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二章 长官求带走求操练

这时杨光顾不得徐骅他们,拿起枪就往楼梯跑。“青狼,我去对付他们,你坚守高地。”

连续射击,枪枪毙命的厉剑听到她的话,忍不住想:这又不是打击侵略者的时候,他丢了这处高地可以转向别处的。

杨光顺着楼梯扶手滑下去,和下面的韩冬汇合时听到楼下激烈的枪声,发现张晏还没上来。

两人相视一眼,架枪向下挺进,看到人就打。

那些教徒也都是不怕死的,看到同伴的尸体落下来,连看都不看,继续前赴后继往前送死。

杨光他们一路杀到三楼,和张晏汇合后还没来得及说句话,就看到踏着同伴尸体上来的教徒。

三人迅速躲进门后,将门关起来往里面跑。

杨光跑出两步又折回去,大喊:“饿狼你和烽狼先走,我得守住楼梯!”说着在教徒踹开门时朝他们扔了颗手雷。

手雷弹“碰”的暴炸,大楼跟着颤抖,爆炸处发生小面积的塌方。

杨光趁着尘土飞扬和三楼的楼梯被炸断时,向几个炸飞还没死透的教徒补两枪手就往楼上冲。

而韩冬和张晏等震动平息下来要去追她,被搭着梯子契而不舍上来的教徒给挡回来。

“走消防通道!”韩冬看了下方向往左边跑去,想从那里上到四楼,但还没等他们跑到尽头便被子弹追着打,只能先防守。

上去四楼的杨光打完一个弹夹往上跑,期间拔出手枪击毙冲在前头的教徒,在得到几秒钟的时间后秒速更换弹夹。

她更换完毕正要出去,就被如雨点般的子弹给逼回去。

杨光怕这楼承受不住再一次的暴破,退进旁边的杂物间,打破玻璃看外边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四楼,窗户外边是商贸大厦后边的草坪。

听到跑上来的脚步声,杨光看到屋里的升降梯,便迅速将它放到窗户外边,然后朝逼近的教徒扔了颗烟雾弹。

没遇到过这玩意的教徒们吃了大苦头,眼泪汪汪的跑到窗户边看到已经下到地面的人,数十把枪像轰炸机似的朝她扫射。

杨光把梯子放倒,打滚躲进不远外的狗舍。

一条成年拉布拉多犬听到枪声汪汪的直叫。

跑进去的杨光朝它友好的笑了笑,试探的去摸它脑袋。“乖啊,不叫,我不会伤害你的。”一看到它杨光就想到豆豆,正想着什么时候也带豆豆参加任务,便听到朝她跑来的脚步声。

杨光看安静下来的拉布拉多犬,想不能连累它,摸了摸它脑袋走了出去。

追来的人不多,想是剩下的人还在上面“哭”。

杨光把狗屋的铁门拆下来挡在身前,然后枪口从门洞伸出,把步枪当冲锋枪朝他们扫射。

韩冬听到后边的枪声,暂时抵制完前边敌人往外看,看到以一敌十的女孩,拍了拍张晏肩膀。“缓助红狼,前面交给我。”

杨光有了楼上张晏的帮助,很快解决掉他们,她向二楼的张晏打了个OK手势,又顺着梯子往上爬。

在快要到四楼窗户时,杨光怕里面有敌人,所以她截上面具朝里面扔了颗闪光弹的时候迅速翻进窗户,将里面几个又聋又瞎的敌人击毙,总算是暂时的守住了高地。

杨光把杂物间的门关上,摘了面具下去想和韩冬他们汇合时,看到吵吵嚷嚷往上冲的教徒,翻了个白眼。这还有完没完。

把面具放好,杨光又柳足力往上跑。

这次的教徒们放聪明了,一些负责开枪,一些人负责追。

杨光再厉害双手难敌他们数十人,被两个人追到时一脚将其中一个踢飞的当,被另一个抓到时机。

瞧着把匕首刺进腹部的男人,杨光眉都没皱,伸手掐住他脖子把他挡到身前,同时抽出血淋淋的匕首抵住俘虏。

神教的人虽然觉得为主牺牲是神圣的,但他们绝不会朝自己人开枪。

杨光携持着肉盾退到天台,把他推了下去就迅速关上天台的大铁门。

这扇门还是可以挡住他们一阵的。

杨光拿出胸口袋的急救包,两三下把伤口裹住就朝厉剑走去。

厉剑自然是听到动静的,但他仍旧趴着,掩护徐骅和陈航撤退,在杨光到他身边时向靳成锐汇报情况。“狼头狼头,发现目标。完毕。”

听到厉剑的话,杨光连忙拿起观察镜,看到以为大局以定被两个雇佣兵保护出来的神父。

“狼头收到,迅速击毙。完毕。”

“收到。完毕。”厉剑不被后边敌人撞击铁门的声音干扰,透过瞄准镜瞄准阿布尔·艾力的脑门,缓慢而有力的扣下板机。

子弹带着旋涡精准、迅速击中阿布尔·艾力的脑门。

厉剑又接连两枪以一秒钟的时间击毙两个反应迅速的雇佣兵,内敛冷静的讲:“报告狼头,目标击毙。”

“狼头收到,所有狼群立即撤退,虎狼火力掩护。”靳成锐在刘猛虎架着重机枪压倒性扫射时,转到另个频道。“灰狼,原位置接应。”

睡在虎式武直里的朗睿听到这话坐起来,看了下时间。“你的速度总是让我吃惊。”

靳成锐直接转换到公共频道,让他们报告自己所在位置。

韩冬和张晏还好,他们那里只有几个零散的教徒还活着,跟打游击似的,很快从后方撤退成功。

而徐骅和陈航在一开始厉剑的掩护,和现在刘猛虎的重火力掩护下,只管往前跑。

这里最不好撤的就是杨光和厉剑,他们在五楼,后有追兵前有虎,虽然神父已经死了,可这些教徒比刚才更疯狂,似乎是想要为神父报仇。

靳成锐用望远镜看他们的位置,和他们底下的环境,让刘猛虎注意安全就朝他们走去。“青狼、红狼,一分钟后准备下楼。”

两人疑惑,还是齐声应着。

杨光和厉剑把攀登绳固定天台的石柱上,把活扣结挂到腰上,齐齐抬手看时间。

楼下到处都是爆炸与突突枪声,楼上天台的铁门已快要被敌人突破,静站的两人在时针指向十二时,握住绳子的手一松,垂直往下滑。

他们一下去,铁门就被突破,跑向天台边的教徒刚好看到他们两个跑进停车场。

杨光和厉剑在尘土飞扬和枪林弹雨中,按照长官的话冲进停车场一左一右分别靠在石柱背后喘息。

这时黑麻麻的停车场,一辆车的车灯亮起来,在两眼的灯光下,杨光这才看清地面躺了十几具尸体。

“过来。”

听到长官沉稳平静的声音,两人松口气朝车子走去。

靳成锐坐在驾驶座,在他们两个走来时抬手利落朝他们连开两枪。

子弹擦着耳边滚烫的飞过,杨光敏感的搓了搓耳朵,反头看到外边两具缓缓倒下的尸体。

有了这个插曲,撤退的两人转过方向架着枪后退,直到上了车都没敢放松。

靳成锐驭车开出停车场,让外边的几人上车,便一路开出阿勒泰。

在阿勒泰外边等候的特警大队长看到他们,立即迎上去,向车里的靳成锐伸手。“谢谢你们。”

“不用谢,我们是奉命行事。”靳成锐没有看他,讲完就要开车。

杨光看大队长一脸的尴尬,笑嘻嘻的讲:“大队长,现在里面有点乱,你们快点进去吧,小心别伤了市民。”

“市民都疏散了,除非他们逃去比斯克,不然一个也跑不了。”

杨光听了暗中咬牙,在车子开上乌奎高速时愤愤的想:原来已经布署的这么周密,她这前说的那些话,长官听了一定在心里笑话自己。

等他们回到下机的地方,等了会儿朗睿才到。

虎式武直停在二十多米的高度,便自动打开舱门,放下了软梯。

韩冬第一个上去,攀着软梯上到机舱接应后边的人。

靳成锐让杨光和厉剑两人最后上,然后在他们上到半空时让朗睿起飞。

朗睿同情的看了眼吊半空的两人,驾驶直升机往上飞。

杨光看到离地越来越远,挂在软梯上大声的喊:“厉剑,我怕这软梯会断啊!这里离基地不是一般的远啊!”再往后风大得她张不开口,只能脚软的瞧着脚下的壮丽河山。不过说万幸也不幸的是,现在是晚上,看不到与地面的距离他们没那么害怕,可是也因为看不清周围一切,更让他们觉得恐慌。

等武直停到战狼部队机场时,杨光已经下不去了。

厉剑勉强下到地面,看到挂在软梯上的杨光无能为力。

为他们捏把汗的韩冬,第一个顺着软梯下去。“杨光,你还有力吗?”

杨光摇头,舌头都大了。“我想我已经没有骨头了。”

韩冬怕她掉下去,便一只手抱着她往下退。

朗睿可能是觉得这惩罚有点太惨无人道了,又飞低了一些,在他们到达地面才降落。

下了直升机的张晏他们迅速跑向杨光他们,看她苍白的脸色大叫。“这不对啊,小阳光,你哪里不舒服?”

杨光指了指腹部。“我O型血,记得跟医生说。”说完在战友大喊大叫的声音中,放心的晕了过去。

谁也没想到他们的军医受伤了,于是朗睿还没下机,就又起飞把人送去军区医院。

靳成锐让韩冬带他们回去休息,自己陪同伤员去医院。

在人进入急诊室后,朗睿看伫立的靳成锐也没则怪他,坐到旁边的长椅上问他。“要给将军打电话吗?”

“不用。”靳成锐转过身,坐到他对面的长椅上。“他会第一时间知道。”

“我先告诉你啊,别想让我帮你写报告,自己惹的事自己解决。”

“嗯。”

朗睿这么说也是气话,见他沉默的答应,怕他出什么事,便讲:“算了,这事我也有责任,还是我来写吧。”

“不用。”靳成锐拒绝的不带一丝犹豫。

朗睿挑了挑眉,没再说什么。

幸好的是杨光也没大碍,就是失血过多,进急诊室没半个小时就出来了,一包血袋都没吊完。

主治医生和靳成锐去旁边说情况,朗睿跟着醒过来的杨光去病房。

靳成锐看她走远,问主治医生。“需要休息多久?”

“年青人底子好,休息十天半个月就行了。”主治医生是怕这位军官让病人早归队,所以故意说长一点时间,其实顶多一个星期。

靳成锐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看他走去病房的主治医生错愕。这位看着不好相处的中校先生,你怎么不跟我砍价呢?

所以结果是……杨光被强制在医院呆了半个月,呆到她都快发疯了。

战友都在训练,而且他们出来如果开车的话,至少得两个小时,朗睿这位指导员可没那个闲工夫天天当他们的飞行员,因此杨光本来不生气不怪谁的,是他们大意在先,受点处罚什么的是应该的,可是她为什么不可以提前出院啊!她就一个小伤口,而且这个伤口都全愈了,为什么还要留在医院浪费国家医疗费和资源?

在主治医生来查房时,杨光第N次问:“医生,请问我为什么还不可以出院?”

主治医生尴尬的笑。“这是你们长官的决定,你就安心在这里休养吧。”

休养休养,再休养下去她都要长毛了!

杨光愤怒了,她要使用特权!“医生,你能给我爸爸打个电话吗?”

“可以的,让你亲人来看看也好,这部队里回次家不容易。”主治医生不知道她背景,想着是自己的原因,一口答应了她的要求。

杨光天真无邪的傻笑,在自己的病历本上写下串数字。“我又没受多大的伤,让他们来免不了担心,医生你就跟我爸爸说……”

“说什么?”这时一句冷锐的嗓音,一个军装笔挺的男人走进来,深沉看不出一丝情绪的眼睛犀利扫过主治医生,望着病床上坐起来的女孩。

杨光莫名一抖,默默的躺回去,装做一副病娇样。“说我在这里挺好的,让他别担心。”嗷呜……才不是这样!

听到这话,靳成锐似乎挺满意,向主治医生挑了挑下颔。

主治医生会意,连忙对病人讲:“我会帮你转达的,你放心休养。”

医生!我不是要说这句啊——!

杨光眼巴巴瞧着医生扬长而去,才小心翼翼抬帘看脸色不善的长官。虽然他从没有善过,但这个时候杨光就是知道他比平常更不爽。

靳成锐长腿一伸,坐到床边的椅子上。

杨光心头一跳,往后缩了缩。

看她欲逃的模样,靳成锐挑眉。“现在知道怕了?”

“那、那个一直知道。”

“是吗?我可不这么觉得。”

别跟我说这么多话,长官,我更希望你沉默是金。杨光心里欲哭无泪,想着你不是都罚过我了么?你害我进医院我也没跟爸爸告状啊,怎么还来兴师问罪。

瞧他宽眉微蹙,杨光想了想讨好的讲:“长官,我们那不是信任你么?想着有你在我们绝对不会有危险。”

这话有奉承的成份,但绝对是真心话。跟他在一起,即使是被谢尔盖·亚当俘虏,她都没觉得害怕。

靳成锐哼了声,没有再计较。“一个星期后出院,需不需要回趟家。”

“长官你也回去?”

“不回。”

“我也不回。上个月才回去过。”她距离成为正式战狼队员才一个多月,她才不要因为这点伤就回家找爸爸哭诉。

“嗯。”靳成锐没多话什么,让她老实养伤就准备走。

杨光连忙拉住他衣罢,可怜兮兮的望着他。“长官,我伤真的好了,不需要再养了!”你带我回去吧,带我回去尽情的操练我吧,我皮厚!

靳成锐斜视她,不为所动。

杨光忙把病服撩起来,指着只有个小白点的疤。“你看你看,都好了,不用再休养了!”

本来靳成锐看她可怜,想着带她回基地养着也一样,可现在看到那疤后沉下脸弹了弹被她抓起褶皱的衣罢,冷冷的讲:“老实呆着,敢跑我就让人给你站岗。”

杨光:……

啊!她不要呆在医院!她讨厌医院!

主治医生:……

杨光再怎么不想呆在医院,她还是要呆的,因为她十分肯定,如果她敢跑,长官一定会让两个兵哥来给她当门神。

出于多层面与怎么想都是失败的结果考虑,她决定老实的呆一个星期,闲得无聊就跑步做俯卧撑。

所以当战狼部队的人来接她出院时,在医院里到处找人,最后在湖边的长椅边找到她。

杨光双腿搭着椅背,双手撑地做俯卧撑,一起一伏的同时和坐在长椅上的老军人聊天。

看到她几个人走过去,向老军人问了声就蹲她面前。

杨光起的时候看到眼前有人,是她和厉剑第一天进入战狼时给他们喊口号的中尉。

“周队长,怎么是你们?”杨光停下来,看到是两个老兵有些疑惑。

周斌拉起她,向老军人告别和她一起回病房。“厉剑他们去执行任务了。”

“什么时候事?”杨光没太大意外。在没有看到他们时,她就想到了这个结果。

“一个星期前。”

就是长官来看自己的时候!杨光想这次任务的时间怎么那么长?

周斌见她不说话,以为是担心他们,忙解释的讲:“长官也跟他们一起,不会有事的。”

“嗯。”听到这个,杨光确实安心了不少。

回到病房收拾好东西,办了出院手续的杨光回到基地就去找朗睿了解情况。

朗睿似乎很悠闲,坐在电脑后边看毛片,而且还是开的外音。

杨光满头黑线的大喊。“报告!”

“进来。”朗睿也不急,从容的把毛片关掉,俊朗的脸上露出和熙的笑。“小阳光,你这么急着来找我,是想知道厉剑他们的事吧。”

杨光心里狠狠的鄙视他,表面端正似什么没发现。“指导员猜的没错,我想知道他们的最新情况。”

朗睿换了个姿势,手肘撑着桌面,手背撑着下巴,有些儿慵懒中又透着分贵气。

杨光崩直的站着,不受他蛊惑。

瞧她清澈明亮的眼睛睁得老大,朗睿呵呵笑了声,风轻云淡的讲:“这属于最高机密,小阳光,你可没有权限知道哟。”

杨光攥紧拳头。

“如果你聪明点,被我潜下什么的,也不是不可以告诉你。”

杨光瞪他,然后转身走了。

朗睿以为她会来打自己,年青嘛,就是冲动,然后他可以借机把她关个几天,可惜她居然没上勾?朗睿感觉有些失败,在电脑上调到靳成锐那个频道,就跟他抱怨现在小孩一点都不可爱。

靳成锐他们在山里埋伏了三天三夜,等着那批越境犯出现,然后一网打尽呢,现在他们这边都不把自己当人了,他还好意思来找他抱怨?

“朗睿,你再敢多说句与任务无关的话,我就让你知道中国的关禁闭是什么滋味。”

朗睿听了气结,这大的小的都欺负他,他可是指导员!“我知道了,你们就慢慢趴着吧!”说完狠狠切断频道,看着电脑右下角的时间阴森森笑起来。

杨光和靳成锐都打了个寒颤,想着春天的天气真是多变。

“豆豆,你说长官他们去执行任务都不带上我,我明明就什么事没有!”杨光很气愤,摸着豆豆的脑袋。

豆豆嗷呜的叫,吐着舌头喘息。这是它刚才看到杨光太兴奋闹的。

“豆豆,你也有一岁多了,改天找个时间带你去考证,以后出任务就能带上你了。”这件事杨光特别上心,在医院就想着怎么这事给办了。现在正好,长官不在,她有时间去搞这些事情。

想做就去做的杨光,带着豆豆跑到通迅室,给732719部队打电话,让他们找三连的连长。

三连长徐世至接到她的电话很意外,还以为是豆豆出了什么事。

杨光连忙说什么没事,还让豆豆叫了两声给他听。

徐世至听到豆豆宏亮的吠声,才松了口气轻松的讲:“在那边还好吧?”

“挺好的。”杨光打给他可不是拉家常的,再说人家连长也没这个时间,便直入主题。“徐连长,我找你是想托你帮个忙。”

“是关于豆豆的事?”

“嗯。”“它各项训练都很出色,想着给它弄个证,让它正式上岗。”

豆豆似乎知道是在说它,绕着杨光的腿转了圈就趴她脚边,屋巴一甩一甩不时打到杨光腿上。

杨光瞧它这么趴着,想到那次射击场上被长官踩着的情景。那个时候才多大,现在转眼就变成大犬了,不过还是对自己一如既往的忠心。

徐世至一口答应她。“下个月三连有几只小犬也到评选的时候,你到时有空就带豆豆过来。”

“好,谢谢你了。”

“客气。”

徐世至挂掉电话就跑向犬舍,对无精打采的辛迪讲:“辛迪,你儿子豆豆下个月就要回来看你了,你现在可要好好吃饭,到时去训练场上看你儿子参加评比。”

辛迪的毛色有些暗淡,也没以往那么厚实。它听到儿子豆豆这个名字,趴在前腿上的头突然抬起来看他。

徐世至摸了摸它头,拿出火腿肠喂它,一边喂一边跟它讲以前和以后的事。

而这边,杨光摸着豆豆的毛,想着一个月后不知道有没有任务,如果没有任务就带豆豆回去。

“汪汪……”豆豆突然站起来,冲着门外叫。

站岗的兵哥听到犬吠便往外看,见是指导员立即敬礼。

朗睿摆手让兵哥去做自己的事,向杨光勾勾手指。

杨光拍了拍豆豆,让它自己去玩,就跟他走。

回到指挥室,朗睿给她泡了杯茶。

突然受到这样的待遇,杨光怀疑他有不良用心。

朗睿仿佛身正不怕影子斜,慢条斯理的坐办公桌后边才讲:“还记得去年你让我办的事不?”

杨光点头。

“刚才我收到通知,说是那事没法再拖了,最迟下个月就会下达。”

下个月五月,杨光皱起眉来。“知道确切时间吗?”

“暂时还不清楚。”朗睿饶有兴趣的瞧她,笑着问:“小阳光,那次考核可是我给你的福利哦,现在告诉我你想要做什么了吧?”

杨光神秘羞涩一笑。“指导员,到时你就知道了。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如果文书在25号之前下达,可能就有点麻烦了。”杨光想真要天不助她,她就自己助自己,哦不对,现在这里就有个人可以利用。“如果在25号之前下来,指导员你能不能让长官忙一点?”

“这个不是问题,但我有个要求。”朗睿想到敢威胁他的靳成锐,笑呵呵人畜无害的讲:“到时你想做什么一定要告诉我,我要参与。”

“当然没问题。”有他自己更方便了!

两人一拍即合,狼狈为奸。而身在某边境执行任务的靳成锐,丝毫不知自己以众叛亲离。

第二天早上,靳成锐带着全队回来,杨光第一时间为受了伤的战友医治,朗睿则和靳成锐进指挥室谈有关这次任务的事,两人默契的当什么没发生过。

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杨光照常和他们一起出任务,没有因为那件事而受到干扰。

几次任务下来,大家越来越少受伤,可能与任务有关,但大多原因还是因为他们有了经验,作战能力提升了。

渐渐的,他们的任务没有那么频繁密集,不过任务难度有所提升,甚至偶尔还有海外任务。

这次在执行海外任务中,陈航和徐骅两人重伤,刘猛虎、张晏不同程度轻伤,虽然付出了一点代价,值得庆幸的是他们都还活着,也完成了任务。

在给他们动手术取子弹时,杨光很镇定,即使战友的弹壳飞到了自己脸上,她心里只想着以前长官说的那句话:只要还活着就好。

每次出任务就别想着活着回来,所以能活着并完成任务,便是最好的事。

反回基地,两名伤员由于杨光已经进行救治,又在他们强烈要求下,没有送去军区医院,就在基地的医务室里躺着。

杨光给他们换药时各种抱怨。“你看我对你们多好,受这么重的伤还不送你们去医院,我那么屁大的伤就在医院躺了半个月。”

陈航和徐骅默默的听着,想这事又不是他们决定的,你跟我们说也没用啊。

正想曹操呢,曹操就到了。

靳成锐和朗睿来看望他们的伤势。

杨光把位置让出来,看到朗睿向她使眼色,便和他一起出去。

“你不是说这个月要去732719部队给豆豆弄证?”

杨光被他这一说才想起这事。“指导员,接下来有别的任务吗?”

“暂时没有,不过有任务都是即时的,我也不能确定你们有多少时间。”朗睿看窗户里的靳成锐,压低声。“你们长官今晚回帝都。”

可是今天才二十三号!还差两天!杨光深深的皱眉。

朗睿看她套拉着头,奸笑的讲:“指导员不是答应帮你的么?我让他先陪你把豆豆的军犬证给弄下来,再准他的假。”

听到这话杨光露出灿烂的笑。“谢谢你指导员!”

“呵呵,举手之劳。”

靳成锐出来看他们两个聊得开心,冷冷的讲:“什么事这么开心,说来听听。”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豆豆也不小了,小阳光想给它入军籍。成锐,正好你今晚也要回帝都,先和小阳光去趟732719军犬三连,把这证给弄下来,怎么说也是功勋犬的后代,不能让豆豆没名没份的。”

靳成锐扫了眼朗睿,瞧着期待望着自己的女孩,思索了片刻,答应了。“去收拾东西。”

“是!”杨光唰敬礼,麻遛的跑了。

看她飞奔进宿舍的背影,朗睿笑着想:祝好运。

杨光觉得此时充满力量,她只带了套军常服,还有豆豆。反正她家里什么都有。

这次回去由于是私事,靳成锐是坐车回去的。

杨光向李诚打了声招呼,就抱着豆豆坐到后面。

豆豆很听话,坐到封闭的车里也不吠,一看就是做军犬的好苗子。

李诚看了眼杨光手里的豆豆,笑着讲:“杨小姐,这是带豆豆去参加军犬选拔?”

“是啊,它也老大不小的,该领证上岗了。”杨光笑得格外甜,好像是看到儿子长大成人了。

靳成锐瞥了她眼,摧李诚。“小李,九点前要回到。”

九点之后军区大院的老人差不多都睡觉了,回去会吵着他们休息。

李诚立即收神专心开车,不再说话。

本来做为一个给首长开车的司机,是多做少说的,他这不是看杨小姐在,才想活跃下气氛的嘛,以前都是她一个人在找话题。

这次杨光却不想着找话题,因为她心里装着事,脑袋想的事也挺杂挺兴奋的,所以没空去想其它。

车里一个恪守本分,一个想着人生大事,一个本来沉默寡言,所以车里很安静,只有车外倒退的风景证实他们在前进,另外就是豆豆无聊了,吐舌头打哈欠,然后懒懶的趴在杨光腿上,湿润黑亮的眼睛不时打着响鼻,尾巴有下没下的甩着。

这种沉默很让人抓狂,尤其是道路偏僻,真是一点多余的声音也听不见。

李诚最后实在奈不住寂寞,打开收音机听新闻。

对他的举动,靳成锐没有制止,想通顺了的杨光手肘抵在车门上撑着脑袋听。

“近日阿富汗又发生一起爆炸案,位于市中心的十字路口,死生暂未统计完,警方与救护车……”

女记者正在很大声的报道现场情况,从话里可以听出她们应该是在爆炸后不久便匆匆赶到现场进行播报。

杨光想到王倩,愈加的敬佩她们这些冲在前线的新闻记者,她们都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工作。

“长官,这阿富汗怎么天天有爆炸案?”杨光就纳闷了,都是一个国家的,能好好生活吗?

“阿富汗的恐怖组织比中国的饭店还多,近一百年恐怕改变不了这种局面。”靳成锐望着前方的路面,平静的回答她的问题。“他们有专门的排爆组,边界、城镇,是军种最严厉最考验人的地方。”

杨光见他愿望跟自己聊,感觉像抱着大神的腿了,立即孜孜不倦的问。“他们没事怎么老拿自己国家玩?死生的都是自己同袍,毁坏的是自己国土。”

靳成锐斜了她眼。“知道灾难前的九一一事件吗?”

“看过一点,但都是灾难前的事,没怎么注观它。”

“那次是世界最大的一起恐怖事件之一,美方的两栋世贸大厦崩塌,五角大楼受袭,美方锁定主犯是阿富汗一名叫本·拉登的恐怖头脑,开始长达数十年的军事进攻,甚至于在灾难后这种情况也未有所改善。”

杨光听了后下巴掉地上。美方是个多牛逼的国家啊,那两栋世贸大厦她知道,是美方的标志性建筑,五角大楼更是在新闻常常听到,那个本·拉登也是够气魄,居然敢挑衅一个国家的政府,也不怪美方对阿富汗进行军事打击。难道这就是那些恐怖组织只在自己国家折腾的原因吗?

杨光想不通,更让她想不通的是,为什么这么多人想当恐怖分子?

那次听夏玲说,阿汗富的组织盯上了长官?这是怎么回事?杨光看前面处泰山压顶不弯腰的靳成锐,看了眼开车的李诚,没问。

这事她都没听说过,说明不是机密就是绝密,问了长官也一定不会说。

一路听着关于国外民情的新闻,李诚用他的车技证明了他的实力,在八点三十分的时候到达了军区大院。

杨光把豆豆赶下车,还狗腿的帮靳成锐拿行李。

李诚赶忙去抢,态度坚决。“杨小姐,我来我来。”他一个司机不搬让一大小姐动手,他这不是欠削么?

杨光想了想也没坚持,在杨母跑下来接后朝靳成锐挥手。“长官,我先回家了,明天早上去找你。”一到自个儿家,杨光变得随性了一些,没有军营里那么拘束。

靳成锐颔首,向杨母打招呼。

杨母似乎老了不少,想必是操心操的。她哎了声就帮女儿提袋子,没有过多的问候。

靳成锐虽然一直呆在国外,但在军区大院就是那个别人家的孩子,以前杨母看到他哪次不是问东问西拉家常?这次这么冷淡,肯定是怪他把她家宝贝女儿给拐去军营那种危险的地方。

杨光哭笑不得,只能先随母亲回去。

豆豆新到一个地方有些陌生,安分的跟杨光脚边,在看到英雄后汪汪的叫起来。

要进门的杨光看到英雄,对豆豆讲:“你跟它去玩吧。”

豆豆看看她,又看看英雄,扭头朝英雄跑去了。

“快吃饭。”杨母重重把饭碗放桌上,又把放在锅里温着菜端出来。

杨光在基地吃过了,现在不是很饿,可看到母亲的行为,忍不住鼻子一酸,老实的低头把自己最爱吃的菜扫荡个干净。

抹了下嘴巴,杨光想收碗,被杨母给推一边。

“去去去,笨手笨脚的别在这里占地方。”杨母雷厉风行的把碗筷收完,又分分钟洗了。

杨光一个饱嗝还没打出来,就见一切完毕了?不由的咂舌。母亲这样的速度,绝对把他们给比下去啊。

“妈,别忙了,来陪我说说话吧。”杨光见她洗完碗又去拖干净呈亮的地,抱住她手臂把人拉到沙发上,紧挨着把头靠在她肩膀上。“妈,别生气了,我这不是好好的么?军营里没你想的可怕。”只会比你想的更危险。

杨母坚持了会儿,终于敌不过她的撒娇,长长叹了口气。“你说你这孩子,你呀你呀……”

“妈,我长大了,你就别为我们操心了。”杨光抬头看到她耳侧的白发,心里的歉意又重了分。谁家的父母不担心自己的儿女呢?可是谁让她生在军家,就连爱上的男人也是个职业军人,况且在经历过部队的生涯后,她也舍不得离开她的战友,所以大义一点讲:她这是牺牲小我完成大我。

“杨光啊,你跟妈说,你是不是因为那个靳成锐才去的?”杨母一见她服软,就开始问罪了。

杨光想现在她心理,赵传奇和靳成锐就是害她宝贝女儿不省心的原凶。“妈,这是我自己的决定,跟谁也没关系,要真说有关系,你去怪爸爸吧。”

“怪我什么?”杨烈一进屋就听到宝贝女儿说自己,衣服也没去换,直接坐到沙发上。“杨光啊,最近表现的不错,等你再立一功,爸爸就让成锐给你升衔,好歹也是我杨烈的女儿,不能老是顶着个下等兵的名头。”

“爸爸,你可是将军,要以身做则,下等兵也没什么,不用担责任。”

“做什么则?我就不喜欢怎么着了?责任让你担?成锐是干什么的?”

杨光:……

爸爸,你的威严呢?于是杨光明白了,在父母的眼里,女儿是要宠的,一定得给最好的,管他三七二十一。

------题外话------

说好的大更,妹子们,乖乖把月票交粗来,不然香瓜明天三千更>_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