收敛起笑报告的讲:“好了长官。”

“那走吧。”

“是!”

杨光带着豆豆和辛迪三连长道别,回到车上好像觉得长官生气了?她不解的望李诚,李诚做了个他也不知道的表情。

难道是她耽误的时间太久了?杨光开始自我反醒,正想把豆豆唰新记录的好消息告诉他,就被一通电话给阻止了。

电话是靳伯打给靳成锐的,杨光在他喊了一个爸字后,自觉的闭嘴支起耳朵听。

“这件事我说过再等等。”

靳成锐语气平和,像是在跟人商量,其实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

杨光琢磨着会是什么事,让长官和靳伯意见不合。

靳成锐自说了那句话就一直沉默,但电话没有挂掉。

许久后他才说了句:“我去见她。”

一通长达十几分钟的电话,靳成锐总共就说了两句话。

他挂了电话对李诚讲:“小李,去王府街。”

“是!”

杨光试探的问:“长官,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办?要不然在路边放我下车吧。”

靳成锐斜了她眼,语气似乎缓了些。“到中午了,一起吃个饭。”

吃饭能让你跟靳伯聊这么久?杨光疑惑,在看到餐厅里的夏玲时,明白了过来。

夏老师,你还真是……不简单!

李诚把车停在餐厅外面,请示靳成锐。“首长,你要回去前给我打个电话,到时我来接你。”这跟女朋约会,他跟着不合适。

“你去吃饭,一个小时后把车开来。”

一个小时?

李诚想这也太短了吧?吃个饭还差不多,要是聊下天绝对不够,不过他只是司机,当然是首长说什么就是什么。

杨光想长官这是什么意思?吃个饭还要一个小时,他想干嘛?

和长官一起进餐厅杨光决定,一定要把希望掐死在摇篮里!

“夏老师,我和长官刚从部队回来,顺便过来蹭个饭,你不会介意吧?”杨光走到夏玲那桌,抢在她开口前说得礼貌。

夏玲看了眼面无表情的靳成锐,笑得有些勉强,不过她掩饰的很好。“当然不介意,多个人也热闹些。”“小杨快坐,我还没点菜,你看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

杨光对她客气的话还真不客气,拿起菜单就点,其中自然少不了生蚝。她一连点了三个菜,两道海鲜一道辣菜,原因嘛……长官的“前妻”对海鲜过敏,吃不得辣。

三个人吃饭,本来有三道大菜再一个配汤就够了。

夏玲看到她点的三道菜,表面如常,心里却暗暗记下来,把问题抛给靳成锐。“成锐,你喜欢吃海鲜吗?”

靳成锐颔首。“可以。”

杨光暗爽。这些都是长官和自己喜欢吃的,你就喝点汤吧。

夏玲没办法,本着不浪费的优良传统,她没有多点菜。“再给我来一个菌类汤,谢谢。”

“好的,三位请稍等。”美丽的服务员小姐拿着菜单走了。

顺了自己的心,杨光笑眯眯的不说话,很体贴的当她的配角。

不过她一闭嘴,饭桌便有点沉默,因为高冷的长官就这么端坐着,让他主动开口几乎不可能。

他们不吭声,周围吃饭的人却不断议论,内容当然是穿着军装还带衔的靳成锐和杨光。

夏玲今天穿得很漂亮,一袭白裙飘飘,本来配靳成锐这身制服那是一柔一刚最好不过,可现在多出个英姿飒爽的杨光,别人猜不准他们这三人什么关系了。

“成锐,你们今天才回来吗?”夏玲搅拌杯里的咖啡,被修剪精致的眉轻皱,努力的寻找话题。

靳成锐没回答她的话,看着面前的咖啡。

“这是这里的招牌咖啡,成锐你喝喝看,是咖啡师现磨的。”夏玲说完似乎才想起她只叫了两杯咖啡,看到面前空空的杨光,立马叫来服务员送杯橙汁来。

“给我一杯白开水就行了。”

服务员看看她们两,选择了客户要的白开水。

“没想到小杨喜欢喝白开水,我以为现在的小孩都喜欢有味道的果汁或气水。”

杨光很慎重强调的讲:“夏老师,我才不是小孩。”

这明明就是小孩才会说的话。

夏玲微笑的保持优雅。

靳成锐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

很快,服务员把白开水送上来。

杨光把白开水和长官的咖啡换过来。“夏老师,长官不喜欢喝咖啡,所以有味道的东西还是我来喝吧。”虽然它是苦的。

夏玲有些不满,看靳成锐,希望他能说句话。这咖啡是她特意为他叫的,即使他不喜欢,也不该仍由人换走。

听她这么说的靳成锐,疑惑的看了下杨光,什么没说,拿起面前的白开水喝了口。他确实不喜欢喝咖啡,也喜欢吃海鲜,这些她是怎么知道的?

看他们之间熟络的相处模式,夏玲压着怒火,努力让自己没有做出失态的行为,直到上菜时。

十二个大生蚝上散着葱花和辣椒,看上去色香味俱全,而另一道蟹肉也是非常美观的,可夏玲就是吃不了。

杨光做为配角,礼貌周全的把一个生蚝放她盘里。

生蚝壳很烫,杨光一下放下就立即摸着耳垂笑嘻嘻的讲:“夏老师,女士优先,你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看她生动的模样,夏玲这下连笑都笑不出来。

想到她总是处处与自己做对,夏玲暗里咬牙,把生蚝又推给她。“小杨你先吃,这里就你还在发育,要多吃点才能长高。”

“既然夏老师这么说,那我就开吃了?”杨光看她又看长官,在他们都不做声后,拿起生蚝吹了吹,滋遛一口把肉和配料一起吸进嘴里,然后满足的嚼,吞下去后发出满足的感叹。“啊,这里的生蚝很新鲜,夏老师、长官你们也赶快尝尝。”

夏玲尴尬的笑。

靳成锐也给她拿了个。“喜欢吃就多吃点。”

“长官你也吃。”杨光也拿了个给他。

看他们旁若无人的举动,怎么看怎么惹人嫉妒。

夏玲僵硬的笑着,在汤上来后就喝了点汤,这顿饭别说吃得多隔硬。

吃完饭后,夏玲和靳成锐走到路边,看到来接他的军车时想把杨光给打发回去。“小杨你难得回来趟,一定还有许多事要做吧?”

“嗯,也没什么事要做,长官你呢?”杨光才不会给她和长官独处的机会。这到最后的关键时刻了,一刻也不能松懈。

靳成锐望着打开后座门的李诚,对夏玲疏离客气的讲:“夏老师,下午还有事,就不送你回去了。”

“靳成锐!”夏玲终于发火了,她咬牙切齿的叫出来,但在看他微微挑眉后又生生忍住。“好,那我先走了,明天再去拜访伯父伯母。”

杨光看她踩着高跟鞋“登登”走掉,皱起眉来。“长官,你这么做似乎不太好啊。”

“嗯?”

“不够伸士风度。”

靳成锐斜了她眼,迈动长腿走向军车。“我不需要这种东西。”

杨光:囧

回到军区大院杨光第一时间给豆豆找吃的,由于餐厅里不准宠物?嗯,军犬也不准进去,所以豆豆到现在还没吃饭。

杨光家里突然有许多客人,四大姑六大姨等等亲戚,愣了一秒才想起明天是自己十八岁生日,他们是来给自己庆生的。以前她拗不过赵传奇,约定自己的生日跟他一天过,那个时候还小,父母们就都同意了,现在这可是成人礼,当然不能由他们胡来。

“杨光啊,快过来给姨瞧瞧。”

“哎这就是杨光?都长这么大了,那个时候还只到我大腿。”

“哇,姐姐穿军装好帅!”四岁的小屁孩。

杨光:……

看到这一大家子,杨光很头大。因为即使活了两世,她都有点没搞明白他们谁是谁,尤其是抱住自己大腿的娃。

由他们又摸又捏一阵后,杨光求救的看向母亲。“妈,还有没有剩饭?豆豆还没吃。”

“那只狗一顿不吃饿不死,你快去换身衣服来陪你姨她们聊天。”杨母坚决不准她跑。这些亲戚大多是她娘家的人,都还混得不错,她就是想趁着这次的生日会把女儿介绍给他们,为她以后铺路,难道还真能让她一辈子当兵?

杨光也坚决反驳。“妈,那是军犬!”

“军犬?姐姐,军犬是什么?”还抱住她大腿不放的小男孩,疑惑的问她。

杨光看到他,面露喜色。“是条德国牧羊犬,可好看了,姐姐带你去看它好不好?”

“好。”小孩生生脆的应着。

杨光也响亮的亲了下他馒头似的脸颊,对母亲讲:“妈,我带他去看豆豆。”说完抱起他就跑。

看她脚步轻松,身手利索,四大姑六大姨一片称赞,说爱华你这女儿懂事啊,又有能耐,这么小就这么懂得照顾弟弟……

杨母听着他们的赞美,有苦说不出。她倒希望她不要这么懂事,懂事代表想的就多了。

杨光生怕后面有人追似的跑到院子里,找到和英雄一起玩耍的豆豆。

豆豆看到她,立即飞奔过来,摇头摆尾的围着她转,似在找吃的。

杨光把小孩放下,摸豆豆的头。“豆豆,你被我妈虐待了,她不给吃的。”

“嗷呜……”豆豆似听懂了她的话,咽呜一声趴在她身边,丧气的连尾巴都不甩了。

杨光唉声叹气,跟豆豆一样心情低落。

小男孩看看她又看看豆豆,小心翼翼的伸手去戳它。

豆豆经过上午的比赛,早饿了,现在它也不开心,还要被不认识的小鬼骚扰,立即不满的张嘴吓唬它。

“豆豆!”见它咬人,杨光连忙把小孩抱怀里训斥它。

看到被她护着的小孩,豆豆委屈的把头搁在前爪上。

杨光知道豆豆不会轻易咬人,现见它的拉着耳朵,有些过意不去。“豆豆,我去给你找吃的,你不准动。”

豆豆支起耳朵,但不看她。

杨光怕这个一身名牌金贵的小主出什么事,想了想还是抱着他去长官家。“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姐姐你居然不知道我的名字!”

杨光:……

现在的小孩都这么横么?我都没见过你,怎么知道你名字?

“好啦好啦,我叫王宇,姐姐你这次可要记住啊。”王宇说得一本正经,像个小大人似的。

“姐姐记住了,王宇小朋友。”杨光掐了把他脸蛋,心里暗爽。刚才你妈掐我最多,现在我掐你。

而后边的豆豆,看她抱着小男孩去另一个主人家,想了想便站起来跟过去。

所以靳成锐一抬头,就看到她拖家带口的。

“杨光,你是来找成锐的吧?”靳母在看电视,听到杨光的声音让她进来,在看到她抱着的孩子时又眉开眼笑起来。“哟,这是谁家的孩子?长得真漂亮。”

王宇胖嘟嘟的小脸一皱,严肃的讲:“伯母,漂亮是形容女生的,我是男生!”

靳母一愣,接着笑得更开心。“是伯母的错,是伯母的错。那这位可爱的小帅哥,你现在能告诉伯母你叫什么名字吗?”

王宇皱眉,似在思考。

杨光想给他一巴掌,把他放下来就讲:“伯母,他叫王宇,是我表弟。”

靳母瞧着王宇,一脸的笑容,似乎怎么看也看不够,她突然转头问儿子。“成锐,你今天跟人家姑娘处得怎么样了?”

一下听到这话,杨光愕然,看向长官。

靳成锐正在看豆豆,听到母亲的话,望着呆愣的女孩想了下。“还不错。”

“嗯,不错就好好把握,争取明年给我生个大胖小子。”

杨光:……

“伯母,你这里还有剩饭吗?豆豆中午没吃东西,想给它讨点吃的。”还不错就是很好?杨光心里很堵,对靳母表达来意。

靳母看她身边毛色亮丽的犬,立即起来去厨房。“这都几点了还没吃饭,你这孩子怎么不早说。”军区大院的人,对军犬还是挺待见的,杨母不怎么喜欢豆豆完全是因为杨光当兵的原因。

杨光给豆豆讨了吃的,向长官招呼了声就走。她现在好难过,让她静静。

看她逃也似的离开,靳成锐微微蹙眉,在母亲又开始说结婚的事时,敷衍两句上了楼。

杨光家一下来了二十多位客人,但幸好的是军区大院还有些房,剩下小部分住不下的便去住酒店。

这些事都要杨家来操办,所以杨光这位寿星,理所当然被当牲口使唤,从下午四点到晚上九点没停止过说话,连口水都没时间喝。

好不容易把他们都安顿好了,杨光累摊的靠椅子上,拿起桌上没有喝过的茶悠闲的、享受的喝了口。

正当她开始牛饮,听到母亲热切的喊声,一口水喷了出来,呛得面红耳赤。

“还是这么毛毛燥燥的啊,你看你哪一点像杨家的大小姐。”身高一米八七,肩宽腰窄大腿长,主要是脸还帅得一塌糊涂。

杨光唰的扔下杯子扑过去。“大哥!”这是亲哥啊!

杨擎摸了摸她毛茸茸的脑袋,上下打量她。“一转眼我们的杨光就长大成人了,想我离开的时候你才这么高。”杨擎比划到胸口的位置。

实际现在杨光也没高多少。

仰头瞧他的杨光可郁闷了。“大哥,你是回来打击我的吧?”都是一个父母生的,怎么大哥跟二哥都一米八往上,她最后的身高只停留在一米六五?

“呵呵,大哥当然是回来陪你过生日的,不过你二哥部队里有事,他是赶不上你的成人礼了,不过他跟我说了,让我满足你一个要求,什么要求都可以。”

什么要求都可以?杨光眼睛滴遛转一圈。

看她古灵精怪的模样,杨擎拍了拍她脑袋。“一边儿去想,我先去见爸。”

“大哥,我明天早上去找你~”啊,有大哥这么一个大人物在,她还怕什么?所以一定要把他拉下水!

**

夏玲自吃完饭回到家里就发脾气,在房间里把能扔的都扔了,能摔的都摔了。

佣人吓得不敢进去,夏母在她闹完后才上楼,在看到一地狼藉后摇了摇头。“宝贝女儿,这又是谁惹你生气了?”

夏玲看到母亲,扭头坐到床上。

要说夏玲的性格有一半是遗传她母亲的,只是夏母由于年龄的原因,已经相对要收敛许多。

“还是因为那个靳成锐?”女儿前不久跟变个人似的,在她再三追问下才知道她的傻女儿喜欢上一个男人。以夏家的权势地位,喜欢上谁那是他的福气,所以夏母在调查过对方的资料后,就把这事给夏父说了,夏父也很快给了答复,说这事很快能办下来,没想到这一办就办了小半年。

夏玲点点头,狰狞的讲:“本来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事,可偏偏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个小贱人,她从第一次见面就跟我对着干,我怀疑她也喜欢上了成锐。”

“成锐成锐,不过是个男人,你以为他是宝啊,谁都跟你抢。”

“妈!”一说到靳成锐,夏玲露出抹女孩家的羞色。“你没见过他,当然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要夏母讲,一个当兵的再怎么厉害也是把枪,还不如政界人士,不过女儿喜欢她能说什么?“你要真怕他被人抢了去,就先把他拿下,再慢慢去追。”

“什么意思?”听到这个,夏玲终于转过头看她。

夏母看她哭红的眼睛,给她擦干眼泪,温和的讲:“和他结婚,只要结了婚他就逃不出你的手掌心。”

“可是……”夏玲有些心动,但还是有些犹豫。

“没什么好可是的,你爸爸都跟我说了,他跟靳家已经达成一致,文书也已经下来,就是你那个成锐现在忙才没办这事。”

忙?他现在都回来了,还有什么能忙过婚姻大事?他根本就是不想跟自己结婚。

“好了宝贝女儿,文书下达就是铁板钉钉的事,明天是杨家大小姐的成人礼,你早点休息,明天我们去拜访。”夏母以为她想通了,拍了拍她手准备叫佣人进来收拾。

夏玲拉住她。“妈,你刚才说杨家大小姐,是那个叫杨光的吗?”

“你是不是想那个靳成锐想傻了?杨家就那一个宝贝女儿。”

“妈!就是她!我一定要快点和成锐结婚,她明天就十八岁了!”

灾难后,联合公约规定,凡是能为自己行为负责的人,便能够完婚!

------题外话------

大家十八岁在做什么呢?十八岁香瓜去学了文员,然后去学了设计,想想真是青春的小鸟一去不回了TAT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