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二章 被长官亲了?!(第三卷完)

杨光看到整齐跑来的士兵,望向和莫范说话的长官,隐约有不好的预感。

和靳成锐说完的莫范,带着一中队上了运兵车出发,二中队和三中队在原地等待命令。

看他们全副武装,个个凛然严阵以待,张晏他们忍不住心里打鼓。看样子,事情不小。

靳成锐没有浪费时间,让他们登上运兵车才讲:“刚接到上级电话,一大型人口贩卖组织被当地武警追至四五岭,要求这里的驻地给予支援,现在莫少校带人前去与武警汇合。你们做好准备,这是你们的第一次实战,如果有想退出的可以现在提出。”

听到实战二字,众人眼睛精亮,握着枪的手更加的用力,但他们充满期待的同时也有挣扎、紧张与害怕。

靳成锐没有漏过哪一个人的反应,在他们做思想斗争时继续讲:“对方手里有先进武器,并且他们是一群惯犯,被当地刑警大队盯了一年才收网,是群极度危险的罪犯。”

运兵车里的十八人谁都没回答。

韩冬看他们眼里燃烧的火焰,大声的喊:“报告长官,我不会退出!”

这一句似乎惊醒了众人,也可以说起到带头作用,剩下的士兵齐声回答:“报告长官,我们也不会退出!”

靳成锐看他们一下变得坚定,满意的点头,看向一直沉默的女孩。“14号,你呢?”

杨光正了正身,中气十足的讲:“长官,我是军医,我当然得去。”

运兵车停在山路上,前面还停着莫范的运兵车和两辆警车。

杨光他们下车走过去时,莫范正皱眉一脸范愁的看着电脑。

“靳中校,你们来了。”莫范看到靳成锐,眼里闪过一抹惊喜。“靳中校你快来看看这些武器,他娘的,两把AK—47步枪与散弹枪,比我们的95式要厉害的多!”

武警队长告诉他们情况。“开始不知道他们有这么先进的武器,我们在逮捕他们时,已经有两名战友牺牲了,莫少校、靳中校,敌人不仅武器精良,还非常狡猾,一定要有可行的方案才能进山搜捕。”

“他们有多少人?”靳成锐看电脑上刑警大队传来的资料,打开地图。

“有六个人。”

“距离这里十五公里就是刘沟村,我们没有时间浪费。”靳成锐看着地图问他们意见。“莫少校、周队长,这里由我们接管,你们有问题吗?”

莫范与周队长两人为难起来,眉头皱得紧紧的。

“靳中校,你对这一带不熟悉,我们还是再商议……”

“你们带人封锁这里,以免村民进入,我和我的人进山。”靳成锐不容置疑的决定下来,收起地图便带着杨光他们进山。

莫范和周队长两人十分担心,但也知道这事刻不容缓,如果罪犯穿过五四岭到达刘沟村,那样会更加棘手。

他们迅速安靳成锐说的展开行动,把上山的路都封锁起来,以防村民进山。

走进山里的靳成锐,在外边车灯光线照射不到的地方握拳。

十八个训练有素的战士立即警戒的停下来。

“戴上夜视镜。厉剑、韩冬、徐骅你们各带一队人,往东、西、北面进行搜索,记住,找到歹徒立即汇报,在没有我的命令前不准行动,听明白没有!”

“听明白了!”

杨光跟韩冬、陈航、张晏、谢然一队,在往东面走时她反头看靳成锐,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谢然是个边境兵,对山林有种莫名的好感,因有他们那里靠近沙漠,因此他是这里最有活力的一个。

看他兴致勃勃的,张晏好奇的问。“谢然,你以前是哪个部队的?”

“911538部队的,你呢?”谢然性格很豪爽,跟谁都能处得来。

“我732719部队的。”

“911538,那你认识吴登吗?”杨光听到这个部队,一下午就想到那个年青的士官。

谢然有些意外。“你认识吴登班长?”

“嗯,跟他是同学。”杨光没有隐瞒,不过把谢然给搞晕了。

“你是国防科技大学的学生?”

“有什么奇怪的吗?”

谢然惊讶得一下拔高声音。“那你怎么还来这里当兵?还是个下等兵!”

这个杨光不好回答。她来当兵是因为一个男人,至于军衔嘛,她真不在意,并且她确实是个刚入伍没多久的新兵,当然要从基层做起,谁让她军校没毕业?不然也弄个军官当当。“说来话长,你给我说说吴登士官的事吧,看他好像挺厉害的。”

“厉害是必须的啊,是我们那里出了名的模范兵,就是身世有点儿可怜,好像是个孤儿吧,不知怎么流浪到了新疆,还去参了军。”

“孤儿?”

“嗯,听说母亲不知道是谁,父亲很早就消失了,班长们说他以前的口音听着像帝都人。”

帝都?杨光暗思,这会不会是他决定留在帝都的原因?

谢然还想说什么,被韩冬示意他们安静不准讲话,众人才想起他们是来打击罪犯,不是训练。

想到这里的某处藏着不可未知的危险,几人都紧崩起来,杨光也没再想刚才的事。

呈半圆前行的五人,每隔半个小时便看一次指北针,以防走错。

随着时间流逝,四个小分队相隔的越来越远,也离歹徒越来越近。

他们没有一刻松懈,在走了七八公里时,张晏疑惑的问:“队长,他们该不会早就逃了吧?”

韩冬不敢断定。“注意警戒!继续前进!”

他的话刚落,无线电里便响起一声闷哼,像是被人重击晕死前的呻吟。

听到这个声音,杨光和张晏等人立即停下焦急的问。“刚才是什么声音!”

也停下来的厉剑回答:“不是我们这里。”

徐骅也回了同样的话。

不是他们三队,那一定是长官的那队。

“长官是西边,快!厉剑你们立即过去缓助,我们马上赶到!”韩冬一边说一边带人往西边跑。

杨光和张晏、陈航、谢然紧跟着韩冬,在密集充满棘林的山里面狂奔。

看他们脚步飞快,如山里的野兔似的,实际他们跑得易常辛苦,稍有不慎就会像那只守株待兔的兔子,一头撞哪颗大树上。

憋着气注意高度集中的杨光,听到除了他们迅速奔跑弄出的响声,还听到不远处也有树叶哗啦啦的声音。

韩冬也注意到了,他握拳让大家蹲下来,压着耳麦低声问:“徐骅,是你们吗?”

他们在东边,能跟他们相遇的只有徐骅。

几人静寞的等着,没有听到耳麦里的回答,也没有听到四周的动静,大概确定自己和战友都遇到麻烦了。

“厉剑,厉剑?”

“我正在赶去长官的方向,你们什么时候能到?”厉剑带着刘猛虎和张国等几人迅速穿越丛林,连说话都没慢下来。

听到他的声音,韩冬稍松了口气。“我们可能没那么快,你自己小心点。”

“收到……”“砰!”

厉剑刚说完,杨光等几人就听到砰的一声枪声,吓得他们心头一跳,急忙问发生了什么事。

趴倒的厉剑抬头没找到歹徒,迅速跑到张国身边。“你怎么样?还能走吗?”

捂住手臂痛得打滚的张国狠狠点头。

位置暴露,厉剑和刘猛虎他们带着伤员转移地方,得到片刻时间才喘息地回答韩冬的问题。

“张国中枪了,AK—47步枪的子弹!”厉剑用止血贴压住张国的伤口,三两下熟练的帮他绑好,让刘猛虎注意警戒就拿狙往至高点跑。

厉剑跑到一个山坡上潜伏下来,透过夜视镜仔细搜找刚才传来枪声的方位,同时保护刘猛虎他们。

刘猛虎他们也没动作,警惕着四周。

夜一下安静下来,只有厉剑微微急促的呼吸证明他刚才奔跑过。

静趴着的厉剑,在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没有眨一下眼睛,没有走神哪怕一秒。他通过十字图标密切的关注着,连小动物从他身边跑过都没闪下神。

等了许久的刘猛虎他们见没有动静,大胆的移动起来,跟厉剑讲:“队长,罪犯可能是打游击,我们不能耽搁了,得快去救长官他们。”

“你们先走,我盯着。”

“好。”刘猛虎收到命令,和战友架起张国。

厉剑在他们站起来时,手臂上的肌肉更加紧崩,时刻盯着他们的周围,在看到他们十点钟方向有导动时,移动枪口盯着那处地方,同时提醒刘猛虎他们别往那个方向去。

歹徒似乎知道了什么,倏得钻过草丛扑向刘猛虎,和他们扭打起来。

刘猛虎被他连环攻击的举不起枪,在他一脚把自己的枪踢掉后,猛的一拳将歹徒打飞。

被打飞的歹徒迅速起来,用手背擦了擦唇角的血便凌厉反击,招招充满力量,刺拳、左平勾拳、右平勾拳,攻得刘猛虎只有抱头防守的份。

对方也不高,一米六八左右,可肌肉结实拳脚有力,刘猛虎最后被他一个右上勾拳打得差点咬断舌头时想:好家伙,这歹徒可以去参加世界锦标赛了。

厉剑看刘猛虎被打得惨不忍睹,也着急的想帮他,但那个歹徒速度太快,无法进行安全有效的瞄准。

就在歹徒一个回旋踢,把刘猛虎踢飞出去时瞄准歹徒的脑袋,正要扣下板机便听到靴子踩在树叶上的响声。

厉剑缓缓侧头往后看,在确定脚步声是朝他来的后迅速往旁边滚,抬起狙精准对准声音的方向。

脚步声突然消失,仰姿据枪的厉剑,额头豆大的汗从脸颊滑下来。

他紧盯着枪口的地方,全神贯注的维持这个动作,连手都没抖一下。

等了几分钟的厉剑,还是没有发现异常,正打算收枪转移位置时,无形中感到头顶有股巨大的压力。

没等他抬头,脑袋便受到重击。

歹徒扔掉大石头,捞起晕死过去的厉剑扛肩上,又捡起掉地上的狙才走。

而杨光这边,韩冬拿出地图,指着刚才听到动静的地方。

“陈航、张晏,你们两个留在这里拖住歹徒,我和杨光还有谢然继续前进去缓助长官他们。”

“是。”在战斗中,张晏干练的服从命令。

没有危机感的陈航还叮嘱他们。“队长、小阳光你们小心点。”

杨光让张晏照顾好陈航,和韩冬谢然继续前进,在跑出大约半公里的时候听到身后的枪声。

想到陈航那单纯的孩子,杨光不放心的讲:“队长,你们继续前进,我去帮晏子他们。”

韩冬同意了。

三人兵分两路,背道而驰。

杨光迅速的折返,在快跑到陈航他们地点时,被突然崩起来的绳子拌倒。

摔倒的杨光滚半圈背部朝地,拔出大腿上两把手枪朝两边开枪,接着没片刻停留的跳起凝视安静的四周。

被她两枪击中的歹徒靠在树后,喘息了一下用左手拔出手枪。

他们都在等一个时机,没有谁先动手。

一左一右分别对着两颗树的杨光,抬头看头上的树枝,在敌方同时冲出来朝她射击是双腿弯曲往上跃,抓住树枝把自己甩上树,正要将他们击毙时感到后脑勺被枪口抵住。

杨光缓缓举起双手,在对方拿走自己的枪时手肘猛得后击,却不想对方早有防范后退半步,让击了个空的她直接倒进对方怀里。

男人有力的手握住她踢来的腿,将她往后甩到肩上再而扣住她挥动的双手。

像只猪被人扣住手脚的杨光,瞪着他后脑勺犹豫要不要动嘴咬他口。

制服女孩的男人稳当跳下不高的树枝,直接扛着她走了,没有看受伤的两人。

捂着冒血的洞口,两名歹徒相互望了眼,似乎有些无奈的跟了上去。

杨光看着倒立又倒退的景像,商量的讲:“长官,我不逃,你放我下来吧。”你这样扛着我,我很没面子的啊。

没错,这个男人就是靳成锐,杨光在被他用枪低着时就知道了,之所以没放弃抵抗就是想跟他较量一下,没想到两招她就输了,无反击余地。

“你现在是俘虏。”靳成锐略凉的声音听不出情绪。

杨光很郁闷。怎么俘虏总是她?

不过被长官扛着也挺不错的。杨光自我安慰,瞅着他在月光下异常冷峻的侧脸。“长官,怎么这种事还要你亲自动手?”

“安全起见。”

刚才如果不是他,那两个兵还有苦头吃。

“长官,我们拿的可都是实弹,万一误伤了怎么办?虽然你们很厉害,但战场没有绝对的安全。”

“紧急集合相信你们没空去检查弹药。”

杨光:……

“所以我们用的都是空包弹?”

“嗯。”

“长官,你就不能多说两句话么?”

“再吵就把你嘴巴堵上。”

杨光暗中意淫:是用你的嘴么?

想到这里杨光很没节操的荡漾了,连忙正神好奇的问。“长官,你要带我们去哪里?”

靳成锐没回答。

杨光也习惯的没追问,在看到一排亮着灯的矮房时,想长官他们真会选地方。

这里是守山人的住所,估计这个时候那位守山人已经回家舒舒服服的睡觉了。

矮房外边有四个站岗的,他们看到被靳成锐扛回来的杨光,眼里虽然有着意外,却很规矩的站着没动也没有说话,仅是朝他点头招呼了声。

靳成锐径直走进矮房,在到墙壁都钉着地图的房里才放下杨光。

坐在电脑后边的朗睿听到动静探出头,看到是她笑得友好。“小阳光,欢迎来参观啊。”

杨光打量房间,最后才看他。“这是指挥室?长官,你把我带错地方了吧?”

靳成锐坐到自己的电脑后,挥动着骨节分明的手指敲打键盘,完全无视了她的话。

朗睿替他回答。“没错,是这里。”

“我应该去接受你们的严刑拷问。”

“知道就没趣了,所以特意让你来当嘉宾。”

杨光看到他电脑里翻放着陆续被抓的战友视频,面无表情的讲:“我可以拒绝吗?”

朗睿摇摇手指。“NO。”

“我已经配合你们,没有事先告诉他们,这还不够吗?”

“有了你的加入,这场戏才更真实。”朗睿转过脑袋继续盯着电脑。“你可以趁现在休息下,好戏马上就要上演了。”

杨光里大骂:你大爷的,把我的战友都当成什么了?鬼才配合你们!

气闷的杨光坐到小板凳上,撑着下巴盯着脚尖,想她不看不听不管,反正这是考核,战友们都不会有事。

可在除了机器的响声和键盘的声音外,杨光的眼睛总是克制不住去看朗睿的电脑,看到战友们被一个个抓回来,分别关进牢笼或房间里。

牢笼是在矮房外面,由手臂粗的圆木做的,外面站着几个手拿AK—47步枪的“歹徒”看着他们,而单独被关在房间里的,则要接受种种残酷的审问。

这样的事情她也有经历过,在一次任务中被敌人俘虏,然后各种惨无人道的折磨,当时她是真的以为被俘了,所以在知道一切都是长官主导的后,生生忍住要咬死他的冲动。

杨光做好心里准备,默念反正死不了,没事的没事的,可在听到开着外音,从他们两电脑不断传出的惨叫后,还是不淡定了,刷的站起来想让他们把声音关了。

朗睿喝着茶,饶有兴趣的盯着电脑里审迅的一幕,不时发出两声感叹。“小阳光你瞧,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犟的人呢?早点说出来不就完事了?”

“朗指导员,我想你那个时候,是不是比他们还要惨?”杨光握着拳头,反唇相讥。

“没惨到哪里去,不过我会让他们比我惨。”

杨光瞪大眼,想冲上去打他,但看到他对面的长官,忍了。

战友们被一个一个带进审迅室,杨光崩紧全身每个细胞,一眨不眨望着他们遭受非人的对待,在为厉剑他们感到肉疼时,同时也看清了一些事。

在面对如此狠厉的折磨下,反应了许多战士平时他们看不到也想不到的一面。他们或许是个非常优秀的兵,他们也非常爱国,但有时*毁灭性的疼痛能使人崩溃,尤其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时候,他们只想尽快结束这种痛苦。

杨光看得浑身发冷,从脚底窜升的凉意瞬间占领她每根神精。有些腿软的杨光扶着桌子坐到小板凳上,呼吸困难的看对面的靳成锐。

在面对谢尔盖·亚当的酷刑时,他是怎么挺过来的?为什么他们看着这样的场面,能如此淡然?

杨光低头调整呼吸,想或许是自己修练的还不够吧。

“还不够啊。”朗睿没发现杨光的异常,不满足的讲:“长官,该你出马了。”

这次审讯有九个人过关,都已经是非常不错的战士了。

杨光看起身的长官,想他们还有什么花样。

靳成锐换了套黑色的衣服,脸上也化了妆,如果不近看根本认不出来。

见他朝自己走来,杨光防备的紧崩。

站定她面前的靳在锐,弯腰凑近她,削薄的唇言简意赅的道:“跑出去。”

嗯?

“从这里跑出去,有多快,跑多快。”

杨光疑惑的皱眉,犹豫了一下还是站身往外走,在快走到门口时,迟缓的转头看他们两。

朗睿爽朗的笑了笑。

靳成锐微蹙着眉。

杨光现在就像是被老虎抓住的兔子,已经做好被吃掉的打算,结果却被老虎给放了?这其中没有猫腻就怪了。

但不管怎么样,她只能摸石头过河,走一步算一步。

杨光深吸口气,迈出门槛的脚落地就以最快的速度往外跑,途中摞倒两名站岗的“歹徒”,看到被关在笼子奄奄一息的战友。她没有停下来,一路往外直冲。

韩冬他们几人看到跑出来的杨光,立即趴栏杆上瞧她,看她离黑暗的丛林越来越近,他们欣喜、期待的希望她能够跑出去,可转眼间他们的幻想破灭了。

两个突然冒出来的“歹徒”挡住她的去路,杨光在心里暗骂句,转身往另个方向跑。

这时屋里走出一个身形高大充满戾气的男人,他大步走向女孩,长臂精准抓住她挥过来的拳头。

杨光抽了抽手,没抽出来,疑惑的抬头看他。你大爷的,玩我呢?见他手上力道没有放松的迹象,杨光猛得左腿弓张矮身扫向他下盘。

靳成锐侧身躲过她的攻击,在她还要反击时抱住跳起来的女孩,在她大叫之际粗鲁的亲了下去。

他没亲到嘴,只是吻到唇角,可这也足够让杨光震惊的。

感到他有些凉意的唇贴在肌肤上,属于他的气息扑面而来,杨光脑袋里一片空白。这幸福……也来得太快了吧?

靳成锐感到唇下的柔嫩,碰触到的唇角处似乎散发一种引人深入诱惑,他略微停顿了下,想到朗睿还在盯着他们,便咬了下僵硬呆愣的女孩。

杨光疼得窜起来,而靳成锐在她反抗之即,强悍的把人拖进屋里。

确实是被倒着拖走的杨光,还没从刚才的幸福里转过弯,挣扎想要问他大爷的这是怎么会事。

而厉剑他们也被这一幕吓到了,惊恐、急切的叫她。

被拖进屋里的杨光拌到门槛往下滑,听到一声衣服撕裂的声音。

眼看她就要摔地上的靳成锐迅速接住她,拦腰抱着她回到指挥室,把她放到铺满地图、数据、坐标记录的桌上。

杨光皱眉揉被勒疼的脖子,听到长官低冷的讲:“叫吧。”

“啊?”

靳成锐黑眸沉沉的盯着她。

杨光傻愣搞不清状况。

朗睿看他们这样,忍不住笑场,解释的讲:“小阳光,你长官叫你叫牀。”

杨光:……

靳成锐冷冷的撇了眼朗睿,没反驳。

杨光惊惧的望着他们。“你们开玩笑吧!”她哪里会叫牀啊,前世她虽然跟着赵传奇玩的很开,但是她不烂交,再者她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这一喜欢就暗恋了四年,她哪有献身的机会?

“没时间跟你解释,快点叫,如果不会我这里有样版,你戴着耳机跟着叫就行了。”朗璿把耳机插电脑上,给她戴上。

杨光挥手推拒他。

朗睿皱眉对靳成锐讲:“抓住她手。”

被两个大男人按住的杨光,被迫带上耳机,听到里面的声音时唰的红了脸。

回到座位的朗睿控制无人机,近距离监控厉剑他们,看他们或愤怒、或绝望、或茫然的表情,变态的笑起来,催促她快点叫。

这下知道他们想干嘛的杨光,抄起桌上的笔咂他。

朗睿刚想教育她,看到不善望着他的靳成锐,老实的坐回去哀求的讲:“我的大小姐,你就叫两声吧,想着你置身在一场美妙的*里面,发出你心底渴望释放的声音,噢,那一定是世界上最美妙的音符。”

“滚你大爷的!”

“杨光。”靳成锐不自然的讲:“服从命令。”

杨光塌下眉毛,纠结了一会,最后指着朗睿命令他。“你出去,把耳朵堵上。”

朗睿看她和靳成锐,无奈的走了出去。

靳成锐松开她的手,坐到自己的电脑后面。“你可以开始了。”

涨红脸的杨光偷瞧面无表情的长官,再三做了心理建设,才扭捏的跟着耳机里那个女人呻吟的叫起来。

杨光一边跟着哼,一边偷瞧长官想:这也太刺激了吧?

杨光叫得有些隐忍,没有原版的露骨,不过正是这种青涩与倔强,才能符合她要强的性格与此时屈辱的情景。

听她一声声叫唤的靳成锐,俊朗刚毅的脸上面无表情,深邃的黑眸紧盯着实时视频,只是握着鼠标的手渐渐收紧了些。

杨光大约叫了半个小时?可能更久,后面她实在叫得口干了,便把朗睿杯子里的水一口喝了。

她喝得有点急,差点呛到了,溢出的水顺着她白嫩的下巴滑过脖子,最终隐进紧扣的制服里。

靳成锐平静的扫了她一眼,沉声把朗睿叫进来。“开始下一轮。”

“收到。”朗睿拿着掌上电脑,现他满面春风的,想是刚才在欣赏厉剑他们的“动人”表情。

朗睿把命令传达下去,便回到自己的位置,非常自然的把电影关掉。

叫得嗓子都哑了的杨光,愤愤的讲:“我等下就给扫黄大队的打电话!”

“就一部小黄片,大队长他们会理解我们这些单身汉的辛苦的。”

杨光:……

在有了杨光的这个事件后,朗睿的目标果然达成了,一下又唰掉三个。

杨光看到留下的韩冬、厉剑、徐骅、张晏、陈航、刘猛虎六人,想着你们尽管得瑟吧,等他们知道真像后,这几位饱受*与精神摧残的大兵,就会把你们都打一顿的。

最后的审核已经结束,朗睿要出去收尾了,问还坐着没动的靳成锐。“成锐,你不去吗?”

“你去吧,先安抚他们。”靳成锐坐得笔挺,没有动。

“那行,你等下出来。”朗睿没发觉什么,戴好帽子就出去见那些战友了。

杨光瞧瞧沉着脸色的长官,想她刚才已经很配合了,没哪里做的不好吧?而且这次有六个人通过考核,在战狼部队来讲,已经是个不错的数字了。

“长官,你没事吧?”杨光小心翼翼的问。

靳成锐没看她。“没事。”

“哦,那我出去帮指导员了。”杨光往外走,一步三回头的瞧他,最后还是跨出门槛,帮朗睿澄清事情。

看到她的厉剑他们瞪大眼,然后又望心情不错的朗睿,也不顾自己是不是断胳膊少腿的,发狂的嗷叫要揍他,被几个有经验的“歹徒”给率先制服。

这次友情演出的歹徒,是黑豹特种部队的人,由于黑豹被整编,一些没有退伍的就调来靳成锐这里来了。

所以厉剑他们败在他们手里,也不算太没面子,只是这心里阴影肯定是留下了?!

**

厉剑等几人送去当地的军区医院接受最全面的康复治疗,同时还有一名出色的心理咨询师去跟他们聊天,其用意用脚趾都知道是啥意思。

杨光觉得现在他们这个时候心里还很“脆弱”,就不去他们面前蹦哒了,忐忑的想自己的考验是什么?

“长官,指导员。”在病房外,杨光看到走来的两名军官,唰的立定,目不斜视的望着他们两。

靳成锐冷峻的脸上一如既往,没有丝毫异样。“你通知他们声,他们有一个星期的假期,想回家的可以自行回家。”

“是!”杨光见他要走,连忙问。“长官,你不进去看看他们吗?”

靳成锐顿了下,什么没说的走了。

后边的朗睿凑近她小声的讲:“你们长官在闹别扭呢。”

“啊?”

朗睿很欠抽的笑得爽朗又帅气。“你想想呀,你们是不是觉得你们的长官,特霸气、特强悍、特冷酷、特果断的一个BOSS级人物?”

杨光很用力的点头。

“所以你想想,厉剑他们知道扮演强/奸犯的人是他们天神一般的长官,而且还是你的友情演出,他们会怎么想?”

杨光摇头。

朗睿特兴奋的嘿嘿两声。“他们怎么想我是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们长官怎么想的,他现在正想着怎么矫正他在战士们心中的形像呢。”

杨光:……

“那他当初就别玩的这么过份!”杨光见他突然不笑了,挑眉,疑惑。“指导员,我的考核什么时候开始?”

“已经结束了,你的题目就是你的长官。”

“所以我通过的正确答案,就是叫的那半个多小时的床?”

“怎么可能?”朗睿咳了声,恢复成一个正经指导员模样。“你的题目是,在面对你喜欢的人时,是否还能冷静理智客观的对待。”

杨光皱眉,回想被长官亲的场景。

“我让成锐亲自出马,去主动诱惑你,结果你没让我失望,不仅跟成锐动起了手,还能迅速的分析我们在做什么。”

她能说……她确实被诱惑到了么?杨光瞧着他不说话。被长官亲的时候,她是完全没法反抗啊!

朗睿以为她是在想要怎么揍自己,呵呵的鼓励两句迅速走了。

摸着被长官咬到地方,杨光想长官是在帮她吧?想让她留下来?

杨光很烦躁,想不通他们这些大人物在搞什么。甩了甩头,杨光决定不再想这些,酝酿要怎么跟厉剑他们解释清楚,安抚他们这群心灵受伤的男孩们。

“小阳光,我觉得你还是回学校读书吧。”张晏脑袋绑着一圈纱布,躺在床上无精打采的讲:“那么好的学校,多少人羡慕不来的?以后肯定能有一番了不起的作为。”

杨光给他们削苹果,不受他煽动。“晏子,我的作为是保护国土完整,不让它缺失一粒尘土。”

“这些我们能做到,许多人都能做到,不差你一个。”徐骅也不赞同。那个事情给他们印象太深刻了,当时看到她被拖进房里那种无力感,最后到她强忍屈辱的叫声,他们现在想起都要头皮炸开了。

“阳光你知道我当时在想什么吗?”刘猛虎沉着脸,似乎受到了不轻的创伤。“我当时宁愿自己已经死掉了。”

杨光把削好的苹果给他,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里只有陈航还没醒,韩冬、张晏、徐骅、厉剑、刘猛虎都一脸忧心忡忡。杨光故做轻松的讲:“这都是假的,你们瞎担心什么?况且我真要是被俘虏,不是还有联合公约法吗?”

联合公约法,是凌驾与法律之上的,不管谁违背都将受到严厉处罚,至于谢尔盖·亚当那次,纯属是意外,一个和*差不多的恐怖分子,你还想跟他*律?

几人听到这话,都沉默起来,脸色有点动摇。

杨光再接再厉。“有长官在能出什么事?厉剑,我们能从一个营的兵力里逃出,现在你比以前更强了,还怕保护不了我吗?”

后面那句大大刺激了他们年轻好胜的心理,虽然才刚尝过失败的滋味,但被她这么一鼓舞,似乎又变得强大了,尤其是有个需要他们去保护的耀眼女孩时,内心瞬间膨胀。

厉剑想到谢尔盖·亚当那次,想到受辱的王倩,仍是非常不赞同她继续留下来,同他们一起执行未知的危险任务。可他在她眼里看到了渴望、坚强与执定,她渴望和他们一起,紧强得不输任何人,执定的信念连他们都自叹不如,对这样一个优秀的战友,他没权力阻止和决定她的选择。

“嗯,我会保护好你。”我的战友。

“小阳光,我们也会保护你的!”其他几人异口同声的讲。

于是,他们之间的小小隔阂消失了,甚至变得比之前更溶恰。

杨光把长官的话转告给他们,又讲:“你们别担心,下午会给你们安排修复手术,保准你们明天一个个人模狗样的,不防碍你们穿着帅气的军装回家跟心仪的姑娘显罢。”

“阳光,我们就这么点出息么?”张晏拉着脸,像个怨夫。

杨光露出两排白牙。“好了大男孩们,我要去见我偶像了,我们到时基地见。”

“偶像?”张晏八卦的问:“难道长官要和你一起回去?”

“滚你大爷的,我是去见我爸。”

杨光心情愉快的走了,留下一屋子惊诧的病号。

她得回去找父亲,让他去说服她家皇后呀!

**

时间:一周后

地点:新基地

“朗睿,都准备好了吗?”宽敞、简练、雪白、冷锋、严肃的指挥室里,靳成锐压抑隐忍的喜悦问。

朗睿看他紧崩的冷峻脸孔,忍不住笑着点头。“都准备好了,保证不会出差错。”反正长官是不会错的?!

“嗯。”靳成锐看了下时间,便面无表情冷然道:“时间快到了,叫他们集合。”

“是!”

杨光他们远远看到新基地的大门,兴奋的都钻出车窗看。

晨光下的大铁门上,挂着一个木制的牌子,因为背着阳光,只看到渡在牌匾上方毛茸茸的金色光芒,看不清上面的字。大门两边分别挂着:无所畏惧、无比忠诚、无坚不摧、无往不胜十六字。

离基地越来越近,杨光仰着头,迎着温和的寒风,在军车开到基地里时,看清粗砺的招牌上七个苍劲透着一股狂野的刻字。

战狼特种部队。

杨光以为这是个刚刚成立的特种部队,条件与形式什么的跟不上其它部队是可以原谅的,也做好了心里准备,可当他们看到……

若大的操场上,红旗被风吹得张扬,成为蓝天下亮丽的风景,而站在国旗下并排站开双手背在身后的特种队员,被太阳镀上一层金光,阴影下的面孔严肃充满匪气与凌厉,这是需要经过鲜血、死亡的粹练才能拥有的气势。

众人视线刷的扫过他们的脸,看到他们胸前崭新的胸章、臂章以及……黑色高冷炫酷的军装,呆怔原地。

哇靠!本来以为至少得三五年努力,他们才能装备升级,没想到一下就与军同行了?——张晏

他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刘猛虎

气势好强,自己也要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了吗?——陈航

从装备上来看,军部很宠这个部队,上面有人罩,下面横得起。——徐骅

他一直渴望的特种部队,今天他终于进来了,有着优秀的战友及强悍的指挥官。——厉剑

虎式武直,隐形无人机,两个人的训练,无一伤员,出动武警及军区战士,黑豹队员自愿调编,这是支被军方足够重视的部队,当然也有一位极惧魄力的指挥官。——徐骅

太帅了!——杨光

原黑豹的特种队员太外露,站那里就给人很大压力,朗睿太随和,像冬日的暖阳,而靳成锐静静伫立着,笔挺的军装熨烫得无一丝褶皱,沉稳内敛不张杨却给人一种无形的慑人气势。

杨光见他们列队呈一条直线,甚至连投到身前的影子都是直的,她脑袋里真的只闪过这一句。帅得掉渣。

“立正!”一个中尉跑出来嘶吼的喊:“向右看齐!向前看!”

中尉声音宏亮,像以前打击侵略者时那个吹号角大声呐喊的人。

杨光等人唰的扔下行李迅速列队,比平时还是快上几秒,肃穆几分。

“报告长官,新兵到齐,请指示!”

“入列!”

“是!”

靳成锐往前了一步,视线逐个扫过他们,平静的道:“稍息。”

“啪”的声,整齐跨开的脚步。

“厉剑,从六连到这里,发表一下感想。”靳成锐从容不迫,没有一开始就说那些豪言壮语。

厉剑立正,想了下才大声的喊:“报告!我感觉重活了一次!”

“入列。”靳成锐踱着步子,军靴磕着地面的声音一下一下敲在他们每个人心里。

众人迎着太阳,目光如炬,目不斜视。

“在经过三个月的训练,你们已经成为一名合格的陆战特种队员,然而这不意味着结束或重生,这意味着开始,你们将要接受更多的考验!更多的死亡!更多你们现在无法想到的事!现在请你们告诉我,你们是否还愿意加入战狼,成为战狼中的一员!”

靳成锐锋利视线看着他们,冷锐低沉的每个字都说得铿锵有力,像飞出枪的弹壳,充满金属制感,让人不自觉凛然、紧崩。

“我们愿意!”

七人不带犹豫的异口同声。

他们经历了这么多,从陌生到熟悉,从放弃到坚持,甚至还感受过什么叫死亡,他们怎么可能放弃?即使前面是崎岖棘林,易或是布满刀尖地雷的奇险之路,他们也会一直前行。

“很好!现在我将授予你们战狼部队臂章。”靳成锐在说话时,一个士兵端着托盘交给朗睿。

朗睿双手托着正步走到列队的第一个。

靳成锐为他们带上臂章,把胸章放在他们手心。

杨光大睁着眼,紧握住手心里绣着战狼特种部队几字的胸章,用力的敬礼。

靳成锐回礼,走向下一个。

全部授章完毕,靳成锐回到队伍前面,没有感人肺腑的话,平静真挚的讲:“我代表战狼欢迎你们加入,同时我也代表自己,欢迎你们成为我的战友,一起完成未知和危险的任务。”

握住胸章的七人仰头望着国旗和战狼的旗帜,嘶吼的回答:“无所畏惧、无比忠诚、无坚不摧、无往不胜!”

------题外话------

组团成功!这里香瓜没有过多的描写训练,但至少也不是一夜开挂成为强兵,如果对训练感谢趣的朋友,可以转移《重生之特种兵的呆萌妻》那里有详细写,所以香瓜这里就不多加赘述了,咱们第四卷见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