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一章 和长官结婚的一定会是我

因为有很好的准备,杨光这堂课还算成功,就是偶尔会记错两句,但同学们都很配合的一笑而过。

下课后,杨光会回答他们一些问题,然后在下一节课上课时,迅速的回到战友身边当学生,真是没人有她这么忙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张晏有些儿崇拜的问:“阳光,为什么你懂那么多?跟博士一样。”

“博士还不一定懂这些。”张国说得满脸自豪,好像是在说他自个。

杨光抿着嘴笑。“都是书上有的,我不过是跟着讲解,没什么好厉害的。”

“话不能这么说小杨,有些人就是看着书也不懂。”夏玲端着餐盘走到他们桌,看了眼张晏坐到她身边。“你课讲得不错,只是还有些青涩,再多上几节能发挥的更好。”

“谢夏老师夸奖,我会继续努力的。”杨光眼睛雪亮,笑容单纯干净。

夏玲温文也笑了笑,便低头吃饭。

杨光心想:夏玲啊夏玲,我怎么也是过来人,你觉得我这么好被你忽悠吗?

厉剑他们几个见她们和平相处,均松了口气,只有韩冬不动声色瞧着她们两。

饭后,夏玲说还有点事先走了,杨光则和战友去射击班打枪。

学校的生活除了强塞式吸收知识,他们可没忘记自己还在考核中,不能因为没有体训就懒惰了。

射击班的老师很喜欢他们,亲自带他们去场地,一路叨唠的讲这一季的学生有多优秀,而他们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你们都还这么年轻,这位小同志还没十五吧?”

杨光摸摸脸蛋。“老师,我有这么年轻吗?”

张晏噗哧笑了出来。“阳光,不然你有多老?”

我心老。杨光长叹。追了长官那么多年了,能不老么?

嗯?放眼远望的杨光看到走去领导宿舍楼的夏玲,停了下来。

厉剑他们也跟着停下来,看她望的地方。“杨光,我们走吧。”

见她是去长官宿舍的杨光转了转眼珠。“你们去吧,我想起下午的课还有些事要向长官请教。”说完就跑去领导宿舍楼。

射击班老师看她青春活力的背影,感叹的讲:“年青就是好啊,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张晏几人呵呵的笑。“老师,成熟一点好,懂得多,不像我们二愣的什么不明白。”

杨光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跑到长官的宿舍外面,粗喘两声调整呼吸才喊:“报告!”

“进来。”

门是开着的,杨光一得他的批准,脚步一跨走了进去,转向夏玲。“夏老师你也在这里啊,真巧。”

不管她是不是有威胁,都不能让她和长官见面,尤其是独处!

“嗯,来找靳中校商量一些事,小杨你有事先说吧,我不急。”夏玲瞧了眼冷峻的男人,声音带着一股柔和的包容。

杨光很爽快的讲:“夏老师先来的,你先说,我的也不急。”

“是这样的,我是来找靳中校调动一下上课节奏的。你们的情况我大概知道,半个月的时间要学会三门外语,对一些没有任何底子的同志来说确实很艰难,我想把以后野生动植物的课调来上外语课。”

“调我的课,夏老师应该来找我才对。”杨光表现的十分深明大义。“外语课是重中之重,夏老师四节课不够用,就把我的两节课都拿去好了,我就用晚上那节自习课。”

她这话很明显,你的课本来就比我多一倍,现在还要来拿我的课,这只能证明你教学有问题,才会要这么多时间。

夏玲本来是想压掉她的课,不让她出风头,没想到被她反将一军。她尴尬的笑下,看向靳成锐。

“杨光,你的课调到晚上。”靳成锐平静的说完看向夏玲。“夏老师,一切安你说的做,我希望最后的结果能让我满意。”

“这个请靳中校放心,我会交给你一张满意的答卷。”夏玲露出自信的笑,又说了句便向他告辞。

杨光见她走,也跟着走,没想到被长官给叫住。

“杨光。”靳成锐动了动身,十指叉错握着放在桌上,严厉的望着战战兢兢的女孩。“如果全体的考核成绩没达到九十分,我会直接淘汰你。”

杨光唰的紧崩,中气十足的吼。“我保证完成任务!”

自把课大方的让出去又立了军令状后,杨光很忙,忙得连吃饭都在想备课的事,就没时间去想夏玲的事了,所以她派了个战友去看着她,只要她一接近长官就马上告诉她,然后她会迅速的杀过去打忧。

一开始大家还不觉得有什么,渐渐的他们瞧出猫腻来了。

“阳光,你是不是喜、喜欢长官啊?”负责看着夏玲外加通风报信的张晏,趴在她看书的桌上,说话都不利索了。“我说阳、阳光,你喜欢谁不好,干嘛喜欢上长官啊?”

杨光没看他。“把舌头撸直了再说。”

徐骅接过话担忧的讲:“阳光,这部队有规矩,不给搞关系。”

“我有说喜欢长官吗?”杨光抬头吊着眼角看他们。“我现在是和夏老师竞争知道不?”

厉剑、韩冬、徐骅、张晏、张国四人齐齐摇头。

杨光深深的叹了口气。“现在我的野生动植物课和夏老师的外语课,谁教的不好就要受处分,夏老师不归长官管,上头最多批评她两句,如果是我输了,我就要退出比赛,这是硬指标。所以我才让你监视夏老师,不准她跟长官套交情,知道不?”

“啊!不是吧?”张晏着急起来。“阳光,这本来也不是你的课呀。”

杨光摊手。“我接受了命令,就要负责到底。”

“要不我们故意把外语考差一点?这样阳光你准能赢夏老师!”

杨光翻了个白眼,把外语书咂他头上。“到时淘汰的就是你们。你快给我看书去,别让夏老师瞧不起你。”

“杨光,我们明天开始把中午休息的时间都用来看你的课,你早点睡吧,别担心。”韩冬在他们都散去,对埋头苦磕的杨光讲。

“我也是在学习,冬冬你去睡吧。”杨光没有抬头,盯着文字默记。

长官知道她记忆力不好,让自己担任这老师一职,是想磨磨自己的吧?好让自己在知识的海洋里找到迅速记住的方法。不过他好像又失败了,她除了死记就是硬背,注定成不了学霸。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杨光他们被诸多的课业压得连吃饭时间都在看书。

他们开始是一门外语和一门野生动植物,到后面又增了一门工兵训练班及热带雨林作战班,对这些科目杨光是过来人,但她也没闲着,因为除了备课她还要帮助张晏提高口语,帮助张国热带雨林的课普等等!因此她实际比他们都要累,但经此一役,奠定了她以后在部队强有力的基础,注定是个被战友们宠着的大兵。

深夜十二点,杨光靠在椅背上伸懒腰,合上课本看到抱着书睡着的张晏,把他的书轻轻从他手中抽走,便拿衣服去洗澡。

这里没有白杨树,操场光秃秃的感觉有些孤单。没有了阻碍,看得就更远了。

杨光看了眼熄灯的领导宿舍楼,转身下楼。

还有七天,她明天得把所有的课都备好,已免到时时间来不及马虎了。

对这次的任务,杨光十分有信心,这信心的来源便是她的学生,她的战友。

“成锐,没想到能在国外再次遇到你。”

楼下楼梯口旁,夏玲的话里说不出的惊喜和甜蜜。杨光下楼的脚慢慢收回来,默默的听着。

“有事吗?”靳成锐仍是一惯的平静又带着疏离。

“就想跟你聊聊,自那次学校联宜之后我就一直在找你,还去过你学校,但是他们都说你走了,没有毕业也没有被退学。成锐,你那个时候去哪里了?”

“这些事不是你该问的。”

“好,那我不问。”夏玲像是在思考或是挣扎,隔了下才问:“成锐,你是来找我的吗?”

“不是。”精练的干脆利落。

杨光听到这里,忍不住露出笑。长官还是这么有个性。但她马上又提起心来。

“是为那个女兵?”

靳成锐沉默了两到三秒钟。“你该休息了。”

“我睡不着。成锐,我今天收到消息,是关于你的。”夏玲欲言又止,纠结了许久才讲:“诸国以达成共识,尤其是俄方与南非,从美方那里知道你回国的情况,在你进入732719部队就盯上你了,国务院以防万一,想让你提前做好防范。”

“夏玲,这是国务院与军部的事,不用你担心,你也不该知道。”靳成锐沉了分,冷锐的讲完便上楼。

杨光小跑回宿舍的时候听到夏玲不甘的讲:“靳成锐,你逃避不了多久的,你迟早会跟我结婚!”

靳成锐没有停留,连看都没回头看她一眼。

而回到宿舍的杨光大口喘息,心跳如雷,像路过一次地狱。

结婚?提前做好防范?杨光贴着门坐地上,忍不住浑身颤抖。如果不是自己无意听到,她是不是又要错过一次?想到长官和夏玲不公开的关系,杨光想如果这次再被她捷足先登,她哭都哭不出来。

“杨光,出来。”

靳成锐笃定低沉的语气,可见他早知晓她没有睡。

大喜大悲的杨光扶着门站起来,打开门看到背对月光的靳成锐,露出苍白无力的笑。“长、长官,还没睡啊。”

靳成锐瞧了眼里边睡觉的兵,抬了抬下巴。“跟着。”

杨光老实的跟着他走到天台,被深夜里的风一吹,感觉后背一片凉飕飕的。

“厉剑他们学得如何?”军装笔直的靳成锐靠在天台的栏栅上,恣意随性。

杨光看得有些呆,好会儿才反应过来不利索的讲:“还、还好。他们还舍不得让我走,都在很努力的自学。”

“负责你课的老师已经回来了,你可以把课还给他,专心学习。”

“不行!”杨光看到他微微挑眉,立即调整态度。“长官,这眼看就是最后关头了,哪能临时换主帅?”“他们现在已经习惯我的教课方式,新的老师可能教得比我好,但他们没有这么多时间去磨合了。”

靳成锐望着她,似在考虑她的话,好会儿后才颔首。“你可以继续教,但最终的考核除了他们要全体过关之外,你也是同样的考核标准,做得到吗?”

“做得到!”杨光回得没有犹豫。

她明白现在长官让她做选择,是想减轻她的任务,可以不用对厉剑他们负责,可以多点时间学习,可就她刚才所讲的,她不能因为自己轻松一点,而置战友于不顾。

“嗯。下去吧,早点休息。”

杨光立正刚要答是,想到什么皱起眉来。“长官,为什么一定要是夏玲?”

靳成锐挑着眉瞧她。

杨光尴尬的想抽自己两耳光。她这不是不打自招了么?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有微弱的风声在耳边吹过。

沉默许久后靳成锐平静没有任何斥责的讲:“去睡觉吧。”

“是!”杨光敬礼,转身正步走了几步,便匆匆跑下楼。

为什么是夏玲?靳成锐瞧着她消失的方向,皱眉想这个问题。其实是谁都无所谓,就像刚才夏玲那么说他也未回应。因为他根本不在意。

掏出烟盒,靳成锐弹了弹硬纸盒抽出一根,点着。

他没有烟瘾,因为作战需要,他平时很少抽,只有在烦燥的时候才会偶尔抽一两支,可他现在不知道自己在烦躁什么。

不是训练,不是南非与阿福汗,也不是夏玲。

靳成锐接连抽了两根烟,仍没想明白,只得掐灭烟头回去。

朗睿还在玩游戏,这些日子他除了给靳成锐当飞行员就没其他事干,现在他精力充沛的与游戏里的大BOSS血战。

他听到开门声头都没抬下。“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靳成锐没回答他的问题,走过去把他的电脑直接关掉。“朗少校,过熄灯时间了。”

眼前的屏幕一黑,朗睿脸上闪过一丝不快,但也只是几秒钟。他转过身饶有兴趣的看他。“你也知道过熄灯时间了,说,这么晚去找谁私会去了?”

“你越权了。”

“我越权的事多了。快,从实招来。”

“少校,你要是不想睡,可以去做体能。”靳成锐扫了他眼,准备睡觉。

朗睿挑眉,想他应该去揍他一顿还是揍他一顿?

没办法,这官大一级压死人,朗睿有些郁闷,但在第二天看到主动送上门的小红帽时,暗爽起来。靳成锐啊靳成锐,你不说的事自有人告诉我。

“杨光,我是指导员,也是心里指导师,你放心大胆说,出于职业素养,我会替你保密的。”

杨光鄙视他。“指导员,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我套近乎,是想找出我不适合留下来的原因。”

“那你为什么还要告诉我?”朗睿有些意外,也承认的大方。

“反正我那事我不承认,你说了也没人信。”

朗睿:……

杨光端正态度,严肃的讲:“朗指导员,我是一定会留下来的,你可以把注意力转到其他队员身上。”

“现在你来找我,是想说什么?”朗睿喝了口水,没有反驳她的话。确实如她所说,她身上挑不出半点毛病,不管是单兵素质作战能力,她都非常优秀,更让人难得的是,她非常有凝聚力,能够让那么多战友都喜欢她,从心底把她当成战友,不仅是军医或是女孩。

“想让你帮我个忙。”

朗睿看她合在一起的手,和她为难焦急的神色,也正了正身。“说说看,如果我觉得有兴趣就帮你。”

他这话很自大,好像没有他办不到的事。

杨光没有在意这些,她明白这里能够帮她的只有这个看起来两面三刀的指导员。她深吸了口气,豁出去的讲:“我想知道长官与夏家事情。”

听到这话,朗睿眼里闪过一丝讶异、意外、好奇。“你怎么知道的?”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快回答我的问题。”

朗睿坐起身手肘撑在桌上凑近她,在她目光如炬一闪不闪望着自己后笑起来。“求人办事还这么大口气,你是我见的第一个。”说罢退开靠在椅背上。“夏家的当家人我想你知道是谁,他与靳家本来属于淡淡之交,不过她女儿夏玲似乎很喜欢靳成锐,所以夏当家的跟你靳伯伯勾搭上了。”

杨光深深的皱眉。靳伯伯虽然不希罕夏家,但多个朋友总比最后成为仇人来的强,而且这是国务院的决定,靳伯伯本身也希望儿子们早点成家,既然儿子不反对,儿媳又喜欢自己儿子,这事好像有点儿理所当然。

“这个婚令什么时候下来?”

“婚令?”朗睿差点一口水喷她脸上。

“不是吗?文书一下来长官就得完婚。”杨光心里很复杂,想他们明明错过了这么久,她还一直在傻傻的悔恨自己反应不够快。

“应该快了吧,只等一些手续就会下来。”朗睿十分好奇。“小阳光,你怎么这么关心成锐?不会是真喜欢他吧?”

“我不是告诉过你吗?”

“那现在你要怎么办?”只要文书一下来,这就是铁板钉钉的事。其实朗睿还是希望夏玲嫁给成锐的,她们两个都喜欢他,但他更希望杨光能够毫无二心的当她的军医。

杨光自信坚决,仿佛胜券在握。“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我想要你帮我拖沿那份文书的下达时间。”

“哦?你想做什么?”

“你先说答不答应?”

拖沿又不是阻止,朗睿没犹豫的答应了。

杨光再加要求。“拖沿到明年五月。”

朗睿想了想还是点头。

“谢谢你了指导员!”杨光大松口气。“指导员,这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别跟我扯这些,快说,你想干什么?”

杨光腆着脸笑。“这是私事,保密。指导员你可别忘记你答应过的事啊,我去上课了。”

朗睿:……

看她蹦哒蹦哒的跑了,朗睿感觉自己被耍了。

他是谁?谁耍他是活得不耐烦了!

被气到的朗睿平息下来,本不想帮她的,但是这不帮,他就更加不知道她想干什么,看她那神神秘秘的样,肯定是有大事,他不帮岂不是要错过一场好戏?

朗睿想过来思过去,最后还是决定帮她,给国务院的同学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动作慢点。

**

杨光最近心情很好,她料定朗睿会帮她,而一但朗睿帮她,她就赢了百分之九十,后面的百分之十,就是等到那天。

“小阳光,别笑了,再笑嘴巴都咧到耳后去了。”张晏在她眼前晃了晃手。“这道题要怎么做?口语应该怎么回答?”

“翻译是有点生硬,你可以这样译……”

杨光耐着性子教,一遍一遍给他读。

后来等文化课结束后,杨光意外的发现自己比之前更有耐心了,当然,这是后话。

文化科目的培训进入到最后的48小时,诸位战友可以用悬梁刺股来形容,而杨光也在此之前结束全部的教学,同他们一起复习,偶尔还解答一下他们的问题。

他们做好了打战的准备,在考试当天早上,还早起去跑了五公里,更加精神勃发。

“大家都加油啊!做完之后要仔细检查,别放过任何一个错别字!”

没错,长官就是如此的变态!

张晏他们几人自信满满的应着,进考场时还对杨光嘣了句英文。

他们这次考试是错开考的,而监考老师就是靳成锐及朗睿,所以作弊的可能性为零,没有几乎。

杨光和厉剑还有韩冬几人考野生动植物课,监考老师是靳成锐。徐骅、张晏、张国等十几人考外语科,监考老师是朗睿。

早早做完题目的杨光偷瞧坐在上面的长官,想这个男人一定是她的,必须是她的!

似乎在想什么的靳成锐,发现她的视线,便走向她。“做完了?”

杨光仰头望他,愣愣的点头。

“做完就出去。”靳成锐扫了她眼,把卷子收走。

杨光只能默默的滚出去,等战友们考完再接着下一科。

等他们把所有科目都考完,靳成锐和朗睿没做停留,让他们十分钟内到机场集合。

匆匆跑回宿舍收拾全部家当的杨光,想他们现在应该是去找刘猛虎和陈航他们,所以非常积极的打包完毕,和战友在诸多士兵的注目礼下跑去机场。

机场靳成锐和朗睿已经到了,另外还有一个大校级人物和夏玲。

看到她,杨光没有刚开始那么大敌意,也没那么在意了。因为和长官结婚的,一定会是她!

**

“射击!”

“砰砰砰……”

“射击!”

“砰砰砰砰——”

训练场里班长的嘶吼,重枪声的轰炸,富有神奇的节奏感。

杨光他们一走进某军区某基地训练场,便看到一片飞扬的尘土和草屑。

在军区士兵的带领下,他们直接进入到训练场,看到许多士兵卧姿据枪,如狼的眼睛紧盯着靶子。

杨光在一排士兵里轻而易举找到刘猛虎,发现他手里居然是把巴雷特M82A3重狙,现世界排名第二,有铁血将军之称,它仅次于长官的M08Z1狙,但它也有M08Z1狙无法超越的地方。它是一把凶猛的血器,一颗子弹能轻松穿透一个人的脑袋,但由于它非常重,又加之M08Z1狙的横空问世,它渐渐被淘汰,现部队极少有人使用它。

训练场的主教官看到靳成锐他们,走过来向他们敬礼握手。

“靳中校,你终于来了!”少校用力握着靳成锐的手非常激动。“你回来的时候我就说你与他们不同,现在果然不负我所言,派了这么个好苗子来重拾重武器。”

靳成锐抽出手礼貌的讲:“重武器在战场上占绝对的优势,我们不能因为先进的设备而放弃它们。”“莫少校,他们学的怎么样?”

莫范一脸欣慰,看着不远处的刘猛虎和陈航。“都非常努力,最后的成绩还要靳中校你来验收。”

“下午三点可以吗。”

“这么快?”莫范有些意外。“本还想请靳中校给我们露一手呢。”

靳成锐态度诚恳的委婉推辞。“这次有些赶,下次一定满足莫少校。”

“那可以,我马上去安排,靳中校你和你的人先去会议室休息一下,到时间我们去叫你。”

“辛苦你们了。”

“靳中校客气。”莫范叫来一个兵,让他带他们去休息室。

杨光眼冒绿光的瞧着刘猛虎——手里的枪,抬头望靳成锐。

靳成锐看她亮晶晶的眼睛,一脸儿的渴望与祈求,抿嘴等着她主动开口。

“长官,我能不能留下来自由活动?”

“注意别影响士兵们训练。”

“是!”杨光刷的敬礼,就乐颠乐颠跑去刘猛虎那儿了。

莫范看她跳得飞快,转过头正想让士兵带他们去休息,就看到其他几个人也打报告了。

“靳中校,你们的兵可真是闲不住,不然我干脆每人配把枪,让他们几个练练?”

靳成锐扫了眼厉剑他们几个,在他们崩紧了皮后拒绝他的提议。“莫少校,这是你的部队,按你的规矩来,不必破例。”

“大家都是为国家服务的,没什么破不破规,不过你们没提前说,真不好多提枪。”莫范笑呵呵的有些尴尬。

厉剑他们也不是真想打枪,就是跟战友们半个月没见,有点想念罢了,现在长官不答应,他们自然是老实的去休息室等着。

杨光在刘猛虎他们那一队人休息时跑过去,没跟他打招呼,直接把自己的爪子伸去摸枪。

刘猛虎盘腿坐着,把狙搁大腿上,见她两眼放光跟看到金子似的,忍不住问:“阳光,你很喜欢它吗?”

“嗯!”

“我也很喜欢,嘿嘿……”刘猛虎挠了挠头。“可惜你玩不了,班长说了,这枪太重,一般人用它很困难。”

摸够了的杨光收手,瞧着修长的枪管叹气。“它是我见过最漂亮的狙。”M08Z1是最帅的。

这把巴雷特M82A4狙重三十斤,还是不包子弹不装737毫米/29吋枪管,总长1447毫米,比杨光短不了多少,所以她是真不能用,只有眼馋的份。

“那是,我也觉得它比其它的枪好看很多。”刘猛虎笑得合不拢嘴。

和陈航一起走来的其他战友,郁着脸讲:“猛虎,你这样炫耀真的好吗?”

比对其他人一脸怨妇样,陈航要显得很淡定,似乎他对这些根本不在意,他只要有枪摸,有东西给他折腾,他就很满足了。

刘猛虎人老实,对他们的调侃不知道怎么回。杨光则非常高调的反击回去。“炫耀也要有资本,瞧瞧我们家猛虎的肌肉,再瞧瞧你们这小身板,一看就是输在起跑线上的啊。”

“阳光,我祝你们考试全是鸭蛋。”

“我祝你们下午三点的考核一枪不中。”

“什么!”诸人大惊。“走兄弟们,我们抓紧时间练习!”

看他们都火急火燎的跑去打枪,杨光笑得露出两排白牙,对刘猛虎和陈航讲:“平常心,平常心,发挥你们最好的实力就行了。”

“嗯!”老实的刘猛虎根本不着急的点了点头。

陈航没多大反应,眺望远处的风景,似乎在游神。“你们说,如果巴雷特和M08Z1狙结合在一起,扬长避短,会是什么效果?”

刘猛虎:……

杨光:……

“陈航啊,老实练枪,你只有继续留下来才能去实现你的想法,好好努力。”杨光不打击他的追求,还拿这个鼓励他好好练。

“嗯,我尽力。”

陈航有点天然呆,可他又是对机械激进的狂热份子,可能是这冰与火的个性让他变成现在这样近乎无欲无求的性格吧。

不过说无欲无求又不对,因然下午三点的考核,他以第二名成绩安全留了下来,第一名自然是对巴雷特异常钟情的刘猛虎。

朗睿在他们窃窃私语讨论各自的成绩时,蓦得一声大呵:“全体集合!”

杨光他们刷刷扔下手中的草或把弹壳揣口袋里,以最快的速度整队集合完毕。

现在整个训练场上只有他们这些人,就连莫范都没在。

看到朗睿手里拿着的纸,士兵们一下紧张起来。连杨光都一样。

她没想到,这么快就会宣布新一轮的淘汰名单,她以为至少要等回到基地。

“下面请念到名字的往前站一步。”朗睿看了他们圈,开始喊名字。“郑涛!王武!宋……”

杨光看到一个个往前站的战友,心里闷得荒。虽然她早知道他们不会留下,在训练中也克意与他们保持距离,可都是一起流过血流过汗的,哪能当成一个陌生人?

“下面请你们的主教官,为你们讲话。”朗睿说完后,把时间让给靳成锐。

呈亮的军靴坚定有力的踩在草地上,迷彩军服包裹着健硕的身躯,挺直的背脊仿佛没有什么能将它压弯。靳成锐深邃锐利的眼睛一一扫过他们每个人,才缓缓低沉的开口。

“淘汰你们,不是因为你们不够好,而是你们不适合我这里。你们是我训练的第一批兵,在我教会你们的同时,你们也教会了我许多,我很感激你们坚持到了现在,让我看到了你们的拼搏、坚毅以及团结。我已经为你们写好推荐信,你们回到原来的连队一样会有个好的前程,我这么做是希望你们能一直记着这次的训练,尽管你们不知道这次训练的名义是什么。”

“刚才没有被点到名的,我很高兴你们留了下来,因为我能与你们一起并肩作战。为我以前对你们的严厉、苛刻甚至是残忍,今晚会有属于你们的欢迎会,算是我对大家的一个小小补偿,晚上六点请你们准时出席。”

靳成锐说了许多话,是他为期三个月来对士兵们说得最多的一次。

这次淘汰,还剩下十八个,大家都以为就这样结束了,因为他们当晚在该军区狂欢了一晚上,与战友之间的离别被几杯啤酒下肚,遗忘了大半。

杨光撑着下巴,一脸儿的忧郁。还没结束呢战友,不过他们真幸福,不要为接下来更残酷的考核忧愁。

“小阳光,你这皱着眉想什么呢?快来告诉指导员听听,看我有什么能帮你的。”朗睿跟士兵们敬完酒后,坐到杨光身边。

杨光用眼角看了他眼,拿起桌上的苹果啃起来。“指导员,我不喝酒,要说庆祝的话你跟别人说去。”

“他们都说了,就差你了。”朗睿把杯子举到她脸前。“小阳光,赏个脸喝一杯?”

“没见过像你这样的指导员。”

“我也没见过像你这样的新兵。”

杨光很严肃的反驳。“我来一年多了,是老兵!老兵!”

朗睿忍俊不禁笑了下。“老兵,你连喝杯酒都不敢么?”

“你!……”杨光气结,想打他一顿。

这时靳成锐走过来,低冷的讲:“朗指导员,未成年不可以喝酒,这点你不知道吗?”

朗睿:……

杨光:……

什么未成年不可以喝酒啊?听起来弱爆了!

“成锐,我这是跟她开玩笑呢。”朗睿讪笑的把搭在杨光肩膀上的手收回来。

靳成锐脸色未变。“指导员,你跟我来一趟。”

看他转身上楼,朗睿放下杯子临走时还调戏了一下杨光。

“杨光,指导员跟你说什么呢?”两个大人物一走,张晏便凑过来神秘兮兮的问。

杨光收回视线,看了下张晏,继续吃苹果。“还能说什么?就是些鼓舞人心的话。”

“嘿嘿,有没有突然觉得一切都挺直的?”

“晏子,你就这么容易满足?”

张晏笑得一脸傻样。“长官只是让我们成为一名更加出色的兵,而且学到的本事也是自己的,不仅没有损失还得到了夸奖。”

看他满脸喜乐,杨光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呵呵跟着笑两声。这个朗睿还是挺会忽悠人的,瞧瞧这一个个被他调教得服服帖帖的兵,他不当指导员简直是浪费人才。

这天晚上,放松下来的士兵们玩得有点疯,不过他们都有分寸的没有喝醉。

杨光和他们回到该基地安排的宿舍时,忍不住抬头望向长官的宿舍。

靳成锐的宿舍还亮着灯,杨光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长官和那个朗睿凑一块,准没好事。

为了以防万一,杨光准备了一些醒酒药,让厉剑他们吃了再睡。

“杨光,你真好,谁娶了你真是天大的福气。”张晏含糊的半睡半醒,说完倒床上就呼呼大睡。

杨光帮助横七竖八的战友躺好,又给他们盖被子,弄完之后叉腰瞧他们。好?她以前也不好。想到和赵传奇混的那几年,她可是军区和学校的小霸王,谁敢惹她不顺心?这都是被人调教过来的,她是老兵,比他们都老,当然要照顾他们。

躺到床上的杨光有些失眠,听战友响亮的呼吸声,放松状态的脑子忍不住游荡起来。

那个时候她一冲动跑去当军医,因为被人宠上天的脾气,没少给父亲惹麻烦,而父亲总是什么不说,给她打点好关系,甚至在她承受不住艰苦的训练时还鼓励她。

她记得最清楚的一句话是:杨光,你选择了开始,就没选择结束的权力,爸爸相信你能做到,做得比别人都好,因为你是我杨烈的女儿。

因为她是杨烈的女儿,因为她有两个了不起的哥哥,所以她必须做得比别人好。从那天之后,杨光少了许多抱怨,也越来越少看到来帮自己处理烂摊子的父亲,可是她却十分想见他。

杨光后来在成功进入战狼部队后,在一次执行任务中,看着那个男明星时突然想到,她不追星,但是她有个偶像,那个人就是她父亲,一个从小到大都爱的男人。

这晚杨光想了许多,除了成熟严厉的父亲,便是冷峻傲娇的靳成锐,迷迷糊糊的将近天亮刚有点睡意,便被刺耳的警报惊醒。

操场外警铃大作,一闪一闪的红光从窗户照进来,给人莫名的紧张感。

厉剑他们也被吵醒,但由于昨夜喝了点酒反应有些迟钝。

仔细听了警铃的杨光大喊:“快起来,是一级警戒!”

听到杨光的话,他们唰的一下起身穿衣服,背起背囊拿了各自的枪迅速跑下楼。

等他们集合完毕,该军区的士兵还在下楼。

莫范看他们这速度,忍不住啧啧称奇。

杨光看到整齐跑来的士兵,望向和莫范说话的长官,隐约有不好的预感。

------题外话------

香瓜只默默的更文,反正你们打不到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