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章 正面交锋之我叫杨光

晚上七点钟的时候,杨光和厉剑他们准时到达教室,看到里面坐满了人,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这必须会外语的兵种并不多,现在满满当当少说也有百来号人,有点儿夸张了吧?

“哇噻,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喜欢外语?!”张晏很震惊。

坐在后门口的兵听到他的话,笑着讲:“这里百分之九十的人是来看夏玲老师的,真正想学的没几个。”“你们是新来的吧?来,坐这排。”

张晏坐到他让出的位置,很新奇的瞅着讲台。“夏老师这么大魅力?太神奇了!”

“有什么好神奇的,部队里连只蚊子都是公的,这好不容易见着个母的,还不像苍蝇见着有缝的蛋一样?”杨光这比喻有点不好听,但非常恰当。

听到这话的几个兵都抬头看她,见她脸色不善,以为她是觉得被冷落,都没在意,低头做自己的事。

杨光看到士兵的眼神,想自己是不是快成怨妇了?

其实这个女人也没做错什么,看这么多士兵喜欢她的课,总还是非常不错的,她跟她过去,纯粹是因为她是长官的前妻,但现在这还是没影的事,谁知道以后是怎样的变化,她太先入为主了。

想到这里,杨光决定把对她的敌意收起来。现在是她先认识靳成锐,所以谁会成为靳夫人,还不一定呢。

“我希望上课的时候,有些同学不要开小叉,请拿出你们军人对长官的态度,来认真学习吸收知识!”

夏玲的声音蓦然拔高,杨光回过神看到*裸盯着自己的夏玲,正了正身。

她没点名道姓,杨光自然不会站出来承认,想着我已经改正了,你也该到此为止了吧。

谁料重点还在后面呢。

夏玲在听到自己被要求换掉后,愤怒的她查了杨光的资料,知道她是杨烈将军的女儿时,这口气只能憋着,所以才会没有明确的点出她的名字。不过没关系,她不是有几个乡巴老战友?

“现在请那位女同学左边的男生站起来,请你告诉我这个单词怎么念,是什么意思。”

被点到的张晏还在左右望,见那个夏老师望着自己才愣头愣脑的站起来,吞吞吐吐半天不知道黑板上的单词叫什么。“报告老师,我不知道。”

他才被徐骅教育了半天,还停留在abc上面,哪会知道那个单词怎么念,是什么意思。

“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报告,我叫张晏。”

“张晏同学,这个单词老师已经讲过三遍了,你还记不住吗?”夏玲语气有些不耐,像刻意隐忍,好保持自己优雅完美的形像。

张晏涨红脸,紧闭着嘴不回答。

刚她念的词他完全没概念,跟着她念应该是知道的,可是他念不出来,怕他们笑话。

“张晏同学,我在问你话,请你回答老师的问题。”夏玲感觉自己被无视,被挑衅了,话变得尖锐起来。“你是猪脑袋吗?这么简单的单词都记不住!”

杨光听到这话,像父亲一样把笔握在手里。她知道父亲的那支笔是他一位牺牲战友送的,父亲握着它会觉得安心,现在她做这个动作,一个是看的多了,不自觉跟着做,另个是握着个什么东西,容易让人保持冷静。

在夏玲还要骂张晏时,杨光站了起来,脸面沉静,语气端正。“夏老师,记不住那个单词就是猪脑袋吗?”说着看向下面的百来号人。“请不认识那个单词的同志举手,我想你们都是一名合格的职业军人,才会获得进入这里培训的机会,现在请你们用对国旗的忠诚告诉我你们的答案!”

她柔中带钢,一字一句铿锵有力的话,和凛然无所畏惧的气势让全班同学肃穆三分,纷纷做出最忠于心的选择。

看到举起的五分之三的手,杨光礼貌的问:“夏老师,他们是否也是你口中的猪脑袋?”

夏玲喷火的瞪着她。

杨光强势的回敬。“我想夏老师没记过学员们的名字吧?所以不知道这里有两名为国家争得光荣的英雄,有四名在抗震救灾中险些丢了性命的同志,等等不胜枚举,现在他们这些战士!这些军人!就因为你沉闷的教学方法无法记住单词,你就骂他们是猪脑袋是否太过了?”

“夏老师,你是老师,我们应该敬你尊重你,同时也请你尊重一下我们。”

杨光前面是说得有点重,但后面给了她台阶下。

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难处与坚守的东西,现在只要她拉下面子给他们道个歉便能完美收场。

教室一时沉默得连掉根针都能听到。

张晏看对峙的两人,自责都是自己没用,害她们两吵起来。

而听课的士兵,都望着夏玲。

刚才杨光那席话是站在士兵角度讲的,在知道夏老师连他们的名字都没记住,有点心寒。他们确实没她那么聪明,有些连学都没上过,可他们付出的是汗与血,甚至是性命,他们不该因为学识而被人瞧不起,而这个人还是培训他们的军校老师。

现在他们都在等着,等她说声对不起,然后他们都会释然,因为老师也是个非常辛苦的职业,他们了解教群猪一样笨的士兵有多困难。

夏玲气得混身发抖,可她还是得忍着。看到全望着她的士兵,挤出个僵硬的笑容。“刚才是老师气急了,老师向你们道歉,对不起。”

“老师没事,我们不会放在心上的,请你继续为我们上课。”一个士兵出来打圆场,让这堂课走回正轨。

看到她恢复平静开始讲课,杨光坐了下来,想这个女人还是识大体的,懂分寸,怪不得长官以前会娶她。

她以为这事过去了,韩冬却不这么认为。俗话说会叫的狗不咬人,这不叫的狗才咬人。

这个夏玲明显是记恨上杨光了,却对她一忍再忍,连刚才这样的场面都收得住,不得不说她是个非常利害的人。

下课回宿舍时,韩冬走到杨光身侧,提醒她最近小心点。

“冬冬,你想太多了,这师生矛盾自古就有,她还能因为这点事吃了我?”杨光是真不怕,而且她想吧,前世能成为长官夫人的女人,应该还过的去。

“总之你上点心。”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你快点想个办法帮晏子吧,这样下去不行啊。”

瞧他们说说闹闹的走远,朗睿啧啧的讲:“成锐,今晚这一课可真是精彩啊,两个都是好样的。”一个放得出狠话留得了余地,一个拉得下脸又聪明能干。“不过她们的梁子是结下了,还是把小阳光调去其它班吧,反正她外语一定及格。”

“不用。”

“嗯?”朗睿以为自己听错了。

靳成锐看了他眼,又望着走远的几人。“就这样很好。”他相信这些对她来说都不是问题。

杨光洗完澡回到宿舍,刚躺下想看会药草集,就被张晏、徐骅等几人围住。

看他们一张张脸,杨光想起他们之前也这么对陈航做过同样的事,这真是风水轮流转,今晚转到她这了。

“小阳光,你怎么知道班上有哪些人?你来后可都跟我们在一起。”张晏一脸儿好奇。

杨光想了想。“在军网上看到过他们的照片。”这个她没有说谎,只是看的时间不同。以前她无聊,因为父亲的原因她经常关注军网,刚好看到过他们的事迹,不过她也就知道那几个人。

徐骅很为难的讲:“杨光,你刚才做的没错,但是我们可能有麻烦了。”

“长官?还是夏老师?”

“长官最多罚罚我们,女人之间的仇恨……不可估量。”徐骅高深莫测的瞧着她。“杨光,你是不是真跟她有仇?”

“你才跟她有仇,你全家都跟她有仇。”杨光不理他们,钻进被子里。

张晏把她挖出来。“小阳光,解铃还须系铃人,你明天去找夏老师谈谈吧。”

杨光指着他鼻子。“给我放手晏子,要不是因为你,我能跟夏老师扛上,你还好意思说我。”

张晏讪讪收回缄猪手。“杨光,我们还要在这里呆半个月,这是人家的地盘。”

“知道只有半个月还不去学习!”杨光朝他们大吼。“都他妈给我滚开,我要睡觉了。”说完拉被子罩住头。

他大爷的,明明决定摆正心态的,怎么又和夏玲给扛上了?要是让长官知道自己和老师不对头,会不会直接淘汰掉她?因为自己归他管,人家夏玲归政委管……

好郁闷!她没事是不是应该抱抱长官的大腿?

很快,像是天助她一样,她展示的机会来了!

“杨光,长官叫你去趟他宿舍。”厉剑跑回宿舍,叫窝在床上的女孩。“杨光,没事你也出去转转,可以去射击班打打枪的。”

杨光从书上移开视线,望着站床头的厉剑。“回去有我们打的,不急。厉剑,长官有没有说叫我去做什么?”

“没有。你快去吧,长官和指导员都在等你。”

“那我去了,那书你要有时间就拿去看吧。”杨光跑出宿舍门,想起什么又冲他喊。“把我看到的位置打个标记。”

走去领导宿舍楼的杨光,忍不住瞎想。长官和指导员叫自己去,不会是为了那天课堂上的事吧?如果连他们都让自己去跟夏玲道歉,那她是同意呢?还是宁死不屈?

“报告!”

“进来。”

杨光推门进去,想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不是还没发生么?等发生了再说。

看到她,朗睿指了指书桌前的座位,在她坐下来才讲:“小阳光,这次叫你来是想跟你商量个事。”

杨光防备,不动声色。

“刚接到通知,负责教野生动植物的老师老婆难产,暂时回不来,上面决定让你来暂时担任这个职务。”

杨光看向长官。

靳成锐平静的看着她。

见长官没有说话,确定不是开玩笑后,露出犹豫的神色。“指导员,我是来这里学习的。”不是来当老师的。

“我知道,不会让你带多久,而且学员只有你的几个战友。”

“好,我答应。”

朗睿:……

这差别也太大了吧?

杨光唰站起身。“如果长官和指导员没别的事,我先回去了。”

靳成锐点头,朗睿便挥了挥手,让她去。

离开长官宿舍的杨光,脑袋还晕呼呼的。让她当老师?这还是人生中的第一次,不过好在学生都是自己的战友,也不怕出糗。

其实杨光来这里,真的只是打酱油的。外语她会八种,四年军医再加上这世的努力,野生动植物什么的小意思,反正吃不死人。至于让她当老师,她一开始是拒绝的,因为她记性不太好,思维有点跳跃,她怕到时闹笑话,尤其是被上百人盯着,当然,先允许她自恋一下。

但教自己战友嘛,她又上了份心,怕到时误人子弟,因此一回到宿舍她就开始备课,想把自己所有的常识都传授给他们。

朗睿把文件扔桌上,担忧的问:“她能行吗?”

“你能找到比她更合适的吗?我们没有时间了,一天都不能拖。”靳成锐盯着电脑上的日期。“陈航他们那边怎么样了?”

“陈航那个怪才快要把老师搞疯了,刘猛虎差点把武器库拆了,总之没一个放心的。”

靳成锐不在意。“就是要不放心。”“准备一下,我们去看看他们。”

这边,杨光在埋头苦干,拿着那位坎坷的野生动植物教师的教课书备课,准备明天要讲的内容。

那边,靳成锐和朗睿飞去另外一个地方,去看另外十几个兵。

另边,刘猛虎和陈航还在没日没夜的忙碌着。

陈航跟着军工厂的资深设计师,学习枪械、机械、车械等原理,并带他参观了制做厂,让两眼发光的陈航恨不得睡在工厂里。

而刘猛虎是由一位老军官,教他重机枪的使用。

在轻武器发达的今天,重火力远攻手被许多国家及部队淘汰,他们更依赖破坏力大而方便携带的各式弹药,所以想要找到一个非常懂重机枪的职业军人,靳成锐是花了许多时间的。

“成锐,今天住那边吗?”驾驶虎式武直的朗睿,问副驾驶的人。

靳成锐在写训练计划,听到他的话停顿了一下。“连夜赶回来。”

“因为明天是杨光第一天讲课?”

“嗯。”

朗睿皱起眉,有种不好的预感。“成锐,你是不是……”

“什么?”

“没什么。”

有些没影的事,还是不要去说开,说开了他就想着这事,一想着,保不准就成真了。

朗睿瞧了瞧专心盯着电脑的靳成锐,想他或许只是担心她讲不好而拖慢所有队员的进度。

杨光第一天的课,也是拼了的,备课备到两点才睡,当然,这不能成为她晚起的理由。

睁眼看到空荡荡的宿舍,杨光唰一下坐起来,风一般的洗漱完毕拿起课本就朝教室跑去。

啊,她居然在第一天的第一堂课上迟到了?真是失职!失职!

急匆匆,百米冲刺的杨光,浑浑噩噩的想,还好只是给几个战友讲课,迟到也是可以被原谅的吧?因为他们那帮家伙都没叫醒她!

只是等她跑到教室里,看到那黑压压的满员,想一头撞到黑板上。

指导员,你说好的几个人呢?你说我只负责教自己的战友啊,这上百号人是咋回事?

这些士兵都是那天来听夏玲课的,知道她这号人物,所以在校内网看到她担任野生动植物老师的他们就都来了,甚至还把战友们也都叫上,因此还有许多同学是坐地上的。

杨光瞪了眼自己几位战友,很镇定的走到讲台上,转身,正面朝他们,然后抬头看到一片一片的人头,心里发麻。

厉剑他们知道她要来当讲课老师,所以都坐在最前排。现在他们收到她警告,很无辜的想,他们是看她备课太晚,想让她多睡会儿,反正早上的外语课她上不上都无所谓。

站讲台上的杨光,视力非常好的看到教室后面的表,微微松了口气。现在第二节课才刚刚开始,她来得不算太晚。

想到这里,杨光收拾好心情,整理下衣着,便打开课本开始讲课。

她还没说话,前排一个少尉抗议的讲:“老师,你还没有自我介绍。”

杨光眼睛一扫,看到说话的人,立即大方的笑着认错。“对不起啊,第一天当老师,紧张的忘记了。”

“老师,能分享一下感想吗?”

杨光仔细的想了想,皱眉瞧着他。“我在想,以前是老师训我,现在我也可以训你们了。少尉同志,下次问问题记得要报告。”后面又加一句。“我的课。”

“报告。”

“讲。”

“老师你还没有自我介绍。”

杨光:……

杨光转身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在写到光的时候,那一勾特别有力。她终于也有这么一天了,成为这么多人的老师,尽管他们大多是抱着好奇,但她想这会是她永生难忘的一天。

“我叫杨光,白杨树的杨,阳光的光。”

------题外话------

香瓜忘记发第七天的福利了,虽然没有人答对,但若水留了五次言,猜了四次,所以香瓜决定把奖励给若水冰情

若水妹子看到记得留言来领取哟~

上一章
下一章